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锡兰风韵,没有人比你更懂这片海的温柔

  • 出发时间/2015-09-0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0RMB

有人说 这里
有无尽的海滩
好客的人民
成群的大象
迷人的海浪
低廉的价格
有趣的火车
……
这终究不是最详尽的斯里兰卡

这是一个雾里看花的国度
当你看尽这里的风景
你却无法忘怀旅途中的感动
无法忘却东海岸最迷人的海水
无法忘却烟雨中的茶园雾霭
无法忘却康提城的小城禅意
无法忘却这里最淳朴感人的人民

你终究知道你如何收获了这段旅途中的感动。


                                   ——这里是独一无二的斯里兰卡
                                              A Unique Sri Lanka

前言

其实将斯里兰卡作为旅行的目的地,并不是出发前才决定的。对于一个陌生的国家,我往往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原因将我从一个地方引领到一个地方。
旅行的意义对于我而言,更加接近一种“收获”的过程。旅行,本身上来说,就是一个很难界定的词语。你可以行走、回忆、忘记。去陌生的远方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还是逃离现实的尘嚣让一切归零。是一种对未来的觊望与躁动,还是一种在现实压力下的爆发与抗争。
所以,我们无需刻意找寻我们走向旅途的原因。 

我是一个海岛控。不折不扣。
海岛给人的感觉是神奇的。远离大陆,独自坐拥一块不大不小的空间。
我想,若是必须追寻出一个踏上这片南亚岛国的原因,想必是漫长的印度洋海洋线吧。我对于岛屿、或是海洋,总有种道不明的情素。
我不会让自己完全沉浸在海水中感受这片温柔,我只想走在浅海感受着抚摸般的柔情,或是找寻一间面朝大海的小屋,枕着耳畔绵绵情意入眠。 

然而,我知道,这里不仅如此。
除了雪,这里拥有一切。马克吐温如是说。
我想马克老爷子的这句话也道明了这里几乎可以满足你对一切的向往。 

就这样,带着向往,超越五千公里的距离,我选择出发。

关于行程

D1        D7 331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PVG—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UL
            D7 182  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UL—斯里兰卡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CMB
            科伦坡机场—尼甘布

D2       尼甘布
           尼甘布锡吉里耶—丹布勒

D3      丹布勒—康提

D4      康提—挪日利亚—努沃勒埃利耶

D5      努沃勒埃利耶
          努沃勒埃利耶—美蕊沙

D6      美蕊沙—乌纳瓦图纳加勒

D7      加勒
          加勒科伦坡
          科伦坡
          科伦坡亭可马里

D7      亭可马里—尼勒韦利

D8      鸽子岛
          亭可马里

D9      亭可马里
          亭可马里科伦坡

D10    D7 183 斯里兰卡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CMB—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UL
           D7 330  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UL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PVG
      

关于住宿

其实这一次的整个旅程基本上是决定独自一人出行,然后在出发的前几天在某个微信群中认识了两个出发时间基本上一致的上海女生。然而出于各种原因,这次的旅行真的是一次名副其实的穷游。加上机票2800的往返,最后回家算了一算,总共花费只有5000出头。然而回顾本次旅程中的细节,住宿真的并没有占到很大比重,但是住宿的体验也因此丢了很多分,不过还是将本人在这次斯里兰卡境内的住宿列举出来,也许也会给一些穷游的小伙伴一些信息,给自己一些念想。

尼甘布   Milano Residencies    ★★★☆  AC Room  Rs 2300
这家民宿就位于尼甘布紧靠海边的Lewis place上,从民宿对面的小巷穿过去就是印度洋。民宿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很热情,老板娘给了我很多很实用的信息。民宿的环境设施推荐入住!


丹布勒   Chanara Kandalama Hotel    ★★   Rs 1134
这家酒店不在丹布勒市内,而在靠近卧佛寺石窟寺的山里,总体说来体验很差。酒店的硬件设施很差,飞虫超多,其实酒店的经理人很热情,但是却提供了错误的信息差点让我浪费了一下午本来安排好的行程。总体来说不推荐。


康提     Kandy View Hotel    ★★★★   Rs 2165
酒店位于康提的高山上,地理位置不算好找,但是由于地势很高,视角很好,可以俯瞰整个康提城。由于穷游我选择的是最基础的Economic double room,但是如果选择位于高层拥有落地窗的Luxury Room,那体验一定很棒。

努沃勒埃利耶   Hill View Guest Inn   ★★★☆    $22.2
酒店位于茶园市内,距离Lake Gregory和Park Victory都不算远。站在酒店前的视角不错,硬件还可以,主人很热情,早餐很赞。

米瑞沙 Wonderland Mirissa Lucky Guest House ★★★☆
酒店离印度洋很近,是一个中国姑娘小雯和她的尼泊尔男友一起开的。他们是有故事的,酒店的价格也很实惠,总体酒店设施也不错。

加勒

亭可马里

关于作者

90后,游走在魔都广告圈,白领身后是渴望出走的自由心。偶尔写写,偶尔拍拍,偶尔将自己旅途中的心情分享在各大旅游出版物。

兰卡风韵

▲ 僧伽罗康提舞,野性原始的召唤

▲ 茶园火车,邂逅雾霭烟雨的山间温柔

▲ 茶园故事,指尖与绿野共舞

▲ 雾霭中的茶色朦胧

▲ 季风狂舞,沧桑吹拂

▲ 走过印度洋的一叶青春

▲ 汹涌浩瀚,沉默垂钓心

▲ 古堡柔情,风雨坚挺

▲ 烂漫无邪,欲望在此止步

▲ 一分一秒,都市在此沉睡

▲ 碧海孤舟,是海的柔情

▲ 东海岸的海,是阔别季风后的谧

▲ 晨雾中的云层,云层下的海

▲ 日光苏醒,万物复苏

▲ 生灵盎然,人类与之共舞天地

▲ 忘不了,那无邪的笑靥

出发,向着那片海

其实将斯里兰卡作为旅行的目的地,并不是出发前才决定的。对于一个陌生的国家,我往往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原因将我从一个地方引领到一个地方。
旅行的意义对于我而言,更加接近一种“收获”的过程。旅行,本身上来说,就是一个很难界定的词语。你可以行走、回忆、忘记。去陌生的远方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还是逃离现实的尘嚣让一切归零。是一种对未来的觊望与躁动,还是一种在现实压力下的爆发与抗争。
所以,我们无需刻意找寻我们走向旅途的原因。

我是一个海岛控。不折不扣。
海岛给人的感觉是神奇的。远离大陆,独自坐拥一块不大不小的空间。
我想,若是必须追寻出一个踏上这片南亚岛国的原因,想必是漫长的印度洋海洋线吧。我对于岛屿、或是海洋,总有种道不明的情素。
我不会让自己完全沉浸在海水中感受这片温柔,我只想走在浅海感受着抚摸般的柔情,或是找寻一间面朝大海的小屋,枕着耳畔绵绵情意入眠。

然而,我知道,这里不仅如此。
除了雪,这里拥有一切。马克吐温如是说。
我想马克老爷子的这句话也道明了这里几乎可以满足你对一切的向往。

就这样,带着向往,超越五千公里的距离,出发。

每次出发都是仓促的。
不管从何时开始准备出发的行囊,总会在出发前变得仓促。
好在最终还是在最后时刻赶到了出发的机场。

我想亚航还是饱受争议的,但是经过我多年来的亚航乘机经验,就冲着性价比,个人也觉得是不错的。
凌晨一点,航班飞离浦东机场,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经停近7个小时后,航班起飞于当地时间下午两点抵达斯里兰卡科伦坡国际机场。

透过舷窗,漫漫印度洋。依稀甚至可以看见海面上航行的舰艇。
飞机从斯里兰卡最东面进入领空,短短几分钟内便穿越了全境,抵达了斯里兰卡科伦坡国际机场。

在机场很快办了入境,甚至没有看我打印出的电子签证一眼,便放行入境。在机场Commercial Bank ATM 用华夏银行的借记卡取了钱,匆匆走出了机场,踏上前往我的第一站——尼甘布的路。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来自南亚的热浪扑面而来。
虽说9月的科伦坡并算不上最炎热的旱季,但相对于已渐渐转凉的国内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温差。

尼甘布:风情渔港小城

在机场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向前往尼甘布的公交车站,路上偶遇一位德国女孩,得知也是前往尼甘布,于是便结伴同行。

似乎在斯里兰卡并没有“长途大巴”这个词,只要是公车,不管是市内或是城市间的汽车,他们都统称为“Bus”,并且每一条线路都有着不一样的编号。

从Colombo到Negombo的行车时间也不算短,经过半个来小时的颠簸,当地人的上上下下,终于抵达了靠近印度洋沿海的主干道。其实原先定了一家中国人开的Guest House,但前往看了看,条件的确如网上评价一般,还是决定换一家。最后选择的了一家位于尼甘布靠海的主干道 Lewis Place上靠近印度洋的一家小旅馆。Milano Residencies。
这一家小旅馆的老板很热情,我在这里住了一晚,与老板夫妇聊天,包括之后的行程的建议都带来了不少帮助。
办好Walk in后,穿过一条小路,便是印度洋。
第一眼中的印度洋,没有惊艳,却感受到了这片海对当地人的依赖与热爱。

说实话,这片海的水质并不干净。由于靠近城市,这里的海水相对污浊很多。
但是既便如此,你仍然可以感受到岸边当地人民的安逸。
这片海对他们来说更是赖以生存的港湾。
Negombo是斯里兰卡有名的渔港,当地的人们往往将捕鱼出海视为唯一的生计。黎明出海,天亮归航。
这儿的人们十分友好,边上还有一个古老的街区,还有个并不算干净的沙滩。然而,尼甘布能让你感受到一个本土的斯里兰卡

