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汗水和烈日中修行,你报以我“高棉的微笑”

18
凹嘛你宝宝 LV.4
2016-03-14 19:40 764/9
  • 出发时间/2016-03-06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500RMB

第一次写正经的游记,得益于此趟震撼心灵的旅行和队友们的鞭策,希望可以帮助到想去柬埔寨吴哥窟的朋友们。

起源

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一个要去柬埔寨吴哥窟看看的念头。知道柬埔寨这个国家可能还是小时候跟着大人看新闻联播,时常听到西哈努克亲王在北京疗养云云,除此一无所知。后来,看到一些旅游、地理的节目知道了吴哥窟,说但凡去过的人,不无惊叹于吴哥建筑的巧思布局和精细雕刻。再加上得益于对泰国留下的美好印象,我对东南亚国家产生了特有的亲切感,去看一看这个世界文化遗产的心愿,渐渐开始萌芽了。新闻媒体称柬埔寨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于是我对柬埔寨的印象也是刻板的,贫穷,炎热,人民受教育程度低,除了知道它具有东南亚国家所共有的特征,香料,舞蹈,大象,椰子树,我对它的历史、文化、人民知之甚少。去年10月,一年之中工作最忙的时间,在和队友们的每日互(tu)动(cao)中,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敲定了探访高棉微笑之行。定好行程之后,又是无休止的工作,直到放寒假、过年,才开始准备签证、攻略,等待3月出发。

准备----签证、货币、交通、天气、食物、小费、网络、历史

签证--柬埔寨的电子签非常方便,网站有英文、中文版本,自己办理完全没有问题,可以一次办理一人或多人的签证,费用是40美金一人。https://www.evisa.gov.kh/ContactInformation.aspx 网上上传证件照,填好个人信息,近年出境记录之后提交申请,一两天后就能收到确认的邮件,附件打印出来,就是一张签证。根据提示,电子签证要打印两份,黑白彩色都可以,到柬埔寨入境和出境的时候各给一份给海关工作人员。

货币--柬埔寨的插座制式和中国一样,插头可以直接插上。货币是美金和柬埔寨瑞尔(Camboddian Riel),1美金相当于4000瑞尔,找钱的时候如果有小于1美金的零头,就会同时用到美金和瑞尔(如果要找2.5美金,你就会收到2美金和2000瑞尔)。景区有的摊位和小贩也接受人民币,基本上是按照美金的汇率来算(2016年3月的美金人民币汇率是1:6.55左右)。建议去银行换美金的时候预约一些小额的,1元,5元,10元,20元之类的,方便坐车、买水和买些小东西。我们每人准备了300左右的美金,4天里面3天的门票、吃饭喝水、按摩、纪念品用了200多一点,想对自己更好一点的话换个500美金足够了。需要 注意的是,发行日期早于2000年的美金会被拒收哦,大家可以事先检查一下。

交通—这次出行定了春秋旅游的机酒套餐,6天4晚2199,晚9点上海浦东出发,凌晨1点暹粒回浦东,酒店是离机场20分钟tuktuk(突突车就是在摩托车后面装了一个车厢,可以坐四人)车程的Angkor Hotel Siem Reap(在booking上预定的话是40刀左右一晚)。因为都是晚机,在暹粒实足是呆了四整天。提前在淘宝预定了3天的包车,一天tuktuk和两天小汽车,司机分中文和英文的,中文的贵几十块,3天的包车在650-700左右,如果两天或三天的tuktuk会更便宜些。晚班接机一般是tuktuk10刀,汽车15刀, 常规航班tuktuk 5刀就可以。单趟叫车的话1刀起价,按路程和人数来调价,一般市区范围5刀可以封顶了。个人感觉提前包车和临时叫车都可以,不愁叫不到车,但是提前定好会更安心些,同一个司机接送也会更了解一些。Tuktuk VS. 汽车,市区tuktuk更方便,因为餐馆区,购物区街道狭窄,汽车很难开,坐tuktuk上看看沿路的风光也更好。汽车因为有空调,去远一点的景区会更舒适。小圈,大圈,外圈路程长短不一样,外圈在路上的时间要有3,4个小时,一路灰尘挺大,出汗后皮肤上会附着尘土,我们称之为保护层,有洁癖的朋友建议3天都汽车,不然可以和我们一样小圈tuktuk,大圈外圈坐汽车。不介意尘土的,喜欢亲近自然和阳光的3天tuktuk也可以尝试哦,洗头洗澡各洗3遍就行啦。

