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黄姚到龙脊,第一次随心而不随便之旅

10
鱼小爱 (广州) LV.5
2016-02-28 02:04 937/5
  • 出发时间/2013-05-02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50RMB

        去黄姚,是三年半前失意时想独自去放空的地方,只因为那句“养在深闺人未识”。我想,那里应该是与世隔绝的好地方,最适合疗伤。无意间将这个想法透露给了陈二,结果,黄姚,成为了我和陈二第一次旅行的目的地。
        陈二,之所以叫陈二,因为他真的很二。他可以在到达黄瑶之后彻底忘记了他订的是哪一家客栈,我当时直翻白眼,心想究竟当初是谁拍着胸脯打包票说我不需要带脑只需要跟着他就行的。和陈二的出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甚至借了闺蜜过桥来骗我家人,要是让亲朋好友知道我独自和一个刚认识半年的二货出游,估计她们会抓狂,为了不解释,我选择隐瞒。

         出发去黄姚的前一天,暴雨。心里纳闷,难道和他出行,连天都不高兴。庆幸的是,出发那天,雨停了。一大早,我们坐上长途大巴,转了一次车,在泥泞的乡路上颠簸了七八个小时,借着陈二的肩膀,听他杂乱无章的心跳,忍受着沿途公厕的惨不忍睹,终于到达了,满心欢喜。但是,还没开心超过1分钟,就出现上面说的那一幕,陈二忘了自己订了哪家客栈!屋漏又逢连夜雨,我们两个尿急到快破膀胱而出,却发现没有公厕,肚子饿到不行,却发现连个像样的吃饭的地方都没有,而要进入古镇的话得先买票。于是,路边出现了一个满脸黑线的我和一个手足无措的陈二。最后,还是凭借着我惊人的记忆力,一眼认出了与陈二当时订客栈时给我发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的客栈。看吧,男人怎么信得过,不带脑袋出门怎么行,分分钟第二天新闻上会出现“一女子因憋尿进院急救”的奇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都在下雨的缘故,黄姚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水有点浊,山有点朦。陈二以为我心心念念要去的黄瑶古镇,是个美到惊艳的女子,殊不知,现实中的黄姚,是个村姑。这是陈二的内心想法,他没明说,但我能猜到,因为他问了我一句话。
     “你确定要在这个地方待上三四天放空自己吗?”

       Why not?
       因为四面环山,交通不便,黄姚就像个深闺中的女子,温婉而文静,等待有缘人走近,来相知相爱。在国内,所有的古镇都是类似的,但她是特别的。她没有丽江古镇浓重的商业气息,稀疏的商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显得格外可爱。即便因为下雨的缘故,那两天黄姚的水很浑浊,可青石小路环绕在烟雨朦胧中,客栈门前的红灯笼入夜后格外楚楚动人,如一女子轻声细诉千百年来的悲欢离合。

       古镇的人很少,游客也不多,走进古镇深处,是古朴人家,转了一圈,发现年轻力壮的少之又少,留守在古镇的除了个别开了客栈的老板,皆是老弱妇孺。当地人告诉我们,但凡年轻点的都出去赚钱养家了,然后他们成了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在一家小店吃油茶时,一小女孩跑过来盯着我看,看了好久,我对她笑笑,然后她马上跑开了,过了一会,她又跑了回来,盯着我看,还打了我一下,我笑笑说,好孩子不打人的哦,她又跑开了,没过一会,她又跑了回来,继续打我一下,我假装生气,不许打人,她再次跑开,等她再跑回来想打我的时候,陈二凶巴巴地对她说了句,你再打人,我叫警察把你抓起来。她愣了一下,跑开了,估计被吓到。我说陈二你干嘛凶人家,不就个孩子嘛。陈二嘟囔了一句没教养。我想,她只是想跟我玩吧,在这么一个小镇里,父母不在身边,她是孤独的,或许她还不懂得孤独是什么,但终究想找人陪她玩。吃完油茶后,我拉着瑟瑟不敢靠近的小女孩,来,我们自拍一张吧。小女孩配合地看着镜头,却忘了笑。

