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世纪寒潮----坝上行

23
matata LV.7
2016-02-27 21:22 934/4
  • 出发时间/2016-01-2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2700RMB

       乌兰布统对国内喜欢旅游和摄影的爱好者来说早已闻名遐迩。之前,曾两次去过乌兰布统,秋色斑斓的乌兰布统给我留下了非常的印象,为此2014年国庆节那趟之行还写过”乌兰布统的秋韵“的散记。 自此,冬天去乌兰布统看看的念头也就埋下了伏笔。2016年月初,当看到了乌兰布统1月21日有个冬游的团在吹集合号,我就应声落团。可巧的是,整个团期正好与横扫地球的”世纪寒潮“中全程相伴。今天是2月21日,闲下了写个游记来记忆一下这次令人难忘的冬游之旅!
      在历史上,坝上的乌兰布统是清朝皇家木兰围场的一部分,也是康熙爷大败葛尔丹的古战场,著名的”乌兰布统之战“至今仍散落着不少的许多历史遗迹。在这块小不点的面积上,浓缩着河流溪水、丘陵、草甸、白桦丛林、峡谷、沙地等变幻的自然景观。乌兰布统属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南端,在内蒙高原中是高海拔区,平均海拔接近1500米。相比其北边的海拔一般在800—1200米的锡林郭勒大草原、更北的海拔在600-700米呼伦贝尔大草原,小小的乌兰布统自然是”高处不胜寒“。所以,乌兰布统冬季来得早,去得晚。
      1月21日中午在首都机场,我们一行7人坐上了接人的中巴,开始了冬游乌兰布统的行程。出行前,对有关寒潮来临的报道并不以为然。启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下午大概6点左右车行驶到坝下的围场县时,司机接连到几个加油站加油未果。一问才知,这个中巴车是柴油车,要上坝上就必须先加好满足零下—35以下标号(好像是W50)的柴油,但几个加油站都没有。司机只好一边走着一边找着,但都未能如愿。天开始越来越黑,此时继续前行就意味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气温下降得就越快,大概过了30分钟,车似乎动力不足越来越慢,最后在一个加油站停了下来,司机说是油冻了。随后,司机去加油站拿了一暖瓶热水浇在了油箱上,车又着。继续前行。进了御道口机械林场入口后,大概走了几公里,车又停了下来,司机说油又冻了,大家只好把随身带的热水贡献出来交给司机。车又动了,这次是返回。司机说,上不去了,要回围场县,否则明天想走都走不了了。他又说,已经和坝上说好了,他们下来接我们。车掉头回到了御道口附近的镇子上,司机找了一个饭馆安顿下我们,接着把车开走了。在等坝上接我们的时候,大家每人要了碗热汤面垫了垫肚子,补了补热气。广东来的几位朋友在饭馆老板的介绍下到附近店里头去买御寒的棉鞋去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接我们去坝上的两部四驱越野车来了,此时8点多了。我上了头车后,车再次从御道口驶入行驶在积雪的路上,一路上万籁寂静。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我不时看到车载的显示车外温度变化的数字,此时已是零下20多度了。行驶中,偶尔遇到单匹的马在雪路上。9点多,我们终于安全抵达了乌兰布统的友谊宾馆。由于已吃过饭,接待我们的老刘告诉大家,寒潮来了,明天早上上山拍日出一定很冷的,估计要零下30度一下,并开始询问大家保温准备,并建议大家要准备充足以免冻伤。闻听此言,大家纷纷冒着零下20多度的夜晚到附近的超市购买鞋帽手套脚垫等御寒之物,开始了明早的行程准备。
一、敖包凸,清晨初识”寒潮流“;小河头,午后跑马寻落日
       22日早5点半起床,6点吃饭,6点20分大家穿上保暖内衣、抓绒衣裤、羽绒衣、加厚冲锋衣,高腰户外厚底山地靴袜和摄影装备,坐上了四驱雪地胎的越野车顶着寒气摸黑出发了。今天早上的目的地是敖包凸拍日出。
      我坐在头车副驾驶的位子上,司机说了句,今天风不小啊!天仍黑朦朦的,通过车大灯看到了车外刮着夹着风吹起来的细细雪粉的寒风—白毛风,不时地扫过车窗,前面出现了若隐若现的车辆尾灯的红色光点。由于多场大雪早已将原有公路覆盖,整个雪路上积雪少的,车走起来比较顺;到了积雪深的路段,司机只能循着碾压出的“雪路”前行。快到敖包凸时,越野车驶离了雪路,驶入完全的野雪路。在这种白茫茫的丘陵山坡雪地中,车一会上个陡坡、一会转向、一会又下个陡坡,叫人有点提心吊胆。7点多点,车爬上了敖包凸半腰找了个平地停了下来,大家开始穿戴好打劫面罩、雷锋帽、手套拿上照相器材就开始了爬山。此时司机师傅提醒大家,现在零下30多度,山上更冷,受不了的话,赶紧下来坐车里头暖和暖和。还没离开车,我同车的一位老哥带着的一部照相器材刚下车就不工作了(后来他说,设备最低工作温度—35°)。

