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坝上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
漫_呼吸 (杭州) LV.8
2016-03-04 11:31 382/4

        要出发了,一个背包一个睡袋的旅行,或多或少有些兴奋。人逐渐老去,与以往最大的区别似乎是对计划的倔强,不隐藏、不犹豫、也不后悔。

        想象中的草原,就是地跌站张贴的大幅广告画。孤独的树,自由的牛马羊群,在一望无际中神圣地存在。目的地“红山军马场”隶属木兰围场,位于内蒙赤峰克什克腾旗,蒙语叫乌兰布统,俗称坝上,是康熙皇帝当年秋猎的地方。

        到达预定农家院已是凌晨,一下车就领教了草原夜风。呼啸满耳,呼吸硬生生被噎回了胸腔,止不住地咳嗽。环顾四周,隐约中黑暗高耸,看不清是山、是树木,还是村落。月亮被云层遮掩着,在小院里呈现出复杂的阴影。穹顶上的星星没有预想中那么多、那么近、那么亮,像是被大风吹得零落了,寂无声息地嵌在夜幕里透出微光。

        温度低得超乎想象,每每置身寒冷,都会有一种“空”的感受,我常常觉得这才是生活的属性。虽然偶尔因此失落困顿,但无可置疑,空是自由的洞穴,是冷静下来的距离,是一种真实,蕴含着轮回的力量。



        第一站是公主湖。传说是蓝齐格格下嫁葛尔丹时的泪水积淀而成。一路上几乎看不到房屋,也没有令人生厌的广告牌和标语。沿途的草原都修剪过了,一摞摞随意堆砌的草垛在视野里穿梭,飘带般延伸的青色公路仿佛与天路相连,道旁的电线杆在广阔之中矮得像篱笆一样,远处连绵的山在低哑的云絮中时隐时现。非常纯粹的一片天地。

        公主湖是一面及其安静的湖,面积不大,躺在灰白色的沙土山峦中间。阴天让湖面如同一方古代铜镜,寂光弥漫,将四周倒映影影绰绰地收在其中。湖底的水草是褐色的,团团缕缕簇拥缠绕,紧贴着水面。白桦的落叶匍匐其上,有的正面向上的露出黄色,有的反了面呈现暗白,还有的被湖水浸透了泛出红色。顺着水流的方向,水草与落叶交织在一起,酝酿了一湖的故事。沿湖生长着不知名的茅草,丰茂而且苍劲,随风摇曳的时候,光线在狭窄的叶面上快速掠动,带起一片闪闪地光影,纤巧柔美。周围起伏的山包上全是白桦,白色树干上黑灰色的“苍夷”像是它伤感的点缀,铜钱般在风中簌簌颤动的金色叶子是它落尽美丽前奢侈的华服。

        在这个浪漫的树下,心里跳出来的是“怀念”。同行过的长辈、朋友,一起过地快乐、遗憾,那些失去地,放弃地,大概都沉淀在身后的影子里。如若心安,哪怕瞬间,也是百年。


 三
        草原日出是坝上行的重头戏,我们从心理和生理上都做好了准备,但凌晨的霜冻还是让我们狼狈不堪、措手不及。

        第一次日出是在北沟山顶上看的。军子说要徒步上山,3点就得起床。钻出睡袋那一刻的决心是巨大的,冰冷的空气瞬间就收干了毛孔,还没有接触到风,已寒颤不止。四个人倒空了背包,把所有能穿的,能戴的统统武装在身。最不怕冷的飞姐没有带羽绒服,此刻不顾不弃把带来的单衣和毛衫都套上了,里里外外十件有余,胳膊肘被包裹地撑起了25°角,像木偶一般无法弯曲动弹。瓜原本就不擅长登山,背着摄影器材顶着风则更加困难,好容易上顶后,僵直的手指根本不听使唤,三脚架怎么都拧不开,大伙儿手、脚、嘴、脑子一起凌乱了。我失策的是没有手套、没有口罩、袜子太短、围巾太小,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风如刀割”,才一会儿工夫,脸、耳朵、头就都痛了。四处巡望,想找个可以避风的地方,这才发现,山顶上架满了相机,沿东边的山头已经站不进去了。大家唯一关心地是今天的太阳会从哪边起来,自己站的位置能不能拍出大片。

        5点多一些,有一个角落开始泛出橘色,大伙儿扛起装备刷刷就往这儿跑。没有号令,没有喧哗,只是同一个单纯地期待。天越来越亮了,霞光反而渐渐隐去,我们没有等到太阳露脸,但可以感觉到它就在浓浓的云层背后,像个沙画大师,潇洒拨抹着,分出了天幕的层次,绘出了连绵的山头,摆上了蒙古包,勾勒出一道蜿蜒的山路。。。眼前的一切都立体起来,色彩顿时丰满了。

        很多人在叹息,我倒并不觉得遗憾。对于惊心动魄的日出,我更迷恋它前后天色的变幻。那种从黑转为黛色,又慢慢褪去深,留下了蓝的过程,就是一种唤醒,瞬间心动,瞬间沉静。在家的时候也常坐在西南的窗台上等待天亮,沉迷于这一刻的蜕变。这就是人间的烟火,淡淡地反复。再多的旧事,无非都是从清香到糜烂终归于安宁。所以,感谢每一个天亮,这是执着到豁达的领悟,予人宽松、予己从容。


        第二次看是在将军泡子。这地方因当年康熙的舅父佟国纲在此浴血较量葛尔丹而获名。4点半左右军子把我们送到入口,这是一片辽阔的地界,他怕我们走岔路错过日出,就安排我们紧跟着一个摄影团。草地被晨霜冻得很硬,踩下去有些铬脚,手电照到的地方都覆盖着一层白霜,看不清哪里有马粪,哪里是草路,我们索性也就撒开腿大步走了。

        泡子,其实就是一汪汪滩涂。白茫茫的地方,积水就深些,不反光的泡子几乎就干涸了,留下了一楞楞的泥泞。我们站定不久,天色就红了,墨色的山和山影在霞光中对峙,显得有些鬼魅。明暗交错的光线,纷呈的色彩,映在泡子上熠熠生辉,美得那么不真实。山脊上的光晕越来越大,红逐渐被金黄代替,天边的紫也缓缓淡去,一个耀眼的圆点初具端倪,“出来了,出来了。。。”惊呼中亮点迅速上升,光线开始刺眼,我不敢直视,透过镜头,日光泼洒地热烈磅礴。远处的泡子像是着了火,艳丽繁华生动流淌。脚边不远的泡子来不及被色彩覆盖,在渐亮的天光中,犹如细碎的白银烁烁发亮。如此一半金色,一半银色,恍若隔世。

        终于一切缓缓演变成纯净的褐黄色,日光云影明亮起来。一天24个小时,日出绚艳却不超过10分钟。原来美好一直都是仓促的,漫长的只是平淡。我们从城市喧嚣中走来,在旷野和山风之间平静,但生活总是那么轻易地重新将我们淹没,在迷与悟之间往返徘徊。。。


 
 

本篇游记共含2390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3-04 15:32

2016-03-04 16:05

2016-03-05 11:05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3-07 15: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