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葡萄牙——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 出发时间/2016-01-26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绝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公元1500年前后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的历史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史。在此之前,人类生活在相互隔绝而又各自独立的几块陆地上,没有哪一块大陆上的人能确切地知道,地球究竟是方的还是圆的,而几乎每一块陆地上的人都认为自己生活在世界的中心。
       但就在公元1400年以后的两百年间,欧洲绘图人笔下的几大块陆地宛如正在成长的胚胎,逐渐由模糊的团状,演变成我们今天所熟悉的清晰可见的模样。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割裂的世界开始连接在一起,经由地理大发现而引发的国家竞争,拉开了不同的文明间相互联系、相互注视,同时也相互对抗和争斗的历史大幕。
       不可思议的是,开启人类这一历史大幕的,并不是当时欧洲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而是偏居在欧洲大陆西南角上的一个面积不大的国家——葡萄牙
       五百年前,正是由他们开启了大航海时代。 

辛特拉

里斯本葡萄牙共和国的首都。位于该国西部,城北为辛特拉山,城南临塔古斯河,距离大西洋不到12公里,是欧洲大陆最西端的城市,南欧著名的都市之一。

辛特拉,这是一座位于辛特拉山下的小城,作为葡萄牙皇室的度假胜地,也是诗人拜伦笔下的“乐土”:富饶、美丽、奇异、隐蔽。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有一座被苍郁森林包围住的美丽城堡,高傲地伫立在最高的山峰上。它扬起澄黄色的塔楼,耸直赭红色的高塔,像一只飞出森林直破天际的七彩幻鸟,只有被神赐福的人才看得见。然而幸福早已离此远去,在这座城堡里,现在住着一个悲伤的皇后,日日夜夜她独自踌躇在悲伤的露台上,为逝去的爱无止无休地哭泣着。她流下的泪水滴滴汇结成河,今夜,她将乘着小舟逐流而下,永远地离开这座悲伤的城堡。她祈祷着,在河的尽头,她将与死去的家人再度重逢……
       像这样的童话故事,不过是辛特拉故事的其中一个罢了,而且也只有在辛特拉,这些童话故事都是真的。这个距离里斯本不到28公里的小镇,一直深受葡萄牙皇室的喜爱,他们在这里搭建了一座座城堡,在这个美丽小镇度过南国最奇妙的夏日时光,直到时代的巨浪将他们从至高的王权上打落到平地上,直到国王的鲜血成了新时代的献祭品。

这就是葡萄牙的故事。

征服是从被征服开始的。
从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11世纪的两千多年中,伊比利亚半岛上战火连绵不断,这块土地曾先后被罗马人、日耳曼人和摩尔人征服。漫长的两千多年,眼泪、创痛和牺牲终于换来了宝贵的自由。公元1143年,一个独立的君主制国家葡萄牙,在光复领土的战争中应运而生,并且得到了罗马教皇的承认,这是欧洲大陆上出现的第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 

罗马与摩尔占据时期到葡萄牙立国,从大发现时代到葡萄牙王国的衰颓,从独裁统治到民主国家,辛特拉见证了葡萄牙的每一个历史转折。紧邻首都里斯本的地理位置,也让辛特拉葡萄牙的历史紧密交织。它仿若镜面那端的理想世界,从权力与欲望的燥热中挺拔而出,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与里斯本诡谲政治气氛遥遥相对,更加巩固它那清丽绮美的印象。在山下的真实世界里王宫贵族忙着争权夺利,他们乘着白色骏马拉着黄金马车,一路驰骋到辛特拉的梦幻皇宫里,然后他们阅读,他们画画,他们牵着手在摩尔人的城堡遗迹上踱步,他们登上高塔眺望向那人鱼出没的银白色海湾,微笑着捕捉逃进屋里的云。在这里,没有人会拿着充满赤字的账簿逼得他们焦头烂额,没有人讨论远方的战事、遥远的隐忧。他们成了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与公主。
辛特拉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是它让王子与公主变成了童话,而不是这里来了又去的王族让它成了童话之都。