       在黄瑶的第一晚,因为舟车劳顿,我很快就睡着了,后半夜突然醒来,发现陈二在我床边弯着腰盯着我看,我以为是做梦,掐了自己一下,居然是真的。内心万马奔腾,好好的你不睡觉,看什么看,刚想开口骂他,不对,难道是梦游?据说梦游时被叫醒的人会死掉,但是他这样站在我床边,我没法继续睡啊,怎么办,好纠结。想了想,顺着他梦境去就好了,我强迫自己语气尽量温柔:“你在干嘛?赶紧滚回去睡。”然后,他真的乖乖地滚回去睡了,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继续补眠了,谁知道他竟然刚躺下就叽叽歪歪地说着我听不懂的梦话,我彻底败了。如果我不是个斯文的懒人,我保证不打死他。“你在说什么鬼?闭嘴,睡觉!”都不知道他是真梦游还是假梦游,第二天问他,他说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为什么我叫他滚开他就滚开,叫他闭嘴就闭嘴呢?
第二天,我们换了阁楼上的房间,用木搭建的,上楼梯时咯吱咯吱地响,走两步总要担心一下会不会掉下去。第二天继续阴天,早上出去溜达一圈,花了5块钱登上黄瑶最好的观景楼看黄姚的全貌。放眼望去,在山水之间的古镇安静得像熟睡中的婴儿,连说话都要降低音量,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她。之前去凤凰古镇时爱上了那里的米酒,看到黄姚也有卖,忍不住买了两壶。黄姚很小,小到我们一天就逛完了,实在无所事事,我和陈二决定回房喝酒聊天。说来也怪,两个刚认识半年不到的人,居然可以住在同个房间里相安无事。陈二那天喝了酒讲了好多话,话唠式地把他的过去如数家珍般地一一告诉我,包括他的历任前度。他说想不到我会让他陪我同行,他很感激,更想不到我愿意信任他,跟他一个房间。你担心过吗?陈二弱弱地问了句。此处应该有个白眼,错,我给了他很多个白眼。我说,我是为了省钱好吗,ok?再说了看你这么瘦弱,打架都不是我的对手,怕什么!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我是不敢自己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睡觉,我怕。

       陈二跟我是同一类人,至少那一刻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心里都住着个未曾走远的人,在三分酒意中,清醒的想念着那个在自己心里留下伤疤的TA。放不下,又怎么拿得起。窗外有人在放烟火,我很激动,我喜欢烟火瞬间即逝的美,勇敢而无畏。

        饭后,陈二说他去下洗手间,丢我一个傻傻在那坐着,消失了半天。我没有去找他,我想,要回来的终究会回来,走不掉。客栈老板娘走来走去看我好几遍,第一次简单寒暄,问我吃饱没,第二次问我陈二去哪里了,第三次终究没忍住,刚才你男朋友问我哪里有烟花卖,估计去买烟花啦,你再等等。内心狂笑,我一直在等啊,我没表现不耐烦啊,为什么要告诉我,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驴友啊。好吧,陈二的小心思就这样被热心的老板娘破坏了,他还傻傻地以为我仍毫不知情地等着他的惊喜。当然,作为一个有素质的人,我还是决定好好配合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走出门口时,我跟客栈老板的孩子说,走,姐姐带你去玩。小屁孩跟着我走了两步,陈二愣了,看看我,又看看老板娘,压低声嘟囔了一句,这样不好吧。我心里直想笑。老板娘也是个识时务的人,赶紧拉回孩子,笑着说,别去搅和,哥哥要带姐姐去放烟花,拍拖呢!陈二不自觉地拉了拉紧他的外套,脸涨得通红,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强忍着笑,说,走吧。后来,陈二把我带到了桥边的空地里,从怀里掏出了些仙女棒和地老鼠给我。“我见你喜欢看烟花,我想去买来放给你看,可是走遍了周边的小店铺,就没有那种大的烟花,只有这些了,这些还是那家店全部的存货,先凑合着吧,估计刚才放的烟花是从外面买进来的。本来想给你惊喜的,谁知道老板娘嘴这么多一下子就说出来了。”陈二一脸的委屈。“哈哈哈哈……你出门没多久,老板娘就告诉我你去买烟花了,哈哈哈……我刚才只是不想拆穿。”那晚有没有星星,我忘了,但是我却不小心记住了燃烧的烟花后面陈二那张涨红了的脸。

终于明白,为什么小镇里的人都能早睡,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动了。黄瑶没有酒吧,没有喧哗,只有田鸡、昆虫在演奏着他们的和弦。晚上9点,对于他们没有夜生活的而言,真的很晚了,而对我们这些大都市的夜行侠而言,晚上9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下午买的酒喝完了,卖酒的商家一早就关门了,客栈一楼播的电影我们不喜欢看,两个人百无聊赖,躲在被窝里看《忠犬八公》,感动得我眼泪鼻涕直流,全然没有了形象。当我还沉浸在剧情中,为八公每天守护在车站等再也等不到的主人而难过忧伤时,陈二居然开始对我说了很长很长的话,长到我记不住他说了什么,我只记得八公那可怜的样子,我脑子里想的都是那只可爱又可怜的秋田犬。好不容易等陈二说完了,我弱弱地问了一句:这算是表白吗?他说是。我回了句“谢谢。”我不知道还要说什么,此时无声应胜有声。陈二想不到我是这样的回应,他又打算开始继续他的肺腑感言,我忍不住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还在为八公伤心难过得回不过神来的时候表白啊?”
“好吧,那我等你从忠犬八公里走出来了我再跟你说一遍。”
“还能再说一遍?你写好稿背熟了的吗?”
“没有,这些话都在我心里了,随时可以说给你听。”
“……”
“你睡着了吗?”
“没有。”
……
“梁小鱼!”
“干嘛”
“没什么……”
……
“梁小鱼,你是不是睡着了?”
“有话快讲,有屁不要放。每次都快睡着了被你叫醒,你究竟想干嘛?”
“没,就是睡不着,想看看你睡了没。”
“睡了都被你叫醒了好吗?闭嘴,睡觉。”
“哦。”
后来,你们以为就真的睡了吗?没有!陈二这二货每隔几分钟就叫我一次,然后找话跟我聊。当然,这样做的后果是,第二天起早赶车去龙胜梯田的时候,他的肩膀被我征用了,然后他没得睡!

