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非洲之巅,我们来了----乞力马加罗之旅

  • 出发时间/2015-12-2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9000RMB

引子

       这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传奇故事的地方。自从1848年德国传教士雷步曼(Johannes  Rebmann)和克拉普夫(Ludwig Krapf)来到这里,偶然发现赤道雪峰的奇景,回国后,雷步曼就写了一篇游记,发表在一家杂志上,详细介绍了自己在东非的所见所闻,之后就引起了欧洲人的好奇,人们根本就不相信炎热的非洲赤道旁边会有雪山,于是大批的西方的传教士,探险家来到这里,去见证攀登赤道雪峰。后来到这里登山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这就是乞力马加罗山,位于非洲的东部坦桑尼亚
       我们的计划缘于球队的聚会聊天。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中国人,生活,学习,工作在南非,到了周末没什么地方去,就聚在一起打排球,聚餐聊天,平时也不定期的组织外出旅游,那天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登山,聊到了旅游,聊到了“7+2”。要登山就先去非洲的最高峰,有机会再去尝试其他洲,我们已经在南非了,南非境内的龙山已经登过了,开普敦的桌山也上去过了,应该去乞力马加罗了,从南非出发,比起国内近了一大半路了,也祘近水楼台吧。

       南非非洲最南端的国家,同时也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家,还是非洲最危险的国家,她有着彩虹之国的美誉。我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这是我生活和工作了18年的第二故乡。虽然,我在2013年年底已经离开她回国了,但是,我仍然时刻在关注她的消息,她的建设成就,她的一切,特别是华人社区的消息,因为这里有我的亲属,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华人排球队的球友。当得知球队组织招募队员攀登乞力马加罗时,我毫不犹豫报名参加,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和老朋友一起旅行,一起攀登非洲最高峰,是一件难得的事情,一件充满好奇,探险和开心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2015年12月27号上午,我和我的队友,南非华人排球队部分队员及家属朋友共计11人,成功攀登上了赤道雪山,非洲屋脊--乞力马加罗。乞力马加罗山(kilmanjaro)位于坦桑尼亚东北部及东非大裂谷以南约160公里,内罗毕以南约225公里,赤道与南纬3°之间,是坦桑尼亚肯尼亚的分水岭,非洲最高的山脉,也是同时是火山和雪山。该山的主体沿着东西向延伸近80公里,主要由基博(kibo),马温济(mawensi)和希拉(shira)三个死火山构成,面积756平方公里,其中央火山锥乌呼鲁(uhuru)峰,海拔5895米,是非洲的最高点。
       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旅行经历,我们共同经历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极度的疲劳,还有饥寒交迫,生病和恐惧也伴随着我们,特别是在冲顶的那个寒冷的夜晚,感觉特别特别的漫长和无助,真想放弃了,最后是在导游的帮助下,同伴的相互鼓励下,以及自己的坚持努力下,历经艰苦万难终于攀登上非洲最高峰,5895米的乌呼鲁峰.
       我们的行程共八天,第一天,从南非约翰内斯堡出发,肯尼亚内罗毕转机,再飞乞力马加罗国际机场,当天到达Moshi镇的白人酒店。第二天开始登山,第七天返回酒店,第八天返回南非。考虑我们队伍中多数人已年过半百,或接近50了,所以选择了一条相对容易的攀登路线--可口可乐路线。
        有关这次旅行活动,我们团队早在2015年2月份春节就开始策划了,先是在我们南非约堡华人排球队的群里发布消息,得到大家的响应后,队长老薛马上联系旅行社,报价,招募队员,6月份决定参加的人员预付定金,11月份,统一购买装备,同时做身体上的锻炼和储备,我是12月份赶到南非和大部队汇合,打预防针,购买防晒霜,防蚊虫叮咬的药膏等等,为了这次登山,可以说是精心准备,全力以赴。一群在南非工作,学习和做生意的华人,怀着一颗对乞峰的向往之心,崇拜之心,以及利用在南非的有利条件,同时圣诞节多数队员放假这段时间,开启了这趟乞峰之旅。本来一行12人,不巧,出发前2周在登山训练中,一队员骨折只能放弃,非常可惜,他自己也非常懊恼。最后成行11人,分别是:老薛和他的女儿Mengran,DAVID ,陈总,Shelley,Mary ,Jane ,david以及另两位朋友,当然还有我自己。
       本想一回到上海就写这篇游记的,可是,回来之后,又去外地,又忙其他事情,再加上自己懒惰,拖到现在,今天补上这篇迟到的游记,作为对这次登山旅行的一个纪念。

