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云南13日长线——朝圣梅里雪山 徒步天堂雨崩 (昆明-大理-沙溪-香格里拉-德钦-雨崩-丽江)

    那天井哥说“真的如梦一场,而且是特别特别美的梦,不愿醒来的梦。若时光可以永远停在那天,我愿用一生去换。”有一晚翻出几年前买的中国国家地理的选美特辑,看着封面好生熟悉,冷峭险峻的雪山峰下坐落着静静的村庄。蓦然地,就愣在那。这是雨崩吧。那时的自己怕是万万没有想到几年后也会亲临到那里,用双眼去见证这个隐世桃源的美。
     
    离开雨崩已经半个多月了,忽然回过头来想写一篇简单的游记。怕时光过去太久,便只记得模糊的架构。
    
    从行程一开始说起吧。用亮爷的话来讲就是“之前的都是前戏,雨崩才是高潮”。整段行程就是“前休闲后虐人,前大众后小众”。踩百度足迹的时候,我最与众不同的足迹是“雨崩”,只有0.298%的人去过。
 
    所以!!梅里 雨崩才是重点!!!徒步了四天不是盖的!!!前面的看看图就好!!(当然你看完也可以啊

华丽分割线

   【华丽分割线】
    我跟的是霞客行,基于华政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户外社团。当时看到这次的报名帖也属于各种机缘巧合,头脑一热,就独自一人报了名。
    缪缪她是海事的大四学生,今年正好考研难得和霞客行的出线时间撞上。因为同是上海出发,在期末考试前,也是她准备考研的那段时间里,我们迅(两)速(天)讨论好来回的大交通。考虑到走长线身体状况的保证,还是选择在集合日前一天直飞昆明,提早到达休息起来。

Day1 虹桥机场T2-长水机场

     【Day1 虹桥机场T2-长水机场】
      和缪缪相见是在候机室,凭着她那个70L的红色登山包一眼便认出,我是65L亮绿色的登山包。凭登山包认人hhh ps:背着装了十几天行李的登山包着实在地铁上很拉(装)风(逼)
     缪缪户外走线经验十分足,两次进西藏,一次新疆,一次青海,一次贵州云南之前也来过,这次是为雨崩徒步而来。短线跟着复旦登协走过三尖、七尖、井空里等等,跟她简直有讲不完的话。

Day2【昆明】

      【Day2  昆明
      昆明的景点一般是翠湖公园、滇池。滇池是云南省内最大的湖,洱海属第二,冬天这个季节湖面上均是红嘴鸥。滇池离我们所住的地方有一定距离,所以选择了公交前往翠湖公园逛逛。午餐后,约上四个小伙伴走进云南大学,感受古朴氛围。
      作为集合日,不如出去走走!

     
     【翠湖公园】
      翠湖公园整个湖面上均是红嘴鸥在飞翔,喂食它会从你头顶掠过,叼走面包。
  

   【云南大学】
     云大依山而建,拾级而上,古朴清幽。路面不宽,多是古木成荫,巨竹拔地,同典雅大气的建筑交相辉映,便觉与山大有颇多相通之处。
     可以在它的草坪上坐坐,或躺着小憩,无比闲适。

     当晚的住宿是昆明的格拉丁青年旅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住青旅。虽然房间格局很小,但还是很有感觉。在此想说对一路上的住宿都超满意啊!
     由于旁边就是沃尔玛,在那里做了雨崩徒步干粮的采购。晚餐则是由大家买了菜回来,借用青旅的厨房一起做的。(其实我什么都没干)一桌子的菜吃得超幸福      由上往下脏脏、亮爷、翔哥

 看到猫[玩]老鼠的有趣一幕

Day3 昆明 →【大理双廊】

   【Day 3 昆明  →  大理双廊
    这一天早上就见到了我们的司机师傅——巫师傅。他负责我们之后十几天上千里的行程。
    此行加脏脏、米灰两个领队一共12人。坐上17座的车,一个低音炮,开始了我们的闯荡。

    吃完了桥香园的米线,装上十二个人的登山包,就驱车前往大理双廊镇。传统地,大家逐个介绍阐述愿望要求,天使主人的游戏拉开序幕。

    一路上,高速公路两边的红土山,上面叠着远处的绵延的雪山,两重组合的神奇感。

    下午抵达双廊,洱海旁边的小镇。
     让我来描述一下这家名叫驿旅阳光的客栈。小小的庭院具备了草坪、花丛、流水、小桥等诸多元素,错落有致,打理得十分用心。可在庭院里坐在伞下的躺椅上,惬意人生。看到脏脏摸摸狗、逗逗鸟,缪缪戏称仿佛看到了他的老年生活。宽阔的木质外梯折叠而上,抵达三楼。这一处面对着洱海的一角,可作观景台,还摆着三四张高脚椅。一间房间里竟也分两层,上层需要从木质楼梯上去,一张大床,是三人间吧。双廊小镇的时光在这里度过真的很不错。

