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年秋一个人的湘黔滇16、17、18--中甸 梅里雪山

4
Siegfried- (上海) LV.18
2016-03-13 17:00 223/2

10月8日
 
看过昨天中甸郊外的自然风光,中甸自身对我还略有一些吸引力的景点是松赞林寺---云南藏区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号称“小布达拉宫”。就是因为这个号称,而使得它对我的吸引力大打折扣。通常而言,号称“小XX”的都比那个原XX差得太远,就是因为没有自身的突出特色,而只能狐假虎威地号称。出于这个原因,我没想过把大把的时间都放在这个松赞林寺上,何况它的门票还不便宜,要一百多人民币。拉萨的正版布达拉宫门票,我去的时候也才要一百人民币。

于是决定去两百公里以外的梅里雪山。公共交通显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时间不好掌握。剩下的选择就是包车。昨天的普拉多车主孙诺批楚要价一千五百元,实在是超过了我的承受范围。于是电话给昨天在独克宗古城碰到的小面车主孙诺七林,很遗憾,他没时间(据说是此时正是农忙季节,要收割青稞)。不过他推荐了他的表兄弟白马七林。经过一阵讨价还价,从最初的八百元包车价降为七百元。这当中,我给路上碰到的驴友打电话问其是否愿意同去并分担车费。遗憾的是,答案是“还没想好现在就去梅里雪山”。

虽然要一个人承担七百元的包车费用,我还是决定前往梅里雪山。毕竟,梅里雪山的名气太响,毕竟,梅里雪山号称“中国最美的十大雪山之一”,毕竟,下次再来滇藏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个地球的美景太多,时间不够钱不够哇。

坐上白马七林的小面直奔梅里雪山。没想到,刚出中甸城区没多远就碰上了事儿。交警在公路上临时执法,示意白马七林靠边停车。他乖乖地靠边,等待交警上前。这当中,交警都在别的车前执法,我们等待了好几分钟。然后,一位交警上前把八马七林的行驶证和驾驶证拿走,并示意他前往路边停靠的一辆警车旁等待。我坐在车里等候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白马七林沮丧地拿着两证回到了车里。我问他什么情况。他说:由于他的车辆经过改装,外形和行驶证上的不符,交警决定罚款二百元,并责令立刻整改。这还是他反复哀求以后的结果,因为这车是他买的二手车,改装也不是他进行的。我很诧异这过程和这结果,因为以我所知,内地的改装车一般都是年检的时候会有问题,很少会有交警在平时拦车处罚,更何况所谓改装只是在车顶加了两根行李架。我对白马七林说:早知道别那么老实,在等待的那几分钟里直接开车跑了,估计交警也不会注意。

一路上,白马七林还是很沮丧,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我看他情绪不稳,出言安慰,并说:“你的两百元罚款,我帮你承担一半,我还是给你八百元的车费。”对我而言,虽然还没到“不为稻粱谋”的阶段,但一百元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穷家富路”,更何况是在这中相对落后的地区,一百元对我和对白马七林也许有不一样的含义。果然,听了我这话,白马七林的情绪略有好转。

从中甸到梅里雪山飞来寺观景台距离两百公里左右,但行车时间需要大约五小时。我一开始有些诧异为什么需时如此长,毕竟走的是国道214(滇藏线),虽然是山路,但路况应该不会差。从中甸出来的路况确实还挺好,看起来像是刚刚翻修过的柏油路。只是盘山公路上上下下,还是开不快。山路旁边不久就出现了金沙江的身影,而且一直伴随了很远。路边的风貌是典型的青藏高原的山景。

中午时分到达了一个叫“奔栏子”的小镇。江对面的山坡上也有房屋。白马七林告诉我说对面是四川的地界了。我们在奔栏子镇上找餐厅吃午饭。我对白马七林说吃藏餐。在不大的一条小马路上兜了个来回,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挂藏餐招牌的餐厅。这样的地方,卫生条件就不要讲究了。有东西吃,味道过的去,就已经非常满足了。我让白马七林帮我点酥油茶。没想到端上来竟然是咸味的。白马七林告诉我云南藏区的藏民爱喝咸味的酥油茶,这点和拉萨不同。

