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春节宁夏游荡

  • 出发时间/2016-02-08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一切从夜宵开始

去年春节带大熊到西安认真地吃了些天烤肉串,让大熊从此开始企盼春节的撸串旅行。所以今年离春节还有几个月的时候,他就跑来问,今年咱们去哪啊?其实完整的内容应该是,今年咱们去哪撸大串啊?在了解他的这一明确意图后,能选择的目的地也就并不丰富了。在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光景的时候,我决定去宁夏。除了有美味的滩羊外,还有西夏王朝的遗迹,以及年代更为久远的贺兰山岩画和水洞沟古人类遗迹和腾格里沙漠。
年初一飞银川的机票爆出了300多块的低价,虽然落地时间是半夜12点多,但这对我来说不算个啥事,酒店定下了兴庆区很具特色的新崎特公寓酒店——复式结构的客房。考虑冬天是宁夏旅游的淡季,地处中卫市的沙坡头,可能从银川去起来不会太方便,索性定了火车票去中卫住上几天。中卫的酒店定的是挂四星的逸兴大酒店。
一切都安排妥当,告诉大熊,这次去哪里玩,你来定,大熊雄心勃勃地应了下来。据说马上去查资料了……
大年初一晚上,来到机场,发现出行的人居然超出想象的多……看来过年在家团聚的理念也正在逐渐淡化。还好飞银川这样冷门地方的人还是很少的,到起飞时,飞机上有1/3的座位是空的,大熊据说很舒适地占据了一排座椅。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居然比计划时间早了30多分钟降落。从机场出来,发往民航大厦的大巴还在运行中,也就打消了叫个滴滴接机的念头,直接上了大巴。半个小时光景便到了民航大厦前。这里距离新崎特酒店还有3公里左右的距离。下了大巴便看到若干辆出租在等客,一搭话,果然不出所料的不肯拉这趟3公里的小活。无所谓,换个位置应该很容易打到车,以及正好我还需要买个打火机去……待跑去不远的便利店买了打火机,点根烟抽着,正好一辆亮着空车灯的出租出现在视野中,轻松愉快的拦下,不一时便到了新崎特门前。虽然这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左右,但反正之前已经预付了房费,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没给留房间之类。果然前台一报名字,很快一切就绪,走进了地暖强劲的房间。室外零下的气温与室内30度左右的温度形成的巨大反差,加上大熊还停留在去年西安之行的记忆中,在扔下行李的同时,大熊就要求,咱们出去找个夜宵吧!去年在西安便是半夜跑去了回坊。不过这里毕竟不是西安,这钟点是否还能找到吃的,我也有点含糊。反正也还不想睡,出去晃一圈也无所谓吧。这样想着,与大熊溜达了出来。
在寂静无人的街上溜达了半天,居然还真遇到了一家餐厅似乎开着门有人出入,过去一问,原来人家是自己在搬东西,并不营业,但倒是给了一个很好的信息——往前走一个红绿灯,仙鹤楼,24小时营业。溜达过去一看,果然好大个餐厅,正在营业中,不过店堂里客人也只是三三两两的几桌,远没有西安回坊的摩肩接踵之态。要了盆羊肉,味道确实不错,肥而不腻,香嫩适口,不过价格也真不算便宜,好像是88块,说是一盆,其实也并没有几块,大熊唯一中意的是烤大串,对这种清淡吃法兴趣并不大,所以大概吃了点,也就算完成了夜宵活动。溜达回酒店睡觉拉倒。