      整顿了一下,大家决定环洱海骑行。

      嗷,当然不是下图中的单车。我们骑的是双人横排的观光车,一人把方向。
    【洱海】
      于是,我分着和翔哥一起。他人超贴心,途中跟我换了位子,让我坐靠近马路边缘的座位。
      说是沿洱海骑行,实则是在洱海边的公路上,一路可能有各种电线杆和植被,要想到观赏与拍照,得找一处较佳的地方。

    从我们的客栈往南骑有一座小岛,地是标准的红土。骑单车的年轻人前去岛上探探了,凯凯学长正在拍摄。
    晚上我们回来时,大家又打着灯,在一片黑漆漆中上了小岛,看满天繁星。在这里看星空很清楚,整张闪烁的夜空让你不禁抬头,每一个亮点都那么清晰得展现。我又辨认出了西南方向的猎户座,教给了缪缪和萌萌学姐。

   翔哥在没注意的时候被拍下了这张背影。正落于水面波光粼粼处,苍山淡淡得居于远方。

    洱海边的公路旁竟然开着格桑花,远远地就望到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惊喜,连忙下车。这也致使我和翔哥又落了大家一大段。
    转换着角度看她在阳光下透亮的花瓣,配着后面宝石蓝的湖面,美得很静谧。

    公路照!沿洱海的路在这里来了个转弯。给翔哥拍的原型。随后给大家一个个批量生产。

    随后我们就来到了主要休憩与观赏的平台,这时已接近日落时分。
    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苍山洱海,风花雪月。或坐在平台上望望远山,或拖去鞋子接触河床一起嬉水。
    我给大家导演了冲击波,井哥的癖好是拍背影,一起拍了很多合照,不甚欢乐。

    在沿海的路上常见的景致。月亮已经升起。

    这一餐,有树皮,有蚂蚱。嗯,我都吃了。
    晚上,大家都去客栈庭院里喝风花雪月啤酒了,三楼都能听到各种high的声音,一点之后又慢慢恢复了平静。

Day4 【大理双廊】 → 【沙溪古镇】

   【Day 4 大理双廊  → 沙溪古镇 】
    这天上午还是在大理逗留,走出客栈,不需要很久就能走到玉几岛。
    岛上可看洱海秀丽的风景。其上有太阳宫与月亮宫,是杨丽萍开的艺术酒店及居所。全玻璃落地窗,窥见一点,豪华之极。
  
    旅途中,我是一个不怕早起的人,或者可以说是喜欢早起。所以清晨还和另外早起的亮爷、凯哥、辉辉结伴同行去看洱海日出。米灰和井哥一起走了,井哥租了一辆电动车,潇洒而去。他们本想到昨天傍晚那个拥有绝佳视角的平台看日出,不曾想适得其反,反倒是走在洱海周边等待的我们看到了此景。

   远处有着红晕的地方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们走得不远,旁边就是各户人家和客栈,小舟是当地人出海捕鱼作业所用。

    【玉几岛】

    【沙溪古镇】
      这是一片不同于受太多游人打扰的丽江古镇的静地。茶马古道、古戏台、宁静的村落与河流。早晨在村中的桥上眺望,山间与河面上升腾着一股雾气,狗在冰冷的河水中奔跑嬉戏。我们在下午骑了趟马走茶马古道,在村中的小河旁散步、爬树,第二天一早结伴三三两两深入古镇兜兜转转。
   
     在这里住宿的特点是 小小的院落,上下分为大班和小班。大一班、小五班,温馨的幼儿园。房间的床褥不是通常的白色,多了一份家的感觉。现在随着愈加的北上,除了一套被子还有上面的毯子和下面的电热毯,洗澡也要注意时间长短了。红景天与泡腾片吃起来。

  莫文蔚在我们去的前几天还和这匹白马合影了。

Day5 沙溪 → 【香格里拉】

     【Day 5 沙溪 → 香格里拉
     离开沙溪古镇,继续北上。往香格里拉行进。途中跨金沙,越澜沧,经过上虎跳峡。抵达独克宗已是傍晚时分。
     这天入住的是自由生活驿站。六人间很宽敞,墙壁的颜色和壁画十分童话,上下型的睡铺简直就是我们奢求不到的寝室风格。我和缪缪考虑下来,为了保证雨崩有充沛的体力,还是想好好休息的。于是一路上的多人间我们都升级成了标间。
      
     缪缪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寄明信片回家,我也急于寻找藏香,于是两人出了驿站,走向独克宗古城。经火灾后的古城在淡季更是冷清,天还未暗,大部分店铺都已经关门,古道上肃静悠远。
     

    【途径虎跳峡

   然后发现了凯凯学长是我天使 ↑ (要和我合照)

    欧!这种风格!!赞不赞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

    世上最大的转经筒。回程时大家一起转动。

    标间在另一栋楼中,一进去全是藏式的装饰,香格里拉已经算是高原了,属迪庆藏族自治州。墙壁上挂着类似唐卡的装饰,房门前垂着藏式的门帘。更令人舒服的是不知哪里点起的藏香,幽香直沁人心脾。[就是后来我问这家老板买到的 他称是从尼泊尔带回的
    【这晚洗头加洗澡十分钟速速搞定,在高原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后几日有强度很大的进雨崩徒步。】

