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拉萨→纳木措→羊湖→珠峰大本营→拉萨→重庆

  • 出发时间/2014-09-28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出发前24小时,有轻微感冒,没当回事吃了点药就睡了,第二天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因白天准备放长假,忙了一天没在意,快到下班的时候,发发觉好像很严重似的,问了度娘各种重感冒上高原会怎么样,大概统计了一下:

①哥们,有这样一句广告词,想自杀吗?那请你感着冒上高原,50%的死亡率,30%的弱智率,20%的永久眩晕,10%的永久呕吐。
②高原肺水肿是常见的重性高原病,发病率在3%左右。一般在4000米以上发生,常在登山后3-48小时急速发病,迟者在3-10天发病。重要的诱因是寒冷、劳累、抵抗力下降造成呼吸道感染。当出现头疼、胸闷、不同程度地咳嗽(初起干咳,以后有痰)、呼吸困难不能平卧,重者咯粉红色泡末样痰,抢救者将耳朵贴近患者胸壁可听到肺部水泡样呼吸声(医学称湿罗音)。此时病人惊恐不安、心慌、口唇面部紫绀,严重者血尿或逐渐神志不清。严重的肺水肿病情可迅速恶化,数小时内病人昏迷、死亡。朋友,高原虽然高,生命价更高?望你斟酌,保重。
③高原游死亡案例一直不绝于耳。最近的是一名上海女背包客金玲,因咳嗽发烧引起高原反应,抢救无效,命断阿里。 (2012年10月)
④感冒患者由于自身身体机能被破坏,抗病能力减弱,又增加自身的抵抗能力负荷,带着严重的感冒进藏极易转为其他高原病,特别是肺水肿,一种特别危险的高原疾病,不及时治疗很容易有生命危险。
感冒+高原=极度危险,后面干脆不看了,我已做好了准备,老天却跟我开了一个玩笑,而且飞机已经在召唤我了,那里顾得上想这么多。

后面经不住队友的劝说,下飞机回到市区,直接去医院输液,两个队友把我的东西带回客栈,就这样在西宁某医院住了一宿,问了医生能上高原么,医生笑而不语,就是注意一点,开始输液是凌晨一点左右,然后我睡着了,护士也睡着了,凌晨四点醒来的时候,针管处的血已倒流回去一些,赶紧叫护士换下一包液,接着又睡了,这次护士不睡了,直到我输完液后,让我呆到天亮再走,外面冷……

看到西宁西站这四个字,不禁想起13年“大闹”西宁西站的画面,13年的敦煌-嘉峪关-青海湖之行,临时决定去华山,当天青海湖西宁;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没赶上火车,而火车已开,票只能改签不能退,心情也是比较激动的,在工作人员的好心提醒,卧铺票改签为硬座还能挽回一点损失,去售票厅先买西宁兰州的车票,再改签,改签完毕后,拿起身份证和票就走,售票员把身份证给错,当我走在火车站台上,准备进入车厢,广播传来“××先生,你的身份证在售票处,请……”,身份证伙伴一起拿着,一看身份证不是自己的,当时距离开车有20分钟左右,一慌,身份证都忘记拿了,直奔售票处,因为拿错的身份证忘记拿来交换,售票员不把我的身份证给我,连忙沟通,慌乱之下,传达信息不是很清楚,售票员的意思让我朋友把身份证给候车室的检票人员,我朋友理解成给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与,然后拿场面,我和售票员,还有那哥们都急了,然后就往返于售票厅和候车室之间,终于在开车前5分钟,售票元才身份证给我,在开车前上了火车,累趴了


西宁是2200,格尔木是2800,大唐古拉山口5100,拉萨3600,还有后面的纳木措4700,羊湖4600,珠峰5200,作死之旅开始了。
作死回来,还是不推荐重感冒去拉萨,在纳木措的晚上,感觉在鬼门关兜了一圈。

