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不可思议之旅——凯恩斯环游与大堡礁船宿潜水

120
原生质的思考 LV.26
2016-03-09 22:13 5174/24
  • 出发时间/2015-09-26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序言

        2015年4月份去新西兰度蜜月(游记直戳:http://www.mafengwo.cn/i/3509892.html),回来断断续续将近花了半年时间整理照片、编辑文字,让我对写游记心生畏惧,这件事实在太过耗时耗力。本来并不打算为这次凯恩斯之旅再留下记录,纠结数月,还是忍不住在2016年初开始动笔。辗转缱绻,皆因这是一次不可思议之旅。
        说是不可思议,除了此行走了比较小众的阿瑟顿高原(Atherton Tableland),深入号称全世界最古老的丹翠热带雨林(Daintree Rainforest),船宿五天深入大堡礁北部最好的潜水点之外,还有一路相伴的突发事故,各种惊喜与惊吓,当然,还有上天给了我们最出乎意料的一个礼物。种种因素,使得这次旅行充满了旅行以外的人生况味。
        为了这些,我决定将它记录下来。

状况连连的去程

        半年之内再次选择来澳大利亚,纯粹是因为想利用一下还未过期的一年多次往返签证。四月份去新西兰时顺道在艾尔利海滩(Airlie Beach)待了五天,觉得为此付出的一人一千多的澳洲签证实在有点浪费。我个人的想法是:看过新西兰后,澳洲的山川湖海似乎少了点吸引力,但大堡礁北部的潜点还是值得一去,完成这次旅行后可以十年不考虑袋鼠国了。至于阿猪,她才不管去哪,只要能出来玩就行了。

        在四月的蜜月之行就用光了婚假和年假的前提下,我们只能无奈地选择十一国庆出行,厚着脸皮再问老板要了三天,凑成了十二天的假期。票价昂贵自是不必说的,国泰航空经香港中转,凯恩斯布里斯班出,两人机票花费一万五千多,这也只能忍了。9月26日下午,到达浦东机场时却遇到了此行第一个意外状况:上海香港的航班延误,导致无法赶上傍晚从香港飞往凯恩斯的班机。
        地勤跟我们说:“联程机票也没用啊,那边的飞机上也有买了香港直飞凯恩斯的乘客,不可能等你们。”好吧,那换晚一点的航班呢?“对不起,香港凯恩斯的只有这一班飞机。”那今晚到香港,明天再起飞,后天早上到凯恩斯呢?“对不起,明天没有去凯恩斯的航班,要后天才有。”好嘛,直接耽误两天,后面的行程完全调整不过来,这可怎么办?

        此时阿猪发挥了她强大的交涉与应变能力,居然找到了国泰的地勤给我们换了东航的上海悉尼再至凯恩斯的航班,到达最终目的地的时间从明日的早晨变为傍晚,耽误一天还算能够接受,多出了在悉尼的几个小时还能去转转,也算不错的选择吧。可惜阿猪心心念念的国泰飞机餐和冰激凌是吃不到了。

        整个下午就在和澳洲的租车公司、旅游项目供应商以及房主们的沟通中度过,损失了点金钱,压缩了一些行程,好歹是安排妥当,但也就此埋下了很多不确定因素。不知不觉已到傍晚,坐上东航的飞机,迈向未知的前程。在看了三四部电影,醒醒睡睡五六次之后,我们降落在悉尼

Rush in Sydney

        中转航班给了我们五小时,朋友圈里咨询了一轮,大多数人给我的建议是:“乖乖待在机场吧!”也有个在悉尼生活的土豪建议我就去Bondi Beach,说那里是富人区,有很好的带游泳池的饭店。但我本着“好不容易来一次估计几年内也不会来了怎么着都要去地标景点打个卡”的屌丝心里,还是决定进城走一趟。于是乎,这五个小时真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东奔西逃。

        现在孩子可能无法理解我这年代人心中的 “海外”,与信息开放的新世纪不同,在我小时候,对袋鼠国的认知除了袋鼠之外,剩下的大概就只有悉尼歌剧院了。事出突然,我在对悉尼玩什么、怎么玩(五小时以内)毫无概念的情况下,自然是要遵从“内心的召唤”,去歌剧院一了“童年夙愿”。

        刚出机场,我两就遭受了一重打击,冷啊!此时为南半球的初春,我们的衣物都是为了阳光之州昆士兰而准备,哪曾想南边的悉尼正是“清明时节雨纷纷”。阴沉沉的天空,湿冷的海风,十几度的气温,哭笑不得之中只有把所有衣物都穿上。

        悉尼歌剧院就在CBD的情人港附近,坐轻轨即可。其实我觉得轻轨站台就是个不错的观景点,能同时将海港大桥和歌剧院收入眼底。有时间的话,就从海港大桥的南端走到北端吧。除了是周围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海港风情以外,每年元旦的新闻里都会出现的悉尼海滨烟火晚会就在这里举行,无数明信片、风景画描绘的场景就在眼前,去见证一个个在脑海中的印象,也不失为看世界的不错的方式。

        一出站,嚯,不愧是大城市,看这人山人海,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毕竟是世界著名的景点,也算正常。广场上,卖艺的、看热闹的、拍照的、遛娃/狗的、喂鸟的、秀恩爱的,络绎不绝。我们一边在冷风中发抖,一边东张西望,对着歌剧院拍几张到此一游照,就此别过。

        现在回想起来,这真是好无聊的一段。本来,我们此时应该已经在Tully河流中享受白水激浪的乐趣,或者参观某个酒庄,品尝热带水果制成的佳酿。“都怪这倒霉的航班延误!”我打着哈欠,通宵航班带来的困顿已经体现,赶紧找地儿吃饭然后回机场。
        事实上,悉尼这个所谓的大城市,从中心CBD向外走两条街就冷清得很。到处都是空无一人的大楼,有些还写着For Sale。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评价很好的餐厅,结果人家很傲娇地说:“没有预定,恕不接待哦。”最后只能找家路边的小酒吧吃点如今已毫无印象的食物,唯一记得的是邻桌喝醉酒趴着睡的壮汉和贼头贼脑偷吃面包的鹭鸟。

        坐上回程的轻轨,慢慢似乎进入了城乡结合部,看着窗外平淡的景色,我们瞌睡连连。我突然惊醒,觉得愈发不对,来时的路上没看到这片郊区啊。一问身边的人,他们告诉我此时离机场已经越偏越远。
        原来这悉尼的所谓机场线十分奇葩,简单来说就是其线路沿着正方向是A到B到C,而当我们从C站上车坐同一名称的列车想要回到A(机场)时,却需要在B站(某个Central Station)下车转乘另外一辆。外地人怎么可能料到这种状况?!怪不得刚才到B站的时候,似乎听到广播里在说什么关于Airport的内容,但瞌睡之中也未曾在意。难道我们又要错过航班?我无法想象再次调整后面的行程将会是多大的麻烦。一位小朋友同情地看着我说:“Sorry you are not gonna make it”。
        我们立马下车,但此时已经是万念俱灰。再坐轻轨回去肯定来不及,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也看不到一辆车,好心人帮我们打电话叫出租也只是起到点心理安慰罢了。除非奇迹发生,这趟旅程就要泡汤了。
        奇迹,就在此时发生了。街角处突然冒出了一辆出租车,我们立马奔上去拦住,用这辈子最快的英语语速向司机求情。上车后我跟阿猪说:“应该能够赶得上。”这时,驾驶座那边传来一声温和儒雅的问候:“哟,中国人啊。”
        总而言之,在同胞司机大叔的全力追赶和我们在机场的狂奔之下,最终及时赶到登机口,却被告知航班又晚点。此刻我内心的阴影是无限大的。

        悉尼机场又实在没啥好逛,气喘吁吁加百无聊赖中我也反思了一下自己,以后这种“打卡式”的旅行方式要不得,一切还是稳妥为上啊。
        拿着中国机场的地勤人员给我们写的一张纸(是的,国泰给我们调整的航班没有任何凭证,就只有一张手写着航班号的纸),换上了Jetstar的登机牌。阿猪对换成了廉价航空非常不满,我却是已经不敢奢求更多,能飞得成就不错了。望着窗外的悉尼风景,想到此去经年,也不知何时能重返,希望下回能留下美好印象吧。

        顺便聊两句悉尼的地理环境。当年英国人为什么选中这块地方聚集,就是因为悉尼具有非常优越的海港。从空中俯瞰果然如此,硕大的海湾只留一个小小的口与太平洋连通,陆地阻挡了外围的风浪,让这里终年风平浪静适宜停泊。女王皇冠上的明珠的殊荣,应该属于这里才是。

        飞抵此行的目的地凯恩斯,已然是9月27日傍晚。阿瑟顿高原和丹翠雨林之旅,就此拉开帷幕。

初踏阿瑟顿

        凯恩斯周围,包括南部的Tully,西部的阿瑟顿高原,以及北部的丹翠雨林,其实散布着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与凯恩斯的国际旅游都市的风格不同,这些地方更丰富、更原汁原味地展现着澳洲热带的风土人情。

        就拿阿瑟顿高原来说,其南部以Milla Milla为中心散落有一连串珍珠一般的瀑布,Ravenshoe是温泉疗养地;中部大大小小的火山堰塞湖旁边Atherton、Herberton、Malanda、Yungaburra等中心城镇,既有当年淘金热的历史遗迹,又有现代的田园牧场风情;北部的Mareeba也独具特色,以湿地、咖啡种植园等吸引游客。