第一天,2015年12月22号,南非约堡出发。

由于约堡出发的航班是22号凌晨1:30起飞,所以,我们21号晚上10:30就在约堡机场集合了,够辛苦的。更辛苦的还在后面呢!肯尼亚航空公司的航班误点2个多小时,早上8点多才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以至于下一班飞往乞力马加罗的航班也耽误了。不得已,肯尼亚航空公司安排我们去内罗毕一家酒店免费午餐和休息,改乘下午的航班。本应中午到达,延期到傍晚,第一天的行程可谓又长又累,出师不利。

南非约堡机场,准备起飞。就是乘坐这架飞机,先飞往肯尼亚内罗毕国际机场。

飞行途中的日出。

第一次见到乞峰的尊容。

肯尼亚内罗毕国际机场

我们这次活动的领队召集人,老薛。

陈总一脸的担忧,不知道是在担心后面登山的艰难还是其他什么?

机场的接驳车上,只有我们团队,大家有说有笑。

飞机误点,没能赶上飞往乞力马加罗的航班,本来不出境的,不得已,航空公司安排我们出境去市区的酒店休息。这也是意外的一日游吧!

内罗毕的市容。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航空公司安排给我们休息的酒店

酒店的安保很严,行李都要经过检查

酒店的条件还不错,午餐,洗澡,休息,等待航空公司派车再送机场。

内罗毕的城市街景之一,市区也很拥堵。

所有进入机场的车辆人员都需要安检,人车分离。安检后才能进入机场。

休息之后,重新回到机场,换乘一架小飞机,第一次乘这种50多人的螺旋桨飞机,心里不免担心,,,好在一个多小时之后,飞机就安全降落在乞力马加罗国际机场了。

飞行途中,第二次见到乞峰的尊容,不免有点莫名的兴奋。第一次见它,也就在几小时前另一架约堡飞往内罗毕的航班上,但没有这次清楚。

机场很小,大部分都是来登山的游客。

美女队友Shelley 和Mary

傍晚时分,终于安全到达乞力马加罗机场,与等待的导游,司机汇合,去入住的白人酒店休息。到达酒店,天色已黑,赶紧办理入住,接着晚餐,洗澡休息,迎接明天开始的的6天攀登。

在入住的酒店(Hotel Springlangs in Moshi)自助晚餐。(摄影:队友david)

第二天,2015年12月23号,早上八点酒店出发

       入住的酒店还不错,有三人房,四人房,空调房。有卫浴有热水,自助晚餐和早餐。关键还有WIFI ,而且信号很强,害得我们都很晚睡觉。我睡不着干脆4点多就起床了,拍酒店的夜景去了。
       我们走的是可口可乐路线,第一天的行程比较轻松。因此,上午出发后又经过一个小镇购买了上山必需要的日用品等,中午才到达马兰谷大门,午餐后,陆续出发。而我们的挑夫(porter),则早已领好自己需要搬运的物品,行走在上山的崎岖小路上了,他们早点到达就可以早点休息。
       为了保护挑夫的身体,他们搬运的物品是有重量限制的,每人不得超过16公斤。
       Marangu(马兰谷)线路,即可口可乐路线,属于所有线路中最容易的,因部分营地售卖可口可乐而得此名。马兰谷路线,距离较长,但坡度最缓,有利于登山者逐步适应海拔。第一天:马兰谷大门(1980米)——曼德拉营地(2720米),8公里,用时5小时,热带雨林带。第二天:曼德拉营地——好伦博营地(3720米),12公里,用时8小时,温带针叶林带草原带。第三天:好伦博营地——好伦博营地,10公里,用时9小时,高山荒漠带,中间将上升到4600米再折返,主要为了适应海拔。第四天:好伦博营地(3720米)——基博营地(4720米),10公里,用时8小时。第五天:基博营地(4720米)——乌呼鲁峰(5895米),6公里,用时7小时,冰川带;乌呼鲁峰——好伦博营地,21公里,8小时。第六天:好伦博营地——马兰谷大门,27公里,8小时。

