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去泥泊尔登山——布恩小环线四日

  • 出发时间/2014-04-07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6000RMB

泥泊尔之行是2014年4月的事了,回国后冗事繁杂,一直没有写成游记。直到2015年4月泥泊尔发生了8.1级地震,加德满都的世界遗产地遭到毁灭性破坏,才惊觉因为没有及时记录,好些东西已然淡忘。只是因为两年来老公不时提起徒步布恩小环线四天行程的感触,使我对11天泥泊尔之行中这4天的记忆最为鲜活,才决心不管多忙,一定要把这段经历的感受记录下来。

行前准备

一、签证:先在淘宝上搜索了一遍,签证条件很简单,护照+照片两张,价位从50元到450元不等。一天,偶然走在昆明街头看到一家旅行社,进去咨询了一下,收费400元/人,一周左右的时间办好送上门,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在网上反复比较价格、信誉常常让我抓狂,在这家坐商只需要10钟时间就能办完手续,而且更让人放心,就在那办了签证。
二、机票:昆明加德满都,东航MU757,14:25。加德满都昆明,东航MU758,16:10。提前了一个月订票,拿到了那一时段最优惠的票价,往返每人2050元(含燃油费、税)。
三、酒店:为了不在第一天抵达泥泊尔时就费神到处找住处,就在携程旅行网预订了加德满都的 Hotel Holy Himalaya(圣喜马拉雅酒店),CNY274位于加德满都老城泰米尔区(Thamel),在老城算是中等偏上的酒店,干净舒适,保证每天都能洗上热水澡,在经常停电的尼泊尔,这种选择是必要的,特别是后面经历了几家无热水可用的苦境后,更觉这一家的条件真是不错。
四、登山用品:为了保障完成登山计划,从网上订购了登山杖,为我的关节病痛准备了大量止痛膏药。
五、保险:每次自由行,我觉得都有必要花不多的一点钱(本次只花了每人45元)买一份保障。

行程

1day:  昆明——泥泊尔。
2day: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泥泊尔旅游局办理登山证。买好到博卡拉的长途客车票。
3day:  加德满都——博卡拉
4day--7day: 登Poon Hill小环线四天。
8day :  博卡拉——加德满都
9day:  巴德冈、帕坦杜巴广场。
10day :  泥泊尔——昆明

办理登山证

登山证:mountaineering  licence.加都的ACAP办公室新地址是Nepal Tourism Board Building Complex premises at Pradarshani Marg, Bhrikutimandup, Kathmandu。就在Tundlkhel广场的东面,很好找,有2个证要办,一个是Trekking Permit(登山许可证),NRP2000+2张照片;另一个是TIMS (Trekker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徒步游客信息管理系统) ,NRP1500+2张照片,TIMS会登记你的基本资料,包括trekking area/route,entry/exit date ,紧急联络电话等。

办证时最好准备好泥泊尔卢比(NRP),我办TIMS证时,NRP不够了,只好用美元,结果两个TIMS证花了50美元,因为办事员看我英语不好,就装佯不找补,我也没办法理论,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看来职务腐败也不只是在咱国家有。

不过客观地说,泥泊尔登山管理非常高效,而且成本低廉。在加德满都旅游局办理登山许可的办理处,只有5、6个工作人员在审核办证,在南崖铺进山和出山的通道口设了二个检查站,一个检查登山证,一个进山登记、出山注消R的TIMS。办证加4天的行程,我总共见过7、8个管理人员。泥泊尔旅游管理局不知用了哪些招数,让大家都非常遵守规定,比如,出山的那天,刚走到公路上就搭上了当地人座的短程客车,售票的小伙子只向搭车的6位登山者拿了登山证,人不用下车,就他自己下车到出山检查站注消登山者的进山信息,检查站的人也不上车检查。一年数万人的登山者,就是这样举重若轻地完成了收费和管理。佩服!