按照事先和大熊的约定,转天一早起来,我便问大熊,今天打算去哪?大熊很坚定地回答,今天先去玉皇阁!我偷笑着——果然是大熊的风格,估计就是在哪里看到了这么个名字,然后臆想着玉皇阁应该是如何如何,就如此作出了决定。行,走吧,300米!我简短地告诉了大熊他选定目的地的距离。就在大熊还在思考300米是个什么概念的时候,我指着眼前一座城楼——玉皇阁,到了。
在围着这个城楼转了一圈后,大熊第一天的游览计划算完成了,连走过来一共用了30分钟的光景。我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问着大熊,咱今天就转这个城楼子了?大熊挠着后脑勺,我以为玉皇阁得是个大庙呢,能转一天……那你计划第二天的目的地呢?承天寺塔!第三天呢?南关大清真寺……核算您预备了一个月,就查到了这么几处,服了你了!15分钟后,大熊第二天的游览计划也完成了——本来离着也没多远,而且承天寺还不开门,只能外面看一眼那个塔了事。当然开门也就是再多用个30分钟的光景。鉴于熊爷的游览计划大概用2个小时就能全面完成,我决定,咱还是溜达回玉皇阁那附近,吃老毛手抓吧!熊爷臆想出的计划被现实无情批驳后,很是不服气,在老毛手抓往左拐还是往右拐的问题上坚定地和我对立着,向相反方向走。结果……当然就是改去吃了迎宾楼的涮羊肉。迎宾楼的涮羊肉,与之前听到的各种赞美实在存在着不小的差异,真没吃出什么特别来,也就算一般化吧。价钱倒真不算便宜。
吃过饭,熊爷为了挽回脸面,一眼看到了公交站牌上的银川文化城这一站,大约瞬间又臆想出了各种盛况,强烈要求去这里。好吧,反正今天原本也是打算市区转转,随他瞎折腾吧。到了文化城,只见静悄悄几排楼,小广场上倒是搭着个舞台,但空无一人,我看着两眼迷茫的大熊——您打算来这盘个店面?还是卖套房?没事咱们跑这看楼盘来是几个意思?那……怎么办?大熊终于开始放弃执行他那些莫名的计划了。来都来了,马路对面就是森林公园,进去转一圈好了……哦?森林公园啊?你怎么知道的?大熊一边很惊奇地问着,一边跟上我,向马路对面晃过去。
森林公园这个名字也实在是很有欺世盗名之嫌,当然鉴于北京这边那片圈起来的荒地也叫了森林公园,这里这个虽然面积更小些,但确实风格上基本相同,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总体来说,这里作为附近楼盘的公共绿地公园,还算是很有规模的了。一圈溜达出来,大熊为了体现他总还是有些用处,用滴滴叫了辆车过来。然后迫不及待地报出了他计划中的第三个目的地——南关大清真寺。我知道,其实清真寺不重要,重要的是清真寺旁边那条宁夏牛街——那里有红柳大串!问题是,看来他也没了解清楚,牛街是夜市,这大白天的跑过去可做什么呢?
果然,在清真寺里小转了10分钟,大熊就急匆匆出来开始寻找传说中的宁夏牛街。我指指旁边一条街——就这!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熊爷的心情大概只能用崩溃来形容——怎么都不开门啊?人家是夜市好吧?你不知道?哦……那……在我们顺着牛街来回溜达了第四趟的时候,终于有一两家开门经营了,熊爷迅速选了一间有漂亮老板娘亲自张罗8年老店的店面坐了进去。红柳大串!可等到这天了!这话差不多已经写到了熊爷的脑门上。
老板娘亲手烤出来的红柳枝串现切羊腿肉,让熊爷一天的挫败感瞬间消失到无影无踪。确实如此鲜嫩细腻,毫无膻气的大串,真的不是随便哪里都可以吃到。在桌上扔下了一大堆撸净了的红柳枝条后,熊爷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明天还来这里吃!
看天色这时已经黑下来,我到路口拦了辆出租——中阿之轴,麻烦您到了等我一会,拍几张照片……中阿之轴,是银川召开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啥峰会论坛的会址,夜景值得一看。但交通不便,所以不能放那出租车走,不然回来可能很难打到车。中阿之轴距离老城区,还颇有点距离,在车上与司机师傅闲聊起来,原来师傅姓李,并宣称祖上是西安那边迁过来的,应该是李唐后人。到了中阿之轴,拉出架子匆忙拍了几张,不好意思让李师傅久等,很快便收了家伙返回。路上聊起周边几处计划中的目的地,果然公共交通完全不能指望,于是索性和李师傅约了从明天包他的车。

