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像是久违的东京——慢吞吞的旅日游记·东京初见篇(浅草寺、晴空树、上野公园、筑地市场、二重桥)

  • 出发时间/2015-02-23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0RMB
00.文前.行程概览.攻略.地图.

        写在文前:
        本文发生在2015初春的日本东京,记于回国之后直至现在,虽然有些晚了,但那些欢快的记忆还停留在舌尖不愿离去,因此记录下来留给往后饿的时候报社。
        文中 PHOTO & WORD 均来自本人,所及图片均经过调光、排版等处理。TANGQ所携设备为SONY NEX-5TL(16-50mm F3.5-5.6)及SONY XPERIA Z2手机。
        音乐来自歌手SEKAI NO OWARI/世界の终わり-专辑[INORI]-曲目[花鳥風月]。

        本行程9天,游记分为三篇:
        [之一、东京初见篇(本篇)]:内容为在东京前三天、东京
                        →http://www.mafengwo.cn/i/5410750.html
        DAY01:雷门→浅草寺→仲间世商店街→大黑家天妇罗→东京晴空树
        DAY02:上野公园→伊豆荣梅兰亭店→不忍池→秋叶原→アニメ天国
        DAY03:筑地市场→元祖海鲜丼→皇居→二重桥→银座

        [之二、东京暂离篇]:箱根二日+镰仓一日
                     →http://www.mafengwo.cn/i/5436616.html
        DAY04:箱根→福住楼→大涌谷→黑玉子
        DAY05:福住楼→箱根神社→杉木林荫道→箱根恩赐公园→箱根关所→芦之湖→箱根玻璃之森美术馆
        DAY06:福住楼→镰仓→江之岛→湘南海岸→江之电→鹤冈八幡宫→镰仓高校前站
        
        [之三、东京回眸篇]:回到东京的最后三日,东京西
                        →http://www.mafengwo.cn/i/5485535.html
        DAY07:新宿御苑
        DAY08:明治神宫→原宿→竹下通→涩谷→东京塔→歌舞伎町一番街
        DAY09:池袋→ANIMATE总店

        TANGQ之前游记板: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上篇(Ⅰ乌市、路上,Ⅱ可可托海、夜路行车)→http://www.mafengwo.cn/i/2987561.html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中篇(Ⅲ喀纳斯湖、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 http://www.mafengwo.cn/i/2989588.html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下篇(Ⅳ 禾木乡、布尔津,Ⅴ砂砾荆棘、乌尔禾魔鬼城、完结篇)→http://www.mafengwo.cn/i/2994164.html

        2014年冬-[雨路台北(台北九份基隆六日雨冬行)→http://www.mafengwo.cn/i/3278714.html

        2014年夏-[#消夏计划#新加坡鲁的天空游戏记]→http://www.mafengwo.cn/i/3444239.html

        行程概览:

        一些网站:
        东京晴空塔(简中)→ http://www.tokyo-skytree.jp/cn_s/
        东京水上巴士→ http://www.suijobus.co.jp/
        箱根全山→ http://www.hakone.or.jp/
        箱根空中缆车(简中)→ http://www.hakoneropeway.co.jp/foreign/ch/index2.cgi
        小田急电铁(简中)→ http://www.odakyu.jp/sc/
        (为什么不能直接链接==)

        酒店,各方比对,则其贱者(指不定哪家打折):
        BOOKING→http://www.booking.com
        携程→http://www.ctrip.com

        东京前三晚:Via Inn Asakusa/浅草蓝波酒店→http://www.mafengwo.cn/hotel/87433.html
        箱根两晚:Fukuzumiro福卡佐米洛/箱根福住楼,选择带早晚餐的,绝不会后悔,强推→http://www.mafengwo.cn/hotel/6586307.html
        东京后三晚:Tokyu Stay Nishi Shinjuku/急住酒店→http://www.mafengwo.cn/hotel/87313.html
        
        一些APP:
        

        一些地图:

———————————————————正.文.的.分.割.线————————————————————

01.Tokyo,はじめましょう

        决定去东京,并没有思考很多时间,似乎是[应当的]、[就zhei样儿的],或者是[终于到了这天],甚至也可以说[等了这么久,可算是来了]。
        说是[久违],是我对那座城市心念已久,像是去拜访一位从未谋面的朋友,我知道你一直在那里,也知道你的过去你的现在,还关心你在天气好的时候会做什么,下雨的时候会不会忘记带伞,但我们没有交谈过,当然也不知道对方的音容笑貌。又有点儿像对待一些喜欢的文学作品里的角色,我们凭借作者对他的描述想象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白衬衫或是背带裤,无袖连衣裙还是过膝长靴,这些由作者单方面告诉我们的形象,我就要亲眼见证了,到时候一定要问问他,你是真的喜欢那样的自己吗,还是有着连创作者都不晓得的内心情感呢?带着这些矫揉造作的心情,我在这个明亮的初春坐上可以跨越时间的飞行器来到这里,Tokyo哒。。

