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柬埔寨吴哥、西哈努克港自由行(之一)

  • 出发时间/2016-01-01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00RMB

很长时间了以来,就有去吴哥的想法,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直到2015年10月,与一起打球的同伴提议时,没有想到他也有这样的想法,于是又撮合另一个打球的同伴,三个人很快就说定了一起去吴哥。在决定如何去时,网上看攻略,旅行社查行程,最终统一意见选择自由行,而且还增加了金边西哈努克港两个旅游目的地。根据各人的时间和昆明暹粒的航班情况,决定2016年1月1日元旦出发,行程13天至1月13日返回。计划行程安排如下:
D1:  晚20:15至22:30昆明暹粒
D2----D7吴哥,D7晚暹粒夜班车到西哈努克港;
D8----D9西哈努克港高龙岛索圣海滩(岛西);
D10----D11高龙岛长滩(岛东),D11离岛金边
D12:金边半日或一日游,下午或者晚上返回暹粒
D13:吴哥补漏,晚22:40(柬埔寨时间)返回昆明
这些事情定下来时,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接下来的事就是办签证、订机票和宾馆,签证是在昆明柬埔寨领事馆办的,签证费250.根据柬埔寨的消费水平,预算开支1200美金/人,因此我兑换了2000美金,实际开支大大的少于预算,只有800美金。下面先晒晒开支情况:
1、昆明往返暹粒机票 ¥2202;
2、签证费¥250,旅游保险121;
3、柬埔寨餐饮开支 $240;
4、柬埔寨住宿开支$195;
5、柬埔寨交通费$137;
6、柬埔寨其他开支$86;
7、购物和其他开支$120。
由于离出发还早,开始了解吴哥的历史,网上蒋勋的“吴哥之美”,听了两遍还不过瘾,又到书店买了该书。蒋勋的“吴哥之美”多次提到的《罗摩衍那》和《摩柯婆罗多》也成了我扫盲的对象,当然《五月盛放》也是必读的。也算是功课做得比较充分的一次了,所以游玩也比较尽兴的一次旅行。在这先晒几张照片作为开场。

旅行装备:相机为佳能5DII,带三个镜头  24---70/2.8、70---200/4.0、蔡司15/2.8(去之前新入手),三脚架、快门线和遥控器,三张存储卡和一个1T的硬盘(这个相当重要)。
D1(2016年元旦):  
一切准备就绪,早早吃了新年饭,我们一行三人晚20:00在昆明长水机场登上东方航空飞往柬埔寨暹粒的航班,飞机正点起飞。飞行途中空姐竟只给机上的外国乘客发放出入境登记卡,我要了一张没有看懂是干什么的,害得我们进关时没有该卡,给了2刀小费才得以通过,事后想可能以为我们是跟团的,有领队统一发放。
飞机22:30(柬埔寨时间21:30)降落在暹粒机场,没有看到宾馆有人来接机的,我想应该是时间报成北京时间了。立刻到机场卖手机卡的地方。每人花5刀买了当地的Smart卡,并在售手机卡店员的帮助下,与宾馆联系上了,他们立刻安排人过来接机。过了近半个小时了,接机的tuktuk车司机萨姆才来到机场,把我们送到我们预定的Rithy Rine Angkor Hotel,这个开始似乎不太顺利。不过,我们在随后的几天里倒是充分感受了这家宾馆服务非常好,早餐相当棒。
D2(2016.01.02):
昨晚的兴奋使我们睡得不太好,早晨八点多起来后,在宾馆享用了可口的自助早餐,收拾好照相器械,这次出来三个好伙伴可都是装备齐全,另外两个伙伴一个5D3配三个镜头,一个尼康810配三个镜头。出了宾馆大门,tuktuk司机萨姆已等待在那里,由于是第一天出发,也没有想好当天的游览路线,就由司机自行安排。到了景区大门购票处购买了60刀吴哥7天游的门票(30天内任意7天),用心玩下来后就觉得60刀的门票相当值。下面这个是吴哥游览图。

tuktuk车实际就是摩托车挂上一个可以面对面坐四个人车斗,萨姆开着他的tuktuk载着我们,首先来到豆蔻寺,此时已是十点多了,进去迎面就碰上一群中国游客,毕竟是友好邻邦,中国人来此的不少。带着兴奋的心情,在豆蔻寺这个不大的遗址开始了吴哥的7日之旅。我们是从西边逆光进入的,实际上吴哥寺庙都是面朝东的,只有小吴哥是朝西的。

