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  云南省旅游 >  丽江旅游攻略 >  记录我在丽江开客栈创业的日子

记录我在丽江开客栈创业的日子

相关目的地:   云南
943979张照片
本篇游记共含4221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2016-03-15 18:56

2016-03-16 11:05

客栈里的吉他声

  前两天来丽江旅游的朋友从我客栈离开的时候跟我提了一个建议。


  他说,你这儿环境装修啊什么都挺好,就是缺少点音乐气氛。


  我以为他在逗我玩,你开个客栈还要满院子一直放歌啊,那不吵着人家休息了嘛。

他摆摆头说不是。

  丽江一个特点是什么你知道吗?朋友问我。

古城啊、艳遇啊这些。我回答。

  还有民谣歌手很多。朋友说他在丽江玩的这几天到哪儿都能看到有民谣歌手。好一点的当驻唱歌手,差一点的就接头卖艺,很有趣。

  他这么一说,我想到了,拍拍脑门,有啊,怎么没有。虽然我不懂音乐,但我有个哥们弹吉他写歌什么的都很厉害。

  在送我朋友去机场的路上我跟他说起我那个哥们。

  我那个哥们看起来有点奇怪,我看到他的第一印象是木讷,但看他卖唱时又觉得他活灵活现,简直不是一般人。

  我叫我那哥们长发黄,因为他头发很长,脸又因为长期流浪卖唱而有些蜡黄。我是去大研古城考察大研古城客栈状况时偶然碰到长发黄的。大概是一年前的事。

  大家都知道我在丽江通过做客栈、做黑糖、多肉植物、自驾游这些综合起来创业的,但是创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大大小小的地方需要花钱,有时想想账目就头疼,遇到长发黄那些天我就因为这些事烦着,经过长发黄的时候他正在唱许巍的《执着》,正唱到那句“拥抱着你oh my baby”,我虽然是一个蛮粗糙的人,但还是被他唱地感动了一会儿,停下脚步听他唱完了这首歌,给他脚边的吉他盒里投了零钱。又听了一会就走了。

  我以为长发黄和其他路人一样,就是我在丽江的一个过客,但等我考察完大研古城里的客栈状况走在回我开的客栈的路上时我又碰到了长发黄,这货换了地儿又开始卖唱。

2016-03-17 13:20

我走到他面前听他弹唱的是一首我没听过的歌儿,歌词好像是这样的

“我只有音乐和啤酒,我想要吃滋滋冒油的烤肉,我只有路边和街头,我想要睡有床有拖鞋的房间”。

  歌词挺有趣,等他唱完我问他,这是啥歌?

  啥歌也不是,就是刚才即兴想的词儿。

  挺好。我问,你是今晚没有睡的地方?

长发黄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这两天有点感冒,唱地不好,没赚多少钱,除开吃喝,睡就不够了。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兴致,张口就说,要不你今晚来我的客栈住吧,免费,要是我客栈里的客人想听你弹唱点什么你就再累一下弹一下,你看怎么样。

  那感情好。长发黄就顺坡下驴地答应了,在回客栈的路上我们聊聊就认识了,他从此在我口中也就成了长发黄。

  结果那天我和长发黄回去时还正巧我客栈里的朋友们聚在院子里聊天,见我带着个背着吉他留着长头发的小伙回来都叫着弹两首助助兴。

  长发黄也不推辞,那天晚上气氛很活跃,我客栈的朋友们都像是放下了平时的保守,称着音乐在,一起唱起来。

  结果长发黄第二天也没走,说出去卖唱赚到钱再在我客栈住两晚。

我说都行。

  一晚上熟了以后我跟他开玩笑,我说,我听说弹民谣的都喜欢装逼啊,你是吗?