poon hill小环线四天行程

1d:Pokhara-taxi-Nayapul(1070m)-Birethanti(1025m)-
Hile/Tikhedunga(1480m)
2d:Tikhedunga(1480m)-Ulleri(1960m)-Bathanti(2210m)-
Nangge Thanti(2430m)-Ghorepani(2860m)
3d:Ghorepani(2860m)-PoonHill(3200m)-Ghrepani(2860m)-
Ban Thanti(3180m)-Tadapani(2630m)
4d:Tadapani(2630m)-Ghandruk(1940m)-Kimche(1640m)-
SyauliBazar(1220m)-Birethanti (1025m)- Nayapul (1070m)-Pokhara

登山掠影

2014年4月初的一天,背着我们的全部装备,从尼泊尔北部小城博卡拉(Pokhara)打的到了登山的起点,海拨1060米的南崖铺(Nayapul)。站在吊桥上,抬起手挥了挥,面对即将开启的无向导,无背夫的Poon Hill四日徒步,油然升起一股豪迈之情。

路边设立的徒步游客信息检查站,每个游客在此登记进山日期或注销出山时间。

进山前三岔路口的指示牌。

走不多远就到了登山证检查站。

路边的小旅店打扮的漂亮舒适。

过了登山检查站后,要走一段长约4—5公里的沙石路。

山民原始的运输方式,这里的大部分山民仍很贫穷,不是家家都能用车或马驮运物品的。

迎面开来一辆吉普车,不但车内座满了人,车顶上居然也座了7、8个当地人,见到我们还热情地挥手,单纯快乐的心情很能感染人。

入山后的这段路景色平淡,植被也不是很茂密,好在路旁的一条河流,让人感到一丝清凉,一条小瀑布,点缀出一些风景。

登上用青石堆砌的山路,路边的树林渐渐浓密起来。

第一天的行程很辛苦,特别是到达Tikhedunga前的一段,沿着徒峭的青石路一直盘旋而上。

在一棵大树旁放下背包,小憩一下,蓄积力量,继续攀登。

第一天,到达海拔1480m的Tikhedunga时已是傍晚5点左右,疲累不堪,直接走进村口的第一家旅店,迎接我们的正是在最徒峭的一段路上,给我指路的帅气的泥泊尔小伙子,当时他的友善和微笑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再见就如朋友一样,当然就投宿在他家。要了一间可以看到鱼尾峰一角的房间,房间虽然很小,只放得下窄窄的两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子,但却干净清爽,白底淡红花色的被褥、热闹的红花窗帘,简单温馨。

推开窗子,透过眼前翠绿的两山之间的缝隙,一座巍峨的雪峰晶莹耀眼,勾人魂魄。

美美地冲了个热水澡,吃了山区旅店几乎是标准化供应的晚餐,花色品种有限,口味差强人意,吃饱了事。早早就寝,一夜无梦。

第二天7点,我们就出发了。石阶一路向上延伸,建在山坡上明艳的兰色民居与明朗的蓝天融为一体,煞是好看。

屋前插着泥泊尔国旗,迎风飘扬。
尼泊尔国旗是最特别的,它的外形由上小下大、上下相叠的两个三角形组成,是世界上唯一的非矩形的国旗。旗面为红色,旗边为蓝色。红色是国花红杜鹃的颜色,蓝色代表和平。上面的三角形旗中是白色弯月、星图案,代表皇室;太阳和月亮图案代表尼泊尔人民期盼国家象日月一样长存的美好愿望。两个旗角表示喜马拉雅山脉的两个山峰。

一路上,可以看到背夫背着登山者沉重的行李,但走的比我们快多了,有的背夫脚上居然就随随便便地穿着拖鞋,身体超级棒。这些成队的背夫一般走的都是ABC环线或更远的线路,需要10多天或更多天,很辛苦,挣钱不易呀。