如果说新天鹅堡是卢瑟维希德国神话与华格纳歌剧的致敬,这座造型天马行空、五彩斑斓的城堡,似乎是为了童话故事而建造的,王子与公主应该在这里永远地幸福下去。对葡萄牙最后一个皇后埃米莉来说,这个城堡的确充满了她最幸福的记忆,但它也刻记了所有最痛苦的分秒。现实世界里,王子与公主的结合往往不是为了爱情,但埃米莉与卡洛斯一世的结合,却是货真价实的爱情。当他第一次在晚宴里见到她,他紧张地无所适从,他写信告诉他的父亲:“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生物了。”

    这对热恋的情侣很快地结婚了,他们在辛特拉度蜜月,享受这童话小镇的浪漫气息,此后他们也常流连在佩纳宫。他的工作室里挂满了他自己画的油画与水彩画,如果不当国王的话,他应该会是个杰出的艺术家或海洋学家。埃米莉则时常在阳台上享受辛特拉的美景,因此他们都叫那个阳台“皇后的阳台”。佩纳宫的寝室、餐厅与起居室都很小巧,比起欧洲其他金雕玉琢的皇宫,它显得很家居。他们就在这个家居的环境里,享受着他们身份不允许的平静幸福,直到悲剧一再来袭,终于摧毁了一切。

虽然卡洛斯一世算不上昏君,埃米莉也是乐于投身慈善事业与教育工作的好皇后,但面临国家破产、内忧外患的局面,皇室当然成为众矢之的,时局也日益混乱,国王一家饱受死亡威胁。终于在1908年2月1日,卡洛斯一世在里斯本的商业广场上遭到共和派的武装分子刺杀,王储也遇刺身亡,埃米莉同时痛失丈夫与长子,连次子曼努埃尔也受枪击受伤,要不是她及时用捧花攻击凶手,恐怕连他也会遭到毒手。曼努埃尔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登基为葡萄牙国王,成为葡萄牙的末代皇帝,自然也无从扭转局势,两年多后,共和党发动革命,推翻了曼努埃尔二世。

1910年,等到她再次踏上葡萄牙的国土,已经是35年后的事,那时候她的儿子曼努埃尔二世早已壮年早逝,没有留下子嗣,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的直系血脉也就此枯竭。他们说,离开前她在皇宫里的教堂独自哭泣了良久。这一次,埃米莉再也没有回来。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在法国的居处孤独地死去,没有子孙承欢膝下,没有爱人长相左右。但当埃米莉的棺木回到了里斯本,却受到盛大的欢迎,大街上挤满了自发跟随送葬队伍的人民,向他们最后的皇后告别,一路护送着她到皇家墓室,与她久违的亲人重逢。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童话式的结局呢?曾经被唾弃的、被驱逐的,最后得到了赦免,重新得到了人民的尊重与爱。曾经生离的、死别的,最终都在生命的那一端,相遇了。只有在那个世界里,王子与公主才能够永远永远地幸福下去,再也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

就像热爱辛特拉英国诗人拜伦曾经说的:“宫殿与花园耸立在岩石、瀑布与悬崖之间,修道院立足在惊人的高地之上。”辛特拉的确是人间的艾登园。或许我们也无需为“真正”的王子与公主的悲剧感到伤感,毕竟只有在这样的时代里,“平凡”如我们者,才有机会一亲芳泽,造访这美丽的童话世界。

罗卡角

强大的王权使葡萄牙人有了强烈的民族归属感,但实现国家的强盛却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葡萄牙只有不到十万平方公里的发展空间,资源十分匮乏,东面近邻的绵绵战火,又不断侵扰着这块贫瘠的土地,独立之后的葡萄牙王国在经历了两个世纪之后,也依然是危机四伏、风雨飘摇。

这个民族国家究竟能够持续多久?统一的君主制将会给它带来什么?葡萄牙的未来在哪里?人们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当时的“死亡绿海”——大西洋。

每个到葡萄牙游览的客人,罗卡角是必然的选择,这里是欧洲的“天涯海角”,是远航的水手们对陆地的最后记忆。
这天,天气渐渐寒冷,冰冷的海风吹打得游人无法立足。从罗卡角放眼而去,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大西洋上吹来的风。

在罗卡角,大陆没有了,往西就是大西洋了。大西洋再往西,那就是美洲大陆。这里是欧洲的最尽头又是大海的起点,当年征服世界的航海船队不是在这里出发,就是在这里演习。这里,更是葡萄牙强国崛起之梦开始的地方。