天气—吴哥窟的所在地暹粒(Siem Reap),是柬埔寨暹粒省的首府   ,一年一半是旱季一半是雨季,11月到次年4月是旱季,适宜旅游,我们在的3月7-11日,气温是35-37度,紫外线很强,可以自备帽子,太阳伞,防晒衣,薄披肩来防晒,防晒霜一定要多涂几层,指数越高越好,尽量用防水的,一不小心就要晒伤啦。我带了把扇子,个人觉得很好用,又能扇风又能遮太阳。5月到10月是雨季,我想又会是另一番景色和滋味吧。柬埔寨酒店(五星级的没有体验过)、餐馆的空调制冷效果不如我们想像的强劲,不过还算能达到效果啦,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哦。

食物—暹粒是旅游城市,相应的旅游配套还是很完善的,硬件不要去和欧洲美国比,至少是整洁、人性化的。暹粒的食物以东南亚菜系为主,西餐厅、中餐厅也有,看个人需求啦。我们三天中午吃了司机推荐的景点游客专用餐厅,味道不错,价格比市区略贵,也是可以理解,还是满意的。每天的晚餐和第四天的市区闲逛去了大众点评评分高的几家,Genevieve’s Restaurant(东南亚菜加西餐,星级餐厅水准,并且餐厅极富人文情怀,拿到菜单记得看看封底哦。 还有,我会告诉你这家是需要提前定位的么?而且,没有显眼的招牌,我们tuktuk车开过三次竟然都没有发现), Khmer Kitchen Restaurant(东南亚菜加BBQ,司机说是中国人最喜欢去的,好吃不贵), Blue Pumpkin(西式简餐和冰激凌,小哥超腼腆,食物卖相口味都不错,冰激凌略甜,口味也有点奇特,可以一试), Curry Walla(印度菜), Champey Restaurant(装修小精致,二楼有空调,我们下午包了整层二楼下午茶啊,点了套餐和饮料,服务员一下午在旁边边做事边招待我们,很耐心)。每家都有让我们称赞的菜,让我们觉得意外好吃的空心菜(morning glory)也是每餐必点。基本上一道菜3-5刀,虾,牛排,羊排再贵些,10刀,15刀左右,水果奶昔,椰子汁,啤酒等饮料2-3美金,品种挺多。一顿下来人均10-12刀,吃得甚是满意。街头的水果和饮料会更便宜些,fruit shake, coconut都是一刀。需要注意的是,一般大门敞开面向马路的餐馆都没有空调哦,只有电扇在慢悠悠卖力转着。一天行走的劳累之后,即使坐在没有空调的餐厅里边吃边擦汗,但有美食和队友相伴,也是一种享受呢。有空调的餐馆会有air cond的招牌,也是一个卖点。餐厅的服务每家都很好,作为最最普通的劳动人民,他们的耐心和微笑也可以算是我对柬埔寨印象的一大加分。

小费--吃饭、司机、按摩等服务是不用给小费的,但是如果你对接受的服务满意的话,给个1刀或是留下餐费的零头也算是我们对于柬埔寨的回馈啦。关于出入境时的小费问题,入境时没有要求给小费,出境时被要了,也有朋友没有被要小费,因人而异,感觉坚持不给的话应该也没事。

网络—租了随身wifi,在景点基本没有信号,回到路上和市区会好一点,但是时断时续,开通漫游的电话信号也一样。酒店和餐厅大部分都是提供free wifi。个人觉得在景点就好好游览吧,暂时和外界隔断一下也是对历史的尊重和自己的解放。

历史—第一次旅行前如此用功得做了功课。看了20集蒋勋老师的吴哥之美的讲课,一本吴哥之美的散文游记。基本上搞清楚了9世纪到13世纪吴哥王朝的兴衰史,看到了印度教和大乘佛教对吴哥王朝的影响,知道了梵天,湿婆,毗湿奴都是何方神圣,可以舌头不用打结就说出《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名字,知道了apsara, naga,nadi都是代表什么,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阇耶跋摩七世这个名字,孙悟空的形象是来源于印度教的猴神哈努曼现在也是知道了。真想跟着蒋老师游一遍吴哥!!!蒋老师反复提及的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让法国的探险者亨利•穆奥(Henri Mouhot)发现了掩埋于树藤丛林中的帝国遗址,另一方面又是因为吴哥窟对世人源源不断的吸引力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被国人忽略已久的周达观和他的《真腊风土记》,周达观在700多年前踏上驶往真腊国土的使节船,又怎会想到在数百年之后自己会让这个国家重新向世界展现她的美和文明,会让“高棉的微笑”重新静静地看着这个精彩的世界和忙忙碌碌的人们。

