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说走就走,南中国漫游 (更新至3月22日)

写在出发前的话

        而立之年不期而至,人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总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也许是真实的自己对往日浑噩度日的反击,也许是自由的灵魂对密如织网般束缚的一次挣扎。总之,在二零一六年的开始,我想到了应该让这一年过的不平凡。
        对自由的向往,应该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喜欢把自己圈养在灰色的小盒里吧?大多数人每天生活在各式各样的小盒里,多半也是因为迫不得已,要不,一封离职信,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竟能激起这么多人的共鸣。一句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几乎可以作为行者的座右铭了。
        最近总是关注一些旅行者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们的,我记得以前的我,几乎就快认同圈养般的生活了,怎么现在也开始信仰诗和远方。我父母应该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我的心里埋下了一颗行者的种子,记得那时小学毕业,父亲跑大车养家,那一年我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长途旅行,从乌鲁木齐宁波,那时的我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大卡车里,看着外面不断变化的风景。行者的灵魂不断的透过车窗,随着空气和阳光,在我心中播下了种子。
        至于这颗种子什么时候苏醒的,大概和我喜欢上摄影有关。透过镜头,我看到了自己平时没有注意过的世界。平日里的平常,其实都包含着许多的不平常,正等着我去发觉。摄影为我打开了一扇重新观察世界的门,我迈了出去,便发现了门外的种种精彩。于是我在这个世界里不断地走,不断的看,仿佛是新生婴儿般。从生活的小区周边,到整个城市,在到城市周边,我的活动范围不断的扩大。直到有一天,我发觉我的腿不够用了,于是,我学会了驾驶。
       后来,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个伙伴,我叫它,大白,我的SUV。大白已经陪伴我走了两万公里的路了,我跟它一起在海边看过夕阳,一起在山里穿行,一起在烂路上坚强的行走,一起在高速公路上驰骋。单反和大白,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旅行也成为了生活的习惯。渐渐的,我明白了,之前埋在我心里的那颗种子,已经发芽了,它就是行者梦。
        我的父母,同样是自驾旅行的玩家。虽然年龄在不断的老去,但是心态依然年轻。我要和他们一起活出个动静。
        二零一六,而立之年,将是我追逐梦想的起点,我毅然告别了我所熟悉的环境,走向心中那未知的远方。于是,我选择再次启程,在这春花烂漫之时,漫步于南国。带着家人,带着单反,带着大白。我们沿着行者前辈们走过的路,领悟无疆。

旅行者,
背上满满的行囊。
车轮的方向,
是梦想的方向。

旅行者,
迎着初升的太阳。
晨露还来不及退场,
阳光已轻抚脸庞。

旅行者,
走在离家的路上。
背影愈拉愈长,
融化在热情的夕阳。

旅行者,
守望寂静的夜空。
微微亮起的帐篷,
是家的灯光。
        
        PS,我会尽量每日更新游记,记录当天发生的故事。
        

启程首日 3月1日

        早在半月之前,我就已经忙忙碌碌的准备着。打包一些不便长途携带的东西,邮寄回家,装了满满一大箱。在办理物流的时候,物流小哥对我语重心长的说,你这箱子怕是保不住的,我默然的看看它,仿佛是在告别,说,“坏了就坏了吧”。大白,作为家里力气最大的,自然要多出点力,为它采购了一个车顶箱,安装了上去。仔细的瞅了瞅,帅多了。既然是长途旅行,作为最任劳任怨的大白,最应该被好好呵护,做了一次全面体检和保养。最后的最后就是告别了,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不要紧,我们可以用吃来代替。我们把伤感做在了饭里,消灭它,也就释然了。
        再见了,深圳,也许不会再见。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也许你会说,是我坐在你的对面,你却在玩手机。但是,和离开深圳的高速比起来,3小时的堵车实在是让人觉得这是最远的距离。繁华的城市渐行渐远,“欢迎再来深圳”的标语出现在眼前,这意味着我即将离开生活了四年的城市。随着106.2广播只剩下电波噪音,我明白了,那个城市已经落下了帷幕。我们向着海南的方向前行。
       在我们抵达海南之前,我们还要拜访粤西的几个城市,开平碉楼则是我们的第一站。 
        

