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迎着这岁月的光

17
lulu海露 (广州) LV.6
2016-02-26 02:06 342/12
  • 出发时间/2015-10-30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500RMB

序:此文所有照片,均由此人摄,此文所有故事,均由此人起。——小明。

       年初,广州下了小雪,南方人兴奋地堆起了小冰人。南方姑娘飞奔出去找雪,却没如愿遇见它们,在南方的寒冬里,她闭起眼睛,想起你。
       现在,你那里也下雪了吧!
       大地正被雪和寒气覆盖着,地上人很少,街上人很少,鸟兽也过冬去了,这个时候,鸟鸣和人声都很清脆,是万物所设之谜。你那里,有坚硬的,残忍的,有柔软的,温和的,万物。有人在看我,人在看物,有我在观人,有物在观我。候鸟迁徙,四季变迁,如果有神,神灵时时刻刻看着大地上上下下一切的寂静和声响。如果你信奉神,也会谨言慎行。
        南方姑娘,她决定要出发去藏地的那一天,不过是跟小明开了个狂妄的玩笑,那一天相当地普通,似乎没有什么被改变着。

      《莲花》是从高中时便开始读的书。书里写两个陌生人,相遇于拉萨的旅馆,结伴去墨脱,穿越层层劫难,一个诉说,一个聆听,穿越生命原始的状态,去寻找全新的轨迹、理由和信仰。再次看这本书,心境更不一样,此刻,我正奔赴西藏,带着这本书以及里面的疑问:“突然明白,别人怎么看你,或者你自己如何让地探测生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用一种真实的方式,度过在手指缝之间如雨水一样无法停止下落的时间,你要知道自己将会如何生活。”
       你,将如何生活?
       登上广州去往拉萨飞机之前,怀抱着一种过度兴奋的心情。
       即将要去到的神秘的西南藏地,是我这个地道的南方姑娘从未曾到过的新天地。又碎碎念地想起圣经上唱的,我又看见了一番新天新地,曾经的天地已经不复存在,海也不会再有了。
       从海拔为零到海拔3568米,一切来得触不及防,又似乎来得刚刚好, 飞机着陆, H长呼一口气,“呼,检验有没有高反的时候到啦”。
      上帝是如此地善待我们,我们与藏地是如此地相见如故,没有不适,没有不安,我们就在这个小小的日光之城安顿了下来。

信仰世界的神秘,神创造万物,神创造这个小小的乌托邦

        这座小城被雪山包围着,早晚下小雪,白天日照强烈。游客不少,信仰充足,朝圣的人儿夜以继日。
        早在下飞机之前,我已看见大片雪山连棉,草木枯荣。小明说,你看,那是村庄。我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小小的屋顶零零星星,那隐藏在世界尽头的村庄,像一个个无人之境。看到那满山的树木,它们安静地存在着在时间地长河里,自然而生,自然而亡,生命坐标被无限淡化,不像人一样计算着自己的童年壮年老年,什么时候将要死去,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没有悲欢的姿势,没有迷途的苦恼,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也许就是这种随心随命的样子吧。
        

        我们在拉萨留了三天,白昼晴朗,黑夜寒凉,随心而行,随遇而安。我对拉萨城的印象,大抵是从清晨到日暮的一些小景色,一些小事,入耳入心的东西,随时间也随缘份。
        到达拉萨的第二天一早,我们赶早去了布宫,快要到达布宫门口的时候,下起了小雪,南方来的孩子们第一次看见真正的雪,那漫天雪花如九天细沙,飘落在头发上、手心里,我们就这样和美好天气撞了个满怀。
        而从布宫的宏伟壮阔里走出来,已经是中午了,我们走在布宫后面的小道上,阳光猛烈,每人买了个拉萨酸奶,上面铺了满满的一层糖,背对着太阳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慢慢吃着,背脊温热,心思甜蜜。
       

