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深度游]代尔夫特(理工)建筑------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小故事

  • 出发时间/2015-02-05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20RMB

代尔夫特

看到大家都在朋友圈里刷母校戴尔夫特理工。文章写得不错,不过各中结构疏忽不吐不快。总得对得起老二的空噱头吧。

先叨一叨戴尔夫特。为嘛皇家都安葬在这?因为国父,就是太太...太上皇,在这遇刺身亡,葬这儿了。要是童心未泯,再问为嘛死这?就是国父喜欢这儿,喜欢到要在这建都。您没看错,最初的国都选址不是海牙,不是阿姆斯特丹,而是戴尔夫特。为嘛又没建成呢?因为国父是各个地方政权推选的,共同抗击西班牙。其实就是不想再交高税了。要说荷兰有什么比脑袋重要,那就是钱袋子了。可皇家也是要靠税收养的阿!那就得受大家控制才行。要是你也收高税,那大家再联合一把,给你轰下台。所以你想住戴尔夫特?那大家得先看看地形。有护城河,不行!有城墙,不行!你要是就喜欢这一亩三分地儿阿,那就旁边的海牙吧。那时候的海牙可真是一马平川,易攻难守阿!就这么着,皇家入住海牙了,世世代代住到现在。周围的小镇也成了权贵聚集区。海牙终于成了行政中心,后来又以国际法庭为大家熟知。(阿姆和海牙的事儿就先不叨叨了,这信马由缰的都跑远了。)


说戴尔夫特就不能偷懒不说蓝瓷。其实戴尔夫特蓝瓷就是欧洲版的景泰蓝。这一点连皇家蓝瓷作坊都公开承认。在荷兰十六十七世纪的黄金时代,中国陶瓷在荷兰炙手可热,利润丰厚。荷兰船队每船必载陶瓷回国。

荷兰定制的陶瓷图文通常有当地人情有独钟的风车,溜冰或是帆船。由荷兰人画出图案,随船队漂洋过海3,4个月到中国。在陶瓷匠制作期间,船队继续去其它国家交易,通常2年才能踏上回程。回程的船队载上金银,瓷器,香料等贵重货物。在风浪潮汐的配合下回到家乡。(阿姆斯特丹的实体船博物馆里,现在还展示着装载陶瓷的设备。)

路途颠簸,再加上船只安全,中国陶瓷还是供不应求。聪明的商人就派学徒去中国景泰蓝学习。鼎盛时期戴尔夫特遍地是陶瓷工场。现在好像只剩2,3家。最著名的是皇家冠名的,位于戴尔夫特理工大学园区的那家博物馆作坊。这间作坊现在每年新年还为皇室做一张庆典陶瓷盘。

终于转到戴尔夫特理工了。

 

图书馆的航拍照真心体现了它在学校园区的中心地位。EWI(EE)高楼还别不高兴,你的问题咱回头细数。这个图书馆的建筑地位不用看它的奖状,看每年的游客和照片数量就好。

这个建筑设计时有个最为难的要求,一定得和已有的仪式楼Aula相辉映。别看今天Aula好像有些不入时,当年也是建筑师的大手笔(此处奖状为证)。要在石头砸个坑的地儿,辉映这么厚重的建筑,的确是个难题。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当年非常前卫的大草坪屋顶和白色混凝土锥塔。草坪屋顶也是图书馆的休闲区,一直延伸到Aula门前的休闲区。够和谐了吧?!

这个设计的一个难题就是采光。除了面对Aula这侧,其它3面都用玻璃墙采光。这还不足以满足建筑师自然采光的要求。于是中心锥塔除了结构上承重也要担负采光的任务,上部采用通光的钢架结构。这对于为几百学生学者提供自然光源的图书馆来说,还是有些捉襟见肘。于是有了天窗环形玻璃过度带。这条1米环在外面不仔细找很容易被忽略,在图书馆内部才隐隐的透露出来。别小看这一条玻璃过渡带,它对造价,施工和维护都是很大的挑战。它的连接处是第一处整体翻新的。这么多功夫花在这近乎隐形的1米环上,就是为了这辉映Aula的白色混凝土锥底。