序幕

吴哥窟是整个吴哥古迹群的总称,个中的景点大大小小,林林总总有好几十个。一般的游览线路按小圈、大圈、外圈划分,个人感觉可以挑每个圈里面精华看,走深度,慢慢走,细细看,不然一个体力跟不上,一个会审美疲劳。 吴哥窟的门票分为1日、3日、7日,价格分别为20美金、40美金和60美金,买门票时需要拍照,照片会打印在门票上,也是个很有意义的纪念。外圈的奔密列需要另外买5美金的门票。洞里萨湖也需要坐船到湖心,价格是20美金一人。

以下网上一般建议的行程

我们走的三个圈略有重叠和次序的重整,不影响游览,看体力和时间上的分配,尽量避开1点到3点阳光最强烈的那段时间吧。
第一天 小圈—巴戎寺、象台、巴芳寺、吴哥王城胜利门(路经)、塔布隆寺、小吴哥(吴哥寺)
第二天 大圈—吴哥寺日出、圣剑寺、东梅奔、洞里萨湖日落
第三天 外圈—女王宫(班蒂斯雷)、崩密列、巴肯山日落
第四天 暹粒市区 国王路、老市场、酒吧街
看上去比行程推荐的少多了,是不是?有的景点(比如中国政府负责修缮的的周萨神庙)我们就路过的时候行了一下注目礼,拍了个照,每个都看的话实在太累。大家按照体力随机应变吧,司机会配合游客的要求来建议的。

Day 1 小圈—巴戎寺、象台、巴芳寺、吴哥王城胜利门(路经)、塔布隆寺、小吴哥(吴哥寺)

八点准时从酒店出发,第一站是巴戎寺(bayon),有的翻译成巴扬寺,就是“高棉的微笑”所在地。阇耶跋摩七世经历了浴血战争、治国富国的大起大落,从印度教开始改信大乘佛教,晚年为自己建造了这座陵寝寺院,把所有的感悟和心绪印刻在49座高塔的四面,让宁静和慈悲幻化成低垂的双眼和静穆的微笑,惠泽芸芸众生。经历数百年战争和自然灾害的磨损,垒筑成高塔的石块已经开始破损和风化,斑斑驳驳,好像是要告诉我们,内心的宁静和慈悲即使在炮弹和风霜的摧残下,也是能恒久留世的,而历经洗礼的微笑也因此有了坚不可摧的力量。走在巴戎寺,抬头就能看到196面微笑从不同的角度和高度看向你,即使因为太阳的暴晒在流汗,体力在流失,身体和心智还是在被这些微笑注入源源动力。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些微笑,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只留下这意味深长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去参悟。我需要用一生来参悟这些微笑吗?

作为一位想把宁静和慈悲留给后人的君王,阇耶跋摩七世没有在自己的陵寝歌功颂德,而是将1200米的浮雕还给了保家卫国和辛勤劳作、生活的平民百姓。浮雕有12世纪高棉人大战占婆人的故事,也有寻常人家在集市买卖、妇人生产、孩童玩乐、下棋、斗鸡、烧猪烤肉的画面。无论局势多么动荡,战争多么残酷,微笑面对生活的态度一直在高棉人的血液中流淌。

从巴戎寺出来,步行不多远就是象台和巴芳寺。象台(Terrance of the Elephants)是真腊王国的行政中心,四周有象、神鸟、飞狮的雕刻,象台对面是一片广场,是国王“莅事”、“朝觐”和“阅兵”的场所。象台上遮阳挡雨的屋面部分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石台基座。广场上还有十二座小石塔,一直以来人们都不知道它的功能,根据周达观《真腊风土记》的描述和后人的推断,这些小塔应该是古时候的法庭和监狱。审判的过程也颇为有趣,原告和被告各坐进一座小塔,由双方的亲属监视,哪一方先生病倒下,就证明哪一方有罪,得到了惩罚。从靠神保佑、听天由命的朝代,人一步步认识自己,一步步探索这个世界,到现在人可以改造自然,中间是经历了多少曲折和磨难,吴哥建筑令世人惊叹,建造这一切的人更是永远值得景仰和纪念。