       午餐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餐厅完成的,选了二楼靠窗的座位,说靠窗其实不准确,餐厅是由几根坚固的柱子支撑着藏式的瓦房顶,其余部分都是镂空的,并没有玻璃隔层,靠着窗台,我们可以与外界亲密接触,点了蘑菇、羊排、牛肉和青稞饼,吃不完的青稞饼,就一块一块地撕开放在窗台,招来了很多并不见外的小鸽子与我们共同进餐。
        这一天,似乎都是围绕着八廓街、布宫、大小昭寺走走停停,舒适万分。到了夜晚,我们再次去到布宫后门的公园,秋色缭绕,湖面平静,水鸟环绕着布宫来回飞翔,一次又一次,一圈又一圈,像那些日夜朝圣的信仰者。
       为了答谢小明扮演了组织者、摄影师、导游、包身工、精神导师等多种角色,已经完全适应了气候的我们决定去我最爱的四川火锅干票大的(不明白是什么道理),拉萨夜风里的青稞酒碰杯的声音清脆,干杯,为身体健康和心灵自由。  

       傍晚去的光明甜茶馆,一个很惊喜的地方。它与我想象的星巴克式的咖啡馆实在相差太远。光明甜茶馆里面全是人,人挤人的人,门口是一番御风大棉布,进来便能看见长条木桌和小板凳,你自顾自地安顿好自己,把零钱放在桌子上,自然有穿着白褂子的天使来拿走钱,给您满上一杯暖暖的甜茶。我们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几个分散的位置,对面是四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小板凳上,后来又来去了一对夫妇,以及一个吃藏面的赶路人。大家说着笑着,不认识的人,不太相通的语言,也能聊上两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这么挤没了。我们在甜茶馆,喝了几杯甜茶,吃了一碗藏面,记得几张模糊的和善面孔,随着傍晚的风起而离开。甜茶七毛一杯,人间温情无价。

当我在阳光下,自然得像植物,天真得像动物

        从黄小虎说起。
        因为我从来到拉萨的第一刻,就去了找八宝宾馆的黄小虎,听小明说,他/她是地头蛇,说认识他/她也许能便宜个好几折。过后好一段时间,我才知道他/她其实是它。
        我到达的前一晚,黄小虎夜不归宿,跟隔壁大狗(我猜的)干了一架,这会脖子少了一大撮毛,成为了大小脸的英雄小琥傲娇不减,完成不把我放在眼里,只在小明的打枪式拍照法的镜头里流露几丝英气的神色。
        西藏的猫、狗、猪,所有的小动物,都似乎带着天生的安详。到处是小狗小猫,它们行动缓慢,性情温和,对其他的东西都不太感兴趣,嗜爱阳光和睡眠,他们在阳光下静静地趴着,充分地享受着日照的温暖。有些小猫小狗甚至是个小瘸子,我猜想一定是它们在马路上过分嗜睡,被路过的车子无意碾压,然后我再深入地猜想它们其实也不太介意,不就是瘸了条腿吗,爷依旧活得快活,嗯。
       

       记得在南迦巴瓦峰上,我们因为天气转晴,看见了云层渐散的南迦巴瓦主峰,觉得过分惊喜,兴奋万分,几乎要尖叫起来。参观台上那条在峰前睡觉的小狗,一副傲视苍生的样子,慢慢地抬起头,给了我们一个白眼,又忍不住耷拉下了头,再一次沉沉地睡过去,你们这些愚蠢的世人啊,我不愿与你们为伴。
       西藏的人也带着这种迷人的气质,信诚、笃定、心无挂碍、比城市里的人,更接近大自然。
       印象深刻的一些,我想,暂时把他们叫做和我们有缘分的小孩吧。在夜晚的大昭寺广场上,h遇到了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牵着h的手摇啊摇,要她帮衬她买编制的工艺品,h问小女孩,多少钱一个呢,小女孩说1块5一个,h想了想,说我不要你的工艺品,给你两块钱行不行呢?小女孩不假思索地说,不行,必须要拿东西才能给钱,多可爱直白的逻辑。后来再绕了一圈之后,看到这个收摊了的小女孩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欢乐地走在大街上,还是那副水灵灵的样子。
      印象深刻的还有各种司机大哥,比如纳木错回来拉萨的路上,路途颠簸,司机大哥一直哼着断断续续的山歌,空气里传来不同声调的“喂”“喂”,我们还以为他在打电话呢,其实是他在自娱自乐,自己唱歌给自己听,自己跟自己讲话,自己逗自己乐。