酒店凌晨4点多时的景象

再次见到神圣的乞峰

出发前,笑逐颜开,根本没有想到后面路途的艰辛。

和其他登山队队员合影

这辆面包车送我们去乞力马加罗

路过小镇时,街上的居民。车上拍摄。

小镇上的居民。

小镇路口没有红绿灯,车辆互不相让。

当地的警察在检查车辆。车上拍摄。

马兰谷大门入口处

挑夫们在分配搬运的东西,然后出发。

挑夫一,这包东西挺沉的。

挑夫二,不重,还可以再来点。

挑夫三,已经汗流满面,但还OK!

登山前的留影

这个屋子是休息的地方,有桌子,凳子。还有乞力马加罗的介绍。

以下4张照片是有关乞力马加罗的的简介。

第一个登记处,每到一个营地,都要登记登山者的身份信息。这个很重要,是发证书的依据之一。

两位非常好的导游,也要背物品,后面的行程对我们帮助许多,我的单反就是他两轮流背了。左边的是Riska Joubert.

热带雨林中行走,虽然树荫遮阳,但也要全副武装,是为了防止蚊虫叮咬。

一缕阳光穿过热带雨林的大树,照在植物叶子上。

据说,这是只有乞力马加罗山上特有的植物,red hot poker.

经过近五个小时,12公里的徒步,终于从马兰谷大门(maranga gate)(1980米)来到了第一营地,曼德拉营地(mandara hut)(2720米),早到的队友已经在享用咖啡了。我第一天显得有些经验不足,背了许多食品和水,又没有穿快干衣裤,加上拍照,到达第一营地比较晚,而且衣服都湿透了,苦不堪言。

第三天,2015年12月24号,曼德拉营地出发,到达第二营地好伦博营地(3720米),15公里,需用时7小时。

早上出发前,在营地指示牌前留影。牌子上写着营地的海拔高度,到下一营地的距离和用时,每个营地都有这样的牌子。

小帅哥David ,已经出发了

离开曼德拉营地前,部分队员和导游合影留念。

营地的三角形小木屋就是我们晚上睡觉的地方,一屋可以住四人,右面的大屋是用餐,开会,休息的多功能厅。

开始一天漫长的徒步攀登,由于路途较远,好在这天的坡度比较平缓,就当是HIKING了,

途中的休息点,一只鸟在寻找游客留下的面包屑等食物

我们的三位导游在一起。

遇到另外一支白人登山队,他们的穿着明显和我们不同,比我们少许多。

途中休息时的部分队员合影。和昨天主要在热带雨林中穿行不同,今天随着海拔的升高到3000米,我们进入了温带针叶林(2000米—3000米)和高山草甸带(3000米—4000米),此时,防嗮就是最主要的事情。

墨镜是一定不可少的,美女队员Shelley.