      沿着已有足迹的坡路、踩着一尺多厚的雪,大家呼哧带喘地向山顶走去。敖包凸的山形像馒头一样,站在山顶上,寒风凌冽,手伸出来的冰冻感觉只需几秒。寒气压人,大家只好先后下移了一段架设三脚架和相机。不一会发现有的相机不工作了。广州一位老师的哈苏数码相机只试拍了2张就不动了,其价值上万元的三脚云台也因“超级冷缩”转不动了,只好改用佳能5D3。另一位老兄佳能微单M3仅拍了几张也罢工了。我将在内衣中的富士卡片机拿出来准备拍几张,也始终未开过机,换了几块电池也不行。见此情况,我就将手机拿出试了拍了几张,再赶紧放回内衣上兜。来回几次,手就冷得生疼麻木不听使唤。我的相机用相机棉护套护着,但不方便拍照。站在坡上一会,脚趾头一感到冷,就要来回走动,不时地停下来做个脚趾头“抓挠”操。天仍然刮着白毛风,天空云厚,光线较暗,雪野上灰白蒙蒙地透着灰蓝色冰凉的气氛。7点40多东边开始显亮光了,远处的山脊出现了的光影线。太阳出来了!但云较厚,太阳一冒头不一会就藏起来了,大家的兴趣索然!

冻人的”无敌兔“

8点多天大亮了!8点半收工了。大家陆续回到了车里,将相机装在塑料袋里开始返回。回到车里,司机师傅说停车这地是零下30多度,估计山顶有零下38-39度。原路返回,一路上大都说着天太冷,相机、手机、卡片机罢工的趣事。刚下了山,驶过一段开阔地,在一个拐弯上坡处,我们前面的一辆车几次都没冲上这个坡。换了司机,后面几辆车也下来一些人帮助推车,车总算上去了。随后包括我们在内的几辆都顺利爬上了坡。当我们车过了最后一道上坡路后,不久就听见了司机传呼机传出来的救援呼叫声。原来我们司机还兼管着沈阳自驾游的三部车,刚才的救援呼叫就是沈阳自驾车发出来的,司机只好掉头返回救援。原来,自驾车雪地上坡经验不足,上坡时马力太大,上去了却收不住,一头扎在了雪窝中。救援持续了大概50分钟。完成救援,回到酒店就已经11点了,吃饭休息。但幸好在回来的路上,拍到了游荡雪野的独马。

下午两点开工,要去看群马撒欢!下面这张图片就是用手机拍的雪路路况。前行中间,司机停车让大家看看风景拍拍片子。

稍后,继续驱车前往马群所在地。不一会看到一片背靠白桦林的开阔的漫坡雪地上站着一群马和两个牧马人。大约半个小时后,牧马人赶着马群走向了高处的白桦林深处。当他们快消失的时候,突然看到这群马和牧马人从白桦林的夹道中由上向下奔驰而来,中间不断加杂着牧马人的吆喝声。马鞭不断挥舞,马蹄狂卷积雪,马群飞奔直下,气势油然而生!马群或直线飞奔,或弯曲疾驰,或一字排开,或成队并行,来来回回跑得轰轰作响这时现场只有快门的咔咔声和连拍声此起彼伏!

