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和表妹一起住城堡——之实录:夜游巴黎&卢瓦尔河谷城堡参观

  • 出发时间/2016-02-27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1500RMB

上篇游记发出来后,表妹觉得俺写的还是太粗糙……所以这篇游记就以实录形式呈现给大家啦!

老规矩,先上实用信息

旅游信息:
舍农索城堡中文官网:http://www.chenonceau.com/index.php/zh
香波堡中文官网:http://www.chambord.org/ch/
巴黎热门活动信息(法文):www.sortiraparis.com
公共交通:
法国国家铁路公司:www.sncf.com
巴黎大众运输公司:www.ratp.fr
自己包车的话:
法国租车公司:
http://www.autoescape.com/
http://www.bsp-auto.com/
华人包车拼车旅游网站:
飘零旅游www.ipiaoling.com    
环欧旅游http://www.europely.com
其他信息:
法国各地罢工活动日程:(懂法语的驴友们可以看看,一般对住宿和参观都没影响,对公共交通的影响比较大)
http://www.cestlagreve.fr/calendrier/
巴黎市政府官网:(主要也是交通方面,如果城市污染超标,当天巴黎室内公共交通会全部免费。相关信息都会在政府网站公布)
www.paris.fr

前言:

上回说到,我来法国一年多了,都没怎么出过巴黎。亏了我表妹和她闺蜜来法国玩,我才得机会出来转转。至于这中间许多渊源,这篇游记就给大家解密了。
表妹今年本科毕业,一月份刚定下工作,心浮气躁的在家里呆不住,就想出来旅游,到欧洲逛逛。春节时,我给北京姨父家打电话拜年,没和姨父聊两句呢,他手里电话就被表妹抢走了。
“哥,你等一下,别挂呢哈,我回自己屋里先,有事儿和你说……”
“啥事儿啊?还不能当着你爸你妈说?”
“那个……那个……等下……ok,好了,我回屋了……内什么,你知道我今年就毕业了吧?”
“知道啊”
“所以呢,下个月女生节,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女生节。”
“啊,还有这节呐?”
“我想去你们那儿过……顺便把欧洲也转一转,你说可以么?”
“可以啊,都想去哪儿转啊?”
“现在能想到的,就是法国德国意大利;再就,西班牙葡萄牙什么的;其实荷兰卢森堡比利时也想去;要是可以的话,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
“停停停,你这报菜名呢?”
“哥我这不都没去过么?脑子里能想起来的,还有芬兰挪威瑞典丹麦……”
“先等会儿吧,等会等会,咱姨父给你准备了多少银子啊?你这么大手笔……”
“其实没多少……先前攒下的零花钱,加上这两天刚收的压岁钱……对了,哥你都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也该给我压岁钱了?”
“等着等着,先别换话题呢。敢情姨父没给你钱啊?”
“啊,那个,是哈……其实主要没想让他知道,不然他肯定不让我去。”
“啊?!你到时候,那么长时间不在家,隔着半个地球呢,怎么也糊弄不过去啊?”
“我就说住学校一阵子呗,专心写论文;再偶尔给家里打打电话什么的,你们那儿不是有什么套餐打国内包月不限时间的吗?哥你给我也办个呗?”
“得,你要是非要来,那就来吧。不过咱们预算有限阿,像这个,北欧什么的,最贵了”
“哦……”
“东南欧那边最近闹难民呢,我自己都不敢去,更别说还带你这么个大美女了……”
“啊?”
“是啊,你不知道吗?全欧洲难民都从那边跑过来的,现在别说东南欧了,德国,前阵也出事了,大白天……”
“呜呜,德国这事儿国内这边也报道了……”
“是啊,可怕吧?要我说你还是踏踏实实在家写论文吧!”
“不行,赶不上今年的女生节,我这辈子都会留遗憾,欧洲这么大,总得有安全的地方吧?”
“你可真是,那叫什么,什么什么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啊?”
“哥……”
“嗨,要我说吧,你干脆就只来法国吧;不过其实,法国乡下我也不熟;这样吧,你就来巴黎得了!就在哥跟前儿守着,巴黎市内转一转,吃住都跟着哥,哥有口肉吃,就决不会缺了你的肉汤喝;哥有地方睡觉,就不会大半夜把你挤到地板上;……”
“谁稀罕住你的小屋子…我要住城堡!”
嘟嘟嘟。。。电话就这么挂机了。再给打回去,关机中。