娴姐(对友之一,捡的)在站台上的背影,无意中拍到的,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火车过了格尔木,就直上向大唐古拉山口,也是坐火车最难受的时候,重感冒对身体的机能,抵抗能力都下降了,鼻塞呼吸不畅,翻来覆去,半醒半迷糊,约凌晨四点半,应该是接近唐古拉山口,佳佳(在下铺,山东妹子)叫醒我,说高反难受,又找不到乘务员,需帮助找一下医生,当时一着急没找到眼镜,近视800多度,还伴着高反,走路恍悠悠去找医生,我都担心一会我也要晕过去,去到乘务员休息的车厢找医生,同时也有一位是高反难受的旅客也找了医生,还有一个已经在车厢大口喘气,一个车厢出现了三个高反严重的旅客,顿时车厢的灯打开了,列车长、乘务员、医生涌到车厢来了,还带了两个氧气罐。气氛好紧张。赶紧给最严重的两位输氧,吸几口就差不多缓过来。

后来医生建议最严重的两位到托托河下车,说实话,大家都坚持到这里,都不愿意下车,开始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山东妹子属于最严重高反之一,不肯下车,因为她没有同伴,我们是位置近才认识,而且算是同病相怜,也是重感冒。当时我也挺害怕的,因为我也高反好严重,怕被发现也感冒,被送下火车,那西藏行算是终止了,于是摇醒江、二明商量对策,这两个对于高反没什么反应的,睡得好死。

火车渐渐接近托托河站,且列车长已经开始联系附近的急救的车辆,医生的态度也很强硬,必须要下车那种,妹子没有同伴,后来一致商量要下就四个人(我们仨加妹子)一起下,毕竟相识也是一种缘分吧!一个女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下车,估计也很害怕,之后好像是太晚了,托托河联系不到车辆,列车长回复要联系在安多方面的,在安多下车,火车接着往前开,车厢的灯也熄了,妹子吸着氧气趟在座位上,医生不时会过来查看问情况,大家都安静地趟着没说话,我们仨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我在想安多站是什么样的,距离安多站多远,什么时候到,伴着高反各种想,睡着了又醒……

值得庆幸的是快到安多时,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可以到拉萨再下车,这话让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妹子可以一直吸着氧吸到拉萨,显然已经依赖了氧气了。

可可西里
这段高反最严重了,几个小时前火车经过大唐古拉山口,身体各种症状,恶心,反胃,胸闷,头疼,呼吸困难,没什么心情拍照,吃早餐的时候,忍着强烈的反胃勉强吃了一点东西,不吃身体更抗不住,吃了再吐也得吃,这是火车上的医生说的。

其实,在卧铺车厢,每个铺位的床头都有一个吸氧口,需手动,这是后来才知道的,但不建议一直吸,呼吸困难吸两个缓解即可,然后接着慢慢适应,不然很容易依赖,快到拉萨时,车内停止供氧,车内很闷,已经依赖氧气的妹子就特难受,手、脸都抽筋了,赶紧叫来医生,医生掐她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穴位!把我们几个都给吓到了 ,赶紧扶下车,好像还撞到了人,都没道歉,以最快速度下车,到站台呼吸几口空气,勉强可以走路,行李都是我们拿的,出站后,她的拉萨朋友把她接走,去了医院,呆了两天。

妹子跟他朋友先走了,开始装逼……

成功抵达拉萨,就看到雪山,很有nice,拉萨的空气真好!

这是拉萨的第一站,这家旅舍挺有名气,想必去过拉萨的基本都知道这家,当然价格相对其他青旅也是比较贵的,地理位置离布宫、大小昭寺、八廊街很近又处市中心,我们住的是老店,传统的藏式四合院。

这就是最想住的楼顶疯人院,由于条件限制,没有订到房间。据说疯人院里头,有来自全国各地进藏的疯子,如果你觉得你是个疯子,那你恭喜你,终于找到组织,疯人院还是很欢迎姑娘……

这是平措,捡人、被人捡、拼车、求艳遇等等留言贴,去往西藏各地拼车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如果你暂时拼不到人,又有很多时间,你可以去跟店主申请做义工,管吃住不给工资,主要工作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青藏公路和川藏公路纪念碑

西藏,所有的公路是不收过路费的,就是限速,平均速度限制在45公里/小时左右,高速路可以飙到100公里/小时以上,听龙司机说的,早到一分钟罚200元,不接受罚款就早到一分钟罚停一个小时 ,路上还有监控,流动巡警,可以中途停车拍照等拖时间,自驾的朋友要注意流动巡警,指不定在某个拐弯就会有巡警守着,车子长时间停路边被巡警看到也会被滴,严重好像被罚款,如果从后视镜看到巡警朝你开过来,可以假装检查后备箱等之类,差不多就是后备箱没关好,然后下车关好……