其实,尼甘布这个熙熙攘攘的镇子有着有趣的历史地位,这个地方受天主教文化的影响很深。
1640年,荷兰人从葡萄牙人手里夺到了这个镇子,继而又丢掉了。再后来的1644年,荷兰人才卷土从来。1796年,英国人成为了新主人。在荷兰人占领时期,尼甘布是重要i的肉桂产地,而这里至今还保留着这段欧洲岁月的许多印记。

当我仰望远海,此时的印度洋已经被夕阳披上了一层薄纱,受西南季风影响,浪不算小。
当地人们在并不细腻洁白的沙滩上休憩着、闲谈着,孩子们在不远的地方玩着足球。
这一片充满着生活气息的画面是这个小小渔村黄昏最温暖的一角了吧。

天也渐渐昏暗下来,经过一整天的折腾,也就早早回住处休息了。

科伦坡时间凌晨5点,从GH门口搭了一辆TUTU,赶往鱼市。
每天,渔民们驾着oruvas(伸臂独木舟)进入海洋,寻找尼甘布赖以成名的鲜鱼。捕鱼结束后,渔民们收船收船回到咸水湖的情景,是一副很美得画面。沙滩上的鱼类交易和在鱼市上的兜售活动有些脏乱难闻。
我已记不清当时刚到达鱼市的场景了。昏暗的天色下,人群攒动。鱼市里腥味很重,乌鸦漫天飞舞,兰卡的神兽似乎在寻找自己的猎物。渔家把战利品摆在摊位上,供买家们挑选。

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的场景。肮脏、腥臭。也许是这里最真实最客观的写照了。但是我想在这里你真的可以收获到最真实的兰卡。
当地人们披着最传统的衣着,在这里进行着最真实的生活。
也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一刻的自己。
身边是一群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肤色、面孔的人们,说着完全无法理解的语言。有一点像是混入人群的猴子,有一些微妙的感受,说不上来。

渐渐天色亮起来了,海边停靠着大量从海上捕捞而返的渔船,人们在一旁忙碌着。地上躺满了水产的边角料,漫天的乌鸦在漫天飞舞,寻找着可以作为自己美餐的猎物。

无法否认这里的环境的确让人捂鼻,却也不可否认在这里你可以看见最真实的兰卡。

从鱼市离开,我决定步行丈量一下尼甘布的这片土地。
在鱼市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跨越咸水湖的大桥,在这里似乎也可以望见人们的众生相吧。

在Negombo总可以看见一片片的海域,我也并分不清哪儿是印度洋,哪儿是泄湖了。

从鱼市可以选择步行前往St Marry Church。
St Marry Church是一座年代久远的建筑,始建于1794年,花了50年才建成,位于尼甘布市中心的Main St.,外表看上去也许十分普通,但是千万不要因此而错过教堂内美丽的壁画。

此时是上午八点不到,教堂里零星坐着正在静心诵读的信徒们。
尼甘布斯里兰卡天主教的中心,这里的居民大都信仰罗马天主教。

从教堂出来之后,便在路口拦了一辆TUTU,决定返回GH。
收拾好行装后决定在去尼甘布印度洋边看一看,相信清晨的印度洋会有着不一样的风景。

清晨的岸边滤去了人群,只是零星坐着几个当地人。
海水依旧并不湛蓝,海岸也并不细腻洁白。却在这周围百般安宁中可以感受在这远离祖国万里之外,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嚣外,难得一份轻松与心宁。

乌鸦在岸边飞舞着、鸣叫着。
这一片景象,喝着和谐的啼叫声中,茫茫印度洋显得更加博大。

在岸边停留了十几分钟后,我知道我必须要走了。
我背着沉重的行囊,在路边上了公车,前往尼甘布的Bus Station。我知道今天的行程会异常艰辛,按照GH老板娘的热心指点,尼甘布距离我今天的目的地Sigiriya并不远,却并不方便。
我必须先从【Negombo前往Krunagala,然后在Krunagala搭乘前往Dambulla的公车,最后在Dambulla换乘前往Sigriya】。
这也许是从Negombo前往狮子岩比较常规的路线了吧。

到达Negombo车站之后,时间还有点充裕。
我找了一辆TUTU车,去不远的荷兰运河【Hamilton Canal】看看。
比起斯里兰卡其他地方,荷兰人在这里尤其展现了他们对运河的热爱。运河从尼甘布开端,一直向南延伸到科伦坡,向北延伸到普塔勒姆。
不说,这一眼中的Hamilton Canal居然有一种威尼斯的感觉。

只在Hamilton Canal旁望了一会就不得不离开,在邮局寄出了给自己的明信片,返回到了车站,开启了今天的旅途。

锡吉利亚:传奇血泪狮子岩

已经忘记了那一路的艰辛,只记得到达Dambulla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
下车后拦了路边的一辆TUTU前往提前订好的GH。这是一位很热情的司机,一路上畅聊不断。他得知我是需要前往Sigriya的,热情地推荐他的车,计划搭乘公车的我婉言拒绝了。TUTU转向山林处,好一会儿终于抵达我们的目的地GH:。
GH的manager热情接待了我。
这是一处有些破旧、有些大的客栈。苍蝇多是第一印象。
哎,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价格在那儿。
在与GH的manager交谈中,他告诉我他并不认为此刻的我前往Sigriya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在他的印象里狮子岩会在4点半的样子关闭售票处,而此刻已经不足一小时。
我有点焦虑了。我在各种社交软件上搜索着“狮子岩 售票处关闭时间”这样的字眼,似乎更多的说法是傍晚六点。我突然想起了那位TUTU司机。我拿起电话打给他,他也觉得似乎是6点。于是,我决定试试。
我让那位TUTU司机立即到达我的酒店,我要去狮子岩。最后的价格以Rs 1600 成交。

车辆在山林间快速穿梭着,最后还是在售票处关闭之前买到了门票。
Rs 4200的成人票有些小贵,但是有些东西用金钱来衡量不免有些俗气。

狮子岩在当地人的眼中是“世界第八奇迹”,这个融合了自然与人类智慧,带有神奇色彩的古迹堪称斯里兰卡的国宝。在海拔377米高的岩顶上,曾有一座壮丽宏伟的宫殿,以当年的科技水平,其工程之艰巨,令人不可思议。

锡吉利亚(Sigiriya)狮子岩古城坐落在茂密的丛林沼泽腹地,跨过护城河上的吊桥,古城便安静地展现在你的面前。一条笔直的古道直通城内中心的狮子岩脚下,在古道四周是参天的大树与古建筑遗址,工整的布局让人惊叹,尽管只剩下墙址,但仍然可以看出其曾经是何等的壮丽。

在那些建筑物遗址旁,有大大小小的蓄水池、游泳池、花园与草地。蓄水池主要起到过滤与净化的作用,过滤的水可供饮用或是洗浴。而今,千百年过去了,这些净化系统已然失效,却从这些斑驳的砖石上可以看见朝代更迭留下的沧桑。

顺着古道向上,狮子岩险峻的容颜慢慢地、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眼前。

斯里兰卡所有的古迹中,位于古城锡吉里耶狮子岩无疑是最为著名的。直到如今,斯里兰卡国旗上还有一个“握剑狮子”的图案,可见这个被命名为“狮子岩”的古迹在斯里兰卡人心中的神圣地位。

狮子岩位于距离首都科伦坡约169公里的锡吉里耶椰树森林中——这里的椰林要比平原地带的椰林更高更壮,而狮子岩就坐落在整片椰林的正中腹地里。事实上,狮子岩并不单指那块在平原凸起的巨大岩石,还包括了巨石上修建的花园和宫殿。但遗憾的是,经过上千年岁月的洗礼,昔日辉煌的宫殿已经成为遗址,只留下一些古迹。

如今,这处伟大的遗址兀然挺立在巨大的岩石上,海拔高度377米,垂直高度200多米。尽管不算太高,但由于身处平原,橘红色的狮子岩仍然异常挺拔耀眼,虽然历经千年的风吹雨打,仍然傲视丛林。

在巨岩中段,当初的建造者为了辟邪,专门用砖石雕砌了一座巨大的石狮。遗憾的是,岁月的风霜让狮头已经风化掉落,只剩下一对孤零零的狮爪。但仅从这对两米多高、带着锋利趾甲的狮爪,就可以想见这巨大狮子在千年的时光里是如何的睥睨天下、耀武扬威的。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在巨岩顶部——狮子背部的大片平地上,竟然曾经矗立着一座富丽堂皇、巧夺天工的宫殿。这座宫殿不仅凝聚了古代斯里兰卡人的智慧,更因为一次著名的宫廷政变而被赋予了无比传奇的色彩。

狮子岩孤零零地凸起在茂密的森林中,橘红色的岩石基座与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澳洲艾尔斯巨岩颇有几分相似。不过,狮子岩却拥有艾尔斯巨岩没有的人工奇迹:巧夺天工的宫殿和花园、技艺精湛的壁画艺术、闪闪发光的“镜墙”、雨季里变喷泉的蓄水池……
狮子岩曾在丛林中被遗忘了一千多年,直到19世纪中叶,才被英国冒险家贝尔发现,从此备受世人关注。狮子岩既是具有军事功能的城堡,也是国王享乐的宫殿,更是一处宗教建筑群,即使印度洋的海风吹拂了上千年,也没能吹去它与生俱来的神秘与传奇色彩。