        整个阿瑟顿高原,号称动物的天堂,美食家的乐园和休闲胜地。你完全可能在不经意间和鸭嘴兽、树袋鼠、丛林火鸡、澳洲鹤等野生动物相遇;也可以一路品尝他们自称全澳洲最好的奶制品、甜点、咖啡以及各种热带水果制成的特色佳酿;爱好户外的朋友也能很容易找到登山、徒步、垂钓、皮划艇等活动;要是纯粹想休闲,找个瀑布或者堰塞湖,在旁边铺张毯子晒太阳,兴致好了就跳入水中游个泳,是当地人最喜欢的娱乐方式。

        按照我原本的计划,9月27日早上应当抵达凯恩斯,然后驾车去南部的Tully参加漂流活动,下午再深入阿瑟顿高原南线欣赏瀑布,当晚抵达云加布拉(Yungaburra)住宿。9月28日的计划是探索阿瑟顿高原的北线,然后一路北上至丹翠雨林。接下来的29和30日便是在雨林中悠然度过,30日晚上返回凯恩斯,接下来就是出海潜水的行程了。原计划是既丰富又不用太赶的,可惜都打乱了。

        由于耽搁了一天,27日晚上降落凯恩斯机场的我们需要当晚就开去Yungaburra。租车公司的哥们表示十分惊讶:“哪有人一下飞机就开去那里的,还是晚上!著名的连续240道弯啊!”对此我表示十分无奈。好心的大哥安慰我说,路况还是很好的,只要耐心地慢速驾驶就不会有事。到最后他还一定要嘟囔一句:“十年前我度蜜月的时候也开过那条路,我老婆当时喝苹果汁来着,从此再也不喝了。。。”
        果然,开出市区没多久,就进入一片荒野,很快就开始盘山而上。既然叫阿瑟顿高原,路途中有海拔的提升也是正常的。一路没人、没等,好在有明月相伴。今天是中秋佳节,阿猪刷着朋友圈看国内各种热闹,而此刻车外却是万籁寂静。

        气氛还是很美好的,就是实在有点难开。虽然我没数是不是真有240个弯道,但估计也差不多了,车速始终没敢超过30。耗时一个半小时,行程70公里,我们抵达今晚的家。此行所有住宿都通过Airbnb预定,这家在Airbnb上都没个正式的名字,就叫什么“Super Large Room”,在Tripadvisor上好歹挂出来叫“The Gables”,也不知什么原因。

        澳洲的房价普遍还是比较贵的,就这么一间屋子,也算不上“Super Large”吧,没有View,卫生间倒是超级大还带有按摩浴缸,但跟房间是分开的,一晚人民币400多,这已经算是当地性价比较高的啦。

        我选择Yungaburra,当然不是为了追求住宿,而是为了第二天早起看鸭嘴兽。这里的Peterson Creek就是看鸭嘴兽的好地方,最佳的时间就是清晨和傍晚。28日清晨,阿猪一如既往地呼呼大睡,而勤快的我已经跨上相机出发啦。小镇不大,从住处走到溪边的步道就十分钟的路。清晨的空气还十分清冷,但阳光明媚,看来是美好的一天。

        这条步道从风景来看乏善可陈,杂草、灌木丛生,溪水也是泥巴黄,但正是这样的环境孕育了许多有趣的小动物。在晚上,眼神好的人可以发现树袋鼠,在白天,丛林火鸡就大摇大摆地从我身边走过。刚看到火鸡时我还非常兴奋,盯着它拍了许久,后来发现这玩意儿在这片区域简直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步道虽然不长,但我也走了快一刻钟了也没见着鸭嘴兽啊。路上遇到一队扛着长枪大炮的爷爷奶奶摄影团,由一个导游带着。他们说早上天没亮就出来拍了,再往前走一段就有。终于,在前方道路被铁丝网拦住的地方,溪流形成了一个小水潭,我在里面看见一团小小的黑影。

        好吧,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是见着了。至今还记得二十几年前出版的《十万个为什么》上那张鸭嘴兽的插图,以及它“活化石”的称号。我那么起劲地来看它“老人家”,大概也跟这童年的情怀有关。在野生环境中只能远远地看着,感觉这“来自洪荒年代的野兽”还没我一巴掌大。在阳光下,鸭嘴兽的皮毛油光水滑,规律地做着“漂浮——下潜——漂浮”的循环动作。此时,林间只闻鸟鸣,出奇得安静,眼前的画面单调,但可能已经上演了亿万年,亘古未变。

        随后我发现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现实。这里其实在公路边,是当地人标明的一个观察点(下图中溪水上方的土坡那里竖立了一面竹墙)叫“Platypus Viewing Point”,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走柏油路过来,哪需要像我这样踩了一脚的泥。

        回到住处,阿猪也醒了。我们收拾好东西就和主人道别。这家主人其实挺热情的,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周边景点信息。比如,主人很推荐去Curtain Tree和Cathedral Tree,“感觉很神奇,就像那部叫什么的电影来着?”我说,“不会是魔戒吧。。。”
        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女主人特意提起。几年前,这里的年轻人参加了阿富汗战争,并有一定的伤亡,当地人为他们建立了纪念设施,就在镇旁的Lake Barrine边上。其实,从高速公路进入Yungaburra时就可以看到在路边的标志,写着与这场战争相关的标语。然而从我们的角度看,阿富汗战争就完全具有了不同的意味,所以我没去。
        但主人的另外一个建议我们欣然接受了,就是去WhitleStop Café吃早饭。结果这栋街边的小房子又是个有历史的地方,一百多年前曾经是新南威尔士银行的一个网点。我想想当年这银行也是不容易,新南威尔士州离这儿可有两千多公里地呢。

        我在这家咖啡店中看到一张照片,穿着蓝色制服的消防员在这里纪念ANZAC日。这个纪念日也说来有趣,全名是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 (ANZAC) Day,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军团日,纪念在战争中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这个日子挑在了一战期间澳新军团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打加里波利战役的时候,而在这场战役中,澳新军团是失败的那一方。在一个相对“耻辱”的日子纪念荣光,东西方的价值观真的是有点不同啊。

        言归正传,这家的早餐是价优量足,我还特意跟收银员小姑娘说:“你们澳大利亚的单人份套餐太大份了,我们两个中国胃吃一份就够了。”我特别爱吃这里的蛋奶制品,那味道真叫一个浓郁。原谅我一边吃还要一边做拇指族,那是因为此刻我正紧张地联系下午的行程。

        饭后有些闲散的时间,足够我们去附近的随便某个景点逛逛。Yungaburra附近有一些农场可以参观,还有些小的徒步路线,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火山湖国家公园(Crater Lakes National Park)。顾名思义,就是附近有一连串的火山地质运动形成的湖泊。据当地人说最干净最漂亮的是Lake Eacham。

        从Yungaburra小镇开出,二十分钟就来到Lake Eacham旁边。其实对于我们天朝子民来说,这样的湖泊只能算是秀巧,毕竟是稀松平常了一点。我周末去浙西自驾,很容易看到类似的景色,还不如一个高山水库。

        但与国内不同的是,这里有非常休闲的气氛和完善的配套设施。比如修得很平整的公路,充足的停车空间,干净的厕所和换衣间以及散步的栈道。来Lake Eacham最合适做的事情就是换上泳衣跳进去游几圈。虽然当天的水温还是有点冷,但我依旧游得很爽。潜在水中慢慢靠近停在树枝上的水鸟,与几个当地小胖娃一块儿玩跳水,还有目睹了三只猎狗在水中扑杀一只火鸡的“惨烈现场”,这些都是旅途中有意思的回忆。

        所以说,无论是Yungaburra也好,Lake Eacham也罢,都没有什么独特的风景,也不是什么不容错过的地方。但用“妙趣”二字形容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Fishing Like an Indigenous

        如果更有时间的话,完全可以在高原北部的Mareeba逗留,参观一下Granite峡谷,玩玩袋鼠,坐坐热气球啥的。不过我们的行程被压缩了,但在深入丹翠雨林之前还是有一下午的时间从Yungaburra转移至今晚的目的地奶牛湾(Cow Bay)。这一路的风景非常好,慢慢从山地过渡到海洋,再转成森林。当靠近道格拉斯港(Port Douglas)时,山路一个拐弯,眼前景致豁然开朗。面对这山海一色,我们都忍不住“Wow”出了声。

        道格拉斯港凯恩斯北面,车程一个多小时。喜欢户外活动的人都知道,道格拉斯港是更加适合他们的地方。就纯论风景而言,道格拉斯港也远胜凯恩斯。后者作为一个海滨旅游城市却并没有很好的海滩。相比之下,这里有方圆几百里内,个人认为最美、最独特的海滩:Cooya Beach。

        Cooya Beach传说是土著人部落Kuku Yalanji的圣地,一般人不让进。我实地看来,偌大一片沙滩并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限制,但奇怪的是除了我们这一队的确也没发现旁人。而所谓的“我们这一队”指的是参加Kuku Yalanji Cultural Habitat Tour的游客。