  那是真逼。长发黄的回答让我确认了这一点。

还有说弹民谣的都很穷。

这点确实。

  我笑,他也跟着笑,显然他并不把没钱当成硬伤。

  我说,今天你弹,我上午没事干,跟在你旁边给你合声你看怎么样,
他看我两眼,你会唱歌嘛。

...... 那你今晚还要不要住这儿。

得。  他点点头,别唱太大声。

我也点头,在心里问候了一声长发黄的大爷。

  之所以跟着长发黄看他弹唱,一是因为我上午确实是没什么事,二是我想排解排解这几天因为创业带来的苦闷。当然,我创业我也要享受的生活,我也想拥有精神上的音乐和啤酒。

  虽然我一个和弦也不会按,53231323都不会弹。但我唱地......好像也不咋地,总之一上午受了长发黄好几个白眼,哈,我全当没看见。

  中午吃饭的时候长发黄说下午他不弹了。

  我说,喂,不至于吧,我唱地有那么难听嘛,再说我下午也不跟着你。

  不是,你误会了。长发黄跟我摇了摇他的手机,我女朋友下午的火车到丽江,我去接她。

  可以啊你。我惊讶,我还以为搞民谣的都是一群打光棍的。

  你看我就不是。长发黄得意洋洋,和我女朋友半年多没见了呢。

就着长发黄女朋友这个话题我们吃了饭,然后长发黄去接他女朋友我就回客栈。回到客栈,住在客栈的朋友们见长发黄没回来都问他又去哪儿卖唱了。

  他接女朋友去了。我开玩笑说,今晚你们听到什么动静可都别出声啊。

  大家笑笑,追问我长发黄女朋友的事。

  我卖了个关子,说,等长发黄回来自己告诉你们。

  结果长发黄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今晚不回客栈了。

  我隔着电话骂他,你这一接到女朋友就不顾新朋友合适嘛。

什么呀。长发黄的声音有点苦涩,跟她吵架了。

...... 什么事啊?你们刚见面就吵架。  我一时不知道改怎么说。小两口吵架那是常有的事,不吵架才是不在乎对方,但一见面就吵架我还真是没遇到过。

  哎呀就那些事不说了。长发黄把电话挂了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是想帮长发黄一下,但这方面因人而异,况且我也没经验,只好给他发条短信安慰一下。

   说到这儿可能有些朋友觉得我这是在编故事吧生活里哪儿有这些个破事啊。但事实上这就是发生在我生活里活生生的事儿,而且生活里的破事永远比小说里多得多得多。

2016-03-17 13:20

我把长发黄今晚不回来了并且和他女朋友吵架的事跟住在我客栈的朋友们讲,他们一个个也是很疑惑,干嘛非得一见面就吵起来啊是不是情侣啊,然后就是各种猜测。
  住在二楼单人间的朋友,他是在广州那边上班的,每天起早贪黑地工作,生活两点一线,压力大所以来丽江旅游放松一下,他说的话就是很上班族的语气,他说这吵架啊在广州那边很正常,上班迟到被老板扣工资啊心情不好回来吵一架、做事没做好被老板吵了一顿心情不好回来吵一架,常有的事。女生嘛,放一放她自己就来找你嘛,常有的事。
  我揶揄他说说难怪你现在还单身,常有的事。
  他立刻反驳我说你不也单身嘛,常有的事。
......
  住在三楼大号间的一对大学刚毕业的情侣就像上班那位那样理解。女生说,我觉得应该是长发黄在这边和哪个女生有点小暧昧什么的手机里短信没删干净被他女朋友看见了两个人就吵了起来。男生立刻就反驳,说,你们女生就喜欢猜忌男人,哪儿来这么多艳遇啊我就没遇上,再说了这边大多数的艳遇都是酒托好不好,你觉得像长发黄那样整天卖唱的兜里没多少钱的男人有市场吗。

  女生横了男生一眼,说,你刚才说什么,你怎么没遇上?你就有市场?看你那德行,整个一歪瓜裂枣的,谁要。

  你要啊。男生嘴上不服输。


  我当然看出来这俩是在变相地秀恩爱,当即就要喝止,毕竟我自己还没着落了。受不了这成吨的打击。但在我之前另一个朋友制止了。
他是一个比我大的朋友,姓王,我叫他王哥,王哥是在天津那边做生意的,地道天津人,普通话里一股浓浓的天津味。