若抛开这座巨大岩石身后的古老传说外,狮子岩会显得晦涩而空虚。一个古老的传说将这里披上了一层神秘而壮美的薄纱,有些悲壮、有些凄凉。

年老的父亲偏心后妻所生的幼子,想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小儿子,不过这次偏心的父亲是当时斯里兰卡的国王。国王的大儿子不甘拱手让出一切,更不甘对乳臭未干的弟弟俯首称臣,他心一横,发动政变,杀掉了自己的老父,自己做了国王。公元447年,这位弑父登基的国王——卡西雅伯为了逃避为父报仇的同母异父弟弟莫加兰的报复,离开了原来的首都阿努拉达普拉,选中了离首都约70公里的狮子岩,决定把这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作为自己统治的中心,建立属于自己的王朝和宫殿。

历经近10年艰苦卓绝的建造,一座砖红色的碉堡式宫殿在狮子岩顶部拔地而起。虽然选址狮子岩的初衷是为了有利于军事防御,但卡西雅伯仍然极尽奢华地建造了这座宫殿,其中,包括一座占地约2万平方米的空中宫殿,室外是花园以及可以储存雨水的蓄水池;宫殿内有国王的大理石宝座、国王宴会厅,君臣讨论国事的议事厅,以及国王和后宫嫔妃居住的寝宫等建筑。

或许是狮子岩上这座空中宫殿耗费的民力财力过巨,或许是上天对卡西雅伯弑父夺位的惩罚,当这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建成后,卡西雅伯享受了不到9年,他流亡印度的弟弟便引兵反攻。卡西雅伯不得不从他的空中宫殿下来抵抗他骑着战象的弟弟,并最终丢了性命,无数能工巧匠缔造的伟大建筑从此便被毁弃。王朝覆灭之后,这座宫殿曾经一度成为僧侣修行之地。随后便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默默沉沦,消失无踪。

如今的狮子岩无疑是孤独的,沉寂千年之后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似乎依旧带着那样的苍凉与悲壮。

顺着古老的石阶而上,探索者这座有些神秘的古老宫殿。

走进一个石窟,这里是著名的狮子岩壁画。这里发现于19世纪传说斯里兰卡古王迦叶波一世将盘山道旁岩窟辟为居室廊庑并施彩画。宫殿有些毁坏,壁画仍有部分遗存,主要分布在山腰的4个洞窟中 。现清晰可见者仅20余处 ,均为飞天仙女和女神之类。据说有些可能是古代斯里兰卡神话传说中的雷电公主和云雾女郎。

顺着石阶一鼓作气,这里是个绝佳的观景平台。高处的风很大,要当心随身的东西不要被风吹跑。

在高处的宫殿基座遗迹坐了一会,看到了黄昏夕阳下壮美的风景,不一会儿天就完全黑了下来。
我独自一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古道上,身旁是吓人的狂风。那时的我有些害怕,周围是冰冷的石砖。我焦急地寻找下山的路,我发现无法前行。我选择回头。我奔跑在上山的路上,好在发现了同样玩下山的中国情侣,还有他们的向导。
我舒了一口气。

很快我回到了进山的路口,找到了我的司机,很快回到了之前的GH,也见到了早在网上约好同行的小伙伴。
她们刚刚从国内飞到Colombo,下了飞机后又辗转来到Dambulla。同样疲惫的我们在用完餐后,便早早入睡。次日,她们将继续前往狮子岩,而我将会提前动身前往Kandy,我们将会在Kandy相见。
房间很简陋,然而还是在疲惫中缓缓睡去。

Dambulla地处兰卡北部的山区,这里曾经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中心,而岁月的尘埃将这里埋藏,数世纪后才让这里重见天日。
一早的阳光和煦,在这样的温暖中醒来了。

两位女生已经起床了,今日我们将会前往不同的去处,最后在Kandy相见。
我拜托司机将我在Dambulla Post Office放了下来,我在这里将明信片寄出后将会自行前往车站,搭乘Bus前往圣城Kandy。

我是一个十足的明信片控,专注于旅行时的点滴心情。
一直认为这是一一个很好的嗜好,数年后当你捧起那年那月从那个邮局寄出的明信片时,当时的心情可能只有你自己知晓。

Dambulla本就不是大城市,八点时分的街头也没有多少路人。
身着白衫的学生们朝着学校赶路,一处建筑工地上一群工人朝着我热情的打着招呼。这座城不大,却热情洋溢。

从丹布勒去康提的车次其实很多,但是大部分都不是AC Bus。AC Bus其实相对普通bus不仅仅是多了空调,速度、舒适性都会好一些。我在Dambulla车站等了好一阵子,才终于上了由丹布勒前往康提的车。
我上车的时候,这两辆就不大的中巴车已经车不多坐满了,我坐在了过道家出来的位置上。就在这并不算舒适的AC Bus上休息了一会,不是很长时间就到达了这座慕名已久的兰卡圣城,康提

康提:故都气质,禅意小城

康提作为兰卡圣城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提又名马哈努沃勒,由康提王国的君主维克拉玛巴胡建于14世纪,1480年始为首府。历史上的康提曾为辛加人的祖先统治长达2000多年。从公元前3世纪开始,斯里兰卡逐渐演变成单一信仰的国家,印度佛教的盛行带给斯里兰卡的当然不仅是宗教上的变革。公元4世纪,释迦牟尼的佛牙被迎到斯里兰卡,从那时起,王宫和佛牙寺与作为斯里兰卡首都所具有的行政管理和宗教功能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1592年,斯提兰卡定都康提康提从此成为王宫和佛牙寺的所在地。16、17世纪康提曾一度被葡萄牙荷兰殖民者占领,1815年又为英国人征服。
而如今,康提作为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早已成为国家中心城市。但是行走在这样的城市,你却依然不发感受到作为一个大城市所可能会具备的喧嚣,相信喜欢康提的人们更愿意把这里当成是一个小城,可以让身心在这里沉淀下来的地方吧。

康提的天空有时候乌云紧锁难见真颜,云雾缠绕的群山包围着城市中最引人注目的美丽湖泊。当山丘地带特有的微风轻轻拉开迷雾的面纱之时,康提城五颜六色的房屋和酒店便在山城不可思议的森林光晕中,露出了旖旎的本色。
雨一停,康提那钴蓝色的天空便瞬间点燃了这座城市热情,四处走街串巷的小贩,甚至是繁忙的公共汽车站和餐厅,都传达着一股属于城市的热闹嘈杂劲儿。康提城力充满了各种历史文化遗迹,距离科伦坡115公里,海拔500米。
康提曾是康提王朝最后的首都,在反抗葡萄牙人和荷兰人三个世纪之后,康提王国最终于1815年落入了英国人之手。而英国人又花了另外艰辛的16年,才在康提科伦坡之间建起了一条公路。想必其他地方的人,康提人至今仍有一丝隐藏的优越感。

从AC Bus上下来,眼前是一片嘈杂:Tutu车横穿在巴士与人群中,行人艰难地前行。这似乎完全无法与“圣城”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但是,也许有些东西,有关信仰,有关皇权,早已深入城市骨髓深处,成为无法割舍的气质。

搭上了一辆Tutu,告诉了司机我的酒店,司机熟练地向着住处驶去。Tutu最后开上了一个有些陡峭的山坡,停在了酒店门口。整个酒店的视角很好,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了这家酒店。
因为还没有到check in的时间,我还不能进入房间,酒店的前台服务人员的态度并不算好,我想这可能是这些大型旅游城市的通病吧。正当我不愿意继续等准备将行李寄存后出去的时候,酒店的前台告诉我我可以入住了。于是,我稍微休整了一会,准备到楼上的房间看看。

窗外飘起了小雨,我打算到一个名叫“Hill View”的地方,因为在那里似乎可以看见康提城的全貌。在酒店门口打了辆Tutu,tutu在山路上穿梭了一会停下来了。雨似乎越下越大,我跑进了一家纱丽店中避雨。纱丽店的店主热情地接待了我,拿出了一套套精美华丽的杰作。然而我自然并没有购买的心,在雨小了些时,便向店主道了谢,走出了店门。
雨后的空气似乎更加清透,远处的薄雾更加精致地装点了眼前的康提城。

在我拍照取景的不远处停着一辆校车,车内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好奇地朝着我换笑着。他们的老师是一位大哥,友好地向我打了招呼。孩子们的笑脸无疑是这整片风景中最靓丽的一处,我打算按下快门将这样的笑靥定格下来。孩子们很大方地朝着我的快门微笑着,毫不吝啬自己最灿烂的时光容颜。

时候不早了,我乡孩子们道了别,向山下走去。

途中经过了一个公园,100Rs的门票,空气很清新,许多情侣在公园里谈情说爱,在雨中是多么美好靓丽的风景。

从这个公园出来沿着向下的坡,来到了康提湖的身旁。
一直认为水是城市中的眼,一条江河、一汪湖泊、一片海洋。这些水的存在,使得城市变得灵动,不再单调。

康提湖俯视着这座城市,这个湖是1807年由康提王国最后一位国王Sri Wickrama Rajasinha下令建成的。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首领曾反对建湖,他们的人民拒绝在这个工程中充当劳力。为了阻止人民的抗议,统治者残忍地将抗议者的尸体插在河床底的木桩上示众。而湖中央的小岛则是Sri Wickrama Rajasinha的后宫。后来,英国人把这里改造成了军火库,并在四周竖立起防御的围墙。在南海岸马尔瓦特玛哈寺的正前方,有一圈围墙,里面是和尚们的浴室。
沿湖散步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累了还可以在湖旁的座椅上小坐,在这里挥霍个把个小时是值得的,可南岸有时会有公共汽车经过,嘈杂的声音和恼人的尾气,算是这个环境中的败笔。