五座一字排开的砖结构寺塔。20世纪初重新修复过,仔细看可以发现有些砖上有“CA”字样,这些砖是后补上去的。

豆蔻寺建造年代10世纪,所属宗教为印度教,中央主塔供奉世界的保护者毗湿奴大神,这也是吴哥诸多寺庙中供奉最多的主神。塔中有精美的毗湿奴和他的妻子拉克什米雕像以及毗湿奴变作侏儒与魔王战斗拯救世界的宗教故事浮雕。

离开豆蔻寺,tuktuk载着我们没走多远就到了斑黛喀蒂寺,它是柬埔寨吴哥的一个佛教寺庙,建造于12世纪中期到13世纪初的阇耶跋摩七世时期。首先进入视野的是一个精致的塔门,门上方有四面佛雕像。

门的两边墙上有许多女神石雕,均都残破了。

进入寺门,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直到寺庙。甬道一边看到一些战争的受害者--残障人在演奏乐器,还有一些商贩在售卖各类旅游纪念品。游人不太多,可以慢慢参观拍摄。

甬道左右两侧对称的两个配殿已经只剩几堵低矮的石墙和几个门框,岁月的侵蚀在石头建筑上留下斑驳的痕迹,这些斑驳在阳光照射下呈现迷人的景象。在这里几乎没有人会走过来,可以任意角度拍摄。

沿着甬道往前走,神庙前有一个由神兽把守,那迦(多头的蛇)作为围栏的平台,仿佛是一个演练场,而由石墙围起来的神庙便是一个石头城堡。

城堡的外墙遍布造型各异的女神浮雕。

在佛祖塑像前,一个柬埔寨老人在为游客手腕系红黄两色线,应该是保平安送祝福的意思吧。

通过东楼门进入内院,又是一条石板铺设的甬道直达主殿群。在吴哥许多的神寺中,斑黛喀蒂不算主要的,但就是这里,我们也游览了半天时间,其内容还是相当丰富的。甬道右侧是一个有非常多石柱分割成很多大小不等的空间的建筑物,据说是用来冥想的。

游览到此,已是正午了,出来在皇家浴池边一个餐馆吃了午餐,短暂休息后,又折返回斑黛喀蒂继续游览。

再次进入内院,走在那迦蛇神护卫的甬道,一步步走向那迷宫一样的石头建筑。

石柱上有浅浮雕的女神图案,造型生动,姿态优美。

阳光透过寺庙两旁高大的树木,撒在斑黛喀蒂的石头建筑上,也正因为阳光、雨水的作用,使得死气沉沉的石头长出斑驳的苔藓,呈现出不同的图案,也给墙上那些石头雕像注入了灵气。

生殖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崇拜之一,在吴哥荔枝山高布斯宾表现淋漓尽致,我们没有去,但在吴哥各个神庙中仍然随处可见。只是更多的只有尤尼,林迦都已丢失,此处也不例外。

我们是从东门进入的,走到西楼门,围绕着在外围又照了几张。

此时已四点半了,回到寺中,找到一起的同伴后,准备离开该处,往巴肯山看日落。再次看到神兽,觉得她竟然非常的性感。

出了斑黛喀蒂,见到司机萨姆时,他告知现在去巴肯山已上不去了,那里只能容纳300人,只好改天去。现在已五点半,今天到此结束,返回宾馆途中,路过小吴哥护城河,刚好碰上太阳落山,停车几分钟观赏日落。