        在我的理解开平碉楼的先民所作的事情,和我们南漂的人作的事情也差不多。他们是到海外打工,我们是在沿海打工,然后回家乡置业。虽说时代变了,我们走的道路却大致相同。
        立园已经被打扮的相当精致。我走过了穿越历史的小巷,走过了华丽的厅堂,走过了悠然安静的花园。历史就像书本上的浮灰,随着轻轻的翻页,跳跃在阳光中。

       这些建筑大约兴建于清末民初那段时间,大约100年前。那是一个最坏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好的年代。那时候的中国内忧外患,不少有志之士选择了向外看,东方文明和西方文化,在华夏土地上不断的碰撞,催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思想。碉楼它见证了那段时光,并将它们沉淀在自己的风格里,西方的立柱和东方的壁画,巧妙的融合,也并不突兀。那也是一个动荡的年代,碉楼的主人为了抵御匪患的侵袭,独特性的创造了碉楼这种集合居住,防御功能于一体的民间建筑。而如今,那时激烈的思想,大多只留在了纸上。动荡的社会已经远去,站在碉楼向下望,早已不见了土匪,只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和春忙的农民。碉楼,它依旧耸立着,守护着这片土地。

        看完碉楼,时间接近日落,在大白的旁边竟然停着这么个大家伙。它是从北方远道而来。

        我们告别了大家伙,沿着325国道继续向前,在路上,还是念念不忘那个房车,也许在我的行者梦里,还有一个房车梦。我们在日落之前赶到了恩平,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

漂洋过海 3月2日

       清晨的恩平,略显慵懒。阳光似乎还没有苏醒,稀稀疏疏的行人,不紧不慢的穿行在光影斑驳的街道。我们已经等不及这座城市恢复熙熙攘攘的活力,便收拾好行李,离开了。沿着325国道,我们驶向了下一个目的地,阳江南海一号博物馆。

        博物馆的造型像是一朵浪花,绽放在阳江海陵岛的海岸,它守护着一个国家级宝藏,揭开了一段失落的历史。南海一号沉船遗址正安详的躺在博物馆的水晶宫里,等着人们揭开面纱。南海一号的出现,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曾经海洋帝国,古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也随着它一起浮出水面,而阳江,也因为它获得了海上敦煌的美誉。

        站在高处的平台,俯视被钢架,钢板包围的南海一号。时光回转,我仿佛站在南宋的码头,南海一号正停靠在码头,海风拂过还未升起的帆,海鸥在船头船尾盘旋。一些穿着粗麻衣服的工人搬运着一袋袋的贵重货物。不远处一些穿着丝绸的商人,嬉笑着谈论着。阳光已然疲惫,顺着港口望向远处,炊烟缓慢的升起。吵杂的喧闹渐渐的宁静,南海一号,扬起帆,向着地平线,渐行渐远。然而,不知道它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也许是风暴,狂风卷起巨浪,平和的夜晚变得沸腾,它奋力的和狂暴的大海搏斗,最终筋疲力尽,沉入了海底。直到千年后的人们再次发现了它,它的富贵,它的不幸,以及一个强大帝国的海洋梦终于重见天日。

        漫步在沙滩,我不再思考南海一号的不幸是否是宿命,而是想起了诗人海子。不幸的事情交给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打点吧。生命如此短暂,只希望每天都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高速公路的旅途是相当无聊的,唯一能让人提起兴趣的就是猜身边驶过的车是从哪而来。在南方,如果遇到一个北方来的车,那想必是倍感亲切,如果遇到一个同为陕西的车,那感动的必然不能自已,一种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大白在高速上飞速奔跑,走着走着,便走到了沈海高速的尽头。我们已经走到了海南的对面,徐闻县。时间尚早,我们一致决定就在今天漂洋过海。从徐闻县到海南岛只有轮渡一种方式,所以,大白也可以舒舒服服的坐船出海了。