绕过康提湖,便是康提城最中央的街道。这些最市井的地方,也是最真实的康提吧。

在这里的肯德基解决了午餐,继续在康提城凌乱的街巷中穿梭。
雨季的康提总是会不时伴着零星的小雨,身边的人们穿着纱丽、头盖头纱,来来往往。

转了一圈后后回到了康提湖旁,前往康提城最闻名的圣地——佛牙寺(Dālada Maligawa)。
这座将康提名扬世界的佛教圣地。

在佛牙寺门口需要将鞋寄存后,才能赤脚进入寺内。

相传释迦摩尼圆寂后留下四颗佛牙,一颗献给了上天,一颗献给了大海。两颗留在了人间,现其中一颗在北京灵光寺,另外一颗就在斯里兰卡的佛牙寺。对一个佛教国家来说,佛牙的地位不言而喻,是斯里兰卡的镇国之宝,只有每年7月底或8月初的月圆日埃萨拉游行上,才能一睹佛牙“风采”。

关于这世界仅存的两颗佛牙舍利之一的国宝,佛教界盛行的说法是,在释迦牟尼圆寂后,佛陀左犬齿舍利在印度曾一度落入印度教徒手中,他们用大铁锤敲击佛牙,结果碎的不是佛牙而竟然是铁锤,于是印度教徒只好将其送还佛寺。三世纪时,印度的一位公主将佛牙舍利藏在发髻间秘密带到了斯里兰卡。后来,佛牙便随王朝更替逐渐向南迁移,康提王朝的一世国王在定都康提后,便在其王宮旁兴建了这座两层高的佛牙寺,从那时起,谁拥有了佛牙舍利,谁便拥有了王权,王宫和佛牙寺与作为斯里兰卡首都所具有的行政管理和宗教功能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这一晃,已过了四百多年。

在佛牙寺参观时,路遇一群身着白衣的学生们。这白衣在兰卡这个岛国,是绝对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佛牙寺旁,是康提王国时代的遗迹以及留存下来的文物。

从佛牙寺出来,两位妹子也正好差不多参观完了。我告诉她们我会在佛牙寺后面的康提文化中心等待她俩,我们将会在那里欣赏康提舞。

康提舞是斯里兰卡僧伽罗族传统舞蹈中最有代表性的舞蹈派别,是僧伽罗族文化标志之一。起源于古代康提王国统辖的中央山地地区,故又称为高地舞。数百年来这种舞蹈,在王室、地方酋长和佛教主持人的支持和赞助下,得以保存和发展。原来这种舞蹈是在古洪婆祭神会上表演的祭祀舞蹈。仪式中通过吟诵赞词、打鼓、跳舞、向神灵祭献食品等程序,表达人们驱鬼降魔、祈求神灵保佑的愿望,也从中得到娱乐。维斯舞是在早期神祭会上表演的主要舞蹈之一,“维斯”一词指舞者的头饰象征着原始居民的图腾崇拜。这种舞蹈对康提舞基本动作形态的形成有过重大影响。至今维斯舞仍是康提舞中最主要、最有影响的男性舞蹈。

康提文化中心出来后,夜幕已经降临。我们回到了康提主街区中,进入了一家名叫【】的餐厅用晚餐,这里的炒饭确实不错。

从Food City出来,我们决定步行回酒店。
这是一段并不短的路程,康提是一座并没有夜生活的中部小城——至少我愿意这样定义他。康提湖四周只看得见点点灯光,我们沿着康提湖走上了一格一格坡,最后终于找到了酒店。
我们在酒店的天台上,小坐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到房间。
下一站。
努沃勒埃利耶

清晨一大早匆匆退了房,赶往康提火车站。
清晨的火车站人并不多,买到了前往茶园的三等坐票。在火车站小坐了一小会儿,列车停在了月台上,在列车员的指引下,我们在一个车厢上了车,找到了座位坐下。斯里兰卡的火车三等座是没有指定座位的,也是最可以感受到这个国度最真实的人民的地方。

茶园火车:雾霭烟雨,高山茶园

列车在山林里穿梭着,眼睛所及之处满是青翠的绿色。

气温骤然下降,斜对面的小姑娘们纷纷拿出了长袖衣服和帽子,窗外淅淅沥沥的雨间断地下着,水雾在一望无际的茶园深处换换散发着。这是一种无言的美,在这远离城市的茶园中,感受最清新的空气。

大约在下午两点,列车抵达了我们的终点,挪日利亚(Nanu-oya)。
从这里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小车前往努沃勒埃利耶

诺沃勒埃利耶:烟雨中的茶园小城

从挪日利亚火车站出来之后,一位包车司机很热情地走过来介绍他的生意。我们三人最终以的价格包了他的这两三排商务车前往努沃勒埃利耶。很快,我们到达了之前在Booking上预定的酒店。

酒店的主人是一个有些年长的大叔,我们放下行李办好入住手续后便出门,准备用完午餐后前往我们下午计划去的著名茶场——Macwoods Tea Factory。
打开Google Map,我们必须先前往Bus Station才能找到前往macwoods的Bus,在路边一家叫做【】的店内吃过饭之后便前往汽车站,在多次询问之后,找到了前往Macwoods的中巴车。
车内早已座无虚席,我们站在了靠近车尾的过道中,然而还是不断有当地人往我们这边挤着。车终于开了,为了打发这无聊儿痛苦的时间,我们打开酷我放起了音乐,边放、边唱。站在旁边的是几个当地的小朋友,他们刚放学,准备来一场课后的足球。其中一个男孩直夸我的声音很好,哈哈。我们唱了一路,还边和这些孩子们聊了一路。行车40分钟后,我们在这群孩子的指引下下了车。

车外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下车后与小朋友们合了影跑进了路边的候车亭,待雨小了一些后才走向Macwoods Tea Factory。

纵使在这样的雨天,这个著名的茶厂依然有不少的观光客。我们在一位茶厂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开始参观起了茶厂的制茶工序。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与解释下,大概了解了斯里兰卡茶的制茶工序和兰卡茶的分类。

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参观讲解完之后,我们仨决定到后山的茶山上看看,希冀还是可以看到想象中的采茶女。
路上遇到几个学生,变着法的向我们要钱,我没有搭理他们,径直向后山走去。

我们径直往后山的茶山走去,茶山在雨后的水雾中显得飘渺虚幻,无法言喻的美。

从茶山回到茶厂里,点了免费的奶茶,是一种简单直接的醇香。

继续小坐了一会儿,我们便搭上了返回努沃勒埃利耶的车。
小镇的凉风依然有些刺骨,但是我还是准备步行前往镇中心看一看。我和小琪在Google Map的支持下找到了去往镇中心的路,在一家名叫【】的餐馆用了我们这一天的晚餐。

简单地吃了点,我们就踏上了回程之路。
回到酒店,我和小琪坐在门口的长椅上聊着天。这时,一个魁梧的小伙走了过来,跟我们聊着天。他告诉我们他去过中国,去过广交会。哈哈,简单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屋休息了。

一大早就在睡梦中醒来,叫上小琪,我们打算在清晨离开前再在这个小镇走走。
我们顺着小镇里不宽的路上走着,走过Gregory Lake,这里的生态真的很好,牛在山林间吃着草。若是在个阳光明媚的好时光,定是个温暖的小镇。这里真。的与我几年前造访的越南小城大叻有几分相似,一样的清新,一点的欧式浪漫。

回到酒店,用了店主精心准备的早餐,便叫上Tutu前往汽车站。
在红色邮局投下明信片,寄出路上的点滴心情。

时间已然不早,当我们踏上前往米瑞莎的车时,车上早已座无虚席。
有些沮丧,毕竟今天的路程漫长而艰辛,长达六小时的车程对于身心来说仍然是个不小的挑战。
兰卡人真的是满满的善意,售票员将我们的的大包塞在了周围乘客的座位下,周围的乘客还热情地让我们的小包页给他们,他们帮我们拿着。
旅行中的感动,总会陪伴你的路程很久很久。

大概行至数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坐到了位置。
到了兰卡南部似乎明显感受到了西南季风的威力。

大概下午两点多,到了兰卡南部的美蕊沙。在住所放下行李后,我便独自出门去看看。

美蕊沙:并不透彻的印度洋

美蕊沙是斯里兰卡南部的一个海边小镇,实际上是一个小村,位于岛屿东南端,距离科伦坡150公里。
这片海原始,但并不深邃。

不得不说,并没有出海,只是在沿岸散步就足以见识到印度洋西南季风的威力。海浪是好不夸张的大,好几次都差点把在岸上走路的我打翻在地。

我期待远离人群的海域,我径直沿着漫长的海岸线向前方走着。

离人群远一些的海域的水质可能会好一些,但是其实也并没有相差很多。
南部的最佳时间还是十二月到五月的时候,许是西南季风的缘故我们并没有见到美蕊沙最美的一面。西南季风给斯里兰卡西南部的热门海滩都处于雨季中,雨季势必会让清澈的海水浑浊些。就在我们抵达美蕊沙的前一阵子,这里正被雨水笼罩着。

朝远方走了一阵子后看了看时间,便返回到了住所不远的地方。

今晚的晚餐选的是典型的斯里兰卡菜。有点像印度菜。几个小菜。咖喱味较重。,搭上一碗基本无法下咽的米饭。

饭后踏着夜色回到了小雯的GH中,与这个勇敢的武汉妹子聊了很多。
小雯大学毕业后先是像大部分国内的年轻人一样进入了职场,后来开始环球旅行,在尼泊尔旅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当地的帅小伙,小伙后来成了她的男朋友,再然后,他们来到了斯里兰卡南部的这个小镇,开始经营起了自己的梦想和爱情。