  小情侣嘛吵架很正常嘛,我年轻的时候也没少跟我家那口子吵架,现在不还是好好的,你们算了算了别吵吵了,头发绞了可以再长,小两口吵架了还会再好嘛,而且我看那小伙长得也还挺俊的,咱就别瞎操心了。

  我们都被王哥浓浓的天津话给逗乐了,我觉得每个天津人都有去讲相声的本事。听了王哥的话,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别的就去睡了。
但我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被长发黄的电话吵醒了,他在电话里语气抱歉又开心。

  长发黄说他给他女朋友哄好了,两个人现在手拉着手就在我客栈门口让我给开开门。

  得,我又得起床。

天太黑我又困呼呼地,没太看长发黄女朋友什么样,给开了门我就去睡了,第二天才认识的小可。

  小可是长发黄的女朋友,人长地乖乖巧巧地,有点像《智取威虎山》里的护士白茹,“小白鸽”。我的朋友们见着了都觉得挺可爱的。
怎么着?我们称小可去上厕所的间隙拉着长发黄问,你俩这什么情况。

  长发黄看着我们,你们几个大老爷们怎么还挺八卦的。

  八卦是人的天性嘛。那个女生给我们解围,我们纷纷称对对对。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小可见我去找她的时候还背着吉他,就觉得我一直在过流浪卖唱的生活显得不靠谱,她说她家里的人都不大支持她和我在一起,但她还是坚持请假过来看我,可一看到我的吉他就来气,所以就吵了。

  很正常嘛,你让人小女生承担这么大的压力还算不算个男人了。我们都说。

  没办法的事,我也有我想要的生活嘛,至少这两年不打算找工作。我是答应她以后不再到处跑卖唱了。

  你说真的?我觉得有点遗憾,但也不好说什么。

 哄她呢,等她开心了再说。

 你就作吧。那个女生说。

  长发黄和小可在我客栈再住了一晚,第三天两人就走了,问去哪儿也就说是去西双版纳骑骑大象,送他们走的时候长发黄给我们弹了首歌,是《红日》,大家一起唱,“让晚风轻轻吹过......”。

......
  等我把长发黄的故事给我朋友说完时车差不多开到机场了,我送他下车说,咱客栈也不是没音乐气氛,也许你下次来就能遇上了。他点点说下次来还住我客栈,等他进检票口我回到车里,点开许巍的《执着》放着
“拥抱着你oh my baby,可你知道我无法后退,纵然使我伤痕憔悴,伤痕累累。”

2016-03-17 13:20

酒吧里喝白开水



  今天讲讲酒吧街上遇到的一个女生,暂且叫她,嗯.......大白。

对,她确实又大又白。

  我是在大研古城的酒吧街上认识的大白。

  那时我陪我客栈的一个想碰艳遇的朋友老鱼去酒吧街玩,应着老鱼的要求各个酒吧转一圈试试自己的艳遇指数。

  老鱼这人性喜吃鱼,并且老鱼吃鱼有个特点,就是不怕鱼刺, 无论什么鱼都是大口大口地吞咽,吃起来十分凶残。老鱼为了练这项被鱼刺卡过许多次喉咙,练成之后常常展示给别人看,久久之他果然没有女朋友。


  他曾经问过我,这个技能不好吗,很男子气概啊。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说,但这不是好的撩妹技巧。
  什么是好的撩妹技巧?
  我也不知道。
  他想了一会儿,那咱去酒吧街学学?
  我,.........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酒吧街,我跟老鱼说你别老展示你那吃鱼神功,吓到人女孩了。

  其实就是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娱乐一下人生。老鱼说。
  无聊的事情能娱乐一下人生?我奇怪,什么奇谈怪论。
  真的。老鱼郑重地点了点头。
  看他认真的样子,我也认真地想了想。
  我想的是我创业的事情。

  我来到丽江已经两年多了,从辞职到创业至今,有了六家客栈,并且也在经营古法黑糖、普洱茶、野生蜂蜜,自驾游等。听起来像是不搭嘎,但我想做的是一个客栈品牌,我的很多朋友不是太理解,说的话也不是鼓励并且老有批评。