2月27日

其实我和表妹关系一直特好,从小就是我俩一起欺负家里其他的哥哥姐姐。所以她想瞒着姨父姨妈做什么,才会找我帮忙;我也是因为没把她当外人,所以口无遮拦,其实平时我嘴不这么贱。而且,说实话我也确实不想让表妹来欧洲,她毕业证还没拿到呢,先踏踏实实搞定毕业论文多好?都搞定了再来找我玩,到时候要花多少钱,哥都不带含糊的。再一个,我就压根不知道什么女生节,小孩儿玩意儿,我反正不懂。这女孩儿的心思阿,真奇怪!
可这么着和表妹断了电话,心里就一直不踏实;隔着十万八千里,也没法当面找她道歉;再一个,毕竟涉及她的小秘密,找家里长辈联系她,也不合适,她肯定更生气了……将将挨到正月十五,微信给表妹发了个大大的汤圆,也没收到她的回复……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咱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有个表妹其实就当亲妹妹一样,那是一辈子都要悉心爱护的亲人。要说惹她生气她不理我了,真跟身上掉了块肉似的……
直到2月27日周六晚上,表妹突然来电。我赶紧把手机捡起来,“喂?”
“喂,哥啊?我跟首都机场呢,一会儿上飞机了,估计明儿早晨8点多到戴高乐机场。你有空没?去机场接接我呗?”
“啊?什么?”
“要不把你巴黎地址发给我也行,我到了巴黎直接找你去。”
“有空有空!8点是吧?飞机班次多少?几号航站楼?……好嘞,LH2226,8点25,1号航站楼……对了,你没手机吧,到了机场别瞎跑。有英文提示,你跟着路标找到取行李的地方。那是个环形的大厅,取完行李你就出来,哥在出口那儿等你,不见不散!你千万别瞎跑,巴黎可乱……”
“好好,知道啦,哥我这打长途呢,国内电话可贵。先就这样了哈,巴黎见!”
放下电话,我这心里就突突突,首先想到的是,我家里现在猪窝一样,表妹突然驾到如何是好啊?赶紧地铁回家,收拾屋子就收拾了一下午。其实我收拾屋子,就一个字“扔”,有用没用看不顺眼就扔垃圾袋里。一共清出去三大袋子,可算收拾出个能落脚的地方了。再在地板上铺上地毯、褥子,找出第二床被子,勉强弄了个地铺。刚刚电话里说的匆忙,也没问表妹要来住多久,反正她来法国多久,我就睡几天地铺吧。

