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哈尔滨,我的航船开往冰雪丰盈的国境

6
漫游者 LV.11
2016-02-28 17:11 752/4
  • 出发时间/2016-02-17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2500RMB

挂在心上很多年的冰城。忘了有多久以前,某部电视纪录片,日光下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白鸽绕顶盘旋而过,巨大的冰雕城堡中涌动着彩色的光,冰酒吧里冰块做成的吧台上摆着精致的小烛台和盛着啤酒的冰酒杯旁边有人弹着吉他唱着歌,人间四月天里涂满整座城市的丁香花。从此,心心念念。

抓住快与春天交接的冬天尾巴,终于成行。拐了无数人,没一个肯乖乖跟我走,都郑重其事告诉我,你看,前两天连极地馆的企鹅都被冻出来了,你会被冻死的。我耐心解释:查过天气预报了,五天内气温都在零下五度到零下十五度,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冷,去吧去吧,带你去吃马迭尔冰棍啊……一个哆嗦,一脸嫌弃,甩给我坚决的俩字:不去!我透露出那么一点想去捡人和行者上碰碰运气的意思,老妈当即一票否决,亲自披挂上阵,倾情赞助,找不到伴儿是吧,那带我去玩吧,反正你管吃管住管行程,我可以给你拍拍照看看包啥的。何以解忧,唯有亲妈。

自家车,大巴,飞机,出租。早晨闻着家乡的阳光,晚上踩到冰城的雪地。麦田青旅果真不叫人失望。自带小院儿,三层砖石小楼,坐在旅行箱上在大门口和青旅合影,麦田,我是你风尘仆仆的风雪夜归人。脚下的木板踩上去咚咚响,直通玻璃门,门左边立着雕花的小信箱,漂亮苗条。小黑板上是饮品菜单,提供果汁和咖啡,还和窗玻璃上一样画着别致的画。右边摆着圆桌座椅,上方开着一朵绿色遮阳伞,下雪的时候大概可以模拟白色沙滩。屋内极暖的空气瞬间让身体都柔软起来,冬眠的细胞都苏醒了。大大小小的木质桌椅,有人看书,有人打牌,有人玩杀人游戏,有人发呆。大大的邮筒左右两边一排一排的格子里摆满了明信片,按照每个人的要求,在指定的时间寄出,和成都熊猫邮局的时光信箱很像。异域风情的日历,楼梯拐角处随意摞着一层层新新旧旧的书,桌球台晚上绿衣黑裤是优雅的绅士,托着各种颜色的球滚来滚去,早上又摇身一变换上白桌布变成贤惠的早餐台。老板们很热情,亲切打过招呼还送我一副哈尔滨手绘地图。电话里的“欢迎你来”我真切体会到了。

雄赳赳气昂昂,横扫松花江(2016.02.18)

又厚又长的大红羽绒服,毛绒绒的雪地靴,我的装备完美无缺。初来乍到的新鲜感中,我和老妈直接步行到了中央大街。在必胜客早餐的鸡蛋煎饼、吐司、橙汁、煎饺、萝卜糕和皮蛋瘦肉粥(中西合璧噗哈哈哈)里开始了美好的一天。尽头的斯大林公园沿江而建,中央的防洪纪念塔高高矗立,塔基用白色块石砌成,塔身中部是防洪筑堤大军的深绿浮雕,塔顶雕刻的工农兵人像表情坚毅,动作刚硬。周围被一排弧形的白色立柱护卫,组成罗马式回廊。还是有点小恢弘,类似神庙的风格。沿江走有一家小小的江畔餐厅,木房子,淡黄墙面浅绿屋顶,色调雅致,房顶是长长的坡度很大的三角,精巧的欧式范儿。松花江上呼啦一大片都是人,我蹦蹦跳跳跑下去,混在人堆里滑得很丑但很嗨,再也不用担心和在西湖上滑冰一样被巡逻的大叔毫不留情地赶下来,快给我一双冰刀鞋,我摔个漂亮的跟头给你们看。雪杖配雪橇,永恒的摩擦力仿佛消失掉了,我完全控制不住方向,也刹不住车,只能在冰上各种怪叫:啊,啊,快闪开快闪开,小心,让让啊你撞到了撞到了…… 冰上漂移很刺激。放大版的四驱车后面拖着一溜粗绳,绑着六对穿着漂亮衣服的轮胎,人整个陷进去,“四驱车”加大马力,一片尖叫声里我们在千里冰封的松花江上做着各种离心运动,和坐飞椅的感觉很像,只是我们可以实实在在地触摸到冰面。车轮飞速运转,让无数细细的冰雪粒朝脸上和身上打来,很凉又很战栗。虽然人依然牢牢窝在轮胎里,却仿佛已经在冰冷干净的空气里飞来飞去旋转无数圈了。只有三个字能形容我那时那刻的心情:爽~透~了~。