约堡华人排球队队长,DAVID 。

疾步如飞的挑夫,在下山。登山途中,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徒步登山过程中,遇见挑夫要主动靠右行,让出一半道路给他们通过,因为他们都是负重,而且比我们快许多。

第二营地好伦博(HOROMBO HUT)(3720米)

一位黑人兄弟坐在岩石上,看着变幻莫测,翻江倒海的云彩,他在想什么?是山脚下的妻儿,还是明天的征程,,,

平安夜的天气非常给力,这天是农历的11月十六,满月早早的升上天空,和晚霞交相辉映,照亮着营地,照亮着不远处的马文济峰(MAWENSI)

乞峰被云雾环绕着。

晚霞中的第二营地好伦博(HOROMBO HUT),格外的安静。

晚霞中的乞峰格外美丽

翻腾的云海在我们的山脚下,部分登山者入住在帐篷里。

12月24号是圣诞节的前一夜,又称平安夜,这天的晚霞很美,夜色也很美,在3700米的高原营地里,一群登山者在一起庆祝圣诞节,虽不认识,大家互致问候,虽然寒冷也没有足够的食物,却令人难忘。

       经过两天27公里的攀登,我们已经从海拔1980米的马兰谷大门,来到海拔3720米的第二营地好伦博,部分队员已经出现了高原反应,还有的队员在热带雨林中被蚊虫叮咬,脸上出现了红肿,老薛连续两晚没有睡好,还有点发热。还好,我们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常用药都配备了。另外,我们还有一位懂医疗的神秘人物Mary。我也不例外,因为没有经验,没有穿快干衣裤,到营地时,内衣裤全湿透了,还有背的物品较多,感觉特别吃力,。
      平安夜正值农历的满月,月亮又圆又亮,看上去唾手可得,黄昏前后的云海和晚霞变幻莫测,腾挪翻滚,晚餐之后,别的队员休息了,我见到这么美丽的晚霞就来精神了,拿起单反,出来拍照。

第四天,2015年12月25号,适应训练,好伦博营地—斑马岩—好伦坡营地

今天的适应训练是最轻松的,已经在3720米海拔高度了,高反该有的已经有了,没有的也可以适应一些了。我们起来晚些,早餐之后,少部分队员留着营地休息,大部分队员跟随导游去斑马岩训练,海拔上升到4300米,在徒步5公里之后来到一山头,,,隔山相望,对面的大山就是我们明后天要攀登的乞峰,山峰是如此之近,好像就在眼前,山顶的雪冠清晰可见,正想快步走到山头的最高处,拍下这景色,一阵云儿漂过来,遮住了乞峰的雪冠。等了许久,云还是没有散去,下起大雾,气温也在下降,山里的天气变化太快,赶紧返回营地吧。

早晨起来,阳光灿烂,今天圣诞节,好天气!木屋前的小花。

早餐后,看着一队成功登顶并返回此营地的白人队员,在和黑人导游挑夫等跳舞庆祝,心想,两天以后的我们会不会也在这里庆祝呢?

高山草甸带,多数为低矮的植被,上升到4000米以后,就是高山寒漠带了。

用碎石堆积起来的石块,应该有某种含义吧,或是为了纪念什么,或是祈祷什么,或是到此一游,总之,不要去碰它,敬而远之。

(摄影:队友Jane)

马文济峰(Mawensi),5149米,乞力马加罗山脉的第二高峰。据导游说,至今没有人攀登上去,因为它坡度非常陡峭,非常危险。

斑马岩,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今天不赶路,可以多坐一会儿。

Mary  练习起瑜伽来了。

大家很放松,现在的天气阳光灿烂,天空湛蓝。

再近了一点,马文济峰。山顶像刀削过一样,锋利无比,确实难爬上去。

路标

mountain thistle 

大雾把乞峰的主峰给遮住了

4000米的高度还能见到这种小鸟,蛮奇怪的。

彩色的苔藓。

想等待云雾散去,一览乞峰的姿雄,可是,雾越来越大,没有等到,还是返回驻地吧。

山上的气候变化无常,到营地时又见阳光了,一群黑人在休息,还有两位在下棋,自娱自乐,优哉游哉。

第五天,2015年12月26号,从好伦博营地赶往基博营地(Kibo,4700米),15公里,用时9小时。

我们的三位导游,最右边的是我们这次登山的总负责Neem Teti.