        巨大的轮渡船,慢慢的驶离港口。有晚霞相伴,这一天结束的足够浪漫。夜幕降临,我们来到了海口海南岛的旅途即将开始。

海南万里真吾乡 3月3日

        海南岛的第一缕阳光把我从梦中唤醒,海口这座城市,也渐渐变的清晰。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也没有太多的修饰。空气中夹杂着海洋的味道,海风也像孩子般,不断的和你捉迷藏,一会儿出现在这里,一会儿出现在那里。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回想起在青岛求学的那段时光。推开宿舍的门,站在阳台,海风扑面而来,也是这样的味道。
        海南岛在地理上,看似就像是雷州半岛的延续。就像是一位书法家在写完了雷州半岛这笔时,笔锋一带,顿出了一个海南岛,写出了中国的惊叹号。在这个惊叹号上,确实充满着惊叹。往来的游人惊叹它的旖旎风景,如果时间倒推八千多年,惊叹的倒是这里奇险的环境。在雷州半岛至海南岛上,存在着大量的火山,你如果有幸能在远古时期拜访海南,我想你是不会用人间天堂来形容这里,而是用人间炼狱。很幸运,我们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里,这些火山已经死去,只留下了环形的身型,点缀着这片绿色的土地。雷琼火山地质公园,就向我们展示了它们。

        沿着熔岩流滑下的轨迹逆流而上,周围的一切看似相当的清闲,游人嬉笑说闹。若不是一块块的火山岩提醒着我,那末日般的场景,似乎真忘的一干二净了。火山岩是火山凝固的眼泪,如今散落在它的周围,虽已过千年,却仍然传达着它的情绪。

        征服这座火山并不是太困难,海拔只有225.8米,这种高度甚至不及人造高楼大厦的高度。但是在罕有山峰的海口市周边,它已然是第一高峰。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海口市,就像这座火山一般,它俯瞰这里上千年,我只为撇上一眼。

        海口是登岛后的第一站。走出火山公园之后,我们一致决定,先去海南博物馆,了解一下海南的历史人文。恰逢遇到“丝路帆远”的展出,完整的了解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古中国是一个相当开放的国度,它不断的和外界交流。它不仅建立了陆地上丝绸之路,还建立了一道海上丝绸之路,这条道路始于秦汉之际,鼎盛于郑和,将中原文化传播到四海。这条道路是否可以重新焕发光采,还看今朝。

        乱世每多南迁客,琼崖人士有奇缘。在古代中国,自从西汉时期分封广陵王开始,海南就已经隶属于中原王朝。不过,对于大多数的的古代臣子,流放崖州则是他们的不幸。苏东坡,曾被流放至崖州,寻求到海南万里真吾乡的解脱。他们的不幸确是海南的幸运,中原文化通过他们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冼夫人的大义归隋,海瑞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宋氏家族对近代中国的贡献,就是他们对中国的回报。
        

        我轻声的离开了博物馆,生怕打扰到历史的沉思。在博物馆的门口,正好遇见了一队环岛骑士经过,他们正用自己的行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因为热爱,所以敢做。海口的旅行暂时结束,我们跨过琼州大桥,驱车前往文昌,我们的第二站。

椰香海岸 3月4号

        文昌的天气略显阴沉,简短的早餐过后,我们又重新回到路上。在阵阵椰香的引导下,我们行走在185县道。道路不是很宽,两侧的椰林向道路倾侧,像是在打量远到而来的我们。大白背着行李箱缓慢的行驶在他们为我们让开的路上,像一位背包客,沿着椰林小径,寻找椰林圣地。几番波折,我们来到了东郊椰林风景区。落车之后,我们沿着土质小路,走向椰林的深处。

        豁然开朗。一片海滩突然的闯入到我的眼前。在海滩的后面,一排排整齐的椰树,赫然直立,把我远望的视线留在了银白色的沙滩上。远远望去,零星的几位游人在沙滩上玩耍。人造的凉亭像是镶嵌在沙滩上的贝壳。阳光竟然如此刺眼,我轻眯着眼睛瞭望。一座灯塔在沙滩的左侧,挡住了它的去路,它便在右侧奋力的一甩,甩出一道弧。一座人工雕刻的石碑立在离岸不远的海中,刻着这片海湾的名字,椰林湾。深闺中的女主人,此刻已然在我面前。