中央大街就是上海南京路。汇集各种百货商场和特色美食,精品小店里都是俄罗斯套娃,锡制烟灰缸和盘子,亮闪闪的酒壶酒杯套装,万花筒,刻着漂亮花纹的镜子。大街两边的巴洛克建筑让人眼花缭乱。门头各异,却像时装秀上的巴洛克专场,都是精美的浮雕,繁复的花纹,细长的玻璃窗,密集的倚柱,浅绿、淡黄、米白,色调柔和。而且往往要绵延一段距离,一袭精心缝制的华美长裙总是会拖着长长裙摆一样,它们也绝不肯短促结束,让你见识到它们的精雕细琢却又来不及细细一层层揭开它们的美,然后脚步和眼睛到达了下一座。马迭尔冰棍店面很小,门前却挤着乌泱乌泱的人。我排着队,盯着门上格外鲜艳的大花环和屋檐上的金属花纹,想象着它的味道。推搡拥挤中我用五块大洋拿到了小小的冒着凉气的马迭尔香草冰棍,旁边大叔见我只拿着傻乐,也笑了:觉得好吃不好吃?我特干脆:好吃!大叔:那你吃啊,大口吃。我:…… 一口咬掉一小角,味道太棒,尽管已经从里到外凉到一定境界了却还是欲罢不能。拿着烤红肠去老昌春饼排队,等待让食物变得更美味,我吃了五张卷饼加一碗二米粥,简直充满了爱和力量。在北极熊小屋买了一顶毛绒绒的白帽子,很暖和,从远处看像来自爱斯基摩,鉴定完毕。

冰雪大世界里的城堡和马车(02.18)

戴着爱斯基摩帽子,我们刚赶到冰雪大世界,灯光全线亮起。完全被冰雪包围了。天上半边月亮低头看着我们在巨大冰宫里狂欢。冰雕,绝对是技术活,绝对是艺术品。最小单位就是取自松花江的完美冰立方。这样的冰砖一块块垒出了一座座城堡、宝塔、古城、生肖像、不会被风吹动的从半空垂下的巨大冰风铃,还有,最巍峨壮观的冰滑梯。排了一个多小时长队,攀上剔透的冰台阶,回身望,一片色彩斑斓。所有冰肌玉骨在夜色下格外光彩照人的冰雕尽收眼底,天上看不到星星,只有朦胧的月光。城堡在不远的地方变换着光芒,身上挂着彩灯的马车载着小公主在城堡外踏雪而行。我躺在特制的垫板上,双手环抱,只等着旁边大叔轻轻推我脑袋一下。从滑梯上飞身而下。速度太快,像坐过山车,只看得见旁边的冰护栏飞速倒退和头顶上漆黑的夜空。我大声尖叫,想振臂高呼,却只能抑制住然后乖乖做好规定动作。终点到了,我刷一下冲进了高高的雪堆里,瞬间静止,我从刚才的高度刺激中回过神来,看到身上脸上洒满了白花花的雪。一片冰凉湿润。一旁小哥伸手拉我起来,看着我笑得特开心:“哈哈,好好的姑娘搞成这个样子啦,好玩儿吧?”我乐死了,大声说:“太赞。”他伸手一指旁边:“到那儿去,下一个马上来了,别撞着你。等下看看他就知道你刚才什么样子啦。”我跳到旁边拍雪,笑嘻嘻看着我后面的小哥咣冲进雪里有点懵圈地站起来寻找刚刚被甩出来的手机。长城雪雕上被弄出了各种身体造型,我们贴合着它们,摆成“大”字,弯腰踢腿各种凹。我们在冰上骑自行车,坐着雪橇从高处俯冲下来,冰面上欢声笑语,每个人都像小熊一样迈着小碎步,居然想起一句不合时宜的广告语:此刻尽丝滑……赶了末班车回麦田,夜幕下的哈尔滨重新下起了雪,真好。