西夏王陵与贺兰山岩画

鉴于熊爷的宏伟计划在头一天已经悉数完成,第二天开始还是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吧。一早李师傅的车便如约出现在酒店门口,出了兴庆区,向西夏陵驶去。西夏陵,作为当年西夏王朝遗留下来的重要遗迹,肯定是这次宁夏之行必到的目的地了。尽管李师傅一路都在表示——真没什么可看的,就几个土包包!虽然是淡季,没什么游客,但景区也还在运行着,门票是一定要买,包含的电瓶车票也是一定要买,这一点,大熊是完全没有意见的,他不会忘记去年在西安被我忽悠到城墙上走了一圈下来的惨状,所以有车坐当然是非常好!以及,在门口可以抵押身份证换取电子讲解耳机。每接近一处,耳机便自动开始讲解,也算不错的一项服务。
在参观完前面的西夏陵博物馆后,便来到了矗立在一片荒野之上的三号陵。我一直对将西夏陵表述为“东方金字塔”很是反感,人家明明当年是木结构的7层佛塔格局,取七级浮图之意,不过年深日久,原来佛塔外面的木质构件都腐朽坍塌,只剩下了现在这样一个“土包包”样的土质塔心,与埃及的和南美的石质金字塔实在没一毛钱关系……西夏皇陵的格局上是以陵塔为中心,建立起一座小城。如今还能从剩下的夯土台及坍塌破败的墙基看出当年小城的影子。四周一片荒野中,散布着若干个大大小小的盗坑。足见摸金发丘的行当一直没放过这片皇陵。此外一些高高低低的土坡,一些可能是当年盗坑挖出土堆起来形成的,另外一些,应该是当年陵城某处设施的遗迹了。谁知道这破败的夯土台千年前曾是如何风光的呢?在荒野中前后左右拍了些照片,怎奈天气实在不给面子,灰蒙蒙阴沉沉,拍出来的效果真就自己都摇头。折腾够了,才从三号陵溜达出来,到电瓶车站,搭上电瓶车,前往另一片陵区。其实说起来,这个景区电瓶车的设置还是有必要的,两片陵区之间确实还有些距离。这一路的荒原上,为了增加情趣,塑上了当年驼队远行的群像。远远看去,还真有点时空穿越的感觉。
1-2号陵区相对比较集中,几座陵塔的遗迹在荒原上排开,塔身上方孔中,还零星有几根没有完全烂净的木梁残迹。仿佛在诉说着这片荒原千年前那些故事……

且看且拍,转下来,已经是下午2点多的光景,觉着这么早回去有些可惜,出来与李师傅商量再往贺兰山岩画去看看,李师傅讲他5点要在市区交车,只要不耽误这个就行。于是贺兰山岩画看得便匆忙了许多,好在其实景区并不算大,当然岩画分布在那一片山区间,如果细细去山里寻找,肯定还会另有收获,但既然之前应了李师傅4点一定出来返城,信用还是要讲的,只得退而求其次,延着标准巡游路线急匆匆走了一圈,看到半山上那副具有代表性的贺兰山“太阳神”岩画时,我拎着相机冲上山去,凑近了拍了两张。在山谷尽头的冰瀑前便折返了。一路赶着大熊快走,好歹在4点整准时出现在李师傅的车前。

开进市区,大熊就直接宣布,您把我们放牛街就行了!于是很快,我们就又出现在老板娘的店前……老板娘看到我挎着的相机,很大方地招呼我,来,拿你那个大相机给我拍个照!我对拍人一直多少有点抵触,总觉着没经人同意就拍下来,对人不尊重。既然老板娘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怎么能不满足呢?于是拍下这组牛街最美老板娘的工作照。
大熊肆意撸着红柳大串的时候,我要了一碗纯肉羊杂,口味也确实不错,到银川不吃羊杂实在是个缺陷。鄙视一下那只认识烤大串的……