        我闲庭信步,沿着海浪画出的痕迹,慢慢的走在沙滩上,随着海浪拍岸的节奏。沙滩已有住客,一群不起眼的艺术家,它们在沙滩上作画,有的像蝴蝶,有的像天鹅。我蹲了下来,想仔细的看清它们,他们便害羞的躲了起来。这片海滩是沙蟹的乐园,我不忍打扰它们,便离开了。

        正午的阳光确实毒辣,将我驱赶到椰林的深处。砰的一声,打破了椰林的宁静。我检查着四周,寻找声响的来源。一颗椰子不期而遇的出现在沙滩上,我向上望去,高大的椰树上挂满了果实。阳光透过缝隙洒了进来,椰林树影,亦真亦幻。

        不知疲倦的翻越每一座山丘。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而我的心中就有一首山丘。站在铜鼓岭上俯视文昌大地。月亮湾,沙质海滩在山的一侧,而山的另一侧是一大片岩石沙滩,石头公园。它们在雾气中时隐时现,宛如轻纱下的少女身姿。

        从铜鼓岭上下来,趁着最后一缕夕阳,我们赶到了琼海

万泉河水 3月5日

        坏消息是一个勤奋的孩子,在我还未起床之前,就已经传到了我这里。一个旧时的同事遭遇到不幸,她的丈夫身患重病。回想起来,我和她的交流并不算多。唯一的一次交流也在很久之前,应该是个中秋节,我开车送他们几个人回家,在第二天她就搬到武汉去了。若不是得知了这个坏消息,我甚至根本不会知道她生活的艰辛。而我所能做的,只有微薄的捐助和默默的祈祷了。
        前往博鳌镇的道路并不算远,没过多久我们就开出了琼海市区。高速公路两边椰林时来时往,它们从远处慢慢的靠近我们,然后就飞快的跑向身后。地势时而开阔时而收紧,眼前明暗交替。车窗外的景色有些疲惫,它们慢慢静止了下来。我们搭乘从博鳌镇开出的小船,渡过万泉河,来到了玉带滩。这里是万泉河汇入南海的入口,玉带滩就像一只伸出的手,护住了河流,将波涛挡在了手臂的外面。今天是周末,游人熙熙攘攘。我做在面向南海,背朝河流的沙滩上,望着远处的礁石,任凭游人在眼前穿行。

        我像旁观者一样看着眼前的热闹。看着游人享受美景的兴奋,看着商贩对交易的渴求,看着垂钓者对猎物安静的等待,看着船夫无聊的完成摆渡。什么样的生活算是最好的生活。我若问游客,他们会说现在就是最好的生活。我若问商贩,他们会说东西买完了,就是最好的生活。我若问垂钓者,他们会说鱼上来了,就是最好的生活。我若问船夫,他们会说休几天假就是最好的生活。也许并没有什么最好的生活,只有最想要的生活。顺境是生活,逆境亦是生活,若能做到随遇而安,生活便是修行。

        沿着万泉河,我们逐渐离开了琼海,下一站,我们将抵达万宁

南国之南 3月6日

        告别了万宁兴隆度假村,我们一行继续前往石梅湾。这是一片半开发的海湾,有几家房地产商正在这里拔地起楼,我们把车停在了售楼中心的停车场,混迹在看房团之间。看房的人群操着一口东北话,大致都是东北人。我对房子这个事情没有多大兴趣,这个灰色的小盒子给人一种画地为牢的感觉。我更喜欢的是露营在野外。记得有一次我露营在汕头南澳岛的一片沙滩上,打开天窗,满天繁星并不像城市霓虹那么刺眼,像是温柔的哼着催眠曲。不再需要闹铃,因为它会吓跑美梦。只需清晨的阳光,洒进车窗,轻轻的叫醒。我穿过了看房的人群,穿过了鲜花长廊,穿过了海岸边上的树林,走进了石梅湾。渔民刚刚打渔回来,费力的将小船拖到岸上,从船上卸下一筐筐海鲜,吆喝着引来周围的人们。我凑了过去,一条海鳗在沙滩上扭动着身体