一天天,一年年,有的人回来了,有的人消失了。
 公元1443年,在葡萄牙恩里克王子的指挥下,从罗卡角出发的葡萄牙航海家穿越了西非海岸的博哈多尔角。在此之前,这里是已知世界的尽头。为了这一天,恩里克王子和他的船队已经奋斗了21年。
葡萄牙人的两三条帆船组成的船队其实根本微不足道,但是,凭着爱冒险的天性、对财富的渴望以及强大的宗教热情,葡萄牙人终于冲破了中世纪欧洲航海界在心理和生理上的极限。 

随着海外扩张的继续推进,人们到达了越来越多的海域,于是形成了对“大海洋”、即今天的大西洋的全新认识,过去人们认为,“大海洋”仅仅是一个沿海狭长的海域,现在他们发现,这个大海洋比他们想象的大得多,它同时向南、向西无限地延伸。

 千百年来,这块伸入海水的巨石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无奈地守望着波涛汹涌的大西洋,守望着欧洲的梦魇。直到16世纪,葡萄牙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诗人卡蒙斯在搏击大海的征程中创作了史诗《葡萄牙人之歌》,罗卡角才一扫往日荒凉、失落的阴霾,一跃而成为欧洲人开拓新世界的支点。
“罗卡”的意思是岩石,岩石角上立着一块朴素的石碑。上面铭刻着数字和诗句:数字表示的经度和纬度说明此地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意境也融入了苍苍茫茫、海天无际之中。站在悬崖峭壁上,面对着浩瀚无边的大西洋,仿佛有了到天边的感觉,这确实是大陆的尽头,海洋的起点。 

翻看地图,葡萄牙国土犹如停泊在欧洲大陆边缘的一艘驳船,而罗卡角就是其美丽的舷窗。葡萄牙诗人则喜欢感性和温情,“海草满头,海鸥在肩”是他们对罗卡角深情的描绘。

随着葡萄牙人沿着非洲西海岸,一路向南,源源不断的黄金、象牙以及非洲胡椒涌入里斯本,充满了葡萄牙的国库。

罗卡角的太阳缓缓落下,这是欧洲大陆的最后一抹阳光。
到16世纪下半叶,曾经拥有难以计数的金银和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的伊比利亚半岛,在世界性的演出中开始谢幕。流水一般涌入的财富又像水一样流走了,除了奢侈的社会风气,什么都没有留下。

里斯本

里斯本在史前时代就有人类定居。1147年,葡萄牙第一代国王阿方索一世夺取了里斯本。1245年,里斯本成为葡萄牙王国的首都和贸易中心。公元前为腓尼基人始建。13世纪成为葡萄牙首都。

自新石器时代开始,里斯本的地区已经有伊比利亚人居住。公元前205年起为罗马人统治,当时的统治者凯撒把这个地区升格为市,并命名为“Felicitas Julia”(意为“祝贺凯撒”)。可是到公元5世纪起相继被蛮族占领,而在8世纪更被摩尔人所夺取,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除了在市内兴建了很多清真寺外,还建了很多房屋和新的城墙,在他们的统治下,城市发展迅速,而在当时,市内住了信奉不同宗教的人如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等。

摩尔人一直统治里斯本直至1147年,他们被阿方索一世率领的十字军击败,使得里斯本重回基督徒的手中。1256年,里斯本正式成为葡萄牙的首都,从此就发展成为欧洲地中海一带重要的贸易城市。在地理大发现时代,很多航海家如瓦斯科·达·伽马都是由里斯本出发到世界不同的地方探险的,因此,到了16世纪可算是里斯本最辉煌的时期,大量黄金从当时葡萄牙的殖民地巴西运到里斯本,使得里斯本成为欧洲富甲一方的商业中心。

贝伦塔

贝伦塔,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它是葡萄牙古老建筑之一,此塔不仅是见证葡萄牙曾经辉煌的历史遗迹,它的独特建筑风格和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为它带来了世界各地旅游观光者,是里斯本最上游客镜头的一个风景点。历史上被用作海关、电报站、甚至是灯塔,也曾利用贮藏室改造成地牢作为监狱。在大航海时代,也是航海家们的起点。