2月28日

一夜辗转,中间睡着了几次,后来就一直醒着,睁眼看天花板。闹铃响时天还没亮,我爬起来洗漱穿衣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出门奔戴高乐机场了。赶到1号航站楼时,刚过八点半,看到表妹的航班LH2226已经到来;再 找到出关口时,他们的行李应该还没有来。隔着玻璃墙在另一边的人群里找表妹的身影,怎么也瞅不清楚。所幸老老实实回关口等待。清晨人并不多,接机出口这儿除了几个老外,就是个相貌清丽大眼睛短头发的华人男生格外显眼,我从他身边走过几次都被他吸引,眼角余光里总觉得他身上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扭头凝视,猛然发现他手里举着个机场接送的牌子,牌子上赫然写着赵XX,我表妹的名字(为了保护俺表妹的那个啥隐私,就不写全名啦!下同)。登时心中数万个草泥马奔过。“也可能是同名同姓?唏……这也太巧了吧?”我不动声色,继续用余光瞟他,琢磨他的来路,联想昨晚表妹电话里的自信,再加上这小一个月的都不理我,难不成在巴黎这边有男人了?我心里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缓缓后退,在离接机出口略远的长椅上坐下,从后面偷偷观瞧这个蹊跷的男人。一身上下倒还算干净体面,帽衫配篮球鞋,屁股也很翘,看来还是个运动型。这时,开始有旅客带着行李走出门来,不时有推着大包小包的华人大妈一脸迷茫,帽衫哥是现在门口唯一的黄皮肤,就主动给大妈们指路讲解,举手投足间能看出是个知书达理的热心肠。但不管怎样,表妹身边要是忽然冒出来个男人,那怕他外表看上去多么优秀,我也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就在这时,表妹出现了,双肩背加拉杆箱,羽绒服牛仔裤配运动鞋。虽然我坐在远处,但她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我,径直朝我走来;而我也站起身来迎上去。我倆越走越近,互相瞅着,咧嘴傻笑,那一刻好像迈步七彩云端,周围有小鸟、花朵、星星、糖果,绕着我俩转呀转,转呀转,越转越快,快得将要飞起来时,表妹猛地跳起来抱住我的脖子,而我也顺势带着她转了一大圈,别提多开心了。转完圈放回原地,正要开口,猛发现,表妹身后还跟着个身材高挑、脖颈修长、扎着长长马尾辫的女孩儿,打扮得就像刘亦菲版的小龙女。她正看着我俩憨憨的微笑。我心里叫怪,印象中没这样的前女友阿……表妹赶紧向我介绍“哥,这是孙XX我室友,我俩一起来的。”
“你好你好,我是赵XX的表哥”
“哈哈!你好!你叫王XX是吧?”“阿对对对,王xx,你怎么知道的?”
“你表妹老和我说你呢……”小龙女一边和我聊着一边咯咯咯的傻笑。
看着小龙女笑得前仰后合,我这心里就美不滋儿的,直接飞回了远在巴黎市区的卧室,俯瞰着昨晚布置好的床和地铺,纠结着今夜该如何分配。顿觉表妹是最多余的那个……不过以表妹的机灵劲儿,还有她和我的铁关系,她该有眼力价儿自己搬到外面住旅馆吧?