  我因此常常觉得苦闷,如果做一些无聊的事情能娱乐一下人生的话,那还真值得一试。创业带来的苦闷需要派遣,无聊的事情也不一定是浪费人生。
  说起来,“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这样的生活似乎才是我辞职来丽江创业的最原始的动力。

但在酒吧街认识的大白让我对创业带来的苦闷有了新的认识。

  我和老鱼进了一家叫“痛快酒吧”的酒吧,这让我想起舒淇在哪一部电影里说的,“你知道爱上一个爱摇滚的男生是什么感受吗?痛快,又痛又快。”,想到这台词我笑了笑,老鱼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大白。

  你看那个女生?老鱼指着坐在酒吧角落正在看小台子上乐队演出的女生。这个女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大,就是又高又有点胖,还很白,肌肤很好,看起来很有气势,要知道男人本来就不显高,这女生要是再比男人高的话男人就真不好意思去搭讪了。

2016-03-18 14:45

第二天送朋友走的时候出乎我意料的是大白居然过来了,她见我正要开车问我,忙?
  有点,要送一个朋友去机场。
  是你的朋友还是来你客栈入住的客人?
  都是。我说,到机场不远,你先坐着,我待会儿回来跟你聊。
大白说好。
  我昨晚听你说你是做客栈的,今天就想着过来看一下你客栈怎么样?

  还不错吧。我说,你先看,老鱼也在里面,我先走了。

  我回来的时候大白已经走了,老鱼说大白临时有事,她过丽江来好像是来出差的。

  出差?不是旅游啊。我说,那这趟差出地也挺好,来了丽江。
没和大白聊聊天我觉得有点遗憾,问老鱼晚上是要自己出去吃还是在客栈开火做饭?
  老鱼选择了前者。
  老在你这儿吃都腻了,今儿我自己出去吃。
我,. . . . . .

  这两个多月是旅游淡季,客人少,除了刚送走的那个朋友和老鱼外客栈就没客人了。我让保洁阿姨打扫一下客栈上下,自己一个人在客厅摆弄摆弄我的多肉,这样子到了下午,有人来客栈了。

  不是老鱼,是大白。

2016-03-18 14:45

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走了吗?
怎么?不欢迎啊,今天我可是专门过来找你的。
欢迎啊,怎么不欢迎。不过专门过来找我是怎么?我不解。
你不是做客栈的嘛,我是一个旅行APP的专栏写作者,来采访采访你的客栈,收集点素材。
挺好。我笑,那咱们叨叨吧。
大白问我,客栈里没客人?
没呢,这两个多月来因为是旅游淡季,都没什么客人。
那你没客人就这么经营客栈着不亏啊。
有时候会亏,但心里不亏啊。我说,这里的生活挺好,空气、风景都挺好,我之前上班累,现在就图这个。

这样子不像个创业者啊,倒像是一个老头在这儿颐养天年。
我笑,被你看出来了。
她问,真的?
假的啦。我说,除了光开这个客栈,我在其他地方也有客栈,然后现在在尝试做一个像多肉植物为主题的客栈特色。
还有呢?大白接着问。
你这APP名字是不是叫刨根问底啊。我开玩笑说,还有在做丽江这边的土特产,比如野生蜂蜜、普洱茶、古法黑糖。这些东西看起来是有点杂乱无章的,但是我是想综合起来,让来我客栈入住的客人既是住客栈,又能足不出户就吃到丽江这边的美食特产。噢,还有自驾游。我在这边两年多了,开发了几条自家游路线,如果来客栈入住的客人想要来一场自家游的话我也能提供。

那你刚才送你客人去机场是想留一个回头客?大白说。
当然是有这方面的想法。我说,好的客栈不仅要有好的入住环境,更要有好的服务态度,这样子才能有口碑嘛,一个客人走了,他下次来丽江玩可能是很久之后了,可是他觉得服务好的话他会推荐他来丽江旅游的朋友住我的客栈,这样口碑效应就出来了。