雪比较深!马群跑累了,停了下来休息。
看完了群马疾驰的动感场面,已是下午4点多了。为了寻找日落观察点,经过情况交流,司机带大家前往小河头。十多分钟就赶到了小河头。连日的白毛风,小河头落日也很寻常,倒是附近的一些山坡上白桦林的景色不错,看看颇有点水墨画的意思!
      在小河头停留了大约1小时,天就擦黑了。今天的活动结束了。回到酒店,打开电视新闻,有关“世纪寒潮”的报道已将此称为”霸王级寒潮“。对此我们深有同感。

二、白家窝铺,黎明二碰“寒潮流”;三岔路口,再遇群马会骆驼
1月23日黎明6:30分出发直奔白家窝铺再看日出。出发的时候,宾馆院子里的越野车突然多了起来,一些人在发动车。我们临时换了辆车,上车后一问才知道,昨晚天气极冷,好些车打不着了,都在想办法着车呐。原来的那辆车也是搞了半天不行,才换的这辆车。我又问,汽油车不是不怕吗?司机说,汽油是不怕,但要有机油啊,机油不达标车照样趴窝。昨晚上来想玩周末的车有些就因为机油的事,上来后熄火停车,今天早晨想走就走不了了喽。
      今天路况前半段大致和昨天一样,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右拐向白家窝铺驶去。后半段路还比较好走点,车直接上了山顶。在车上,司机就说,今天比昨天还冷多了,估摸得零下—40多度,叮嘱大家在外面不行的话赶紧上车别冻坏了·。为了了解实际温度,我特意将随身带的户外“北斗表“摘下来放在冲锋衣外口袋里。一下车,山顶已经有人了,天仍然刮着白毛风,明显感觉比昨天早上更加地寒气逼人。
白家窝铺的山顶与敖包凸不一样,是个南北向长条形的山脊。
由于云层厚和白毛风的缘故,早晨的日出比昨天还糟糕,一副有气无力懒懒洋洋的样子,一晃而过,令人沮丧。站在山脊上,远眺逶迤的丘陵山坡真有点山舞银蛇的意思;近观坡下白茫茫的雪地和一片一簇的白桦树,一副副中国水墨山水画浮在眼前。

       在山坡上转悠了个把小时,大家陆续回到车内。坐到车里,我摘下手套准备把”北斗卫星授时表“拿出来看一下温度,刚碰到表,手就感到冰冻麻疼一般。拿出表后用功能键调到温度界面短暂的过程中,各界面的转换也慢下来,每按一下手像针扎一样感觉。当看到温度显示—65°时真是惊了一下,但很快就到了—53°,数字变化之快,直觉感到”手表冻傻啦“(这块”北斗表“最低工作温度是—10°)。人到齐了,司机驱车返回宾馆。路上,到了一个冻成冰疙瘩的小农家院子停了一会,这个农家院有条大狗也被冻得缩头缩脑没什么精神头。

       参观完了农家院,我们回到宾馆歇会,吃饭午休。
      下午2点多出发,去看骆驼队。由于天太冷,据说骆驼数量估计不会太多。
      在车到三岔路口右拐不远下道再上过一个坡,忽听到车内对讲机喊司机去看马队,司机掉头回到三岔路口继续前行,不一会车停了下来,不久,马队也到了一片开阔的雪地上,大家赶紧走过去形成了一排人墙,看马队即将开始狂奔。这时白毛风有点紧呼呼作响,天空充满了飘散着细微的雪粉。坡前面的马群已经集合好了。一声吆喝,马群从雪坡上向下冲了下来,马蹄卷起的雪块、扬起的雪片和弥漫空中的雪粉掺和一起,就像个半透明的大泡泡罩在疾驰的马群上一起快速地移动。在一片白色静谧冷清的旷野中,马群若影若现不断地变换队形,奔跑呼吸声踏碎雪层的噗嗤声着此起彼伏,气势勃勃,动感生生。

马跑累了,沿着坡脊依次排队回去了,热热闹闹的群马运动会结束了。大家有点不舍地收起相机掉头往回去找驼队。由于不远,车开20分钟左右就到了驼队所在地,一个由5匹骆驼组成的迷你型驼队在寒风中已相互挤在一起。不一会,随着领驼人的头驼行动,5匹骆驼自然顺序出发,沿着高低起伏的山坡丘陵,骆驼慢吞吞一会上坡一会下坡,这与刚才群马狂奔飞驰的气势相比,可以说是一张一弛。大概走了1个小时,领驼人说了句天太冷,骆驼走不动了。然后挥了挥小鞭子,带着他的迷你驼队渐渐地走了。
此时下午4点多了,经过一下午的来回折腾,人们收拾自己的家伙上车回宾馆休息去了。回到了宾馆正好老刘在大厅里,大家与他都谈到了今天的行程情况,抱怨天气不好,收工早等等。他告诉大家这次寒潮也是第一次碰上,恶劣的天气影响了出行安排,他很抱歉。顺便又说了说明天的安排。