离开好伦博营地后的第一次休息。

行走在石头路上。

又一次休息,此时海拔已经超过4000米,已经明显感觉呼吸的急促,空气中含氧量下降,,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同伴间也很少交谈,行走速度很慢。

穿过乱石路后,就会来到一大片光秃秃的的山脊,有八九公里长,绿色植物已经看不见了,只有地表皮的苔藓。路的尽头就是第三营地,海拔4720米的基博营地(Kibo Hut),营地就在图中两山峰中间,,左边的山峰就是乞峰,被白云挡住了顶部。

图中右上方的两个山包之后就是基博营地,右下方几名队员是我的队友。

总导游,Neem Teti,我们的证书上第一个签名就是他。

走在后面的两位美女队友

大山的天气变化多端,刚才还是多云,马上就下起雨来,还伴随着大风和大雾,此时离基博营地还有一公里半的路程。我们赶紧穿上雨衣,这也是我们这次登山中唯一的一次下雨。

孤独而艰辛的漫长旅程,需要的是一颗坚定的心。

向旅行社租的雨衣,花了12美金,终于用上了。

终于到达第三营地基博营地,先行的黑人兄弟已经为我们准备了简单的饭菜。

第三营地,海拔4720米的基博(Kibo Hut)营地,这个营地非常简陋,没有前两个营地的小木屋,只有一栋仓库一样的小屋,分割成几个大通间,上下铺,给登山队员使用。一般都是下午三四点到达,休息睡觉到晚上十点半,起床准备,全副武装之后,在凌晨12点之前出发冲顶。第二天中午之前返回营地,短暂休息,午餐之后就要离开营地,下山了。营地非常有限的床铺留给下一个登山队使用。

马文济峰已经在云层之下了,一直有些登山队使用自己的帐篷休息,过夜。

登顶前夕,冲顶行前会,伤病员

      利于吃饭的时间,导游和我们一起开了个简短的冲顶准备会,然后赶紧休息睡觉,为凌晨的冲顶做最后的准备,。
       冲顶的行前会主要强调以下几点:1,要有信心:坚信自己能够登顶,相信我们的专业导游一定会带领我们成功完成。
                                                            2,轻装上阵:尽可能的少带东西,除非必要的热水和能量棒   。
                                                            3,全副武装:注意保暖,羽绒服, 帽子,手套,手杖,头灯,必须装备齐全!
                                                            4,注意安全:跟随在导游身后,缓步小心前行,不能多停,因为夜晚的高山气温很低,低至零下二十度。
                                                            

        我们的队伍大约在下午3点多抵达营地,由于在接近营地前遭遇了一场雨,把我们的衣裤,靴子都淋湿了,所以到了房间里赶紧换掉,顾不得饥饿,上床睡觉,实在是太累了,不管能否睡着,平躺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休息一个多小时后,疲劳有所缓解,才起来吃饭开会。我因为前一天感觉热就脱衣受凉了,现在是感冒咳嗽流鼻涕。队里还要两位比我更严重的,陈总不慎扭伤了腰,行动不便。DAVID在到达营地前的一场大风大雨中受凉,吹到大风,再加上高原反应,头痛难忍。其他的队友也是极度疲劳,精疲力尽。大家都开始为凌晨的冲顶担忧起来。
      此时,大家纷纷拿出自己准备的药品,老薛给我咳嗽药水,david 给了我感冒药片,还有Mary也给了我药品。我们球队的Mary阿姨(大家都这么称呼)是这次登山的神秘人物,她既有南非急救证书,又擅长用各种中医方法治病。平时球队比赛或外出旅游活动,她总是带着她的急救箱和中医宝贝(火罐,银针等)为队友保驾护航,这次也不例外,Mary阿姨宁可少带自己的食品和衣物,也要带上急救箱和中医宝贝,这次多亏了Mary 阿姨的及时治疗,几位队友不同程度的好转和恢复,得以完成后面的登顶,可以说Mary阿姨的作用是功不可没,至关重要的。
       事后Mary 如是说:“登顶之前,队里出现几个人同时生病,眼看就只有宝贵的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判断了一下,着凉感冒的老肖有队友贡献的中成药,感冒冲剂,可以有效祛寒解表,还有咳嗽糖浆缓解咽喉不适。他只要休息就行。DAVID因前日行走在狂风暴雨中,受了风寒头痛难忍,已动了止步于此的念头。陈总有老腰疾,劳累过度加之旧病复发,无法翻身,不能直腰。权衡之下,首先,给陈总腰背刮痧,三菱针放血。再敷上自备的舒筋活血的中药膏,躺下休息恢复。接着,处理DAVID的受风问题,用梅花针快行在头部,紧接着用刮痧板刮其头面部经络,最后涂上驱风止痛膏,令其休息。”
         几小时后,我们这队疲惫之师,还是全员按预定计划出发了。因为我们已经在山脚之下,不能半途而废,登顶能否成功在此一举!
                  