当时边嘘嘘边说,二明一定在偷拍,曾在G109,3792公里处,到此遗尿。

正值傍晚,大家都很兴奋,于是在车里唱起《青藏高原》,路遇拍婚纱照的,激动得哇哇大叫,龙司机赶紧急刹车,下车去凑热闹,这个逼装得我给100分……

来了,重头戏来了,这就是纳木措,截止到现在,生命中感觉这次最接近天堂,哈哈哈

先介绍照骗的人儿,吃饭时遇上,这四个是自驾游,都是安徽人,三个妹子从安徽的来,那哥们在拉萨工作,于是就组团来自驾
晚餐吃得上炖羊肉和牛肉,饭后水果是柚子,当时他们有一个妹子高反,看着我们吃饭,剥柚子的皮全送给她了,这样有一点效果。
屋内很暖和,但空气闷,屋外是零度以下,于是正在轻微高反的我,来回穿梭于屋内屋外。
纳木措只有一个公共厕所,需步行100米左右,路上无路灯,有积水,又冷又黑,记得带手电。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高反开始有点剧烈,在外面走了接近半个多小时后,顶不住寒冷(衣服带少了),接近11点回到住的地方(简易板房),被子有点潮,但有电热毯,一个房间四张床,我第一个进房间的,习惯地往里面走,放下包,悲剧从放下包的那一刻开始来了。

各种充电,下午有点兴奋过度,又蹦又跳的,还高歌一曲,临睡前感觉屋内有点闷,征求队友窗户开个缝,因为外面冷,坚决不行,艹!
对了,介绍纳木措的住宿设施,跟工地的板房一样,起不到什么保温隔热的,室内外温度差不多,区别就是室外有风,室内无风,一个门两个窗,四张床,一个小桌子,一个脸盆,得咧,开始有人吐槽说怎么不洗漱就睡,我只能说呵呵,得有条件才行呢?

睡了一个小时左右,被二明的呕吐声吵醒了,情景是这样的,二明捧着脸盆在床边吐了,说晚上吃多了,高反难受恶心,于是就扣喉咙让自己吐个淋漓尽致,吐了一下脸盆。一旁的江在一边没心没肺地打呼,睡得好过瘾,令我们好生羡慕。

接下来到我了,自从醒后,心跳就一直加速跳,越来越快,原因是屋内的门窗是关得很严实,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呼吸,空气的氧气变得越来越稀薄,我又是睡最里面,重感冒,今天的蹦跶,慢慢的感觉有150了吧!开始口鼻并用,慢慢调整呼吸,大口呼吸,尽量保持心无杂念,天人合一,差不多保持了二十分钟,发现心跳越来越快,开始慌了,一慌更快,有时感觉都到200了,反正这辈子都没试过心跳,跳成这样鬼快,感觉要跳出来一般,开始乱想,想自己不是在高原,一会想到纳木措好像没有医院,只有诊所规模的医务室,这小心脏就跟坐过山车似的,一会快,一会慢,最慢的跳到胸口隐隐作痛,最快的感觉身体百骇都慌了神,体温在慢慢流逝,此地距离当雄县城也70多公里,万一不小心晕过去了,怎么办,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有点发怵。

感觉坚持不住了,就跟队友说氧气(当时氧气放车上,没拿回房间,大忌啊!这个一定要放房间的),队友怕我依赖氧气,要我先自己调整,因为我们在拉萨的时就相互告诫对方,尽量适应,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氧气,以免变成依赖。当时有想去门口透口气,江把我拦着,让我自己调整,给我倒了温水,小口喝,不敢大口喝水,因为嘴巴也要呼吸,江抓住我的手,让我看着他的眼睛,跟着他的节奏调整呼吸,因为屋内的氧气含量渐渐少,这样的方法是没有用,可以感觉到身体渐渐失去力气和体温下降,大口呼吸已经不管用了,又过了几分钟,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力气了,说句话都费劲,体温流逝到发抖,手脚变麻了,于是第二次请求要氧气,还是不给,也不怪他们,大家都没这方面经验,而且担心我对氧气依赖了,只能跟佳佳妹子先去医院待两天才能去别的地方了。