敢问路在何方

三、塞罕坝,初见圆虹拥日;蛤蟆坝,轻云飘过小河头,再现”日耳“
24日早晨出行目的地是蛤蟆坝。车开出不久,就传来了一辆熄火误车的货车堵住前行道路无法通行的消息。车掉头临时改向塞罕坝森林公园机械林场一个叫梁子的地方出发。梁子实际就是山顶上的大林场,由于地势高,白毛风刮得更凶一些。我们先到一个地方下车,这时太阳刚出来,但白毛风刮得呼啦啦的响,地面上的积雪都刮上天,细粉状的雪粒随着风向呼呼地飞着,经过阳光照射空中充斥着惨淡的黄白色的雪霾,透明度也较差。在此地大概停了40多分钟,大家都上车了。车掉头后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司机说是有点树挂可以看看。下车一看,树挂也已被白毛风吹得差不多了。好在天开始放晴了,风也开始弱了下来。这意味着霸王级的”寒潮流“接近了尾声!

风力减弱了很多,黄白色的雪霾已不见踪影,天真晴了。此时,大家就钻进林子里头各寻其乐了玩了半个多小时。大约在9点半多正准备回车走得时候,无意间从晴空中,看到了东南方向有个从未见过的大大的圆形彩虹,再仔细端详发现,这个大大的圆形彩虹的中心就是太阳!“圆虹拥日”脱口而出。见此状,还未上车的几个人就开始跑过去变换角度拍照。但是晴空上的太阳已升得高高的,没有云层遮挡,地上的白桦林高度利用有限,又是逆光拍照,加上司机在催我们,情急之下各显神通胡乱拍了一些,留下了遗憾!下面第一张是手机拍得,第二张是相机拍得。对着太阳,我手机拍的照片总是附带一些红色的斑斑点点。而相机对着太阳拍只要圆虹完整地在镜头中,总会在照片上出现一圈彩色的最外圈。

带着遗憾回到了车上快10点了。在车上听我们说了说情况,司机显得不以为然,说了句天好了,下午要去蛤蟆坝。从梁子上回宾馆的路程比较远大约1个多小时。路上又遇上了周末返京的车陷在了雪路中情况,又是一番救援,回到宾馆早就开饭了。
下午两点出发,目标是蛤蟆坝。
天空放晴,一路顺利来到了桦木沟。从桦木沟到蛤蟆坝有一段大概300多米的路积雪很厚,车辙印也很深,司机不敢贸然前行停了下来。一会两辆山西牌照的车停下来,司机下车往前面走了一段后返回到车旁时说了句,过得去!两辆车先后加大油门耍龙一样地冲了过去。一会又来了一辆内蒙牌子的车也冲了过去。在三辆车带动下,我们两辆车的司机也左晃右摆地冲了过去。过了这段路,路况很好,20多分钟后就到了蛤蟆坝。站在坝上
映入眼帘的蛤蟆坝空旷清冷,散落在白茫茫的山坡丘壑中的桦木树毫无生气。此时,脑海中秋天里热烈生动色彩斑斓的蛤蟆坝的景象不断翻篇,正是:秋韵深长,冬雪无痕。下面献上几张2014年国庆节在蛤蟆坝拍得照片:

当然冬天有冬天的韵味——静、净、藏。静静秋水早已被泛着幽幽蓝色的白雪冰封着,火一般绚丽的枫叶早已无影无踪,绿色的大草甸覆盖着厚厚的白雪。正当大家从上向下扫视对面景物时,从沟壑底部的道上,出现了一队长长的羊群。

羊群的出现让大家活跃了起来,相机的咔咔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目视着羊群缓缓前行,不一会羊群就走到了一个圈许多牛的牛圈旁,大家又咔咔地一通拍照,有点生机勃勃的气氛。

羊群走了,人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撤离。爬上坡后,这时,不期而至的两片纯洁碧透的轻云地飘了过来。上看蓝天白云,下落洁白雪地,心境不由得好了许多。

