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自治區(藏) 当雄县 納木措

10
山姆大叔 (深圳) LV.10
2016-03-12 23:23 161/3

【青藏公路】

【念青唐古拉山】

【那根拉‧海拔五仟米的風景】

    車子繼續往前行,我們來到進入湖區的最後一道關口,「那根拉」。大夥想到又要離開這溫暖的車廂,踏進那仿若是冰窖一般的冷空氣之中,心底的掙扎就好比在寒冬清晨要翻開棉被的那一瞬間,有一種天人交戰的躊躇、猶豫。
    當初,我們「西藏行五人組」會在網路上邀伴同行,興奮地討論行程、規劃路線,不就是「因為憧憬青藏高原的遙遠神秘,因為渴望體驗到世界屋脊的冷冽嚴酷。」有了憧憬就多了堅持的決心,有了渴望就多了追求的信念,怎麼能在此時此刻讓氣候給打敗呢!

    「那根拉」,是攀越「念青唐古拉」山脈準備下坡進入「天湖-纳木措」之前,一處著名的隘口高地。人煙罕見的寂寥荒原是前往纳木措的必經之地,也吸引每一個遊客在此停下腳步。最高點一處平坦地面矗立著標明海拔5,190米的巨大石塊,這一塊大石上也以中、英、藏文寫著「那根拉」的深紅大字。將視線穿過蒼涼、遼遠的高地,發現「纳木措」就靜靜地攀附在遠方,與這裡滿是石礫土黃的景色相對應,那遠處的纳木措所反射出的波光粼粼,就像是一個等待我們繼續衝刺的目標。
    儘管身體飽受刺骨寒風以及扎眼烈日的雙重極端考驗,但是,卻清楚感受到藏族人三大聖湖之一的「天湖-纳木措」的招喚,那翠綠碧藍如高原旱地上的珍珠般的色彩,正熱切地招喚著我們…

【天湖‧纳木措】

    「纳木措」,藏語的意思為「天湖」,除了是藏族人的三大聖湖之一,也表達在藏族人心目中,纳木措是得以直達天聽的神聖地區,在此許下的祝福能最直接地傳達到佛祖的跟前。地理位置在西藏省當雄縣境內,優雅地躺臥於「念青唐古拉山」主峰西北山麓坡地上,面積約略1,920平方公里,是中國境內第二大的鹹水湖泊,而湖面海拔4,720公尺,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
    西藏平均海拔超過4,000公尺,土地面積更是台灣的33倍,處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任何對於「高、大、遠」的量度概念都逐漸模糊,過往的經驗判斷都彷彿失去了準心。這狀況就像,除了讓人頭痛欲裂的高原反應以外,無法實際描述身處青藏高原時,所呼吸到的每一口氣息,畢竟,在台灣要能夠感受這般低氣壓的煎熬,除非是站立於玉山山巔,然而那也只是3,952公尺。
    
強勁又冷冽的風,從湖面或是該說是「海面」颳向岸邊,翻攪「纳木措」呈現一片碧綠的清透大水,一道接著一道的漣漪串成一排挨著一排的波浪,不斷地、持續地拍上岸,浪花翻滾出來乳白色泡沫在浪退去之後,獨留岸邊的砂礫之上,好奇心驅使我彎下腰、徒手挖起一把,這些泡沫居然有碎冰的觸感,當然,讓我原本就已凍僵的手掌又多降了幾度C。為了抵禦這「凍」徹心扉的像利刃一般的強風,「西藏行五人組」個個都裝扮地像是蒙面大盜一般,我也將脖子以下都包裹得扎實,再用頭巾把嘴、鼻子給緊緊套住,務求做到絕對的密不透風。

記憶中不曾見過如此大的湖泊。此時面對「纳木措」,我甚至無法確定用「湖」這個字眼來稱呼她是否恰當。虔誠的信徒會以徒步環湖的方式進行磕頭跪拜,根據阿拉導遊所述這樣的徒步環湖,大約要花上2周的時間, 若是在天氣糟糕的狀況下,甚至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