这是一座有着近500年历史的古城堡,是葡萄牙有名的地标,也是里斯本的象征,它见证了里斯本昔日曾有过的辉煌。如今它已被辟为博物馆,首层还陈设有当年的大炮和炮台。
贝伦塔看尽了世间的凄凉。贝伦塔建于1500年,已有500多年的历史,虽名为塔,但是它更像一座小型的碉堡,镇守在河岸边。整个塔身全部用大理石打造,底部原为储藏室,后用来关押囚犯。每当涨潮时分,顶部的塔楼如浮在河面上,漂浮不定,美若仙境。贝伦塔位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耸立在特茹河畔,建于16世纪初,是当年扼守里斯本门户的军事要塞。贝伦塔是海盗式冒险航海的见证,是葡萄牙地理大发现的起点,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其外形像一座碉堡,全都用大理石建造,是里斯本无数纪念碑中最华丽、最优雅的建筑。

大航海纪念碑

大航海纪念碑位于里斯本德古河畔的广场上,亦称“地理大发现纪念碑”,建于1960年,是为纪念航海王子恩里克逝世500周年而建,记载了葡萄牙航海家们历史上开拓海洋、征服海洋的光荣与梦想。
其外形如同一艘展开巨帆的船只,碑上刻有恩里克及其它80位水手的雕像,船头站立者即为恩里克,其后为其助手加玛,两旁是一些随同出发的航海家,以及葡国历史上有名的将军、传教士和科学家,颇具气势,以纪念葡萄牙300年来开拓海洋的光辉历史。恩里克王子自幼对王位不感兴趣,而是醉心于研究航海技术,他运用太阳星相测定航线,并建造新型帆船。站在亨利后面的是达•伽玛,是他发现了欧洲印度的航线。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哥伦布则位居第四,手捧一座地球仪。
从纪念碑的侧面看,从建筑结构接近顶部的中间有一个十字形状的雕塑,其实是一把长剑。设计师的寓意不仅仅是对历史上这些冒险家们的牺牲精神表达敬意,更是为他们无比的勇气而深感骄傲。
大航海纪念碑所在地据说是当年葡萄牙人出海远征的集结地。纪念碑为钢筋混凝土建筑,外观像一艘起锚远航的古老帆船,正上方镶嵌着象征国家的盾徽,船尾镌刻着酷似长剑的巨大十字架,喻示当年远征者“一手拿圣经,一手挥利剑”的出行意志。船头有一硕大铁锚,上写着“献给恩里克王子和所有发现海路的葡萄牙人”。

        葡萄牙是一个面积不到10万平方公里的欧洲小国,而一度却成为面积相当于其本土上百倍的殖民大帝国。这一“奇迹”是如何创造的?当你走近葡萄牙航海纪念碑,就会发现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它凭借一支强大的船队,横闯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征服非洲亚洲和美洲大片土地,一跃成为世界海上霸主。
        葡萄牙长期遭受异族入侵和统治,直到12世纪才获得独立,14世纪才建立起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统治。1385年登基的国王若昂一世雄才大略,平息内部纷争,发展农业、手工业和商业,国家日渐强盛。但是,国内市场狭小,进一步发展只有向海外扩张。这一主观需求得到客观现实的强力支持。当时,航海术和造船术均取得长足进步,大型的轻捷多桅帆船出现,中国的指南针传入欧洲葡萄牙人一直将中国印度等东方国家视为“财富之源”,但陆上交通阻隔,于是决定另辟蹊径,绕过非洲大陆前往。 
       1415年,国王若昂一世亲率一支庞大的船队南下,一举攻占摩洛哥的要塞休达。“试水”的成功,坚定了他们进一步扩张的决心。随同远征的年轻王子唐·阿方索·恩里克从此全身心投入航海事业,创建航海学校,延聘国内外知名科学家训练水手,建造适合远航的大型帆船,为远航筹措粮秣和武器弹药。三年后,他派遣船队沿着西非海岸南下,先后发现佛得角、几内亚比绍、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掠得大量黄金、象牙、香料等物质财富,还有作为宝贵人力财富的黑人奴隶。
       这也刺激了葡萄牙船队继续远航。1488年5月,具有丰富航海经验的巴尔托洛梅乌·迪亚斯率船队抵达非洲大陆南端的海角。那里风狂雨骤,他即以“风暴角”名之。新国王若昂二世认为继续航行的前途看好,遂易其名为“好望角”。1497年7月,由4艘轻快帆船和170名船员组成一支更大的远征队,在年轻干练的航海家瓦斯科·达·伽马率领下绕过好望角,驶入印度洋,于翌年5月抵达印度西南海岸。梦寐以求的东方航路终于打开。

