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年秋一个人的湘黔滇15--中甸(香格里拉)

20
Siegfried- (上海) LV.18
2016-03-05 17:00 601/2

10月7日
 
今天是黄金周的最后一天了,不过我还有几天的假期可以浪费。最初的自驾计划是去西双版纳。到了昆明想了想,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去高海拔的中甸。毕竟纬度和海拔相对较低的西双版纳是可以和家人一起去度假的,而中甸,还是让我独自前往吧。

大理的时候盘算过是否干脆直接把车开到中甸去,毕竟自驾游更爽更自由。一大障碍否决了这个想法---毕竟是一个人,从中甸回昆明的路太远,恐怕会有诸多不便。于是返回昆明乘飞机前往中甸。航班上并没有坐满。已是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应该是没有多少游客了。航班上有几位乘客很显眼,从他们聊天的内容知道他们是迪庆州的公务员,其中还包括迪庆州的州委书记。想必是在昆明过完了黄金周回去上班了。稍有点让我意外的是州委书记也是坐的经济舱,而且看起来平易近人。

飞机在空中飞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中甸的上空。这里的景致已经和昆明大理的有显著不同。中甸的机场是符合预期的小,但并不简陋,有不少藏族风格的装饰。这一点比凤凰机场强了不少。

拿了行李从机场出来,高原强烈的阳光几乎就让我睁不开眼睛。看了看机场外的停车场,似乎没有公共交通。返回机场内向驻在派出所的警察打听,警察回答说“只有出租车,到市区三十元”。于是又出机场,但也没看见出租车。有藏族司机上来拉客:“三十!三十!”随便找了个司机。出乎意料的,另外一个没接着生意的还和这个司机有些不开心。印象当中,藏族人一直蛮团结的。

这个藏族司机叫“孙诺批楚”(手机13988746950),他的车是一辆2.7升排量的丰田普拉多。告诉他我要投宿的酒店名和地址,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说这两年中甸城内多了好多酒店客栈之类的。用手机导航帮他找了下(有一点,不得不提,迪庆中国移动的信号居然还只是3G,而非4G),稍费周折,找到了我的酒店“瑞丰印象大酒店”。这酒店是在携程上订的,价格还算可以接受。可笑的是,竟然有网友在网上评论说这酒店是中甸最好的酒店之一,实在是贻笑大方。中甸城内现在一晚上千的酒店少说也有五家以上。这家“大酒店”也就是看起来还算干净,布置很藏式化,离“最好”实在是差得太远。

把行李在房间里放下,也差不多是吃午饭的时间了。于是按手机地图指引,前往所谓“独克宗古城”吃饭兼观赏。中甸城内的街道上人少而安静。走到“独克宗古城”范围内,发现两边都是些低矮的建筑,似乎现在都是商用,但看不出“古”的痕迹。走到古城内部,发现正在施工建造木制的新房子,似乎也是商铺。和当地人聊了两句,确认这一带就是几年前古城失火的地方,当时烧掉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古建筑,一样是仿古建筑的商铺罢了。

随便找了家小店,坐下来点了酥油和青稞饼。在藏区,多喝点酥油茶还是很有好处的。端上来的酥油茶和青稞饼还蛮像样子,虽然酥油茶的味道比之记忆当中拉萨茶馆里的茶差那么一点点。和店主攀谈了两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他竟然不是藏族,而是大理过来做生意的白族。从旁边小店过来另外两个店主找这个店主打扑克牌,竟然也有一个是白族,而另一个才是藏族,而且普通话都还不错。民族混居的地方还真是不一样。

吃完青稞饼喝完酥油茶,从小店出来继续逛古城。如前所述,古城其实一点都不古。走到古城的中心,是“月光广场”前有座“龟山公园”。龟山不高,估计也就三四十米的相对高度。从月光广场拾级而上,两边都是风马旗。由喇嘛从石阶上下来。原来山顶上有座小型的佛寺。走进佛寺,刚想随便看看,有喇嘛拦住我示意我“请香敬香”,我说“我只是随便看看”,他回答一句“不请香就别看,你走过的地方我还要打扫卫生呢。”我佛慈悲!这里的喇嘛竟已如此世俗。