正想得出神,忽然发现刚刚那个帽衫男,正站在两米开外看着我们,见我看他,便很大方的向我点头致意。表妹也不含糊,转身看到他的接机牌,就问他是XX旅行社(为避免广告嫌疑就不写名字啦!)来接机吧。原来表妹定了个什么XX旅游的私人定制自助游。帽衫哥,姓黄,是她的专职司机师傅。听这意思是要从巴黎开始,把法国转一整圈,而且在外省时还要住进货真价实的酒庄城堡,要在城堡里过夜。
表妹问我有没有时间,可以陪她俩一起去,钱不用我出。我登时面子上就挂不住了,当着外人呢,怎么搞得我惯于吃软饭一样……没等我说话,表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小九九,补充道“是我爸资助的,说是补发给你的压岁钱”我靠一把年纪了还收压岁钱,这比吃软饭更丢人啊。“我爸说了,没结婚的小辈儿都有压岁钱。”
“等等,你爸怎么知道了?”
“知道啥啊?”
“知道你出来玩啊?你不是不告诉他吗?”
“嗨,那天就是逗你玩玩,我爸可不像你这么迂腐,他都说了,该吃吃、该玩玩,这辈子要干的事儿多了,一份论文就把咱限制住了?那这辈子还能干点啥?说走就走的旅行,哥你在国内读大学那会儿西藏青海天南水北抬腿就走,我可崇拜你了;怎么你到法国之后反倒蔫儿了呢?给句话吧,你是跟不跟我俩走呢?”
表妹钢珠炮一样,差点把我这刚换装的奔四小心脏轰死机了。再看旁边小龙女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这脑子有点乱……
“哥你要是不去,我俩就先跟着司机师傅去酒店了,等玩回来再找你也行。”
酒店都定好了……看意思是就要把我踢开了阿,这怎么行?“我去啊!当然去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
就这样,我、表妹还有小龙女,一起上了帽衫男的车。表妹和小龙女坐后面,我被挤到副驾驶。这一早晨就看着帽衫男不爽,还盯着他屁股瞅了半天,现在在他车上比邻而坐,这尴尬啊……心想,都赖表妹搞出来的荒唐;心中又有许多不解要问表妹,可我俩前后座隔着,当着这俩陌生人又不好张口。 这时帽衫男小黄递给后面的表妹和小龙女两张bouyger电话卡,我们也都互相存了手机号码。“王哥经常逛巴黎么?”小黄一边存我手机号码一边问我。 “我啊?还行吧,偶尔也逛一逛。”表妹一直在后面和小龙女叽叽喳喳,听到小黄和我说话,就从后面抱住我肩膀,一边摇晃我脑袋一边学小黄“王哥,王哥……”“哎呀,快别摇了,脑袋都被你摇掉了……”表妹赶紧收手,掳掳我耳朵,摸摸我头顶,假模假样把我脑袋安好。等表妹闹完,旁边的小黄又说话了,提醒我安全带没系,我嘴上赶忙说多谢,心里却想“用你废话……害我在表妹面前出丑……哥平时坐地铁一堆人挤着都不用扶,哪里需要什么安全带……”我心里这样咒骂着小黄时,他已和我表妹说了好几句七七八八的,商量行程,要把我加进去。他们是私人定制的服务项目,把我加进去到好说,但是未来几天的旅店得去确定下。还好现在是淡季,应该问题不大。而且司机小黄也说了,要是实在客房都满了,他可以把他自己的房间腾给我,自己在车上过夜。我说“这哪儿行啊,”同时斜眼看后面的表妹, 而她此时在后排和小龙女自顾自东看西看,全然没事儿人儿一样,“要是实在订不到房间我就不去了……”
这时表妹却接话了:“是啊,黄师傅,能给我哥订着房子最好;要是实在订不到他就不去了。”
听到表妹这么说,我心里着实不好受……看来她还是为春节的事情生气了。
“先等等看,应该问题不大”黄师傅说到,这时车已出了停车场上了高速,“王哥,咱们听听音乐怎么样?”
还没等我回话,后排两个小丫头就说“好啊好啊!”
“赵姐、孙姐,您们想听什么啊?我车上音乐还挺全的”
“有beatles 吗?我哥最喜欢了”还是表妹懂我…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个红枣…
“好呀好呀,我也喜欢披头士”小龙女在旁边也附和着。
小黄随手点了几下,音乐声起“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就这样四个人跟着音乐哼唱起来,一首接一首,而我心中的丝缕阴郁也渐渐淡去。尤其后来在我听的全情投入时,小黄兄弟告诉我酒店搞定了,我向他举起大拇指。
开着车从机场高速,到环城公路,到后来七拐八拐穿过一片老街区,终于抵达酒店,酒店侍应生,和小黄一起把行李从车上取下来。还是表妹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我才想起来象征性的过去递了把手。
等房卡的当儿小黄就和我们说了下午逛巴黎的安排,约好了下午他们逛街,而我回家收拾行李,晚饭时再汇合。表妹和小孙住进客房洗洗漱漱的,就把我轰到楼下。在酒店大厅坐着没事儿就和小黄聊了聊。原来他也毕业没多久,本科在国内学的历史,后来又来法国读研究生,主修欧洲中世纪史。他之前上学时就偶尔给旅行社做做兼职,现在毕业了,就全职上班了。我当时好奇他的职业规划,又不好意思直说,就问他“历史也算是很学术的学科了,有没有兴趣继续读博?”小黄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他确实很喜欢研究历史,但搞学术研究是要一辈子艰苦朴素的。他自己如何沽名钓誉都好,但作为独生子女,父母不该跟着他吃苦。爹妈都是工薪阶层,一本子不容易,他选择下海从事旅游业,就是想多攒点钱让爸妈也有机会享享福。我和小黄聊起来还蛮投缘的。等表妹他们下楼来,我俩还没聊够。一是来日方长,二来表妹她们逛街是要紧事儿,于是四人又出发了。小黄开车把我送回十七区家门口,然后拉着表妹俩去香街了。我和小黄路上聊的开心,到家时也心情愉悦;可开门看到异常整洁的我的小屋,又忽然觉得小失落……
男生旅游其实也不用收拾什么行囊。牛仔裤两三件,内衣裤带上够换的,再加上洗漱用品,充电设备,齐活了。准备好的地铺没机会睡了,索性现在躺下感受感受,顿觉一股清凉自肋间沁入全身,舒爽得不多时就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天都昏暗下去了,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手机忘了开铃声,已经有表妹他们八个未解来电了。赶紧打回去,原来她们联系不到我,已经开始吃饭了。小黄把地址发给了我,我穿好衣服就赶了过去。原来是Opera歌剧院那边的日餐。表妹说是坐飞机坐的浑身不自在,看见西餐完全没胃口。俩小姑娘点的日式拉面,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我肚子也饿了,就加了一份日式盖浇饭,叫什么Katsu Don的。饭后在附近的卢浮宫广场看了看夜景。站在贝聿宁的玻璃金字塔前远眺凯旋门,这也是巴黎的中轴线了。想起小时候时常带着表妹去景山公园,爬到景山山顶俯瞰故宫和前门楼的帝都中轴线,恍惚有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小黄步行去取车过来卢浮广场接我们。这三五分钟的当儿,我就问表妹,到底啥情况。表妹冲着我一幅鬼灵精怪的样子,也不回答我,而是从背包里拿给我个小饭盒。打开一看,是北京稻香村的点心。我接过点心那个开心呀,三分是眼馋蛋糕,从小就好这口;七分是心里有了底,表妹不回话先送礼给我,说明她心虚,那我还用得着担心她生我气么?于是我故意板起脸来,“带了点心还不在机场第一时间拿出来,一点诚意也没有。”
“哥你真是……那会儿不是人多嘛,还不是怕别人和你抢?”
“别人?”我赶紧伸脖子看了看坐在表妹另一边的小龙女。
她正天真烂漫的看着星空,觉察到我在看她,赶紧扭头看我“我吗?嘻嘻,我吃过啦!”
“啊,对,我俩吃过了……哥你赶紧把点心收起来,别让我俩看见,不然一会儿忍不住又要吃,再给你都吃没了……”
点心的事情直接跳过,我问表妹怎么一下子就到巴黎来了呢?“也不提前给哥打个招呼……”
“嗨,春节那会儿不是和你说了么?”
一提到春节,我怕表妹兴师问罪,就赶紧调转话锋,继续问她“那我后来给你发留言你怎么不回呢?”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个月又有学校的事情,又要准备来旅游,忙得要死掉了,还有功夫回你?哥你都多大了,还整天就发些表情啊,动态图什么的,幼稚不幼稚?”说的我不知如何回答,春节那会儿担心表妹生我气,我对她大气都不敢出,回想起来,还真是只发了笑脸啊什么的表情。