镇北堡影视城与海宝塔寺

转天一早,坐上李师傅的车,一路奔了镇北堡影视城。镇北堡影视城这几年成了银川最热门的景区,这处在一座明代边塞城堡遗址基础上兴建起的影视基地,在其创办人张贤亮的大力宣传之下,热度甩另外几处传统景区老远。现在虽然是淡季,但门前的大停车场上,已经挤挤插插停了不少车。一进大门,就见一堆秧歌社火在表演着,其中西北特色的血社火尤为醒目。所谓血社火,就是演员通过化妆,扮成各种血腥惨状,头上劈进一把斧子,肚子上插着一把短刀之类,化得鲜血淋漓,乍一看还当真吓人一跳。这个算中国西北版的“行尸走肉”?这是迎宾演出,全天循环,所以是两班演员轮换,不演出的演员就带着妆在路边休息,于是你便能看到一个脖子上剁进了一把刀的,正和胸口上插着一把剑的两位血肉模糊的聊得正起劲……
影视城里分3个区域,老银川一条街,清城,明城。但由于本身是设计作为影视外景基地,所以杂乱也是难免了,比较整齐的算老银川一条街,整条街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风格,包括店铺,摊档,机关办公楼,以及停在角落里的洋车,加上当时街上游人还很少,一步跨进去,还真有点走进了时空隧道的感觉。街两旁的商店,外观上一如当年的装扮,店里内容却往往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有几家里面是小型展览,还有卖旅游纪念品的。卖羊杂的饭铺其实是假的,摆着的羊杂只是道具,倒是卖煎饼的确实是真的。
清城和明城,是以明代镇北堡的遗址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所谓明与清,也就是那么一说,并没有太明确的区别,以大话西游为代表的诸多在这里拍摄的电影,让不少影迷在这里搜寻着影片中的场景。不过其实影视外景往往是可远观不可近玩,真的走近后,与在影片中看到的感觉实在差距很大。尤其是为了充分利用场景,就经常会看到前面写着黑风寨,转过去挂出来的就是龙门客栈的招牌这样的景象,难免瞬间就将心中那点回忆颠覆得稀里哗啦了。至于红高粱里的月亮门下,便是唐僧的受刑台之类,在这里也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一圈转下来,这处饱受称赞的5A景区,给我留下的印象却远不如大荒原上那几个土包包……

所以转过了中午,便溜达出来,李师傅颇感意外,这么快就走?我说觉着意思不大,有点倒胃口,李师傅很是无法理解的样子,影视城是我们这里最好玩的地方啦!我只能说个人喜好不同吧……
要大熊的意思,当然是直接再奔老板娘的红柳大串,可实在天色还早,于是让李师傅送我们到了海宝塔寺,这里倒是开门的,外面还是个市民公园,一些老人坐在那里唱戏聊天。寺里香火还蛮繁盛,我按照一贯的习惯,顺时针围着海宝塔转了一圈——差不多属于勘查地形性质,并没什么宗教意义。
在海宝塔寺晃了一气,拍了几张照片,才慢慢晃出来,接下来自然就是奔牛街……