回到宾馆,洗去一天的汗尘后来到老市场,品尝美味的柬埔寨BBQ,以海鲜为主的烧烤。尤以大虾引人注目。

今天是到吴哥的第一天,我们都非常兴奋,在这两个寺庙游览时间过长,后面如果按这个节奏,肯定有问题,但人往往就是率性而为。
第二天计划早起吴哥窟看日出,所以早早就回宾馆睡觉。
D3(2016.01.03)
当天早晨四点半钟就起床,在宾馆取了早餐就乘tuktuk赶往吴哥窟,路上看到有许多车辆都在往小吴哥去,到达吴哥寺时看到水池前已聚满游人,根本无法靠近,甚至连水池都看不到,更别说看五个塔的倒影。找了个稍微高一点的位置支上相机,镜头下部都是人头和手机屏幕,仅能看到五个塔的塔尖,看来拍日出是很难指望了。

此时太阳还未出来,但集聚的人群都无声的等待着,没有喧哗,没有拥挤,这样的情景在国内旅游热点地区是无法想象的。人们都在耐心的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当然也有不少人举着自拍杆,或者骑到男朋友肩上。都说小吴哥日出是世界上最美的日出,每一个来吴哥的人都会来这里迎接东方红太阳升。

东方越来越亮,一片薄云已呈现金黄色。

时间到七点差五分,终于迎来了金乌,因为是冬季的原因,他一点点从塔的右侧升了出来,如果夏季看日出,我们就能够在塔间看到日出了。

此时,太阳已完全升了起来,水池边集聚的游人开始慢慢散去。我也才能够把相机移到水池边,拍几张水中倒影。

看了日出,下一站要去斑蒂斯蕾(女王宫),转身边走边拍慢慢离开吴哥窟

离开吴哥窟,我们找到萨姆的tuktuk开始了今天的长线游览,首先前往40公里外的斑蒂丝蕾(女王宫)。事后总结今天的安排是有些问题的,第一是那么长的线路应该包car(小轿车),第二当天先去斑蒂丝蕾(女王宫),然后是崩密列,应该先崩密列后斑蒂丝蕾(女王宫)才对,有许多人还会在这条线上赶到荔枝山,就更是必须选择包车才行。因为斑蒂丝蕾(女王宫)没有树木遮挡,适合早晨和日落前,而崩密列则恰恰相反,太早太晚光线都不好。我们到达斑蒂丝蕾(女王宫)时已是十点半,已经比较热了。
来到寺门前就被门头的精美雕像震惊了,这样精细的雕像是刻在石头上,简直难以置信,刻画的是骑三头象的天帝因陀罗,在这里就仿佛是因陀罗俯视人间,保佑来此拜祭的人民。

进入斑蒂丝蕾(女王宫),甬道两旁分列着高低两排石柱,既象迎宾的又似护卫的,想来当初高石柱上还应该有神兽之类的东西立在上面。

主殿前甬道两侧的配殿同样有精美石刻,实际上各个门楣上都有不同的石刻,而且都是最精美的。

现在我进入了第二道门,第二门离主殿还有一段距离,道路两侧是水池,此时是旱季,水不多。如果是雨季来,一定会拍到不错的倒影。

跨进这道门,进入斑蒂丝蕾(女王宫)的精华区域。看得出在吴哥所有寺庙中,斑蒂丝蕾(女王宫)是保存最好的一个,里面有许多精美的石雕,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时间,比较完整的保存下来,是真腊王朝的能工巧匠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有些遗憾的是很多只能远观,不能近看。

所有的精彩都被这条绳子拦住,游人只能隔着绳子在外围观看和拍摄。

这是各个门楣上精美的石刻。

下面这幅石刻一定是罗摩衍那中的十首罗刹王罗波那吧。

斑蒂丝蕾一座座密集的石头塔寺的外墙几乎都被精美的石刻覆盖,更多的图画是无法看清楚的,只能拍摄几幅在显眼处的。在绳圈中石猴等神兽则使人在宗教中感受到神话的轻松,似乎看到了西游记或封神演义的影子。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竟然看到有在这里做瑜伽的。