不多时小黄开着车赶了过来,表妹这次抢了副驾驶位置,说要好好看夜景。我于是和小孙坐在了后排。
小黄开着车从卢浮广场出发不多时就拐到和谐广场,而后沿着香街一路向西穿过凯旋门,又从福熙大道南下,沿着塞纳河溯流而上,路过天鹅岛、铁塔、圣母院、大图书馆、大磨坊……小黄果然历史科班出身,对巴黎这些建筑如数家珍。他提到周围很多建筑都是奥斯曼式的。旁边小龙女不好意思打断他,就偷偷问我“什么是‘奥斯曼式’啊?”这下可问住我了。还好我脑子快,想到刚刚小黄说这些楼都是十九世纪时期修建的,而那时候正好是奥斯曼土耳其时期,在看这些楼高高大大方方正正很是一幅帝国气派,就大言不惭地说道,“啊,奥斯曼土耳其嘛,那会儿奥斯曼土耳其最厉害了,把英格兰舰队赶出了地中海,还打的沙俄找不着北。所以那时候盖的房子就都叫奥斯曼式了”我正得意于自己的机智,小黄却开了口,“王哥我得纠正下您啊,其实这里的奥斯曼式建筑和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没什么关联。说这些楼是奥斯曼式,主要是十九世纪法国第三共和国时期的拿破仑三世,比照伦敦,对巴黎做了大规模的城市规划。当时也是有大量东欧南欧移民涌入巴黎,就按着统一的建筑标准,在全巴黎大街小巷建造了一系列民居。主持这个规划项目的就是塞纳省省长奥斯曼男爵,H-A-U-S-S-M-A-N-N,奥斯曼土耳其是Ottoman,咱中文翻译没区分开……”说得我这瀑布汗阿,若不是小黄正在开车,我真有心掐他脖子。不过想到他毕竟历史科班出身,我在历史方面胡说八道肯定是触碰了他的学术神经。不过和小黄一起真是长知识。圣母院所代表的法国哥特文化、大图书馆修建时法国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听着小黄娓娓道来,我都忘记自己是陪表妹旅游了,好想一直就这么听小黄讲下去,很有头脑风暴的感觉。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沿着塞纳河转了一大圈。今晚的活动也告一段落。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去卢瓦尔河谷城堡了,小黄先开车送表妹俩回酒店,后又把我送到17区家楼下,约好第二天一早来接我。一夜无话。