中卫的高庙与黄河

转天一觉醒来,从窗户望出去,发现居然下雪了,还不小,等下楼退好房,出门打上车时,雪已经扯天扯地下了起来,等到了银川火车站,周围房顶的雪已经有一两寸厚。我不由得憧憬起雪后的腾格里沙漠会是一片什么景象……在排队等检票时,大熊接了个电话,然后原地各种跺脚哭丧脸,原来他糊里糊涂地工作上弄出了个不大不小的纰漏。最后决定提前两天回去补窟窿。也就是从中卫返回当晚就飞回去,随他去吧,反正他的主要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因为下雪,不少去中卫的人都改乘了火车,所以车厢里居然还相当拥挤。我们对座是一对老夫妇,就是原本打算开车过中卫,结果被大雪赶上了火车。坐票都只买到了一张。聊起来原来老爷子就是中卫人,听说我是去中卫玩,很是高兴,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若干处中卫值得去的地方,最大力推荐的是寺口子。寺口子之前我倒也是有打算过去,此外还有中卫附近的大麦地岩画群,但恐怕交通上不是很方便,寺口子距离中卫正经还不近……聊着聊着,却见窗外原来扯天扯地的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车过青铜峡后,地上甚至都看不出下雪的痕迹了。看来白色腾格里这次是没希望看到了。老爷子听我这么说,倒不死心,按照他的说法,沙漠里应该比这边雪更大些,不过如果你打算拍到,那到了中卫马上包车去腾格里沙漠,还能赶得上,明天一定是看不到了。我听着将信将疑,如果真是雪够大的话,不可能一晚上就化完吧?一直到我站在腾格里沙漠,我才弄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让我马上赶过去……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中卫是个很小的城市,原来就是个县,后来将中宁并过来升级成了地级市,所以总体还是个西北县城的格局。下了火车,走出车站没多远,便到了之前定下的逸兴大酒店。进了房间,说实在话,应该算我住过的最一般的四星级酒店了。无论是房间大小,还是设施情况,挂四星真是很勉强。当然价格上也确实不高,即使不在网上预订,大堂办理都能拿到100多的价格。这么说起来,起码性价比还算均衡。
扔下行李,盘算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听火车上那老爷子的话,直接包车去腾格里沙漠——也已经2点多了,赶过去差不多就4点了,而且还好大的风……还是明天再说吧……到高庙转一圈完了。
从酒店出来,晃了两条街,才终于找到了一处开门营业的小饭馆,随便要了两份炒饭。大熊感慨着,哎呀,这么多天了,第一次吃饭啊……吃完晃去了高庙。高庙其实就在从火车站出来那条街上,很近。走过去发现,居然还不要门票。不过高高的台阶实在是苦了大熊,上去好歹还是走上去的,下来的时候死活不敢走了,最后一路坐下来的。搞得旁边的人很奇怪,您这是什么礼节啊?
高庙是一处所谓三教合一的寺庙,这个路数大致自明朝开始盛行,各地都有类似的寺庙,我对这种封神榜西游记套拍式的庙宇,总觉着有几分可笑。本来下面那个所谓地狱部分因为要另外掏10块钱买票,我是自动屏蔽掉了的。不想大熊倒非要去看看,还抢着买了两张票。于是晃下去看看吧。自然是所谓因果报应莫行不善,作恶要遭地狱之灾之类。弄了些造型很是印象派的鬼怪,配合上一点简单的惨叫音响,就成了地狱。基本理解成这是庙里增加收入的一个鬼屋项目可能更合适。

从高庙出来,天色略略有点见暗,大熊忽发奇想,问我黄河远不远,我说远是不远,2公里多就能走到黄河边上,不过大晚上的只怕看不到什么。大熊很有兴致地要求,去吧去吧。我很了解他那个行走能力,所以强调,这里离开鼓楼这一带,想打车都难,走过去来回可是5公里的样子,你走得了不?大熊不假思索,5公里还是绝对没问题的!
那就走吧,别说,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一路走去,地上的积雪很多地方都还是平坦完整的“处女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感觉,真是许久都没有过了。我这走得高兴,觉着大熊在后面是越落越远,果然意识上和实际能力的差异依旧是那么大……站住等他跟上来时,各种抱怨喷涌而出……我拿出早就预备下的一句话:5公里不是绝对没问题吗?现在可两公里还没到呢……大熊呈崩溃状,我觉着走了好远了啊?肯定不止2公里云云……无论是否愿意承认,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只能继续走下去。最后死拉活拽着,总算到了黄河边上的黄河宫。这里那个水滴造型的灯光雕塑颇有特色。至于黄河,实在是黑灯瞎火的看不出个啥来……往回走,大熊一劲念叨着,也没个出租车怎么……大概念叨得上苍都听不下去了,居然真过来了一辆出租车,大熊不由分说冲上去坐了进去。然后冲司机吆喝着,送我去吃烤肉的地方!
中卫还真有一处烧烤啤酒夜市,司机驾轻就熟地将我们送了过去,顺便和司机商量了一下明天去沙坡头的事情,最后谈下早晨送过去,下午打电话通知他过去接,正常车费之外加20块过去接的费用,基本算合理,就这么定下了。
在烧烤夜市随便进了一家,大熊看到菜单上的红柳大串是论斤卖的,毫不犹豫要了1斤。我要了条烤黄河鲤鱼。大熊一边撸着,一边评价着没有牛街的老板娘烤得好吃之类,转眼一斤撸净,一边抱怨一边又要了一斤……转眼剩下了最后一串,才抬头看看我,大哥,你也吃啊……我说你就别装了,都吃了吧!熊爷一边把这最后一串撸进嘴,一边继续嘟囔着,这个味道确实一般……