这都醒了,二明还把门打开了一点,这个画面记忆挺深的,就是门开的瞬间,感觉心跳没那么快了,后来风把门又催关成一条缝,心跳也跟着加速,又坚持了几分钟,当我第三次要氧气时,这时我已经眼珠无神,手也抬不起来,感觉随时要晕过去那种,已经打颤,脸色是全紫,把他们三个都吓着了,二明立马电话联系龙司机,去车上拿氧气,从他出门,到回来这个过程,我好像处于失忆状态,断片的,直到门口出现了两人,手里拿着氧气瓶,那是两眼放绿光的,但又担心吸了那氧气,从此就会依赖上氧,再也没法接着玩下去, 我的珠峰大本营也去不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特么傻,特么傻,特么傻

和龙司机把我抬到靠窗口的床上,这是嘴边还挂着不要给氧,哈哈,真的是攻略没做好,真是傻到家了
龙司机只能劝我说就吸两口,不会有什么的,好不好,于是就吸了两大口,真是立竿见影啊!有种满血复活的感觉,体温迅速回升,心跳瞬间减速了,跟踩刹车似的,渐渐的几分钟恢复了力气,脸色慢慢恢复正常脸色,说实话当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大伙看着我恢复得比较正常后,倒了壶水给我,并把窗户都打开,开着灯,并调了闹铃保持一个小时闹醒一次,我则将所有衣服穿着,盖两张被子坐在床上,嘴+鼻一起呼吸基本能满足身体供氧,心跳应该在150以下,在拉萨有测过心率是120,医生建议不要上纳木措,也因为刚才的严重缺氧带来的恶心、头疼、胸口疼也来了,就这样坐着静静地忍着,头尽量靠近窗口,但又不能靠得太近,太近了很冷,渐渐地还发现不能闭眼睛,闭眼睛心跳会加快,刚才那么一折腾,胸口处好疼的,睁着眼睛看东西可以分散注意力,闭着眼睛,心跳会加速,跳到胸口的疼,然后各种版本的乱想,看着手机默默地倒计时间,距明天早上9点(9点就差不多可以从纳木措下去)还剩几小时几分钟,三点多的时候坐着睡了十几分钟,被呼吸不畅弄醒了,因为睡觉的时候嘴巴是闭着的,鼻子(因感冒有些呼吸不畅)肯定呼氧不够,于是又吸了一口氧气,其实除了江可睡着,大家都没睡,一点动静就会醒的,二明说难受,娴姐也说难受。

空气也比较干燥,嘴巴用来呼吸,喉咙很干燥要不断喝水,嘴唇也干裂很严重,多喝开水多尿尿,隔段时间又要出去方便,外面空气很好,但冷,反正这把玩大了,太遭罪了,什么姿势都是难受的。到了四点半,山上有灯光,有人起床去看日出,真是羡慕,日出应该是七点的,估计别人也是高反难受出来透气,但人家准备充分带了厚衣服,敢在外面走着,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他们,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的情绪出现了波动,已经开始有点急躁、不耐烦,心率居高不下,狂跳一晚,一夜未眠,胸口疼了一晚上,就换个姿势趴在窗口,反反复复好几次,早上六点的时,烦躁到有点急了,我又吸两口氧缓解一下,然后娴姐也醒,后来聊了一下天,六点半的时候,出去溜达十几分钟,回到房间。

把要去看日出的江和二明叫醒,这俩就这样去开日出了,计划去山上拍日出,结果不仅走错了山头,而且相机没电也不知道,拍了几张就没电了,用手机拍了几张,龙司机也醒了,在纳木措的清晨,不看日出的,可以心无杂念走向湖边,不要大声喧哗,不要拍照,到了湖边用水拍额头(还是洗脸)来这,然后再拍照和做其他事情。

普及一下,在纳木措住一晚还是不错的,如果不住的话,可以在拉萨报一日游的团,上午出发,晚上回;纳木措和珠峰开山和封山的时间差不多,每年5月份开山,10月封山,不在这个时间段上山且过夜,只能搭帐篷和睡车里。