2月29日

早晨洗漱完毕,就收到小黄短信,他已开车到我楼下了,我赶紧推着行李下了楼。到酒店和表妹她俩汇合,然后就在街角的咖啡店用了早点。简单的早餐之后,大家就出发了。因为路途较长,我还是坐在了前面,表妹和小龙女可以在后面好好休息。从香街到福熙大道上环城公路,从布洛涅跨过塞纳河,之后窗外的城市景观就渐渐稀疏,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森林和农田。早春的法国农场草木还不甚丰茂,偶有几间瓦舍还挂着前些天飘下的春雪。公路平坦车里也安逸,表妹俩下飞机还在换时差,不多时就轻轻发出的鼾声。我在前排听着她俩打鼾也渐生困意。小黄说听听音乐吧,能提神,就小声放了音乐。这次是保罗&加芬克尔的轻摇滚。不知 表妹什么时候又迷糊醒了,在后面幽幽的说“咱们今天是去看城堡,该放点有气势的古典……”正好此时驶过奥尔良,不远处的依稀可见的卢瓦尔河与公路并行不悖着。小黄索性放了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确实很适合开车听。
我这听得正过瘾,表妹忽然较真道“施特劳斯也不是法国人啊,法国都有什么音乐家啊?”
我这一时还真想不起来,结果又是叫旁边小黄抢了第一个“圣桑……”,
“比才……”小龙女醒过来抢到第二个。
“拉威尔”;
“奥芬巴赫……”;
于是小黄和小孙一唱一和的把我和表妹甩开老远,我不甘落后,脑子里浮现出个酷酷的名字,就赶紧喊了出来:“马勒!”
“那是德国的!”结果就是他们仨,包括我表妹,异口同声地纠正我……
小龙女继续问“还有谁呢?”
“我刚想起来个那谁来,叫我哥一捣乱,又给忘了……”
“德彪西?”
“对对对,我刚刚想的就是他,还是小黄哥厉害!”
“德彪西写过什么来着?我印象里就是首《月光》,是他写的吧?”小龙女问到。
“对的,他写过一首《月光》。”
“晚上听,晚上听,现在听没感觉,找首白天的。”
“那就这首《牧神午后》吧,正好快到城堡了,十分钟的曲子听完,应该刚刚好。”小黄哥手指点下,幽幽的横笛就把车上一行四人带进了德彪西的奇幻世界,圆号响起,弦乐、木管,此起彼伏。衬着车窗外早春的凄楚,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光怪陆离的中世纪欧洲,窗外的农场上孤零零的树木,忽地一下子就跳入视野,又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隐隐觉得下一刻闯入视野的会是个全副武装的银甲骑士,又或是一身素缟的巫师魔女……
小黄哥车开得比德彪西快,车到舍农索城堡停车场时,音乐还差一分多钟才完。四个人都不想破坏这调调,于是十分默契的静坐在车里,直到音乐结束。“唏嘘……咦刚刚咱们是不是集体被火星人劫持了?”一向无拘无束的表妹一句话就把我们大家都摁回了地球……