Day 6 香格里拉 → 【德钦】

   【Day 6 香格里拉 → 德钦
    这一日不再像之前那样自由散漫了。因为从香格里拉德钦要翻过白马雪山,最佳时间应该是正午,早上必须严控时间出发。
    由于缪缪昨晚出现了一系列水土不服的状况,脏脏先带她去医院看病。我们的车子经过一夜的冷冻,玻璃上全是霜,四五个人过去拖,需要一番整顿。缪缪回来时我们还未出发。香格里拉温度已经挺低了,零下7、8度的数字已经出现,大家纷纷围坐在暖炉旁。

    【白马雪山】
    上午十许出发,翻过白马雪山垭口在下午两点左右。因为云南的地理位置,这个时间正好在太阳光最强的范围内。
    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路的雪山群。公路在山间盘绕,只有我们一辆车在这条一通到底的盘山公路上孤孤单单地行驶,很少见到车子,一路只有自己和自己作陪,还有对面开阔的雪山群。山体总是挡住视线,不知这条路还要绵延下去多少。拐过多少弯道,爬过多少上坡路,我们的车子在大山间怎样穿行的轨迹我不知道,但绵绵不尽的雪山一直都在眼前。跨过一条鸿沟,它们在对面一字排开,被雪覆盖的峰顶一座又一座地相连,甚至连视线目及很远的地方它们都盘踞着。天空,雪山群,盘桓的公路,被这样的景象震撼,贪婪地按着快门。

    【车上巫师傅对我们说,很快白马雪山的隧道就要贯通了,以后就不开上来钻隧道过了。】“你们要是晚来一点,这样的风景就看不到了,这样的路也不会走了。” 将6-8小时的盘山危险路段缩短为平稳钻隧道的2小时,德钦也必将承载更多的游客,各地的人们蜂拥而来在飞来寺这里观梅里,却不知翻过雪山山头来看梅里的一路劳顿,也不会有一路的壮阔连绵带来的热泪盈眶的冲动。很庆幸自己能走上这一趟,当观看梅里只是成了转换地点下一站景点的旅行模式,我想很多人连怎么失去观赏梅里雪山的意义的都不甚清楚。

     翻过白马雪山,见到梅里,“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所有的一切是那么自然。

   照片中的牌子 里面一块指着对面的白马雪山  外面一块指着我们将要去的梅里雪山的方向

   开了几小时碰到的一辆车,山间公路很窄,两辆并行略显局促

   白马雪山4292米的垭口。(看4300了其实)风吹经幡鼓动。到了这里,大家基本都没下车,我还是持续兴奋着。一跨下车:“啊!经幡!” 巫师傅忙说:“别太激动了”

   巫师傅与陪我们日行千里的车。

   跑出去很远拍张照

    傍晚抵达德钦的飞来寺附近。明显感受到了温度的下降,出去对面吃个晚饭大家都裹得严严实实。此时,梅里雪山就在我们的对面,第二日清早起来打算看日照金山

    梅里雪山地处滇藏边界,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是藏民心中的一座圣山,是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在未知晓此行程前,梅里雪山已经有所耳闻。
    梅里雪山实则是雪山群的统称,其中较有名的是梅里十三峰。梅里雪山的主峰是卡瓦格博,藏区称卡瓦格博峰为“绒赞卡瓦格博”,整个意思为:圣神的白雪山峰。
   
    【梅里雪峰常年云雾缭绕,难见其真容,一年之中只有几十天云开雾散,能见卡瓦格博主峰。我看到一位中国国家地理的编辑说,他曾专程或路过梅里不下数十次,只一次例外拉开云幕,只是没持续五秒钟又合上了。】冬季是最容易观赏到日照金山的时节。我们此行,算是相当幸运。我有一位朋友,他在春节前后也去到了德钦,在飞来寺据守,可惜两天下来一直没窥见卡瓦格博真貌,不得不带着遗憾返回,他说以后一定还会再去。

Day 7 飞来寺 → 西当村 进雨崩

   【Day 7 飞来寺 → 西当村 进雨崩
   【飞来寺观景台】
   飞来寺村位于德钦西藏的214国道上,不是因为寺庙本身出名,而是在它的观景台可观赏梅里雪山日出日落。
   1、2月份日出时间在8点左右,匆匆忙忙丢下饭碗念着去看日照金山
   飞来寺观景台和寺外旁边的一处空地实则都可以进行观看和拍摄,我在这两处地方之间奔波。其他的一些小伙伴们干脆在我们所住的楼顶上看梅里日出,看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卡瓦格博还是对我们揭开了她的神秘面纱,有如金字塔一样的尖顶,势如刀劈斧削,两边的山崖以缓和的坡度同周围的山峰相连,像是展开宽厚的臂膀抚着众山。她以6740米的姿态立于梅里十三峰之间,既冷峻又雄伟,只见一次便能在心中勾勒出形状,实在是夺人心魄。

