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次关于自己的朝圣——2015年梅里外转经

28
Scorpion (东城) LV.10
2016-03-03 17:20 1262/11

纠结的开始

自2011年尼泊尔ACT大环线和2012年阿里南北线走过之后,至2014年我一直在国外溜达,不同的人文景观,开阔了视野饱享了美食,心里却越发想念那些原始的劳心劳力的地方。

2015年3月我和几个朋友去双廊休假,终于和久违的去云南创业的损友在他们开的叫明堂的客栈重逢,明堂就像它的名字,明亮温馨,处处体现主人的小心思和个性。推杯换盏之后,我才从风暴那里得知,2015年是羊年,也就是卡瓦博格的本命年,我们可以和藏民们在这一年去转山,功德可达13倍。

跨过云南西藏梅里雪山啊,就这样成为我2015年徒步的念想。
没有哪一次出行这样纠结,我和新领队风暴的脑回路有太大差异,导致无论是电话、QQ、还是你来北京我去云南当面的交流,我都无法从风暴那里得到我想要的转山信息。

我对山很敬畏,原始的梅里转山路线已经存在了七百多年,密林丛生,危机四伏,不是仅凭几张攻略纸就可以打包出发的。
果然,原定的六月份改在七月份,原定的一帮人变成了不确定,可我还在苦苦支撑,认真的查阅,耐心的等待。
就在我绝望的准备寻找商业队报名出行时,一帮人里硕果仅存的逗粒妹妹决定和我同行。随着我们在网路上客栈里广发英雄帖,最终我七月六日定好去香格里拉机票的时候还是不确定团队的人数。

不是没想过打退堂鼓,可是就这样坚持的走了第一步。

这些年生活一直很稳定,但是2012年的“世界末日”带走了我的婆婆,我的嫂子,还有我的宝贝猫儿子小宝,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家庭生活和工作兴趣都发生了不可调和的改变。

不想坐以待毙,可是原地踏步就在所难免。在这样的心绪下,我想再次走入那原始的环境,用疲劳的身体和纯净的心态再次上路。

无论如何,卡瓦博格爷爷听到了我的心愿,把这段美好难忘的旅途留在了我的生命中。

山在那里

去转山,就要了解转山。
转山,藏族人称为转经,也是转世,即围绕着圣山卡瓦博格360度顺时针一圈,是藏族人表达宗教虔诚的一种方式,以此可以洗清罪孽,免受六道轮回之苦。
这是一条七百多年的朝圣之路,沿途跨越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途径云南西藏两省区的的德钦察隅左贡三县,全长150公里,是莲花生大师在禅定中预言的胜乐金刚佛二十四胜地之一。
中国的圣山一共有四座,西藏的卡瓦博格、冈仁波齐,和青海的阿尼玛卿、尕乃觉悟。
2012年去阿里南北线的时候顺路转了冈仁波齐,听当地人说,转山中死的最多的就是印度人。那是我第一次转山,无知者无畏,三天52公里,路程不难,途中又不需要扎营,走的比较轻松,就是12个同伴最后走出来只有我和牧童及另外3个人,其他人都因为高反提前下撤了。
有过一次经历,我知道9天的梅里外转将是一次艰苦的虐心之旅,可是我已经在时刻准备着,就像这次转山中结识的老三说的,如果流浪是一种宿命,那么,倒在路上也是一种归属。
在那原始的群山中,万物如蝼蚁般渺小但顽强的生存着。我们将且行且寻,历经险阻去挖掘更坚强的自己,这是关于自己的一次朝圣。

吹响集结号

因为转山途中要扎营,我7月6日从北京背着大包,拖着驼带飞香格里拉,下午5点才到。据说2017年将开通北京香格里拉的火车,这将会大大缩短因在重庆经停而造成的时间浪费。

与逗粒在国际青旅会合休整一晚,第二天我们坐了5个小时的长途车去德钦,票价75元,沿途还可以看到白马雪山。然后再搭车(10元/人)到飞来寺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拜会群峰。