能沧桑,能可爱,可高冷,可温暖。我是哈尔滨,我为自己代言

麦田就在老道外·中华巴洛克街区,早上先在附近慢悠悠逛了一圈,在山东老乡的店里吃了量很足的扒肉面。同样是巴洛克建筑,同样是淡黄、米白、浅绿,却又迥异于中央大街上的光鲜亮丽。这里上了年纪。墙漆剥落,建筑有残损,藤蔓植物爬满一面墙,老旧又沧桑,却不颓败,依然有人在这里热气腾腾地生活着。老鼎丰之类的百年老字号开在这里,粥铺、包子铺和面馆嵌在这里,这里是适合它们开花的土壤。走在大理石街面上,像是换了时空,回到民国。

俄罗斯风情小镇就在松花江北岸。我和老妈公交坐到防洪纪念塔,准备横穿松花江。我们这回选了人稀少的冰面,迎着无边的广阔。天气很好,清晰痛快的蓝色,冰面上铺散着一片一片的干净的雪。旁边的红色高空缆车顺着天边和江面一路划过,呼啸凌厉的冷风里玩心更盛,助跑,滑滑滑!雪上没有一个脚印,不忍踩下去又实在抗拒不了踩下去的诱惑。脚在雪上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手捧住这里无穷无尽的宝藏使劲撒出去叫人工降雪。风吹雪吹成一小股一小股的溪流,顺着江面漂流。吹出白色的沙漠,吹出微缩的雪沙丘。天地间冷冽又空旷,有的地方冰下近乎透明,像是一脚就要踩到海底的冰宫去。松花江的这一章节太迷人,太魅惑,很干净的魅惑。

俄罗斯风情小镇很可爱。门票是一本护照,可以进去印各种章子。小镇里都是色彩鲜艳的小木屋,每一间都有一个主题,刻在立于雪地里或是悬于屋檐下的木牌上。百年时光里照片和文字简介绵延着中俄普通人民在共同生活中酿造出的感情,百年文脉里书架上整齐码着一本本俄文原版书,百年留声里是衣军收藏的黑胶唱片,吉姆商店里展示着油画、刺绣、酒盏杯盘、糖果巧克力、香水、套娃、锡制小镜子,苏联人家很小很温馨,铺着白桌边的圆餐桌,木质衣橱,简洁的梳妆台,一架黑钢琴和收音机。各种生动的小塑像站在雪地里,拄拐杖的老爷爷,骑士和公主,背书包的小男孩,花衣服少女,端着大列巴的胖大婶,揣着啤酒的长胡子大叔,小矮人,贵妇人,名人,总统,木火车。地上是炫目的白,冰凉的手机在低温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减少电量。然而,这里,一个小小的童话王国,太阳城堡边上的小花园,它的生动和明媚与冰雪配合得如此默契。

外头一架金属大钢琴,金属座椅都被磨得发亮,我扑上去坐下,摸着金属琴键,手指动起来。琴架上是《太阳岛上》,来来来弹一曲,然而它是简谱……

饿着肚子重新穿过松花江。一路畅通无阻的大风特高调地把我吹得打了好几个趔趄。在中央大街的波特曼西餐厅解决了我们的中饭兼午饭。门头并不怎么显眼,里头却有格调,干净,暖和,安静,有品位。俄式酱烤鱼,俄罗斯红菜汤,俄式猪肉饼,莫斯科沙拉,鸡肉蘑菇饭,面包,加上我们自己搭配的烤香豆腐和杏鲍菇,餐后有种坐着窜天猴上天都飞不动的感觉。