    回来后研究了一下梅里十三峰,并拿出自己拍的照片比对,认出了不少山峰。

  卡瓦格博恰好于正中显露出来。

    太阳完全升起,雪山又恢复亮丽的色调。这是卡瓦格博左边的玛兵扎拉旺堆峰(右)和缅茨姆峰(左)。中间稍矮状若五冠的加瓦仁安峰被云雾遮挡住了。缅茨姆峰又称神女峰,尖耸冷峭,气质若兰。她也是中国国家地理选美特辑的封面,就是开篇我所提到的那幅作品。

    中国国家地理上梅里群峰的全景。图为研究成果。我能叫出的从左到右分别是缅茨姆峰(神女峰)、加瓦仁安峰(五冠峰)、玛兵扎拉旺堆峰(将军峰)、卡瓦格博峰(主峰)、粗归来卡峰。

   看完日照金山,就走吧!今日还有更大的挑战性任务等着我们。
   从飞来寺驱车到西当——徒步雨崩的入口。
   车子从飞来寺开到西当花了两三个小时,在大峡谷间回望飞来寺都可目及,开了那么久,位移不过这么点,山路往往如是。   有一小段路没修过去,很颠。

    雨崩村位于梅里雪山缅茨姆峰和五冠峰下,是距神山峰顶最近的一个村子,四面群山簇拥,而雨崩村所处的地方正好是一个面积较大的谷地。【因目前无公路可通,只能徒步进入。
     进雨崩有西当方向和尼农方向两条线,以西当更为方便。尼农这条道十分狭窄危险,下面都是悬崖峭壁,当地人都通常不愿意选择走这条路。】
     雨崩村有上下两个自然村,上村可以通往攀登卡瓦格博的中日联合登山大本营进而去往冰湖,而下村通往雨崩神瀑。两村虽然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但海拔高差却相差150多米,因此从上村到下村,全是下坡,用时需半个多小时,而从下村到上村,却要走近一个小时。
     
    我们进雨崩徒步四日。
    第一日:西当徒步进入雨崩 抵达雨崩上村
    第二日:由雨崩上村前往冰湖 途经笑农大本营
    第三日:雨崩上村到下村 由下村前往神瀑
    第四日:雨崩下村走尼农出雨崩
    详细的均会在之后每日的行程中介绍。每日徒步的强度都是十分大的。
    我们的装备是登山包,登山杖,护膝,一名向导,头灯,四部对讲机,氧气瓶若干。

    嗷!这一日明明是徒步进雨崩!来来来
   
 【路程公里】:18公里  12上坡 6下坡
 【行路时间】:7小时 [嗯谁叫我们整体水平比较高急行军用跟骡子相差无几的速度耗时五个半小时?
 【海拔起伏】:2200米→3800米(南宗垭口)→3200米(雨崩上村)
     上午从西当徒步入口进入,翻过南宗垭口。从海拔2200米一直徒步到3800米。在高原上爬坡,全程徒步18公里。傍晚抵达雨崩上村,它映衬在梅里雪山之下,又由于不通车,完全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路上不断遇见朝圣的藏民出雨崩,于是便一路“扎西德勒”。
     在西当就接上我们的向导康巴族小马哥,后来知道原来他的名字是尼玛此里。

     谈谈这一路。虽说这一日是徒步进雨崩,脏脏也说道路十分好走,但其实这一天我爬得是十分崩溃的。路面几米来宽,但是有往上的坡度,尘土飞扬。一口气不停走的时候确实像掏空了体力,其感觉犹如八百。但八百是三四分钟的事情,在此爬坡却是三四小时的问题。往往是力气用尽迈不开腿还在咬牙往上走。算起来爬升的坡度有一座泰山那么高了,除去下坡的时间,我们上坡的速度的确惊人。

     一路上一人抛出“加油,好吗?” 即便再累,后边也会跟上几句“好!” 

     路上只记得自己一直在问小马哥我们走了多远了,休息站还有几公里。
     西当到南宗垭口这段路中有两个休息站,每隔4公里有一处,南宗垭口也有一个。第二个休息站的四周都是泡面桶叠起来的墙壁,颇有特色。

   西当村。不由让我想起了《社会主义好》那首歌233  

  大家自行感受爬坡的艰难。

  我已经累成狗,手动再见。

   缪缪身体不适,故骑骡子进雨崩。马帮老大!

