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怒江丨璇玉静好,初心不忘

30
Cosmos0027 LV.16
2016-03-16 08:18 1249/5
  • 出发时间/2016-02-11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500RMB

人们惧怕行程的孤单与寂寞,却管不住早已脱缰的心。
人们埋怨旅途的枯燥与乏味,却离不开沿路迤逦的景。
人们咒骂政府的修路与致富,却忘不了乡亲密实的情。
我们一直在路上,付出的值与不值,就像客厅里的那套旧沙发,躺久了才知道。
-------------------------------------------------------------------------------------------------------

老姆登 • 知子罗 • 傈僳族之歌
我独自走在沿江的二级公路上,怒江那不可思议的绿有如静好的璇玉常伴左右。脚步慢慢变得沉重起来,心情也由起初的赞叹变得无暇顾及。
一个钟头前,朋友从QQ上发来信息:“我已在知子罗路口,这就打算徒步上老姆登。你过了匹河,最好让司机捎你一段到路口,少走三公里路。当然也可以在匹河下车,和人拼辆三轮上山,十块钱一位。”
懒癌的我选择后者。下了客车,在街上走了一段,发现下午三点,整个匹河乡空荡荡的,根本无人可以拼车。接连询问了几辆三轮,得到的答复大都是“不上山”与“自家的车不载客”。仅有的一辆同意让我包车,开价50,我还价20。
“20块钱油钱都不够啊!兄弟!“
“你们载人上去不是10块钱一个吗?“
“热闹的时候是这样,现在没有人上老姆登的。“
“30去不去?“
“……“
谈崩。
“不就是三公里,上山不就是10块钱的路途,我还不信上不去了。“这样心想,我将65L背包的腰带重新系紧,踏上公路。
江水指引公路形成一个个转弯,偶尔有车从身后呼啸而过。我心血来潮向来车们伸出大拇指,姿势颇为自信。然而,一辆过去了,十俩过去了,每一次伸出手,司机们似乎呼啸得更加快了。这样停停走走继续过了十来分钟,远处一辆三轮从下坡开来,经过时似乎稍微减了速,与司机四目交汇后,就在我吼出“哎”的瞬间,对方在身后停了车——不愧是老司机。
“载客吗?”车上并没有乘客。
“上哪儿?”
“老姆登,多少钱?”
“50,我刚从那下来。”
“3……40好吗,我都从乡里走到这儿啦。”
“上来吧。”司机很实在。
一个个沿着山崖的发卡弯慢慢在视野里变成了优美的线条,我死死攥着顶棚的下沿,毫无奈何地看着司机娴熟地加速、漂移,二十来分钟后,终于抵达。
“hi,我远远看到车上来,上面只有一人,就猜到是你。”朋友面带微笑欢迎,我们从不同的地方而来,竟在这异乡同聚。
“你不是走上来的吗?没有3-4个钟头应该搞不定啊。”
“啊啊……半路拦了个老乡的三轮,用了两根烟的交情。”
“&*#……这里天气不错,丙中洛应该也还行。”
“十里地,不同天。峡谷的天气我们猜不透,走吧,先去放下行李。”
-------------------------------------------------------------------------------------------------------

自从进入了怒江州的地盘,国道两旁林立的村庄里,那一座座尖顶的教堂最为显眼。几个世纪前,传教士们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给这片贫穷的土地带来了富饶的信仰。州里的怒族、傈僳族以及纳西族人民成为了坚定的基督徒,每逢做礼拜的日子,村民们皆停下手中的农活或生意,来到教堂虔诚地唱诗,孩子们则在外面嬉戏打闹。而老姆登教堂的四声部合唱,自然是我此行的目标之一。
至于观后感,傈僳语编织的歌声听起来很像日语,女音优美婉转,男声浑厚质朴,曲子清新自然,舞蹈编排的每个动作皆有其象征的意义,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以我的标准来说,实如天籁。
-------------------------------------------------------------------------------------------------------