登山者和他们的背夫。

登山是身体劳顿,精神愉悦的体验。山野景物总会让人停下疲累的双脚,欣赏欣赏。

随着海拔超过2000米,大树杜鹃越来越多,这一段路因为海拔还不够高,所以气温较高,杜鹃已过了盛花期,偶见几棵树上娇艳的红杜鹃花还挂在枝头,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穿过一片茂密的大树杜鹃林,遒劲光秃的枝干上长着斑驳的青苔,默默述说着这些大树经历的悠悠岁月,明亮的阳光洒进树木,光影迷离。如果天色昏暗,路边张牙舞爪的树枝肯定象极了魔鬼伸向游人的枯爪,情境一定很恐怖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最轻松的,不到下午4点就到达了海拨2860m的住宿地Ghorepani。这里的山坳有一片不小的缓坡,建有十多家客栈,算是规模比较大的接待点了。我们到达的时候,到处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登山者的身影,我们很高兴能先于其它登山者到达,可以好好挑一家中意的旅店住下来。待安置妥当,座在餐厅,一边等待晚餐,一边看着石阶下越来越多的登山者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鱼贯而来时,我们想,一会这间餐厅立马就会热闹起来,不同肤色的人将欢聚一堂。人群渐行渐近,却不见人分流到各家客栈,只是一直沿着我们旅店旁边的石阶继续攀登,三个,五个,十个,最后,几乎所有人都是继续向上爬去。我越看,心里越起疑,这里是Ghorepani吗?我忙向店主询问,再次得到明确的答复。可是,那么多人为什么不停下来找住处?店主有些黯然,说原来住宿点就在这里,后来,在山坡上看得到雪山的地方又建了一处,这里在淡季就少有人光顾了。我着急地问,那我们明早看日出是不是比住在山坡要走更长一段路,两个人在漆黑的夜晚爬山,想想都很恐怖。店主连比带画地安抚我们,说山上和山下到观景点走的路是一样的,都要走半个多小时,只不过他们走的路平一些、宽一些,而我们要从酒店后面的一条羊肠小道攀爬上去,在山门处汇合,上山的路很安全的,不会出事。

白天还很热,晚上气温降得很低。近20间客户的旅店就住着我们两口子,栖栖遑遑、冷冷清清的。主人都懒得布置床铺,让自己去取被褥。我们一人拿了两床被子,睡得暖暖的,庆幸没有上山去扎窝子,否则可不会有象家一样的待遇,想干嘛干嘛。

凌晨5点,穿上厚厚的衣服,走出旅店,屋外仍是沉沉黑夜。打着手电沿着旅店后面通往观赏安娜普尔纳群峰观景平台的上山小路向上攀登,凹凸不平的小路仅容一人行走,山坡上长满了灌木,在星光下黑黝黝的一团团、一丛丛,四周万籁俱寂,只听得到我们两人用力攀爬发出的“㲄㲄”的脚步声,和“呼呼”的喘气声。爬到山腰的开阔处,背靠山上突出来的石块停下来休息,眼前布满了星星的天幕,一下子呈现在眼前,因为没有月亮,群星明亮闪耀,银河璀灿,这样迷人的夜空,真是久违了!不知从何时起,在我生活的昆明,别说看到银河,就是看到明亮的星空,都成了一种奢侈。我兴奋地凝视着美丽的星空,感觉星星正纷纷向我飞来,竟忘记了刚才漆黑空寂的大山带来的恐惧感。

视线真不舍得离开星星呀,但必须赶在日出前爬到山顶,只得又面对大山奋力攀登。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几点移动的光影越来越近,我们兴奋了起来,知道马上就要和住在山上的大队游客汇合了。到了山门,买了门票(忘了多少钱了),立即汇入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不再孤独,不再害怕,只担心爬慢了看不到日照金山。身边不时有几位高大的西方壮汉,一手一支登山杖,从我身边嗖嗖地呼啸而过,激励着我加快脚步。天边慢慢露出鱼肚白,继而红晕渲染得天空越来越红,红彤彤的太阳一点一点露出了笑脸,把金色的光芒一寸寸撒向了雪峰。

造化钟神秀。身临其境,能体会造物主的伟大。两天翻山越岭,腰腿酸痛,在这一刻全部得到了补偿。

不,是得到了更多的回馈。

我唯有双手合十,微闭双目,面对雪山,虔诚感谢:NAMASTE!