吃过早餐后,我们前往羊湖,去珠峰大本营,有点赌运气成份,主要是10月1日珠峰因雨雪天气封山,不得上下山,今天2号情况未知,只能祈祷去羊湖的路上。会带了好消息传来,可上山,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大家都没什么兴致再玩下去, 直接下山

从4800到5200,5200到4400的高低跨海拔一起影响,新的一轮头晕、恶心又来了。午饭后,原路返回拉萨,经拉萨郊区转道去羊湖,大家昨晚也没怎么好好休息,都睡觉去了。
我是怎么睡都睡不着,昨晚强迫自己一晚没睡,到现在都没调整过来,同时心里也乱着,因为1号晚一夜未眠,有想到过放弃去珠峰的,在纳木措(海拔4700多)过夜都这么难受了,那珠峰是5200,更高,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命能不能经得住继续摧残,而经昨晚这么折腾,已经小咳嗽,感冒也加重。但我如果放弃,又不甘心,不放弃,又有生命危险。昨晚那一出,都没敢跟家里任何一人说,在妹妹发说说上看到老妈的相片,那个心里难受的。路过拉萨的时候,看到了绿色,心又澎湃了一下,斗志昂扬啊!

雅鲁藏布江拉萨段)

看雪山已在我们“脚下”从雅鲁藏布江边迅速上升到接近5000的海拔

敢骑车上羊湖,都是一群神经病,基本是爬升1000米的上山,然后到羊湖

羊湖的这个碑拍照是要收费的,有藏民收费,5元。
这张是远远拉镜头拍了一张

快到羊湖下个个雨夹雪,现在是小冰雹

羊湖浪完之后,开始商量到底要不要前往珠峰碰运气,因为珠峰截止到现在还是封山,下雪封山,只准出不给进……
目前有两条路线:
一,折返拉萨,走林芝三日游路线,
二,今晚赶到江孜县(150公里),明天从江孜县到珠峰山大本营340公里,要不让上大本营,等于这三天只能在车上度过的。
纠结一阵,一致意见去碰运气,因为这次冒着生命危险来拉萨,主要是因为想看珠峰登峰一眼
珠峰大本营距离拉萨550公里,全程开车不停的话,也要12个小时左右。
决定之后,就朝江孜方向赶去,公路是沿湖而建。

前往江孜古城

晚餐在浪子卡县,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报个平安,此处需连夜赶路100公里去江孜县。
路上下起了雪,算得上第一次在雪中行驶吧!兴奋中带点担忧,担心下雪珠峰封山。
晚上10点多到江孜县,很多旅馆已经关门,最后住了粮食招待所,40元/床位,娴姐说,这是她住过最次的旅馆,被子有一股羊骚味的味道,洗把脸准备睡觉,话说我已经从27日晚洗过澡后,到现在都没洗过,头发也没洗……
 

318国道5000KM处

修路,大堵车,停留一个多小时,不然可以早点到大本营

开始接近120公里的野路,这些路据说都是前期的越野车压出来的路

珠峰的第一眼,差一点就可以看到日照金山了,旁边还是有云层,且相机是渣渣的卡片机

珠峰大本营

第二天的日出,可以说运气还不错,这就是绝命海拔电影画面的珠峰顶峰,那么近,那么美,据说从中国登山,需要30万的登山费,尼泊尔需要五万登山费,要写遗书才能登山,我只想看看……

珠峰牛头旅馆就是我们在大本营的落脚点,老板叫多吉,20来岁,挺腼腆的,会唱歌,属于小鲜肉的,可以调戏。
其他两家是随便拍的,有需要的朋友记一下号码,这里只有移动的才会有信号,要发朋友圈装逼的,记得换移动卡

别人刚到,而我们即将要离开

骑行者,只有羡慕,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时间

本篇游记共含7217个文字,20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感谢楼主的分享,支持了
麻烦帮我的真人兽点点赞好么,谢谢啊~ http://www.mafengwo.cn/show/add/  第一页有两张 ,
ID:慧慧家的睡猫,再次感谢

2016-03-01 14:27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03-01 16:25

引用 左边的猫右 发表于 2016-03-01 16:25:25 的回复: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回复左边的猫右:有,先传图,然后在编辑文字,去回来有一年多了,才想起写游记

2016-03-01 19:48

2016-03-01 23:10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03-07 09:51
相关目的地:   拉萨   西藏   青海
1206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