        顺利下飞机、出海关、取行李,推着箱子感受成田机场导视系统的便捷,并没有任何的夸张和刻意,只要你知道你要往哪里去你就能找到去往那边的路。日语算是对国人来讲比较温和的语言了——尤其是书写,地名基本都是汉字,事先查好想走丢也不容易。
推着箱子出门,前边一些倚着栏杆的导游举着牌子,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各种语言的名字,后面还跟着一个也不管人家看得懂看不懂的敬称[様]。穿过人群,正对面就是卖车票的柜台,给自己买了一张五分钟后发车的Sky Access,转身准备出发。

        一切顺利。

        在这趟列车上,也许是归家的本国人,也许是旅行的外国客,大家分坐左右两排,日光照进来有一些暖和也有一些氤氲。东京的冬日午后,坐在一列昏昏欲睡的列车上,时光从车窗外略过,惊扰了一片摇晃的吊挂扶手,妆容精致的人们各自合上了双眼。

        在押上站换了另一班车,一站之后到了浅草。
        我抬头揉了揉眼又看了看天,云朵占领了天空的大半,偶尔稀疏的地方漏出浅浅的蓝色,像是被淡化了色相。若是不注意看,稍微过一会儿,就连那一小块儿也被云彩包围了。

        我前三日的宿处在浅草,东京市里东北角的位置,价格相对大商业区要便宜百十来块钱。这几天我的活动范围大概也是以东京的东边为主,行程的后三日要住到新宿去,那时候再去西边逛。于是很快的出站、导航,买了PASMO卡,奔着浅草寺方向便去了,酒店在图上就在寺旁一条小街的后面。

        TIPS.
        PASMO和SUICA都有很多种,本来我是因为西瓜卡(SUICA)听起来比较可爱而想买那个,后来我买的时候人家问需不需要坐JR,我点头,于是站员给我拿出了PASMO,并说在浅草那一站没有卖可以乘坐JR的西瓜卡,我觉得两卡都差不多便也没有坚持。之前听说很多朋友比较推崇的地铁多日券或站站票,我觉得有些麻烦,在北京已经习惯一卡直接进出,不想每次地铁还要花去几分钟买票,再者这卡不仅在东京两家地铁线(东京地铁线、都营线)都能坐,而且便利店也可以使用,所以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这种一卡通式的交通卡。
        然后说到JR,我的行程中间三天是在箱根镰仓,打算坐小田急去,其它任务都在市里,而地铁几乎涵盖了我要去的所有目的地。不过东京交通圈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线路便是JR山手线,基本上绕东京中心一整圈,连接着上野、东京站、涩谷、新宿、池袋等几个大商圈,相当于北京地铁2号线,转乘也与地铁站相连,非常方便,因此我是比较需要可以乘坐JR的票卡的。至于JR PASS我因为没有远程安排就不考虑了。

        从地下口出来一分钟,就能看到雷门红灯笼,大家围着那里拍照留念,这样一个大都市里保存完好的古建景点,必会使得游人蜂拥而至。我走过去,大红灯笼真的很大,灯笼下口距地面的高度我伸出手都够不到,我估计里面能装七八个人吧。上面的写字印画我已经记不清了,游人太多,实在无法久留。
        我拖着个箱子,走在游客满街的道路可不容易。于是绕过雷门后面垂直的仲见世商业街,走到店铺后面的小道上一路向北。手里攥着导航,也没空左右相看,想着赶紧入住才好撂下行李轻装前进啊。这时候就碰上了个老爷爷,老人家十分可亲的询问了下我的情况,是不是旅行者啊从哪里来啊要去哪里啊等等,我真心感谢当时让我背诵基本课文的初中英语老师——至少这几句还是听得懂的,我心想老爷子您可别再问了,再多说哪怕一句我就听不懂了。
        一点也没夸张的,他下一句我就蒙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说的那一句是什么,每到这种时候一股强烈的遗憾就会上升到眼底心底,也许是有机会能和一个异国人交流的,但那个机会被不爱学习的我抛弃了。昨日之日不可追,我还是要想其它办法。
        我这一愣,那边的老人家也是一愣,我估计他心里也不理解怎么就突然不能交流了呢?于是他顿了一下吐出两个耳熟的音节,这下我又呆了,心说我真听不懂了啊,英语里有这么黏连的打招呼用语吗?突然脑袋瓜灵光一现——哦——那是个日语单词啊!听得懂听得懂,恰好是认得的几个词之一啊!我非常激动表示理解了,一个劲儿的点头。这一激动把老人家弄得更糊涂了,我只好挑着几个能说的日语单词向他表示你刚说的那个[案内(导游)]我听明白了,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这下老人家也非常的高兴,一口气说了一大段儿话,我一边点头一边估摸着他可能英文也就是会那么几句,说完了就没了。
        老人家带着我走出了浅草寺,在一条幽静的背光小路转弯,再向右拐,不留神儿惊扰了一只肥肥的黄猫,它向我走来蹭了蹭然后转身离去,那家酒店就在它身后出现了。我向老人家道别,再次感谢他的帮助。也想向那只猫道谢,结果却找不到了。一抬头,看到它跳上胡同那一侧的矮墙,扭头看我一眼就跳进去消失了。