斑蒂丝蕾并不大,但里面的内容精美丰富,我们在这里停留了二个小时,非常值,只是来的时间不太好。如果下次来应该上午十点前或下午三点后。出来汇合时,三个伙伴走散了一个,而他的手机出故障,无法联系,害得我们等了一个小时。这个问题也是这次出行没有解决好的,同伴之间一定要保持好畅通的联系。
离开斑蒂丝蕾,下一站是崩密列,准备在路途吃饭。本打算吃点竹筒饭之类的快餐,但tuktuk司机萨姆对我们的stop充耳不闻,硬是把我们带到一个旅游饭店,价格高不好吃。这使我们对萨姆产生很大意见,加之他一闲下来就拿出自己的ipad向我们介绍小姐,很想炒掉这个司机。两天后我们总算找到一个好司机汤姆。
乘tuktuk虽然耗时,但也有好处,凉快,还能更好看风景。

到达崩密列已四点多了,这里已经没有几个游人了,确实来晚了。迎接我们的是七头蛇神和几个当地乞要钱物的柬埔寨小孩。

这个是五个头的那伽蛇神。可惜没有看到九头那伽。

崩密列应该是吴哥寺庙群中保持原始状态的一个景区,除了必要的安全防护,未加任何修缮。正因为如此,在这里行走要格外小心,我在这里就差点摔跤,虽然人没有摔着,相机可是摔了一下,好在是落在土上,清洁一下就好了。

崩密列因为残破而显得有些凌乱,我们到达崩密列已经比较晚,景区里已见不到几个人,而且这里有许多高大的树木的遮挡,越发显得阴森。因此很多东西都没有近前细看,留下一些遗憾。六点左右我们离开了崩密列,返回暹粒
路途中在一个路边市场吃了一餐真正的柬埔寨快餐,所有菜都是煮的,不好看也不好吃,三个人20刀,猜测其中不少进了萨姆的腰包。辛苦了一天回到宾馆,找了一家马杀鸡放松放松,15刀的精油按摩非常舒服,可以放心享受,没有什么猫腻。
D4(2016.01.04):
昨天辛苦了一天,因此起床也比较晚。今天只安排去小吴哥,而且作为吴哥古迹中的精华,吴哥窟至少要一天的时间。在宾馆吃了早餐后,到达吴哥窟已经是十点钟了。由于昨天早晨到吴哥窟看日出,对这里已经不陌生了。几乎所有游客都是从西门进入吴哥窟的,这里有宽度达190米的护城河,通道尽头黑乎乎的就是吴哥窟,这里比通王城更象一个城堡、

怀着一颗敬仰的心,我一步步靠近吴哥窟,也正因为如此,我没有直接进入,而是在外面和围廊慢慢参观,要把精彩留到最后。

随处可见的天神毗湿奴,可惜断了手臂。

又见到一个八臂的天神毗湿奴,是在吴哥见到的最完美的天神石雕了。

在下面这个空无一人的长长的围廊里,支起相机拍了好多张,可都不太理想。

围廊的内外墙上刻有许多女神像,有不少是后期修复的,古代遗留下来的多已有破损。

站在围廊望到的吴哥寺。

我在一步步靠近吴哥寺,那五个塔就是相机的焦点。

来到了昨天早晨拍日出的位置,吴哥寺已非常清晰的呈现在眼前,而时间已是十二点半了,休息一下。附近就有商铺和饭店,正好补充水分和能量。在这里椰子1刀一个,饭店价格也和暹粒价格差不多,不像中国的旅游地。吃完饭,继续上午未完了游程。

现在我站在吴哥寺的正门前,总算可以进入神寺了。

首先自然是看一层回廊的石刻,这些以宗教故事为题材的精美壁画是吴哥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来吴哥前简单读过《罗摩衍那》和《摩柯婆罗多》,因此对壁画所表现的内容还是能看懂的,但由于时间原因,还是看得比较匆忙,许多画面都是一撇而过。
我由西门进入,沿回廊逆时针观看,首先看到的是《摩柯婆罗多》的战争场景。人物众多,场面壮观,反映了战争的残酷性。

