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人行•赴沙溪之约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20
祖母绿 LV.5
2016-03-08 11:20 449/2

       应该是2014年春节吧,在大理喜洲乌瓦客栈,听同住的客人提到沙溪,一座茶马古道上遗世独立的古老村子印在脑海,经常浮现,网络上关于沙溪的游记攻略也多了起来,是时候赴约了。很荣幸的邀请到文化造诣颇深的铎哥一家同行,铎爸承担文化散播者角色,不同于往日的游玩,6人行,初尝边看边玩边听的文化自由行走。

        初一晚上十一点半到达西安咸阳机场,被西安的哥小宰一刀,顺利到了陕博对面的7天酒店。会在西安呆两天,只为了陕西博物馆和肉夹馍、贾三灌汤包。只是春节假日期间,陕博实在是People mountain peolp sea,人群中远远观望仍可以体会到陕西的历史从远古到唐宋缓缓走来,挑个合适的日子再去陕博细细品味吧;感谢煜哥不厌其烦的解答热情地推荐,去吃了永兴坊、牛街,嫣红甘甜的鲜榨石榴汁是最惊艳的收获。

       初三晚上九点飞到丽江,今日的丽江熙熙攘攘,早已不复10年前的摸样,这次只是中转(沙溪古镇隶属云南大理剑川县,却离丽江近些)。第二天起个大早包车去古城,铎哥一家初来选择去古城逛,我们来过多次,去的是古城旁边的忠义市场。云南冬日,太阳八九点才露脸,晚上七点多下山,昼夜温差大,春节来最好穿上羽绒服,带好防晒用品。到市场的时候,卖自家水果小菜的当地人大多已经收了摊子,不过我们还是碰到了一个卖梨子的老大娘,选了一个最大的足有两斤多重收入囊中。太阳乎的跳了出来,市场上的摊贩也开张了,水果蔬菜都是水灵灵的,透着新鲜,让人眼馋。津津有味的试图逛遍市场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未见过的物件,未尝过的小食,感谢大小陈的相伴。忠义市场与古城连接,转转停停进入了古城,专拣寂静的角落走,不觉来到古城高处,停在“老房子客栈”门口,进门处三两茶客正在絮絮叨叨,我们仨也忍不住抬脚进门,掌柜有礼貌的打着招呼,任由我们仨楼上楼下的参观。日头忽隐忽现,天井里的草木阴晴变幻,大小陈歇好了往古城繁华处闲逛一遭,我留下来咂牙喝茶晒太阳,掌柜的推荐忠义市场的“土鸡米线店”。去吃虹鳟鱼火锅的路上终是抵制不住诱惑,不辞辛苦的找到了,先一小碗,又一大碗,添一只鸡翅,再加一个鸡胗的美餐了一顿。午饭和铎哥一家在花马街吃了一顿虹鳟鱼火锅,沙溪的杨师傅便把我们接到了离丽江100多公里的沙溪古镇。约2小时车程,一路上铎爸和两个孩子交流着云南丽江沙溪的人文,平等的沟通交流,欢笑声中知识的甘霖就这样洒进了他们的心里。

      沙溪的住宿首先选择了58号小院,吸引我的就是那句“天天价格不变”,客栈已开了9年,沙溪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能在这个物质的世界中坚守一句承诺实在佩服,愿意去相信人性中的美好,哪怕只有一丝丝。踏进58号的大门,于我只是舒服,同行铎妈却有回到旧日乡下老宅子的感觉,眼眶都红了,原来她的童年在乡下老宅里跟着奶奶一起度过,这里像极了她记忆中的老房子。我也同样在农村跟着奶奶长大,但却是个记性极差的人,记忆大概从7岁才断续开始,生长过的老宅子已无印象。初四开始的三晚,58号小院只订上了一间房,多方比较又定了三天网上人气颇高的“叶子的家”,住进去也颇感受到店主的费心。第一晚有幸和铎妈被升级住在了“叶子的家”复式豪华房里。沙溪的夜晚冷飕飕的,蜷缩了一整夜,一大早就被冻醒了,果断决定以后的日子还是我找老陈,她找铎爸去吧。店主叶子夫妻浮于表面的礼貌客气,客栈繁琐的陈设,让人难以放松下来,第四晚果断回到有房的58号小院。这一点和铎妈惺惺相惜,女人的直觉,使得很多东西难以用语言表达,人总是会选择舒服的环境呆着,舒服的人交往。