順時針方向行走,揹負簡單的行囊以及滿滿的祈福之心,磕頭、跪拜…。

藏族人眼中的「纳木措」相較於我這個外來觀光客所見到的,絕對是全然不同的景象。我不清楚藏族人何以將她選為三大聖湖之一,無論是聖湖、天湖、神湖、靈湖,或是認定「纳木措」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對於佛教信仰不足的我似乎都難以確切體會。然而,純粹以欣賞美景的心情去面對「纳木措」,絕對可以感受到她對你的熱切回報。

中午,我們在停車場旁的一間藏族矮房子內用餐。雖然五個人在清晨離開拉薩之後就不曾吃過東西,卻只點了一份蛋炒飯以及一葷一素的兩道配菜,似乎身體的不舒服仍然持續著,高海拔、低氣壓、冷風、艷陽的多重極端折騰,好像把每個人的食欲都給填滿。

【登高望湖‧美的讓人…窒息】

午餐過後,阿拉導遊說要帶我們去爬山,從高處鳥瞰「天湖-纳木措」景區。因為嵐嵐、Miya兩個小姑娘的身體仍不舒服,所以,最終只有我、文士以及號稱女神的莎莎跟隨著阿拉導遊,朝餐廳後方的山坡地走去。
這一座小山頭其實不高,階梯與碎石交替所組成的上山步道,坡度也不甚陡峭,雖然是在高原地區,但我認為應當可以輕鬆自在地登上高點。然而,在這青藏高原之中似乎沒有甚麼是理所當然,這一座「小小山頭」再一次讓我對雪域高地升起無以名狀的景仰之意…。
阿拉導遊走在最前頭,莎莎和我因為邊走邊閒聊又要不時停下來拍照,所以一直殿後著,居中的則是安靜不多話又不太喜歡拍照的賈先生。阿拉導遊多年來帶領過世界各國的「轉山」團體,攀爬過大大小小的佛教聖山,體力與腳力確實超人一等,對於眼前的坡地應當只覺是小菜一盤,何況他擁有高原的純正藏族血統,只見他如履平地般跑步兼跳躍,不時在我們前方吆喝著,大喊「加油!」、「快到了!」、「前面很漂亮啊!」。文士則是以穩健的步伐,雖然沒有阿拉導遊那般蹦蹦跳跳,卻也是緊緊跟著。逐漸地,莎莎與我已經落後給他們一大段距離。

嘴巴和鼻孔裡都往外噴吐出又長又重的熱氣,每踏出一步都必須用力吞吸入大口的空氣,然而,彷彿有人掐住脖子一般,不論這一口氣吸得多大多猛,能用來轉換成動能的氧氣似乎微乎其微;雙腳沉重地像是裹上百斤的鉛條,然後腰間又被繫上麻繩,必須奮力一踏才能向前繼續前進。

站在山頭的至高點,炫目耀眼的陽光從蔚藍的天際灑落,依舊擴散著毒辣兇狠的力度,少量的片狀雲絮點綴其間,這樣最標準的高原天幕,與呈現翡翠綠光的「纳木措」連成一片,若非是那一列蓄積皚皚白雪的山峰,遠望湖面、天空還真是難以明確區分。
我們興奮地取景拍照,並試著壯大膽子站立於突出向外的岩石上,儘管是不斷的讚嘆聲與驚呼聲,但是聲響彷彿都融化在大氣中一般,只覺耳畔仍是純粹的寧靜。眼前深邃靜止的纳木措湖面上,奏起一段讚嘆美景的交響樂章,迫使我目不轉睛地、貪婪地渴望把所有的景致都透過視覺,牢牢地刻畫進腦海。

【歸途‧告別纳木措】

    來到「纳木措」之前,期待的興奮與高反的不適;離開「纳木措」之後,情緒的高亢與心底的不捨,都將隨著車子遠離湖區而逐漸淡去。

    日後,
    我會在流浪日記上寫下今日的經歷?!
    我會和朋友分享纳木措的壯闊與秀美?!
    我會不時聽見耳畔傳來念青唐古拉山間的強風?!
    我會不時翻閱照片回憶當時的感動?!
    我會許願能再一次造訪藏族人的天湖?!
    我會把纳木措與日後見到的其他湖泊相比較?!
    我會……?!
    究竟我會怎麼樣呢?!
    在這回到拉薩市區的歸途上,我無法也似乎不必然要找出答案,因為,我還在流浪之行的路上,繼續往前走,就對了!