转到西南面,壁画的内容是一片和平景象,有行进中的军队。

有反映宫廷生活的。

南廊还有一部分壁画则反映的是天堂和地狱。

南廊还有一部分壁画则反映的是天堂和地狱。

转到东边壁画,就是有趣的搅动乳海的故事。

东回廊的后半部分壁画反映的是神魔大战。

再往前走,转到西回廊的另一边,看到的是《罗摩衍那》的罗摩的猴子大军与罗刹大战的场景。

沿一层回廊转了一圈,时间已是五点钟了,走出吴哥寺准备拍摄吴哥日落。先围绕吴哥寺走了一圈,从不同视角看看吴哥寺。

转了一圈后,来到南水池,看看日落时间快到了,支起相机在这里拍几张日落前寺塔的倒影。

六点钟太阳完全消失了,景区也要闭园了,我们结束今天的游览,返回暹粒。依然来到老市场吃晚餐。
D5(2016.01.05)
今天的出游计划是大吴哥通王城,早餐非常合口,都吃了不少。八点半离开宾馆乘坐萨姆的tuktuk前往通王城。
首先来到的是巴扬寺,这里寺塔密集,每个塔上有四张脸---“高棉的微信”,他是阇耶跋摩七世,是这里的主角,也是他开创了吴哥真腊王朝的一个辉煌时代。

这个那伽好像不止九个头,可是九个头是最多的了。

每一个石塔上都有四张脸,这里49个石塔,差不多200张脸了,而且每张脸都不一样。

寺中道路错综复杂,如同迷宫一样。这里,在阳光中呈现迷人的色彩。

内外墙上多处分布着精美浮雕壁画,昨天在吴哥寺看的太多,今天没有细看。

离开巴扬寺,萨姆也不见了,反而让我们很快有了一个很好的tuktuk司机汤姆。通王城各个景点之间不远,没走多远就到了巴方寺。

远远望去,高大的城堡还误以为是空中宫殿,看到门边的铭牌才知是巴方寺。

密密的石柱支撑起长长的甬道。

甬道的石柱整齐排列着,也许是修复中,未完成吧。

同伴说这个是“升天门”,看看象吧。实际应该是是除了石头建筑部分,其他的经历一千多年,早已变为尘土不复存在了。

参观完巴方寺,中午一点半,路过战象平台,边走边拍没有过多停留。

沿路往前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王宫,穿过塔门往前走几百米就是空中宫殿。

空中宫殿,眼前这个被围挡起来的宫殿,它没有巴方寺高大,也没有巴扬寺繁复,当年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仅剩下石头部分。民间传说,宫殿的顶端金塔内住着高棉人奉为神灵的九头蛇精,夜化女身,每晚与国王同寝交媾,虽王后也不敢入内。二鼓方才出来与王后同寝。如蛇精一日不见,则国王死期将近,如国王一日不去,必定有灾祸降临。

由于上不去,我们只是围着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紧挨着空中宫殿的是癞王平台,本来不打算上去了,只因为已经走到面前了,平台也不高,于是就上来看看

上来后才知道这里有浮雕,而且保存状况非常好。

走下癞王平台,路边碰上几只懒惰的猴子,其中一只似乎正在午睡,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猴子在父母身边爬来爬去,让人怜爱。

从早上来到大吴哥到现在,大半天时间基本没怎么休息,有些累了。看到路边有些商铺,坐下来喝个椰汁,休息一下。经不住商铺老板娘的推销,一人买了两件衣服,结果还买小了。
要离开大吴哥了,还得从新找一个tuktuk,非常幸运的在这里碰上了我们都认为是吴哥优秀司机的汤姆,在此向各位真心推荐。他的车辆干净不乱要价,不像萨姆不停的拉皮条,而且视力特好,每次景区出来,他远远的就看到并招呼我们。萨姆就让人头疼,每次出来要找半天,那么多tuktuk找起来很费劲,有时他还睡着了,而且动不动就漫天要价。
这个就是可爱的汤姆。

