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走单骑】第23天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4-05-05
  • 出行天数/9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7RMB

D23

路程:37km(总1480km),海拔:2390m,此刻温度:17度 
开销:早餐:五个馒头(不太大)+三个鸡蛋+一碗稀饭=9元、水(8元)、烟(10元)、午饭:两包压缩饼干+大饼(昨天剩的最后一个)、晚餐:米饭,总27元。
晚上:露营(第十四天)。
时间:2014年05月05日 20:28

声明:路程、海拔以入住地点的为准,温度为发布动态时的当地当时温度。时间为发布动态时的当时时间。其中海拔、温度为所带手表所测,仅供参考


早上九点从察瓦龙出发不久便到了分叉路口(一边是察隅,一边是左贡),来之前丙中洛青旅老板告诉我们察隅被大雪封山了,我们心存侥幸,来到察瓦龙当地人也说封山了过不去,但到路口我们依然难以决定到底往哪边走。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去察隅,谁知被一藏族大哥拦住说那边过不去,我开始动摇,坐下来想了一会儿决定往左贡走;他依然决定去察隅,于是我们便分道扬镳。

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半只骑了37km。

可能昨晚前货架就不行了,今天刚出门前货架就断了,只好用两根绳子绑住拉到车头上,不知能不能坚持到左贡

徒步推车爬坡21公里,到达垭口(垭口海拔3410m,当时温度:19度,下雨,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半)时已是下午四点半,距离垭口不到一公里下起了雨。

由于东西太重,推着爬坡比骑着更累,但无法骑行,路面全是小石子,后轮打滑。

山下问一大哥去左贡路怎么样,他说好走。

后来发现淳朴的藏族大哥说得好走就是畅通。

那张山路十八弯的照片只是爬到一般(后面的路由于树枝遮挡无法拍照),后来感觉不行了,推也推不动了,问下山一大哥:到山顶还有多少公里?大哥说:我也不知道,骑摩托车大概一个小时。直接崩溃,但还得继续爬。

到垭口时虽然下起了雨但还是坐那抽了根烟看了看远处的雪山。

“下坡”绝对是个美好的词,但在这不是,专业的名词叫“搓衣板路”,加上大风和小雨,虽然穿了冲锋衣但依然冷的发抖,手捏刹车捏的抽筋却不敢松开,下坡时速不到十公里。而且一定要紧靠山体(虽然靠左),靠右(悬崖边)的话说不定突然一阵大风便有可能将你连人带车吹下去。

计划好的丙察察被大雪变成了丙察左,今天(不知明天如何)这一段路只能用“刺激”来安抚自己,好像“煎熬”更能表达心情,但我想最合适的词应该时“难忘”,注定要在我整个骑行中留下一笔(虽然不知后面路况)。

已下到最地处,又要爬坡,实在没力气了。便坐在路边打磨时间,等天黑了再扎帐篷(没有隐蔽的地方)做饭。

峡谷风好大,唯一好的一点是雨不下了。

我的身体没有半点感觉 
即使你将我拥抱
我也不懂什么叫温暖 
那冰冷的雨、孤独的月 
以及你的微笑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你未将爱赋予给我 
我无法感知这一切 
你给我插上翅膀 
我却不懂如何飞翔,就像 
你不懂如何安慰却
想让我停止哭泣 

外面越荒凉,我的情绪越高昂,这一点无从例外。 

信号时有时无,这不知位置与名称的峡谷,晚安2014年05月05日 20:28

详细内容,请关注微信公共号浪子亮:TheStrayFarAway,或直接扫描二维码

【千里走单骑】第23天

D23

路程:37km(总1480km),海拔:2390m,此刻温度:17度 
开销:早餐:五个馒头(不太大)+三个鸡蛋+一碗稀饭=9元、水(8元)、烟(10元)、午饭:两包压缩饼干+大饼(昨天剩的最后一个)、晚餐:米饭,总27元。
晚上:露营(第十四天)。
时间:2014年05月05日 20:28

声明:路程、海拔以入住地点的为准,温度为发布动态时的当地当时温度。时间为发布动态时的当时时间。其中海拔、温度为所带手表所测,仅供参考


早上九点从察瓦龙出发不久便到了分叉路口(一边是察隅,一边是左贡),来之前丙中洛青旅老板告诉我们察隅被大雪封山了,我们心存侥幸,来到察瓦龙当地人也说封山了过不去,但到路口我们依然难以决定到底往哪边走。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去察隅,谁知被一藏族大哥拦住说那边过不去,我开始动摇,坐下来想了一会儿决定往左贡走;他依然决定去察隅,于是我们便分道扬镳。

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半只骑了37km。

可能昨晚前货架就不行了,今天刚出门前货架就断了,只好用两根绳子绑住拉到车头上,不知能不能坚持到左贡

徒步推车爬坡21公里,到达垭口(垭口海拔3410m,当时温度:19度,下雨,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半)时已是下午四点半,距离垭口不到一公里下起了雨。

由于东西太重,推着爬坡比骑着更累,但无法骑行,路面全是小石子,后轮打滑。

山下问一大哥去左贡路怎么样,他说好走。

后来发现淳朴的藏族大哥说得好走就是畅通。

那张山路十八弯的照片只是爬到一般(后面的路由于树枝遮挡无法拍照),后来感觉不行了,推也推不动了,问下山一大哥:到山顶还有多少公里?大哥说:我也不知道,骑摩托车大概一个小时。直接崩溃,但还得继续爬。

到垭口时虽然下起了雨但还是坐那抽了根烟看了看远处的雪山。

“下坡”绝对是个美好的词,但在这不是,专业的名词叫“搓衣板路”,加上大风和小雨,虽然穿了冲锋衣但依然冷的发抖,手捏刹车捏的抽筋却不敢松开,下坡时速不到十公里。而且一定要紧靠山体(虽然靠左),靠右(悬崖边)的话说不定突然一阵大风便有可能将你连人带车吹下去。

计划好的丙察察被大雪变成了丙察左,今天(不知明天如何)这一段路只能用“刺激”来安抚自己,好像“煎熬”更能表达心情,但我想最合适的词应该时“难忘”,注定要在我整个骑行中留下一笔(虽然不知后面路况)。

已下到最地处,又要爬坡,实在没力气了。便坐在路边打磨时间,等天黑了再扎帐篷(没有隐蔽的地方)做饭。

峡谷风好大,唯一好的一点是雨不下了。

我的身体没有半点感觉 
即使你将我拥抱
我也不懂什么叫温暖 
那冰冷的雨、孤独的月 
以及你的微笑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你未将爱赋予给我 
我无法感知这一切 
你给我插上翅膀 
我却不懂如何飞翔,就像 
你不懂如何安慰却
想让我停止哭泣 

外面越荒凉,我的情绪越高昂,这一点无从例外。 

信号时有时无,这不知位置与名称的峡谷,晚安2014年05月05日 20:28

详细内容,请关注微信公共号浪子亮:TheStrayFarAway,或直接扫描二维码

本篇游记共含2560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03-02 14:32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3-07 12: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