        我走进酒店办理入住,之后打开房间的门,再然后哇,真的好小呐——

        稍事休息,半小时之后,我又回到了浅草寺院中,一身轻装的我没有再碰到刚刚的案内人。我站在二天门口看着主殿的侧身,轻声道一句——我来了。

02.浅草神様,お願い

        从二天门进去,正对着是浅草主殿的一侧。这个殿起码有雷门的十几倍大,门扇立的老高,可不是举起双手跳一跳就能够到的了。我站在殿前的水池,按照画片上的顺序一边净手一边听着人来人往,不用抬头,感觉像是回到了傍晚的天安门广场。

        TIPS.
        正确洗手顺序:先冲左手再冲右手,之后右手拿勺左手接水漱口(不要喝下去),然后再冲一遍左手,最后竖起勺顺水流下放回原处就好了。

        浅草主殿是观音堂,供奉的主神不让拍照,大家都排队进入大堂,先掷硬币再[二拝、二拍手、一拝],每个人都安安静静的,只除了躲着大人腿间蹭过去的三两小孩。我也照例奉纳了一百日元,听到那枚硬币叮叮咚咚滚入奉纳箱,便相信神明也听到了我的祈愿——惟愿身边之人一切顺遂、福寿安康
        我转向两边的抽签台,抽了第一个签,是个[凶]。

        抽签不顺,我早就预料到了。二十多年,从少年时小卖部的里五毛钱一次的抽奖游戏,到一些商业活动中高达百分之五十的奖励项目,再到近几年节庆时微博微信的抢红包运动,我能数的过来的,只有两根圆珠笔一个肥皂盒和0.03元人民币,所以抽到[凶]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只是旅行之初毕竟心有所愿,于是便去请了一枚[除厄]放在包里。
        直到现在,它还辗转在我的各个背包,从隆冬到盛夏,安静的帮我除掉那些看不见的倒霉事。
        我把[凶]折了几折,抚平后系到了后边的木架上。那架子不足一人高,上边每隔一掌长便横着一根线绳,绳子上面已经有很多纸结。那些都是游客们抽到的[凶],他们把签纸系在神社里等待被净化,意思是除掉自己的霉运。我系的时候听到边上有个小女孩对她的爸爸说自己抽到了个[大吉],她父亲显然也很高兴,大乐的把签纸叠了几下便放口袋里拿走了(好签可以拿走)。

        从小我就很不喜欢某些性质强烈的东西,看到寺庙里供奉的各位也不是很友好,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态就逐渐平和了些,然而还是觉得那是对我没有意义的。不过我对神社却有着天然的好感,也许是因为古旧怀远的碎石子道,也许是因为安静随和的林间风,或者是漆红的大鸟居亦或是我比较认同这里的[神]并不是一个特定的形象,而是指代世间万物。
        我喜欢[万物皆有灵],喜欢他们说器物使用久了就有了灵,房檐下、百草间、石头缝里、邻居家窗台上无名的花草都有灵。也愿意相信山川大河、丛林秘境每一处都有神灵居住的痕迹,我想我一定会在某一日到某一座山里做客,那时也许就能在风中嗅到他们午后煮茶时轻灵的茶香吧。
        其实世间大多道理讲不通,喜欢就是喜欢了,一眼万年,就是这么回事。

        我逛着浅草寺院,除了主殿颇为恢弘之外,其它的也只有寺里中轴线上的几个大门比较大了,我对这些门也看不出所以然,就去边上的花园中寻找乐趣。这里其实不应算是花园,虽然也有花草树木小桥流水间或其中,不过它们都是围绕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神社,大的有两三顶轿子那么大,庭前竖立鸟居和奉纳箱,也有绿松和山水景致;小的只有电视机大小,同比例的鸟居奉纳也有,小而精致的摆在门前;还有一些地藏,他们各自站在路边,有的好几人并在一排,有的孤独的藏在树后。院子不大,但真要每一位神明都拜一拜恐怕今天一天我的零钱就要见底了。
        确实没有危言耸听,我记得我刚进入那个花园还见一个拜一个,见了五六位之后发现不妙——100元硬币真的已经没了,剩下的都是500元大面值。我就心说神明在上,你们的大头儿我已经见过了也给你们家奉了不少纳,走过路过,各位要是真的没空福佑我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一直往前走,只要您别给我添乱就行了,谢谢了呐。