我们是从南门进入吴哥通王城的,从南到北游览了巴扬寺、巴方寺、战象平台、空中宫殿和癞王平台。因为这次来吴哥安排了6、7天的时间,比较宽裕的时间使我们对在吴哥每天的游览行程没有计划,当然对主要的寺庙已事前做过功课,知道那些是重点。所以每天的游览都是随性的,基本是完了一个点,根据时间看看地图再做决定,这就是自由行的好处,当然也有时间分配不合理的缺点。
通王城游览结束不到四点,下一个点选择离北门最近的卜力坎寺,坐着汤姆的tuktuk车离开了通王城,在经过北门时,看到分列北门两侧的搅动乳海的修罗和阿修罗还有几尊比较完整,便下车拍照。搅动乳海是印度著名神话之一,讲述的是毗湿奴召集修罗和阿修罗一起搅拌乳海,从中得到长生不老的甘露,毗湿奴带着他的种种法宝、法螺、轮宝等,令诸神把草药投入大乳海,拔取曼荼罗大山作为搅海的杵。以龙族的龙王婆苏吉作为搅杵的搅绳。令阿修罗持龙头,诸天神持龙尾,自己化为一只大海龟(Tortoise),沉入海底承受搅杵的重量。这个故事画面非常有趣,在吴哥多个地方都有。在大吴哥我们进出了三道城门,南门、北门和胜利门,都有这组石像。南门修罗和阿修罗石像个体大,但头部几乎都是复制品,古代的多数是被文物盗猎了,我们没有在此停留。除了北门,胜利门我们也拍了不少照片。

在北门短暂停留后,来到了卜力坎寺,卜力坎寺又名圣剑寺,是阇耶跋摩七世所建。塔布隆尊奉阇耶跋摩七世的母亲,卜力坎尊奉阇耶跋摩七世的父亲。寺门口两个高大的无头武士非常引人注目。

这里的外墙由于长满了深浅不一的苔藓,在阳光的映照下,非常好看。

尤尼和林戛是代表了人类的生殖崇拜,在这里有比较完整的多种造型。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圣剑寺的圣剑。

这里虽然不是国庙,但就其占地面积和建造的繁复精美度看,它的规格还是相当高的。

在这里还能看到生命的顽强,树木在建筑的缝隙中扎根,生长成参天大树

这里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两人都身穿红色礼服,非常抬色。

在卜力坎寺游览了一个小时,看看时间已是五点钟了,太阳西沉正是拍摄日落的时间,而龙蟠水池离此非常近,赶过去正好拍日落。便和同伴说了,他们听说是去看日落,比我还跑得快,今天在龙蟠水池我们看到了此行最美的日落。第二天在巴肯山看日落虽然也非常美,但巴肯山观日落的人太多,而且不允许支三脚架,拍摄效果不如龙蟠水池。
我们到达龙蟠水池时,这里已经没有几个游人了,看来极少有人在此看日落。

看看离日落还有一阵子,我快速的赶到水池深处的涅槃宫,却看到被木栅栏围挡着的宫殿淹没在一片阴影中。由于四周高大树木的遮挡,水池中的涅槃宫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看看这里没有戏,赶快又往回走,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好位置,支起相机等待拍摄美丽的日落。这里没有几个人,我们可以随心所欲的拍照。