打开车门,一脚踩到地上,软绵绵的,才发现这停车场就是森林里一片空地,几棵环抱不过来的参天大树撑起了停车场的格局,陈年的落叶像是在地上铺上了厚实的波斯地毯,上面有红叶、有枯草、有青苔还有不小心露出头来的泥土和青石。午间的阳光透过树影,懒洋洋洒在这地毯上,好像一地珠宝,轻轻一踩就暴殄了天物。顺着这一地珠宝向远处觅去,便看到个铁栅栏门把地毯一截两段,栅栏门后又是一片缠绵的树影,掩映着更远的地方闪闪生辉的一枚白玉。小黄哥灾栅栏门旁的小木屋里给我们买了票,四个人鱼贯而入,沿着树影向那白玉走去。走着走着便豁然开朗,置身于一片花园迷宫,而那白玉也竟嗖的一下变成座顶天立地的城堡。表妹和小龙女刚刚还流连于花园迷宫,看到这凭空蹦出的城堡,就都伊哇乱叫着想城堡奔去,我也赶忙跟过去。最先触到的,是大城堡边一座独立的圆柱形塔楼,青褐色的塔砖上布满苔藓,错综纠缠的藤蔓爬着苔藓一直向塔顶申去,勉强露出的大木门上嵌着碗口大的铁门环和各种铁艺装饰。木门紧闭着,它正上方是石头砌出来的弧形窗户,也是紧闭着。

表妹和小龙女一人一句地说道,“在过去的过去”
“这里一定关着位美丽的公主”
“公主每天都梳头”
“头发梳出来有三四米长”
“在月明星稀的后半夜”
“公主就打开窗”
“甩下长长的头发”
“放王子爬进去……”
我刚想问她俩“放王子进去干嘛呀?”看到她俩满脸烂漫,实在不想破坏情调,就独自四周转了转。才发现这里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小岛,四周被护城河环抱。而大城堡则应该是另一座更大些的岛,也被护城河,啊不对,大城堡整个就驾在一条大河上,我和旁边的小黄打了个招呼,就沿着护城河向稍远的地方跑了几步,这才看出城堡的全貌,原来它本身就像一座桥一样,只是这桥上盖了两层房子,而桥头还建起了硕大的碉堡。一下就想到了美剧《权力的游戏》里,血色婚礼的发生地,那座驾在河上的奔流城。于是就问小黄,这舍农索城堡以前是不是也只是座桥,因为是军事要地,所以建了城堡?这么些年来一定有不少战争故事。小黄则说,恰恰相反,这里是先有的城堡,后有的桥。城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几次转手,也大多是商业行为。没记错的话,修桥是在十六世纪中叶了。打仗的话,小规模的肯定有过不少,但印象里没有大规模的著名战役……
表妹这时候也走过来插话“哥,你就知道打打杀杀。这是女人城堡,是给公主和王后们住的,怎么会打仗呢?”
我不服气,和表妹斗嘴道:“女人城堡?谁起的俗名啊,一看就是无良商家搞出来,专门糊弄你们这样的傻丫头的嘘头”
“哥你有没有做功课?这里叫女人城堡是因为历届主人都是女性……还好是在法国,周围人听不懂中文……”
小黄也跟着开起玩笑,逗表妹说“很多法国人都会中文的……”话音未落,城堡大门站着的一个法国工作人员,就像配合小黄一样,冲我们说了句“尼奥~”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大家走进了主城堡。一层一层的参观了卧房、居室、还有画廊。原来在外面看到的桥上那两层,上面是画廊,下面是集合卫兵的场所,因为打开桥另一端的大门,就是去河对面的森林里打猎了。