不必装作孤独,也别说你悲伤,你去看看山河,从来都是那样

        山川河海,不可辜负。从拉萨林芝、到纳木错,我们不可辜负的,实在是太多了。我曾遇见这山,满是草木的葱茏,而转角邂逅的那山,却是枯黄的凋零。我曾偶遇积着厚重冰雪5013米海拔的米拉山口,又在转瞬之间沐浴在了那强烈得能让万物融化的人间艳阳天。“你在南方的艳阳里,白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原来歌词里写的,是有所言。繁荣与凋零同在 ,艳阳与冰雪同在,四季坚持做它自己的事,才不管人间的悲欢离合
        从拉萨出发去林芝的路上,我们一路颠簸,睡睡醒醒。途径米拉山口短暂停留的5分钟,第一次看见漫天冰雪,绵绵群山,皑皑白雪,我们又奔又跳,又剪刀手又游客照,都没能完全表达兴奋之情。过后猜想着在纳木错说不定能再次遇上冰雪天,我和h一路上悄悄往背包里塞东西,掰下好多了小小的木树枝,存在好几根眉毛一样的长叶子,甚至在吃饭时留下了一片可爱的胡萝卜,为了堆雪人,为了跟雪有更多的关系,我们还在某个林芝的晚上恶补了一集全英版的《冰雪奇缘》,被里面的雪人Oral迷得七荤八素。所以你看,手脚、眉毛、鼻子、感情都齐全了,Do you want to buill a snowman?只是我理解有不期而遇,就必然有求而不得,我们没能再次遇上漫天冰雪,我那个没有出生snowman必定是一个热爱夏天热爱温暖拥抱的Oral。
        ps林芝牌酸奶实在太好喝,可居西藏美食排行榜首位。

         在去林芝的路上,路过一个景点——美丽的巴松措巴松措的湖水很蓝,山很温和,我扭扭捏捏,不愿意与美景拍照,怕拉低了景色的颜值,后来我找了一些不太配合的兄弟拍照,玩笑而去。也是在这巴松措的路上,忽而想起曾有矫情的朋友专门去找八瓣格桑花,百度了一下八瓣格桑花的故事,寓意着幸福,说来也巧,我一转头,“咦,这不就是八瓣格桑花吗?”原来幸福满地都是,也不是很难找嘛?自大如我,也是后来回到拉萨以后,在烈日里步行了5公里去“格桑花公园”找幸福,倒是扑了个空,关于幸福的定义,我们就各自去体会各自去理解啦。

