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佛国色达

  • 出发时间/2016-02-20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揭阳-成都

       川藏线不知什么时候在我心里埋下的根,总想着走一趟川藏线。第一次知道色达是14年在云南时一个驴友给我看的照片,从此色达也便成了我念念不忘的地方。我知道这段路会很艰辛,但我喜欢不同的视觉冲击,学医的我更后怕自己老了亦或是生病了就再也走不动了,趁年轻多折腾,多做点喜欢的事愉悦自己。凭着自己对自己耐力的肯定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一个人出发。
       第一次进入高原,心里是有点担忧的,从确定我有假期到出发就只有两天的时间,中间被领导腰斩了一次假期又重新订的机票。时间很赶,准备起来也是匆忙。我能想到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备充足药品,胃药、感冒药、心衰药都备了一点,出发的前一晚值夜班空隙还一边跟值班医生讨论药理、药效,增增减减地准备着。

       能想到的就这么多了,大致都按上面列举的准备了,缺了氧气又没时间去买,殊不知漏了最重要的东西。值夜班的凌晨五点,急诊转来了一个重病病人,SPO2=37,特大型地抢救了三个小时,早上八点呼吸终于平稳下来,交完班补记录补到了九点然后就去赶飞机了。
    下午五点多到达茶店子汽车站,找到住宿放下行李就奔着火锅店去了,出发前向成都朋友打听的那家火锅店,朋友说那家店成都一共有三家,环境服务味道最好的就是金沙路那家了。去到时发现还要排几十桌,不过等待的时间也不无聊,可以看变脸及民族表演,可以免费美甲,还可以玩游戏 ,吃点心,南瓜羹很好吃。叫到我的号时服务员问我几个人,我默默地回答我一个人,服务员跟我说上次我也见你一个人来过是吧,我说对啊(其实我是第一次来成都)。南方的娃不知道四川的麻辣到什么程度,乖乖点了个鸳鸯锅,一半清汤,一半菌菇。

      看着红油油的翻滚好有食欲,刚开始还怕太辣,烫了一块虾滑之后发现我还是很能适应这种辣的,于是一整晚菌菇汤那边没怎么动过。清油锅不怎么麻辣,如果想体验一把麻,可以吃吃凉拌木耳,能麻到心里去。

    虾滑-这顿火锅的最爱之一

    嫩牛肉-绝对够嫩,煮很久还是很嫩,不过是放了嫩肉粉的。喜欢吃牛肉的亲们来潮汕吧,潮汕可以把一头牛分成几十个精细部位,牛肉新鲜屠宰,手工切成薄薄的一片,无任何添加,稍烫一下就能达到入口即化的地步。鉴于对牛肉的厚爱,这一盘还是被我清盘了。
  

 黄喉-这是猪的,帮我端菜的小哥告诉我还有牛的。爽脆爽脆的,口感很好,这个也清盘了。

   这个基本每次火锅都必点,有两块煮老了。。。

鸭红-煮熟之后变得很有韧性,比猪红会好吃很多

         牛肝菌-前年在云南时就一直想吃这个,不过不是季节都没吃到,在这里看到时马上就点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我煮的方式不对,相比于其它材料就没那么好吃了,唯一没有清盘的一盘。
     

       买单后小哥问我要不要赠送的冰粉,对于吃的我一般是不会拒绝的。看着卖相不会有多大特别,可是吃进嘴里一下就惊艳了。吃完火锅火辣辣的舌头碰上冰冰凉凉的冰粉,冰与火的交融,超好吃。虽然是饭后小甜点,可是制作也很精良,芋圆、花生,甜度适宜的冰粉,好想再来一碗。