知子罗,碧江老县城,废弃的怒江州府,从老姆登沿盘山公路步行30分钟可达。我们选择村里上山的小路,本意是拍拍清晨的小景,可大雾像昨夜的睡意一般,说来即来。这时不妨盖上镜头,珍惜山林间的每一次呼吸,去享受湿润的雾气从鼻腔直通肺部的清凉。这是大自然馈赠给外来的我们,在城市中不敢奢望的礼遇。一只德牧从雾中窜出来,在前方的石阶上坐立,我们保持着眼神的交流,从身旁走过。几秒后,它又无声超过我们,以同样的姿势回望。这才弄清楚,狗在给我们带路。
“房子挺多的,人也不少。”到达迷雾笼罩的县城,狗不见了。
“当然了,毕竟做了几十年的州府。县城是“废弃”了,可村民一直都在。”朋友连续两年来到这里,见多识广。
“好端端的州府,为什么建在山顶上,像现在六库那样的地方多好。”
“近百年前,你觉得这儿会有怒江边那条国道吗?”
“……”果真我是无知的。
“以前哪,马帮们在峡谷间贸易,走到碧江,刚好到了不得不休息的时候。聪明的人从中嗅到生意,也会有更多的人聚集到这里,久而久之,就成了县城和州府。”
“这些建筑物,让人回到了刚解放时的感觉呢。”
“可不,那图书馆新建成,一本书没来得及放入,政府就整个儿搬走了。现在就解放军驻军处保存得比较完好,其它地方都被村民占领啦。”
“你不觉得,迷雾中的知子罗,很有种寂静岭的感觉吗?”
“走罢,去茶厂。看看那里的茶叶,我们是否喝得起。”
11点多,雾散了,天开云霁。因为找不到小路,我们遂沿着盘山公路向茶厂进发。虽然耗时颇多,却能在路旁观赏到知子罗全景,实为意外之喜。老姆登高山绿茶400多一斤,显然无福消受。而茶厂餐厅提供的烤乳猪,还是很值得推荐一尝的。
-------------------------------------------------------------------------------------------------------

丙中洛,仍旧美得令人心怡
丙中洛,在祖国的西南深处,十几座各有名讳的雪山脚下,这里的生活仍然质朴——行走在田垄上,村民的房屋渐次毗邻,依势而建,屋外总不乏几株开得正好的桃树。陌生访客闯入油菜花的田园,鸡鸣犬吠便此起彼伏。女主人喝止狗儿后钻进屋子,升起袅袅炊烟。夜雨过后的土地有些湿滑,随着松木铺成的小道爬得更高些,眼下的村落俨如一卷油画铺展开来。两个约莫八九岁的男孩女孩,赶着一群黑色山羊上山吃草。有只羊脖子上系着铃铛,响声和着小孩的嬉闹声慢慢隐没在山间。出了村庄,再沿着水泥的盘山公路走上2小时,便到了怒江第一湾观景台。
-------------------------------------------------------------------------------------------------------

“听说丙中洛被叫做东方瑞士?”
“那是香格里拉吧。”
“你去了丙中洛,认为如何?”
“值得的。”
这是来之前,我和朋友的对话。然而,徒步秋那桶的那天,修路导致的漫天尘土和风沙,使我们一度想放弃行走。
朋友一改平日里一本正经的严肃做派,更是絮絮叨叨了一天:“去年的路,可是一点尘土都没有啊。”
“要致富,先修路。”
“过两年,摇旗子的旅游团大军要来了。”
同行的人们如是说。
绿色的江水和往常一样妖艳,平添了一抹悲伤。
-------------------------------------------------------------------------------------------------------

 村子里静悄悄的,田地里没人劳作,拴着后腿的小乳猪在泥地里打滚,几只大黄狗趴在屋前阴影里打着瞌睡,并不吠叫。江水不停拍打岸边礁石,起风了,带出一阵阵麦浪,我不禁重新合上衣服的拉链。
“村子没人哪。”我选好景,对着田里的两头牛构图。
“刚才古道上的马帮,你看见了?”朋友坐在石头上,点上一支烟。
“只有他们还出没的地方,才能容得下清静罢。”我嘟哝着,相机目镜里怎么也避不开对岸张牙舞爪的挖掘机。
“好像没什么游客走村这头的索桥。”
“走过古道,看过村子,拍了相片,这不原路回去了,车在等。”朋友一马当先,探出登山杖,拨开荆棘,拐进下坡的一条小路,好像我们有点小小迷失方向。
其他人立在原地等待的时候,上坡处两个约十一二岁的姑娘背着箩筐——里面是捆好的干树枝,出现在我们眼前。
“你们好,这边能过桥吗?”我大声问道。
“可以的,叔叔你们先上来,要走这条路。”
“谢谢。”我照例往每人手里塞糖。
“叔叔,不用的……谢谢”她们是执拗不过我的。
朋友从身后赶上来,“刚才的小姑娘,告诉我们前面不好走,要当心点。”
我身上不禁暖暖的。
“快些走,以我们的速度回客栈要到晚上8点了。”
讨厌,泼什么冷水。
这是雾里村的故事。
-------------------------------------------------------------------------------------------------------