巴芳寺(Baphuon)有长达172米的引道,人在上面行走,可以达到眼神、心神的集中,对其所通向的正殿心怀崇仰,引道的设计是吴哥建筑的一大特色,难道古代人就早已会使用心理学的原理了?引道旁散落的石块,等待着修复团队把他们重新放置到原有的位置。修复工作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也不是一年,两年的过程,而是几十年和数代人的接力。20世纪60年代,法国人就有修复的计划,但是长达20年的柬埔寨内战使得修复中止,直到1999年联合国开始进驻修复,石块被编号、记录、排列,经历了数百年的流离失所,他们将会回到当初的地方。

路经小吴哥城门,城门上方又是一个大大的微笑,此刻看到,更多的是亲切。之后我们去了一般放在大圈里的景点塔布隆寺(Ta Prohm)。塔布隆寺是阇耶跋摩七世为母亲修建的寺院。被全世界人民熟知是因为古墓丽影这部电影,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Lara Croft在神秘东方的寺院废墟中穿梭,得到灵启,进入通往宝藏的通道。石墙和树枝的共生也使得这座寺庙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种共生在表达强烈又含蓄的力量,是破坏?是倚靠?树借石墙攀升向上,蔓延的根枝又击破了它曾经赖以生存的石块,没有树的包围和挤压,石墙也可能早已坍塌。或许只有树和石头自己知道他们对于互相的意义,几个世纪的相守和博弈早已不用再分敌我,而我们,只是在自私地议论而已。

到达吴哥寺(Angkor Wat),也就是俗称的小吴哥,这座苏利耶跋摩二世为自己修建的陵寝,已是接近傍晚,体力也只剩下最后一成。吴哥寺和一般印度教寺庙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是坐东朝西的。它也将吴哥建筑里的引道因素发挥到了极致,475米的引道将人引向空间和时间上的焦点。引道那头的寺塔是柬埔寨的象征,国旗、纸币、纪念品上处处可以看见这三座高塔。实际上寺塔有五座,两座略矮的被三座大塔遮掩,只有你走到对的位置,才可以看到他们的真容。我们慢慢走,看看墙壁上跳舞女子的雕刻,衣饰,发型,表情,动作都极为精美和到位。我们慢慢走,看看双层回廊在夕阳投射出的红光下变换身姿,光和影将本来已经绝妙的几何空间渲染成一幅油画,而我们只需要慢慢地走。由于这天是圣日(holy day),吴哥寺的寺塔关闭,我们无法攀爬上将近60度斜度的阶梯,远眺小吴哥的风采,是遗憾也是一种纪念。往回走,我们将回廊的壁画放到第二天游览,此时走出吴哥寺,太阳已挂在树枝上,日落的光打进寺院的门框,在墙面上折射,整个空间被红光充满。日落并没有让人失落,因为明天我们将回到吴哥寺,看着太阳重新升起。

Day 2 大圈—吴哥寺日出、圣剑寺、东梅奔、洞里萨湖日落

说好的,今天要去看日出。印象中我还没有真正完整地看过一次日出,10年前黄山那次看到的已经是初生的朝阳。五点从酒店出发,一路上看到的是暹粒最普通的人在准备他们普通的一天。街边大排档三三两两亮着灯,不知道是做完夜市准备收摊,还是刚刚开张准备迎客。骑着摩托车的男男女女此刻一定很享受晨风拂面的早上。而小朋友们,可能即将要和妈妈展开每天的第一次求饶,想多睡个5分10分吧。在家里,我几乎不知道早上五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街上会有什么人,他们在做些什么。在我去上班的时间,他们已经让我们的城市从沉睡中重新运转起来。这里的街道也渐渐忙碌起来,我们到了昨晚来过的吴哥寺。天色还暗着,游客们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圣式地走向观赏日出的绝佳位置——吴哥寺引道两旁的莲花池。莲花池在引道两边左右各有一个,左边的位置更好。因为是旱季,莲花池的水并不多,浅浅得铺在池底,池中为数不多的莲花也还在酣睡,并没有被越聚越多的人惊醒。我们找了一处靠莲花池的地坐下,前面已经坐了两排人,左边的位置人更多,因为可以看到所有五个寺塔。吃两口酒店打包的早餐,静静看着天色慢慢发白。淡淡的红晕开始晕染寺塔附近的天空,游客不断按着手中相机、手机的快门,每隔几秒,天空的颜色就会不一样。天慢慢亮着,莲花池也开始倒映出三座塔尖。身边各种语言混杂着,德语、法语、日语、韩语、英语、中文,还有听不出来是什么的语言,大概都是在说好美吧。6点,天基本亮了,太阳的影子却还没看到。前排的人开始站起离场,据说太阳会在6点45出现,我们,坐着,继续等等。