        我对澳洲的土著人挺感兴趣的。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土著人分为非常多的部落散步在大陆各处。以北昆士兰州而言,很多部落就聚集在丹翠雨林及附近的海湾,以原始的食物采集方式为生。Kuku Yalanji部落就生活在如今的道格拉斯港到现在的土著文化中心Mosman之间的地带。Kuku的发音更加接近于Gugu,意思是“说话”,Yalanji是语言的名称。这个部落名字的意义就是:说Yalanji语的人。

        在现代以前,他们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采集食物,包括在浅水海滩用茅来捕鱼,以及在红树林中采集贝、螺等肉食和植物、草药。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中有关于食物采集者的描述,读来十分令人神往。虽然如今的土著人早已不再传统,所谓的文化巡游也更多只是带领好奇的外来游客浅尝辄止地玩一回票,但我个人觉得这一趟行程还是值得一去。再怎么说,一群人拿着茅在海滩上戳螃蟹的画面还是非常有趣的。

        我两到得有点晚,已经错过了开头的“驱邪”仪式。停好车,走到海滩边放眼望去,向导带着一群人已经远在天边,化为一个个小黑点。我听说进入这类“圣地”是不能穿鞋的,当然这种一道浅水一道沙的海滩也的确不适合穿鞋。但有个问题,这里的沙滩在潮汐的作用下形成了一道道纹路,又在爆裂的阳光下晒硬,走上去的感觉真不亚于趾板按摩,那酸爽。。。

        我其实是无意中看到一部纪录片,采访的就是这个向导,从而知道有Spear Fishing这么好玩的事情。好不容易赶到向导身边,阿猪拿到茅就按捺不住地耍了起来。在她手里,人家这养家糊口的重要神器就变成了一根啥用都没有的棍子,就知道在那瞎抡。

        但其实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啊!不要以为这只是装装样子拍拍照啊,能否有所捕获可决定了我们待会儿吃什么,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很认真地随着向导Brandon,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水中的动静。

        但要说这成功率嘛,实在惨不忍睹。下面就展现一点我们的渔获吧,其中那只有着很魔性眼神的刺豚是向导抓的,被我们很无耻地拿来卖萌后放生。而那只泥蟹其实是小老外插到的,也被我很无耻地拿来炫耀一番。

        可是怎么办呢,这点儿螃蟹不够我们吃的呀。别怕,接下来就进入下半段行程,我们的食物就靠红树林中的收获啦!

        进入红树林是需要计算好时间的,别看现在这里树根丛生,一涨潮都会被淹掉。Brandon说路会很难走,有时候实在走不出去了就等潮水来,然后游出去。这心也是太大了,我可不敢这么干。但正因为有这潮涨潮落,使得红树林成为了一座丰富的蛋白质宝库。树根上、沙地里到处都是贝、螺类生物,我们就需要搜集这些东西当下午茶。

        这可绝对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红树林越到后面越茂密,地面也愈发泥泞。阿猪说跟着我出来玩也是够了,人家酒店待待泳池泡泡,她却要一脚盐水一脚泥地在这里喂蚊子。话虽这么说,我看她还是蛮起劲的呀。

        从树林子里钻出来已是午后,此时的光线也变得柔和起来,Cooya Beach显得更加漂亮了。阿猪拉我拍一张“牵我去旅行”的照片,但我不喜欢,这是别人的创意呀。

        此时,我看到了在远处海滩上的一棵树,那真称得上“遗世而独立”。我对阿猪说:“快,那棵树好看,你跑过去我给你拍照!”于是她就蹬蹬蹬地一阵跑,迎着海风,无拘无束。而我只需要静静地站着,看着,这才符合我们的相处模式嘛。

        夕阳西下(其实没那么晚啦),猎人(也就是我们)带着收获的喜悦,满载而归(两只泥蟹,一把螺丝)。回到Brandon家,他的母亲已经做好了一些蛋糕招待我们,他就在厨房忙活那些海产。其实也就我俩对食物比较期待,外国人似乎不喜欢吃这些东西,那两只满膏满黄的泥蟹几乎被我们吃了一大半。别说,味道非常好,足够新鲜的食材加上“劳动所得”的情怀,让这顿海鲜“大餐”格外鲜美。

        虽然土著人已经搬进了现代的居舍,但他们家中还是有一些有文化特色的东西。二楼露台上就有很多原始的武器。阿猪试图举起一把巨剑结果失败。我在翻看照片看到这张直接笑出声,背景中的人物表情真是太亮了。

Sweet Home Cow Bay

        结束了Kuku Yalanji的特色土著游,我们驱车继续北上,深入丹翠雨林。丹翠雨林号称全地球最古老的热带雨林,这里集中了两个奇迹,宣传口号“when great barrier reef meets the rainforest”。凯恩斯道格拉斯港当地都有旅游公司组织去这里的一日游,通常包括游览Mosman峡谷、苦难角(Cape Tribulation)等景点,但这样的方式显然不能满足我。于是我决定在雨林里住两天。
        离开Cooya Beach,很快就来到Daintree River。当地政府为了保护环境限制进入雨林的人数,并没有在这条河上架设桥梁,而是采用了轮渡的方式。轮渡在Daintree Village旁边,算是附近的中心地带。过了这条河就进入雨林地区,从此基本上也就和手机信号say goodbye了。

        经过一段盘山公路上升,半路上有一个Alexandra Lookout值得停留,在这里能够看到Daintree River蜿蜒着入海,还有远处的Snapper Islander。

        但在阿猪眼里,这里是一个绝妙的练习瑜伽的地方。开头还只是浅尝辄止,到后面简直肆无忌惮,直接在围栏上做起了单腿平衡动作,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又是一段不输于阿瑟顿高原那“240道弯”的曲折道路,我们到达了奶牛湾(Cow Bay)。路上见到一条叫Quandong Rd的小道,也不知在这么偏远的地方怎么会有完全符合汉语拼音规则的路名,是否和我天朝有关?

        在丹翠雨林中,除了奶牛湾之外还有一个住宿地就是苦难角。而我之所以选择奶牛湾,就是因为这里有Bella Rose House。

        我是在Tripadvisor的Vacation Rental栏目中发现这栋房子的。Rose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养了一条叫Bella的澳大利亚牧羊犬,在自家的院子里种植了热带水果和香料,过着清淡而平静的生活。开放给客人的是整栋房子的第二层,包括卧室、浴室、厨房加客厅,以及一个露台。这里也成为整趟旅程中阿猪最喜欢的地方。

        Rose是个非常周到的人,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必需之物。在行前的预定过程中我就已经感受到了她的热情,总是在第一时间回邮件答复我的各种问题,帮我咨询、预定各种活动,为我们特意多准备一些自产的热带水果(因为阿猪爱吃)。她也愿意把自己的自行车和渔具借给客人,告诉客人一些雨林中不为人知的秘境。由于行程出了问题,我不得不临时将两晚住宿改为一晚,她甚至主动退了我一些费用。而小狗Bella是我见到过的精力最旺盛、对待陌生人最友善、玩fetch水平最高的动物,阿猪很快就和它成为了好朋友。

        趁着天还没黑,我们想去海边走走,玩玩飞盘啥的。沙滩上有位老先生在演奏一种很少见的鼓,叮叮咚咚十分悦耳。我上前去搭话,他居然用中文开腔,原来老先生曾经在北京生活过。能在这里遇到会说中文的老外,还真是挺奇妙的。

        Cow Bay是排名整个澳大利亚第二名的海滩,仅次于惠森迪那里的白天堂沙滩(White Heaven Beach),至少这里的皮划艇向导是这么说的。但我没看出来这片海滩有什么特殊,只是有Bella陪着玩,这里多了一份甜蜜的味道。

        我们一直玩到夕阳西下,然后看到了很诡异的一幅画面。在海天交界处,一轮硕大的、亮红的发光物体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可能你会说:“不就是夕阳嘛,有啥特殊的。”那我会告诉你,此时面向的是东方。有那么一瞬间,我也产生了时间和方位的错乱感。后来在海滩上露营的当地人告诉我,那是月亮。。。

Paddle to the Sun

        丹翠雨林中有许多值得去的地方,也有各种不同的探索方式,其中海上皮划艇(see kayaking)是我最向往的活动。没有什么比这个项目更适合体验“when the rainforest meets the reef”的奇景。

        在奶牛湾和苦难角都有人组织海上皮划艇,时间从几个小时到两天一夜的Snapper Island露营游都有。奶牛湾这边的Daintree Crocodylus度假村组织Sunrise Sea Kayaking,一边沐浴着朝阳,一边享受着海浪,一边奋力划桨,一边从水上看雨林,是不是很诱惑?顺便说一句,Crocodylus的饭菜很好吃哦,特别是那芒果鸡肉饭,回味无穷。

        本来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告知我们皮划艇取消了,因为向导突发急事去凯恩斯了。但在确认了我早就已经预定此项行程并且事先付款的情况下,他们硬是把向导从凯恩斯拉了过来,理由是“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理应享受此项服务”。于是我们一大早6点不到来到奶牛湾,正好遇见灿烂的景象。

        此时的海滩上人很少,除了来皮划艇的就是昨晚在这里露营篝火的。出去旅行,其实看到日出的机会并不多,而这一次是格外漂亮的。当我们在欣赏美景的时候,向导则在麻利地准备着各项事宜。

        很快,一切就绪,我们整装出发。Let’s paddle to the sun!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阿猪无法适应在海上进行皮划艇,毕竟这种平台舟的稳定性、操控性以及离水高度都不如之前在新西兰玩的充气艇,万一翻下水也不知她能不能上得来。没想到她玩得很high啊,技术掌握地也还行,看来还不能小瞧她。我们一边划,一边听向导的介绍。在这里当旅游向导的一个重要特质就是“cheerful”,除了讲解各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动植物知识,他还要负责说笑话。不过可以看出来他对家乡的热爱啊,说到什么好东西,比如水果啊,气候啊,就一脸得意地说:“Of course, it’s tropical.”