晚上在中央书店消磨时间,哈尔滨把她家书房搞得太奢华,那么高那么长的书架,拿本书得上梯子吧;一套套单独为中央书店打造的明信片,可算傲娇吧;准点咖啡、大学生创业论坛之类驻扎在此,学术交流,以文会友,一万个兼收并蓄有容乃大吧;半亩堂收拢了艺术、哲学、收藏类图书,得书光纸影共徘徊吧。站着的坐着的读书人,弯弯绕绕的楼梯,雕花的护栏,住个三年五载也看不完的书,喝着一杯翡翠柠檬汁,随便撒么了一本书,消化着食物和方块字,眼里的缭乱、胃里的充实和嘴里的清凉连带着心也饱满愉悦。

历史、现代、中式和异域的混合香味 2016.02.20

黑龙江省博物馆也是一座巴洛克式建筑,一长串一长串的红灯笼从馆顶垂下来显得格外喜庆。一进门首先迎接我们的是剪纸、糖人、冰糖葫芦、年画和满屋顶的花灯,年味很重。历史展厅和自然展厅都从史前捋到现代,远古,文明,战争,盛世。我第一次知道了白山黑水里厚积薄发的肃慎族。标本,化石,骨骼,图片。它们消失了,弱肉强食和食物链却永恒存在。中俄渊源展厅里高富帅建筑家的设计、画家的油画、钢琴黑管大提琴低音号、耳机里回旋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喀秋莎》。百年前的借地筑路是被迫,百年后兵荒马乱成为历史封存的照片,不论愿不愿意,神韵融合,风情交缠,无法摘除无法剖离,给整座城市留下混血的美。

阿列克谢耶夫大教堂结构复杂,装饰丰富。酒红色外衣配着穹顶和玻璃窗上的金色十字架。色彩明丽。里面的味道却很清淡,布道台,墙角的钢琴,圣母像,一排排长椅。坐上长椅,如果前面有位牧师在布道,或者唱诗班的孩子唱起赞歌,会不会真的感觉慢慢被抬升至云端?

果戈里书店外表和骨子里都是纯欧式复古风格。门前很有设计感的小橱窗里错落摆着封面好看的书、留声机模型和各种饰品。一进门是一座读书少女的白色雕像,楼梯、地板和书架、书桌都是同材质同色调:木质,棕色。一角出售明信片和牛皮本,一角挂着《拾穗者》,连壁纸都是满架满架的书,白色立柱上亮着柔和黄色光芒的壁灯,彩绘落地玻璃窗让透进来的阳光也脱掉了刺目的铠甲,成为这首十四行诗金黄色的韵脚。软沙发上窝着各种姿势的人捧着书,台阶上蹲着捧着书的人托着腮,木板上趴着托着腮的人翻着绘本。书店中央是教画画的人,画布上是半空中斑斓的热气球。

圣索菲亚大教堂在每一个初见她的人眼里倾国倾城。这座拜占庭风格的东正教教堂,棕红色砖石,主楼绿色洋葱头穹顶率领着钟楼和周围小塔楼的帐篷顶,金十字架,见缝插针的细雪,灰蒙蒙的天,成群饶飞的白鸽,正门钟楼上七个铜铸制的乐钟,索菲亚广场上墨绿的钢铁凯旋门。高低错落,层次感鲜明。每个角度都难以形容的美,随便看一眼过去定格就是一张明信片。满教堂的老照片翻开哈尔滨的孩提时代,繁复吊灯从高高穹顶上垂下,最后的晚餐在烛火之上流露着昏暗的光,斑驳墙面很久没有被粉刷过,玻璃上没有图案透过就能看到天空。天色暗起,灯光柔柔勾勒教堂轮廓,风雪重新覆盖哈尔滨

这里能容得下随时降临的雪和冬眠不醒的冰,能开得出娇小动人的丁香花,这里的人和我搭话冲我大笑瞬间打破陌生的距离。我在这里吃烤冷面大嚼熏肉喝格瓦斯啃老鼎丰家的乳酪包,我在这里遇见每一处风景都惊艳。是我想象中的哈尔滨,却比想象的更多。

白山巍巍,黑水汤汤,所谓伊人,在雪一方。

美食地图

本篇游记共含5053个文字,20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2-29 18:26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2-29 20:59

引用 pearllong 发表于 2016-02-29 18:26:43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pearllong:哈哈,躁起来躁起来~~~

2016-03-01 16:40

引用 止疼爿兒 发表于 2016-02-29 20:59:53 的回复: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回复止疼爿兒:开心ing~~~

2016-03-01 16:4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