      晓芬老师,58号小院的掌柜,70后台湾人,九年前来到并喜欢上沙溪,留了下来, “58号”其实是客栈的门牌号。祖籍湖南,父亲是49年去台的国民党老兵,“浅蓝”,有机会和她谈起龙应台老师的《目送》,提到《大江大海1949》,听她娓娓道来父辈在台湾从离乡背井到立足生存的一甲子,她这一类70后“外省人”的成长片段,再次体会到个体在历史洪流中的微不足道,既来之则安之就好。四方街、古戏台、兴教寺、玉津桥、斑驳的青石路、蜿蜒的黑穗江,黄泥外墙的老房子、古门楼是沙溪的名片,古镇里有大量当地村民居住,每月初五是沙溪的赶集日,四里八乡的人会汇集到古镇,这些年里更有游客掺杂在集市里,越发热闹。

      正月初五,铎哥12岁生日,千里之外聚在一起给小伙子庆生,会成为他美好的经历吧,离开家好几天了,能够做几个家常菜多好。冒昧的鼓起勇气向晓芬开了口:“今天,是小伙子的12岁生日,晚餐能否借用一下客栈的厨房,我们想做几个家乡菜,庆祝一下。也邀请她能过来一聚。”乍听我的请求,晓芬该是愣住了,一众忐忑期待真诚的目光里,晓芬姐说:“她的厨房从未外借过。然而,今天她同意,有时间的话一定坐下来尝尝我们的手艺,只是希望我们能尽量错过客栈的客人用餐。”瞧,“然而”,是个多美妙的词语。

       数日奔波到沙溪,今天的安排就是闲逛。按照晓芬的推荐先出古门楼,过玉津桥,沿黑穗江逛了牲口市场,以牛最为多见,并没有什么稀奇的牲口。天有点阴,和老陈沿着河堤边走边谈,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小陈、铎哥围着铎爸站在河边打水漂玩,我一向不会玩这个,眼见小陈用一块硕大的石头打出来三个漂,心里敬佩不已,渐行渐远,耳边间或飘来铎爸讲古论今的声音,夹杂着两个孩子欢快的笑声。集市上的物品和丽江忠义市场差别并不太大,由于是借用客栈的厨房,我们打算以蒸煮为主,配上两三个素菜就好。嫩生生的蚕豆、绿油油的青菜、白生生的豆腐、红彤彤的的西红柿、紫莹莹的胡萝卜、多汁的玉米、两三斤茨菰、七八个土鸡蛋、十几个紫芋头、一大把小香葱是我们为晚餐采购的食材,生日蛋糕早上出门就订好了,才是过午,一切就绪。余下半日,两个孩子看会书招会猫逗会狗,我懒洋洋得在露台上晒太阳,半梦半醒。

       太阳西斜,客栈的小倩姑娘开始在院子里生火盆了(火盆很是精致,第一天踏进客栈就吸引我们的目光,黑陶的,就产于沙溪所在的剑川县,能带一个回家多好。)四个大人各司其职,开始忙活着晚饭。善解人意的小倩姑娘给我们找了一个大锅,芋头、玉米、蚕豆、胡萝卜一锅煮,西红柿炒鸡蛋、葱油豆腐、小葱鸡蛋饼、酸菜汇茨菰摆满了桌子。

        感谢晓芬提供了在沙溪“排排坐吃果果”的机会,七个人围着桌子团圆座,依次带酒祝福铎哥生日快乐,欢笑声吸引了隔壁桌的两个客人,背对我们的男士频频回头顾盼。铎爸还是晓芬,发出了邀请,欣然入座、寒暄。男士,蔡佳欣,“欣姐”,台湾高雄人士,晓芬的老朋友;女士,王彭刚,“刚哥”,重庆妹子。梅子酒加威士忌,话匣子打开就滔滔不觉了,先还是围绕着庆生主题,后来就有了人生絮语、生活百科、台湾大陆的过去现在将来。小陈同志是这样寄语铎哥的:“认识至今,我也算是看你长大的了,祝福你生日快乐,希望以后的日子我们两越来越好。”。欣姐用闽南语给铎哥又加唱了一遍生日快乐,铎哥听了该是美美的。我的心里闪过,“用我正宗的淄川话给铎哥再唱一遍”,算了,还是不要让大家太激动了吧。欣姐作为老朋友对晓芬的的了解更多些,他坦言,能够借用到晓芬的厨房,我们实在太有面子,因为厨房对于极爱清洁极有条理的晓芬来说是专属领地,从未对外开放过。听晓芬说起她在沙溪九年的片段,眼前这个温柔的女子,当年竟是做销售的白领,能够在九年前挥别繁华的台北,落户静静遗世的沙溪,该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晓芬说,坚持不涨价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当年签下的十年房屋租金很是便宜,再过一年租约到期,这几年沙溪在国内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古城日益商业化,人文自然环境都在变化,租金也是水涨船高了,再过一年多她会离开沙溪洱源县凤羽镇,受我们今日的启发,新的客栈将会配备一间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厨房,来自天南海北的吃货,会带来家乡的味道。