        这里有两件事可以说一说,一是出门前SHIN酱讲给我听的一则故事。说是她有一回和朋友来神社,正巧朋友手里硬币不够就拿了一枚50元的投了过去,心里说我要求也不高,一般保佑保佑我就行了。结果还没等出了大门就啪叽一下来了个大马趴,一下子膝盖就破了,SHIN酱就对她说你看,神明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这不,立马就告诉你50块心不诚的后果了吧。我听着心下有些好笑,就说神明也真是认真工作的好少年,她便说你还别不信,神様神通广大不然怎么听得懂你说的外国话,你得信——当即我就应下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神桑要是听不懂我的外语那我不是白拜了。
        第二则是刚刚发生的,我想着SHIN酱的嘱托,在主殿上帮她念叨了一句感谢神様年初保佑她找到如意工作。然后想我拜托神明这么多事是不是也要多奉纳一下比较好。于是又去另一侧抽签台投进去100元,拿起签筒瞬间从小孔中掉落两只,我一看诶这应该不是我的签吧,我便没有理会又去摇了摇签筒,后来抖出来一只[吉],我便很高兴。但是又一想刚刚四周没有人,签筒可能是上一个游客放反了,所以那两只签可能真是从我手中掉出去的,那就认账吧。于是又往签台投了两枚硬币然后捡起那两只签来看,这一看没给我晕过去,居然是两个[凶]。
        一个[除厄]不知道压不压的住三只[凶]呢。

        再一次走出主殿天色比较阴了,再也找不到哪怕一角的蓝天。手机上显示不到五点,我想要不我就先去吃饭吧。
我赶在天上的雨点变得密集之前找到了我的旅日第一餐,大黑家天妇罗。
       点了一份海老丼(炸虾天妇罗),没过一会儿味增跟萝卜生姜也跟着上来了,喝了一口汤,冬天阴霾的气息终于从身上退散了开去。
炸虾很好吃,外面一层炸面粉被浇上了特制的酱油变得有些绵软,油性味儿几乎吃不出来;虾子有手指头粗细,热乎乎还有些烫嘴,牙齿切下虾肉,有一股海洋的味道隐藏在热气中顺着喉管咽下;白米淋上酱汁,在食用之前吃了块生姜,舌头便开始渴求这种恬静的白味。一餐满足。

03.东京晴空树,来た

        今天来晴空树显然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人家都说了是晴空,我还偏偏在雨水几乎打湿了背包的时候来这里,这不是找贱呢么。我抬头看着从天空中降落下来的雨丝,温温柔柔的,也不冰凉,但它门那么热爱这片土地,集合起来便成了河。我甩甩头发尖儿上的水珠,走向晴空树底,门里面很温暖,一股似曾相识的水雾蒙上了眼镜——这让我想起去年冬天台北101,一样的下雨天,一样的天空雾。
        一样四百多米高空下,一样这片白色海洋。

        我几乎是哭着捏起三千多日元的入场券走向天望回廊,景色如一年前一成不变。我带着衰落的小心脏用了一分钟走完了全程,其实也只有百十来米游客并不很多,想来如我这般没心眼的人也不多见。
        下到第一展望台(350米)的时候,天气有些好转,脚下的灯光隐约可见。

        选择Tokyo Sky Tree是因为名字好听,我很喜欢用自然意象组合而成的名字,很有情趣。扭头看了看玻璃外的夜雾觉得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下楼来到塔的底座,是一间比较大的综合商场。这一来可不得了了,我的东京[买买买]任务提前开始了。

        [JUPM SHOP],我看到它的瞬间那个被我硬塞起来的二次元魂便燃烧了起来,之前的忧郁文静肯定是伪装,脱掉了淑女的外套,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回归中二了。
        我相信任何一个二次元住民看到这种店铺都会把持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个历史悠久JUMP党,所以我想也没想就走了进去,瞬间便进入宅之海洋回不了神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我想。在日本,在东京,在一家二次元店,我找到了长久缺失的归属感,甚至觉得无论几小时钱的清远神社还是刚刚的几百米上空,都不足以收留我这个宅晚期人士,而只有这里,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才能令我感到极致的舒适。
        入手几个小玩具,有扭蛋也有一番赏,我想我得给钱包留着点儿情面,不能刚来第一天就让它减少太多内存,于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店门——转了一圈又入了两个扭蛋才真正的离开——扭蛋扭到喜欢的角色的心情像是阴霾之中霎那间开满了鲜花。

        然而我为钱包着想的心却并没有得到理解,我在一个转角看到一家很大的书店,在那里买了当期的电击文库,因为正巧一个人气动画的续作将要今年登场,于是这本杂志开展了很多造势活动,买杂志送角色毛巾就是其中之一,我也就是没忍住入了手。还是像刚才说的,喜欢便是喜欢了,会心一击的机会可没有那么多,我还不如早早认输,买了带回家去呢。