返回德钦在长途汽车站等待其他队友,中午时分,来自北京广西、内蒙和湖北的队友终于集结了。五湖四海的陌生人将在这次旅程中相互协助,在短暂的9天时间里建立这种信任关系,只有爬山这种户外运动才有这种可能。
大家没有耽误时间,等到向导后我们在长途汽车站直接坐上去查里通的汽车,中途在羊咱桥,即德贡大桥下,过桥步行2个小时去永久村,那里将是我们转山的起点。

穿白上衣的就是老四逗粒,蒙古达斡尔族姑娘,自由奔放,体力奇佳,是个到处闯荡的女汉子。

1:永久村(2100米)——多拉垭口营地(3200米) 11个小时

当晚在永久村住宿,住在了网路上梅里外转名人大瓦次里家。他是这条线上有名的向导,住宿费也着实不便宜,早知道住别处去了。
人在江湖嘛,一定要先论资排辈的,我再次当上了老大。
五个人根据攻略安排了行程,并进行了工作分工,统一了决策机制。
我负责行程安排,是总指挥,老二憨园负责后勤,老三二锅头管钱,老四逗粒和小五小毅负责与向导沟通(理由是他俩有语言天赋,而我几乎听不懂向导在说什么,和老三交流也得靠猜)。
大家决定找一个向导带一头骡子减负,但实际情况是,一头骡子还要带向导的装备和大家5天的粮食所以必须重新分配负重。老三和小五决定自己背着帐篷,老二把所有东西都交给了骡子,我和逗粒大部分必须的装备还得自己背上去。
出发后先到白塔取转经的钥匙,这是一个虚拟的仪式,证明转山的开始。

漫长的一天,第一天可以慢慢走,沿途风景原始美丽,雪山积雪消融汇成河流,一路奔腾相伴,野草莓酸甜中带着奶香。置身在高大茂密的密林里,万籁俱静,好像走在远古的世界中。
翻过多拉垭口,22公里,行进11个小时,爬升近1000米,到达营地。

营地有简陋的驿站,但那是疲劳一天的人温暖舒适的家,我开始后悔背帐篷转山的决定。
其实在去爬山的路上,除了食物和头灯等应急物资,其他的都是累赘,只有空气、水、食物和愉快的心情是必须的。

沿途简陋的驿站。

TIP

1、一路上可以看到树上的蓝色环保牌子和竹编的垃圾桶,沿着这个走不会迷路。
2、山上没有移动手机信号,电信的偶尔可以收到。
3、到营地之前我个人认为最大最好的可提供住宿也可扎营的高山牧场是“马内通”,有标牌。
4、永久村到垭口下的营地前有不少简易驿站和小卖部,不着急赶路的随时可以住下,条件简陋,但是不用背扎营的物资且风景优美。
5、梅里转山大部分宿营的地方洗漱和上厕所都是不方便的。

2:多拉垭口营地(3200米)——多克拉垭口(4419米)——咱俗塘(3630米)

今天需要爬升1200多米,从营地出发,漫长的之字形大斜坡直到垭口下,翻过去大约需要5个小时,从这里开始转山的人就开始有骑马的,骑摩托车的,还有拽驴尾巴上山的了。
从永久村的2500米海拔出发,多克拉垭口是我们转经路上第一个需要翻越的超过4000米的高度。
我们这九天还需要翻过4座超过4000米的垭口,特别是最后那个4815米的说拉垭口。我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还剩下4个。
翻过多克拉垭口就是传说中的118弯,下坡路比较陡,大约1个多小时能到垭口下的小卖部午饭,再走约1个小时到咱俗塘。
全程比较轻松,如果不像我这样走一个小时就停下来抽根烟赏景,下午三点就能到咱俗塘,那么再走4、5个小时就可以到作阿江德了。
这一天最大的事件就是我终于被蚂蝗叮了,小腿上一个血洞。不过我一路上最大的烦恼也就解除了:咬了就不怕再被咬了.........