    與台灣的原住民一樣,藏族人似乎也是個崇敬大自然的民族,居住地區內的高山、湖泊、古木、奇石,都賦予神聖的佛教故事與美麗的愛情傳說,更藉由對自然環境的膜拜,讓世世代代居住於此的藏族人,更加珍惜並全力保護這一片屬於自己的雪域高原。
    親臨聖湖「納木措」之前,我們有機會在公路旁遙望著名的「念青唐古拉山」。

    「念青唐古拉山」,平均海拔約5,000~6,000米,主峰更高達7,162米,是「雅魯藏布江」與「怒江」的分水嶺。由遠處望去只見綿延數公里長的山巒,一座又一座的緊密相接著,就像從年幼時就琅琅上口的歌詞所形容,真的是「峰峰相連到天邊」。那巍峨峥嶸的姿態躺臥於高原之上,尖峭又滿佈皺摺的山頂,覆蓋著似乎是長年不融的皚皚白雪,繚繞在神秘感十足的雲霧之中。
    以壯闊、險峻、嘆為觀止……所有我能夠想得到的詞句來形容,彷彿都無法傳達此時此刻站在念青唐古拉山前,心中的那抹激動情緒。因為名字非常特殊,當年在國中地理課本中讀到之後,就讓我一直對她抱有好奇與嚮往,今日,終於得以一親「念青唐古拉山」之芳澤,感受過去只在地圖上見到的名山,雖是無法攀登山頭,但這樣的遠距離仰望對我而言卻是最恰當的方式。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取捨;低溫、失壓的難耐,只有在自己踏上旅程,親臨每一處陌生的風景之中,才得以真切地感受。每一次親歷其境所獲致的感受,都與旅遊書籍上所描寫的不盡相同,也與網路上驢友們的旅遊分享有著極大差距,我想這應該就是驅動繼續向前的動力。「見到不同於任何人的風景、寫下不同於任何人的回憶、體會發於內心的每一片感動、留下專屬於我這個流浪漢的深刻足跡!」
    公路兩側,架立著許多「五彩經幡」以及「瑪尼堆」。猜想是路經此處的「磕長頭」信徒所留下的祈福記號,也或許是牽著牦牛吸引遊客靠近拍照的商家所做。無論主角是誰、動機為何,都說明了「念青唐古拉山」在藏族人心目中的虔誠信仰以及對神靈的敬畏。
    藏語的「念青唐古拉」代表著「靈應草原之神」,帶有新生及希望的意含。但是,在這個10月底的深秋時節,視野所及之處彷彿只剩下寂寥、蕭條,盤踞著…


