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版图】(138)——【台湾·雨日】(平溪)

在一个小雨淅沥的早晨,从九份回到瑞芳火车站,买好去菁桐的区间车票,然后在瑞芳老街上找了间铺子吃米粉。望着门外阴郁的天空,也许今日的平溪之行注定要时刻伴随着恼人的雨水了。

吃过早饭,付账时发现身上的现金已经不多,于是便就近找了间7/11店内的ATM机取钱。话说台湾的便利店遍布大街小巷,在稍微大一些的城镇基本可以做到无死角覆盖,而这其中又以7.11和FamliyMart这两家日本连锁超市最为常见。回到取钱这个话题,台湾社会中的人文关怀在ATM机器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当你按下取款金额后,机器屏幕上会弹出“请问您是否需要100元纸钞”的字样,对于我们这种外出旅游的人来说,当然是1000元的整钞和100元的散钞都需要,这种贴心的服务起码免除了到处换零钱的苦恼,不由得不让人心生好感。再看咱们内地的ATM机,与那些自称处于弱势地位的银行体系一样,冰冷呆板,毫无人情可言。

瑞芳火车站前这一横一纵两条大街,商业算得上繁华,趁着等车的间隙四处转转,倒也方便打发时间。

菁桐

位于群山之中的菁桐是平溪线的终点站,在日据时期曾是重要的煤矿开采基地,后来矿坑逐渐废弃,而运送煤炭的火车线路却保留了下来。如今,这条依山傍水的铁路已是台湾小清新到死的重要代表,坐着晃晃悠悠的区间火车漫游平溪线,一票全包,途中十几个站点,各有各的精彩,游客们随上随下,随心所欲。

平溪线的景色基本就是沿着铁轨一路延展,而菁桐作为平溪线的终点,在各位文艺青年的嘴里,也是风景最佳的所在,除了这里群山环抱,流水潺潺,曾是喧嚣的采煤矿坑,更由于在平溪线上运行的列车到此便要回头,老旧的铁轨继续向前延伸,不知最后的终点是在何方,而游客虽然无法随着列车继续前行,只能到此为止,但是却无法阻挡无限的遐想。这座小镇的前世今生,时刻伴随着脚下的铁轨,曾几何时,运煤的列车在这里奔驰往复,空气中弥漫着煤烟和蒸汽混合的味道,而如今却是装饰得花枝招展的旅游列车慢悠悠地停靠过来,让人感叹世事变迁,无法预料。

走出车站没几步,老天爷便忙不迭地降下了雨水,在绵密的细雨中,我顾不上欣赏沿街的风景,一边忙着保护照相机,一边寻个合适的场所避雨。避雨过程中,当然要趁机去上个厕所,只是便池上方含义完全不同的中英文告示让我许久没有尿出来,中文是”小便靠前站,水滴不外落“,而英文则变成了“Stand closer.It`s storter than you think."

待雨势稍减,我便迫不及待过桥到到菁桐的山野间晃荡,在这种忽雨忽阴的天气里,把握一切雨水暂停的机会才是正经要做的事情。雨水止住后,四周的景色突然变得通透起来,植被带着雨露,近山伴着浮云,在青草丛中时隐时现的石板路也在雨水的滋润后也变得异常温柔。石板上凹凸不平的空隙里都存上了雨水,鞋子踏在上面激起小小的水花,发出好听的“吧唧吧唧”声。此时,更要小心路边湿滑的青苔,虽然毫不起眼,但是却随时可能把你送去跟泥土亲密接触一番。

在田野里转完一圈,最后还是得回到铁轨上仔细地瞻仰。平溪线,平溪线,能在台湾许许多多旅游景点中脱颖而出,而且一跃成为小资文青最最青睐的所在,靠的就是这条久远沧桑的铁路线,而且此处的铁路没有内地那种“生人勿近”的疏离感,反而显得更加自然,让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感。

菁桐车站附近挂着许多许愿竹,一排排,一串串,上面写满了一个又一个愿望。凑近仔细打量,发现无外乎都是求交桃花运,交了桃花运又求恩爱一生,还有逢考必过或是不遇小人等等。看样子,海峡两岸的年轻人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在FB表情包大战中看似激烈的关于政体和民主的辩论之外,还是要汲汲营营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平凡小日子。

列车缓缓驶进车站,一波游人熙熙下车,另一波游人攘攘上车。车还是那趟车,不论有人坐或是无人坐,不论多人坐还是少人坐,不论你坐还是我坐,它只是悠悠喷吐着蒸汽,来了又去。

平溪

平溪站距离菁桐不远,坐上火车片刻便到,原本是打算溜达着过去,可惜天公不作美,雨水时时恼人,加上又没有随身带着雨伞这种东西,最终还是选择了搭火车。毕竟这里可是平溪线,还有比火车更靠谱的出行方式么?