TIP

1、翻过多克拉垭口,即从云南进入了西藏
2、体力不支的可以租摩托车,但建议还是自己爬上去吧,我看到有翻车的。
3、作阿江德营地非常简陋,如果不是赶时间的话,还是建议宿在咱俗塘。
4、无论在沿途哪里扎营,不要长时间亮灯,否则会被牛拱!

3:咱俗塘(3630米)——曲那塘(2650米) 7小时

天全程20多公里,较轻松,从营地出发开始就是一段漫长的横切路,不时上上下下甚是折磨人。
约一个小时走到头就是卢阿森拉垭口,这是转经路上比较特别的地方,山顶布满经幡,有招福的五彩经幡,也有祭奠亡灵的白色经幡。垭口的树上都挂满了衣物、鞋袜饰品等,这些都是转经的藏民给圣山的祭品。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满山遍地的经幡,站在垭口倾听那被风儿带动的猎猎作响的声音,那都是满载着转经人的愿望。
我庆幸我终于来到了这里,挂上五彩的经幡,为亲爱的家人朋友说出我的心愿,表达我的感情,那是历经辛苦后才能得到的圆满。
天空蓝蓝的,云层飘忽不定,好像整个世界在眼前不时变换轮回。你见过布满群星的夜空吗?即使这是在大白天,我也依然能感觉到那宽广无垠和深邃神秘。
站在垭口,天气好的话可以看到卡瓦博格山峰,但是下山到曲那塘的路很陡,我们仍然需要像藏民那样前仆后继。

牦牛奶。喝过后只想说我在家喝的那是水吧!

经历第一天与马内通失之交臂,今天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营地。我的MSR大黄经受住了考验,气垫舒适,内帐透气,既保暖又通风,真是极好的!

TIP

1、曲那塘是热门住宿地,虽然有四个茶馆,营地也常常人满为患,建议过桥到河对岸找地方住宿。
2、如果赶时间的话,可以从曲那塘翻过辛康拉垭口到阿丙村,这十几公里都已经是摩托车路,中途有两个小卖部,徒步需要7-8个小时,可以拦摩托车过去。

4:曲那塘(2650米)——察瓦龙(1910米)

早上6点出发,之字形漫长爬坡,途中吃过午饭后,5-6个小时到达辛康拉垭口。12点开始下山,一路陡降至腿软,下午3点到阿丙村。
已经第四天了,每天身体兴奋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我开始渴望轻身前行。
来梅里转山之前就四处打听是否可以不用背帐篷,但是答案只有两个,背或是去住满是跳蚤蚂蝗的驿站。
其实真正置身其中,驿站反而变成可爱可亲的所在。
因为驿站都建在山坳里,依山傍水,树木葱郁,条件虽然极其简陋,但可保温饱,而且非常安全。
驿站里都是来转经的藏民,淳朴乐观的藏民会聚集在火塘周围,一边吃着简陋的食物一边赛歌饮酒,欢声笑语永不停歇。
藏民酒量惊人,无论头一天喝到多晚喝了多少,第二天天还不亮,又会拖家带口的冒雨前行。
他们的心里装着一座圣山,心无杂念。

老二憨园,北京人。即使同为北京人,我也得为这个妹妹叫好:就是那么任性!作为后勤部长,虽然一路上坚持不背包,但是当家厨艺全奉献给我们了,那个条件,真不容易。

跟着转经的几个藏族小伙子,这些天我第一次吃到了烧鸡,香的我直嘬手指头!