说到底你是想把客栈做好咯?大白说。
嗯。最近我还想收购几套客栈,但手上的流动资金不够了,所以想通过众筹吸资,回报是客栈的股份,这样一来可以认识更多的人知道有更多的信息渠道,而来还可以把客栈做大,再好一点的话把我的客栈做成一个品牌。

想地很好。大白说,但是丽江这么多客栈,你的客栈就算做成了品牌竞争力也不是太大,说到底,还是分这块蛋糕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做客栈,就大研古城里就有三千多家客栈,虽然你的客栈比较有自己的特点。大白说,赚钱难。

你说地太狠。我说,一点都不像《超能陆战队》里的大白,那你说怎么办?

你的方向是对的。做一个综合性的客栈,综合古法黑糖、普洱、自驾游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综合到一块的话还是有较大的赚钱的空间的,比如,自驾游你要是开放地好的话,那你客栈完全可以当一个聚集自驾游车友的基地,这样入住量就多了。

说地容易。我苦笑,自驾游不好做,把人家带出事情了怎么办,而且对车辆也是有要求的,这方面要跟专门租车的车行合作的,我还在和车行谈呢。

也是。大白说,你没吃饭吧?
还没呢,打算自己做点吃的。我说,你吃了没?
自己做?你客栈还有厨房啊。大白笑,我手艺不错,你有什么菜,我来做菜。

好事。我说,你做吧,菜、肉都有。
大白做好饭我俩聊着天吃着菜,也是没聊工作年龄什么的,聊兴趣和爱好啦,聊到饭饱大白问我有空没明天一起去骑行去玉龙雪山,我再约一个朋友,我们三人一起。

好是好,但你们能骑得远吗,要不直接开车出去玩吧。

不用,大白说,我那个朋友你最好认识一下,他是这边做火锅店的,就在大研古城北门坡那儿,火锅店很大,上下五层,六百多张桌子。大家一起骑行才好加深友谊,你们可以做些资源互换,你介绍你的客人去他那儿吃火锅,他那儿的火锅味道确实不错,我吃过;他也可以把他的回头客们介绍到你的客栈入住,相互帮助。

这个好。我笑着说,这顿饭没白请你啊。
主要是看你友好,做客栈也是认认真真的,有想法。如果他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跟她提一下你客栈众筹的想法,我想他应该有兴趣,因为他是打算在丽江这边常住的。

嗯,我会的。我点点头,众筹做客栈这个我是真想好好做,明天跟他聊聊吧。
大白点点头,起身就要走。
欸,你今晚住我这儿吧,放心,老鱼那家伙肯定愿意给你掏住宿费。

大白笑,你开玩笑呢,又不熟怎么能让人家掏钱,再说了我有订客栈,不去住也不好。

大白这么说,我也不好挽留,开车送她到古城,下车时我才想起来问她,大白。

怎么?她回头问我。
你怎么在酒吧喝白开水啊。
哈哈。大白笑,你还记得啦,我在酒吧等人,不是专门去的酒吧,我喝的是加糖的白开水,用来治胃痛的。

你有胃病啊?我那儿有黑糖,很靠谱的,不知道你吃着能不能缓解一下。

行了,还做广告啊。大白见我要解释,摆摆手,开玩笑的啦,我没事,工作上的老毛病了。

工作上?我奇怪,她一个专栏写作者很累吗?
工作累啊,老是熬夜,写的东西也不一定能过,稿子被毙了也只能熬夜重新来过。压力还是大的。

那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大白笑笑,跟我招招手拜拜。
既然选择不怎么办的话那压力真的大吗。
我回到客栈老鱼也回来了。
你去哪儿了?老鱼问,今天出去吃饭认识一女孩,我给她展示我的吃鱼技能她还很开心看到诶。
她说什么了吗?
说我好牛逼。
好牛逼?哈哈。我笑了出来。
无聊的事情不止能娱乐自己,有时候也能娱乐她人;苦闷的事情也挺无聊的,那不如拿苦闷的事情来娱乐一下吧。我想,所以我跟老鱼说,你看我开这个客栈也挺不容易的你怎么不把那个女孩带过来入住啊。