于是放弃了看看这并不大的寺庙的想法,转身出门。寺庙旁边是个硕大无朋大概有三层楼高的金黄色转经筒,在高原正午的阳光下反射出灼灼光芒。这个转经筒沉重无比,一个人基本上是无力推动的。正好有几个藏民在转经,于是旁边的游客闲着无事,也加入推动转经筒的行列。寺庙的另一侧是个修得金碧辉煌的藏经阁,可惜并没有对外开放。作为中甸城内的一个小高点,龟山倒是很适合远眺以及俯视中甸城区。

从龟山公园上下来,左手是个作藏传佛教布置的藏经堂,里面的喇嘛同样不允许我“随便看看”;右手是“迪庆藏族自治州博物馆”,作为一个落后地区的州级博物馆,显然并不能指望看到什么特别有文物价值的东西。不过,里面一些关于迪庆历史的说明还是有些意思,比如,上世纪上半叶,中共的活动很早就已经渗透到这一地区,而且丽江一带的人员和这一带的人员交往挺密切。另外一些藏传佛教的人骨法器,虽然我并不意外,但乍看之下,还是有些惊悚。

走出博物馆,门口有一位藏民牵了一头浑身皆为白色的牦牛与游客收费合影。那头白牦牛的毛色看上去确实挺漂亮的,只是黄金周已过,没什么游客再来合影了。

在月光广场随便逛了逛,感受了下高原的阳光,觉得这古城没什么好看的了,决定找个车去中甸郊外的自然风光看看。正好“独克宗古城”大牌楼的旁边停了辆小面包,上去问了问,司机说没时间,但是留了张名片,说:“明天去其它地方可以给我电话。”

打了个电话给上午的孙诺批楚问他有没有时间,他回答说“不久就到”。于是等之。这当中去小店买了瓶纯净水发生了个小插曲。一开始是家藏民开的店,一瓶内地卖一块的“农夫山泉”她开口要五元。换了个汉民开的店,开价是两元。和汉族老板说起刚才藏民老板的开价,我们的一致结论是:藏民不知道变通地做生意,游客已如此萧条竟然还待价而沽。

等到孙诺批楚的车,跟他商量了一下去那儿逛逛比较合适,毕竟已是午后的时间。在他的建议下,我选择了去蓝月山谷和纳帕海。并和他约定150元包车费。

蓝月山谷其实离中甸城区不远,大概就是十几公里的路程吧。普拉多开到景区的停车场停下,孙诺批楚决定留在车内睡觉(像这样的景区通常藏民是免费入内的),我一个人往上。由于已是淡季,景区(似乎是民营的)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五十元的景区门票免除,但二百二十元的索道票必须购买。购买之,上之。有工作人员登记了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似乎是为了防止游客在山上走失。

索道是分两段运营的。第一段索道下面的山还是绿意盎然,偶尔有五色的灌木点缀,给视野里增加些色彩,但并没有让整个景观显得有多漂亮多出彩。从第一段索道上下来,身处一个山谷里的小平地上。有一些木屋,似乎旺季的时候应该是经营一些商业活动的。而现在是淡季,所以木屋都是关着门的。空地上还停了两辆四轮越野摩托。看旁边的介绍说,似乎可以骑乘这摩托去附近的山野里探险。

乘第二段索道继续往上。风渐渐地大了,山上的植被也在发生变化,大部分是小草或者苔藓,有些地方则干脆是光秃秃的石头了。从第二段索道的终点下来,虽然明显风大温度低,但视野完全不一样。可以俯视山下的中甸城区,也可以从各个方向远眺四周的群山。景色是典型的高原风光:蓝天白云,蓝天很蓝,白云很低,仿佛触手可及。山顶修有木栈道,虽然有点轻微的高原反应(毕竟已经是海拔4500米的高度),但并不影响我顺着木栈道缓缓前行。一路有提示牌提示游客不要随意越过木栈道的范围,并且不要随意在没有当地导游的情况前往无人区探险。走到山顶的一个平台处,栏杆上系了很多风马旗。平台的中央有个很大的玛尼堆上面也系满了风马旗,旁边还有块石碑上面写着“香格里拉 蓝月山谷 石卡雪山 4500米”。虽然不是藏传佛教徒,依然在心里祝福“风马旗猎猎作响,祝愿亲朋好友身体安康”。