察瓦龙,藏语的意思是“炎热的河谷”,真是名副其实。阿丙村到察瓦龙的转经路在这里已经完全与公路重合,被干燥炎热尘土弥漫的砂石路所代替。阿丙村走到村尾有个汽车站,一水的依维柯,人满即走,60元/人。我们五个人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暴晒下徒步吃土毫无意义,现在才下午3点多,决定租车前往察瓦龙提前休整。
坐上车我才觉得还不如走着过去,对于恐高的我来说,司机在这条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怒江的狭窄砂石路上过S弯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
我们和藏民以及各种行李把依维柯里塞得满满当当的,一路颠簸的“享受”这梅里转山以来看似很安逸实则很危险的道路。
沿途有大量的砂石滑坡区,听说频繁发生故障,无法在正午通过。
人的适应能力极强,毒辣的太阳晃的人头晕脑胀,一路颠簸,沿途都是干巴巴的仙人掌,连道路都干的冒烟儿!我们看着车里的藏民怡然自得的样子,渐渐也随遇而安了。

TIP

B型血的我,一路上得到N多细小生物的青睐。

这家饭馆叫四川饭店,老板是个玩户外的,人极好,长的像三夫的大林,饭也不错。他的电话:13518948988

1、去阿丙村的山路上再次喝到了鲜奶,太好喝了!就是这里的奶制品不能过夜,我们打了一壶,回去全坏了。
2、在阿丙村,去车站前有个检查站需要查身份证。
3、察瓦龙号称转山路上最繁华的镇子,实际上小的可怜。有几个干净的小酒店,茶马古道不错,有院子可以洗衣物晾衣服。电话:18108943758/15912219209
4、察瓦龙的酒店客栈都没有纱窗,嫌热的话小商店里有凉席卖。
5、到察瓦龙即回到通讯社会了,信号很好,有的酒店有wifi。

四川饭店的老板帮我们分析了路程计划,建议我们包车去格布,我们通过他约到了一辆牛逼的霸道越野车。

5:格布村(2340米)——扎热吉利前无名住宿点(3000米)

广西人老三,玩摩托车的,一路上表现的堪称好男人啊!

休整了一天,继续赶路。
尽管察瓦龙四川饭馆老板人很好,但我还是要说,去格布应该腿儿着去。我们以为是像从阿丙村到察瓦龙那样可怕的砂石路,结果大不一样。
一开始也是修好的土路,沿途可以看到巨大的仙人掌和一片片玉米地,格布村抬眼可望。
沿途村子里都种着郁郁葱葱的苹果树,问路的时候虽然语言不通,但还是被热情的老乡接到家里做客。老乡从家里拿出了挂面和仅剩的一枚鸡蛋,给我们做了酥油茶,还带着我到家里的小菜园里采了几小把油菜。老三做的汤面很香,我们捧着碗蹲在院里呼噜呼噜地吃着,觉着自己就是个快乐的乡下人。走的时候给老汉留下了50元钱,继续上路。
在格布村口和带烧鸡的那几个藏族小伙会合,他们决定包车走,我们已经休息了一天,还是继续腿着吧。
天空飘起了小雨,一路上嗅着潮湿清爽的空气。出了格布村直行一段路后有一个岔路口,一条通往西藏,很多从西藏过来转经的藏民会从这里原路返回;一条通往云南,是到梅里转经的终点,云南德钦的梅里水。

去扎热吉利的路上一直在下雨,上山的小路蜿蜒曲折,我们一直在切、切、切!小向导建议我们放弃扎热吉利就近找了个简易的驿站住下。这个驿站是我们一路上最简陋的了,窝棚里四处漏雨,狂风夹杂着雨丝顺着窝棚的木栅栏迎面扑来,睡袋上一片湿滑。大家纷纷把雨披铺在睡袋上,想想外面还有来晚了没地方打铺盖的人,这一夜都睡的挺香。

7:无名地(3000米)—达古拉垭口(4100米)—俄扎拉(2000米)

从转山第一天起我们就得到了卡瓦博格爷爷的眷顾:每天夜里下暴雨,第二天一早就放晴。云海啊,经常见!

走在各种奇形怪状的从林里,虽然身体疲累,但是只要看到这样的经幡我们就像被打了鸡血一般:那说明小卖部或是垭口快到了!