    图为第二个休息站,也就是以泡面墙为特色的那个。灌热水、泡泡面,补充体力。脏脏在啃猪脚嘛 

    途中第二个休息站,走出去是另一番天地。

   长途跋涉后见到南宗垭口的欣喜。

   抵达南宗垭口时是十分激动的。12公里的上坡路终于走完,达到3800米的海拔。接下来6公路的下坡路即使是山路也已经不care了。

   前方背登山包的是小马哥,穿着一双牛皮靴轻松上阵。

  嗯 这条不仅是虐线 还是虐狗的线!从昆明的相识到最后的丽江 不错!他们走下来牵手成功![凯哥是我天使凯哥是我天使凯哥是我天使重要的事说三遍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休息平台,放起来!之前的艰辛也烟消云散。

  彩虹色冲锋衣的我们在休息台上尽情撒欢。请注意!鞋子都已经是一个颜色了。

   背着孩子进雨崩转山的藏民,走西当这条线出来。

     群山环绕的雨崩村,我们终于到了。
     我们住的是挺简陋的藏民家开的客栈,房间很小,仅放得下两张很陈旧的上下铺床架子,地是稀疏的原生态木板,将房间的地面与地下的泥土隔开。灯是下拉一根线打开的,房里没有插头,有的只是一根很旧的拖线板,够插电热毯,充手机时极易松动。房与房之间没有隔音效果。由于是淡季的冬季,没有太多人的造访,给我们房间的选择还算宽裕。
    【这时节雨崩里夜间温度在零下十几度,夜里盖了两层厚被子一条毯子,还开了电热毯。】

Day 8 雨崩上村 → 笑农大本营 → 冰湖 → 返回雨崩上村

    【Day 8 雨崩上村 → 笑农大本营 → 冰湖 → 返回雨崩上村】
    【路程公里】:24公里  原始森林+山路上坡+雪坡
    【行路时间】:9小时?
    【海拔起伏】:3200米(雨崩上村)→ 3900(笑农大本营)→ 4100(冰湖)→ 返回上雨崩

       摘要: 天刚刚亮就从3228米的雨崩上村出发,下午抵达笑农大本营。再向3900米的冰湖进发,天暗前回到客栈。穿过原始树林,巨大的木头倒在地上随处可见。鞋在厚的积雪中发出“吱嘎”的声响。前往冰湖最为难走,80度的雪面坡几乎是连滚带爬着上去,这样的路此生应该只有一次,回想还是心有余悸。最终抵达冰湖,第一次离卡瓦格博峰那么近。沿着对面的山脊便能登上梅里雪山主峰,但从未有人成功登顶。

    雨崩推荐去的时节是夏秋季节,从满眼绿色到一片花海,秋天则是满山金黄。但这些时节去是雨季,山路十分难走。尤其换尼农走出来,雨水会带来泥石流,十分之危险。 12月之后一般会下雪,春节前后会封山。
    【我们选择雨崩去的是冬季,自然是没了那些目之所及的愉人色彩,但是随着海拔的上升却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冰雪世界。没了雨季的危险山路,雪雪雪坡和冰冰冰坡又是一大极限。】对于雨崩来说,时节或许无所谓好,无所谓坏,你去了,遇见的,就是你的雨崩

     早晨起来发现飘着小雪花,可在这里,竟没有升起见到雪的兴奋。落了就落了,好似顺理成章。
     图为上雨崩,也就是这天(进雨崩第二日)拍的日照金山。前方的是玛兵扎拉旺堆峰,也是将军峰,今天要去的冰湖就在它峰顶的下方。卡瓦格博峰在视线往东偏的地方,被山体挡去了小半。
    
    

    这天的行程最为艰巨,又听闻冬天的冰湖被冰雪封住,萌萌学姐放弃了前往冰湖,和病中的缪缪待在雨崩上村。本来经历了昨天的我,打算骑骡子去冰湖,返程自己走回来。但小马哥告诉我,骑骡子,走的比骑的还多,有些地方太陡。我于是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后来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

   照片都是按照顺序排列。
   雨崩上村前往笑农大本营,要经过的是山的上坡路和原始森林,以及越往上雪积得越多的地方。
   笑农大本营前往冰湖是往雪山进发,七八十度的狭窄雪坡。最后再是返程。

    我们陆陆续续出发,踩着旷野的雪,逐渐离开雨崩上村。
    

   走着走着打雪仗也是一种乐趣。

  休息站台来了一只小松鼠,把食物放在手里迅速前取,又快快地离开了。

   在这片原始森林里大家打了很久的雪仗,堆了一个很污(?)的雪人。

    此处雪开始增多,不再是薄薄的一层。上这样的坡度或许还自如,但下坡时却不得不选择滑行。

  这些雪根本没有人碰过或者任何的污染物,阳光下仔细看闪着细细的冰晶。我也尝试吃过。

   河床里、断木上盖着厚厚的雪。树林、雪山在远处与我们作陪。走在这样的冰雪世界里,浑然忘却了之前走上这个海拔的艰辛,“吧唧吧唧”得在雪地里走,用尽身体的感官去感受这一刻的闲适。第一次走近雪山,第一次见到如此铺天盖地的雪,但身处这里,身体仿佛受着来自远古的讯息,与自然结合得如此和谐,不因诸多的第一次而咋舌,只是在享受这种大美。