        我们划了三刻钟,来到礁区,可以很清楚看到水下的珊瑚礁,同行的外国小孩儿还很眼尖地看到了海龟。虽然活动介绍说可以浮潜,但也没见向导准备浮潜三宝啊。不过我也不在乎,过两天就要去更好的潜点深潜啦。
        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海滩,我们做中途的休息。这时节的海水还是有点冷的,两个外国小家伙已经瑟瑟发抖,不过他们的父母倒是浑不在意。向导变出了一顿水果早餐,有四五种热带水果吧,味道不错,但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能把这个叫做早餐。。。

        我们的同伴是一家子,来自悉尼的父母带着两个儿子到阳光昆士兰度假,估计也不会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能遇见中国人吧。而且两个小男孩在学校是选修中文的,可以和我们简单聊两句。
        “饭”后,我和阿猪稍微在沙滩上玩了会儿,大部队就踏上回程。

        但没有想到的是回程中居然有第二站,我们又在一个不知名的沙滩停了下来,原来是“水果早饭”之后还有甜点,这向导想得太周到了。吃饱了才能玩儿嘛,阿猪就在这里练习了一下在海中游泳的技能,但结果是悲剧的。

        还是别折腾了,在沙滩上捡捡贝壳吧。但是,不好意思,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国家,带走一个贝壳或一瓶沙子?重罚!

        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可以带回家的,就是沙滩上这些白色的火山石,我们就带了几块回去送给朋友当搓脚石。那为什么这些就可以带走呢?向导说:“因为这些是从新西兰漂过来的呀!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

        结束了Sunrise Sea Kayaking,回到小屋休息了一会儿,我们还有时间去雨林深处逛逛。Rose已经出门工作去了,留给我们一张小字条,读着还挺温馨的。这次匆匆忙忙没能在这里多待几天有点遗憾,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故地重游。

        说是往雨林深处进发,其实就是往苦难角(Cape Tribulation)的方向开。单程需要一个多小时,开到哪里算哪里吧。路上遇到骑马的就停下来看看,瞥见一处沙滩就过去走走,也不知远处的海角是不是Cape Tribulation。在这片沙滩上遇到了又一个会说中文的外国人,这是一天内的第三次了,我天朝是要火的节奏?

        路上经过不少溪流都让我眼馋。这些静谧的、灵秀的秘境其实非常值得探访,而我却只能匆匆一瞥。雨林中还有据说全澳洲最好吃的冰激凌,也没机会吃啦。下午的钓鱼活动正在丹翠河那边等我们。

垂钓丹翠河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钓鱼这件事有瘾。继在新西兰体验过飞蝇钓之后,每次出去玩都要查一下当地有没有钓鱼向导。作为以海洋为旅游卖点的地方,凯恩斯地区自然有许多海钓的项目,不过我更想在丹翠河上钓鱼,因为顺便可以开到红树林里去探密。于是,最终选择了Jamie Daintree Fishing的包船半日游,集游船观光和钓鱼于一身,兼顾我和阿猪的不同需求。

        下午一点,我们赶到了丹翠河轮渡口,Jamie已经在船上等我们。包船的好处就是行程完全可以由你安排,当然,我是更愿意听听当地专家的意见。Jamie问我想不想抓到点可以晚上下饭的东西,那还用说嘛?!于是,我们先在轮渡附近沿岸的浅水区洒了几网试试运气。捕获河豚一只,可惜这里的人根本没有当它是食物,无人知其鲜美,也无人有水平处理这毒物,只好放生了事。

        向上游开一段再甩几杆吧,老法师能够掌握整趟行程的地点和节奏,我这种新手跟着就行。此时天色尚阴,非常舒服,我在Jamie的指导下练习甩杆练得不亦乐乎,阿猪则坐在专属位子上扮演坐游艇的“贵妇”。

        突然间,一根钓竿儿抖动起来,有东西上钩啦!但Jamie看了一眼就说这不好搞,从鱼竿抖动的频率来看很可能是一条刺鳐(Sting Ray)。这货一旦感觉危险就用腹部吸盘牢牢吸住河床底部,很难拉上来。

        果然,我花了二十几分钟都没能把它弄出水面,手臂酸痛肿胀到脱力,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壮啊,后来还是不得不靠Jamie帮忙。

        看看这弯曲程度,可见鳐鱼的力量之强。终于现出庐山真面目,潜水的时候看到的刺鳐都是灰底蓝点,这条的斑纹倒是第一次见,很时尚有木有?我正寻思着这东西怎么吃呢,Jamie说刺鳐在澳洲是保护动物,又给放了。。。

        折腾了老半天也一无所获啊,晚饭看来是没着落了,午饭也没吃,还好带了酸奶充饥。

        有一个现实问题可能大家都感兴趣,一下午在船上,生理需求如何解决?放心,Jamie会带你去一个豪华的五星级“厕所”,那就是丹翠河入海口的一片沙洲。荒凉、开阔、决无人打扰,有点鲁滨逊漂流到荒岛的味道不?

        还好我们是有船接的。难得有人,来一张放风筝吧。天空已经完全放晴,我们决定去浅滩的地方再试试运气。

        果然,有鱼上钩,而且杆子抖动剧烈,应该不会是刺鳐了。

        这回的猎物好对付多了,靠我一个人就足够摆平。快拉出水面时,Jamie及时地拿出网兜配合,捞上来一条大鱼。不过我这两天在看青海卫视的“好样的!海钓王!”跟海钓的渔获相比,这条的尺寸还不算什么。

        看看我的战利品吧,这是一条漂亮的闪着银白色光泽的River Travelly?在淡水河中能有这样大小的Travelly捕获就已经不错啦。如果是海钓,高手可能捕获Giant Travelly,简称GT,那家伙可能是比人还大。

        今天的晚饭有了着落,我也就心满意足啦。还有点时间,Jamie带我们去溪流中探探密。

        如果在冬天,因为水温较冷,这里的鳄鱼都会浮出水面晒太阳,是很容易看见的。不过现在已经是春季就没那么容易啦。雨林还是鸟类天堂,据说有不少独有物种,也是吸引全世界游客的一大亮点。阿猪作为“资深”野外动物摄影师也没有看到一只鳄鱼,但是居然能发现并拍到一只翠鸟,已经是很难得了。这种翠鸟动作极快,体型又小,是很难有清晰影像的。

        出了溪流,我又试了几手,可以捕获的又是刺鳐,估计是这片区域的优势物种吧。时近黄昏,Jamie帮我们处理了那条Travelly,切成整整两大块新鲜鱼排。就此结束此趟旅程,收获满满。

激流塔利河

        凯恩斯附近有许多河流供人消遣,光漂流的话就有巴伦河(Barron River)与塔利河(Tully River)。塔利河更加刺激,而且除了大筏子的漂流以外还有Boarding(貌似还没有一个标准的翻译方式),光是这新颖的玩法就足够吸引我了。

        组织方是一家叫Rapid Boarders的小公司,官方网站上宣称是整个澳洲“唯一”的white water river boarding tour。这个旅程要一天,他们会早上6点钟去凯恩斯接人,8点在塔利镇集合,然后深入山谷中漂流。大概下午2点多结束后再送回凯恩斯

        而我们则不需要,因为前一天结束钓鱼之后,我们星夜兼程开了三个多小时到距离塔利很近的地方入住一家民宿。提到这家民宿就不得不多提两句,地点那是相当偏僻荒凉啊。昨晚我们从大路开到小路,越过田野村庄,路是越来越窄,环境是越来越黑,心也是越来越慌。后来我们终于在一大片田野中找到了几处房子,但也不像有人住在里面。万般无奈之际,我注意到路边的森林中透出一点亮光,隐隐约约还有轻柔的音乐传出。试探地过去瞅瞅,丛林中一座院落,主人和朋友正听着音乐、品着红酒,羡煞旁人。一位大汉老远望见我,立马起身相迎,用巨大厚实如熊掌一般的大手用力握住我:“哎呀终于把你给盼来啦,咋才来呢?”
        这个地方正如它的名字所述,的确是个热带隐秘天堂。主人家是Peter和Steve,很恩爱的一对gay。。。是的,从一开始Peter,就是那位熊掌大汉,和我打招呼的那一刻,我就应该从他的声线中听出来。不,应该说,从Airbnb他们的页面上贴出两个大老爷们一同抱着狗狗微笑面对你的照片上就应该看出来。我后来发现他们的民宿应该在“圈子”里挺有名的,因为当晚住我们隔壁的是一对老爷爷。我经过他们房间的时候正好门开着,里面是一张大床。。。
        这也是有趣的经历吧,至少我很喜欢这对主人,特别是热情洋溢的Peter。他是一位英语老师,曾经在广西教过书,这也是我此行遇到的第四个会说中文的老外。
         面对风尘仆仆的我们,Peter贴心地泡了荔枝茶(据说是从广西买的),开放厨房让阿猪油煎了那两块大鱼排,并邀请我们喝两杯红酒。要说他们有什么超出常人的地方,就是普遍更有品味、更讲究生活的情调。那晚夜凉如水,月光皎洁,平台下潺潺的溪流悦耳,烛光温柔,音乐迷醉,红酒芬芳,鱼肉鲜香,再加上个嘴甜健谈的Peter,很浪漫的夜晚,不是吗?
        要是他们的房门玻璃能修一下就更好了。。。