在梅里转山很难会去睡懒觉。累的时候有地方睡就香,醒了一看家徒四壁,还不如外面走走。
今天再次七点出发,路好像永远也走不完,还越走越远。
算了算,就差两个垭口了,坚持!以后想翻还得花钱花时间来呢!
从无名地经扎热吉利到达古拉垭口,需要翻越1200米的海拔。每次把这个数字折算成3个香山,也就不觉得那么艰难了。
9点40分到达垭口前的一个小卖部补充能量,翻过垭口是另一幅原始森林的景观,高高的树木修长笔直地斜往下插,往下一看,如万箭穿心一般!
在梅里转山我总结了一条真理:梅里是公正的,绝不给你便宜占。上山时腿崩溃,下山时是腿和精神都崩溃!
一路的碎石,路面又陡又滑,稍一走神就是一个趔趄,登山杖太管用了。
上山虽累,但脑子和眼睛可以留给风景;下山则不然,没完没了的下坡,各种障碍全都出现,脑子和眼睛都用上还偶尔来个屁儿墩!
我们队已经散了,年轻充满活力的逗粒已经和向导远远的走在前面,其他三个人也已经在我身后不见踪影。
心里有些烦躁就走的更快,因为我逐渐发现自从下山我就没见到一个小卖部,一直只顾着闷头快走,我可是还没吃中饭啊。
背包里也断粮了,我感到烧心般的饥饿。停下来抽根烟,忽然发现茂密的丛林下方好像有经幡的影子,立马奋不顾身的向那里冲去。
望山跑死马,跌跌撞撞的下降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一小片开阔地,看见了飘扬的经幡,但是没有小卖部,只有几个休息的藏人。
灰心之余只好忍饿继续上路,路上碰到一位转经的僧人,好心的拿出自己的食物要与我分享。我知道转山很苦,同样的路程我们的骡子还能扛点面条辣酱,但藏民没有合适的装备,经常是找个纸箱子拿绳子一捆就上路了,里面是被窝和仅仅是够吃的干粮。
我婉转的拒绝了,打手势表示我愿意和他搭伴走,他非常高兴。
小路狭窄,他走的一点都不快,我心急如焚的想下山找吃的,一开始几次差点撞到他身上。刚想超过去,却发现原来他在前面一边走一边不时的用手里当手杖的竹枝拨开行进路上较大的碎石块。我被深深的感动了,只是默默的紧跟他,有样学样的拿登山杖一边走一边拨开挡住道路的石块。

再次转过一个山腰终于看到了河流,虽然我依旧在高处,但似乎看到了希望。
“猫姐,猫姐!”我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呼唤我,却发现小五如同小豹子一样腾挪跳跃的从密林小道里拐出来。我俩一见面,同时提问:
小五:你有烟吗?
我:你有吃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想睡觉有人递枕头!我俩和僧人暂时告别,靠在山坡上各自解决所需。
小五是在我们这个队排行第五,武汉人,退伍军人,常年在大理打拼。这个爱说怪话的小男生实际上非常容易亲近,他一爬坡就放许巍的歌曲,说听到就有力量,害得我夜店的舞曲都不好意思放出来给自己打气。
我们吃了东西抽了烟就满血复活了,虽然越往下越陡,我几乎四肢贴在山壁上挪走,但是已经看到桥,看见了我们今天的终点:俄扎拉

可爱的90后小男生小五,是我一路上的陪伴。

TIP

俄扎拉的住宿条件不错,晚上和老三、小五一起喝一瓶,为明天的最高垭口干杯!

8:俄扎拉(2500米)—说拉垭口(4815米)—扎西牧场(4250米)

今天是全程最重要的一天,也是强度最高的一天。我们要直上2300多米到达外转路线上最高的说拉垭口,然后再下降400米去扎西牧场扎营。
梅里转山,这条路的风景永远看不腻。我一路上念叨着怎么大片都不来这里拍啊,不过因为运输艰难人迹罕至也挺好,爱爬山的都明白。
中午到了梅求补功吃午饭,下午3点到了垭口前的小卖部,天气好的话在这两个地方都可以看到露出真容的卡瓦博格山峰。