        雷门。
        夜晚的雷门似乎有些鬼魅不定,天上还零星飘着雨,两边的店铺都已近熄灯了,只有为了营造气氛插上的樱花灯还在亮着。院内安静的只能听到我自己的脚步声,但是却并不黑暗,楼和塔也是明亮的,橙黄色的灯带掩藏在挑檐之下,远处看去像是殿宇自己在发着光,那些光映照在红色的榫斗,显得比白天还要艳丽。

        我走在商业街的正中,正前方有一个门楼,门墙上两双与大门差不多高的草鞋,不知是何意义。走过门去,看到门楼背面还有两双鞋,上面写着是山形县某处的奉纳,但还是不知晓草鞋的意义。再往前是就是浅草主殿,中庭没有人,远处树影与高楼间能看到一站外的晴空塔,塔身周边的雾气已经消散了。

        我走在被雨水渗透的青石板,四周安静的像是空气停止了流动,两盏八角灯挂在主殿檐廊,挑起的飞檐尽头闪着亮闪闪的荧光,白墙与红木梁的架构清晰非常。人工建筑被静谧的环境营造出非人间的效果,若不是我还能看的到晴空塔,恐怕我也会进入到不知何处的彼方吧

        冷风吹来,我跺跺脚,小腿泛酸,有点儿累了。
        酒店就在二天门外边的小径旁边,我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发现路旁有个隔起来的小院子,石头的鸟居上面挂着注连绳和纸垂,前边的草坪上立着一块石柱,上书浅草神社。

        鸟居门前立着个[车止]的牌子,人有时候特别奇怪,越是不让去的地方就愈发想去看一看,我顺着石板路就跨了进去,走过鸟居,就是神明的地盘了。路的尽头便是神殿,比院外的主殿小了好几圈,奉纳箱倒是没小,前边站着一个穿大衣的女人,一动不动的。石板路被拦下了,前边走不过去,我看着几十米远的那人,想着她是怎么过去的,然后看了看又觉得不对那估计是个什么架子,就在我放下心的时候突然,一声响亮的乌鸦叫[嗄]的划过天际——
        瞬间后背发凉,一身冷汗渗了出来,我靠那到底是个什么?乌鸦不让我进去?哈?
        大冷天的一身炸毛汗可不舒服,我拍拍我自己的脑瓜顶劝劝自己别怕别怕,回去吃点儿买回来的小点心,再泡个热水澡,敷个水蜜桃味儿的面膜,然后乖乖睡吧。

        #发布后两周才知道的事#→19世纪末开始营业的神谷酒吧,据说太宰治、川端康成等先生都来过,没进去,其实当时也不知道,后来翻照片才发现的,也是有趣的缘分。

        第一天就顺利的结束在梦中。

04.上野之樱,間に合わない

        我按照上班时间起了床,之前的旅游经验告诉我,旅行结束后要比工作日五天还要累,所以我便没有强行要求自己早起。
        拉开窗帘,日光平衡的透进来,没有在房间里留下影子,我想今天一定是个大阴天。

        浅草主殿前的香炉已经烟雾缭绕,新一波人潮马上就要挤满前庭,神明一天的工作也开始了。

        我去了昨天受到惊吓的浅草神社,昨晚隔挡开的小路已经开放。我从另一个入口进去,白日里的小神殿非常平静,十字小路周围全是白灰色的碎石子,鞋子踩上去咯吱作响。树上盘踞着特大号乌鸦,扑腾扑腾一会儿冲上天空一会儿落回树梢,一切都平常的很——奉纳箱前果然没有什么穿大衣的女人。
        我顺着石板路向殿后走去,不远处还有一座古旧的小神社,估计平常没什么人会来。浅草寺周边各种大小神社数不清,这昨天便已见识过,我秉着对翻修很少的古老神社的兴趣来到他的跟前,也许只有一瞬,我感到里面一定有眼睛看着我,白天里一阵胆怯的凉风透过围巾侵入到脖子里头。下意识一缩脖,看到一个黑色呢子外套的老人走了过来,摘掉头上的帽子向神社敬礼,看到我冲我点了点头便走远了。
        我还没来得及为日本人民这种奇妙的精神整理出语句,又一位欧巴桑推着自行车停到神社门口,她脸上干干净净的,看得出出门之前精心整理了一番。她冲我点点头,又冲门前的狐狸石像弯了弯腰。她走进去,在一个整理盒大小的奉纳箱前站定,一百日元投进去,摇了铃一拜再拜。
        我跟她走进去,里面淋不到雨的位置只有一人大小,我看她祈完再平静的走出去,觉得昨天的自己简直就只是个游客。我学着她的样子,真诚的又把昨天的愿望许了一遍。