   走过了前半程,我们终于抵达海拔3900的笑农大本营。前方的木屋就是,我们前去进行补给。
  【笑农大本营于1991年由中日联合登山队修建而成,是登梅里雪山卡格博峰的一个大本营。当年,十七名中日登山队员全军覆没。卡瓦格博从未被人类成功登顶。她是藏区的神山,藏民认为人类一旦攀登上去,守护他们的神明就会离他们而去。1996年起,国家明令禁止攀登梅里雪山,这是唯一一座明令禁止攀登的神山。】
    大本营由木板和牛栅栏搭成,地是夯实的土,不平整。屋内昏暗,烧着一口大锅。藏族大妈一人守在这里,每天早上爬上来,晚上随最后一波驴友走出去。这天她告诉我们一共来了三波客人,也就是我们途中遇到的七八人和五六人的两支队伍。

  在笑农大本营修整一番后,我们开始难度系数最大的攀爬。冰湖在图中山体右边的一半处,海拔4100米。前进时,遇上七八人的团下来,他们鼓励我们说爬上去很快的。行进途中,这样的话语很常见,为你打气,然而要走多少路,完全要由自己的脚去丈量。

    这是我爬上冰湖的最后一张照片。现在的路还很宽,两旁的植被也很粗壮,坡双腿就能走上。
    往后的路越来越难走,坡面只比肩膀宽一点点,靠里是厚厚的松垮的积雪,外侧往下是斜面,雪看着是堆起来的,实则会一脚踏空。植被的枝桠只有小指粗,甚至更细,坡度一度达到七八十度。小马哥在上面拉着我的手,脚往上踩,一不抓力就蹬空,手被死死抓着,身体一下子直了悬在那里。这样的滑跤我经历了很多次。手套丢了,双膝跪倒在雪坡上时,手不由抓在雪中,拔出来时通红。幸好小马哥将他的皮手套脱给了我。
    克服一段这样的雪坡一咬牙就过去了,一抬头而上,这条路在我们头顶是望不到尽头,数不清的爬升、翻越,搭把手、托举、四脚并用,就这样超越了我之前理解的极限。

   上到冰湖,海拔4100的地方。下方平整的一片白色就是冰湖。冬季的冰湖被雪覆盖,看不出这是一个湖泊。在雨季,她呈深蓝色,镶嵌在山体之中,异常美丽。
    冰湖是卡瓦格博神的命魂湖。由冰川掘蚀成的冰斗地貌(洼地)和冰碛物堵塞冰川槽谷积水而成。

   顺着我们手所指就是当年中日联合登山队攀爬的方向。雪山距离我们太近,每个人用心得昂着头,比着手掌。小马哥告诉我们,用手指指神山不尊敬,得用手掌指示。

   无论上到哪里,都有经幡结扎。小马哥与脏脏。小马哥腰间带着一把藏刀,牛皮鞋在下山时发现开了口。

  亮爷和凯哥。井哥一旁怡然自得。多看看吧,下来了一直感慨上到这里仿佛一场梦。

  哦!第二对!!井哥和依祎。

  拍完冻得马上穿衣服。[手动再见]

  我和阿朱~

  三兄弟动作到位给满分。

  庆幸自己穿的是冲锋裤,不然一路下来早已湿透。鞋子已由昨日的尘土灰又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就是鞋头满是融化与未融化的雪。
  再回笑农牧场。我们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波来客了,藏族大妈同我们一起走回去。
  导览图中可以看到,我们从最右的雨崩上村走过草甸,穿过原始森林,第一处积雪很厚需要滑行的地方应该就是笑农垭口。一直到最左的冰湖。当然我们来没看到草甸,也没有牧场的感觉,其他季节肯定是一番不同的景象,上到冰湖也是另一番方式与体验。

   米灰看着雪一扔登山杖,躺了下去。

   翻过笑农垭口后,在山间往下走。结冰的地方十分危险。

   回到客栈,坐在火炉旁,心里想着晚上一定要泡一泡脚。即使一直在走,仍感觉冰冰的。
   这一日极度的累倒是没有,难走的路给了人喘歇的机会,同时可能也产生了猎奇的心理,是痛并享受着的过程。冰湖一日的行程,像清晨初阳照射下泛着柔光的透亮的雪,美极。
   晚饭摆在一小长桌上,藏族大叔为我们做。雨崩里吃一顿很贵,因为食材等等都是人力背进来的。
   昨晚还在唏嘘着泡脚用一桶水要35块,今天则是心心念念着要泡一趟。晚饭和和凯哥一起约木桶泡脚,试着驱驱寒,犒劳一下双脚。

Day 9 雨崩上村 → 下村 → 神瀑 → 返回雨崩下村

    【Day 9 雨崩上村 → 下村 → 神瀑 → 返回雨崩下村】
    【路程公里】:16公里  
    【行路时间】:7小时
    【海拔起伏】:3200米(雨崩上村)→ 3000(雨崩下村)→ 3800(神瀑)→ 返回下雨崩