                                          

第六天,冲顶乌呼鲁峰(UHURU PEAK),5895米,并下山返回,最辛苦的一天

唯一的一张登顶途中照片,队友在休息,导游等在旁边,一对一的帮助。手机拍摄,由队友david 提供。

美丽的日出,摄影:队友Jane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我们已经登上假顶,Gilman's Point (5685米)了,离最高峰还有200米的高度,但这最后的200米,走了近2小时。摄影:队友Jane.

太阳一出,暖洋洋。一对一的帮助。摄影:队友Jane.

日出,还在继续攀登顶峰的过程中,太阳已经出来了。摄影:队友david

日出。摄影:队友david 

胜利在望,就向顶峰前进中。摄影:队友david

非常遗憾,半夜的冲顶过程我没有留下任何照片,而且日出时也没有照片。因为,日出时我还没有到达山顶,而且单反我已经交给导游。还好我的队友提供了几张珍贵照片,得以展现乞峰日出之美。(在此,感谢提供照片的队友david,Jane等)我们是在半夜11点多出发的,我们分成两个小组,分别有数位导游带领。一组3名青壮年,提前出发,我们一组8人,年纪较大,女队员多,行动较慢。出发不久,就开始爬坡而且坡度很陡,具体多少度不得而知,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我的呼吸在加剧,大口大口的喘气,每走一步都很吃力,就想坐下休息。夜很静也很黑还很冷,导游在前带路,走着Z字形,坡度实在是太陡了,以至于走在后排的我,看到前排的导游,要大角度仰视,感觉他好像在我的头顶上或者他在楼上。我们的队伍走的较慢,走一小段路程就要停一下,喝点水或者吃点巧克力,后面两支比我们晚出发的队伍也赶了上来,夜幕下,一串灯光慢慢在向上移动,接近我们了,又超过我们了,后来,离开我们越来越远。这是当晚登顶的另外两支队伍,有白人有黑人,年轻力壮,还在说笑。我们则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前进,我感觉步子很小,很慢,还有停顿,身体已经开始发冷 ,四肢僵硬,像机器人了,此时已经攀登了四个多小时了,再次休息时,我问导游还有多远,导游告诉我,快了,还有几百米高度了。从基博营地(4720米)到顶峰乌呼鲁峰(5895米),垂直距离1175米,到第一登山点Gilman's Point 5685米(又叫假顶),垂直距离965米,也就是说,我们要攀登近1000米的垂直高度,现在也许走了过半的路程。还有几百米的高度要登上去,何时是尽头呀?我没有带手表,手机早已没有电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凌晨几点,更糟糕的是,我的水袋被冻裂漏水了,而我的保温杯盖子在昨天就失效了,我没有水了。高原反应开始加重了,连我吃的巧克力也呕出来吐,还伴有恶心,另外一位女队员已经吐光一切食物开始呕吐黄疸水了,我们基本都没有进食了,也不想进食,只能喝水。我还有一样不利条件,呼出的热气遇到冷空气马上结雾,戴的眼镜根本看不清。没有办法,只好不看远处,借着头灯的亮光,盯着前面队员的脚步,前进。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思维,也没有恐惧,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木讷的跟随前进,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慢慢,天空露出桔色的亮光,导游告诉我们,Gilman's Point 就在目前了。登上假顶之后,还余200米呐。