天色也不早了,伴着南亚湿热的空气,很快睡着了。

在窗外淅淅沥沥雨声中醒来,突然意识到昨晚刚晒的衣服还在外面时,慌忙跑到晾衣服的地方发现衣服已经被小雯的男朋友收进去,顿时心中有些暖暖的。
醒来也睡不着了,收拾了东西,两位女生用完早餐后我们便准备离开了。我们今天将前往斯里兰卡南部另一处著名的海滩——乌纳瓦图纳。在我们俩坑i美蕊沙之前,我们还打算再去看一眼美蕊沙的印度洋。

清晨的印度洋沐浴在美蕊沙热情的阳光下,有了阳光赋予的能量,海水的色彩显得更加清透。

在海边逗留了一小会,我们便来到了美蕊沙的主干道上,搭上Bus前往乌纳瓦图纳

在微信群里认识了一个在乌纳瓦图纳开旅馆的老板娘,之前跟她聊过,也问过很多关于乌纳的问题。由于我们仨的行李有点多,我询问她能否将我们的行李放在她那儿一会,她把地址告诉了我们。

到达了老板娘的客栈时,一个女孩在门口冲着我们微笑。
女孩在国内帮老板娘带了在宜家买的家居用品,昨晚刚下飞机。女孩名叫苏拉,四川妹子,有着典型的火辣性格,却也不失可爱。她热情地拿出四川带来的特产分给我们吃,经过几日兰卡餐煎熬的我顿时乐疯,哈哈。聊着聊着,这幢宅子的女主人现身了。老板娘气质优雅,来自贵州,一直在北京做宝石生意,宝石自古便是兰卡的盛产之物,频繁往返于兰卡与中国之间,想是爱上了这片海,才会甘心停留于此,经营自己的生活。

我们在老板娘的客栈里放下了行李,老板娘也要和苏拉去一家中国餐厅吃饭,分别后和苏拉交换了微信,毫无计划的她可能会去加勒找我们,分别后我们也要趁着好日头去看看这一片海。

许是阳光正好的关系,乌纳的海不管是水质还是色泽上都要比美蕊沙略胜一筹。

九月的西南季风继续在乌纳的海边释放着巨大的威力,然而不少人却也在享受着这似乎恰到好处的力度,沐浴着印度洋时而温柔时而有力的身心交流。

我抛开同伴,独自一人在月牙形的海滩上行走着,感受着九月的阳光与海风。有时候往往一个人可以更加直接地接触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印度洋的海水靠着季风强大的能量在海岸上拍打着,洗礼着原始而熟悉的陆地。纵使不是最好的时光造访这片海,还是可以感受到海洋的柔情与力量。

当地的人们会热情地对你微笑,对你说“hello”,让你忘记此时你已然置身于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

我朝着远方一直走着,走上一处高低。这是一座寺庙。
寺庙在斯里兰卡享有至高的地位,在这里找到了一处很好的视角,此处可以看见整个海湾。视角中的海水碧绿而深邃,海浪用力拍打着大陆,西南季风的能量使得周围的水花四溅。

寺庙很安静。

我朝着寺庙深处走去,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这里也是个远望印度洋的好视角,海水在季风的影响下化作无数水花朝我们飘来。
很快,我便朝着原来走回去了。

从寺庙下来后,在一处角落看到在澎湃中静心垂钓的老者。
我想执着是种精神力量吧。

在乌纳海滩边与两位姑娘碰面后,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便返回到老板娘的客栈,拿上行李,前往我们的下一站。
加勒

加勒:迷失中世纪要塞

加勒城堡是16世纪由葡萄牙人建造的。公元十八世纪英国人入侵之前,加勒城堡一度辉煌,发展到了它的顶盛时期。它是欧洲人在南亚及东南地区建筑防卫要塞的典型代表,成功地融合了欧洲的建筑艺术和南亚的文化传统。
自从远古时代,加勒海湾就已经投入使用了。据记载,于545年,加勒海湾曾经保护了累范特最古老的一个商业性港口的延存;14世纪,加勒港口成为斯里兰卡最为活跃的港口之一。1505年,葡萄牙人开始定居于该岛,1507年,他们在加勒建立起交易站,并建造了圣克罗伊的小型城堡。16世纪末,葡萄牙人暂时迁到科伦坡,其后不久,又返回到加勒老城,在半岛的北端,地峡的一侧,建立了城墙壁垒。1625年,由于岛屿受到了荷兰人的威胁,城堡上又增建了三个壁垒。荷兰军队占领了葡萄牙人的军事要塞,使其成为强有力的堡垒。此外,他们环绕着岛屿,修筑了城墙,并用一段双层的城墙封锁半岛靠近地峡的一侧。18世纪,加勒老城享受了一段没有任何外来侵害的宁静祥和的时期,英国法国丹麦以及西班牙等帝国对这座处于印度洋边缘的荷兰壁垒垂涎已久。1796年,在英国的统治之下,加勒老城最初的行政地位维持不变,随后,于1802年受到了法国亚眠城的摧残,半岛沦落成为英国的殖民地,这种地位一直延续到1948年。
半岛自南向北方向延展,城堡内部的围墙,周长达3公里,尽管接近于西部和东部的城墙方向迥异,位于市区的部分却呈现规则的直线状,城市的核心布局是荷兰人于1669年创建的。
18世纪开始,加勒就已经初现其作为壁垒的雏形。14座堡垒使其城墙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同时吊桥保护了城市北端的堡垒。其它军事性的建筑物,诸如官邸住宅、军械库、火药库等,都是经由精心的设计,建立在城墙之内。港口附近还有商业性建筑物及储藏库,当初,荷兰人修建的住宅及其打磨的石墙、大门,美化了加勒城恬静而祥和的街道,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到达加勒后,两位女生在一处感觉还不错的老宅子住下了,我则多逛了逛,在古城中心的一处靠近主街区的阁楼住下了。
放下了行李,我开始了我在加勒的走走停停。

有些地方就适合一个人的歇脚,我想加勒就是这样的地方。
你可以选择在阳光明媚的时光里肆意徜徉在曲径丛生的加勒古堡中,殖民气息在不大的古堡里弥漫了数世纪。在这复杂的小径迷失也不失为一种浪漫的剧情,然而你最终却永远可以找到通往海边的道路,找寻到这个南亚古堡最迷人的存在。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漫步到了加勒的要塞城墙,其实在加勒你可以有无数种方式感受这座南亚的欧陆风情十足的古堡,我想黄昏时围绕着要塞的城墙走上一圈必然是其中一种吧。只需要1-2个小时,便可以俯瞰古堡的一种风景。

在这里,印度洋不再是主角,确是古堡无可替代的知音。
古堡的三面被无尽的印度洋环绕着,而2004年的那场印度洋海啸对这个小小的印度洋岛国来说是了不小的灾难,而葡萄牙人建立的古堡却很好的保护了要塞内的居民。

从这座建于1938年的灯塔望去,是无尽的印度洋。若人眼的视程是无穷的,那么让我们面向茫茫印度洋,穿过浩瀚的大洋,远方便是遥远的南极洲

古堡里从来就不缺乏艺术家,他们怀抱着对生活的热爱,扎根加勒,用热情与才华装点这一片海。

独自走在这要塞城墙边,听耳畔印度洋拍打岸边的声音,感受要塞与海洋共同编制的和谐乐章。

在这一段城墙的尽头,有一处“旗石”。这里曾是葡萄牙人的碉堡。在荷兰人控制的时期,该碉堡用于提示来往船只小心周边危险的水下暗礁,旗石由此得名。如今的旗石,不再发挥往日的海防作用,这里更是人们欣赏印度洋日落美景的观景台。人们总是喜于赶路时在这里停下脚步,伫立于旗石上,吹着印度洋吹来的海风,享受一刻的安静。

若是一直沿着曲折的要塞城墙行走,你会发现每在一个拐角处都会发现不同规模的碉堡,更加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军事要塞。

正当我悠闲地行走在要塞城墙旁时,天色骤变,乌云密布,海浪怒吼。此时的印度洋开始变得暴躁,海浪波澜汹汹,海水的颜色是深黑色,狂风呼啸,雨水很快从天而降。
九月正是兰卡南部的雨季,总是说来就来一场雨。

雨季的雨水虽多,却好在总是一场短暂的雨,我躲进了一家手工品店,雨停后便回到古堡要塞内。

天色已经不早了,我按着地址找到了一家名为Crepe-ology Restaurant的餐厅。
这是一家由殖民建筑改建的餐厅,布置典雅温馨、环境舒适,屋顶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露台,据说可以俯瞰加勒老城。
餐厅的灯光有些晦暗,在傍晚独自就这这样的气氛,品尝着美食,是一种难得的舒畅。点了推荐的鱼薄饼(Fish Crepe)和薄荷青柠生姜汁(Mint-Lime-Ginger Cooler),Fish Crepe的肉很嫩,不爱西餐的我也觉得很讨味蕾的喜,大爱Mint-Lime-Ginger Cooler,独特的口感,不爱姜味的我也在第一次品尝便爱上了这道清爽的饮品。

餐罢,我去小琪的住所跟两位女生聊了一会,天色不早,便回到了住所,在阁楼坐了一会儿,也就睡了。

天色还是暗的,却依旧在早早的晨光中醒来。
来到这个南亚印度洋岛国几天,却依然无法适应时差,总是在北京时间8点当地时间5点就早早醒来。
我觉得趁着上午再好好逛逛这个迷人的古堡要塞,下午我们将乘坐火车奔赴科伦坡

我登上阁楼的天台,这里的视角不错,可以看见古堡的轮廓。

趁着晨光的温暖和煦,再享受在这样的古堡中迷失吧。
其实在加勒古堡中,你不需要在意自己是否会错过任意一个景点。很多时候,旅行总是会因为功利性太强而迷失初心,你可以随着自己的内心尽情穿梭在要塞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你是一个考究派,你可以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根究每一处有着数世纪沧桑的小洋房。