与菁桐那边比较原生态的景色比起来,平溪这边就像一座闲适幽静的山边小镇,除了交叉路口附近的区域还有一些为游客服务的商业铺面外,其他地方都是普通的民居,随着地势高低起伏的砖石路,斑驳生锈的包铁木门,窗台上几盆正在含蓄开放的水仙花,空气中随处可以嗅到“凌波仙子”的芬芳。

据说这火车在行人头顶上呼啸而过是平溪的最大特色,可惜对于我等这种下了这趟车一定要赶下趟车离开的游客来说,实在没有亲眼观摩这种景观的福分,只能听卤菜店的老板跟我们形容,他说没什么好看的啦,吵死了啦,不知道你们这些外地人特地跑来看什么?

“老卤豆干”家的卤菜可不止豆干而已,鸭胗、鸭肠、鸭翅、鸭掌、卤蛋、海带和毛豆啥的应有尽有,摆满了整整一条长桌。近年听说某些台湾同胞传言大陆人爆穷,连茶叶蛋都吃不起,为了给咱大陆人争气,我一口气买了十个卤蛋,虽然不是茶叶蛋,还好歹都是蛋,这顿中饭吃得真奢侈,要是再配上几块切糕,怕是都能在北京买房了吧?

乍一尝味道,觉得此间的卤味有些淡,佐料似乎放得极少,仔细一想,觉得人家还是淡得有理由,这才是纯正手工嘛,都像咱们大陆那般弄得香辣麻呛,结果食材本身的味道一概吃不出来,到头来只吃了一些佐料,要是遇上那些黑心商家,专门用些过期腐败变质的食材,再用大量辛辣佐料把不好的味道遮盖掉,那吃进肚子里可是大大的不好。

十分

整个平溪线基本就是沿着铁路分段游览,而“十分”又将这个方针执行得尤其彻底,这里的娱乐活动基本都在铁轨上进行,也就是传说中的“点天灯”。从小受单田芳和田连元先生的评书影响,一说到点天灯,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某种酷刑,具体刑罚的内容就不说了,免得吓坏看游记的小朋友,于是在十分看见世界各国友人纷纷兴高采烈地点天灯,总是有些后脊梁发麻的感觉。我觉着,还是把这种简易热气球叫作“孔明灯”更恰当些。

如今,在世界上许多旅游景点,热气球似乎成了游客们的新宠,比如澳大利亚昆士兰土耳其卡帕多奇亚缅甸蒲甘意大利托斯卡纳东非大草原,都是赫赫有名的热气球圣地。当然,放小型热气球——“孔明灯”的胜地就更多了,毕竟对地势和天气的要求远不如热气球严苛,只要有心组织,要不了多久便能够成气候,到那时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人家的景区路线图和邮筒都很萌萌哒好吗,咱们天朝许多领导都带着手下扎堆去外面考察,怎么就这么一点人文情怀却是永远都学不会呢?

最近在看一本介绍明朝辽镇总兵李成梁的书,其中说辽镇在最鼎盛时期想要灭掉建州女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偏偏李总兵却总是打一下又放一马,天天往朝廷报捷,可是鞑虏却越打越多,究其原因,还是由于李家拥贼自重,鞑虏要是都被消灭干净了,那么辽镇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而他们李家在辽东王侯一般的富贵也就没有了。所以,咱们天朝领导常年出去考察却总是学不到精髓也就能解释得通了,要是一次性就全部学会,以后就只剩下在国内付诸实施的劳力了,那里还有用公款出去旅行这么潇洒的机会呢?还是一次学那么一丁点最聪明,要是什么都学不到其实也没有关系,只要会写报告就行了,我之前看过南方某市招商局的一份考察总结,总之就是天马行空,天花乱坠,我自认为语言能力还不错,却整整看了一下午才发现这哥们儿其实什么也没有说。

在十分,只要花一些时间蹲点,便可以收集到许多世界各地的吉祥话,其中又以中日韩三地的吉祥话最为全面,COPY下来怕是用一辈子都够了。

一盏又一盏孔明灯徐徐升空,带着人们的心愿,随风飘荡,越飘越远。可是,随着火焰熄灭,这些孔明灯注定会一头栽回地面,也不知对于那些许愿的人们来说,这究竟是不是好兆头?