     打的回到客栈时已经十一点了,冲凉+墨迹到了差不多一点才睡觉,五点就起床去赶车了,开往色达的车6::20粗发,不敢任性睡太晚。排队取票的时候一声不自主的咳嗽使我内心紧张了一把,糟糕难道我是感冒了。。。安慰自己只是感冒前兆,多喝水应该就会好的。等车时认识了姚姚,我们恰好是同一班车,聊住宿聊风景很快就熟悉起来,姚姚成了我此行的重要小伙伴之一。
    上车后发现自己在前面的座位号已经被一个藏族阿姨坐了,出于语言沟通障碍就自己再选了后面靠窗的位置。16小时的班车,我还是第一次坐那么久班车,奇迹般地一路都没有晕车。川藏线依旧到处在修路,修隧道,一边是挂满小石头的大山,一边是怒江,班车就在中间狭小车道穿梭挤过,走这条路线的司机是该具备多强的心理素质啊,反正我是不行的。从映秀-汶川-马尔康-色达的风景虽然有些单一,但一路数不尽的经幡,一路各式各样的藏家宅子让车程也并不枯燥。

      经幡 路边的小风景  藏家宅子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藏族的房子建得很好看 很好看
 

        一心想看佛学院夜景,我决定和高反赌一把,选择和姚姚住在山上。班车只送到五明佛学院山脚下,从班车下车点再往山上走是一段上山路,我们包了辆车上山,上山的路急拐弯很多。加上刚下大雪,车子好几次都打滑了,坐在前排的觉姆和喇嘛很害怕,我坐在后排倒没啥感觉。抵达宾馆时已临近11点,和姚姚一起订了喇荣宾馆的标间,有独立卫浴,环境会比我在蚂蜂窝里看的游记好很多。

     喇荣宾馆的标间,还放有佛学书

    刚放下行李,头晕和天旋地转的感觉就直奔而来,胃也开始涨得难受,把自己丢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地大口喘气,我知道我开始高反了。给自己测了个脉率,130+,脉率变得非常细弱。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中间去了几次厕所,恶心干呕,姚姚问我好多次怎么样了,我担心我影响到她睡觉,就都说再缓解一下,应该没事,当时我想如果只是头晕头痛我忍一下应该就能过去的,而且我还带了头痛药。零点以后的色达,大雪未停,据第二天了解,当晚的气温降到零下十几度,气温进一步下降,空气就越发稀薄,我开始出现呼吸费力,睡和坐都不舒服。我想起了小儿法洛四联征发作时会采取蹲踞位来缓解缺氧缺血,于是自己马上蹲在地上,果真稍有缓解。但是我只能这样蹲着,我站起来拿一下葡萄糖水的功夫都差点晕倒下来。呼吸越来越困难,可能是心理作用加上生理期,人也变得矫情起来,我觉得自己连呼吸也不能了,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窒息。因为自己是学医的,意识到这已经是挺严重的高反了,就让姚姚帮我去前台问问有没有备用氧。


          这绝对是我足够狼狈的一张照片了,眼睛都睁不开了,头发乱糟糟也懒得去弄到后面去


          

         不知道姚姚去多久,我一直蹲在床边缘艰难喘气,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可能会肺水肿直接OVER在这里了。  姚姚带回来了氧,吸了一下之后整个人都好很多,自己整天也在和氧气打交道,从没深刻感受它原来那么重要。姚说前台服务员敲了好久门才出来开门,她有看到前台有两箱备用氧,出于尊重问服务员有没有被告知没有。她也是学医的,怕我缺氧晕倒在房间又急又气,自己冲进去拿了之后就马上回房间了。。。姚也有些高反,我俩就这么一边吸氧,一边聊着,女生的话题真的很多,从天南聊到地北是可以的。这一夜,我俩都没睡,隔一个小时就看一下时间,无比漫长也难忘的一个夜晚。挨到凌晨五点多,胃依旧涨得难受,还是不能平躺,我随便穿了件外套就往外走,想去寻找昨夜觉姆告诉我的喇荣卫生诊所,给自己输点液体消炎再用鼻导管吸氧。觉姆和喇嘛们这个点已经准备去上早课了,他们都奔着佛学院去,我问了好多人卫生诊所在哪里,不过他们有好多听不懂普通话。有两个小觉姆在我反复强调加之比划手势下,她们似是听懂了,让我跟着她们走。从坛城到佛学院一路是下楼梯的,她们走得速度超快,但经常回头等等我。快下到佛学院的底部时她们告诉我到了,但是没人在,我看了一下门口贴的告示:一三五的中午12:30-18:30诊所才开始营业,告示连紧急联系电话都没有,失望之余感慨医疗条件的重要性,这要是有情况比我紧急的人怎么办呢?天渐渐亮了,或许是空气没那么稀薄,或许是我在空旷的地儿,呼吸困难稍有了缓解,我慢慢地往回走,回去是上楼梯,我基本是走几步停几分钟的状态。跋涉回房间后想起自己有带泮托拉唑钠,和姚姚一人一颗服下去后躺在床上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发现精神好了些,胃也没那么涨了,但是不敢乱吃东西了。