        扯了点闲篇,回到漂流的主题。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吃了以水果为主的早餐后就驱车向塔利了。在穿过一片片甘蔗田,迷路了好几回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大路。再往南开二十分钟,当公路边出现一座座大烟囱的时候,就说明塔利镇到了。这里历史上以及现在依旧是制糖的中心,这些烟囱就是糖厂的设施。当赶到镇中心的Gumboot雕塑时,Leigh和Jada已经在等我们了。
        Rapid Boarders是由Leigh和Jada创办的,整个公司其实就他们两个人,Jada负责开车和午饭,Leigh则是教练和向导。看他们的年纪和我也差不多,已经经营自己的事业啦,而且干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工作。我们换到大车上,一同驶向塔利河谷。这里的风景非常漂亮,水色翠绿,怪石嶙峋,当天也十分晴朗,更为景色增添风采。

        车停的地方应该是个公用场地,有简单的更衣室和淋浴间,还有伴随我们一路的沙蝇(Sandfly)。据说玩大筏子漂流的团队也会到这里集中,比我们晚一个小时。换衣服是,阿猪应该是有点紧张的,因为她不会游泳,有点怕水,英语也不太好。而Boarding与Rafting不同,一路都需要全身泡在水里,还需要听清Leigh的各种指示,遇到激流则整个人都会被浪吞没。

        我跟向导说,前面简单的先让她试试,不行的话就上岸,让Jada接应。穿戴整齐后,我们听Leigh讲解了一下基本要领,就准备下水啦。

        同行的还有一位新加坡女孩儿和另一位教练。在水中的顺序是Leigh打头,阿猪紧跟,我和新加坡姑娘则归这另一个逗比教练管,一路他的嘴就没停过,不断地在开各种玩笑,还吓我们说水里有鳄鱼。

        把Boarder搬到河边,我们先选一块平静的水域做一些练习,其实主要是给阿猪做。第一次,她表现得不好,在水中身体很紧,无法做到放松的平躺。而且,我发现水性不好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只要头部入水就会非常紧张,本能地去撸水而根本不管周围的环境和同伴的指令。

        我们其实都想让她放弃,但阿猪说,再试一次。我再一次和她讲解了动作要领和注意点,看着她跳入河中。不得不说,人的潜力还是无限的,经历过第一次的慌乱心中有底后,阿猪顺利地通过了测试,已经可以自如地享受顺流而漂的感觉啦。

        至于我的训练,那当然要高级一点。逗比教练专门把我叫到一边说要做一些模拟。先是练习急速的转弯。

        然后,他就把我翻过来了。。。好歹哥今年夏天也练过白水皮划艇,虽然爱斯基摩翻滚没练成,但这个可比真正的皮划艇翻滚容易。我用腰力一扭就回复了正常姿态,总算没被他“算计”成,哈哈。

        接下来就正式开始白水之旅啦,首先是一小段的平静水域。

        很快,就来到了第一个亮点,一段5米左右的瀑布。一般情况下,都是由Leigh先下,试探水情,然后发出指令后我们就一个接一个下去,Leigh也顺便抓拍一些精彩瞬间。

        以第一视角身临其境来看还是很刺激的。这个瀑布还有一些玩法,比如横渡啊、钻“水帘洞”啊,都挺有意思的。

        下了这个瀑布,Leigh再一次表达了对阿猪的担心,因为她似乎老是对教练的指令反应慢半拍。但我相信阿猪的适应能力,结果后面一次次的下滩过程中,她表现的是最好的。

        所谓的“滩”,也就是水流湍急处,往往还伴随着岩石改变水情而带来的各种复杂的状况。

        下滩最保险的方式就是紧跟教练的路线,这也是阿猪做得最好的地方。因为教练会“读水”,也就是根据表面的水情判断流速、深浅以及障碍物排布等情况,选择的往往就是最好走的路线。在有些特别险的地方,Leigh会提前占据观察位置并随时给我们方向的指示。

        如果走错路,就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比如卡在石头上,承受水流的冲击而很难脱离。

        或者翻个艇啥的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救生衣穿着就当下来游个泳呗。反正除了磕碰在石头上有点疼(即使全身都带着他们提供的专业护具还是疼,但至少不会受伤),我觉得翻了艇更好玩。

        但阿猪有一次比较坑爹,发生在最刺激的一个滩。这条线路和大筏子的线路不同,应该是Leigh他们自己开发的,所以一路上的滩都由他们起名。比如,什么two inches啊、D breast啊,听名字就能看出他们的恶趣味了。。。最险的一段就叫D breast,由连续的两个瀑布组成,而且中间还需要急速的转向才能顺利进入正确的水道。叫这个名字呢,据说是因为曾经有位女客人,坚持穿着比基尼玩漂流,经过这一段之后,比基尼没了。。。

        这是一个三级滩,超出了阿猪的能力范围,自然就会翻艇。但坑爹的是她听错了指令,我离得老远都能听到Leigh在那儿大喊“Let go of the boat!”但她就死抓着不放,翻了艇也不放。后来,据说她就听到了“boat”,以为教练让她抓牢,当救命稻草使。不过这也让教练对她刮目相看,这份“誓死保卫我公司产品”的精神应该很让他感动吧。

        这个时节是当地的旱季,所以水量还不是很大。许多地方比较浅,造成了前进非常困难,需要一定的技巧,也需要耗费不少体力。当然,对于爱好户外的人来说,要的就是这个。

        总之,这是一趟非常值得推荐的旅程,独特性、趣味性、刺激性兼具。我后来问Leigh,这种艇是谁发明的?他说开始是一家南非的皮划艇公司,现在还比较小众,在慢慢推广。据我所知,我国湖南省也有这个项目玩了,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

        但我要对生产商提个建议:在艇尾安装一些柔性缓冲装置吧,不然胯部硌在那儿,时间久了、撞击多了还是挺疼的,阿猪就被撞出了两个大青紫块。她说跟我一起玩真的是“提高了人生的完整度”。

        靠岸大概在下午两点左右,正好吃饭。收拾一下就回家,祝福Leigh和Jada这对年轻的“澳洲合伙人”能够把自己有趣的事业经营地越来越好。

再探阿瑟顿

        结束了在塔利河的漂流,正是午后光线最好的时光。我们之所以拒绝Rapid Boarders的接送而选择自己开车,这么折腾其实就是为了能再有一次机会深入阿瑟顿高原,走一走南部的瀑布线路(Waterfall Circuit)。

        从地图上看,从Innisfail沿着Palmerson高速一路向西,大大小小分布了很多的瀑布,形成了一段段丛林徒步路线和天然游泳池。我本来打算去Nandroya瀑布线路进行徒步的,但因计划有变不得不改为更加经典、也更加方便的South Waterfall Circuit,开一圈儿能见着三个瀑布,其中最有名的就是Milla Milla。

        为什么Milla Milla最有名呢?大概外国人比较喜欢这种潺潺溪流的风格吧,而且底下的水潭比较平静适合游泳吧。很多外国妞都喜欢来这里拍“伊卡璐洗发水广告”,反正场景都是在丛林中的一个水潭子嘛。

        还有两个瀑布,分别是Elinjaa和Zillie。Elinjaa风格和Milla Milla差不多,水量还大一些,周围却一个人也没有。我就“斗胆”到水池子里去泡泡。

        至于Zillie,则只可远观了。

        总得来说,这三个瀑布并没有什么出奇的。阿猪说浙江比这好的一抓一大把。这也造成了我两今后做行程攻略时不太相信西方人对瀑布的点评。。。但这条环路绝对值得一去,因为最美的风景其实在路上。
        这里的山丘连绵起伏,在夕阳的光线下显得极富有层次。

        风水草地见牛羊。

        这条country road,带去的是谁的家?