      龙胜梯田是陈二坚持要去的地方。从黄瑶古镇到龙脊山得先坐车到桂林汽车站,然后再从桂林汽车站坐大巴到龙脊梯田龙脊梯田分为金坑(大寨)瑶族梯田观景区,平安壮族梯田观景区。梯田分布在海拔300米至1100米之间,最大坡度达50度,前往梯田几乎都是盘山公路,一直升到约海拔600米以上,到梯田时海拔达到880米。又是一顿舟车劳顿。汽车到达大寨门口后便不能继续往上。要想到达山顶,还得自己一步步爬上去。下车后,见到很多少数民族的妇女背着个小背篓在边上等着,有游客在讨价还价。她们就像是泰山上的脚夫,以体力谋生。每次我想轻便出行,却发现难以实现,即便我已经在火车站寄存了部分行李后,但手上依旧有个小箱子,而陈二也还拎着个包。陈二找了个大妈帮我背箱子,他的行李自己拿。大妈四、五十岁的光景,背上行李,却依旧健步如飞,我和陈二跟在后面没一会就被拉开距离,得靠小跑才跟得上。大妈也发现我们跟得有点辛苦,便放慢了脚步等我们。我取笑陈二,你看人家大妈,背着我的箱子还走得那么快,你一爷儿们,怎么就那么慢,还喘大气。陈二急了,这能比吗?人家天天爬山,上山下山跟家常便饭似的,更何况我还背着个大包呢!

        快走到我们订的山顶客栈时,我们遇到了一位老爷爷,背行李的大妈跟我们说这是她们这里最高龄的老爷爷了,要不要拍个照留念。我心想,不是有些老人家不喜欢人家拍他的吗?刚想走,老爷爷就在那招手,让我拍他。好吧,既然老爷爷都愿意,那我就拍吧。拍完后,我拿给老爷爷看,问他要怎么把照片给他。他摆摆手。那好吧,我自己留着,我和陈二便准备离开继续上山,谁知道老爷爷又把我叫住了,还伸出两个手指头,嘴里不停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大妈这才翻译说,他说要给他2元。为什么要给2元?老爷爷旁边的人都笑了,原来,老爷爷是在做生意,拍照是要付钱的。好吧,我还傻傻地搞不清状况,说好的民风淳朴呢!看在您那么高龄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你这种连骗带哄的赚钱方式了。
       陈二订的客栈在大寨瑶族梯田观景区的山顶,据说是最好的观景台。前一秒我还在抱怨山顶太高,路太难走,感觉很冷,下一秒,我便被我眼前的景色所征服,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制高点处俯瞰梯田,缕缕云烟近在眼前,袅袅地萦绕在梯田的上空,在这广袤的天地间,小路悠悠,蜿蜒在跌宕有致的梯田里。半山腰处那一幢幢被水光映照,被云影拂弄的吊脚木楼,从高远处望去,犹如一座空灵的仙宫,里面住的都是仙子。

       梯田的最佳游览时间是在每年农历四月十五以后,梯田开始放水的半个月和每年中秋以后的半个月。我去的时候,梯田还没开始放水,还未看到最佳的景色,却已经被折服。我们的祖先,在漫长的岁月中,为了生存,在高山险阻中,凭借着坚强意志和出色的智慧,开辟了一圈又一圈的梯田。有的垂直高度达五六米,横向伸延五六米。那起伏的、高耸入云的山,蜿蜓的如同一级级登上蓝天的天梯,像天与地之间一幅幅巨大的抽象画。有那么一瞬间,即便站在最高处,都觉得自己渺小得如同蝼蚁。

       因为我出发前坚持在黄姚古镇待上两天的缘故,导致我们不够时间逛完整个龙脊梯田,甚至没去好好感受七星伴月的壮观,更来不及去陈二心心念念要去的阳朔便打道回府了。陈二说在龙脊,他看到了一个江湖。而我,在想着为什么陈二会在他看到的江湖里摔了一跤呢,就因为“二”吗?

本篇游记共含5031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2-28 15:1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2-28 18:4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鱼小爱 的图片:

2016-02-28 20:46

赞!互赞一个吧!

2016-02-28 21:48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2-29 10: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