        我们在石梅湾逗留了一段时间,在正午到来之前,我们已经走在了前往三亚的路上。到达三亚时,稍微过了饭点,我们便在酒店附近,大东海解决了午饭。

        在接近傍晚的时刻,我们来的了天涯海角,南国之南。飞机的轰鸣划破日暮,当红色在深蓝色的天空上画出了最后一撇,岩石化身为坚毅的剪影,海水在夜色中隐藏,只留下涛声依旧,我站在天涯,站在海角,注视着远方的鹿回头岭。是的,即到尽头,何不回头。今晚在三亚留宿一晚,明天向着五指山的方向折返。

短暂的休息 3月7日

        海南东线沿海之旅,从文昌的东郊椰林,到石头公园,从琼海的玉带滩,到万宁的石梅湾,从三亚的大东海,到天涯海角。我们一路走来。在抵达了南国之南后,我们行程开始北上,沿着海南岛的中线,经过五指山琼中将再次抵达海口
       连续的沙滩旅行,让人提前感受夏季的到来。海风,椰林,沙滩无不散发出夏天的味道。驱车在五指山的山路上连续转弯,这里的树林将夏天挡在了外面,为我们留下了一些凉意。
        五指山腹地沿路风光是一片热带雨林。从风景区大门往里走,不久就来到了国家雨林广场。沿着广场外侧的木质栈道,溯溪而上,在栈道的尽头,一道瀑布挡住了去路,当地的人叫它五指山瀑布,是昌化河的源头。昌化河对这里生活着的人们非常重要,当地人为了祈求水源丰盈,会在这里祭祀。

        结束了溯溪活动,我们来到了五指山市,在这里短暂的休息。

终点亦是起点 3月8日

       224国道联接着三亚海口,这是一条在海南中部山区穿行的公路,中线高速此时并没有修通,它在琼中的前头便止步不前。相比高速,国道的行程虽不便捷,但也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国道在山间和村庄穿行,农田在树林的掩映下,错落有致的沿着山势摆成梯田。牛群漫步在田间,它们早已结束了耕作,正悠闲的享受当天剩余的时光。每一道山弯都有一次不期而遇,有时是一对骑行者,有时是一辆房车,有时是一个驿站,有时是一个村庄。他们和我们一起分享着这条道路的乐趣,虽然我们彼此之间素不相识,但是在一同走进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就联结在一起。
       海口,我们又回来了,这意味着海南环线旅行的完成。我们沿着东部沿线抵达三亚,然后穿过中部山区回到了起点。海口是一个可以凝固时间的城市,如果说火山地质公园凝固了地理的记忆,那么骑楼老街便凝固了城市的记忆。我走进老街,翻阅着海口的过去,将海南写入了我的回忆。

        终点亦是起点,离开了海南岛之后,我们将沿着中国的西南继续追逐春色。

行有所思 3月9日

        越过了琼州海峡之后,我们在高速上策马奔腾,经过雷州湛江北海钦州,在夜幕来临的时刻抵达了崇左,一个位于中越边境的城市。我躺在酒店舒服的大床上,整个人埋在懒洋洋的床头灯下,回看在海南的拍摄照片。这里距离海南已经600多公里了。除了相机里的照片,似乎再找不到和它有关的事物了。
       有时候,在一个城市呆的久了,每天的重复,形成一个节奏,思维也随之僵化。所以,我总是会抽出时间去一些从未去过的地方,打破这个节奏,让思维重新活跃。我总是习惯带着问题去旅行,边走边看,边看边想。
        未来就像未到达的风景,但是我们似乎都习惯生活在未来。每当想要享受现在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拉住我们,要克制,未来会更好。我们克制现在,就像现在并不属于我们一样。我们面对未来的诱惑,觉得未来便是人生的价值。但是,人生的价值在于我们只活一次,而这一次,就是现在。只有眼前的风景才是我的风景,因为有我在其中。只有现在的时光才是我的时光,因为有我在其中。认认真真的活在现在,才是对自己负责。

边境上的仙境 3月10日

        532县道在广西峰林间穿梭。在这片喀斯特的土地上,造物之神用心的雕琢着每一处艺术品。农家田园散落在峰林之中,农田好像是大地的图腾。黑水河是我们路过的一条小河,墨绿的河水流淌的并不张扬。岸边的石块像是被抛洒在这里。造物之神,应该是这里洗净他的它的艺术品,并将废弃的边角料留在了这里。