        哦,对了,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阿瑟顿高原是出了名的美食之乡,这点之前已经提过。而且它也是美酒之乡,特产以热带植物酿造的各种美酒。原本的计划是造访Mareeba那边的Mt Uncle Distillery,一来时间不够,二来是就在从Tully开去Innisfail的路上看到了大大的Winery字样,于是就开进去看看。不成想,竟然是一个惊喜。

       我们找到的地方叫Murdering Point Winery,酒庄叫这个名字也是醉了,谁让它坐落在这条叫Murdering Point的路上呢。但不管名字怎么可怕,人家在当地可是很著名的,得奖无数,柜台后面一整面墙挂满了奖牌。

        虽然在澳洲允许驾驶员喝一小杯,但我还是没有敢放开胆子品尝,而是把试喝的任务交给了阿猪。这里试喝要付几块钱吧,但如果最终买酒的话就会免掉。琳踉满目的各种果酒让我们有了选择障碍,最终买了一瓶巧克力豆和薄荷复合口味的“Choc mint cream”,类似于果味的百利甜酒,再加一瓶百香果口味的“Pinnacle”。

        店里的女士还跟我说,这些酒只有来他们酒庄买,都不走零售渠道的,瞬间觉得格调满满啊。为了这两瓶酒,我们也是小心包装,裹了好几层衣服做缓冲,辛苦背回了国,每天还舍不得多喝。不过这几天一查,他们居然开了网站,可以直接购买了。。。看来还是抵不住全球化啊。
http://www.murderingpointwinery.com.au/index.html
        顺便提一句,这附近还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叫Paronella Park,一路都能看到广告牌。我本人没有去,是阿猪后来在我潜水的时候自己去的。本来,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一个西班牙青年来到澳洲白手起家创业的故事,不知怎么就被宣传成了爱情圣地,成为阿瑟顿高原南部除瀑布之外的另一大卖点。

        Paronella Park位于林间的溪流旁,是那位西班牙大哥赚了钱之后建造的一座梦想中的城堡,后来作为夜总会经营。。。

        短短不足百年的历史中,这栋建筑经历了数次洪水(也难怪啊,为了格调就修建在一座瀑布旁啊),使得这“其实挺年轻“的城堡提前带上了岁月的沧桑。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屹立千年了呢。

        于是,就有人说这是宫崎骏“天空之城”的灵感源泉。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别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结束了阿瑟顿南部的游览,我们飞驰往第一晚入住的Yungaburra吃饭。顺路再绕去Malanda的Bromfield Wetland湿地,想看看澳洲鹤来着。可惜到得有点晚,地面的光线不足以观查,但天边倒是给了一副意境悠远的倦鸟归林图。

        赶去Yungaburra是因为第一天就看中了镇上的Nick’s Swiss Restaurant,只是当天它休息,果然没令人失望。

        阿瑟顿之旅就这样到了尾声。虽然因为各种原因而没能按照原计划好好地体验,但浮光掠影之间也算有所收获。当夜转去凯恩斯,接下来就要开启大堡礁航海潜水之旅了。

色带礁船宿潜水

        终于,来到了10月1日,对我而言此行的重点就是接下来四天四夜的大堡礁船宿潜水。之前在惠森迪的时候其实去大堡礁潜过水,当时去了那一段最好的潜点Bait Reef。然而,整个大堡礁最漂亮的地方无疑还是在北部的凯恩斯。我当然不是指从凯恩斯出发的那种当天来回的浮潜点,无论供应商宣传时内堡礁也好、外堡礁也罢,这些潜点也就能满足第一次体验潜水的游客,下去能够看到几条小鱼,偶尔出现几只海龟就足以当成大卖点了。所谓北部大堡礁最好的潜点,指的是色带礁群(Ribbon Reef)以及鱼鹰礁(Osprey Reef)。

        色带礁从1号到10号,从南到北依次排开,南起道格拉斯港,北至蜥蜴岛(Lizard Island)。其中,3号色带礁的Steve’s Boomie、10号色带礁的Pixie Garden以及Cod Hole是非常好的潜点,Cod Hole更是以巨大的土豆鳕鱼(Potato Cod)闻名于世。至于鱼鹰礁,更是在全球顶级的潜点之一。严格来说它根本不属于大堡礁,而是在几百里外的珊瑚海(Coral Sea)。最具吸引力的应该就是在鱼鹰礁上演的Shark Feed,近距离观看几十头鲨鱼捕食的场景。

        无论是色带礁还是鱼鹰礁,离凯恩斯都很远,想去的都是潜水发烧友,因此也没有几家公司在经营。我此行选择的是Spirit of Freedom(SOF),据说还有一家叫Mikeball的船宿公司也组织这些线路。想要去鱼鹰礁,标准的船宿需要7天7夜,但估计船宿公司也知道很少有人愿意耗费这么长时间,于是将整个行程一切为二,前三天主打色带礁,后四天主打鱼鹰礁,中途可以用小飞机接送。这无疑为很多潜水客提供了更大的自由度,我参与的就是后四天的行程,目的自然是为了去鱼鹰礁。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最终也未能成行,没看到鲨鱼争食的壮观场面。

        早晨与阿猪告别,登上了接驳的车辆出发去做飞机。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要做分开的旅行。一上车就见到了三张中国面孔,原来是同样来自上海的潜友,其中一位还将做我四天的室友,我的出现也打破了他和一位美女共居一室的美梦。车子很快到达机场,然后就是等待分批上飞机前往蜥蜴岛。每个人的大件行李都需要放在货舱,随身最多带一只小背包,因为这飞机实在是比较小,座舱容积有限。

        这一段飞行路程耗时大概50分钟,顺便也就当空中观光了。经过丹翠河、苦难角的时候,我心里还挺感慨,颇有“故地重游”的激动。但是很快,窗外的风景就无聊起来,一连半小时都是海岸和森林,没有线条的蜿蜒,没有色彩的变化,比较单调乏味。

        直到快接近蜥蜴岛的时候景观才发生改变,岸上不再是热带雨林而变成了白色的滩涂,也不知这算是什么地形,晒盐场吗?其实飞行员一路都会介绍的,但实在是听不清,我询问了好几个同行的西方人,他们也说没听到。

        然后,飞机向右一转朝珊瑚礁区行进。从空中可以看到很大的一块礁盘,色彩还是很漂亮的,不过跟惠森迪那边的哈迪礁、心形礁相比,这里的大堡礁没有那么好看。

        飞机降落在蜥蜴岛,与还很清凉的凯恩斯相比,这里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热带。据说蜥蜴岛上的度假村非常奢华,价格很贵,所以参加三天行程的潜水客只能在露营区过夜,此刻正等待飞机把他们送回凯恩斯

        在我看来,就算是睡在沙滩上也愿意啊。别的不说,光看海水的质量,这里就甩凯恩斯好几条街了。在沙滩上,我们终于见到了SOF的人员,他们负责用橡皮艇把我们运送到大船上。

        SOF的船上都是潜水员,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虽然大家来自全世界各地,但基本上也能很快熟络起来。SOF也提供了充分的活动空间。甲板上有带遮阳棚的沙发区以及露天日光浴区,中间层有餐厅和小酒吧,想看电影、看书的话也有资料供应。

        底层是宿舍区。SOF的风格在船宿当中还是算“轻奢”的,每个房间虽说面积不大,但设施齐全够用。最难得的是热水充足,要知道每潜过后都有热水澡洗对我而言是有多么幸福。

        每天的伙食也是异常丰富,一天五顿饭绝对撑死你,而且味道也不错,只是全西餐的风格不一定适合中国胃,还好船上另外三个同胞带了瓜子、鸡爪等有天朝特色的食物。

        每天除了潜水,我们剩下的时间就是吃吃喝喝聊聊睡睡,看看海大海和夕阳。

        但就算是这样“慵懒”的日子都没有让我长一斤肉,反而瘦了不少,因为潜水实在是有点“苦”。这时节的大堡礁水温有25°,我穿了租来的5mm长袖胶皮衣尚能抵抗水中的寒气,但也绝对称不上舒适。而且,我们很不幸地遭遇了大风天气,除了冷之外,每次下水、升水都要和大浪搏斗,非常耗费体力。

        很多潜点也有不小的流,从入水点到潜点之间需要沿着锚绳行进,在水下也要游不短的距离。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令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失望的是,因为这该死的大风天气,取消了去鱼鹰礁的旅程。船长Tony介绍说,在珊瑚海那里的浪高此时已经达到了5米,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贸然前往显然是对全船人生命安全的不负责。虽然大家都能够理解,但每个人的懊恼都溢于言表。

        当时我跑去船头,看到船员们正在为进入Cod Hole这个潜点而做下锚的准备。即使在内海的珊瑚礁区,此刻的水面上也出现了白浪,可见风力是不小。从这一刻起就注定了此行的“厄运连连”,我在今后的四天里因防水壳泄露报废了一只相机,还因为裤子滴水烧了主板报废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可以说,这是一趟五味杂陈的旅途。阿猪吐槽说:“看吧,你在咱们蜜月的时候报了个屌丝船宿,这次自己一个人报了个豪华船宿,不带老婆,遭报应了吧。”我竟无言以对。。。

        但不管怎样,色带礁依然是我迄今为止去过的最好的潜点,见到了我最喜欢的鱼群景观,经历了不少惊喜,这也就是够了。

        结束了所有的潜水,我们在船上举办了最后的庆祝晚宴。菜式极为丰盛,大家敞开了吃喝。我吃了一块羊排、一块牛排、一块三文鱼块,外加一块肋排,潜水的消耗真是挺大的。饭后大家尽情喝酒,不同文化的交流挺有意思的。我教外国人说中文,可惜他们感兴趣的都是脏话。。。哎,西方的年轻一代啊。。。
        经过一晚的长途跋涉,我们于5号清晨回到凯恩斯。这真是痛苦的一晚,海上又起了大风,一路非常颠簸,虽然我很强大地没有晕船,但也没有睡好。在早晨的阳光中,我们挥手、拥抱、告别。这几天来虽然一路波折,但依然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潜点介绍

        下面就大致地介绍一下各个潜点。

Cod Hole
        1号下午就在Cod Hole做了两潜。这里果然名不虚传,一下水就有巨大的土豆鳕鱼从身边游过。

        这里的鳕鱼大概被喂惯了,一点都不怕人,还充满了好奇心,一个劲地往潜水员身上凑。一条体积和人差不多,体重几百斤的大鱼像宠物狗一样在人身边绕来绕去,还是挺有趣的。

        在喂食过程中,还有不少Tuna来凑热闹。

        看完Cod Feed后就四处逛逛,这个潜点的生物还是挺丰富的,狮子鱼、大苏眉、常见珊瑚鱼种都有。

        我的水下拍摄设备是索尼的Nex-5T加美康的防水壳,加上一只2700流明的摄影灯。事实证明,对于广角而言,摄影灯那点亮度是完全不够的,拍出来就是一片大蓝水。但是拍近景的时候还是不错的。

        海兔真是乖,待着随便拍。

        这只蝎子鱼(Scorpion Fish)是潜导发现的,指了半天我才看见。拍下来放大看,发现是真美。

        听说这种海参很贵?