平台上还有些关于景区介绍的文字。一个是说中甸就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所著《消失的地平线》里所指的香格里拉(这也是为什么中甸改名香格里拉的原因),以我看到的景致,至少就这个蓝月山谷而言,是当不上香格里拉这样的名头的;另一个更加穿凿附会,说石卡雪山是一朵莲花的中心,周围的八座雪山是莲花的花瓣,而因此石卡雪山是财神所驻之地,上的此山必有财运云云。一看就是为了讨好汉族游客的胡编乱造。

在平台上往各个方向远眺了一下,虽然天气很好,可也看不见号称“肉眼可以看见的”梅里雪山玉龙雪山(可能就算能看见也分辨不出来)。放弃之,乘索道下山。整个行程大概两个多小时。

下了山,时间已近黄昏,虽然高原的日头还很毒辣。和孙诺批楚商量了一下,还是想去看看纳帕海。不过我特地嘱咐他,不要去收门票的地方。通常,这么大的海子围是围不住的,总有地方可以欣赏美景。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去往纳帕海的路上可以看见路边还有未收割的青稞(据说今年的青稞成熟的有点晚)。在快靠近纳帕海的地方已经可以看见,在黄昏阳光的映照下,在天上白云朵朵的遮盖下,在周围群山的衬托下,光影交错的纳帕海是无比动人。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景色是不收门票的。普拉多顺着湖边的公路缓缓前行,我醉心于眼前的美景。在一个方便停车的地方请孙诺批楚停车,我下车朝各个方向不停地拍照。

沿着湖边的公路继续向前,可以看见很多在新修的藏族民宅。和孙诺批楚聊起这些民宅,他说本地的藏民也有攀比的习惯,如果谁家修了大宅,其他乡亲也要想法设法修个至少不输于他的大宅,这些年,本地的独栋民宅成本都接近两百万元人民币。老实讲,这数字让我咋舌。我问他为何这么贵,他说:比如大宅里的柱子,都是整根原木从其它地方运来的,至少三万元一根,这就是一笔很大开销,再有画雕饰的人工也越来越贵等等。说话间,路边正好出现了一座正在修建的民宅。孙诺批楚停车让我进去看,自己和抱着孙子站在门口的老业主聊天。回到车上,他就带着些不理解的口气说:这老头都快入土了,还想着花大钱修大宅子,就是为了攀比。

顺着湖边的公路绕圈之后,天色也暗了,我对孙诺批楚说回去吧。回中甸的路上看见路边的指示牌“依拉草原”。孙诺批楚告诉我,所谓依拉草原景区不过是湖边的村民把一块草地圈起来收门票而已,看到的景致并不会比我刚才看见的更特殊更漂亮,完全没必要为那门票花钱。

回到中甸城区,孙诺批楚把我送到了一座有点像坛城一样的建筑前面,告诉我里面也有东西可以看。由于时间已晚,这个建筑(似乎是香巴拉藏文化博物馆)已经不接待游客了。看了一下收费,不便宜,门票要一百多元一张。建筑前面的一个广场上,一群当地藏民在跳广场舞。不过显然,有别汉族大妈的广场舞,这些人跳的应该是藏族的锅庄。

回酒店稍事休息后,按照手机APP指引的,在古城里找了家藏餐厅吃晚饭,松嘎啤酒、牦牛肉、牦牛奶味道都不错。酒足饭饱之后,回酒店睡觉,憧憬明日的梅里雪山之行。

爱谁是谁 2016年3月5日

本篇游记共含4205个文字,4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3-07 12:25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3-07 13: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