        峰回路转,顺着532县道,我们来到沿边公路。这里和越南只有一河之隔,我在站河的这头,望着对岸的路牌,驶过的汽车,异国的文字不断的提醒着我,这里是中国的边境。界碑像向导一样指引着我们来到了一片秘境,一片出世的土地,德天瀑布。绿色的土地为它撑起了台阶般的道骨,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水气,宛如仙风环绕。倘若有一天,我停止了漂泊,隐居在这样的仙境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过着简单的生活,做着简单的梦。

峰林中的家 3月11日

        离开了边境,我们向着中国内陆驶去。一路上除了隧道,就是高架,总有着一种在山尖跳跃的感觉,跳着跳着,我们从广西来到了贵州黔西南,布依族的家乡,明代的徐霞客也曾来过这里,在其中的一处,发出了天下山峰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的感慨。这处土地,我们现在称它为万峰林。
        万峰林地势上是一处峡谷,两侧的山峰簇拥成林。一条河流在峡谷中穿行而过,在谷底打了几个弯。我的目光随着弯曲的河流望了进去。布依族的村舍在河流的周围分布着。开垦的农田,阡陌纵横,铺在谷底。恰逢油菜花微微开起,淡淡的黄色包围着白色的屋子,旁晚时分,炊烟升起。峰林漏下了夕阳,谷底的平原上泛出点点星光。

        这片平和的静地就是布依族生活的家,偶尔的喧闹也只是孩子们的放学。对他们而言,家就是这条不大河流,是这栋白色的屋子,是棋盘一样农田,是孩子的喧闹,是旁晚的夕阳,是飘渺的炊烟,是夜幕来临时的点点星光。

        行者游走在这片峰林之间,走过一盏盏的灯光。他早已四海为家,如今只有身影相随。他认为这是值得,因为他放弃了一片土地,却换来了整个世界。

金色海洋 3月12日

        清晨的贵州,充满了迷雾,小心翼翼地驱车,当雾色消散,一片金黄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踏上了云南的土地。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概括罗平,那就是油菜花。这里的油菜花以面积大闻名中国,吸引着不少像我一样的游客来这里一睹花田的风采。置身于花海之中,水平望去,波浪起伏。时不时出现的游人,像鱼儿一般在海中穿行。登高远望,大片的花田连在一起,如此的整齐。养蜂人的帐篷像是漂泊在海中的船只。他们追逐鲜花的盛开,流浪在春天里。

水乡泽国 3月13日

        普者黑在彝族语言里是盈满鱼虾的湖泊。珍珠一样的湖泊,润养着周边的黎族人民。我在头天的傍晚就抵达了这里,恰逢天气晴朗,云开日落,一群摄影爱好者早已等候在湖边,长枪短跑对着日落的方向,擦亮了眼睛,等待捕获最佳光线。我在他们的身边悄悄的坐了下来,生怕打扰了这里的宁静。风光摄影是一门等待的艺术,大自然任性的决定何时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今天对于我来说是幸运的,恰到好处的遇见了这光影动人的一幕。远处的山峰像金字塔一样挺立着,湖面泛起涟漪,落日西下,在即将藏于山中的时刻,奋力的发出最后的光芒,在水中跳跃着,依依不舍。当光线消失殆尽时,晚霞是留给湖泊的最后礼物。

        走进湖泊,或行水路,或走陆路,田园宅院,溶洞山丘星罗棋布。沿着青龙山的山路一直往上,在山顶用心聆听这片水乡泽国的声音。

哈尼的阶梯 3月14日

        在云南的哀牢山南部,迷雾的深处,哈尼族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山顶的村庄迎接着穿透迷雾的第一缕阳光,紧接着,阳光随着灌溉的清水自上而下的流淌着。迷雾被拨开,恍然看清,仿佛站在通向天上神国的阶梯。经过了几百年的不断开垦耕作,这片山地不经意间的被塑造,被雕刻,这是大地的纹身,这是先祖的记号。当夕阳西下,银光闪闪,又好似波涛一般。哈尼族人稀疏平常的事情,成为了眼前极美的奇观。