参观完舍农索城堡,我们一行在旁边小镇一家匹萨店吃的午饭。然后驱车前往香波堡。和舍农索不一样的是,香波堡的主人都是男的,而且这座城堡是法国自弗朗索瓦一世起逐渐建立欧洲大陆霸权的象征。我只模糊知道弗朗索瓦一世把达芬奇请到了法国,再深一些的历史就不了解了。表妹和小龙女显然做过功课,和小黄有问有答的,而我虽然对历史很感兴趣,但现在想问问题,也是在不知道从何问起。看来做功课是很重要的了。当晚我们住进小镇普瓦捷的一家酒店。按之前约定的,表妹和小龙女住,我自己住单人间。小黄有他们单位给他单定的房间。本来还想找表妹他们聊天去,或者向小黄讨教讨教历史知识,不过自己不争气,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再睁眼时居然是凌晨两点,发短信骚扰了下小表妹,发现她俩也没睡,还叫我到她俩房间里去玩。我没多想,披上衣服就过去了。轻轻敲门,表妹开门一闪就把我拉了进去。我略微尴尬的向盘腿坐在床上的小龙女摆摆手,她抬头看我微微一笑。我就势问她“你们干吗呢?”
“看看攻略什么的”
我才发现小龙女正上网看文章,关于我们第二天要去的波尔多的。
表妹则说“估计我俩时差没换过来呢,夜里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起来看看功课。哥你也看看呗,好不容易出来玩,要是还像昨天似的啥也不知道,多亏的荒啊?”
“我怎么啥也不知道了啊?弗朗索瓦,达芬奇,啊,还有路易十几来着。嗨,也甭管十几了,路易好多呢……”
“那我考考你,达芬奇和香波堡有什么关系?这是昨天小黄哥讲过的。”
我前半夜睡了个香,这后半夜起来就格外精神。表妹冷不丁问我达芬奇和香波堡的关系,我还真得想想;但她提示是小黄哥讲过的,我马上就想起来“达芬奇是弗朗索瓦请到法国的,应该是1516年,但是三年后达芬奇就去世了,1519年的夏天,具体日子忘记了。而香波堡的破土动工是在1519年九月,所以实际上他俩没有交集。但是达芬奇给香波堡留下了一份设计图样,就是螺旋双梯,这应该是他俩不多的关联了!”
表妹听完愣了半晌“哥你学的不错嘛!”
“那是~”我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打鼓,自己咋记得这么清楚呢?但我知道过阵子八成要全忘干净,所以当即问她俩借支笔,表妹说没有,还是小龙女给了我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还有根带着熊猫头的圆珠笔。我当即把自己刚刚说的都记下来,又记下能想起来的历史知识,算是第一天的笔记了。

后记:

写到这里,这次夜游巴黎和参观卢瓦尔城堡就告一段落啦!3月1日我们就出发去了波尔多地区,一如上篇游记所述,住进了大河城堡、乐斯坦日城堡,参观了奥比昂酒庄、玛歌酒庄。这之后我们回到巴黎,休整之后又出发去了香槟地区和阿尔萨斯,后面的游记会一一呈现给大家。

本篇游记共含10784个文字,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03-13 16: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道格拉斯在法国 的图片:

2016-03-13 16:54

很不错!

2016-03-13 18:16

引用 一觉回到解放前 发表于 2016-03-13 16:50:04 的回复: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回复一觉回到解放前:哈哈,哥们儿说的是啊~~过几天网给力了把大图补上

2016-03-14 03:46

引用 十文龙 发表于 2016-03-13 16:54:28 的回复:

回复十文龙:这是在杜勒利花园拍的,就在卢浮宫广场前面

2016-03-14 03:47

引用 lebo 发表于 2016-03-13 18:16:16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lebo:

2016-03-14 03:47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3-14 16:57

楼主文笔很赞啊,卢瓦尔河谷城堡我也去过,但是都是自己去的,还是想找个旅行团能方便点,自己不用操心

2016-03-16 02:24

引用 curryzhu 发表于 2016-03-16 02:24:48 的回复:

楼主文笔很赞啊,卢瓦尔河谷城堡我也去过,但是都是自己去的,还是想找个旅行团能方便点,自己不用操心

回复curryzhu:您也在法国吗?跟团方便是方便,但是不自由啊……

2016-03-16 03:04

是啊,所以还是自由行好一些,但就是没有什么头绪。

2016-03-16 03:17

不好意思,才得空回你。有机会咱一起出去玩啊。我们这次就是三个人拼的车,飘零旅游。

2016-03-18 02:11

引用 curryzhu 发表于 2016-03-16 03:17:16 的回复:

是啊,所以还是自由行好一些,但就是没有什么头绪。

回复curryzhu:我给你个电话吧,是现在给我们开车这师傅的,06 81 31 34 88,朱师傅,青岛人。

2016-03-18 22:36

引用 道格拉斯在法国 发表于 2016-03-18 22:36:05 的回复:

我给你个电话吧,是现在给我们开车这师傅的,06 81 31 34 88,朱师傅,青岛人。

回复道格拉斯在法国:好吧好吧,我看看

2016-03-18 23:3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