        初六又是一个大晴天,铎爸、铎妈、老陈决定租上电动车周边游,两个小伙子打算和我一样在客栈里猫着。十点多钟,天蓝的纯粹,阳光肆无忌惮的照下来,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都是银装素裹的家乡,冰火两重天啊。他们仨许是驰骋在乡间的小路上太过惬意,坚持打道回客栈接上我们,其实我们在客栈里各自或忙或闲,舒服的不要不要的,盛情难却,跟上吧。

        两个小伙子各找各爸,我和铎妈组合,人家能开车,当仁不让的驾驶员。驶出古镇,路过村舍,看到一座保存完好的白族老祠堂,守门人痛快的答应我们进去参观,登楼远眺,极目四望,舒坦;告别老人,上车打火,山路蜿蜒,一条小河相伴,山上间或有红的白的一树花开,想象中沿新安江行走该是这样的吧。转个弯,一座有些年月的单拱石桥矗立,应该是旧日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吧,而今只是村民往来行走的曲径,少有游人,站在桥上,听铎爸讲古论今,孩子们会记得这一刻吗?沿山路越走越远,肚子咕咕叫着,多希望眼前河滩上的那撮房子是饭店啊。碰到看守的大哥,才知道是一个小水电站,大哥是附近村子的,过年当值。淳朴的大哥搬出凳子,拿出暖瓶,招呼我们休息,铎爸和两个小伙子又去了河滩捡石头、打水漂。几天下来,铎爸已经和俩孩子成了一个国的,孩子们做啥都会叫上他,真真“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三人感情深。”啊!十几岁的孩子,空虚的讲大道理实在难以让他们信服,一起行走,言传身教,想来他们自会明白的,时间都去哪儿啦,转眼间儿子已经青春了,珍惜与他相伴的每一天。在大哥的指点下,我们下午去了白龙潭,一个当地人春游纳凉的好去处。一路打听到了坡下,沿坡而上,草木葱茏中逢一汪清潭,空气都是甜的。来白龙潭的路上,发现了一个简易的小饭店,一个长腿小姑娘看店,羞涩的说起店里的鱼都是自家在山上水塘里放养的,青菜是自家种的,问年龄和小陈同年,正是寒假在店里帮忙。从白龙潭回来就在这里吃了炖鱼、青菜、腊肉,小姑娘和爸爸在厨房里忙活着,炒青菜就是她掌的勺,味道很不错,小陈同学心里也是佩服的吧!奔波了一天,五点多钟回到客栈,不得不提一下铎妈的车技,忽快忽慢如打摆子,如逢上下坡或拐弯,一定要做好深呼吸,不过比我这个不敢开的强万倍了。