果然,像是一个约定,太阳如期而至。暖暖的光线打在寺塔上,印在莲花池里。地上,水里,有两座吴哥寺,也有两个太阳。八百年前的建筑师对地理和天象的拿捏是如此准确,在今天看来,这是对科学和艺术结合的最佳诠释吧。看完日出,我们去看昨晚没有完成的两边各自有100米长度的回廊浮雕。浮雕的主题是印度教的两部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古人用最直接的方式,像放电影一样像我们展示了神和魔的制衡,好人和坏人的搏斗,君王、臣民在高棉王朝鼎盛繁荣时候的状态。我们一边看,一遍回忆蒋老师《吴哥之美》讲课中的故事,像是在复习老师讲课的重点,当看到和讲课中提到的同一个画面时,我们就像做对了题目一样欣喜。除了《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故事,还有600米的回廊浮雕刻画了印度教的创世纪、地狱和天堂、贵族妃嫔、树木鸟雀等的画面,没有史书文字的记载,这些浮雕用栩栩如生的画面告诉我们真腊王朝时期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

和吴哥寺道别,我们前往圣剑寺和东梅奔。阇耶跋摩七世为母亲修建了塔布隆寺,也为父亲修建了圣剑寺(Preah Khan)。寺外和守卫多处寺门的石像的头部早已不见,手掌也不知去向,但是他们的躯体依然倔强得守护这座宏大的寺庙,守护着阇耶跋摩七世这位伟大的国王曾经的住所。圣剑寺的游客远没有巴戎寺和吴哥寺的多,我们也得以解放双脚走走坐坐,谈笑各自生活的笑料和工作上的得失,身边散落千年的石块和残破的门墙,台阶,静静地听着, 似乎在叫我们留下烦恼,带走平静。走到圣剑寺的尽头,是一条通往丛林之路,路两边的树和灌木,把这条路装饰得清新非常。一阵风吹过,树上的叶子飘飘洒洒,落入地上,厚厚一层。荒废几百年的寺庙之外有这样一处生机盎然的场所,将我们的疲惫一扫而空。真想踩着柔软的树叶,接受大树的邀请,走向这条路的另一边,看看是不是有另外一片天地。

东梅奔(East Melbon),也叫做东美蓬,是耶稣跋摩一世在吴哥建都时修建的水库——东大人工湖 (East Baray)的中央小岛上的寺庙。现在当然是见不到当时7000*1800米的水库蓄满水时的景观了,只有坚强的石块和寺塔还在称颂公元953年国王带领人民建都时的建国伟业。东梅奔的四周有石象守护,象牙象尾都已破损,这些象既是守护神,又是高棉人生活劳作的伙伴。如今看到骑大象,已经没有了跃跃一试的念头,只是想着大象自从被人类驯服后,已经奉献了太多,不该再得到这般对待。离开东梅奔,太阳正当头,为了保存体力,我们回到酒店休息,避开一天之中最酷热的时刻。下午有看日落的打算,是去巴肯山还是洞里萨湖呢?旅行中要做的选择也是不容易呢。美美睡上一觉再决定吧。

决定把巴肯山放到第三天,那么洞里萨湖(Tonle Sap)的日落会让我们满意吗?在太湖边的城市长大,湖上的景色看的也不少,我对洞里萨湖的日落有所保留。事实证明,凡事要靠自己去体会和证实,洞里萨湖的日落令我难忘。洞里萨湖,又叫金边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我们下午四点出发,去往洞里萨湖的一路,是农田和民居,路也只是条土沙路,风一吹,尘土迷眼。民居用木头架高,底层可以堆置杂物,也可以在雨季防涝。大多数民居的破落程度令我震惊,有的仅仅是不规则的木片木板搭建而成,我更愿意用棚这个字来称呼,我更不愿去想屋内会是怎样的景象。到了码头,买票(20美金一张门票的一半1会用于支持水上人家的生活),上船,开船的小伙子不会说英语,也不在意后面的船赶超他,用他自己的速率悠闲得开着。船刚驶出的地方是一片数米宽的水域,右边是丛林,左边停靠着小渔船和零零落落的棚屋,水也并不深,离船不多远的地方,就有渔民站在湖里捕鱼,孩子们在靠岸的地方玩耍,湖对于他们就像是陆地一样,可以肆意行走。我们坐着,摇摇晃晃,湖水散发出异味,湖水也是黄混得很,这些渔民却世代依湖而居,生、老、病、死。渐渐的,船驶向了广阔,不少湖屋稳稳站立在湖面上,组成一个规模庞大的水上村庄。即使在水上,这个村庄也和陆地上的一样,有市场、有餐馆、还有一座天主教堂。