山坡上杜鹃花正开得火红,灿灿如一片霞蔚,在雪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艳。

红杜鹃是泥泊尔山区非常常见的植物,是泥泊尔的国花,象征吉祥平安。

这里就是我们没到达的建在山坡上,看得到风景的Ghorepani。

由于海拨高差较大,以及山区早晚气温较低的气候特点,常常是一日过四季,早晨还是冬装,上午变成秋装,正午就可能是夏装了。从观景台下来不到2个小时,厚厚的冬装就换成了夏装。

有志登山顶,无志站山脚。登高望远方,豪情满胸怀。

四天徒步中最华彩的篇章翻了过去,回程的环线就少了期待。第三天大多数时候,只是心无旁骛,机械地迈动两支脚,奋力翻越起伏的山峦,刚刚征服了一座山峰,放眼前头还有一座山,最后,甚至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什么时候才是头。天已昏黄,终于看到了Tadapani,不大的服务区已是熙熙攘攘,容不得挑选和犹豫,赶快订下了一间房,虽然简陋到除了两张床就什么也没有,而且被褥的颜色十分可疑,不知沾染了几多游客的汗水,但看到比我们晚十多分钟到达的人已难觅住处,只能在昏黑的山路上继续行走2小时或更远才能找到住处时,才略感宽慰,毕竟在夜晚寒冷的山区,有一处遮风避雨的陋屋放平疲惫的身躯已是幸福。

住地手绘的一张徒步线路图,我们走的仅是左边的一小圈。

Tadapani的小商品街。

早晨6点不到,急忙跑到观景台看鱼尾峰日出,遗憾的是云层太厚,薄雾遮掩,只有看到朦朦胧胧的鱼尾峰,不过还是可以看到象鱼尾一样分叉的两个峰头。

旅店客人太多,我们等不得店家慢慢地做早点,只吃了几块饼干就上路了。

穿过茂密寂静的大树杜鹃林,早晨阳光投射在树干上,形成斑驳陆离的光影,很惊艳。

已是最后半天的行程,在半山处浓雾隐藏了远处的山峰,景物一片混沌,没有行人的脚步,没有虫呜鸟叫,四周安静极了。座下来,深深吸进一口风雨欲来前湿润的空气,放松放松疲累的身躯,惬意地享受身心即将融化在宁静中的奇妙感受。

民和她的住房,面对镜头的笑友好诚挚。

山上的生活物资全靠马帮运送。

非常喜欢这种就地取材,用石块垒建的房屋和房前屋后蓬勃生长的植物,返璞归真。

下山的路对我的膝关节更是一种考验。

着盛装的山民走亲戚赴宴。

再见,poon hill  !

登山随感

一、
我喜欢爬山。
生为云南人,出门即大山,经常爬山本不稀奇。
但为什么不说是登山,说来惭愧,因为我爬山的海拔从没有超过4700米,最高就到了玉龙雪山4680米的观景台,仰望近在咫尺、海拔5596米的雪峰。
但我自诩是爱爬山的人。
我爬过一些有名的山:道教名山青城山,佛教名山鸡足山,世界地质公园苍山,滇中最高峰轿子雪山。
我爬过泰山,玉皇顶海拔不过1532米;黄山莲花峰海拔不过1864米;华山南峰海拔不过2154米。
我经常在周未,随意爬上昆明城郊的西山、长虫山、宝珠山、呼马山这些并不有名的山,随随便便海拔都在2200米以上。

但我仅仅算是喜欢爬爬山的人而已。
我崇拜云南的登山牛人金飞豹,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七大洲最高峰,南、北两极点展示奥运旗帜的探险家。
对于真正的登山者的壮举,我虽身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当年青的骨科医生拿着我左膝关节的x光片,仔细研究了一会儿,郑重地说:你不能再爬山了!他指着x光片告诉我,“你的膝关节软骨已明显磨损、塌陷,如果不节约着用,要不了几年,你的关节就失灵了。”
可是,我喜欢爬山,我告诉医生。
然后我对自己说,没关系,在关节失灵以前,一样可以去爬山。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在我国的西部有一个叫尼泊尔的邻国,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北邻中国西藏自治区,与我们共享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尼泊尔称萨加玛塔峰),而且最让人神往的是,世界10大高峰就有8个在其国境内。尼泊尔,尼语就是指喜马拉雅脚下的家园。
这是怎样一个国度?既拥有壮丽的雪峰,又生活着对宗教虔诚信仰的民众,充满神秘,引人无限遐想。
拿着医生的诊断报告单,不再犹豫、彷徨,我不想座等医生的预言,失去追逐登山者足迹的机会。