呃. . . . . . 老鱼犹豫半天没说出话来,看得出来他很尴尬。
怎么了?我说,我就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不是。老鱼说,那个. . . . . . 
什么?
哎呀就是那个女生有男朋友了我还被她男朋友给瞪了一眼。老鱼满是尴尬。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2016-03-18 14:45

三朵节——纳西族的庆典
  农历二月初八,在很多汉族人看来只是一年之中很普通的一个日子,既没有不是什么节日,也没有什么庆典。但是,对于丽江纳西族而言,二月初八却是特别神圣的一天,因为今天是是纳西族最大的守护神——三朵神的祭祀日,这个节日在纳西族是法定的节日。既然我生活在丽江,也算是半个丽江人,自然是要去看一看。

  其实这篇文章在二月二十九就打算发出来,只是这两却是有些事儿忙,拖了一下,现在回过头整理一下,发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丽江纳西族的民族节日,三朵节。

   三朵节,其实读音应该是三多节,在当地一些记载里看到的也全是“多”而不是“朵”,像庆典的主要地点就是“三朵阁”而不是“三朵阁”,至于为什么“三多”会被别人称为“三朵”,我也不得而知。如果诸位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查一查资料,弄明白了也麻烦知会我一声,我长长见识。

   三多阁,位于丽江城北13公里的白沙乡玉龙村,平日里除了本地居民,游客并不是很多。下午两点左右,我跟侃哥(也是在丽江的创业者,算是我的前辈,因多肉植物而认识,之前的文章有提到过)驾车从我的客栈出发。到目的地有20多公里,本来这距离很快就能到,但是因为今天去三多阁的游客很多,路显得很拥挤,所以车也开不快,也就一路闲聊。

   三朵节庆典在雪山脚下,越是靠近,越觉得风特别凉爽。开了一会儿,慢慢就远离了近郊区,步入城市远郊,人慢慢地少,很难得见到住房,都是一片连着一片的田地。

    这景色让我想起了之前的一次骑行经历,我也不知道那是在丽江的哪个地方,只记得骑到那里,有些累了,停下山地车喝口水做一下修整。面前是一片黄色的麦田,麦田一直绵延到青山脚下,而青山之巅从我的角度看就像是顶着天上的白云,很空旷,让人感觉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用几句话形容就是,黄麦接山尽,青山连云白,旷野苍穹间,天地只一人。

    站在那里我就能体会到什么叫做渺小。我是麦田里一个小小的点,麦田就像是一条线扯住青山,而青山则被蓝天白云拥住,让给人不禁想到,天之外又是怎样的一片光景,相对这些,我们一个,算得了什么?

   不断深入纳西族的聚居地,纳西风格的民居多了起来,景色也不像之前那么荒凉了。丽江毕竟是旅游胜地啊,即使是在这么偏僻这么深的地方,依然有很多很多游客慕名而来,本来有一趟6路公交车直接可以到三多阁,今天却在村门口就停下来,因为村里边现在太拥堵了,村道也不是很宽,所以今天只能离村口一段距离的一块空地上就停车下车掉头回城区。空地停了很多汽车,路口还有交警设卡,拦下进村的车,避免村里发生严重的交通堵塞,我们也在这里停下车走进去。

  村口有很多电动三轮车在拉客,一个人5元,就用平时他们拉货用的小三轮车。觉得当地人经济头脑还是很好的,那么多人来,总会有很多人不愿意走这么段路进去,趁着这么个机会好好捞一把。不过我们俩都是走路走习惯了,平时去游玩翻山越岭都没觉得怎样,更别说现在只是要我们迎着雪山风走着大马路。

2016-03-19 12:17

这已经到了雪山脚下了,雪上看起来比平时更高耸更巍峨。在雪山上看雪山跟在雪山脚看雪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你登上雪山的时候,虽然能看到天地一片白,一览众山小的景色,但是限于视角,能看到的终究只有这么一角。而人处于雪山脚下,却能够看到雪山的全貌,一股磅礴崇高之美瞬间将我们征服,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渺小感。