吃完午饭,继续赶路。离奔栏子镇没多远,就是所谓的“金沙江大拐弯观景台”。这个观景台被圈起来收门票。我问白马七林是否值得买票进去,他一撇嘴说“不值得”,说要拍照片的话他帮我进去拍(这样的景点藏民一般都是免费入内的),还说时间够的话,旁边的山爬爬也是看的见的。听从他的建议,决定不买票进去了,当然也没傻傻地让他帮我拍照,而是继续前行。迪庆州把境内的三个景点金沙江大拐弯、雾浓顶梅里雪山观景台和飞来寺梅里雪山观景台连起来卖联票,票价150元,其实也就金沙江大拐弯真的圈了起来,后面两个景点的观景效果在任意一个开放的公共的观景台上都能达到,完全没必要买票。这是白马七林告诉我的,事后我观察此言似乎符合事实。

过了金沙江大拐弯,几乎就全是向上的路了。一路上,偶尔能看见骑行滇藏线的自行车客。心里一方面是佩服,一方面是祝福。这一段上山路比较艰险,路边几乎没有护栏,下面就是深不可测的峡谷,看上去都让人心惊胆战。而司机白马七林开着个1.5排量的手动挡小面行驶在这样的山路上,居然还是不是地接打电话,让我更加肝颤。不过,国家似乎正在修隧道,直接穿过G214下面的山体。修成以后恐怕就不用走这样的盘山路了,当然,也会少了某种乐趣。

盘山公路爬上来,可以看见正面的一座山上还有一些白雪。白马七林说这是白马雪山,并让我下车随意拍照,他也好在车里略作休息。坦白地讲,这雪山平淡无奇,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力,更何况山顶的雪也不多。不过,站在这个点上,对比明显,高处是雪山,低处是丰厚的植被,偶尔还点缀了些鲜艳的红色。据景点的告示牌介绍,这一带是滇金丝猴的出没之地。因此,虽然完全没抱希望,我还是往远处的森林里张望,奢望奇迹出现,能有金丝猴蹦出来觅食。当然不可能。

继续向前。没多远就是白马雪山的垭口了。有牌子示意这里的海拔为4292米。垭口也照例有风马旗猎猎作响。这样的垭口在藏区数不胜数,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往梅里雪山的方向望去,是厚厚的云层,让我心里拔凉拔凉的,悲观地认为看不见梅里雪山和它的日落了。白马七林安慰我说,藏区的天气变化莫测,说不定到了梅里雪山跟前,天气大好也不一定。呵呵。类似安慰的话语我在四川藏区的唐克黄河九曲十八弯的时候也曾从所宿藏民家中的老人嘴里听见过。权当安慰吧。

过了这个垭口几乎就都是下山路了。在崎岖蜿蜒的山路里前行,快进德钦县城的时候,有指示牌指引去“雾浓顶观景台”的方向。我们没有理睬,直接穿过。德钦县城建设在一个峡谷中,远远看去,一片片房屋沿着山谷从上到下铺散开来,有点视觉冲击力。只是如果山洪或者泥石流爆发,估计很多人要遭受灭顶之灾。白马七林说,德钦县城一直在考虑移址,但目前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穿过德钦县城,再行驶十多公里就到了飞来寺镇。整个飞来寺镇规划有些乱,可以看见路边有豪华的度假酒店(似乎是中信投资的,要一千元一晚),然后另一侧是如同堆砌而起的民宅,可是路还是黄土路,不知道哪里留下来的水流使得本就不好的路更显糟糕。白马七林把车开到他提前订好的客栈门口,藏族老板也很快帮我们开好了房间。哇塞,观景房,直对梅里雪山,只要180元一晚。可惜梅里雪山的方向是重重云雾,什么都看不见。

白马七林在房间里睡觉,我则背着小背包出去逛逛。飞来寺离得不远,可是走过去还是有点气喘,毕竟是海拔也有3400米了。飞来寺面积很小,只有一座正殿。香火也不是太旺,毕竟是小地方的一座小庙。不过还是有当地的藏民在祈祷,在转经。旁边也有小店出售焚香和哈达。