在云端 3月15日

        云南的雾实在让人又爱又恨,恨它挡住了前行的视线,爱它添加了几分神秘。当沿着盘山公路扶摇而上,走在迷雾之上的时候,此时此刻已在云端。白色的迷雾围绕在山腰,慢慢地翻滚着,在山林之中慢慢的渗透。这片大地是山峰,是树林的舞台,在这样的一个清晨,翩翩起舞。

风花雪月 3月16日

        双廊的傍晚是精心打扮过的,晚霞的浓妆,街道的霓虹,交相辉映。行人交错如织,或说或笑。月影涟漪,浮于洱海之上,热闹点燃了这个夜晚,每一个人都在这里演绎着自己的故事,直到疲倦。

        清晨起来,拉开窗帘,洱海静静呼吸,似乎还在沉睡。双廊俨然换了模样,卸掉了昨晚的浓妆艳抹,回归朴实。街道上的熙熙攘攘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冷清的让人觉得昨晚如醉如梦。一夜间,貌似时空转换,一切从一个极致转向另一个极致。清晨的洱海边是宁静祥和的,伴着下关吹来的风,夹杂着上关的花香,远眺着苍山的雪,回想着洱海的月。

猛虎跃涧 3月17日

        离开洱海,我们沿着金沙江的沿岸,一路向前。当汽车驶下了大丽高速,有一种进藏公路的感觉,公路向着前方延伸,偶尔的打上几个弯,远山在天边等候,云层显得很低,稍稍略过头顶。当我意识到我正驶向香格里拉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没错,我是行驶在进藏公路上,滇藏线的一部分。然而圣地西藏并不是我的目标,我将前往一个猛虎跃涧的地方,虎跳峡

        虎跳峡的传说,起源于猛虎跃涧的故事。在玉龙雪山和哈巴雪上之间,金沙江在夹缝中穿过,一只猛虎从峡谷中间的一块巨石上一跃而过。如今虽然猛虎已不知去向,但是水流声音依然像猛虎一般咆哮。我站在高处的峡谷西岸,望着大河弯弯,彷佛看到一只体型硕大的猛虎,大吼一声,从峡谷的西岸跳到巨石,然后再次起跳,落在了东岸,而那声吼,回响至今。

        日暮来临时,我们回到了丽江,选择了一家客栈入住。当夜入梦,我化身为一只猛虎,从峡谷上一跃而过。

        日暮来临时,我们回到了丽江,选择了一家客栈入住。当夜入梦,我化身为一只猛虎,从峡谷上一跃而过。

女儿国(一) 3月18日

        大东线正在修路,这是丽江泸沽湖的最近道路,真不走运,我们只好绕道。我仔细检阅着地图,一条丽江永胜县,再到宁蒗,最后到达泸沽湖的路线被规划了出来,几乎都是省道路线。经过之前在云南的经历,我对云南的省道并不放心,甚至有些恐惧。云南多山,大多数山脉很高,很大,很多道路基本上是盘山修建,弯道奇多,发卡弯,U型弯,一个接着一个,临崖道路比比皆是。有些路段年久是修,路面已烂,通行能力很差。从永胜县到宁蒗这段省道,基本是山路越野,走的让人心惊胆颤。
        经过了6个小时的山路越野,终于在下午5点到达了泸沽湖边。当我看到湖边夕照的那一瞬间,便觉得艰苦的山路走的非常值。无限风光在险峰,绯红的晚霞,蔚蓝的天空,墨绿的树林,宁静的湖泊,它们正等着我的到来。

女儿国(二) 3月19日

        三月的泸沽湖畔,清晨的气温让人瑟瑟发抖。太阳尚未升起,天上的繁星还在炫耀自己的光芒。不久,东方既白,在远处的群山上,天空露出了温暖的微笑。宁静的湖畔小镇,码头热闹了起来,一只只小船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向着湖中划去。泸沽湖的日出将在这一刻上演。新日的光芒让繁星感到羞愧。一点一点,冷色退去。它毫不吝啬的挥洒着光芒。女神山,从夜幕中走了出来。湖面,成为它的舞台。新的一天要开始了。我在湖边迎接着它的到来。