        上野公园是一个非常大的休闲去处,春天你可以过来赏樱,我在那条有名的樱花路上用脑洞补完了落英缤纷的美丽场面。然而我现在是二月深冬,樱树上连花苞也没有,只能看见它的枝条伸的老长,几乎与对面的枝梢纠缠在一起,我想如果是在纷扰的樱花季,显然那淡粉的云团必会遮挡住一整个天空吧。

        上野公园还是一个集合好多神社的神域,参拜神社不分冬天夏天。我逛了逛清水观音堂,又看了看五条天神社,后来在花园稻荷神社发现一条上山的石阶,石阶上竖立很多红色小鸟居,显然数量和密集程度都没有京都稻荷神社那么夸张,对于头一次见的我也觉得很漂亮了。

        这里还有很多博物馆和美术馆,我吃完午饭遛弯儿的时候走过他们的门口,不过一家都没有进去。

        说起午饭,其实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伊豆荣梅川亭店。
        北京也有很多家鳗鱼饭好吃,大多都是在居酒屋里,由日本人或者旅日国人来经营。鳗鱼饭这种盖浇饭嘛,初尝惊艳,吃到一半就腻了,然后浇上茶水吃茶泡版,换味又解腻。所以我在想大家都说的[好吃]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境,是吃到最后一口鳗鱼肉还鲜嫩可口吗,还是味道终是与国内的不同,鲜、甜、绵、软,每一种滋味都上升品尝口感百分点呢。

        我是当天第一个到店里的客人,并没有什么前几名客人的打折优惠活动,只是可以随自己的心意挑选座位。我选了一个右边有庭院景观的榻榻米坐席,背后靠着墙面,脚下有加热的软垫,脱下长靴和外套,映着暖融融的灯光趴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围住茶杯,呷一口煎茶,我想今天一天都待在这里就好了呢。

        我看着桌子前的食盒,鳗鱼饭被摆在右下角,左下方是几块天妇罗,里面还有一只炸虾,正是我最爱吃的那一款。在往上三个格子,煮物、豆腐、鱼生各自安安分分的待在里面,等待垂涎。我的习惯是,第一筷子不是最爱吃也不是最不爱吃的,而一定是看起来最不起眼的那一种,于是我往豆腐那里杵了杵,捡起一块什么卷放到了嘴里,味道有点咸。我喝了口茶继续开吃,接下来就没有空梳理情绪和文字,回想起来,能与人言的真的只是[好吃]二字了。

        送餐过来的是一个和服女子,在这里评论人家的年纪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的妆容是很美的,也一直带着和煦的笑,用着简单的词语向我表达这些餐食的意义,结果我只听懂了很少的一部分。在我等餐的时候,陆续来了两三桌客人,有一桌明显是国人,是一家三口,小孩子只有两三岁,他们坐在理我最远的位置。还有一桌是两位年过半百的老闺蜜,俩人点了点儿小酒坐在我边上,最后一桌是两位青年男士,看起来像是公司里的前后辈,带着公文包坐在我前面一桌。我拜托和服服务生帮我拍照的时候,这二位的位置显然更合适一些,于是两位中的那位后辈就帮了个忙,可惜我实在不会更高深的交流用语,只能用万用句型[すみません]表达强烈的感谢了,[すみません]と[ありがとう]。

        上野的下半场在茶后开场。
        本来的打算逛些博物馆和神社,但冬日里的阴霾挥散不去,机动车穿梭在十字路口,走在路上有一种被世界隔离了的荒谬心情。

       不忍池畔,一个蓝眼睛小哥儿在速写。池水飘零,芦苇与荷花的残枝穿过河面挺立在寒风之中,却也不枯萎,折断的莲蓬头掉在水面,更是一分荒凉。
        要说生灵也是有的,鸭子、水鸟,它们或是浮水或者飞翔,更有几团蚊虫扑向池边的游人,我很是吓了一跳,马上就跑了。

        这个时候只有河津樱不畏风雨沿河道而开,那还是我更喜欢的枚红色的樱花,上野那条有名的赏樱大道还得再过一个月才会引得人们蜂拥而至。就算时间没到,也有一两颗不那么听话的早熟孩子开了花儿。

05.秋叶原站,本当に怖いよ

        此间2月24日晚上6点,我坐在JR候车长椅上,与身后五个口袋摊在一起,胳膊腿儿都酸痛的动不了。而此情景也被我组织了好久语言发了来东京以来的第一条朋友圈:
        [上海是魔都的话,东京就是大魔王都,东京是说『小的们给我上——!』的大魔王,而上海就是那个『小的们』]。
        ——然而我还没到秋叶原,这个我心心念念一百年的朝圣之所,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一句话,我离开的时候,没怎么花钱,只是把手掐的青了一礼拜。
        本当に怖いよ。

06.巷子里的海鲜丼祭典,泣いていた

        晚上睡得不太好,这床翻身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被子面与被里散开来,还有一部分被压到床垫之下,空调关不掉,有点儿潮又及不上暖气温和,几多原因集在一起,便很不舒服。于是这天早上我便早早的起来,打开窗帘,终于挤进来一秒阳光。