        初七一早,脸上越发干的疼,除了带了头巾防护面部的铎妈,每个人都顶一个或深或浅的红鼻子,昨日一天骑车,就被晒爆了皮,嘴唇也开裂,冬天到云南,一定记得防晒防晒防晒。今天晓芬已经给我们推荐了一条完美的线路,包车到达石宝山,乘坐景区里的旅游大巴参观海云居、宝相寺,中午去云龙水库吃烤鱼,午饭后参观石宝山石窟,下午从后山步行返回沙溪。包杨师傅的车直奔石宝山,体力最弱的我搭上景区里的游览车开始参观,他们五个决定步行参观,拜了海云居后我们就兵分两路,云龙水库汇合。石宝山石窟景区非常大,景点之间隔数公里,不久,他们五个就后悔了。海云居,石宝山三个景区里名气最小,我们去的又早,鲜有游人,仔仔细细的观看朝拜一番,开始仔细看里里外外悬挂的对联。之前出门,我从不留意这些的,该是和这些日子听蒋勋有关,磁性的声音里听他娓娓道来文字之美,不觉影响到自己的行为,自然而然的发生,无一丝牵强。去宝相寺的路上,司机师傅叮嘱说,宝相寺建在山上,多猴子,不要喂食,避免抓伤,不以为然的想:不会有很多只吧。宝相寺沿山而修建,拾级而上,层层叠叠,颇为壮观,是个值得看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寺里的龙王庙,山上的一股水流到庙顶而下,庙前有一水潭,很是应景。从宝相寺出来时,太阳已到头顶,猴群出来觅食,越往下走猴子越多,也不怕人,追着游客觅食,很是有趣。游览车把我送到了通往云龙村的岔路口,步行不远就可到云龙水库,问过店家,才知道这里的烤鱼是切块腌过后直接在木炭火上烤,腌鱼的调料是店家秘制的。隔壁的一桌,一家三代,成都人,也住58小院,直接开车从沙溪过来吃烤鱼烤五花肉的,微辣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他们要的却是“小米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最惊艳的应是五花肉,肥而不腻,很有嚼劲。午后,天蓝的象平静的海面,暖风迎面,昏昏欲睡。看完宝相寺已感不虚此行,到了石宝山石窟才真真感到没有错过的幸福。石宝山石窟大约建于南诏国时期,进到石窟管理站的大门,两个中年人坐于正中堂下,两旁悬挂的对联引起极大的兴趣,仔细辨认仍读不全,两位老师细心的为我们做起了引导,才知额匾、对联皆出自名家之手。隐约记得《天龙八部》里大理段王爷的王妃刀白凤是南诏的公主,走过角门,转过来的影壁上有金庸老先生的题字“南天瑰宝”,想来我没记错。石窟已在石宝山的高处,四处眺望,周围隐约有丹霞地貌的神采,有几个山头像极了一堆“羊肚菌”。虽早耳闻莫高窟、大同石窟、云岗石窟的美,却一直没有亲见,今见名不见经传的石宝山石窟让我大开眼界,石刻多以佛像、南诏国君主、佛教故事为主,人物栩栩如生,精雕细刻,一组组随山势起伏排列,六人平心静气,细细观赏老祖宗留下的美。

        下山的时候已经四点多钟了,六人行,两两作伴,谈笑风声,并不觉得累,铎哥出了个上联“沙溪古镇”,自说自话的对出下联“南岭新村”,钦佩不已。铎爸引领着两个孩子悠游在文化的长河中,我一路向前,停站高处,一眼望去,沙溪的十几个村子一撮撮的聚着,再过几天该是满目生机了。在晓芬那里看过一张这个角度的照片,应该是照于金秋,满目金黄,透着丰收的喜悦。大约走了一个小时,仍旧在大山里兜兜转转,迎面的悬崖峭壁上立着一座古庙,红色的庙门已斑驳,夕阳下,竟象度了一层金光,那个地方怎么会有一座庙?又一段路,迎面碰到一个老乡,听说我们要去古镇,一个劲的说我们走错了。这可如何是好,已是五点多了,难道再折返回去吗?还是不要吧,继续走吧。云南的天虽说黑的晚,但山里冷,脚步不觉快了起来。感觉一直在转山,眼前出现了向上的台阶,路也开始陡起来,竟是开始往上爬了,眼前出现 “羊肚菌”山,爬上爬下,战战兢兢的下了一大段陡峭的台阶后,回望身后竟是我刚才夕阳下所见那座修在峭壁上的小庙,原来兜兜转转我们已经到了它的脚下,一面之缘。继续前行,路也开始是下山了,山涧里没有溪流作伴,早杜鹃已含苞待放,夕阳西下中六人逶迤前行,脑海里蹦出马致远的“古道西风瘦马”。过了一座浮桥,路越发平缓起来,慢慢的已经来到了大路,只是沙溪还在四公里处。实在走不动了,路边有个老乡正在修理他的电动车子,厚着脸皮和老乡谈好了一车斗把我们送到沙溪,只是价格我却听错了,50块听成了10块,到了沙溪后好一番争论。只是当我们六个人挤在电动车斗里的时候,对58号竟有了家的期盼。

        就要离开沙溪了,却没有给出多少时间闲坐,实在遗憾。晚上和老陈去四方街转转,古戏台旁,第一晚就见到的那个歌手仍在自弹自唱,兴教寺还没来得及进去看看,去玉津桥走走,好好抬望沙溪的繁星满天。和晓芬道别,相约凤羽再见,她笑说,我还欠她一顿炝锅面。想起,铎哥庆生的那个晚上,我绘声绘色的描绘炝锅面的美味,欢迎晓芬来山东看看,炝锅面管够。这几年的出行,乐意跟所遇到的人沟通交流,试着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希望这样的出行也能给小陈留下些许美好。