   丽江的天气常常要看雪山的心情,在雪山脚底下,风很凉,即使我们走了这么长的路也不觉得有丝毫的热,反而是越走越觉得要将衣服捂紧。两边的人渐渐多了,有不少商贩都推着流动摊位来这里占位置,以求在这个日子里能够多挣一些。在这里逛,颇有一种逛庙会的感觉,很多当地的居民穿着民族特色服装在路上走动。


  一直沿着路走,在三多阁门口遇到小萨。小萨也是我在丽江认识的小伙伴,她毕业之后不像被困在工作岗位上,毅然选择一个人外出旅游,做一个旅游作家,通过给各旅游网站写游记挣去旅游所需费用。当她来到丽江之后,在丽江住了一段时间,就不想再走了,在丽江定居了下来,她的笔现在也专门写丽江。


  相遇就是缘,三个人结伴一起进入三多阁。有了妹子同行,逛起来果然欢快得多。之前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走路,要么是低头赶路要么站下来看看景色,有了小萨之后,我们开始会因为一些奇形怪状的商品而驻足。三多阁的门口有人摆摊套娃娃,如果是我们两个人绝对注意都不会注意到,现在却被小萨拉着要陪她套娃娃。

  我们俩在旁边一脸不解地看着小萨在那欢欣雀跃地收获了一个战利品,终于可以进去三多阁。三多阁门口有很多大妈拿着香向我们推销,跟我们说买一只香烧给三朵神什么愿望都能实现。我说大妈,要是真这样你们又何必在门口卖香呢?把手里的香全拿去祭给三多神就好了,不用这么辛苦干活。

  三多阁正门一进去是一个小院子,院子正面是一个类似戏台的表演场地,因为三朵节的缘故,当地组了一只真正的“民族乐队”,身着纳西服饰,手上拿着古老的乐器,在台子上弹奏纳西古乐。

   纳西古乐是纳西当地的传统乐曲,之前在玉水寨听过一次。那一次演奏的都是纳西族的老爷爷,我以为这可以作为民族传承财产的纳西古乐现在也只有老一辈的才会?就像各地很多当地风俗一样后继无人面临着失传的窘境。不过今天的演奏台上我看到了不少年轻人也在其中,这也算是意见令人高兴的事情,不管我是不是丽江本地人,我都不希望这样一份民族的瑰宝才历史长河中消逝。

   有人说,不到丽江不算到云南,不听纳西古乐不算到丽江,纳西古乐的魅力源远流长,是因为,纳西古乐是唐明皇等皇室贵族创作的宫廷音乐,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音乐之一。据考证,纳西古乐起源于公元14世纪,它是云南省最为古老的音乐,也是中国或世界最古老的音乐之一。

    纳西古乐是纳西族人民在接受以儒道文化为代表的中原文明影响下而创建的艺术结晶。纳西古乐最具欣赏性的地方是其“稀世三宝”。第一件宝贝是古老的曲子;其次就是古老的乐器,乐师们手上所持乐器,皆有上百年历史;再有就是古老的艺人。

   有些乐器在演奏时加进了大跳跃的装饰音,和音程很大的滑音和颤音,冲淡了汉族原有的清秀, 典雅的丝竹乐风,变为粗犷有力,富有浓厚民族色彩的乐曲了。曾经只有老艺人演奏的纳西古乐,今年来也不断有年轻人加入,这不正体现着这一种古老音乐经久不衰的生命力么?

2016-03-19 12:18

在台子下听完一曲悠悠古乐,我们绕过阁子左边的小门,算是进入到三多阁的正殿。其实三多阁不大,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也就几步路而已。

正殿是祭祀三朵神,烧香祈福的地方。正殿亭子下有一个大铁炉,铁炉不断地冒着烟,旁边有一个身穿纳西服饰的大叔拿着根棍子像是在搅动着什么。我不知道纳西族是不是也跟汉族一样,祭祀的时候需要烧纸,如果是的话,那这个铁炉应该就是焚纸的地方吧?