        一秒转瞬即逝,天空恢复阴沉。

        我在筑地本愿寺停留了一会儿,取了一张当天的印章纪念卡。

        东京冬天的气候还是很温润,并没有刺骨的风,也没有追命的冷。路上的行道树几乎秃了,自家门前的小花小草却都长势可人,有些伪装成花儿的白菜在园地里盛开着,仰首面向给它们浇灌的市民和路人,安静的等待着每天清晨的花洒。

        筑地市场是今天第一要务,一定要赶在饿爆了之前赶到,不然我想我可能控制不了自己会吃几碗饭。于是我在GOOGLE MAP 的指引下绕了一个弯儿找到了市场的门口,是一条夹在两栋大楼间的普通小道。走进去就全是两三层的小楼了。

        以前听说吃到寿司之神的作品会有一种脑袋放烟花的快感。当时想象了一下,美味的食物我大吃货国从来是不缺的,川鲁粤湘,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尤其是年少时饭的阅历还不够,吃到什么都新鲜一下。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以前因为羊蝎子的名字不好听,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拒绝食用的,然而有一天在不知情下吃了一口,便觉得周身一圈都被舒服的羊毛裹着、拥抱着,汤汁入口,再也找不到停止下筷的理由。还有一次在成都吃串串香,串儿下锅还没有感觉,沾着油碟也没有感觉,后来老板说香油里要放盐和蒜蓉,现在一想,当时从盐勺中缓慢倾入香油碗中的盐巴粒,每一粒都是一位来自上天的精灵,他们雀跃着跳入碗中,发挥自己最大且唯一的功用融化自己的生命,就为了给食客们一个背景有金龙升天的盛世豪景,那真是一辈子也只有一次的体验。

        过了年少无知的阶段,可以吃到的好吃的越来越多,却反而越来越觉得吃什么都没有初识的感动,现在回味最多的,是每次旅行回来妈妈做的红烧肉,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在别人家的窗户里飘出来的红烧鱼的味道。
        这一次我点了海鲜丼和味增汤,又加点了一份海胆,帮助我点餐的是来自湖南的方脸小哥儿,日语说的要比普通话还要好些。
        饭被端了上来,中间立着一只虾头,周围用鱼籽和海胆堆好,最外边是各种鱼生和鸡蛋糕、蟹钳、生姜等等,米饭浇了酱油,埋在最下面。我接了杯煎茶,看着这一碗饭有点不知道从何下口,小心翼翼的拣起一颗鱼籽,咬之——
        噗——!

        外膜爆破开来,里面的鱼酱联合着酸甜分子的滋味瞬间占领舌尖所有味蕾,早晨低迷的面部表情和规律跳动的心脏以最强劲的鼓点躁动起来,只需一秒钟,全身的细胞就脱胎换骨,睡眠的不适迅速从身体中分离开去,换上最新鲜靓丽的新的节奏,像刚刚看到的像花儿的白菜一样,绽放出最盛大的笑容。
        过了差不多十几秒钟,内心的震撼开始平复,我呷了一口煎茶,又及一角生姜片,鱼籽的热情才消退了下去。
        第二筷子准备给貌不太扬的海胆君,这也是我在北京鲜少点的高贵食材,我几乎不愿想起曾经吃到嘴里的又黏又软的触感。试一下,等待烟花盛开的我,等到了大脑给予我的想象画面——真的能看到烟花啊——
        那是一连串绚丽的烟火,在夏日的东京湾,穿着浴衣的少年少女围坐在一起,扇着团扇指着上空,然后拍手喊着TAMAYA。一开始还只是一朵一朵的升起,先长出枝干和叶子,再绽开圆润的粉嫩脸庞,后来它们不甘被黑夜笼罩,想要奋力一齐照亮夜空,于是天空之上接连不断的降下缤纷花雨,一朵还未凋谢一朵复又升起,碎裂的花瓣与初生的花蕊嵌合在一起,形成一片闪着星光的巨大的花的海洋。

        一场烟花的绽放与熄灭已让我泪水盈眶,学着边上客人的样子浇上酱油再加点儿芥末酱,满含泪水的一顿早饭结束在公元二零一五年二月廿五辰时末尾。

    夏祭り/夏祭
    君がいた夏は/那个有你在的夏天
    远い梦の中/彷佛是在遥远的梦里
    空に消えてった/像是烟火一般
    打ち上げ花火/绽放在空中之后便消逝了
    ……

07.二重桥上的皇居,残念ですが

        相较于鲜花盛放的夜空,白日之下的二重桥就显得平淡了些。

        过了护城河,看到几只白天鹅在浮水,躲过枯掉的水草,集结在城墙白色的倒影里。以前曾听闻日式宫殿围墙的大石块都是天然堆砌而成,并未用到任何胶状物勾缝,我在河对岸看着它们,经过千百年风雨变迁,石块表面早就斑驳腐朽,我不确定它们是否与文献中记载的一样是天然粘合的,只是有一种由心而生的质朴而庄重的感情,伴随着二月底的料峭春风,吹淡了那一碗极品海鲜饭的围绕。