        这里的珊瑚也不错,覆盖率高,形态多样。

Pixie Pinnacle
        2号早上起来的第一潜,我个人在此行中最喜欢的一个潜点。能见度30米的玻璃水,没有流。珊瑚很漂亮,狮子鱼看到五六只,在大蓝水的地方有小群的杰克鱼。虽然与诗巴丹的杰克风暴不能比,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稍微成点规模的鱼群了,所以当时非常兴奋。

        可惜,我的防水壳在刚下水的时候就漏了。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挽救,我也只能听天由命。潜导多次给我指可以拍的东西,我无奈地摆摆手。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昨天刚找到一点感觉,还请教了前辈白平衡的事儿,正要大展身手却碰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哀叹了。从这个点开始,后面的照片都是SOF的潜导拍的。

Light House Bommie
        上午第二潜,这个点的一大特色就是有很多海蛇。

        我在甲板上就看到手臂粗的海蛇在水面游,下水之后也见到三四条,其中一条就贴着我的大腿游过,着实令人紧张了一会儿。不过潜导直接用叮叮棒把它挑起来玩,看来是老相识了。

        这个点也是二三十米的玻璃水,也无流,潜起来非常舒服。珊瑚、鱼群都好看。

        有一对美国夫妻,潜水的时候都是手拉着手。我与他俩迎面相遇时正好有无数小鱼从中间游过,就好像我们之间隔了一座闪光的墙一般。即使隔着面罩,我清楚地看到那位妻子兴奋的眼神。升水后问她当时的感觉,她就说:“Of course, that is a moment.”

Coral Princess
        下午第一潜,顾名思义,是个看珊瑚的点。我个人比较喜欢看鱼,所以对这里映像不深。而且从这里开始能见度一下子降到了15米,可能是有流的缘故。

Pixie Garden
        这个潜点主要是看小东西,对我而言比较值得纪念的是第一次看到乌贼(Cuttlefish)。

        这个潜点是Rachel带的,就是在Cod Hole喂鱼的那个女孩儿。她也成为我们落单潜水员最喜欢的潜导,细心、专业,眼力好,而且在水下很喜欢玩乐,平添不少趣味。

        当晚在Pixie Garden进行了夜潜。与白天完全不同的是,夜晚这里变成了大物出没的地方。刚跳下水还漂在水面的时候,我那位上海室友就大喊:“噶许多鱼啊!”大概是被大船的灯光吸引,船底的水下聚集了百来条Tuna。

        一下潜就有各种鲹鱼、鲨鱼、鲔鱼和鳗鱼在巡游捕猎。不过,相应也看不到小东西了,因为都被它们吓得藏起来。

        不过,小海兔似乎是什么都不怕的。升水的过程中,看到无数的闪光点。本来以为自己眼花,后来发现应该是沙丁鱼群。在黑暗中,这些细小的生物形成的星星点点给人一种非常奇幻的感觉。这也是潜水员的福利吧。

Branching Bliss
        潜水第三日,10月3日,我们离开了10号色带礁来到7号色带礁,游览Tony船长的“秘密潜点”。
        Branching Bliss这个名字就是他起的,号称“极乐”自然有其原因。据说在经历过几年前的大台风后,色带礁遭到了很大的破坏。而这里因为特殊的地形而逃过一劫,至今任然保持着100%的珊瑚覆盖率,而且范围极大。Tony船长引为至宝,还不怎么舍得来,只有在不能去鱼鹰礁的情况下才作为给乘客的“补偿”。SOF的潜水长都说这是他两年中第二次来。

        西方潜水客似乎特别喜欢看珊瑚,他们都很喜欢这里,纷纷表示“Dream comes true”,而且绝对要在这里潜两次。当然,对于我这种喜欢看鱼的人,这里也绝对是有吸引力的。大群大群的Goatfish绝对满足你在鱼球中游泳的愿望。

        但是这个点的流不小,回程需要顶流一路踢水,非常累。不过一路能有海狼和杰克鱼相伴还不错。

Permission Bommie
        下午来到4号色带礁。随着位置越来越靠南,潜点的精彩程度也有所降低。这个点除了有几十条比较肥大的海浪以外,我没有留下任何映像。

Clam Garden
        同样是4号礁,这个点就有意思多了。除了砗磲贝不少以外,乌贼也非常多。

        还有能看见的就是鲨鱼、海龟、以及各种鲀。这个点又是Rachel带,果然有Rachel就有惊喜。

        当晚也在这里做了夜潜。虽然下去也看到有鲨鱼游过,但小东西还是不少。管口鱼(Trumptfish)算是老朋友了,几个潜水员调戏一只超级大龙虾也是挺欢乐的(中国潜水员升水后毫无意外地讨论它的味道如何)。我的眼力也有了提升,在硬珊瑚上看到了许多透明的小虾小蟹。

Steve’s Boomie
        澳洲潜导说:“这可能是你这一辈子到过的最好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是不是到现在还觉得大堡礁是全球顶级潜点?
        10月4日,最后一个潜水日,75小时(三天加一个下午)内16潜的鸡血旅程将近尾声,坚持就是胜利。首先,是收官前的最后一个高潮,3号礁的Steve’s Boomie。据说这里是澳洲本土著名的潜水员,一位叫Steve的哥们生前最喜欢的潜点,至今在这里都有他的纪念碑。

        这个潜点当然是很不错的,物种很丰富,珊瑚很漂亮,鱼也很多。最大的亮点应该是有好几只石头鱼(其中一只红色的非常大,外号Grandpa),还有一条须鲨。
        我们在此做了两潜,第一潜是我和德国小哥自由行,第二次由Rachel带着,果断第二潜看到的东西更多。列队的海浪和鲹鱼像轰炸机一般从头顶掠过,成群的羊鱼从身边游过,还有我最喜欢的甜唇。

        这个点海扇也不少,在25米深度分布。但其实更多的物种位于5米左右的深度,那里形成了一个珊瑚平台,非常漂亮,还有无数色彩斑斓的小鱼,石头鱼、须鲨也在这个地方。

        Steve’s Boomie完全称得上“值此一游”,不过也没有好到像澳洲潜导说的那种程度,毕竟缺少让人震撼的东西。也许是我阈值提高了吧,找不回当初那种看到两只海龟就兴奋半天的初心了。也可能是我累了,如果前面没有经历Cod Hole、Pixie Pinnacle,看到点小鱼群就够让我开心的了。

Joanie’s Joy
        倒数第二潜,经历了前面的亮点,归于平静。随便看看小东西吧,这个点还不少。Rachel指了好久让我们看一条遍体金黄的管口鱼,我自己也发现一条绿色的小丑扳机鱼,都算是我第一次见到的。

        Rachel还给我们拍了人像,为什么我看上去那么傻呢。。。

Princess Bommie
        最后一潜,随便看看珊瑚吧,也没留下其他映像。

阿猪的凯恩斯之旅

        在我航海潜水期间,阿猪就在凯恩斯开始了真正的“度假生活”,就是那种每天也没啥事情想干啥就干啥的日子。以下都是她那几天发的朋友圈,读起来也颇有意趣。

10月1日 早餐 Marlies家中
        今天墩墩开始了航海潜水之旅,他把我寄养在Marlies家中,这无疑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一个人旅行。

        这个在半山腰上的小房子(Kookas B&B)简直是一个植物园和鸟类博物馆,当然还有各种漂亮的蝴蝶总在窗外飞来飞去。

        Marlies十几年前从她的故乡瑞士来到这里,比起澳洲当地人的发音更容易交流一点。看看我的午餐,这已经是这几天来最丰盛的一顿了,这真的是要瘦的节奏。。。

10月1日 凯恩斯周边游
        第一次一个人的旅行。根据老公的安排,跟着当地的一个一日旅游团前往继续探访rainforest,以及被很多人推荐的Paronella Park。

        后者是一个有故事的公园,而公园的前主人也是个有趣的梦想家,这些故事使得原本与前几日相比并不那么出众的自然风光显得不那么boring。

        旅途中很庆幸结实了跟我同年同月出生的香港女士一路作伴聊天,是的我必须不那么孤单。

10月2日 自行车闲逛
        Biking Day!

        来到Cairns第一次有机会在城里随便逛逛,发现这真的是一个全民度假、充满正能量的城市。

        当你骑行在路上,会有路人、同样的骑行者,甚至是驾车的人摇下车窗跟你Say Hello。

        当你想要举起手机自拍,会立刻有热心的人上前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你拍照。今晚第一次和Marlies一家一起共进晚餐,还有另一个瑞士女孩,为了照顾我放弃了用母语聊天而选择英语,实在是太nice~

10月3日 继续自行车闲逛
        从早上开始就是不间断的下雨,而且是rain shower,但还是穿着皮肤衣鼓足勇气出行了!