沙坡头与腾格里沙漠

一早起来,大熊表示酒店的免费早餐不吃了,我便独自下去到餐厅。这里不光供应酒店客人的早餐,同时也对外营业,品种还真是相当丰富。不过拉面之类都要等,我便随便要了几样吃了拉倒。吃完出来,大熊也晃着下来了,电话联络昨天约下的司机,告诉我们车已经在等我们了。极目望去,酒店前确实有辆出租车,可司机是个姑娘……明显不是昨天那个司机啊?过去一问,原来今天是这姑娘的班,昨天那个司机把今天的活也转给她了。无所谓,谁来都行,解决我们的问题就好。于是上车又留了这姑娘的电话,约了下午回来联络她过去接。沙坡头距离中卫城区30多公里,没大会也就到了,看看左近空无一人,很合了我的口味。
走到景区大门外,看到售票处不像有人的样子,正暗自高兴——来着了啊!票都省了!旁边不知从哪冒出个人来,告诉我去那边角上有个临时的小屋买票!得,售票大业节假无休啊!
沙坡头分两个部分,黄河区和沙漠区,其实严格说还分属两个省份——宁夏和内蒙。黄河在这里拐了个弯,造就了这处独特的地貌环境。
买了票,晃进景区,果然是几乎没有游人。延着黄河走过去,没人的关系,原来的电瓶车之类服务也都停了,我倒是不在乎,熊爷少不了又要抱怨一番,加上昨天刚下过雪,今天气温也很低,地面上一层冰壳,也难为熊爷在后面跟着了。我看到湛清的黄河,一时心情大好,问熊爷,知道这是什么河吗?熊爷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怎么可能知道?!当知道这就是黄河时,大惑不解,黄河怎么可能这么清?被我告知,回去补初中地理课!
过了这湛清的黄河,那通向高高沙岗顶端的著名沙坡头大扶梯,自然也停开了。我问熊爷,继续往前走不?上去就是腾格里沙漠了!熊爷看着沙岗,有心说不上,似乎又不甘心,想上,盘算大概真超出自己能力范围……还好这时发现了一个缆车站,熊爷日常是绝对不会坐那个只有一个吊座的东西的,但如今却如见到救星一般冲了过去。虽然在坐上去的时候还是发出了若干声惨绝人寰的噪音,但最后好歹平稳登程了。

上了沙岗,穿过那条从包兰铁路下面通过的地下通道,就进入到了内蒙地界,这里便是腾格里沙漠的边缘。沙漠是走过几处的,但这冬天雪后的沙漠,还真是头一次走进。抬眼望去,只见沙丘起伏,丝毫看不到昨天落雪的痕迹。怎么会化得这么快呢?中卫市区都还有厚厚的积雪,这里温度明显比市区还低,怎么会完全看不到积雪?走过沙关古道,一路走进腾格里沙漠,随着一阵风来,只见地面的沙子如获得了生命一般刷刷行走起来。这个景象在沙漠里倒是时常看到,但此时我恍然大悟——雪不是化了,是被这行走的沙子掩盖起来了!仔细看去,果然沙漠的颜色都比平常要深了很多。而大熊马上身体力行地见证了我的猜想,只见他晃晃悠悠一脚踩下去,竟陷进沙中半截,而被他踢腾起来的除了一层薄沙,居然正是一片积雪。

无人的大漠,让我完全进入了旅行状态,举着相机在沙丘间穿行着,一时爬上丘顶,一时冲到一丛枯草前,一边哼唱着“来世也当称雄……”,一边自得其乐地在大漠里游荡着,任大熊深一脚浅一脚去跌跌撞撞了。一路向北,奔着沙漠深处走去。要不是忽然想起,今晚还是要回中卫住酒店,还不定这一高兴扎出去多远。