船停了下来,我们走上船头,坐下,船轻轻摇晃,不会游泳的我也不觉得害怕,周围和睦的村庄和温暖的夕阳令我平静。夕阳打在湖面上,闪着金光、红光,太阳逐渐变红,把周围的天也染得通红,红的浓度在按秒变化,水上人家在晚霞和湖水的辉映,日常起居。长年住在水上的人想必早已对这样的日落免疫,但是此刻带来的平静和快乐会支持他们微笑面对生活吧。太阳渐渐下沉,没有欢呼雀跃,没有溢美之词,我们坐着,不语,只是看着太阳沉入湖面。我希望将此刻内心的平静永远保留,即便回到我自己的城市,也能时常想起这无忧无虑的时刻。

Day 3 外圈—女王宫(班蒂斯雷)、崩密列、巴肯山日落

今天要走外圈,我们把景点精简到了女王宫和崩密列两处,来保存体力下午攀登巴肯山。女王宫(Banteay Srei),和女王一点关系也没有,大概是因为它的小规模和被称为“东方蒙娜丽莎”的女神像让世人相信这里应该住着美若天仙的女王,女王宫更确切的应该直接音译为班蒂斯雷,是为褒奖国师雅吉那瓦拉哈而建。在我们去过的所有吴哥景点之中,班蒂斯雷的的配套设施是最现代化的,景区门口有纪念品商店,公告牌,绿地、莲花池等等,也是反映了班蒂斯雷在吴哥遗址中独一无二的地位吧。班蒂斯雷规模不大,但是其精美绝伦的织锦般的雕刻使之成为吴哥遗址中最值得参观的寺院之一。很难想象翻卷着的浪花的动感,动物,大神,女神等等精美繁复的雕刻是在石头上完成的。用于雕刻的红色砂岩在清晨和傍晚的光线下会折射出炫目的红色,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在最适宜的时刻到来,因为寺院的规模很小,旅游团队又多,拥挤和烈日让我们的女王宫游览显得有些匆忙,好在寺院外时时传来当地乐团的演奏声,让我们对班蒂斯雷的景仰没有随着汗水的蒸发和太阳的炙烤而消散。“东方的蒙娜丽莎”已经被围起,游客无法入内参观。班蒂斯雷的雕刻和文物,一直以来都是偷盗的对象,大概神智正常的人在这样巧夺天工的艺术品面前,很容易会被蒙蔽,做出让人遗憾的事吧。

没能一睹蒙娜丽莎的芳容,我们走出寺院,坐在地雷受害者乐团前的观众席上休息。一边是令世界惊叹的无以伦比的精美雕刻,一边是手脚残障,眼耳残疾的地雷受害者乐师们,这样的对比强烈而炙热,我为这些乐师们投去和我观赏班蒂斯雷的雕刻同样的眼光和敬意。或许我们的眼睛既要能欣赏摄人心魄的美,又要用来审视曾经的错误和人间的疾苦。离开班蒂斯雷之前,路边的棕糖水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棕糖水是从棕糖树的雌雄花中流出的,当地人用来制糖。我买了一杯,甜甜的,凉凉的,有一种特殊的焦苦气味,做解渴的饮料也是相当不错。休息的当时,我们向警卫问起“东方的蒙娜丽莎”,警卫小哥让我们看了他手机里的照片,比起真正的蒙娜丽莎,有过之而无不及。

崩密列(Beng Mealea)和其他我们去参观的寺院相比,更为原始和神秘。一处处坍塌的石堆不知何时才能修复,乱石挡路,我们只能从架高的栈道上穿行。在其他寺院里随处可见的雕刻和雕塑这里很少能看到,由于地处偏僻,很多已被洗劫一空。这里更多的是石头们的相守以及它们和树的博弈,树根裹着石块,石块支撑着树根,几百年的牵绊可能还要持续很久。他们冷静得看着战争、掠夺、贪婪、丑恶,用无声的张力表达他们的态度,世易时移,人来人往,他们永远在那里。我很想爬上这些石堆,触摸这些坚毅固执的力量,可是强烈的阳光和高温使我退缩,我还不像这些经历世纪风雨的石块一样勇敢。