一进到正殿就闻到浓重的烛香气,同时还带着一股浓浓的烟,说实话,有点被呛到眼睛了。来这里上香的人非常多,而本地人在占了极大的一部分,这也可见纳西族对三朵神的虔诚与敬意。不少外地游客也在三朵神香案前焚香叩拜,祈求好运。

三朵,纳西族的战神、玉龙雪山的化身。三朵神作为这一方边陲净土的守护神,千百年来深受纳西等各少数民族的尊崇。纳西军战前会高呼“阿普三朵窝陆”!意思是“三朵爷保佑”!除去二月八日三朵节这一天,纳西族人也有离乡外出前到三多阁焚香祈福,平安归来或升官发财之后到三多阁还愿祭拜的习俗。所以,作为一个民族的保护神,在属于他的节日里能够接受日次多的香火供奉自然也不奇怪。

在经过正殿想要进入后院的时候,一个庆典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一根上面写着东巴文字画着东巴图案的祈福带子。我以为跟目前多数的寺庙一样,给了你东西,你就需要给香油钱,结果令我比较诧异。对方向每一个路过的人分发带子,却不会跟任何一个人开口要求捐赠,只是告诉你,将带子绑在树上,能够向三朵神祈求福运。

去过很多国内的寺庙,很多寺庙烧香祈福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种经营,拜哪个神,烧什么香都会给你明码标价。这种只是单纯地想把福运洒给更多人的行为,现在可能只有这纯洁朴素的地方才有了。

三多阁的后院很简单,没有华丽的装饰,只是一片简单的板砖地,但是这建设得很简单的后院并不简单,这里种植了一棵巨大的柏树。为什么说有这么一棵柏树就不简单呢?因为这棵柏树可不是仅仅巨大而已,它更是一棵古树,有一千两百多岁。

一千两百多岁啊,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他们还没出生的时候,这课古树就已经屹立在这片土地上了。它历经风雨沧桑,看过了沧海桑田,注视着纳西族的繁衍发展,一直到今天。古树树心部分已经空了,但是它粗壮的躯干却还这么直挺挺地站在这里,看着时间的一切变化而自己巍然不变。

看着古树,我一直在想历经千年是一种什么感觉?自己身边的一切不断地变化,初生,成长,死亡。有人来了,有人离开,也许他的前世来就在树下参过禅,这一世却为了追求心上人在树下苦苦等待。听过前世诵的经,也看到了他这一世焦急的表情,但这一切却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默默地注视每一个路过的人,每一件在树下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种寂寞吗?

后院除了古树之外,还有一棵梨树和一片小小的油菜花田。油菜花开得很旺盛,一整片都是黄色。小萨一看到这样的景色就走不动了。在花田之前拿出手机接连自拍。嫌自拍不过瘾,把手机扔给我,自己连摆了多少pose要我给她拍。突然想到网上一个段子,说对女人最大的惩罚就是,给她拍照然后不给她看。可惜手机是小萨的,组织部了她看,要是用我的手机的话,一定让她抓狂一次。

从后院的另一个门转出去,搬了张椅子在演奏台前听纳西古乐,陶冶一下自己的情操,感受古老的乐韵。

离开纳西三多阁的时候也已经是接近下午五点了,走回的路上,行人并没有因为天色渐晚而减少。其实说晚现在确实也不能说晚,因为地处高原的缘故,丽江的白天都要比其他地方长了不少,夏天的时候,晚上九点天色也未必完全黑了。

背着雪山,在山风的送拂下,我们与三多阁相离越来越远,循着来时的路,我们在停车的地方告别了小萨,架上车回到了客栈。而随着三朵节的结束,小镇又会回复到往日的安静,但是来年这个时候,三多阁的香火又会比今年更鼎盛,又会迎来更多的,新的游客。毕竟,神依然在守护着这片土地,为这里带来安宁与繁华。

2016-03-19 12:18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3-21 14: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