此时发现相机拍出的太阳是两个色,下部已有部分变成蛋黄色,更大的惊喜还在继续出现。

太阳变成了三色的,这也是第一次发现,日落竟然会出现三色太阳,上部白色,中部蛋黄色,下部是橙红色,非常炫目。

现在太阳变成了上部蛋黄色,下部橙红色的,最后全部变成橙红色。整个过程我在此处完整记录下来,真是意外之喜。

离开龙蟠水池时同伴告送我,我的裤子屁股上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我才知道应该是到龙蟠水池下车匆忙被挂破了。今天的行程安排非常好,各个景点都各有特点,收获多多,非常棒的一天。中午没有在景区吃饭,只是吃了点椰子(椰子汁解渴,椰蓉补充能量),是个好水果。后两天中午也是这么解决的。晚上自然是到老市场好好犒劳自己一下了。晚饭后,因为时间还早,就决定提前购买好七日暹粒西哈努克港的夜班车票。许多功略上说宾馆可以代买,票价25刀,我也看到有人在巴士站买票只需17刀,于是叫了一个tuktuk车带我们来到巴士站,果然十七刀搞定,而且是到宾馆接人,晚上八点半发车,早上八点到达。这里巴士公司服务真好。
D6(2016.01.06):
今天的重点是下午的巴肯山日落,由于知道是限制三百人上山,去晚了上不去,因此今天的时间要控制好。多多的吃了早餐后,在宾馆门口坐上汤姆的tuktuk出发,今天首先到东梅奔。东梅奔寺有五座石塔,耸立在三层叠塔之上,布局呈骰子上的五点。五座寺庙的外围有三座城墙环绕。五座石塔分别代表了神话中须弥山的五座山峰。第一和第二层叠塔的四角有一座美丽的大象雕塑。我们是十点钟到达东梅奔的,这里游人不多,只是毫无遮挡。进入东梅奔,迎接我们的是把守着大门的两只狮子

四个角上与真象一般大的石象非常精美。

游览东梅奔将近一个小时,也许是看了太多的寺庙,审美疲劳,除了石象其他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下一个景点去了紧邻的比粒寺。比粒寺又名变身塔,据说是古代君王去世后火葬的地方,所谓变身即是肉身变为神身吧。是坚德拉拔摩时期建造的,为金字塔式建筑,与东梅奔有些类似。在整理照片时,我都分辨不清那些是比粒寺,还以为漏了一个点。再仔细看才看出差异,东梅奔是在两层平台上建有五座石塔,而比粒寺是在四层的平台上建塔,塔要高大的多。因此这里也是一个拍日落的好地方,可惜我们安排的时间不对,现在是正午。我们这次来吴哥在龙蟠水池和巴肯山拍了日落,如果时间表排的好,还可以在比粒寺和巴孔寺拍日落。

比粒寺高大而不繁复,拍摄视角效果很好,日落时画面会更美。当然有些感受是游过以后才有的,这次吴哥自由行时间还是比较宽裕的,但游览的时间表没有排,带来一些缺憾,下次再来就知道怎么安排时间表了。

昨天在龙蟠水池游览时,我匆忙之中划破了裤子,今天换了一条在吴哥买的薄薄的灯笼裤,却没有想到这样的裤子在攀登东梅奔和比粒寺的高石阶时,就很不方便了,小心了又小心,还是在比粒寺拍摄时一次无意的深蹲拍摄时把裤裆撕开了,我非常尴尬的掩饰的到休息区购买了休闲薄短裤。
离开了比粒寺,我们前往塔布伦寺。塔布伦寺是阇耶跋摩七世献给自己母亲的,但更多的人会在电影《古墓丽影》中熟悉她。在这里树木依附着寺庙,经过数百年的生长,形成独特的景观,当然有更多的建筑由于这种自然的力量被破坏。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寺门后这棵高大的树木,

来到寺内才发现,这棵树的神奇之处,树根依附着寺庙生长,一些根茎已侵入石头建筑中,但却把寺门给完整的露了出来,似乎它也是有思想的,生命有时就是那么不可思议。这就是《古墓丽影》女主角出场的地方,现在被围了起来,很多人都在此拍照留影。