已有一甲子历史的静安吊桥,横跨基隆河,联接十分里与对岸的南山里,这边是繁闹的商业区,那边却是宁静安适的居民区。吊桥与十分车站连成一体,站在桥上放眼四望,河水静静流淌,群山温婉无语,衬着不远处陆续升起的孔明灯和喧嚣热闹的车站老街,动静之间,相得益彰。

猴硐

猴硐虽然叫作“猴洞“,但是这里却是以栖息着上百只猫咪而著称,跟悟空貌似没有什么关系,跟水帘洞也毫不相干。与平溪线沿途的许多集镇一样,猴硐的居民当年也是以采矿为主要生计,后来由于矿脉衰竭和经济转型,这里也不可避免地变得萧条起来。

好在从2009年开始,许多爱猫人士发现此处有大量野猫聚集,于是发起”有猫相随,猴硐最美“活动,正式打响了”猫村“的知名度。2012年,猴硐将原本仅供当地居民进出火车站的狭窄陆桥改造成人猫共用的“猫桥”,从而成为此处最大的点睛之笔。

只要从猴硐车站走出来,便可以看见各种各样与猫咪相关萌萌哒的设计,比如巨大的猫型风铃,比如“不欢迎带狗来访”的告示,而几只猫咪正旁若无人趴在路边的木板上下酣睡。

猴硐的一百多只猫咪虽然号称是野猫,但是由于这几年备受当地居民和游客的厚爱,大部分都变得与人比较亲近,尽管还是那样一副无比傲娇的模样,可至少不会躲着生人径自走掉。

“黑鼻”曾是猴硐最有名的明星猫,因鼻子是醒目的黑色而得名。黑鼻于2010年去世,后来被当地居民封为荣誉列车长,并在车站一楼专门为它打造一尊纪念铜像。

始终伴随着平溪线缓缓流淌的基隆河,河水碧绿,即使间或跌下落差极小的河床,也只是溅起小小的浪花,发出悦耳的哗啦声。雨后的山峦被云彩缠绕,青青小草柔软地匍匐在泥地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空气中的水汽吸入肺里,让人从内到外都感到一种潮湿的甜息。

任凭游人如何挑逗,这只猫咪始终岿然不动,就好像一尊雕塑,我总共在它面前等了七分四十三秒,才终于等到它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自顾自傲娇离去。直到此时,我才确认这是一只活生生的如假包换的喵星人。淡定成这样,瞄兄,你咋不去参加“一二三,木头人”世界锦标赛呢?

拥有锋利眼神的猫先生。请相信我,我对你身后的猫粮真的没有觊觎之心。

Don`t Touch,对于所有野生动物,咱们人类能够对它们表示出的最大爱意,就是不要打扰它们的正常生活,即使猴硐此间的猫咪都已经半家养化,可还是能够感觉到它们对于陌生人的警惕。在猴硐的时候,看见一位父亲带着孩子追逐一只猫咪,孩子手里拿着猫食,不停地喊快来吃呀,快来吃呀,而父亲则帮着孩子四处堵截猫咪的去路。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这个命题从宏观物种的角度来说当然没有错,不过从微观上的每一个人或每一只动物来说,咱们人类却不应该用“爱”或“喜欢”的名义强迫动物与我们亲近。你喜欢它,可它却不一定喜欢你。你喜欢它是你的权利,而它不喜欢你也是它的权利,请不要用爱的名义伤害它们,谢谢。

这里的楼梯都涂成了钢琴黑白键的样子。不得不说,在猴硐慢慢欣赏这些关于猫咪的壁画,即使是满脸胡渣的直男,都要忍不住要低吟一句,卡哇伊德斯内。

准备离开猴硐,可惜天上又飘起绵密的雨水,从菁桐过来的回头区间列车晚点了,这意味着我们必然要错过之前预定的从瑞芳到花莲的列车。

行程计划定下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修改,这是我对于长途旅行的最大坚持。走到哪儿算哪儿,大不了后面几个地方就不去了,这是一种对旅行目的地不负责任亦不尊重的态度。不管怎样,今夜我们都要赶到那座静静依偎在太平洋身畔的小山城。

本篇游记共含4532个文字,1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台湾   新北
4364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