亲爱的同伴老三,在我们这个团队里排行老三。广西人,摩托车越野爱好者。感谢他和小五一路的陪伴,我们将在2016年再次结伴去我的第三座圣山之旅:尕乃觉悟。

梅求补功是转经路和茶马古道的交汇点,翻过说拉垭口我们将再次回到云南境内。
这一天精神还好,但是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无数的S弯盘旋而上,茂密的灌木丛很难找到横切点。后来就是有横切点,一旦走错还要下来重新走入S弯,试了几次精疲力竭,我和老三小五决定这次还是老老实实的结伴完成。
一路找着向导和逗粒偶尔给留的横切点的路标,我们走走停停,速度提不起来,很是懊恼。忽然想起今天需要爬5个香山,立刻就原谅自己了。

眼前又是一座山,光秃秃的没有树,只有十几道S弯,山下有个小驿站,看着真不像垭口,并且没有经幡。
我们停下来休息,天上开始下起小雨,远处云层中若隐若现的是一座座雪山。驿站的阿玛说那是卡瓦博格,我们一片茫然。
转经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寻找着卡瓦博格的身影,但是大自然不断的在向我们展示它更多的力量,我们看到了各种诡异的树林、变换的云层、咆哮而过的河流、百年如一日被人膜拜的群山、还有那些风餐露宿的藏民。我已经忘了来找谁,我对老天赐予我的所有已经目不暇接,顶礼膜拜了。
翻过这十几道弯,还要继续横切过5、6座山才终于看到了远处的经幡,小雨变成了冰粒子毫不客气的催促我们继续前行。

天气骤然变冷,冰粒子砸在脸上生疼。垭口狭长道路湿滑,下坡更陡,来不及留影赶紧手脚并用的下撤。
梅里转山,一天一景,但是雨后的下山路是如此美丽还是让我们忍不住驻足赞叹。

翻过垭口雨也慢慢停了,湿漉漉的空气中带着泥土植物的清香,明天就都是下坡了,大家振奋精神向扎西牧场杀去。
远远看到了营地,散落着零星的赈灾帐篷和牛圈,逗粒他们已经到了很久,寒暄过后,我们得赶紧吃饭扎营。
除了蹭烧鸡那顿,在牧场吃的是我这一路来最难忘的一顿饭了。牧场按人给饭,今天正好做了土豆洋葱炒饭,那个香啊,我们七点多才到,正好连饭带锅巴都让我赶上了!狼吞虎咽的吃过饭后喝着热腾腾香喷喷的牦牛奶,哎呀,这是天堂啊!
牧场挨着小河,风景优美,老三带着小五邀请我河边扎营,我看了眼四周乱晃的各色牦牛,老谋深算的还是回赈灾帐篷歇息了。
果然第二天清晨,那两个小伙伴一夜没睡好,净忙着接待牛大官人了!哈哈

TIP

1、说拉垭口下山到扎西牧场没有补给点。
2、说拉垭口有手机信号。
3、说拉垭口据说必须在中午之前通过,下午多会变天,这次我们就赶上了。
4、扎西牧场提供简易帐篷,也可以扎营,但是切记不要亮灯,否则牛大官人来找你玩。

9:扎西牧场(4290米)—梅里水(2200米) 5个小时

今天转山的最后一天,可以缓缓起身矣。从4200米高的扎西牧场到2100米的终点梅里水,要来来回回穿过22座小桥,15公里的路程大多是石头路,不是很好走。但2000多米的垂直落差,从高山草甸、灌木丛、针叶林、阔叶林,到干热河谷的植被,堪称整个外转路线的景观大全。
越靠近终点地势越低,太阳暴晒,可以到沿途的茶棚喝些奶茶。
小五和老三归心似箭的越跑越远,我却放慢了脚步,珍惜这最后一天与梅里的亲近。