四点,我们开始爬巴肯山(Phnom Bakheng),等候日落。巴肯山并不高,只有67米,15分钟就能到山上的平台,工作人员会发放通往山顶巴肯寺的通行证,为了避免拥堵,只能同时有300人在山顶,因此很多游客早早就上山了。公元907年,耶轮跋摩一世在吴哥建都,巴肯山就是王城的中心。我站在山顶,想象当年这位君主遥望脚下丛林,开国建都的无惧与豪迈。 离日落还有段时间,我们找阴凉的空地坐下。刚刚被阳光炙烤过的地面滚烫无比,热量通过身体和地面的接触传播,即使没有直接被太阳暴晒,也是酷热难当。边坐边聊,随着人群渐渐转移到阴头的另一边,日落的时间到了。山上的日落和湖上的日落不尽相同,没有湖水映衬的光彩,却有高塔和树陪伴的壮丽。月升日落间,吴哥从它的建都人开始,历经千年,将世界上最宏大的宗教雕刻建筑群奉献给世人。太阳消失前的最后一刻,山顶的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是给这绚丽的落日,也是给吴哥窟带来的惊奇,更是致以建造、守护这一切的柬埔寨人民最高的敬意。

Day 4 暹粒市区 国王路、老市场、酒吧街

今天,没有景点要赶,去城里走走吧, 看看柬埔寨,看看暹粒在寺庙、大树、黄沙以外的民生。睡到自然醒,抛弃了吃了三天的酒店早餐,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市区的国王路(King’s Road)。对望着河的国王路让我想起了三年前的清迈,没有高楼,没有太宽的柏油路,来往的汽车也并不多,在这里,摩托车更方便,或者,干脆步行,即使阳光猛烈,还是能在路边找到树荫,在树荫和路边的太阳投射在地面的光圈下慢慢行走。这是一个颇具情趣的西化的街区,周围是精品酒店,来得更多的是游客,歇歇脚,打开电脑办办公,被吴哥的建筑震撼之后短暂地再回归一下城市生活。街区里有餐厅和纪念品商店,我们在Blue Pumpkin坐下,这家店被藤制的伞状大顶罩着,我们点了早午餐,聊聊这几天的感受,加上即将要回程的不舍。暹粒的很多餐厅都没有空调,大概这炙热的空气也是度假的标配吧,坐在冷气十足的餐厅里和在自己的城市就没有区别了。点餐的小哥有些腼腆,点单、上菜不紧不慢,似乎也是在配合懒散的游客的节奏。上菜的速度在城市里的人看来稍显缓慢,但是在这热带的度假城市,这节奏刚刚好。不用想着下一个小时是不是要开会,是不是约了客户,是不是有个报告要交,只需要坐着、聊着、等着。吃完早午餐,光顾几家小店,买点纪念品,去哪儿好呢?干脆,再坐下来吃点冰激凌。一圈走罢,又回到腼腆小哥的店,看到我们即将要停下的脚步,小哥很识趣了说了一声“welcome again”,大家都笑了。又是坐着、聊着、等着,冰激凌在炎热的天气里融得特别快,但是我们也不急于把它吃完,就这样慢慢得,享受没有电话、留言、邮件的时光。

走到河对面,往老市场的方向走去,街边的小店多了起来,除了店里的店员和路边的tuktuk司机,更多的是游客,亚洲人、欧洲人,耳边充斥着各国语言,一时间,我竟有点忘了我身处暹粒,回想数小时前,我还在帝王的寺庙和陵寝间穿梭,看着湿婆神,毗湿奴神、飞天神女们、猴王哈努曼在石刻上大显神通。路边餐厅的电风扇依旧在卖力得转着,店面的招牌是亮眼的橘色、红色、黄色、蓝色,餐桌从店堂里一直摆放到沿街,桌上也是橘色、红色、黄色、蓝色的桌布,桌上的餐盘、刀叉、调味瓶一应俱全,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的服务员在忙碌着,时不时进入鼻腔的是东南亚特有的香料的气味,南姜,番芫荽,红辣椒、罗勒、香茅,调和出让人开胃又开怀的情绪。曾经被法国殖民90年的柬埔寨如今在东西文化的冲撞下艰难又快乐的生存着。