      我带的GS,听说对抗高反很有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带得太少,感觉效果不大

   经过高低气压的物理作用后,所有密封包装的东西都会变得很有趣,圆鼓鼓的。

    打包好行李打包好自己,我们就把房退了,经过昨晚,我已经不敢住山上了,怕再有很严重的高反,住山下至少有个卫生院啊,如果我再很不舒服的话就也可以去卫生院待着。袜子是姚姚带的,还有一大袋零食,准备送给远方来的藏族信众,分享也是一种收获,挺好的想法。
  

      这是坛城,最下面围着一个圈都是转经的人儿,转的圈数越多,获得的功德也越大。好多人,带着一家老小,千里迢迢从远方磕长头而来,只为信仰。我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但是这一刻也深深被他们神圣的信仰,神圣的追求,神圣的气场所动容。浓郁的佛教氛围,营造出一个宏大的佛国,仿佛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能让人心思澄明,让人变得简单明了的世界。

             坛城后边的山谷,空旷而明镜,喜欢蓝天白云,喜欢这里的山,也喜欢这里的乌鸦。

   下午鼓起勇气去观看天葬,想去寻找些心中模糊的生死概念。在我心中,天葬一直是最神圣的仪式,当无数神鹰在自由的蓝天白云下飞翔,我仿若感受到灵魂已归往神圣天空,大概信仰可以让人不畏惧死亡吧
关于天葬经云:吾极珍爱之身体,死时舍弃如瓦砾,俱生骨肉亦分离,不由自主独漂泊,随业决定生何方,是故莫为生造恶。

      在色达的几天因为高反都是吃不下东西的,在坛城上的小餐馆里喝了壶酥油茶,就当是早餐和午餐了。第一次喝酥油茶,咸咸的,最上面还有一层黏黏的奶皮,喝着喝着就习惯这味道了。喝了酥油茶后,补了能量也缓解了高反,让我又有力气可以走路。
      

仰望大雪纷飞的色达

     色达的第二个晚上,小睡了几个小时,到凌晨三点后是坐着等到天亮的。还是有高反,但没有前一晚重了,我坚持不去吸氧。姚姚不许我开窗,在她睡着时我开门出去在走廊蹲了好久。

      为了买这张回程的手写车票,我们四个人一起在风雪中站了一个多小时。书包,帽子,衣服不一会儿就可以沾满雪花,这大概是我人生中买车票买得最艰苦的一次。
   
   

      下午包了辆车回五名佛学院,一路的雪景都很漂亮。很喜欢在这样的路,听着藏族歌曲,便是一种自由。

  车子一边行驶我一边打开窗户抓拍的,雪花都飘了好多进来

      在客厅稍作休息时,偶遇一对从甘孜来转经的藏族夫妇。我只是坐在她们隔壁,他们就拿出他们所有的干粮和我们分享,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很容易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在大都市里,渐渐消失的纯真,在这里,一直都在。这是藏家的饼,舌尖上的中国有一期是关于制作这种饼的,出于半个吃货的好奇,我尝了一下,确实很香也很好吃。

        我和姚姚为数不多的合影,右边是姚姚,一个非常细心也极具爱心的双子女,感谢缘分让我们聚在一起,谢谢你救回了我半条命。听说,在藏区遇到的朋友很容易成为一辈子的朋友。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再见面时希望你的愿望已经实现。拍完这张合照我们就暂时分开去玩了,我想爬上山坡看全景,而她昨天已经看过了。