俯冲 3月20日

        泸沽湖云南四川的交界,我们在湖边逗留了一日后,向着西昌的方向离开了泸沽湖西昌方向的路好走多了,基本上是二级公路。道路沿着一条峡谷蔓延。我们在两山之间行车。路上遇见了同样自驾而来的陕西夫妇,在这样的荒山野岭里遇见老乡真是让人激动,寒暄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了。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大山中间竟然还有个这样动人的湖泊。也不知当年三藏取经是否真的经过这里。这里是否就是西游记中的女儿国。湖边的女神化作大地上的山脉,湖泊是她滴下的眼泪。
        随着挡风玻璃上的光影交替,西昌到达了。在西昌,也许令人振奋的是卫星发射基地,它象征着中国的航天力量,象征着中华民族的自强精神,象征着人类对未知的探索渴望。但是,我们不要忽略了另一件伟大的事情,雅西高速,一条云间天路。这条高速北起雅安,南至西昌,联接着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落差2000多米。每行驶一公里,落差7.5米。在这条高速上有许多伟大的工程实践,主墩高达183米的腊八斤高架桥,长达10公里的泥巴山隧道。隧道高架盘山而建,无不体现出建设者的智慧。在这样的高速上行驶,看着云在山尖,山在桥下,忍受着耳压的变化,从2000多米的高原降落到400米的盆地。夜幕来临时,我们俯冲着来到了成都

起飞 3月21日

        在成都的短暂停留,也不妨碍我们品尝天府的美味。巨大落差产生的影响,似乎还没有消退。连续600公里的驾驶,也使人显得有些疲惫。但在川府美食诱惑下,我依然在街头寻觅。
        清晨,美美的一觉起来,虽然隔着窗帘,窗外的滴答声已经告诉我,这是一个糟糕的天气。在简短的早餐之后,我收拾好行李,发动了汽车,汽油的味道夹杂在湿漉漉的空气中。这淅淅沥沥的小雨,并没有冲洗干净车身上的尘土,反而像是在作画。这样看来,我更像是从远方而来的客人了,一路的风尘仆仆。
         成都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慵懒起来,但这绝对不是针对我的。我还要继续我的行程,前往川西高原。昨天才从高原上下来,今天却要再次起飞,重回高原。倘若我还能飞翔,又何必留恋大地。

向雪山挺进 3月22日

        零八年的汶川令世界为之悲恸,8年后,我沿着新修建的公路,走进了它的深处。大地震在这里留下了一个需要好久才能磨灭的伤疤。毁坏的道路蛰伏在新公路的旁边,山体的塌陷,掉下的落石,垮塌的桥梁,向往来这里的人诉说着过往的历史。只愿灾难永远离开这里。
       随着不断的深入高原,天气越来越冷,松潘的古城依旧在寒风中围住城中的人们,为他们抵御寒风。在这里我们并没有过多的逗留,我坐在车里,沿着城墙,走了一段。从这青砖之间,仿佛看见了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
       川主寺,唐军当年在这里战胜了吐蕃,红军当年长征从这里经过。如今,这里已经没有唐军的战旗,也没有红军的军旗,只有络绎不绝的游客。这里是通往黄龙九寨沟和诺尔盖的必经之地,已经成为游客的聚集地。
       走过川主寺,天气愈发的暴虐,风雪愈大,我望了望远处的雪山,脚下的路向那里延伸,看来,我是要向雪山挺进了。海拔在不断的升高,在几道弯过后,我已经走在了雪山的梁上。进入雪山之后,我便发现我不是山里唯一的客人,公路边上的牦牛,悠闲的散步。它们好奇的注视着陌生的来客,当我们停下来时,便害羞的转身就跑。风雪虽然挡住了我们的视线,但并没有阻止我们的前进,在翻越了海拔5000米的雪山后,我们来到了黄龙

本篇游记共含11975个文字,1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跟着博主游南中国

2016-03-02 11:59

老板V5持续关注行程

2016-03-02 14: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03-02 14:32

引用 irismmmm 发表于 2016-03-02 14:32:11 的回复: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回复irismmmm:5D3 有后期

2016-03-02 23:39

2016-03-03 00:58

景色不要太美加油

2016-03-05 19: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3-07 17:53

往广西了。?

2016-03-10 14: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