除了城堡,加勒的小路、小洋房,甚至可能只是一道门或一面墙,都能看到欧洲遗留风格。。当你漫步到这里时,会感觉突然来到另一个国家。

加勒的旧城门(Old Gate)位于加勒老城的东北部,外观比较破旧,城门两侧是要塞的库房,明黄色地中海式建筑。城门不大,上部刻着荷兰语VOC(Verenigde Osstindische Compagnie),英文意思是DutchEast India Company,即荷兰印度公司。后来英国殖民者占领加勒后,为了方便汽车进出,187年修建了现在的新城门。

穿过Old Gate,沿着路一转弯就来到了海边。清晨的海边人不算多,和煦的阳光在九月雨季还未结束时是暖人的金黄。

我决定趁着阳光正好,沿着要塞的城墙走上一圈,看看海浪与古堡激起的浪花,俯瞰整个要塞的沧桑。

碉堡附近是加勒另一处标志性的建筑——钟楼(Galle Fort Clock Tower),钟楼屹立在城墙之上,目前仍在使用且非常精准。

这里是一个活着的古城,城里面学校、教堂、民居、警察局、法院、军队等一系列生活设施应有尽有,人们在几百年前的建筑里生活得有声有色。古城墙把旧城和新城恰如其分的分隔开,使古城恬静祥和而又有世俗的活力。

时候不早了,我们必须赶上上午十一点左右的火车赶往科伦坡
当我绕着要塞城墙走到新城门的时,我返回了GH取好行李,便直接奔赴加勒火车站。

已是上午十点多,古堡内的游人仍不算多。

途径一处修道院,宁静的氛围吸引了我,修女热情地接受了我的拍照邀请。
有着单纯心眼的人是幸福的,我想这样的笑容是最简单,最纯粹的吧。

出了这道门就是离开了要塞进入了加勒新城
新城门又称主城门(Main Gate)位于加勒老城北部,十分宏伟,把新城和老城分隔开来。1873年,英国人在这里开通了城门,用来控制进出旧城的交通,因此主城门是城墙中最新的一部分。加勒其他地方都是面向大海,只有主城门对着陆地,因此这部分碉堡明显更关注阵地的安全。最初由葡萄牙人在主城门四周建了壕沟,后来1667年荷兰人进一步加长了壕沟的长度,并把城墙分成星星碉堡(Star Bastion)、月亮碉堡(Moon Bastion)和太阳碉堡(Sun Bastion)三部分。

我想加勒可能会是兰卡最吸引我的一个地方了吧,这里不适合赶路,这里适合休养,适合生活,每天在这样的古堡里迷失,累了去旗石听听印度洋与城墙的交流,是多么的惬意。

在兰卡,有两条铁路是很多游客慕名而来的理由。一条是从康提到艾拉的茶园火车,另一条则是从加勒科伦坡的海上火车。
有人说这是宫崎骏先生笔下千与千寻中唯美的海上火车的灵感所在,然而不管如何,当粉色涂身的列车行驶在印度洋旁时,潮湿的空气就着风迎面扑来。
坐在我们旁边和对面的是当地的一家人,他们一直温暖地朝着我们微笑着。当我提出能否与坐在我们身旁靠近车窗的他们的小儿子换一个座位让我好好拍一拍窗外的风景时,他们爽快地答应了。

我想兰卡是适合慢游的,你可以随着自己的想法在自己爱的地方停留,在最好的时光感受这片海洋的柔情,体贴每座城市的气质,邂逅每一个对你微笑的人。

三个小时,不长不短的时间,列车驶进了科伦坡的要塞火车站(Fort Railway Station)。
作为斯里兰卡最重要的火车站,这里人流嘈杂。破旧的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们,就如同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心车站。

在火车站的寄存处存上自己的行李,打算在科伦坡转转。
即使这对于大部分的旅行者来说只是个中转的城市。

科伦坡:首都也有风情

斯里兰卡经济水平不够发达,科伦坡虽贵为首都,但整体气质是混合了印度洋鱼腥味儿的巨型城乡结合部。你可以选择迷失在聚集在殖民遗迹的
Fort区也可以再富有生活气息的Pettah市场看到最真实最市井的斯里兰卡

我们穿梭在科伦坡的街巷中,这些破旧的建筑告诉我们我们进入了贝塔区。

不远处是一个集市,贝塔集市。
贝塔集市其实由Front St.、Main St.、5th Cross St.和Olcott Mawatha四条街围成的区域都可以看作是一个巨型的市集,是一个喧嚣而繁忙的区域。去贝塔的市集上走一趟,更能体会当地最本真的风情。贝塔市场由无数条小街道组成,如同一个错综复杂的市集迷宫,很容易叫人迷失方向。

从衣服、鞋帽、饰品、化妆品到蔬菜、水果、糖果再到手机、彩票、书本、杂志一应俱全。然而我并不认为这里一定可以淘到你想要的宝贝,但是在这乱糟糟脏兮兮的市场上走一遭,看看普通的科伦坡人们的日常,感受这座城市的热情,也是有趣的事情。

我们当时似乎只在集市上看到了水果与菜场,我们并没有在贝塔市场逗留很久,我打算去很多人推荐的旧市政厅(The Old Town Hall Building)看一看。
当我穿行在贝塔街巷时,充分感受到了这个科伦坡最古老街区的热闹与混乱。

贝塔是斯里兰卡种族混杂程度最高的地方,大型的宗教建筑群象征着各种不同的信仰。
我走在贝塔区内最繁华的Main大街上,混乱的人群与交通使我与小伙伴走散了。当我正在为这里不堪的环境有些伤神时,马路对面一幢华丽的建筑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里是Jami-Ul-Alfar清真寺,又叫做红色清真寺。
这座清真寺有着红白相间的独特外观,被选为世界最美的十大清真寺之一。据说20世纪初,很多到斯里兰卡的水手都是通过它来辨认是否是科伦坡港口的。作为一个佛教国家,斯里兰卡居民69%信奉佛教,15%信奉印度教,8%信奉基督教,7%信奉伊斯兰教。在全国2000多个清真寺中,红色清真寺可以说是最独特的一个了。不同于其他地方清新静雅的白、蓝等浅色清真寺,红色清真寺采用红白二色,具有明显的印度建筑色彩和影响。

当我穿着马路站在红色清真寺前时,信徒们正做完礼拜从寺门走出。朝拜的信徒很多,门口一条本就不大的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我走进寺门,还有一些信徒正在虔诚礼拜。我站在寺内的地砖上,聆听着信仰的安宁。

我从红色清真寺走出来,回到了依旧熙熙攘攘的贝塔大街上,我抛下同伴往前走着。不远处,应该就是旧市政厅了。

这真的是一幢容易被忽略的建筑。
这栋建于1865年英国统治时期,现在基本已空无一人。据说可以请门口的工作人员带你攀上有些年头的红木楼梯,在过去的会议室里看到一些蜡像。这些沾着灰尘的蜡像重现了这座城市1906年第一届议会议员的形象。

我在旧市政厅门口站了一会,尽管在门口站着极力推荐我进去参观的人们,我最后还是决定离开。
我在路边拦了一辆带着计价器的TUTU,到了要塞区。
在殖民时期这里确实是一座被海河、护城河保护着的堡垒,靠近海港的地方,除了高档的现代化建筑,还保留了很多漂亮的欧式建筑。而今天,它是科伦坡乃至斯里兰卡重要的金融中心,这里散布着许多值得看的建筑和遗迹。

我在老荷兰医院(Old Dutch Hospital)下了车。这座殖民时期的建筑坐落于要塞区的显要位置,这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叶。这里修葺之后成了商铺、咖啡厅、餐馆。

从老荷兰医院出来,步行在宽敞整洁的要塞大街上。这里不同于贝塔,要塞区安静、整洁,两侧是说不出名字的殖民建筑。

时间不早了,我需要去加勒菲斯绿地广场(Galle Face Green)与小伙伴们碰面。
加勒菲斯绿地广场地处于科伦坡要塞区黄金心脏地带,濒临大海、景色宜人。荷兰人统治时期,这里被当作防波堤和堡垒,后来1859年,由当时英国斯里兰卡总督主持开辟这片绿地,被用于板球场、赛马场和高尔夫球场。现今,这个绵延半公里的带状广场,已经成为当地人的休闲娱乐的场所,慢跑、散步、放风筝,年轻情侣谈情说爱的地方。由于距离总统府很近,因此近年来独立纪念日阅兵仪式也在这里举行。

临近人群密集的首都,这里的印度洋自然不会太清。加勒菲斯绿地广场是科伦坡市民娱乐的好场所,这让我想起了马尼拉的Manila Bay,你可以在这里看夕阳西下的壮丽之景。

天色完全暗下来,印度洋沿岸亮起了灯光。
天黑了,我们即将返回要塞火车站,搭乘今晚的火车从科伦坡前往亭可马里

科伦坡亭可马里的一路,是夜色奔跑中的时空慢移。此前在前往兰卡的微信群曾经约好一位扬州的妹子。叫她Amber。Amber睡在隔壁的隔间。

一夜的旅程在窗外若隐若现的夜色中度过,很快也就坠入睡梦中。
再睁眼时,已是阳光明媚的晨。

亭可马里:东海岸的碧海蓝天

晨光中的车站,人们缓缓走下列车。阳光打在月台上,温暖而和煦。
我们五人走出车站,与车站门前的TUTU车司机交涉后,我们将前往亭可马里的尼日韦利海滩(Nilaveli beach)。