        在人烟荒芜的路上,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田野草原,有牛,有羊,还有寥寥的人家。我问小明,你说这些人都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在放牛呀,放牛赚了钱就捐给寺庙呀,捐给寺庙之后,人就有了自己的信仰。
        所以人为什么要有信仰啊?
        我想起罗素的那一句:“我才不要为我的信仰而死呢,万一我错了呢?”只是信仰,大多数时候不是让你去死的,而是让人获得获得愉悦和幸福的东西吧?
        我们在黎明的曙光走进布达拉,去亲近那些朝圣的人儿,在冬日的午后里走进大昭寺,去聆听信仰的故事,在一路的跋涉中走进色拉寺,去感受思辨的魅力。布宫里的一个导游说“人是不能没有信仰的,有信仰的人,相信举头三尺有神灵,于是他心存敬畏,去做正确的时候,做善良的事情。“说得真好,信仰这种东西,也许不一定是神灵,它是一种感情的依附。你心诚意笃地相信也好,你心怀疑问地怀疑也罢,我又想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有些东西虽然并不合理,你必须相信,有些东西并不牢固,但你必须依靠,所以,有信仰的人,比我们更容易幸福。
        于是,我在林芝鲁朗林海的峰顶,挂起了长长的经幡。于是,我在拉萨清晨的大昭寺,试着学着他们去朝圣,磕108个长头。在大昭寺门口朝拜的早上,我摩拳擦掌又胆战心惊,天色未亮,身边的人都虔诚跪拜,心怀善意。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唯一能够留意你的,就是那广场上认出了你是游客并期望着你能在这儿买个经幡祈福的藏民。他们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能干嘛,我把大衣铺到了地上,把手套套到了手上,迟迟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我的第一个蹩脚的长头。他们微笑着,从不知道哪儿拿来了一包叩拜用的垫子、木掌,用蹩脚的普通话(或者没有发音清楚的藏语),示意着我,用吧用吧,然后笑着走开。我有模有样的磕起了长头,在意志的坚持与身体的眩晕中,我的视野迅速地收窄了,我只能看见身旁更甚是眼前的朝圣者,以及抬起头看见的大昭寺的天地,然而此时心是充实的,我能感受到它充满张力地向内扩充着,扩充着内心的天地,世界空空荡荡,心愿满满盈盈。

时间似流水般轰隆逝去,你终将要抵达未来

        回程坐的青藏线,一条很迷人的线路。
        我们一路玩玩拍拍,流淌在这一路的风景里。在铁路上的最后一个夜晚,也是远离藏地的最后一个夜晚,小明哥已经入睡,我和h看了几集《奇葩说》,笑笑闹闹,不太愿意睡去,不舍这一路慢慢远去旅途,躺下不久后,突然h轻轻地叫我“小白?”“小白?”“嗯?”“你看天上”我抬头,满天满天的星星,一颗颗闪亮,一颗颗宁静,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们就像一个个故事,一个个愿望,闪闪烁烁。这种场景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很少的次数,似乎是初一参加军训露天总结大会的时候,也是坐在远处的h在叫我“小白?小白?你看天上?“也是满天的星星,我始终爱恋星空,它是生命中长久恒定的元素。嗯,还是旧时人,还是如旧时般迷人的星空,如旧时那样简单的心情。我们都这样长大了,选择了某种大人的方式去生活,后来我们才知道,成大器其实无趣,至于要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生活,为什么努力?为什么要爱?你是谁?世界在哪里?答案依旧很模糊,而岁月依旧像河水般逝去。

        游记到了尾声,似乎还有很多的话没有说完,还有很多的故事可以下酒。是有未完成的心愿,下一次会有更美丽的邂逅。我始终是一个善感之人,我花了很多时间,为这一段旅程选歌,最终,我选了这一首《难得》,难得夜这样地深,难得炉火这般地纯,当风来了云走了只剩下岁月在唱,青春还有余温,我们还在找答案,迎着这岁月的光。

本篇游记共含5302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赞!

2016-02-26 09:59

2016-02-26 10:15

貌似N多人都有一个西藏梦,祝圆梦成功
其实俺去年也两次进藏,欢迎有空时来俺的窝窝瞧瞧

2016-02-26 10:22

互赞一个吧!

2016-02-26 10:36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2016-02-26 10:42

2016-02-26 12:3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引用 lulu海露 的图片:

2016-02-26 13: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欢迎回访~

2016-02-26 21:16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2-29 09:55

果然慢工细货,期待下一篇

2016-03-01 21:11

师姐来留个脚印!

2016-03-10 10:22

哟!终于把和亲戚的合照也贴出来啦!

2016-03-12 07:2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