        登上Gilman's Point 就算登顶了,就可以发登山证书了。乞力马加罗有三个不同的登山点,分别是:Uhuru Peak(UP) 5895M, Stella Point(SP) 5756M,和Gilman's Point(GP) 5685M.当然,证书上会写明你登顶是哪一个登山点和高度的。

登顶后,开始下撤

以下照片均为到达乌呼鲁峰顶点后,下山撤退途中拍摄。

到达顶点,等待拍照留念。

终于来到你的身边了。

最幸福的时刻

还不忘瑜伽啊

向世界宣告,我来到这里啦

我们到达非洲之巅。照片有陈总提供

感谢我们的导游,不知道他们是第几次登顶?

部分队员合影留念,照片有Jane提供

顶点呆了十几分钟,赶紧下撤。

冰川在慢慢的融化,雪线在缓缓的下降。专家说,十几年之后,也许我们再也看不到乞力马加罗的雪了。

看到美景,又来精神了。

冰川

冰川

白雪和白云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三名下山的登山者。

马文济峰已经在脚下了,而且被白云环绕着,更显巍峨雄伟!

这块雪堆怎么像张人脸,痛苦的脸,是爬山太辛苦吧了。

STELLA POINT(5756米)

在积雪的山坡上下撤,特别要小心,一边是山体,一边是万丈深渊。

一对一的帮助,导游Neem Teti 和Shelley.

Gilman's Point (5685米),几小时前,我们就是从这里爬上去的。

乱石丛中,这么艰险,几小时前是如何爬上去的?而且是在夜幕下,现在想想有点后怕。

下面几种照片可以看出,

这几张照片可以看出山坡的陡峭以及山路的艰险,全是碎石,随时有坠落和滑倒的危险。最后一张照片图中的小屋就是基博营地,图上部的小路就是我们昨天走过的路。

       当天上午的8点左右,我们到达顶峰5895米的纪念牌前,稍做停留,拍照之后就下山了。一边下山一边拍照,风景太美,壮丽风光无与伦比,再加上成功的喜悦心情,在山顶逗留一个小时。来到Gilman's Point 后,就要通过最陡峭的碎石路了,这段路有近1000米,离开这里也就是离开乌呼鲁峰的雪冠了。经过2个小时的下坡,回到了4720米的基博营地,此时,已经是中午1点,连续14小时的徒步和登山,又饿又渴,又累又困,现在最需要的是喝一口热水,吃点东西,睡觉。
       睡到下午两三点钟,不得不起来赶路,还有15公里的路要走,天黑之前要从基博营地赶到好伦坡营地。

第七天,2015年12月28号,好伦博营地—马兰谷大门,27公里,用时8h.

晴朗的天空,优美的景色。

昨晚睡的好香啊,起夜的没有了,打呼噜的没有了,说梦话的也没有了。老薛,陈总,David  和我四人,又回到好伦坡营地的小木屋。

像风扇叶子的小黄花。

帝王花,南非的国花。

队员david 提供照片

队友Jane 提供照片

导游Riska Joubert 。

和总导游Neem Teti 合影留念。

一队下山的挑夫,疾步如飞。

营地里玩耍的猕猴

中午在曼德拉营地午餐,稍作休息后继续前进,赶往马兰谷大门。

终于回到了公园的起点,入口处,拍照留作纪念。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总导游Neem Teti 给我们发登山证书,老薛。

发登山证书,JANE 。

发登山证书,Mengran。

发登山证书,David .

发登山证书,DAVID .

发登山证书,MARY .