尼日韦利海滩距离亭可马里火车站约15公里路程,TUTU车约半小时抵达了海滩旁的一个酒店。这家酒店是亭可马里的烟朵推荐的,烟朵在亭可马里待了好一阵子,算是一个亭可通了。

我们到达亭可马里的一行人中只有我一个汉子,其他妹子们都已经办理好了入住,而我依然在思考这样的价格对于独身入住的我来说收i否合适。在我与前台的大叔周旋了数次之后,我最终以Rs 2200的价格住下了。这应该算是一个度假村

办理好入住之后,我便径直朝着海的方向走去。
都说亭可马里的海应该是斯里兰卡最好的海了吧,无论沙滩、水质还是游人。

亭可马里层饱受战乱之苦,政府军与猛虎组织的常年战乱使得这座小城一度隐藏在外界的视野外。然而这个小城已然开始复苏。这里可能是世界最棒的天然港口之一,这里有可能就是Mahavamsa(《大史》,斯里兰卡古代巴利文历史文献)中描述的Gokana所在的地方。

而在亭可马里城附近,最耀眼的应该还要算是这片名为尼勒韦利(Nilaveli)的海滩了。无论从沙滩、水质、色泽,我想这里都是亭可马里以及斯里兰卡长海岸线上闪耀却远离游人视野的一片。

从Shahira Hotel Nilaveli出来,往前行走几十米,就可以看到一片海滩。这就是尼勒韦利。
不得不承认现在便是造访这片兰卡东部海域的最佳时间。
强烈的阳光直射向地面,紫外线的强度让人无法忍受。但是望着眼前这一片碧绿蔚蓝的海洋,任由海浪温柔拍打。这色泽、这水质,的确让人沉醉。我沿着海岸往前走去,海风吹乱头发,眼前的海浪还在不断地潮涨潮落。

紫外线的强度终究攻破了我们的承受范围,我决定回亭可马里城里取一些现金,然后再回尼勒韦利。
我们在主街道搭上了前往城里的公交,车上的乘客也不少,大约20分钟我们到了城里。
亭可马里也是斯里兰卡的一座小城,城区不大,只有几条主街。我们从Commercial Bank取款后便匆匆回到了尼勒韦利。
午后的尼勒韦利没有强烈的阳光,海水的魅力也随之打了折扣。我约了海滩附近正在休息的TUTU司机,我决定去烟朵姐姐推荐的一片海滩。在她口中的那片海,有着更加迷人的色泽,却是无人问津的独家海滩。
TUTU车穿行在亭可马里的小路上,穿过一个个街口,慢慢驶入一条很狭窄而颠簸的小路,停在了一座建筑前。小哥告诉我们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前面。我们三个下了车,按着烟朵姐姐给我们的地图以及小哥指引的方向走着。
原来,是眼前的这片海。

看看钟表,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失去阳光直射的海面失去了原先应有的色彩。眼前的这片海或许也并没有接近我们心中本来的模样。
而旅行,也只是邂逅他们本来就应该有的样子罢了。无关好坏,无关美丑。因缘注定,你只是恰好在某个合适的时候看到了你应该看到的而已。不是么。

坐在海边,任由海风吹乱你我的头发,任由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传入耳畔。

阳光慢慢消失在天边,我们也就踏上了回酒店的TUTU车。
那晚,睡得很早。

在晨光中渐渐苏醒,踏着晨光在海边坐坐吧。
清晨的云层很低,海岸上寥寥坐着几个人。听听海,踏踏浪。

乌鸦望着海另一端的远方,感觉周围的一切在那一刻都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小伙伴已经联系好了今天出海去鸽子岛的船,Rs一人的价格也算是能接受的。

从尼勒韦利出发驶向慢慢印度洋,越远离大陆,水质会越好。
鸽子岛距离尼勒韦利海滩的直线距离只有短短2公里不到,在靠近鸽子岛的浅海,海水的颜色已经近乎碧绿的琥珀色,这让我想起了菲律宾薄荷岛

鸽子岛周围是一片蔚蓝碧绿的海水,这是典型的珊瑚礁,沙滩基本上看不见砂砾却布满了奇趣漂亮的死珊瑚石。据说这个岛屿是原鸽的繁育地点,非常漂亮,岩石池塘和岩石小径中密布各种灌木丛。然而据说这里最诱人的所在是海底。这里的珊瑚礁很浅,浮潜几乎能享受深浅所看到的一切。鸽子岛附近有几十种珊瑚。上百种岩礁鱼类。

岛屿不大,面积只有不过0.01平方公里。依靠步行,也许只需要半小时就可以走遍这座印度洋的小小离岛
我抛开同伴和喧嚣人群,独自在岛上漫步。我沿着珊瑚石堆满的海岸前行,走向一处布满了灌木丛的小径中。

沿着曲折蜿蜒的小径向上,穿过低矮的灌木丛,眼前豁然开朗的是一个视野开阔的平台。
从这里向远方望去,是碧波万顷的印度洋。这个角度的海洋,是蔚蓝的。蔚蓝,是一种类似晴朗天空的一种颜色。
海是梦幻而奇妙的,一天的不同时段,或是不同角度,或是不同的天气渲染下,眼前的色彩都不尽相同。
人们对于海洋,永远有一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平台下来后便返回了小伙伴们浮潜的地方,我站上不远处的岩石,准备到前方的岩石看一看远处的风景,却不想在湿润光滑的岩石滑了一下,受了点小伤,好在不严重,也放弃了继续向前前行的欲望。

我们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等着送我们过来的船家送我们回尼勒韦利。
好一会,开船的大叔才来。我们返回尼勒韦利后,便各自前往亭可马里城中。
我们会到亭可马里城中与烟朵碰面,如果合适的话我们将住进烟朵家中。

这是与烟朵的第一次碰面,她有着云南女孩的坚强与倔强,抛下国内的一切,来到这个斯里兰卡东部的港口城市,种下内心的梦想。

烟朵给我的印象是坚强 坚持 倔强 善良。她可以毫无保留相信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过客,我在敬佩她的同时却不免为她担心。
她不是傻乎乎的单纯,而是最简单的善良。

我跟随烟朵和她的房东走进二楼靠海的房间,推开一方小小的窗台是茫茫印度洋。

我爱上了这个小小的空间,Rs 2000的房费显得如此可爱。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行李,小琪和困困似乎并不喜欢这里,烟朵带着两位妹子去了附近一家酒店,苏拉住在我隔壁。烟朵将会带着我和苏拉逛逛亭可马里这座小城。

烟朵说,斯里兰卡的生态是惊人的,人和动物是那么和谐地生存着彼此的行动范围中。在亭可马里,你可以很容易看到梅花鹿在路口觅食。

亭可马里的城市中心一直到外围,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成群的梅花鹿。烟朵带着我们把路上买好的香蕉喂给了这些可爱的鹿儿们,然后我们继续走,去亭可马里的一处印度教寺庙看看。

斯里兰卡人可以大致分为:原住民维达人、主体民族僧伽罗人、泰米尔人、穆斯林以及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等欧洲人后代所形成的伯格人。而在亭可马里,泰米尔人却占了多数。
大部分泰米尔人是印度教教徒,他们与隔海相望的南印度泰米尔人有文化和宗教联系,尽管他们认为自己是从南印度教徒中分隔开来的团体。贾夫纳泰米尔人和“种植园泰米尔人”也是如此。前者大部分居住在北部和东部,后者于19世纪被英国人从英国带到斯里兰卡并在 茶园中工作。对于印度教教徒来说,阶级很重要。贾夫纳泰米尔人多是Vellala阶级(地主和贵族),而种植园泰米尔人大多接济较低。但是,时代在改变,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之间传统的阶级区分正在逐渐模糊。

在前往印度教寺庙的路上,我们经过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建筑。弗雷德克里要塞(Fort Frederick Area)。
这座要塞是葡萄人建造的又经过了荷兰人的重建。

穿过要塞,沿着延伸的道路一直前行,就是著名的印度教寺庙——可内斯瓦拉寺(Koneswaram Kovil)。
这是斯里兰卡的一座专门用来拜祭湿婆的五座印度庙里的其中一座,寺庙里放着一尊林伽(印度男性生殖器的符号),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斯里兰卡不受天灾困扰而建的,因此这儿成为斯里兰卡最重要的印度教精神地之一,司瓦米岩据说是十个脑袋的魔鬼王罗波那的宫殿,他是印度史诗中的大反派,因为绑架了罗摩的妻子悉多而臭名昭著,他不仅带走了悉多,还把一个强大的湿婆林伽带到了斯里兰卡,这尊林伽是在西藏山巅所得,这尊林伽从此受到了无数的崇拜,寺庙至少在公元300年前就已经存在,之后历朝历代,从朱罗王朝到贾夫纳王国不断对其加以修缮,然而到了1624年,信仰天主教的葡萄牙人想要当地人改变宗教信仰,于是毁掉了这座悬崖上的庙宇,把所有的建筑以及林伽丢进了大海,现在的建筑可以追溯到1952年。
据说公元前,以贾夫纳为中心的斯里兰卡共有五个大型印度教寺院,其中一个就是位于亭可马里的这个科内斯瓦勒姆寺。这个寺院来自南印度的朱罗王朝,潘地亚王朝、帕拉瓦王朝时期建造,扩建,当时被称为“千柱之寺”。寺庙在1634年遭到葡萄牙的破坏,后来从海水中捞出的柱子和从市区找到的神像为基础进行了重建,形成了今天的寺庙。两千年来作为印度教圣地被朝拜的这个地方,现在同样拥有来自斯里兰卡全国各地及印度的朝圣者前来朝拜。因为进入寺庙需要赤脚,所以建议去的游客自备一双薄的棉袜。