现在就走,到泥泊尔去。
我直接拨通了航空票务公司的电话,预订了一个月后昆明直飞加德满都的往返机票。

“因为山在那里!”——1924年,英国登山家George Mallory回答《纽约时报》“你为什么要攀登珠峰”时说的一句话。
从此,登山者不需再想为什么要去登山的理由,以及回答登山如何崇高、伟大的意义,只需或潇洒地、或深沉地、或轻描淡写地重复经典语录:
因为山在那里。

感谢丈夫的鼓励和支持,虽然我们不再年轻,都已过了知天命之年,我们仍然决定挑战自我,不请背夫,不请向导,夫妻两人独立走完了四天的登山之旅。

尼泊尔登山回来了,我很感谢医生下的诊断。
如果没有医生的结论,我至今可能还在羡慕到过泥泊尔登山的朋友,遥想未来的一天,我也能站在安娜普尔纳雪峰的前面,沐浴在雪峰反射过来的太阳光芒中,一脸沉醉。

现在,有照为证,站在那,洋溢着幸福笑脸的,是我们。

二、
登山很累,嘴的功能主要是满足大口的喘气,说话的功能暂时退居二线了,但大脑却不甘寂寞,路途漫漫,一个问题尽可以在大脑里回转盘旋,展开否定之否定的自我博弈,这是我克服长时间登山产生绝望感的有益尝试。例如我对“游客与背夫”的带有哲学意味的思辨就有点意思:

路遇一队登山者和他们的背夫,看到一边是洋人们悠闲自得徒手登山,一边是民工背负沉重的行李艰难随行,一边是高贵的昂首挺胸,一边是卑微的弓腰屈膝,一边是生活富足的志得意满,一边是为了生存的艰苦劳作,我的第一反应是一种愤愤不平,为这种强烈的反差唏嘘感叹:同样生而为人,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的有钱人就获得了廉价雇佣东方山区穷人的权力,世界如此不平等。上苍为什么一方面很厚爱泥泊尔,把它放在世界之颠,让它拥有壮美的世界高峰,但又似乎太冷漠泥泊尔,它的人民生活清贫艰辛,不得不用原始的体力劳动换取仅是温饱的生活。

走了一段路大脑又蹦出另外的思路:如果没有上苍赐予的独特的风光,怎么能吸引来众多的登山者,如果没有有钱人的闲情逸致,山民不是又少了一个谋生的方式,会更贫穷?毕竟生存才是第一重要的。

走了一程又想一想,也许平等和尊严的含义并不是我表面看到的那样,换一个角度看,有钱的人到世界屋脊挑战身体极限,追求精神升华,可他也得请当地人帮助把装备运送上山,背夫付出了劳动,获取报酬,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价值交换,随行就市,在这里可能与资本主义的弱肉强食挂不上勾,所以谈不上谁幸与请不幸,请高贵或是请卑贱,在上苍的眼里,也许他们的人生具有同样的价值。

再想一想,我心中的不平和感慨,是不是来源我原有的对西方殖民者思维定势和偏见?世界是我看到的这样,但不一定是我所想到的那样。

突然想到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我想那么多,纯属无事找抽。

后来再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仿佛进入了佛的境界:看到徒手的游客我欢喜,他可能正在实现人生的梦想;看到背负沉重行李的背夫我欢喜,他付出了劳动,使自己能够尊严地生活在故乡的土地上。

呵呵,路就这样被一点点走完了。

三、
在Poon hill山区,大约每走2-3个小时就会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建有旅馆,旅馆的外观都统一刷成天蓝色,很漂亮。每一家旅馆都是家庭性的经营方式,餐厅菜单都是基本一样的,做出来的味道也基本相同,收费也差不多,口味虽然不好,但卫生安全是可以保障的。整个徒步区域秩序井然,公共卫生状况良好,没有遍地垃圾的现象,也不见戴红袖套的管理人,特别是卫生间,不管是路旁的,店内的,设施虽然简陋,但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我们的旅游区与之相比,真是汗颜。