       葡萄牙并未就此止步。1502年,伽马奉命再次前往印度。这次的航船满载的是步兵和大炮,一路上袭击阿拉伯商船,最后攻打和占领印度西部城镇。葡萄牙遂以印度为基地,凭借武力进一步拓展势力范围,向西控制亚丁湾和波斯湾入口,向东攻占马六甲、苏门答腊、爪哇等地。1533年,葡萄牙强行侵占中国澳门,对那里实行长达460多年的殖民统治。就这样,葡萄牙开创了欧洲殖民主义入侵亚洲的先河。
  葡萄牙在向东方扩张的同时,还把部分注意力向西转移。1500年,佩德罗·卡布拉尔率领船队远征印度时,迷航后意外发现一大片新陆地,即后来的巴西葡萄牙一方面就地捕捉印第安人,一方面从国内向那里移民,从非洲贩运奴隶,开矿掘金,建立种植园,很快把广袤的巴西变成其最大的殖民地。
  葡萄牙一般不称其海外开拓是殖民主义扩张,而是“地理大发现”,并为这个“快速强国之道”不胜骄傲。、
       葡萄牙国旗五分之二的旗面为绿色,表示对先辈航海家的崇敬;国徽中心设置一航海专用的浑天仪,代表葡萄牙人漂洋过海的“历史壮举”;浑天仪中央的两个盾徽,象征武力征伐所取得的“辉煌战绩”;而国歌的歌词“海上的英雄,高贵的人民,无畏的民族”则颂扬昔日征战者的“勇猛和威武”。这一切,好像还不足以展示葡萄牙历史上海洋强国的荣耀。1960年,适值恩里克王子逝世500周年,葡萄牙修建气势恢弘的航海纪念碑,进一步表达对往昔的神迷。
  恩里克王子没有亲自率队远征,但他把毕生精力贡献给航海事业,实为葡萄牙航海事业的引领人,被尊奉为“航海王子”。在他身后的船体两侧,各排着一列由16人组成的雕塑群像。群像中的人物身份不同,表情各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都以不同方式参与过海外事业的开拓。其中,除著名航海家之外,还有国王、王后、科学家、作家、诗人、传教士。这一图景显示了葡萄牙人对海外大征战的“全民参与”。

       纪念碑修建名为纪念恩里克王子,实际上不过是借题发挥,另有更深刻的历史背景。通过武力征讨建立起来的葡萄牙殖民帝国,建得快,衰落得也快。

  1580年,葡萄牙遭到邻国西班牙的入侵和兼并,其不少海外殖民地相继落入他国之手。葡萄牙后来虽然摆脱西班牙的统治重获独立,但实力大不如前。1822年,其最大殖民地巴西宣布独立。到20世纪60年代,亚非两大洲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葡萄牙殖民体系开始彻底分崩离析。执政的安东尼奥·萨拉查独裁政权感到帝国末日来临,但又无力挽回颓势。在对民族解放运动加紧镇压的同时,萨拉查决定修建航海纪念碑,试图借缅怀“昔日的荣耀”,给帝国的遗老遗少们找来一点精神上的安慰。因此,纪念碑内展示的图片、文字、音像材料,显示的大多是葡萄牙海外征讨的“辉煌历史”,而对武力征服和殖民统治的残暴却略而不提。

大街小巷

埃武拉

埃武拉是一座历史古城,始建于公元三世纪罗马帝国统治时期,当时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长期为罗马军队驻地。目前,尚能看到的罗马时期的古迹有罗马神庙、温泉浴池、罗马城墙遗址以及唐娜·依萨贝尔拱门。罗马帝国灭亡后,埃武拉曾先后被西哥特人和摩尔人占领,其间城市规模开始扩大,建筑风格体现出哥特式和阿拉伯特色。

本篇游记共含7461个文字,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点兴趣,要有详细的攻略就好啦。

2016-03-10 15:1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欢迎回访游记

2016-03-10 22:51

有美图!求美文!

2016-03-14 14:53

引用 不喜欢咖啡 发表于 2016-03-14 14:53:31 的回复:

有美图!求美文!

回复不喜欢咖啡:不好意思,久等啦

2016-03-25 15: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神马tcls 发表于 2016-03-10 15:18:08 的回复:

有点兴趣,要有详细的攻略就好啦。

回复神马tcls: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2016-03-25 15: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