    摘要:早上从上雨崩出发,经过海拔3000米下雨崩村。向3800米神瀑继续。一路上经幡成群,玛尼成堆。又攀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冰坡与陡峭的山路,好似路程遥遥无期,脚走得麻木。终于明白冰湖、神瀑之类的存在,必定是要消耗脚力穷尽体力所能达到的神圣之处,藏民们就用这样的身体丈量上去转湖转瀑布。即便这样,梅里在他们眼中是神山,便是不可攀登不可亵渎的了。

   经过了上雨崩的最后一晚,清早起来,在暗暗的环境下准备一系列的洗漱。冬季太阳升起时间在八点多。
   最先起床似乎听到落雨的声音,原来是山间溪流的声响。
   大叔家只有一间厕所,引来了山间溪水24小时流动着冲。可这日它竟然冻住了。另外,水泥砌起来的室外洗脸台不知被谁昨晚关了龙头,怎么拧也拧不开,冷水都没有,更别说是热水了。井哥选择走远一点,直接去小溪旁取水。我看到这边有一只面盆,里面大概是隔夜盛的冷水,只是上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没办法,砸开取水。

   吃过藏族大叔做的番茄炒蛋的面条(藏面),大家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前去下雨崩。缪缪身体不适,米灰陪她出雨崩,去德钦县城里看病。
   上下雨崩只相隔200米,却要走上一小时。有一段下坡路整个路面结了冰,十分难走。只听“啊”一声,转头便见到萌萌学姐倒在了冰面上。
   全员负重走到了下雨崩,把登山包放下,开始前往神瀑。

   前往神瀑印象很深的是经过一大块有着各式玛尼堆的地,前去的路上经幡成片成片的。
   雨崩里有冰湖、神瀑和神湖。当然,藏族人朝拜的自然是神瀑和神湖。神湖我们不去,因为实在难走,像小马哥他进过几百次的雨崩,却只去过一次神湖。所以前往神瀑的路上有那么多的经幡也好理解了。
   一路上遇到很多的藏族人走出来,看来他们是已经朝拜好了。有一家子,中间走着一个双颊深红的小姑娘;有年轻的藏族母亲背着小婴孩;有三五成群的中年男女;有两人结伴而行的年轻藏族男子;也有七八岁的藏族小孩活泼地在山体间蹿跳。无论是谁,遇上了都会打声招呼:“扎西德勒!” 在这里完全没有你是陌生人所以讲“你好”就会生硬的感觉,他们通常面带微笑,或拄着树枝,迎面走来时看到我们这些拄着登山杖穿着冲锋衣的汉族人,友好地扎西德勒。一路上,我乐此不疲地喊着扎西德勒,回应他们,也主动向他们打招呼。
    在山路途中,有经幡,有信仰,有藏民,有藏族精神。

    前往神瀑可见到加瓦仁安峰,即五冠峰,根据其形态可得。

    大家仔细看镜头最下方的路。如果说冰湖最大的危险是陡峭的雪坡,那么神瀑的冰坡又是一大艰险。
   这条路是平的,往上又是爬坡路,但这一路的路面全都结满了冰,没有裸露的泥土可以落脚。在这里我也跌了不少次,阿朱带我在前头,辉辉垫后。哪边不滑,脚怎么踩着上去,阿朱都一步步地告诉我。这时候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石头、泥土和脚踩过的深色雪水的
脚印。藏族人下这段冰坡时也小心翼翼。
    路旁经幡像栏杆一样结扎着,我一路手抓着经幡走上去。可能这一段路程并不长,但爬升的速度十分之慢。尤其是中间碰到休息台的那一小段,即使小马哥在上面大力拖着,还是数次在冰面上滑落,狼狈不堪。

   抵达海拔3900的神瀑。在冬日没有飞流直下的水,在崖上面被冻住。远处山崖上一大滩雪就是凝结的神瀑。这里是雪的世界,经幡的世界。这些旗子在白雪的映衬下,阳光的照射下,无比通透、鲜艳,向神明传达着他们的夙愿。

  这是前往神瀑唯一一段没有结冰的路。即使太阳当空照,我们下行时路面仍旧全都结着冰。

   这一晚我们住在下雨崩。条件比上雨崩好了很多。这天晚上外面吵闹了起来,原来是来了一批西藏前来的藏族人,十几二十人左右,进入雨崩朝拜。
   算起来是三日的徒步了,晚上很累,大家还在厅堂里打牌,我实在撑不住就先躺下了。开着灯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有一丝丝灯光都睡不着的我)亮爷和萌萌姐半夜回来的时候我也没有半点察觉,应该是太累了。

Day 10 雨崩下村 → 尼农大峡谷 → 出雨崩

    【Day 10 雨崩下村 → 尼农大峡谷 → 出雨崩
    【路程公里】:24公里  
    【行路时间】:4.5小时
    【海拔起伏】:3000米(雨崩下村)→ 2000米出雨崩

  摘要:从3000米下雨崩出发,穿过尼农大峡谷,走了24公里山路,抵达2000米的平地,离开梅里雪山。一路上走在一尺宽路的边缘,往下看便是百尺深渊,十分后怕。底下的峡谷奔流的水势浩大,不知怎的想到宇宙洪荒之力。一路风尘仆仆,等骡子下山,再回香格里拉