        以前看的一个乐手出的旅行书,说到日本的神社参道是长长的一条碎石子路,初时走上去咯吱作响,鞋跟没下去半截,抬起时又掀起一层碎石,走起来并不很舒服。后来越走越深,抬头已经看不到高楼大厦,眼间被穿梭的枝桠影子和光斑代替,耳边的风不知何时降低了分贝,这时他发现足下碎石已经变成了细砂,再也发不出一点声响,于是他觉得此时此刻世间只有他一人,而他站在通往神明殿堂的大门前,在万物生灵的注目下,显得自身是那么的渺小。

        这一段描写令我神往了好一阵子,一直在想自己会是在多大年纪在什么情况下在哪一间神社中能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

        现在我站在石子路上,平底靴抬起落下,是白色石子压好的两米小道,道路一侧有一片碎石广场,广场的对面是一个长满高层建筑的异次元空间,另一侧碎石子地面比小道稍宽一些,它的后边就是护城河了。冬日里的护城河平静无波,水禽也没有飞过来,石缝里透着残草和微凉。二重桥立在护城河最宽阔的拐角处,它后面能看到白色皇居一角,其它部分全都被巨大的植被遮掩住,即使是在飞车走马的现代,也没有办法以人的视线窥见其一角。

        皇居浅见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情绪波动,歇了一会儿搜了条最近的路就奔银座去了。

        一路经过街心花园、飞驰的马路、和异次元建筑,东京正中心的街面比起或焦急赶路或轻松拍照的游人,东京人更多的一种无意识的前进,也许他要抓紧下班前最后一小时多办理一个业务,也许他要赶在其他人下班前做好开店的准备,也或许那些只是过客的想象。只是当你置身在鳞次栉比钢筋混泥之中,又怎么会有闲暇宁静的田园心境呢。

        #发布后两周才知道的事#→下面这个是 Asakusa(浅草)文化旅游中心,立面相当精彩,来自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浅草最后一个晚上,八点多就回来了,桌上摆满便利店买的饮料和即食品,买的时候没觉得,摆出来发现还挺吓人的……出来玩儿有时候懒得吃饭,懒得去想也懒得去找,这时候便利店就显得很重要,罐咖、牛奶和速食品是每回出行必备宅良品。这回还多了樱花装的限定朝日啤酒,结账的时候遇到个黑皮肤打工的留学生,问我够没够二十岁,让我开心了好半天。

东京初见,終わり

        至此,[之一、东京初见篇]完结,后六日见下方链接→

        [之二、东京暂离篇]:箱根二日+镰仓一日
                       →http://www.mafengwo.cn/i/5436616.html
        DAY04:箱根→福住楼→大涌谷→黑玉子
        DAY05:福住楼→箱根神社→杉木林荫道→箱根恩赐公园→箱根关所→芦之湖→箱根玻璃之森美术馆
        DAY06:福住楼→镰仓→江之岛→湘南海岸→江之电→鹤冈八幡宫→镰仓高校前站
        
        [之三、东京回眸篇]:回到东京的最后三日,准备中
        DAY07:新宿御苑
        DAY08:明治神宫→原宿→竹下通→涩谷→东京塔→歌舞伎町一番街
        DAY09:池袋

本篇游记共含13975个文字,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赞!

2016-03-04 22:11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03-05 11:25

引用 天天揍老胖 发表于 2016-03-04 22:11:49 的回复:

很赞!

回复天天揍老胖:谢谢~!

2016-03-05 11:32

引用 renavv 发表于 2016-03-05 11:25:46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renavv:可以呀~知道的尽量回答~

2016-03-05 11:32

卤煮的声情并茂的,值得参考~尤其是最后“把手掐的青了一礼拜"

2016-03-07 12:57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3-07 19:56

引用 凡的小宇宙 发表于 2016-03-07 12:57:05 的回复:

卤煮的声情并茂的,值得参考~尤其是最后“把手掐的青了一礼拜"

回复凡的小宇宙:哈哈谢谢~那种感觉真的好痛苦啊》《

2016-03-10 11:28

引用 baoada 发表于 2016-03-07 19:56:16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baoada:谢谢愿我们每次出行都与众不同~

2016-03-10 11:28

2016-09-13 20: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新建文件夹N 发表于 2016-09-13 20:07:40 的回复:

回复新建文件夹N:谢谢啦~ o((*^▽^*))o

2016-09-13 20: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11 15:28

引用 高小敏 发表于 2016-11-11 15:28:02 的回复:

回复高小敏:😁谢谢

2016-11-11 18: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