矮小黝黑的tuktuk司机身着T恤、短裤、拖鞋,高大白皙的西方游客同样是T恤、短裤、拖鞋,他们用不同的语言交流,却能毫无障碍地理解对方。我们走进一家叫做Cambolac(堪堡来客)的艺术品店,这家店售卖的全部是手工制作的工艺品,漆器的杯垫、托盘、首饰盒、挂画,还有一些纸艺产品,这些艺术品的制作者,都是暹粒当地的贫困人口和残障人士。即使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各国游客来到暹粒参观消费,暹粒至今还是柬埔寨最贫困的省市之一。寺院外的街头艺术家,地雷受害者乐师们,景点外身背小筐,追着游客叫卖的小孩,洞里萨湖岸边残破的屋舍,无一不是在诉说这里还是有很多人过着我们无法想象的生活。但是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他们知道守望相助的力量,他们有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的决心,他们在学习,在发展,在向外传递他们的力量。在小贩、司机的脸上,我很少看到愁容,他们应该也有很多烦心事吧,小孩又要交学费了,家里的电器修好没多久又出了问题,但是,他们用勤劳和汗水回报生活,用热心和微笑回报游客。我被他们的乐观和坚强打动,对于我自己的生活,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走进另外一家店Stef’s Happy Cambodia Gallery, 看到的是法籍加拿大艺术家Stephane眼里的柬埔寨。他把柬埔寨人民的生活用色彩鲜明,造型可爱的卡通形式呈现出来,每一件作品都是在描绘再普通不过的平民生活,骑单车,逗猫,撑伞,走路,但是这些日常在传递同一个主题——快乐。快乐不是用上最新型号的手机,不是买到一只限量款的包包,也不是发张照片到朋友圈收到数不清的赞,也许这些能带来快乐,但是不持久。在Stef看来,快乐就是每一个人认真生活、认真工作、认真对待自己、认真对待他人,是一种可以互相传染互相影响的乐观情绪。我愿意相信寺院外的街头艺术家,地雷受害者乐师们,景点外身背小筐,追着游客叫卖的小孩,洞里萨湖岸边残破屋舍住着的渔民是快乐的。那么,我们快乐么?

我们没有在酒吧街多停留,几日下来的疲惫已不足以负担震耳的音乐和过多的酒精了。吃完晚餐,回到酒店打包行李,今晚,就要离开暹粒了。去机场的路上,我仿佛又回到四天前刚来时的这条路,即便是在深夜,空气中还停留着白天阳光留下的余温,周围弥漫着焚烧秸秆的气味,路边的小吃摊点着灯,迎着夜归的人们。来和去的一路是如此相似,但是我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也许这就是旅行的力量,修行的力量,快乐的力量吧。

后记

暹粒的四日,接送我们的司机Panda,街上卖水果、椰子、灯笼裤的小贩,女王宫外贩卖棕糖水的大叔,给我们看东方蒙娜丽莎的警卫,景点的工作人员,餐厅的服务员,地雷受害者组成的乐队,码头和开船的小哥,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乐观的微笑面对生活,面对游客。 一颗小小的糖就可以让路边叫卖的小朋友开心一阵,而我们从繁忙冷淡的城市中来,却时常忘了如何微笑,忘了如何珍惜生活中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东西。路上行车,没有争抢,没有不耐烦的鸣笛,大家都用一种似乎是互相说好的节奏平静、和睦地相处。景区、市区不见垃圾,唯一令人不悦的只是一些尘土。无关国家是大还是小,人民富裕还是贫穷,一个人对于别人的态度,对于生活的态度可以是用来衡量文明的标杆。柬埔寨即使是个小国,他的人民即使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我还是会用文明来形容他们,这算是高棉民族世代传承的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吧。高棉的微笑,不仅仅来自巴戎寺高塔上196张笑而不语的脸,更是来自于现在的柬埔寨人身上勤劳、友好、善良的品质。

千年之前,帝王们命令工匠在石头上雕刻神明,想借以神的力量来保佑自己的国邦和人民,如今,艺术家眼里看到更多的是最最普通的劳动人民的自勉自强,互帮互助。艺术,从古至今都在讲述故事,从神到人。而人,又在渐渐认识到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力量来经营生活,来回馈世界。这个曾经创造过奇迹的民族,一定会和他们的祖先一样,用勤劳和智慧,继续建造这个Kingdom of Wonder,继续让他们的微笑和文明令世人惊叹。Cambodia, 下次再聚!

本篇游记共含12404个文字,1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3-15 11:26

引用 tooth筱 发表于 2016-03-15 11:26:27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tooth筱:最后有张水塘里树枝的加了滤镜,其他都是原画

2016-03-15 12:05

2016-03-15 12:42

2016-03-15 13:05

2016-03-15 15:0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03-15 18:05

楼主 你们包的车 中午有回酒店休息吗?

2016-03-15 19:45

引用 行走的花花 发表于 2016-03-15 19:45:45 的回复:

楼主 你们包的车 中午有回酒店休息吗?

回复行走的花花:可以和司机商量的,一般是按客人的要求来的

2016-03-15 20:44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2016-03-21 15: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