作为不发达国家,泥泊尔是怎样做到的,百度后,查阅到这一切得益于安娜普娜管理委员会(ACAP)多年来的引导和管理,ACAP从属于非政府组织马亨德拉国王自然保护基金会(KMTNC),有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在这里服务,从1986年开始他们为保护安娜普娜地区的环境与可持续的社会发展在努力工作。

现在泥泊尔徒步登山已成为世界级的旅游名牌,吸引着全球的登山爱好者峰拥而至,带动了和与之相关的旅游业发展,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是保护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旅游业典范,对国内的类似旅游区应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范例,对于热爱环保的我来说,对这种发展模式特别点赞。

安娜普尔纳山区成功的旅游开发说明,仅依靠修建公路,缆车吸引大量旅客速成式地观光并不是发展旅游业的不二法门,关键还在于要着力规划有特色的旅游线路和旅游服务,尽可能保持整个登山区域的原生态。这种做法才是着眼长远的明智之举,因为从旅游者的心理层面来讲,到此登山必定要经过艰苦的几天至十数天的跋涉,才能一睹雪峰的壮美,这种深度游的心理感受与坐汽车、缆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观赏到景观的速食型旅游完全不一样;另一方面从旅游业态来讲,能让旅游者较长时间在此逗留形成消费,拉长旅游产业链,增加收入,更有利于改善居民的贫困状况,是环境友好的,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路上的故事

异域童真

加德满都博卡拉的客车,我们座了个好位子,在驾驶仓后的第一排,视线不错,一路观赏迎面而来的各式客货车是一件赏心乐事。每辆车特别是货车和短途客车,都经过主人的精心装饰,车身涂抹得大红大绿,塑料的花花草草几乎挂满前车窗,仅留下驾驶员眼前一小片窗子,俨然就是机动的大蓬车,仿佛车一停下来,就会走下载歌载舞的人群。我们的邻座是三个男孩和他们的父亲,孩子年龄在6到12岁左右。最小的孩子特别调皮,从不象他的哥哥一样安份地座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断在他们家的两排座位上折腾,一会爬向前排,一会窜到后排,捅一下这个哥哥一拳,踢一下那个哥哥一脚,被两个哥哥回击后又嗷嗷大哭。这个孩子长得虎头虎脑,微微下陷、黑油油的一双大眼睛上扑闪着弯弯、长长的睫毛,很是可爱,他的两个哥却长的眉清目秀,行为举止安安静静的。热闹的一家人把我们的眼光从车窗外吸引了回来,我和先生饶有趣味地看着兄弟们打闹,看他们的父亲有耐心地,好脾气地不停地调和、安抚几个孩子,摸摸被打孩子的头,抚抚被踢孩子的肩,抱过哭闹的小儿子,并不断用手势告诫儿子们,这是在公共交通上,不能大声喧哗。待打闹消停一点后,小毛头发现盯着他们看的人跟他们长得不一样,便不时地偷眼看我们,我便乘机和他打召呼,"How are you",他不说话,笑着把脸藏到了父亲的怀里,父亲只好替他和我们打招呼:Nmaste。我征得他们父亲的同意,把从国内带去的“猫多狸”(一种酸角糖,酸酸甜甜的,吃着不容易晕车反胃)分给他们几颗,他们好奇地撕开糖衣尝了尝,然后开心地吃了起来,还快活地小声地交流了几句话。我见他们喜欢,又一人分发了几颗给他们,这次他们全对我们报以微笑致谢。先生用用眼神和手势逗弄着孩子们,孩子们立即活跃了起来,叽叽喳喳地争相和我们说话,虽然语言不通,鸡对鸭讲,但彼此都开心不已,气氛温馨,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他们就要在中途的一个小镇下车了。车停靠到车站上,父亲召呼孩子们下车,我先生也站起来想帮忙递一下他们的东西,就在这时,小毛头突然用双手紧紧抱住了先生的双腿,头依偎在先生的腿上,睫毛上立马挂上了几颗晶莹的泪珠,嘴内喃喃自语,恋恋不舍的,看到小毛头纯真感情的自然流露,我也不觉眼眶湿润了。车开动了,站在车站上的小毛头高高抬起手朝着我们挥动几下,但又似乎不想让我们看到他即将就要流出来的眼泪,很快把头别了过去。我的心灵被深深地震动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已习惯了对陌生人的小心提防和冷漠,这孩子的赤子之心,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是不是真感情,旅行后你就知道了

