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穿过浓冬的拉萨城去珠穆拉玛

1.
已然忘记了五年前站在西藏的街头,在那一座座的千年古寺下遇到的人和事。但却清晰的记得带着我在浓冬一路开JEEP4500去到珠穆拉玛峰大本营下那名苍老的藏族老司机。我也清晰的记得,那藏族老司机最后回到拉萨城后,在现实和憧憬交相的呼应下,一张到最后已变成曲折的脸。
我有些不忍心看那曲折后的脸,那脸上载满了我梦境里向往的西藏。可我也知道,我无力改变同行人中赤裸裸金钱观中堆积起来的世界。我鼓起最后一丝勇气潺潺的说,那些钱总之要回来也不用给我了,如果能找补回来,请老司机代收。
然后,落荒般,逃离了拉萨城。
从热爱上旅行开始,我曾经也无数次幻想过去西藏的千百种路径。
骄傲时,我想象我和会一群死血好友开着昂贵的越野车,走在318国道上,我们打闹中一路翻过理塘,穿行在破风稀薄的雪山底下,睡在借宿的藏民家里,嗨汗凌厉的闯进拉萨城。
难过时,我想象我坐在大巴的车窗旁,听着耳机悠然的歌声,一路想着错过的我们,我那些努力了也得不到的爱情片段,走走停停,无数次转车,不经意之间邂逅拉萨城。
彷徨时,我想象我要放弃拥有的一切,骑着自行车也好,跨个摩托车也罢,实在不济,走路也要跨过那一座座冰冷稀薄的雪域高原,用最后一丝执念,也要到达拉萨城。
魂牵梦绕,可终究情愫不深。于是可惜,直到火车通到拉萨城的那天,我也没有鼓起勇气,马上买张火车票,赶到唐古拉山的风口上,一路向西,去到拉萨城。
可几年后,当我的航班在一个浓冬的午后,盘旋在一座座雪山之巅之上,准备降落拉萨机场时,我在一个最不合时宜的季节选择路过了阳光城。
时间的轮回中没有如果,或许,假如;至少,在我的字典里没有。
所有的事情,正好在这个人生单行道的时间点里,在恰好的我世界发生了,深刻与否并不重要。
于是,我不经意邂逅了我的拉萨城。

2.
你是否曾接到过一个男人的电话,他说,他现在正好在拉萨
我曾经深爱过一个男人。我爱上他,只是因为我们在旅行的路上,他花了一天时间做了一桌好菜给我和他的好朋友吃,那一天,是我26岁生日。
当然,我至今也不知道,我是爱那桌生日大餐的自己,还是爱他。
他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和他的兄弟不停的来去穿行在这片高原的红土上,青藏线,川藏线,滇藏线都被他开到烂在了记忆中,可他,乐此不彼。
我曾坐在他的副驾驶室,和他深夜一起盘旋在四川深山里的泥泞路上,漆黑的星空下,听他向我谈起他曾经打拼在深圳的天空下,还有他被淹没的理想。
而接到这个电话邀约时,我在上海陷在一份份电子报表中不可自拔。而他站在拉萨的街头,对我说,你来拉萨吧,我等你十天,我们一起穿越古格王朝,穿越阿尔金山,走过无人区的荒芜,到达新疆
而在考虑过这个邀约后,从心里摇了摇了头。
而接到这个电话,是我到拉萨的八个月前。
而爱上这个男人,是离开拉萨的十个月后。
但爱上他,并不是因为这个在拉萨城里打来的邀约电话。

3.
每个人都想去到一座叫拉萨的城市,但我认为或这种期待仅仅是一种用城来逃离的借口,而已。
如果这种逃离是行走在圣洁雪白的高原之上的话,那叫极好。
而这种逃离最好是要有一些难以忘却的故事,理想场景定是艳遇。
实在不济,在神秘的宗教庙宇中,遇到点神奇的人事也行。
再或不济,就把高原的稀薄空气,拿来当做内心有过信仰追求的谈资。
我想,正是有了太多这样的渲染,在我数年来路过了百余座城市后,我都一直没有找到一种冲动,说我一定就要去西藏
但从西藏回来后,我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写任何旅行的文字了。
我心中的拉萨城和着我满心搭建的世界一起,在那个浓冬极寒的珠穆拉玛峰璀璨星空下,嘎然的终止了 。
我不知道这种终止,是不是种崩塌。
在回到上海的两周内,我一度心神恍惚,内心呈现出焦虑和难过。
直到在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门口,被医托用几包假药骗走了我400块钱后,我才从那片雪域高原苏醒回来。
原来,你心中永远有一座到不了的城市,它叫拉萨
西藏对我没有任何情愫堆积,因为没有任何生动的艳遇故事。
而我对艳遇的故事的定义,是我没有因为谁在这座城,要去此城寻他。
又或我也没有因为在这座城,遇到谁,而执意,要在此城留下。
再或我也没有因为在这座城,想到谁,恋恋不忘,而,放却不下。
所以,拉萨对我,其实是空洞的。
而这种堆砌的空洞,在五年以后,需要不停的翻开彼时的微博记录,才能一个个片段的想起,我在那片雪域高原下的自己和偶遇的你们。
而最鲜明的是穿着8厘米的高跟鞋,在经幡底下,站在JEEP4500的车顶,浓冬仰头。
原来你信步所期望的天涯,它也叫拉萨