想家了,可也想这里。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们都是它身边匆匆的过客。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徒步?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执着。身边的朋友总说,你怎么这么厉害,我们都不行云云。其实,走谁都会,你们做过的很多事我也可能做不到。
山永远就在那里,想它了,就会忍不住去亲近它,累了靠在树上看着远方,躺在脏不拉几的土地上仰望行走着的白云,也可以盘腿儿坐在地上没有形象的倾听四周的声响。没有哪种活动比这更惬意,更令人上瘾:那在艰苦中建立的信任和友谊,那一路上善意的微笑,那递过来的脏兮兮的面饼,那远处看不见的地方传来的与你的应和,更不要提沿途的风光。
我还没有离开,就已经开始想念。

TIP

从梅里水回德钦可以找班车,或者包车,大致是150元-350元/车,看自己的砍价本事吧。

梅里转山的总结

关于路线难点

1、梅里转山途中需要翻过六个垭口,上升难度从高到低依次是:说拉垭口、达古拉垭口、多克拉垭口,其他三个都很简单。
2、六个垭口下降最难的也是说拉垭口和达古拉垭口。
3、从阿丙村至察瓦龙经过炎热的河谷,一路上鲜有补给并毫无遮挡,是位于山腰沿着怒江盘旋的一段公路,建议包车通过。

关于装备和食物

1、任何季节带一件一次性雨衣和指南针都不会有错。
2、除了最后两天的达古拉垭口和说拉垭口补给点少,其他地方沿途都有小卖部。
3、沿途的驿站提供被子,所以带个低温标的睡袋,背个30升以内的包足够,登山杖最好双杖,鞋最好是防湿防滑的。
4、过察瓦龙后山上居住条件越来越差,充电很不方便。

关于宿营

1、全程都有简陋的驿站,没有想象的那么脏,可以不用背帐篷。
2、睡觉时虫子多,多带着驱虫药风油精为好。
3、路线虽然是固定的,但是根据体能提前安排好第二天的行程和住宿点非常重要。

关于向导

1、建议在德钦就找好向导谈好价格。我们找了斯那次里,汉语不错,有15年向导经验,还可以介绍靠谱的向导给你。他这次有约所以他介绍了他的表弟给我们。斯那次里的电话:13988719130
2、出门在外,攻略只是前人的经验,对自己的行程一定要认真了解,才能在后面的旅程中一切顺利。

后记

德钦后,逗粒和憨园要回香给里拉,然后逗粒去泸沽湖,憨园回北京
我和老三小五意犹未尽,打算在德钦住一晚,一定要好好吃喝一顿。
我们约了斯那次里和他表弟小向导一起找了小店,排骨火锅,当地啤酒,不亦乐乎!

第二天,我们放弃了继续梅里小转的计划,大家决定各奔东西,来年再聚。
小五、老三,再见!美好的梅里外转之旅,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2016年见!

后附德钦长途汽车站的一些班车时间,给大家做个参考吧!

扎西德勒!

本篇游记共含8899个文字,8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3-03 18:26

貌似很有挑战的一条线路,好的是沿途均有补给,有时间定要一试,只是卡瓦博格一路就没有现身吗???谢谢楼楼分享

2016-03-03 19:42

感谢楼主的分享,支持了
麻烦帮我的真人兽点点赞好么,谢谢啊~ http://www.mafengwo.cn/show/add/  第一页有两张 ,
ID:慧慧家的睡猫,再次感谢

2016-03-03 21:03

引用 独自醉倒 发表于 2016-03-03 19:42:11 的回复:

貌似很有挑战的一条线路,好的是沿途均有补给,有时间定要一试,只是卡瓦博格一路就没有现身吗???谢谢楼楼分享

回复独自醉倒:有露面,但都若隐若现,拍的非常不好看所以本文没有特写。

2016-03-03 21: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corpion 的图片:

2016-03-03 23: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03-03 23:39

引用 Scorpion 的图片:

2016-03-04 05:01

引用 Scorpion 的图片:

2016-03-04 09:56

2016-03-04 12:36

赞!互赞一个吧!

2016-03-04 15:14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3-07 19: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