在旅行中,友情可能升华成爱情,爱情也可能分崩离析。
我的膝关节不好,走得较慢,每天都走得很早,而且我除午饭时,基本不停下休息,所以在登山的四天里,我们和两对年青人不时交错相遇,每次碰面时总会聊上几句。

一对年青人来自马来西亚,华裔,一口流利的汉语。女孩长得娇小瘦弱,眉目清秀,手提一个小水杯,跟在背夫后面轻轻巧巧地迈着步子,男孩个头不高,神情腼腆,背着不大的双肩包,一般不主动和我们说话,在路上碰到几次后,我看他们不是很亲密的样子,就八卦地打听,是不是小恋人相携而行啦,女孩却大方地告诉我,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结伴来登山的。然而登山四天,同行、同吃、同住,按我们这一代人的逻辑思维,男女以这种方式结伴的,不管以前是怎样的关系,双方也必定有良好的愿望——成为神仙眷侣,四天的时间,经过了艰苦的攀登、吃过不合口味的饮食,一起住在副仄的小旅店,欣赏了壮丽的雪峰,足够发生一段美妙的情感。可惜,我们的一箱情愿的祝福没能兑现,回到加德满都后,我们与小女孩在巴德冈重蓬,惊喜相拥后,我四处张望,没见到小伙子,忙打听,姑娘淡淡地说,我们没在一起玩,他和另外的朋友在一起。听罢,我十分怅然,不知姑娘与小伙子在旅程中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使他们不能继续携手而行。难怪,有人说旅行是情感的试金石,如果一起旅行,结束时彼此还不感到讨厌,那么就可以考虑结为伴侣。

登山的第一天傍晚,在爬了一段长长的陡坡到了一个平台稍事休息时,另一对正在休息的年青人看到我们自己背着背包,没有向导、背夫跟从,就主动地向我们问好,并向我们表示敬意。因为他们也没有请向导或背夫,共同的选择使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一下子就缩短了,我们很赞赏年青人无所畏惧走天下的精神,他们则很敬佩我们年过半百看世界的勇气。高高大大,憨厚诚恳的小伙子来自马来西亚,华裔,独自一人到泥泊尔休假,而长的小巧玲珑,皮肤白晰,有着湾湾的眼睛和微笑的嘴角的女孩来自深圳,在间隔年独自四处旅行已经半年时间。两人相识相遇在博卡拉,男孩是计划好来登山的,而女孩是随心而行,并无登山的准备,在男孩的激励下才来登山的。随着海拔的增高,早晨的气温变得很凉,我看到女孩仍然穿着单薄的夏衫,关切地让她多穿一点,以免着凉,女孩不好意思地一笑,说一路走来都是热带亚热带的国家,就没有带厚实的衣服。我不无担忧地说,明早到安娜普尔纳观景点海拔近3500米,凌晨很冷的,没衣服会冻坏的。女孩自信地说,不怕,年青,抗得住。在欣赏日照金山的人群中,我们又相遇了,女孩穿着男孩大大的外套,依偎在男孩胸前,脸颊冻得红红的,双眸神采飞扬,两人俨然就是一对温馨甜蜜的小情侣。我和老公悄悄地说,有雪山为证,这对异国青年一定会成就美好的情缘。

全文结束。

本篇游记共含10294个文字,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3-02 15: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说走就走,人生少留遗憾。

2016-03-02 16:0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3-02 19:34

2016-03-03 01:00

2016-03-06 23:32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03-07 01:01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03-07 13:5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引用 威尼斯大Q 发表于 2016-03-07 01:01:13 的回复: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回复威尼斯大Q:谢谢。
是的,自从写游记,我感觉游行的视觉更开阔了,旅行变得更有深度,更有趣味。

2016-03-08 12:2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