看着那么多人在此排队,我们也无意等候,远远拍了几张,继续往前走。游客中不止有象我们这样的摄影爱好者,也有一些绘画的在这里支着画板认真作画。

这样的廊道在多个寺庙中看到。虽然是简单的重复,但在苔藓的作用下,光影效果很美。

近千年来,废弃的寺庙任由树木的生长,小树变大树大树变古树,它们侵食、破坏和占领着古寺,这就是自然的力量。如果没有人的干预,数百年后这些古寺可能就消失殆尽了。‘

斑驳的红绿苔藓使塔布伦寺显得很秀美。

在这里还碰上了一群僧人,穿着僧袍的他们穿行在古寺中,画面很美,我跟着他们拍了好几张,也请两个僧人留步拍摄,他们都非常友好的配合。

下午三点多钟,我们早早来到了巴肯山。巴肯山其实是一个不高的土丘,仅有六十多米高,但已是这里最高的位置了。建在巴肯山顶的巴肯寺是真腊王朝由洛罗斯迁都吴哥后修建的第一座国庙,供奉着男性的象征林戛。巴肯寺结杓形式为红砖建筑向石头建筑的过渡,底层为红砖建筑,已破损严重,依山而砌的石阶直到山顶平台,平台上建造的巴肯寺为石头垒砌的,至今仍然比较完好。
我穿着的裤子因为有些不合身已经有问题了,在爬山时悲剧再次重演,彻底开裆了。好在这是最后一站,山上此时也沒有几个人。只有几个古迹修复工人正在工作,还有一台塔吊高高的立在此处。

巴肯寺是我看过的吴哥寺庙中最简单的一个,平台中央是主庙,由多个寺塔簇拥着,外墙刻有美丽的女神像,非常庄重。

只是不知道为何林戛不在主庙中,而在这里。

我们是最早上到山顶的,过了一阵子才有管理人员将登山牌发给我们,而再过半个小时才有大批游客上山来,随后再来的就很难上到山顶了。山顶的游客基本都是来看日落的,都要待到太阳落山后才会下去。

站在山顶环顾山下,四周一片茫茫,但能看到远处的吴哥寺石塔等上部建筑,此时离日落还有一段时间,找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拍摄远处的吴哥寺。可惜费力背上来的三脚架不允许使用,找了一个木头支架,权当三脚架。

直到太阳西沉,大家都把相机对准了西边的太阳。

看着太阳在佛塔间落下和消失,没有昨天在龙蟠水池看到的炫目,而是一份安宁和平和,让人回味。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开始下山,看着山下排队等待上山的游人,我们都替他们惋惜,此时上去只能看暮色了,也庆幸自己来的早。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我们心满意足的回到暹粒老市场,并热情的邀请好司机汤姆与我们共进晚餐。晚餐后,在老市场附近找人一家按摩店,8刀全身按摩,让我浑身轻松。

D7(2016.01.07):
今天是到吴哥后的第六天,前面五天对吴哥的主要寺庙都扫描了,今天晚上要离开暹粒西哈努克港。下午四点要返回,所以安排了达松将军寺、塔高寺和周萨、托玛侬两个小庙。早餐后退了房,行李放在前台保管,三个伙伴又乘汤姆的车出发了。首先到达达松将军寺,对于游览了五天古寺的我们,这里味同嚼蜡。

塔高寺是一个未完工的寺院,主体已建筑完成,所有装饰还没有开始,从其规模、高度看,也是一个高规格的寺,据说是在建筑过程中受到雷击,认为不吉利而终止。

攀爬这里陡峭的石阶,窄窄的石坎容不下脚的长度,高高的阶梯让我们手脚并用,不能仰视,不敢分神。

站在底层往上看,陡峭的石阶坡度应该大于60度。

未加雕饰的建筑石块布满孔洞,是当初建设者提、拉、抬、扛的着力点。

在这里仿佛不是参观游览,更象是进行攀爬运动。每个到达顶点的都汗流浃背。
在塔高寺,游人都融入到石头建筑中了,而在其他寺院,游人都是旁观者。


游览完达松寺和塔高寺后,我们来到周萨神庙。这是一个中国政府援助主导修复的小庙,作为中国人一定要来此看看,据说是从基础开始完全翻建的,远远望去,非常完美。由于所有损坏部分,哪怕是石雕都完全修复,由于修复部分石材色调不一样,走近看还是比较刺眼的。其实在吴哥除了崩密列外其他所有寺庙都或多或少经过修整,但很多寺院的修整极少使用新石材,视觉效果要协同的多。

托玛侬寺位于周萨神庙北面一百多米,与周萨神庙差不多,非常精致,但没有什么特点,到此一游后没有什么印象。应该是看了太多的古寺,审美疲劳了。

未完。。。接之二。

本篇游记共含11102个文字,41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03-14 10:25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3-14 17: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