可内斯瓦拉寺殿内色彩绮丽,僧侣们在做着法事。印度教的礼拜有些意思,没有香火,只见一位虔诚的妇女带着孩子,手捧一个椰子轻声祷告,然后将椰子砸向地上。

泰米尔诸国王及他们在南印度的追随者将印度教待到了北斯里兰卡。由于斯里兰卡临近印度,并且由于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印度教在佛教到来之前就可能出现在这个岛屿上。今天,印度教社群通常聚集在茶园种植区域以及斯里兰卡的北部和东部。
印度教融汇了很多信仰和神灵。所有印度教徒都信仰梵天(Brahman):那些许许多多的神灵都是这个无形存在的化身,信徒可通过梵天了解生命的所有方面。教义包括信仰非暴力;不断生死轮回直到达到梵我如一之境;因果报应以及行为道德准则与社会责任。
印度教徒相信,遵从梵天教义中行为及道德准则和社会责任行事则有较大可能会修得来世的福报。转生也有可能堕入畜类,但只有转生为人并得到足够的自知,才能逃离再生的轮回,得到解脱。
对于普通印度教教徒来说,完成仪式、履行社会责任是俗世生活的主要目的。根据印度经文《薄伽梵歌》所说,履行你的责任比坚持自我更重要。
印度教的神灵众多,有人估算约有3亿3千个。主要的神灵有:创造了宇宙的梵天,他的配偶萨拉斯瓦蒂是智慧和音乐之神;毗湿奴维持着宇宙,他公正并且虔诚,他的配偶拉希米是美丽和财富之神;湿婆是自大、邪恶的破坏者,他的配偶可能是宇宙之母帕尔瓦蒂,或是暴怒、具破坏性的卡莉。湿婆有1008个名字,并有许多形态。

可内斯瓦拉寺的后面有一个出口,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茫茫印度洋。

从可内斯瓦拉寺下来,走到路的尽头,就是荷兰湾(Dutch Bay)。
我们仨人在日落时分坐在岸边,吹着海风。此时的阳光不是很好,海水没有梦幻的色彩,却依然可以看出海水的层次。
海边依稀走过几个当地人,悠然自得。

我们在回家的沿路第一次尝试了黄金椰,Rs 40的平民价格,味道也不错。

那天晚上,是在耳畔连绵不断的海浪声中入睡的。
翌日,也是在这样的温柔节奏声中醒来。

很快洗漱完毕,在晨光沐浴中在海岸边散着步。没有游客,只有一些当地的渔民出海归来忙着劳动,乌鸦停驻在岸边。

邻家的孩子们的微笑,想是最温暖的了吧。

我步行到小琪和困困的酒店,在路边的冰品店点了杯shake,等着姑娘们出来,我们将包一辆TUTU车前往烟朵推荐的大理石海滩(Marble Beach)。

大理石海滩面向中国湾(China Bay),目前属于军方管控,入口处需购买门票,20卢比/人。
大理石海滩的海水的确不错,沙滩沙质也很细,但在阳光强烈直射下,却并没有太梦幻的色彩。

大理石海滩走出,我们回到了烟朵家里。
我们中午将在家里自己做饭,犒劳犒劳已经被兰卡菜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胃了。

我们从大理石海滩回到烟朵家中的时候,烟朵的食材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Amber和苏拉也帮忙把菜准备后,烟朵用电磁炉很快把菜做好了。一顿也许平时在我们看来十分普通的便餐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确是极大的享受。

饭后我们把桌子收拾好,我去Food City选购好了锡兰红茶,这将是馈赠给好友的上选礼品。
回到烟朵家休息,到了差不多的时刻也就背上行囊前往亭可马里火车站了。
宁静的一夜,凌晨四点多到达了科伦坡的要塞火车站。
清晨的要塞火车站,还是匆忙的人群,但却比白日多了些宁静安宁。

我们三人在要塞火车站的长椅上稍微休息了片刻,天色慢慢变亮。我决定走出火车站再去看看Galle Face Green。

不同于黄昏时在岸边远眺落日的人群,清晨的Galle Face Green显得有些安静。印度洋的海水拍打着岸边,声响回荡在周围安静的空气中。
清晨晨跑的人们会主动对你微笑打招呼,让你在异国却体会到温暖。

我从Galle Face Green走到了附近的邮局,将明信片寄出。
回到要塞火车站附近的汽车站,坐上了前往科伦坡国际机场的大巴。与小琪、困困在机场碰面。
飞机冲破云霄。
兰卡,再见。

本篇游记共含26006个文字,3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头图很惊艳

2016-03-11 17:02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甚至可以做成明信片了

2016-03-11 17:02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这张是全文最经典配图

2016-03-11 17:07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logo的蓝色是什么意思,眼泪|?

2016-03-11 17:07

引用 白一 发表于 2016-03-11 17:07:38 的回复:

logo的蓝色是什么意思,眼泪|?

回复白一:- - 斯里兰卡的版图~

2016-03-11 17:09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1 17:1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兰卡也养鹿么

2016-03-11 17:1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2016-03-11 22:11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可爱的样子

2016-03-12 07:08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2 10:24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2 10:24

引用 李小宅 发表于 2016-03-11 17:11:04 的回复:

兰卡也养鹿么

回复李小宅:嗯啊 亭可马里很多鹿~

2016-03-12 10:46

顶顶顶顶!!!游记出得挺快的

2016-03-12 14:29

引用 小琳always爱玩 发表于 2016-03-12 14:29:44 的回复:

顶顶顶顶!!!游记出得挺快的

回复小琳always爱玩:………我是去年九月份去的😂

2016-03-12 14: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安東童鞋。 发表于 2016-03-12 14:34:16 的回复:

………我是去年九月份去的😂

回复安東童鞋。:我去年两月份的还烂尾呢哈哈哈~

2016-03-12 14:46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2 20:3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7F

安东叔我来顶帖了~~~~

2016-03-13 01:25

引用 大俠.魔王 发表于 2016-03-13 01:25:35 的回复:

安东叔我来顶帖了~~~~

回复大俠.魔王:

2016-03-13 11:46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3 14:01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3-13 14:01

游记上面那些出发时间,人均费用那一栏是怎么弄的?

2016-03-14 13:1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3-15 16:0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3F

不错 不错  漂亮

2016-03-16 22:18

2016-03-17 09:56

2016-03-17 09:59

2016-03-17 10:01

2016-03-18 13:35

很棒啊~向往

2016-03-19 08:07

拍得太好了啊~

2016-03-22 19:46

2016-03-23 12:4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不止一次看到这火车啦,喜欢!

2016-03-23 15:14

挂火车

2016-03-25 20:27

2016-03-26 21: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4F

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

2016-03-28 13:56

期待与楼主互粉

2016-03-30 20:25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很感人的一张照片,很有代入感。歌曲很赞

2016-03-30 23:31

好想去斯里兰卡坐火车

2016-04-01 09:22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4-03 22:38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很酷的旅遊!

2016-04-06 01:38

2016-04-07 14:43

2016-04-09 08:50

2016-04-09 08:55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85顶必赞

2016-04-11 08:31

2016-04-11 08:3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7F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赞哦

2016-04-13 14:43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求解这张照片的拍摄设备

2016-04-13 19:29

真的是太赞了!

2016-04-13 23:5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非常喜欢这张

2016-04-15 14:15

2016-04-15 22:33

照片拍得真好啊!

2016-04-15 23:36

2016-04-17 22:44

2016-04-19 11:28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拍得太好!

2016-04-19 11:34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4-20 08:54

2016-04-20 08:55

👍👍👍

2016-04-20 08: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4-21 22:16

锡兰风韵

2016-04-24 07:56

2016-04-24 08:07

2016-04-25 15:2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3F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满眼绿色

2016-04-26 14:17

2016-04-27 13:5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萌死啦!!

2016-04-29 08:52

等我生完娃  想计划去一趟

2016-04-29 09:21

2016-05-01 21:15

不会英语游览这个国家会怎么样呢??一直想去这个国家

2016-05-01 23:06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01 23:08

厉害,又出游

2016-05-02 21:2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安东童鞋你出去怎么知会下~国外语言不通跟上你正好

2016-05-02 21:2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5-05 20:48

很喜欢~打算过阵子去

2016-05-05 21:36

照片用什么软件修的?好喜欢这个风格

2016-05-06 23: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很喜欢这张!

2016-05-07 19:4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6F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09 17:04

2016-05-12 11:49

很棒的一篇游记,没有个人自拍,迷人的风景,让人不知不觉跟着你的游记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遗忘的天堂--斯里兰卡!

2016-05-12 11:58

好棒

2016-05-12 12:47

斯里兰卡的照片总是充满风土人情

2016-05-12 12: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1F

2016-05-17 14:2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2F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5 11:1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3F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5 13:0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1:53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0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1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2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3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2016-05-28 12:44

不错

2016-05-29 13:07

引用 安東童鞋。 的图片:

ok!

2016-05-30 07:45

2016-05-31 00:23

很棒!

2016-05-31 16:21

引用 yeahhigh 发表于 2016-05-01 23:08:20 的回复:

回复yeahhigh:

2016-06-05 11:26

引用 燕子子Susie 发表于 2016-05-31 16:21:35 的回复:

很棒!

回复燕子子Susie:谢谢~

2016-06-06 11:52

请问 努沃勒诶利耶有直达美瑞莎的车吗?需要转乘吗还是?

2016-07-08 04:1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在路上遇到骗子吗?

2016-07-09 00: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Arlene✨👣림림 发表于 2016-07-09 00:15:52 的回复:

有在路上遇到骗子吗?

回复Arlene✨👣림림:没有

2016-07-09 12:18
2页 / 173 1 2 末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