    今天的高反虽没有昨天严重,为了爬上这个观看全景的小山坡我也是跋涉了好久的,基本是走几步停几步的状态。雪后密密麻麻的红色棚屋盖上白衣头饰,层层相叠,绵延数公里,深深被这雪后的色达所震撼所折服。一扇窗,一个门,一个屋顶,便是修行者的家。简陋的小红屋,恶劣的环境,是什么吸引上万僧众到这片雪域高原修行?我无法寻找到答案,兴许有一天,我会有缘再回到这里,和觉姆,和喇嘛一起学习经文,细细了解这个神秘的地方。

 我们在山顶时才五点钟,看夜景还很早,只好决定先下山。
 

       等待夜幕降临的空隙我又回来了坛城转经,没有数自己转多少圈,只知道跟着经筒走的时候我可以静下来,有一种波澜不惊之感。转到一处转角不经意抬头,惊喜地发现远处的天边有一道佛光,挂在夜幕的天空里,那道佛光显得极其耀眼和明亮。
    

  手机到了光线暗的地方就没能拍得很清晰。佛光持续了几分钟后渐渐褪去。

       夜晚的色达,万千灯火通明。这次拖着姚姚也一起上山了,因为QP说先陪他看完夜景,再陪我们一起去佛学院听课。然后我就冒着风雪一天之内爬了两次山顶,付出的代价也是多多的,下山下到一半时十个脚趾被冻得像断裂了一般,剧痛,痛到极致时发现自己不论上坡还是下坡,先着地的都是脚尖,开始尝试着倒走,倒走了好长一段路,疼痛感才慢慢消失。回到宾馆时还发现自己的甲床也断开了

   这是个超大的转经筒,需要好几个人一起才能转得动。

   白天时我有在这里遇到一个跟着父亲从阿坝来转经的妹妹,因为大家经历相同,一起聊了好一会。
  

   下到佛学院时他们已经下课了,只好准备着回县城。之前联系好的司机因为语言沟通障碍后来没有来接我们回去,幸运的是赶上了最后一辆车回去。收拾好第二天行李睡到三点又起来坐到了凌晨,
   

      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没能看清路况,只知道很颠簸。这次出去是白天,全程惊险的路况都一览无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从色达马尔康几乎全是碎石路,积雪路滑路面破碎不堪,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便是在此处。
  

   回到成都就又过去了一天,熬了几天早已是饥肠辘辘的胃早已想大吃一餐,恰好WP想吃火锅,就带他们又来一次,四个人一起吃得好欢乐。

   四个人一起玩了几天,没有一张合照,只有三个人的了,最左是默默帮助队友然后有点内向的技术男WP,最右是乌鸦嘴兼少许自恋偏向的QP。这张照片是不是显得我很高,自我感觉我有170cm呢

LAST DAY:文化公园-宽窄巷子-春熙路-锦里

  在文化公园里掏了个舒舒服服的耳朵,师傅说我是不是没掏过,好多聍盯

  这家蹄花店就在文化公园对面,汤超好喝,我把汤都喝完了,蹄花炖得糯糯的,蘸着辣椒酱也是超赞的。吃饱喝足后去了宽窄巷子-春熙路-锦里。宽窄巷子可以逛得并不多,两条街很快被我走完了。去春熙路是因为去年我在广州时遇到一个成都的妹子,让我去成都时一定要去那逛逛有好多美女,待在成都的几天,发现成都确实有很多风格各异的美女。最后一小站是锦里,超多小吃的,不知道味道地不地道,很多小吃我是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

        这是在锦里时坐在我对面的一对爷爷奶奶,她们也买了好多。老奶奶牙齿都掉光了,但是啃起骨头来还是很利索,他们一边吃着,又经常聊到大笑。找一个人一起活到老,吃到老,足矣。

再见 成都

      假期太少,也只能玩到这里了,原先计划的路线还没有完成。。。美食 美景 美人 最后套用灰太狼的一句话;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本篇游记共含5761个文字,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