        在高速公路上骑车赶路,还遇到大雨也真是够了,而且赶到目的地海滩,并没有那么美,再在日落前气喘吁吁的骑回住处。

        临时决定拐到不远处的小公园逛一逛,躺在草地上便再也不想起来。

        有时候觉得这两天的生活并不算出色,但依恋之处就在于那份宁静,对中国人来说可谓珍宝吧。

10月4日 大堡礁浮潜
        对于大多数来Cairns的人来说,出海去亲近大堡礁才是正经事吧。在结尾时把事办了吧。(我给她报了个已经评价很高的大堡礁浮潜游,但阿猪全天连个照片都懒得配,可见此趟旅程不怎么样。。。)

归来

        10月5日早晨,我终于结束了四天四夜的潜水之旅,回到凯恩斯的码头。相处了不少时间的朋友就要说道别,还是有些伤感的。一位美国大妈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也算是性情中人。而我,就特别和Rachel说了再见,这次要不是她,肯定会少很多乐趣。

        就像在外的游子终于回到家,我也总算是见到了被“遗弃”了好久的阿猪。说实话挺对不起她的,当初做分开旅行这个决定也是有点自私的行为,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干了。

        归来的一天其实没啥事情做,也就是在凯恩斯步行闲逛。阿猪自然是很高兴的,一定要带我出去转转,还很骄傲地说自己已经把方圆几里地都摸了个门儿清。于是,上午我两就去植物园了,从住处走过去也就十几分钟,据说这地方还是国内旅行团一个经典目的地啊。

        植物园自然是有很多奇花异草,但总得来说更加像一个原生态的小森林,而且是在人家市区内就可以方便到达的地方。我们特意去蝴蝶园看了一下。通常,这类景点是不会引起我注意的。但这个小园子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将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中。那些上下翻飞的凯恩斯凤尾蝶至今还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就像上天给的启示,带着宿命的味道。

        其实今天下午是有活动的,我们都喜欢骑马,就找了个叫Blazing Saddles的地方。除了骑马,这里好像还经营全地形车之类的极限运动。里面的工作人员真的就是澳村老乡的打扮,一个比一个粗糙,工作服要么是泥浆点点,要么是补丁连连,农场气息十足。

        不过,这趟骑马之旅体验一般。无论从马匹的训练程度、导游的热情程度、风景的美丽程度来看,都与我们在新西兰里斯河谷的经历相差甚远。导游是个日本小姑娘,长得很秀气,一路上也是细心观察我们的状态,但是一句话不说,总显得冷冰冰的。

        但可怕的事情随即发生了。当我们从树林里出来,到达开阔地带的时候,一阵妖风刮来,导游的马匹受惊了。只见作为领队打头的她突然之间加速奔袭,我还以为她特意表演马术。但下一个瞬间,马匹就把她颠了下来,然后疯狂地跑走了。当时我们全都惊得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那姑娘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重重栽地,也不知伤势如何。还有一个押队的小伙子明显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一时手足无措。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叫了基地的援助,还要负责拉住我们的马不让它们也受到影响。于是,我们在紧张的气氛中骑马走回基地。后来得知那姑娘也无大碍,总算是万幸。

        本来我还想常识一下全地形车呢,但那边也出事,一位台湾游客从车上摔下来,不过也就蹭破点皮。这事儿要是发生在国内也不知该怎么收场,但在这里貌似也就涂了点药水了事。经历了这一出,也就没心情继续玩了。回到凯恩斯市区,我们选择就在广场那边坐坐,然后去中国潜友推荐的吃海鲜的地方。

        果然,在吃这方面,同胞们推荐的绝对错不了。这家开在渔船上的小店没有名字,但招牌还挺明显,在香格里拉酒店旁边的码头上旗帜鲜明地竖着“Fresh Seafood”的标志。每日提供新捕捞的海货,所以每天能吃到啥还不一定。

        我们坐在船上,拿冲浪板当桌子,钓鱼箱当凳子,往死里吃虾和生蚝,还有一种他们叫Bugs的不知名的怪物,肉质那真叫一个完美。无需复杂的烹饪,我看他们就是加水煮了几分钟便送了上来,海鲜本身的盐味儿就足够。至于他们提供的酱料,个人觉得对中国胃来说完全是多余,浓重的味道只会盖过食材本身的鲜甜,实在是暴殄天物,不要也罢。

        吃到肚子撑,貌似也就50澳币,以当地的物价来看真的不算贵,而且那简陋的环境、粗糙的做法,配合船主大爷黝黑的皮肤,船上播放的醉人音乐,沐浴真海滨的夕阳,再加一瓶小啤酒,夫复何求啊。

短暂之行布里斯班

        本次澳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在布里斯班,原因很傻,简而言之就是国泰的航班问题。10月6日一早,告别了Kookas的Marlie,搭乘捷星航空飞往阳光之城。

        在布里斯班住在当地人家,一对小夫妻自己的房子,空出个房间给客人住。主人很贴心,房子也不错,关键还便宜。Airbnb的理念还是不错的,阿猪都想以后去这家公司上班了呢。

        然后就是去市区逛逛,买点东西啥的。布里斯班昆士兰州最大的城市,相对于凯恩斯,现代、繁华了许多,城市也很漂亮。

        还有令人心醉的夕阳和夜景。

        今晚和多年不见得朋友吃饭,在一家评分不错的意大利餐厅。同样是海鲜,和昨天的船上风格可差太多了,但同样是美味。美丽的夜晚,和老友的聊天,异国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很不错。

        饭后,老友开车带我们去山顶,说是可以看到布里斯班的夜晚。可惜她似乎不怎么认路,在山道上绕了好久才到达目的地。不过,这一通折腾也是值得的。

        这是在澳洲的最后一晚,7号一早,我们就飞回上海。澳洲之行虽然历经波折,也留有不少遗憾,但同样也充满难忘与精彩。回国之后不久,发现阿猪怀上了宝宝,掐指一算宝宝应该就“形成”在澳大利亚。这是二人世界的最后一次旅行,意义非凡。未来,我们的旅行记录应该会非常不一样吧,哈哈。

本篇游记共含28099个文字,3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2016-03-10 12:26

2016-03-10 12:57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日落拍的不错!

2016-03-10 15:50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好赞!希望可以互加个关注

2016-03-10 15:5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欢迎回访游记

2016-03-10 22:42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2016-03-11 13:25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2016-03-11 16:46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2016-03-11 16:46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2016-03-11 16:47

城。会。玩。

2016-03-14 14:59

你们两口子好幸福!

2016-06-17 01: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hzjinyong 发表于 2016-03-10 12:26:07 的回复: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回复hzjinyong:看图回忆啊。

2016-08-04 16:42

楼主你好 我九月份自由行去澳大利亚 看你这个游记写的特别好  看你上面写 Cooya Beach 外人不可以进去,但是怎样才可以进去呢? 好想去啊!

2016-08-04 17:30

楼主辛苦!二周后前往凯恩斯,此游记想见恨晚!

2016-08-04 19:45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加油!

2016-09-25 00:43

引用 TammyTTTTTT 发表于 2016-08-04 17:30:41 的回复:

楼主你好 我九月份自由行去澳大利亚 看你这个游记写的特别好  看你上面写 Cooya Beach 外人不可以进去,但是怎样才可以进去呢? 好想去啊!

回复TammyTTTTTT:参加那个活动。。。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回晚了,sorry

2016-09-25 21:46

引用 东方的异教徒 发表于 2016-09-25 00:43:40 的回复: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加油!

回复东方的异教徒:你可以看前面的嘛,o(^▽^)o

2016-09-25 21:47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请问做的一篇关于珊瑚的推送可以引用这幅图吗很喜欢这张

2016-11-27 15:30

引用 B612 发表于 2016-11-27 15:30:04 的回复:

请问做的一篇关于珊瑚的推送可以引用这幅图吗很喜欢这张

回复B612:这张图片也不是我拍的,船宿公司的潜导拍的,我购买的。
不过应该没问题吧。

2016-11-28 09:48

请教大堡礁有浮潜不错的地方吗?我已去泰国 马尔代夫 仙本那 菲律宾浮潜过,正在找下次更好浮潜地方。

2017-01-01 10:35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发表于 2016-09-25 21:46:55 的回复:

参加那个活动。。。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回晚了,sorry

回复原生质的思考:我也想问呢,怎么才能参加Cooya beach和原住民一起抓鱼的活动?向谁报名?多少钱?觉得好有意思,比库兰达什么的好多了!!!快点回复啊大哥,我下个月就去了!!!

2017-02-17 01:42

引用 mengda 发表于 2017-02-17 01:42:46 的回复:

我也想问呢,怎么才能参加Cooya beach和原住民一起抓鱼的活动?向谁报名?多少钱?觉得好有意思,比库兰达什么的好多了!!!快点回复啊大哥,我下个月就去了!!!

回复mengda:这个链接

http://bamaway.com.au/kuku-yalanji-cultural-habitat-tours/
我的玩法应该是要比常规玩法有意思吧

2017-02-17 18:08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发表于 2017-02-17 18:08:51 的回复:

这个链接

http://bamaway.com.au/kuku-yalanji-cultural-habitat-tours/
我的玩法应该是要比常规玩法有意思吧

回复原生质的思考:嗯嗯,我也找到了这个,谢谢大哥!这个太有意思!!

2017-02-20 20: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4F

引用 原生质的思考 的图片:

2017-03-20 22:2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