4.
而记忆中最鲜明片段下的你们,支离破碎,却散落了在了时光的缝隙里,惨不忍睹。
我记得初到东措青年旅社的那枚女文青,她在昏暗的夜晚提着我的行李箱,告诉我,浓冬下的西藏该如何游玩。
我记得后来搬到某处小客栈后,那个上海来的女老板似乎是为了留在拉萨等她的爱情,所以花掉所有积蓄开了这家客栈。
我记得我们偶尔也会去大昭寺的门口晒晒太阳,来来去去走着去张望朝拜的人们,年轻士兵们端着早被世界淘汰的冲锋枪,他们害羞的不停看着我们,微笑,向往。
我记得去过布达拉宫,我站在白色的墙壁底下,回头张望。而这处没有光线的皇宫里 ,即便再多的珍宝也点亮不起这个曾经的王朝。
我记得我和你们住一家客栈,我们结伴,每人2块钱,坐很久的公交车,说要去哲蚌寺看辩经。我们逃票,绕过院墙外的路,拗着各种造型脱下外套,在浓冬的大风里,吵闹。我们翻过山坡到达哲蚌寺,结果当天辩经早就结束了。
可是,却不失望。
那些不知名巷子的甜茶便宜又好喝,一坐就是一下午;
日喀则早就不是日喀则,而浓冬的寺院不光没有游客,连喇嘛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战胜完高反,我为这次独自旅行的浓冬拉萨城开始感到无聊,就站在平措青年旅社的门口,打通了那位藏族老司机的电话,和另外几个路人一起,组队出发去珠穆拉玛峰大本营。
如果世间所有的遇见都会是偶然,那么,无畏的任性定会邂逅到不一样的精彩。

5.
我曾在无数次在异乡深夜的行走中,偶尔,也抬头去看漫天的星空。
可,五年了,我竟再也没有见过比珠穆拉玛峰下更闪亮的璀璨星海。
那个冬日下的大本营确实足够冰冷,温度低的超过了零下20度,我穿上了此行带出来所有厚的衣服,可脚上还是只有这双8CM的高跟鞋。
有时候,记忆会呈现幻觉,若不是硬盘里一张张照片有唤醒了那场日出,恐怕,我只记得一场冰冷的夜,而已。
我们寄住在距大本营旁的一户藏民家中,冰冷的屋子里,没有任何光线。被子里散发出藏族人民久远的气味,可在这样冰冷的雪山脚底,还能有这样一处寄宿地,已不可再多做要求。
原来,有的时候,我们要求可以降到不在冰天雪地里颤抖。
而那个生平最冷的夜晚,我们就这样站在漫天的繁星底下,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完整的拼成十二个星座。我们遥望着珠穆拉玛峰之巅,星幕下隐约能看到珠穆拉玛峰的轮廓,星星走着弧线围绕着这座雪山之王奔跑。
从生平最冷的夜晚里爬起来去等最高雪山脚下的日出,想必那时心里应该是一片寂静吧。哈着粗口的气,冻的发僵的脸庞,看着启明星缓缓地被苍穹的逐渐盖去,然后大地苏醒过来。
而我们,沉默,等待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把这片片寒意一一褪去。
原来,有时候,真的是我们自己要求太多。
原来,曾经向往以为看到这座雪山之王就能看到这座世界,
其实,不是。

6.
而去到大本营的路上,或许是因为冬日的原因,几乎无游客,无路人,整个喜马拉雅山的苍穹下 ,只有我们寥寥的和着雪山山脉一起奔跑。
我坐在扎什伦布寺的屋顶上,对着相机,身穿一件红色的衣裳。
我站在318国道积雪的马路上,和当地人讨价还价的买些手搓成的线香。
我跳在喜马拉雅雪山脚下,企图和这些群山沟壑一起流动奔跑。
我以为我从来不会明白所谓冬日的荒芜;在天寒地冻下,荒芜会给人怎样一种绝望?
我以为我从来不会明白所谓信仰的追逐;在圣洁雪山下,信仰会给人怎样一种力量?
或,支离破碎,
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拉萨城。
或,每个人都有条憧憬的318国道,穿过了喜马拉雅,眺望雪山之巅的王。
而我如今仍然清晰记得的那枚的藏族老司机,愿你在雪山湖泊的穿行中,岁月静好。

2016.3.14于重庆

--------------------------------------------------------------------------------------------------------------------------------------
这过去的五年,我认为这是最好也是最坏的五年。
每个女人大概最灿烂的年华大抵就是25岁到30岁这段时光,时光里她虽不再青涩单纯,可却用一种恰好的成熟在用尽残力奔跑,她的内心不服输的翻江企图破浪,而这些时光,也是最后最输得起的五年时光。
或嘎然终止,或残花绽放。
可我甚至一度怀疑在这五年里曾真实的呼吸过,但我却无力抹灭掉这五年里的自己。
所,提笔,为记。



本篇游记共含3598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好想去呢

2016-03-15 08:17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3-15 08:38

2016-03-15 08:42

2016-03-15 08:54

不错!

2016-03-15 08:59

图片太少了

2016-03-15 08:59

一个美丽的故事。我想知道,那个驾着丰田4500的汉子和那个8CM高跟鞋的明媚女子,他们后来呢??

2016-03-15 09:10

2016-03-15 09:2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引用 April-小小泗 的图片:

2016-03-15 09:24

2016-03-15 09:39

2016-03-15 10:27

引用 April-小小泗 的图片:

2016-03-15 10: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3F

引用 April-小小泗 的图片:

2016-03-15 10:32

2016-03-15 10:39

引用 April-小小泗 的图片:

2016-03-15 10:40

2016-03-15 11:23

2016-03-15 11:30

2016-03-15 12:26

2016-03-15 14:4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0F

2016-03-15 23:47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3-21 15: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