      别看这一日只走了4.5小时,却是急行军。同样来雨崩的上外,他们比我们多花了一个半小时。看到攻略里是这样说的:【从西当温泉、垭口进入雨崩的可从雨崩河谷出(尼农线),虽然也是环线,但却不建议这样走。徒步雨崩河谷的尼农线非常危险,尤其是雨天和泥石流多发季节,当地人也很少走这条线,体力差、有恐高症或第一次徒步的驴友最好不要尝试。】
      虽然我们走的并不是雨季和泥石流多发季节,我仍然感到了这条路的危险。有些地方太过狭窄,就算你不敢走,也只能前后牵手,反而降低了行路速度。

  像上图的路简直已经轻车熟路!!

   能拍照的地方往往是相对安全的地方。大部分走过的路只有肩膀宽,靠里是山体,外侧是深渊。这时候只能看着脚下的路埋头直走。

  原谅我上两张模糊的手机图。为我们途中一处90度的坡。仍记得自己爬到一半急着大喊“没地方踩了!”的窘态。

      疾走之后终于迎来宽阔的地方。一阵舒心。一路贴着河谷,从最高走到小溪汇集处,又往上攀登,起起伏伏,对心态也是一种考验。

   走出这片峡谷就是胜利!

     又走了下坡的石子路,感慨真是什么路都尝试过了。看着裤管的尘土,真想保留到回家,再配上登山包,插着登山杖,霸气十足。

   此处和小马哥作别。图为三兄弟。脸朝石子背朝尘土。

   出雨崩后我们乘上这边的包车,前去与巫师傅、米灰、缪缪碰头。离开雨崩了,载着疲累的身躯和美好的回忆。不知谁说见到巫师傅和巫师傅的车时有种泪奔的冲动,我们全员平安出雨崩了! 
   因这晚赶不到香格里拉,故在奔子栏宿一晚。
   这天的餐桌上大家频频举杯,我看着大家一个个喝倒。一直喊着“我没醉”,喝到大吐,拉着人狂说话,要搀扶回去的...千姿百态。
   今晚终于可以洗个澡了。不曾想发现脚底起了好多水泡,这应该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出水泡,以前尽管也暴走过24km有的是走到半夜都未曾出现过这种状况。想起白天以为自己鞋子里进了小石子,原来水泡也会硌脚。

Day 11 奔子栏 → 拉市海 → 香格里拉 → 丽江

    【Day 11 奔子栏 → 拉市海 → 香格里拉 → 丽江
    今天由奔子栏赶往丽江。途径拉市海,巫师傅知道这可以骑马,便把车开了过去。脏脏统计要骑马的,结果全员举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骑行,在纳帕海的依拉草原。
    之后前往香格里拉,去转一转世上最大的转经筒。再去往丽江

    缪缪的爸爸为接应女儿从上海赶过来了,与我们在丽江碰头。据说他还在票圈了发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鉴定完毕,是亲爸。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这一晚算是散伙饭了,因为一部分人在明天离开。加上大众岳父缪爸,这一顿饭吃得火火热热,揭晓天使与主人的游戏,互相深情拥抱,嗯,凯哥向亮爷表白怎么能漏掉!
    吃好已经十点多了,我和凯哥、亮爷、萌萌一起出去古镇里走走。一部分店门已经关了,有的正拿着木板填在门框上,行人不多。差不多就又回到客栈。大家和巫师傅坐在二楼聊聊,散场时已经一两点了。

Day 12 + 13 丽江 丽江→昆明→上海

    【Day 12 + 13 丽江 丽江昆明上海

   故事到这里似乎已经结束。
   巫师傅一大早开车回成都,1189公里的路程。捎上脏脏,去泸沽湖,进川。
   接着又是阿朱、依祎、亮爷、萌萌、翔哥的离开。
   剩下我、米灰、井哥、凯哥、辉辉,还有缪缪。
   决定去古镇走走,也就在逛到一半时,自己出了意外。也没想到,现在一躺就一个多月。
   井哥的推拿、米灰的抱抱、辉辉的照顾,是对丽江留下的最后印象。
   没留下什么照片。
   丽江那晚前往昆明的火车,火车站、机场的奔波,都是后事。
   大家从昆明这个点集合,从丽江这个点散开,各赴前程,谁又知道,在何种空间时间又会再相聚。
   
   "梦落云南知多少“  
   大概此生放荡不羁不问后果追寻到离梅里神山如此之近的地方的机会,只此一次。
   极美的东西都是片刻, 追忆、迷惘、怅然,”行程结束了么?不,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本篇游记共含14007个文字,15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哭! 就稀罕跟你这样的才女一起出去玩!

2016-02-29 12:05

引用 井哥的背影 发表于 2016-02-29 12:05:11 的回复:

看哭! 就稀罕跟你这样的才女一起出去玩!

回复井哥的背影:井哥以后有机会还一起!!好好学中医哈哈哈!

2016-03-01 22: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