从飞来寺走回客栈附近,可以看见收费的观景台。大是挺大,角度也挺好,可是梅里雪山这么多,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能有很好的视野,何必买票进去看?!在我住的客栈的山坡上,建有很多客栈面朝梅里雪山。其中一座客栈(叫客栈可能不太合适了,看起来应该算是酒店了)朝梅里雪山方向的院子里种满了波斯菊,深红色、粉红色还有白色,院子的护栏上是一排洁白的小佛塔,有的上面还挂了哈达。不敢想像,如果天气好能看见梅里雪山的时候,相机镜头里会是怎样的美景。

从山坡上下来,我又沿着滇藏公路往前走了几百米,直到快走出飞来寺村的地界。向梅里雪山的方向望去,依然是重重云雾。然后天空里居然开始飘起小雨。

今天的梅里雪山日落彻底没戏了。


10月9日

默念了一晚上的“唵嘛呢叭咪吽”,这一早佛祖还是没有给我带来好天气,而是比昨天还严重---整个天空都被阴霾给盖住了。奢望当中的“日照金山”看不见,连梅里雪山峰顶的一角也看不见。

算是给自己一个再回来的理由吧,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启程返回中甸。路上竟然开始飘起了雪花。白马七林说,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好吧,没看见梅里雪山,倒是碰到了滇藏公路的第一场雪。白马七林说,还好雪不大,他的小面还能对付,雪再大,他的小面就要吃不消了,从中甸前来,只能选择四驱车了。尽管如此,他居然在雪天,在这样的盘山公路上,开着这样手动挡的小面,居然还不时地接打电话。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更加让人心惊的是,在路上看见了一起车祸:一辆小轿车横在路中间,完全阻断了一根车道,车辆的一个轮毂也已从车轴上断裂,只剩一点点和车身相连,而旁边就是悬崖。真够幸运的!如果是翻进了山谷,恐怕性命难保。

从山上下来之后,雪花变成了雨点,而且是大雨。就这么提心吊胆地走了一路,总算返回了中甸城区。当中经过去往松赞林寺的岔路口时,白马七林问我是否要去。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么恶劣的天气,没什么心情再去逛本来就没有什么吸引力的松赞林寺了。

回到酒店休息了一会儿。晚上打伞去独克宗古城吃饭。朋友在微信里推荐中甸的牦牛火锅。在手机APP上找了家口碑不错的藏餐厅,坐下点了个牦牛火锅。正等着上菜呢,进来了一拨人。其中一位是我在路上认识的朋友。于是大家招呼我坐一起。一聊,原来他们也是客栈里刚刚谋面的新朋友,其中还有一位当地的藏族小伙子。汉族驴友里我的年纪最大,最小的一位是90后。不禁感叹“时光荏苒”。那个藏族小伙是个话痨,上来就做了主角,不停地说,说藏区里哪儿哪儿都是他的朋友,上哪儿哪儿提他的名字都能打折,当中还穿插卖弄了下才艺。和他一起来的朋友倒也买他的帐,只有我,静静地看他吹牛,偶尔指摘一下他话语里的漏洞。好在牦牛火锅确实名不虚传,味道当真不错。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旅行。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能坐在一起喝酒吃饭,吹牛聊天。


10月10日

今天要经昆明飞回上海了。本来想请白马七林送我去机场的,但他今天也要去抢收青稞(下雪了,再不收要烂地里了)。昨晚给孙诺批楚打了个电话,他答应早上来接我去机场。结果,早上和酒店结完帐,约好的时间到了还是不见他的车。给他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无奈在路上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司机是为四川过来的女司机。和她说起藏族司机爽约的事情,她撇撇嘴,说藏民就是这样的习惯。后来,我的航班到了昆明以后,孙诺批楚才给我回电。我问他怎么爽约,他的回答简直让人啼笑皆非:睡过头了。

到了机场,时间还早。于是在机场旁边走了走。老天跟我开了个玩笑,今天是个还不错的天气,虽然周围的山头上已经积满了昨天下的雪,可是云层没有那么厚了,而且还有一丝阳光。有薄雾在山体旁边围绕,倒也是不错的风景。

谁知道下次再来藏区是什么时候呢?谁知道下次再这样单枪匹马地游荡是什么时候能?


     爱谁是谁 2016年3月13日

本篇游记共含4470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3-14 18:06

引用 Siegfried- 的图片:

2016-03-20 10: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