    儘管西藏是個日照時間長的地區,然而清晨時分太陽尚未從東邊的高山陵線探出頭來。

    像是將純白色糖霜灑落於蛋糕上一般,數百萬年造山運動所產生的山坡皺褶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積雪。這一層彷若是糖霜的白雪,鋪灑地極不均勻,有些是露出一側的坡面未見任何積雪,有些部分是白雪與坡面岩石交互顯現,猜想這個造雪者應當是個剛入門的蛋糕師傅,雖是努力想在每一塊蛋糕上灑出完美的糖霜,卻總是失誤連連。坐在車內向遠處的白頂山頭望去,深色的山頂就是巧克力蛋糕,較淺色的應該是核桃口味的吧!
    不知是溫度過低讓我出現幻影,或是早餐吃得太少導致血糖不足,腦中開始浮現食物的幻覺,反正,除了專心開車的司機大哥以外,其他人似乎都一副昏昏欲睡的茫然神情,大夥兒儘管安靜地不說話談天,但是,腦海中絕對是天馬行空地幻想,即將出現在眼前的、藏族人口中的三大聖湖之首,那神秘的雪域高原湖泊「天湖‧納木措」,究竟是如何的神聖樣貌!
    隨著太陽逐漸高昇,儘管溫度並未明顯回暖,車外卻已經開啟清楚的視線,彷彿原本鋪蓋于眼前的薄紗簾幕,讓誰給突然地撕開。山頂向著陽光的那一面,透過白雪反射出粼粼的晨光,視線隨著車子的移動而改變,山頂的晨光也展現出不同色彩。有時是陽光透過玻璃那般的明亮純粹,有時又像是火焰燃燒時的那般透紅;光線充足的地方,高原天空的湛藍調性,讓山巔的白雪顯得更加純淨,若是在陽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那漆黑一片的山體更像是一塊大煤球。無論展現出何種色調,光彩在我的腦海譜寫成一片趣味盎然,暫且忘卻低溫的不適感。

【青藏公路】
    清晨八點不到,司機大哥駕車載著我們一行人,走上「青藏公路」向著拉薩北方的「當雄縣」前進。駛出拉薩市區後不久,聞名中外的極地工程「青藏鐵路」就隨侍在身旁。此時天色仍顯昏暗,遼闊的高原平地像是被一層灰白色的薄紗給覆蓋著,這一層紗也似乎吞噬了所有的生命體,筆直的青藏公路上,就只有我們這一台乘載7個人的休旅車,既突兀又不明究理地出現在清晨時分的青藏公路上。車廂外晨曦的寧靜與車廂內七個人的靜默,混瀁成一方大湖,我們一行人就宛如隨著深藍色鐵殼船,載浮載沉地前進著。
    青藏公路與青藏鐵路相依並列向前方無限延伸,視野可及之處只見它們逐漸靠近彼此,彷彿已不再是平行的兩套交通系統,最終,兩條直線限縮為一個紮實的大黑點,鑲嵌在地平面盡頭那圓滑的弧線之上。原本期待能夠見到傳說中的「雪域天舟-綠皮火車」與我們並肩而行,或許時間不對而無緣見到,但是,一個意外的同行夥伴隱然現身,那是……月亮。
    記得兩天前才在「布達拉宮」廣場上空見到農曆十五的滿月,也是中國流浪之行的第一顆滿月,沒想到在這個前往「納木措」的冷冽清晨,還能再見到她依舊滿盈地掛列在西邊山脊的剪影上。黑夜稍稍退去後的西方天幕,像是調色盤上一抹濃稠的深藍色油彩,那一輪明月就這樣緊緊的沾黏其上,貌似靜止地高掛天際,卻又如影隨形地跟在我們身邊,久久不去。

當我和文士準備去敲女生們的房門,督促她們趕緊出門別再東摸西摸,卻見到莎莎、嵐嵐一臉驚慌地說,Miya因為身體不舒服且有嘔吐狀況,想要待在旅館內休息,不參與今天的行程。

    儘管來到西藏已經第四天,幾個夥伴的高原反應仍未完全消失,尤其在清晨醒來的那一刻,頭痛欲裂的不適感便隨之而來,彷彿高原反應也蟄伏了一整夜,恢復了飽滿的能量,總在每個清晨發動最猛烈的攻擊。
    看到Miya臉色一片慘白,雖是不忍,但我們還是希望她可以參與到每一天的行程,畢竟世界的屋脊可不是能輕易進出,錯過了這一次機會,恐怕悠悠的明日會伴隨著深深的遺憾。而且,隨著時間接近中午,逐漸升高的溫度與陽光會讓高原反應的不適慢慢地消失,應當也會舒服些。
    最終,「西藏行五人組」一個都沒有少,在阿拉導遊以及司機大哥的帶領之下,我們朝西往「納木措」前進。

本篇游记共含5160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3-13 16:50

很不错!

2016-03-13 18:14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3-14 14: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