宁夏博物馆

一早起来,吃过了早餐,收拾停当,到中卫的长途汽车站买票回银川,这里到银川的长途车每半小时一趟,票价是50多,比火车略贵。今天由于受之前降雪的影响,还不能上高速,所以到银川的时候,足足用了3个多小时,倒比火车慢了一个多小时。难怪过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改选了火车。回到银川,还是入住了之前的新崎特酒店,大熊为了回去补窟窿,今晚就要返回,所以也没法安排往远处去的活动内容了。在旁边一个小店吃了碗拉面后,决定去宁夏博物馆看看。这宁夏博物馆离老城区还有点距离,叫了个出租过去,发现寂静无人,围着博物馆的楼转了整整一圈,路上还帮一位老哥从溜滑的地面抬起他摔倒的摩托,最后终于找到了博物馆的入口。
宁夏博物馆于陕西博物馆比起来,真就只好用冷清来形容。所以自然也不会有场面浩大的排队换票场面出现,从门口象征性安检一下,便可进入了,连身份证登记这种标准程序也都免了。馆藏主要是一个宁夏历史系列展,还是比较值得一看,其他还有另外一两个小展,可看性也就一般了。转了一下午,熊爷在经历了反复思想斗争后,最后作出了一个决定——临走还是要再去牛街老板娘那撸上若干串红柳……

水洞沟、老毛手抓与银川相声

一早起来,打了个车到新月广场,之前查到有一趟旅游专线为配合水洞沟的冰糖葫芦节,加班运行。这条消息我自己其实也深表怀疑,但反正新月广场是个车辆枢纽,即便这趟传说中的专线车没有,应该也比较好想办法。果然,在新月广场的旅游专线车站,空荡荡的景象无言地告诉了我那专线车只是个传说……旁边一辆车倒显然是在等客人,过去搭了两句,果然这师傅是专门跑旅游包车的,人也满爽快,于是很快谈定了价钱,直向水洞沟而去。

水洞沟可以说是一处内容非常丰富的景区,不仅有发掘保存完整的明代军事城堡要塞,以及独特的地下防御工事,还有相对完整的明代夯土长城和水洞沟古人类文明遗迹。在之前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就一直期待这次水洞沟之行。而天气似乎也专门来配合一下,居然出现了这次行程中唯一一天碧空如洗的大晴天!
一路和司机马师傅聊着,才了解到其实在银川包车,找他们这样专跑旅游包车的司机更方便一些,因为他们不用考虑到时间交车换班,而且费用上也要低于直接包出租车。只能说下次注意了。到了水洞沟,在游客中心买了套票——当真是一套,除了几个分景区的门票,还有博物馆和摆渡大巴以及骆驼车的票。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先上了摆渡大巴,到了藏兵洞。这里其实是明代的一处边关要塞。一座夯土小城,经过发掘整理,居然基本完整。而在要塞中还隐藏着一处错综复杂的地下防御工事,也就是藏兵洞。一个解说员小姑娘一边解说一边招呼着我们这批游客进入到了这几百年前的坑道之中。坑道虽然为了方便游客,做了必要的修缮,但依旧是狭窄黑暗,沿途的灯光照明作用十分有限,尤其想看一眼非开放坑道的情况,就越发不可能了。还好,我随身带的那支强光手电帮上了大忙。除了让我多探寻了几条无照明坑道外,还时常为同行游客照个路。一处角落中,一个戴着残破头盔的骷髅头骨,还赫然保留在这里,让整个坑道的沧桑感越发浓厚起来。各种陷阱,机关自然也是这种地下坑道中必须的设置,一些发掘中出土的残破铁蒺藜等武器,就摆放在一边,还真是很少见。在洞里也不知钻了多远,才在讲解员小姑娘的带领下,从另一个出口钻了出来。这里正是这处小城的瓮城,但见碧空、白雪、残城、荒野,如此景象,真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藏兵洞出来,在要塞小城四下又转了一番,坐上摆渡大巴回到景区大门口,然后向另一个方向溜达去了水洞沟古人类博物馆。水洞沟文化,虽然比起仰韶、半坡知名度差着很多,但实际上在中国古人类考古发掘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大约与这项发掘最早是两个外国考古学家主持进行的,宣传上也受到一定影响吧?说起来,正是水洞沟遗址的发掘,填补了中国古人类考古上旧石器时代的空白。水洞沟接下来的内容,就基本以这次一遗址为中心了。
博物馆部分,主要展示了关于水洞沟遗址考古发掘的相关藏品,另外还有一个所谓5D电影,展示了推测出的水洞沟古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活和被泛滥的洪水逼迫离开这里的情况。所谓5D,就是在表现洪水泛滥的时候,地板会震动起来……
从博物馆转过来,一个讲解员小姑娘引着我,到了当年主持发掘水洞沟遗址的两位外国考古学家曾经住过的张三小店。这处当初黄河边方圆10里唯一的车马大店,曾经是水洞沟遗址发掘工作的总指挥部。可惜原店在上世纪70年代被拆除了,今天这个是在原位置上复原出来的。但据说里面的家具摆设都还是当初的原物。
之后,走进了以水洞沟遗址为基础复原出的水洞沟村。这种半地穴建筑格局,与半坡村的状况很接近,年代上也相差不远。再往前走,便是明代夯土长城的遗迹。作为夯土长城,能保存到这个状态,算是非常难得。
最后一段路,是乘坐骆驼车,一个陕西老汉赶着车,还唱起了陕西民歌,按照这边惯例,唱完随意付点小费即可。
水洞沟之行,一如我期待的,成为此次宁夏游荡感觉最好的一处。当然可能和不用再照看走几步就开始各种抱怨的熊爷也有关系。看这碧空白雪,多少有些不舍,但想到马师傅还在外面等我,谈下的也不是包车价,只是接送来回,不好太多耽搁。于是走出来,上车返回市区,捎带与马师傅定下明天一早接我过机场。