为了能赶回白家窝铺观日落,司机要求大家4点以前上车返回。不到4点,我们的车就向白家窝铺出发了。过桦木沟的时候,从前挡风玻璃看到了与上午相似的圆虹景象,同车的老兄说这是“日耳”现象。第一次听说“日耳”这个词还是挺新鲜的,但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圆虹拥日”更确切有韵味!。一路上,随着道路变化一会左边,一会右边,我始终盯着这个大“日耳”不放。到了一个岔口的时候,司机说如果去白家窝铺恐怕大家时间太紧拍不好“日耳”落日美景,如果就近到小河头时间比较充裕,大家能拍得更多一些,只是没有站在山上拍得感觉好。大家经过小议了一下,决定就近在小河头下车观日落拍美景。话音刚落一会,车就停在了小河头,大家赶紧下车拿起相机就噼里啪啦开拍了,直到“日耳”落山为止。

“日耳”是一种自然天像。大气中水汽积聚分布特殊到类似棱镜的情况时,经太阳照射和云层反射作用下就形成了“三日同天”的现象。中间那个是太阳,左右两边的小光团就似太阳的两个耳朵,所以称为“日耳”。一般在城市不太容易看到“日耳”,但能在乌兰布统看到了前所未见的“日耳”天象,
此前因寒潮导致不如人意的行程也就释然多了,“天道酬勤”嘛!
在大家的瞩目中“日耳”的终于日落西山了。日落而息,我们自然该回去了。
由于"日耳"的意外出现,晚餐的时候曹哥请大家喝酒,大家很兴奋,边吃边聊了好一阵才散了。

四、天太永,观日出巧逢清晨落圆月;杨树背,看落日恰遇夕阳洒丛林
25日是农历腊月十六,早6:30分出行目标—天太永。这次是老刘带队,一行人早饭后旋即上车出发。寒潮过去了,清晨的天空无云,风似乎也停了下来。老刘说,如果温度高一点,晚上没刮风的话,早晨到天太永的河边就能看到漂亮的树挂,在日出的阳光下能拍到河面上泛着红色的袅袅升起的薄纱般的雾汽。怀着希望,车向天太永驶去,一路顺利。路过蛤蟆坝下到天太永道上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西边的无云的天空中挂着一个大大的圆月亮,一开始并没在意,车继续西行。同车的两位老兄在说月亮了,也换长上焦镜头。走了一会,看到前面停着一些车,人们都在拍照。我们的车也停下来了大家下车拍照。此时,我才明白过来要拍这个大圆月亮,再一看圆月亮已经快落西山了。推开车门,我就拿着相机赶紧往高出跑找位置,准备拍个“满月藏桂树”的剪影照片,但由于没换上长焦镜头加上时间太短已来不及构图了,只好来了个“桂树倚圆月”。匆忙地抓拍了几张,望着落下去的月亮连连后悔不及。回到车旁,同车的陈哥把他用400长焦拍的一张构图奇妙的晨落圆月照片让我看了看,我很惊喜很佩服,连称“太绝了,并请他回去发给我。下面两张晨落圆月的照片,前面那张是我的拙品,后面那张则是陈哥发给我的杰作。

陈哥照片的绝处在于构图——大大的半个月亮将粗细有别、弯曲自然的树枝们完全罩在了左上半部分,就像一张人头大脑的透视图!当然,背景色彩做了一些美饰。
意犹未尽,怀着遗憾大家继续前行。过了十多分钟,车下道从冰封的河面上驶向对面的一个高坡的平台上。这个位置居高临下,可以鸟瞰下面的河谷,河对面的村庄,远处的起伏山峦丛林,是个观日出的理想高地。上了高地下了车,大家就开始了三脚架、调试相机的一通忙活,然后静等期盼久违的日出。7:40左右,西边最高处的山顶已被照亮了,冰雪面上泛着丝丝蓝绿之光;金黄色的太阳露出了头皮,下面的河谷瞬间洒满了浅金黄色,对面村庄炊烟清晰可见,村边几头悠闲的牛在寻食。。。。。。好一个风平雪静蓝天无云的清晨!

       快九点的时候,正准备撤。突然,老刘说对面有羊群。大家又来了兴趣点,举目向对面村庄张望,果然,有两拨羊群在集合。老刘说,冬天太冷,老乡一般把几家的羊群集合起来交给一个人放羊。说着说着,羊群已走进河的冰面上了。羊群边还有两只狗跟着。过了河的羊群向我们所在的方向逶迤走来。走着走着,羊群掉回头走了,我们只好坐车从高地下来追了会羊群就择路继续下一段行程——寻找牛群。
      

 车依然向西行驶,过了几个村庄,在一小桥前迎面碰上了一群羊。见此情景,大家下车后向右手旁山坡上跑了过去。羊群过了小桥就向我们在的山坡走来,先在坡底下排队等了一会,而后就开始向山上运动,到了半山腰上队形就散落成一片向山顶慢慢地移动。