您可能会反驳,既然采取了这么多设计在自然光线,为什么侧面的玻璃墙上细横梁密布?其实至少到2006年,建筑师设计的细横梁只有当下的一半左右。这后来翻倍加的梁都是为降低维修费用不得以而为。说起来也无奈,经典建筑通常都采用当时的新材料,新科技,随之而来的后期维修都是终身繁重的工程。就好像,草坪带来更高的顶层承重和全年无休的潮湿腐蚀。大面积的玻璃采光,不可避免的是链接涂胶的性能退化和结构老化......要是您在登埃菲尔铁塔的时候,碰巧看到吊铁缆的维护工,或是铁铆的积锈,就不难体会。

 

说了这么多图书馆的艰辛,好像Aula是个罪魁祸首似的。其实Aula早了二三十年呢,而且在对新科技的挑战上更为大胆。六十年代混凝土做为新型建材备受瞩目。于是有了那时代的领军建筑Aula。一座集结构力学与建筑美学与一体的大跨度建筑。像这座建筑的座右铭是'挑战未来'(challenge the future)那样,大跨度是对混凝土的极大的挑战。

虽说Aula凸显大跨度,但说门庭立柱只是摆设,就臆想太多了。混凝土不能像钢材那么延展,能成功做出大跨度已经是挑战了,完全的悬挑是对结构和材料的浪费。作者对这座建筑的敬佩可想而知。Aula之所以是一座经典丰碑,不是混凝土悬挑,而是它作为对新材料的大胆挑战和成功运用。比起图书馆堆积如山的维修账单,您对这座半个多世纪几乎零维修的建筑还有什么异议吗?

 

EWI 或者被老几届称做EE的飞利浦大楼也是戴尔夫特理工的标识之一。可能有些人希望去掉'之一'。之所以后讲它,实在是从建筑结构的角度看有太多调侃之处。

既然是调侃,就把坊间传闻都如数奉上了。先从设计图纸说起吧。据说最初设计的楼层是24层。这对于一座包含数学,电子,计算机的大楼来说是个再合适不过的数字。可市政厅审核时发现这个未来建筑将要比教堂高出几米,就严令修改设计。于是就有了这个23层的飞利浦资助建造的平板灯塔楼。这个传言应该戏谑成分更多。教堂的塔楼高约108米,比EWI高了有小20米呢,哪是一层楼的楼高阿。

调侃无非是想强调设计考虑不周罢了。追根溯源还是因为设计理念的一个失误。就像大多数照片上那样,EWI经常是以灯火通明的面貌登堂入室。这对于灯具先锋飞利浦来说本是再合适不过。可您发现没有,这座建筑特别窄。对于一座玻璃墙建筑,它更算是太过苗条。原因在于它省略了保温隔热层。设计时期正是荷兰北海气田发现初期。那时候大家都相信荷兰将会有用不尽的天然气。所以供暖根本不计在成本之内。正由于这一重大失误,EWI几经改进还是不能彻底根除它夏热冬凉的顽疾。相比之下它的邻居机械系,同样是玻璃外墙,但舒适度明显高出一个等级。

除此之外,EWI对风控完全没有考虑。门前的风口孕育了多少空中飞人,甚至有人把附近横死车轮下的单车秘书也怪罪到它。EWI楼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如果前后门同时打开就是现成的风洞实验室。考虑到天天要等门慢慢打开的无奈情绪,咱还是就此停笔,转八我们土木系吧。


土木工程系的建筑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老老实实的混凝土建筑,没新意到正门都不好找。

但这里面的学术研究还是踏踏实实积殿起来的。最近几年土木在国际排名一直在前10,经常是前5。可这里面有多少都是曾经的前辈积累下来的成果阿。曾经主修欧洲规范混凝土和钢结构的教授各自坐镇一个系。

随着教授退休,经费削减,大笔裁员所有科研人员都地考虑成本,开发项目。把个大学弄成科技孵化器。这科研的领先地位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让人担忧!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新的财政预算了!

本篇游记共含2796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2016-03-07 17:56

引用 mc_william 发表于 2016-03-07 17:56:14 的回复: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回复mc_william:照片不少就是没时间记录阿。

2016-03-07 19:56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3-14 16:50

谢谢分享。

2016-07-17 22:28

引用 GILI 发表于 2016-07-17 22:28:50 的回复:

谢谢分享。

回复GILI:谢谢回复

2016-07-19 04:32
相关目的地:   荷兰   南荷兰省
18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