回到酒店,简单收拾一下,盘算到这里第一天被大熊瞎指路破坏的老毛手抓活动,还是要进行一下,以及旁边的银川文化馆有个相声班子——砚家班,今天似乎也开箱了,晚上可以去听一场……于是晃出来,先到文化馆买了相声票,再溜达去鼓楼,在老毛手抓坐下,要了一份手抓。别说,这里手抓虽然比其他馆子都贵,但口味上确实还是不错,吃到最后,几块已经凉了的吃起来也并不难吃。
吃过了手抓,在街上又逛了一气,买了点决明子茶当回去送人的土产,到处都在卖的中宁枸杞因为之前刚有宁夏的朋友送了我不少,想想实在没必要再买,也就作罢。
晚上看时间差不多,溜达去文化馆,听了场银川相声,总的来说,水平还不错,演员也都很卖力气,不过大概这地域关系,台下也只有2-30观众,真是有些惨淡经营的味道。

再起床时,便是在宁夏最后一点时间了,收拾好行李,马师傅的电话就过来了,原来他已经早早等在酒店门口了。下楼退了房,与马师傅聊着到了机场,临别将在银川买的那个打火机送给了马师傅——反正飞机也不能带走。顺便在这里给马师傅做个宣传,手机:18295686957。马师傅对宁夏旅游资源非常熟悉,即是司机,更是向导,圈子里人也熟悉,能安排包括往六盘山青海一带的远程包车。短短两天,与他聊得也很高兴,是到宁夏旅行包车的好选择。

本篇游记共含11174个文字,17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3-07 16:55

引用 i_miracle 发表于 2016-03-07 16:55:06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i_miracle:感谢关注!

2016-03-08 00:05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3-08 10: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紫竹侠隐 的图片:

2016-03-08 10:48

引用 simpleban 发表于 2016-03-08 10:25:01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simpleban:感谢关注

2016-03-08 11:44

引用 小利子 发表于 2016-03-08 10:48:52 的回复:

回复小利子:感谢关注

2016-03-08 11:46

相当不错

2016-03-10 21:11

引用 吴康 发表于 2016-03-10 21:11:12 的回复:

相当不错

回复吴康:感谢关注,过奖了

2016-03-11 23:1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2016-03-17 00:09

引用 好逑M丶io 发表于 2016-03-17 00:09:55 的回复:

回复好逑M丶io:感谢关注

2016-03-17 01:11

2016-03-31 11:2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2F

引用 紫竹侠隐 的图片:

2016-04-16 17:51

引用 知秋 发表于 2016-04-16 17:51:41 的回复:

回复知秋:这是一处天然景观,山石自然形成了一个猴子头的形象

2016-04-16 17:53

过年银川冷吗?景区人多吗?

2016-10-14 22: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飞龙在天 发表于 2016-10-14 22:33:29 的回复:

过年银川冷吗?景区人多吗?

回复飞龙在天:比较冷,大部分景区没什么人,只有影视城人比较多

2016-11-07 13: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