        初八一早,杨师傅临时有事,他的表弟代送我们去洱源。去看了剑川黑陶。最初吸引我的黑陶火盆体积实在太大,难以带回山东,给昆明的老友选了一套,也算是完了我买一套的心愿,小陈也给昆明的百合精心挑了一个瓦猫;中午到了洱源茈碧湖畔的白居驿客栈。洱源顾名思义洱海之源,茈碧湖流入洱海,客栈是紧邻湖畔的一座白族民居,春节小长假刚过,客人并不多,洱源温度明显比沙溪要高些,夜晚即使不用电褥子也不会冷。午休过后,他们五个人去了客栈旁边的“大理地热国”泡温泉,我一个人溜达到了老县城。洱源老城和新城相连,还存有部分民国时期的老建筑,大多是白族民居,年久失修,有些破败了。路上碰到一个摆摊的大姐,叫卖自家腌制的梅子,基本一句汉语也听不懂,洱源老城有一条温泉街,三五步就一座温泉浴室,当地人每天都会在下午六点钟花上几元钱泡泡,据说,每年春节过后,香格里拉的藏民都会拖家带口到牛街、洱源住上一个多月,就为了泡温泉泡个够,出租司机自豪的告诉我洱源温泉是硫磺温泉,牛街则是碳酸钙温泉,强身健体的的效果硫磺温泉更好。晚上,儿子也告诉我,下午的温泉一股刺鼻的味道。出门多日,无比想念山东大馒头,客栈附近的小村子里有一个面食铺子蒸馒头,只是正月里是白族人盖新房、娶新娘、孩子满月百天的吉祥月,抢花馒头正是各式喜宴上抢彩头的必备品,店家忙的团团转,不接零散单子。“三顾茅庐”,用我们的诚意打动了店家,买到了六个喜馒头,入口虽不如山东馒头好吃,也算是解了馋。

       初九,洱源出发去凤羽看看,在喜洲停留了三个多小时,晚上七点半到大理火车站,卧铺火车抵昆明。凤羽离洱源不过20公里,网上看凤羽盛产菜籽油,能看到油菜花盛开也不错啊!初九正是凤羽“天街”日,哈,就是赶集日啦,满眼是人,六个人很快融入到活色生香的集市里。枇杷枇杷枇杷,实在好吃不贵啊,甘甜甘甜的,狂吃狂吃狂吃!这次出来,小陈心心念念的就是 “手工烟”,老陈一再纳闷这兴趣是啥时候培养的?我推荐小陈,有时间去古巴哈瓦那看看,那里生产世界上最顶级的手工烟——哈瓦那雪茄,据说最好的品种是在古巴姑娘美丽的大长腿上卷的,嘿嘿。小陈一本正经的表示,古巴太远,活在当下就好,西安选购了一盒“土匪烟”、凤羽选了一两当地产的烟叶留作纪念。到喜洲时,已是下午两点钟,与两年前相比,喜洲破酥粑粑已经从三元涨成了十元,游客多了不少。铎哥一家租自行车去了海舌,我们仨走过四方街,路过喜林苑,到了乌瓦客栈,小陈着急去找客栈里的三只猫,老陈和我找个椅子半靠着闲聊。

        初十早上五点半,到达昆明火车站,杂乱无序,没有好转。会在昆明呆两天,六人分成两个家庭时聚时散活动,铎哥一家第一天去了石林,我们在这里会老友加闲逛。去了星景街花鸟市场、滇池大坝,云南师范大学里的西南联大旧址,铎哥一家还去了云南大学、陆军讲武堂。没去讲武堂看看实在是一大憾事,铎爸讲云南陆军讲武堂是清政府在西南建立的军事学校,建立时天津讲武堂、奉天讲武堂并称三大学堂,后与黄埔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齐名,朱德、叶剑英、蔡锷等著名人物在这里学习过,小陈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非子书吧是我在网上找到的一个地方,最初,是因为店里美味的马卡龙,微博一直关注非子,这次来云南打定主意要去店里坐坐看看,最后一天的下午,这个心愿得以实现,安静的书吧,可口的甜点,没有失望。正月十二一早,昆明济南昆明机场一片混乱,电脑值机、人工值机都以蜗牛的速度进行,身边黄牛 “快速登机,每人一百”的声音不时冒出来,只能是一声叹息!!!

本篇游记共含7499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3-08 16:27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03-14 14: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