离开了羊群,我们到小桥附近转转拍拍20分钟后上车西行,不久就碰上了牛。
在河边,一些牛在饮水,一个小牛睨视着我们,紧紧靠在母牛身边怯生生地把头架在了母牛的犄角上,令人唏嘘!远处的一匹马映入眼帘,也正向河边走来。此时,河的冰面上空旷寂静,空气透明度极佳,太阳光照得整个河谷清凉凉的。

离开这里,往西走了一段,就看到了一大群牛在饮水,另一大群牛在静静等待的场景。饮水过程中,不断有牛落入饮水坑中溅起水花,此时就招来牧牛人的叫骂声。

告别了牛饮水,又来到一个可以俯瞰整个河谷高坡平地上。在这个平地上转悠了30来分钟,到12点半了,肚子饿了,人不当家,老刘招呼大家去吃农家饭。
中午的农家饭还是不错的,特别是那个油煎冷水鱼和糯米豆沙角很受欢迎。


吃完了午饭,老刘带大家直奔杨树背方向。到了杨树背后本来继续行驶了不到一公里,对面来了一辆大轿车,由于路是上午刚铲除来的只有一条单行车道,我们车只好倒车退出给大车让路。为了避免再次倒车让车,决定就地在杨树背活动。
2014年国庆节期间来过杨树背,当时天上云层很厚,毛毛细雨时有时断,白桦林前面是大片黄绿色的草甸,白桦林中落满了黄褐色的树叶,厚厚的树叶踩上去软软的、沙沙声,那天没有看到日落。而如今再站在这里,满眼望去,丘陵山坡覆盖厚厚的白雪,远处的树林呈现褐色与白色相兼的黛色,杨树背应该是欣赏白桦林比较好的地方。今天天空晴朗无云,太阳已挂到西天,看到落日是毫无悬念的。不同的是,不是看夕阳落山,而是看落日余晖洒满丛林。4点40多,柔和温暖的夕阳光茫斜着照射在杨树背。雪地上有的泛起了红黄色,木秀于林的白桦树梢已成片地披上了金红色,整个杨树背似乎变得温暖起来了。但随着夕阳光芒的黯淡,金红色渐渐地褪去,浓抹的黛色又出现了。太阳落山了!

夕阳已落,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开着大灯原路返回,这是此次冬游乌兰布统的最后一夜。时间过得真快,寒潮刚过去,天气转好,还有一些地方没去就要结束行程,难免心中有些怅然若失。想了想,看到了为所未闻的“日耳”、巧遇了清晨落圆月,恰逢杨树背的落日余晖,总算有所得吧。知足者常乐!

五、再上梁子,火红的日出送君归
26日是归程的日子。6:30分大家来到车旁,这时发现当空的明月也有两个耳朵,一左一右。是“月耳”!我们送“日耳”落山,“月耳”送我们回家,好有趣啊!老刘带队,车驶出了院子,开始向塞罕坝方向行进。透过车窗,我不时地抬头看着西边天空中的“月耳”,在没有灯光空旷的大地上,月耳显得更明亮。跟日耳一样,月耳也有个圆环把月亮围在中心,两个耳朵也在环上左右对称着挂在两边。天逐渐亮了起来,月耳逐渐消失了。上了梁子,晨曦已完全显现。金黄色的光线斜射在树林中,非常的漂亮!

       离开梁子,也就结束了坝上乌兰布统冬旅之行!车驶出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驶入了通往坝下围场县的十里画廊。秋天的十里画廊是色彩斑斓的,可冬天上天已经把她藏了起来。走了一段,老刘的头车靠边停了车,让大家拍一下河边村庄的晨景。拍完照,大家上车继续奔向围场县城。在那里,我们再次乘坐接我们来时的那辆中巴车,快10点我们与老刘道别上了中巴车。放好了行李,开始了返京的行程。在车上,司机告诉我们,22日寒潮光临,第二天围场县城许多公交车都着不了车。
      车一直沿着国道走,中间在一个羊汤馆打了个尖。下午2点左右到了首都机场,大家在此下车道别后,又各奔东西继续自己的行程!

(太阳

本篇游记共含9017个文字,1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啊,羡慕楼主,好想出去玩哦

2016-02-28 16: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2-28 20:30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2-29 10:05

2016-05-18 05: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克什克腾旗   赤峰   内蒙古
5089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