发登山证书,本人

发登山证书,Shelley

发登山证书,陈总

发完证书后,大家与旅行社工作人员合影留念

大家合影留念

回到酒店,把登山证书领了,退还租用的设备,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先美美的睡一会儿,直到餐厅要下班前才去吃晚饭。在山上的6天没有洗澡,想象一下是什么情形,,,几天在山上,手机没有信号,没有WIFI,和家人朋友都失联中,多么可怕,多么令人担忧,,,今晚是在坦桑尼亚的最后一晚,明天一早就将要返回南非了,是否要购买一点纪念品?一切都在今晚明早完成。

第八天,2015年12月29号,酒店退房,经内罗毕转机返回南非约堡

再看一眼巍峨雄伟的乞峰

我们入住的酒店(Hotel Springlands in Moshi)外景很不起眼,在一条土路旁边。但内部设施不错,住的也很舒服。

早餐后退房,早7:30去机场,回南非

陈总在和旅行社的黑人兄弟告别,说到告别,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去机场的车子离开酒店十几分钟时,陈总突然说,他的一块多功能手表忘记拿了,在酒店房间床上的枕头下,司机马上掉头,到了酒店门口,另一队员奔跑进去(陈总腰扭伤,行动较慢),还好,完璧归赵。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坦桑尼亚人民的淳朴,友好。我们预留较多的时间去机场,也没有影响后面的行程。

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乞力马加罗飞往内罗毕的航班上。5895米的乌呼鲁峰和5149米的马文济峰清晰可见,主峰的雪冠已经所剩无几,朵朵白云伴随周围,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再见,同时我也祈祷15年后的顶峰的雪不要融化,让更多的登山者可以抚摸赤道之雪,让更多的登山者可以踏上非洲脊背。

附录:登山装备

护照
机票打印件
黄皮书
签证

服饰类
   帽子
   遮阳帽
   保暖帽
   墨镜
   风镜
   围脖 |汗巾
   上衣
   保暖内衣
   抓绒衣2-3件
   羽绒衣
   冲锋衣
   手套-薄手套 |厚手套
   裤
   速干内裤
   保暖棉毛裤
   抓绒裤
   冲锋裤
   速干袜 X2
   保暖袜X2
   登山鞋
   低帮
   高帮
   拖鞋 |凉鞋
   短裤
   薄长裤
   长短袖T桖

电子产品
   手机
   相机
   存储卡
   电池
   充电器
   连接线
   防水电子表

药品
   疟疾药(提前吃)
   感冒药
   创可贴
   防蚊剂 |膏
   高山反应药
   腹泻预防药
   防晒霜
   暖宝宝

食品
   肉干
   能量棒
   糖果
   盐
   榨菜
   坚果
   零食

杂项
   背包
   睡袋
   保温壶
   水壶 |水袋
   刀具 
   雨衣雨裤
   手杖
   头灯 |电筒

钱钱钱!!!

   

   

   
   

本篇游记共含11375个文字,2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3-12 15:31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3-12 17:25

引用 好逑M丶io 发表于 2016-03-12 15:31:17 的回复:

回复好逑M丶io:谢谢阅读!

2016-03-12 20:15

引用 booozooo 发表于 2016-03-12 17:25:07 的回复: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回复booozooo:谢谢阅读。215张照片,还少吗?我原来有400多张照片,怕太多,挑选了大约一半。

2016-03-12 20:18

很不错!

2016-03-13 18:57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03-14 13:55

互相学习,我写的也不好,只是记录一下而已,再拖下去,时间长了可能更不想写了,抓紧。

2016-03-14 14:56

引用 lebo 发表于 2016-03-13 18:57:23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lebo:谢谢鼓励!

2016-03-14 14:57

引用 好逑M丶io 发表于 2016-03-12 15:31:17 的回复:

回复好逑M丶io:谢谢鼓励。

2016-03-14 14:59

引用 booozooo 发表于 2016-03-12 17:25:07 的回复: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回复booozooo:重新修改过,又增加了33张照片,欢迎再次阅读。

2016-03-16 12:54

引用 一夫 的图片:

2016-04-14 20: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