“嘿,你叫什么?”我喊住一个初次见面却分外眼熟的女孩。
“林丽英。”这女孩和想象中一样,十分大方
“嗯,你的怒族名字呢?”
“斯娜英宗。”
“那就对了!”我将事先准备的糖果分给三个漂亮的女孩。
“叔叔,你们要来我家做客吗?”
“好啊!”
两年前,偶然在蚂蜂窝的一个游记上看见斯娜英宗的相片,心想着来到丙中洛是否也能见到这款款大方的女孩儿。我和朋友三人走到屋前,正瞧见她已经摆开了三个口盅,正往里倒白开水。
“你好,妈妈也在家。”朋友问候到。
“好……你们……坐。”美丽的妈妈并没有小英宗那么人来疯。
“哈哈,你女儿比你想象中要出名哦。”我将游记里的相片呈给妈妈看。
“以前的叔叔没有和你们一起来呀?”小英宗的这个问题,突然难住了我。
“嗯……这次他没空,下次他会和更多叔叔来和你玩。”
“好啊。”小英宗今年7岁,在丙中洛上一年级,半个月方能回家一次。
这是桃花岛的故事。
-------------------------------------------------------------------------------------------------------

我从桂林来,朋友从南宁丙中洛分手后,我去大理巍山,他去沙溪。然后我再转去了建水,他仍然呆在大理晒太阳。古城们就应该是跋涉后休息的驿站,我一直这样认为。
巍山古称南诏,是云南少数民族的发源地,好像是这样。好了,不管这么多,巍山的小吃可是棒棒哒。凉宵,一根面,重阳糕,沙金糕,马蹄糕,桂花汤圆,米酒棒冰,过江饵丝……以至于在巍山的两晚,都是吃撑着噎着睡着。
民俗博物馆,历经两代馆长收集的南诏文物,陈列在同样厚重的梁大小姐宅院。人们行走楼梯发出的吱吖声,梁大小姐穿梭针线编织的女红,这里蹉跎了岁月,惊艳着时光。由于种种原因导致的经济拮据,藏品只能暴露在空气中,长久以往,终究难逃“尘归尘,土归土”的命运。
“你觉得应该怎样帮助他们?”一同参观的女士问我。
“我们看到的都是表象,是没有办法的。”我唯有频频举起相机,“发到网上,略尽绵力了。”
总之,这是一个令人敬佩并值得你去的地方。
-------------------------------------------------------------------------------------------------------

建水,古称临安,和巍山相对,是云南儒家文化发源的地方。
如果说大理古城是外地人赚外地人的钱,巍山是本地人想赚外地人的钱,那么建水就是本地人一心一意做本地人的生意。简单借用一句网友的话:“这里是一座活的古城。”
建水井多,多隐于深巷,最老的一口东井可上溯到元朝。水质当然也好,“舌尖上中国”的豆腐一篇也源自于此。大阪井甘甜,小节井清冽,每天早晨人们穿梭其中,水滴总会溅湿铺路的青石,一方水养一方人。
“你好,请问四眼井在这附近吗?”一条巷子里遇到一位大叔。
“你要去四眼井啊!”大叔上下打量着我,爽朗道:“确在附近,我带你去吧。”
到了井边,大叔先让我照相,一边做起了导游的工作给我讲解诸井的渊源,“这附近还有一口月儿井,我再带你去看看!”
“那可好。”突然遇上热心的陌生人,我不免有些提防,故意落后三四步跟在身后。
“这月儿井有个故事,相传上天有一条恶龙,喜好吃人。玉皇大帝派神仙将其抓住,困于井下,并告知下一个满月方可获释。那恶龙就等啊等,殊不知月儿井的造型是永远看不见满月的!诺,到了!”大叔满心骄傲指着家乡的水井,耐心地等待异乡人取照留念,“拍这,这牌匾好,上面有井的说明。对,一起照下来好。”
一来二去,我被大叔领着看了一圈的井。从一眼到四眼,从元朝到近代,有的养着几尾锦鲤,有的已经破败不堪。参观完东井,大叔说要告辞。
“给你照个相吧!”
“这……这”,大叔竟有些腼腆起来,但还是理了理头发,微笑面向镜头,“好吧!“
-------------------------------------------------------------------------------------------------------

回到家,望着地图追寻足迹,忽然发现,自己旅行都是偏好祖国的边角料地区。这里的特征自然是贫穷,人们想要改善生活,慕名而来的旅客提供了条件,聪明的商人嗅到商机,稳重的政府看见发展。旅行者到底是过客,他们的相机里记录着历史的美。
“再不去就没有了。”我再三说服自己。

本篇游记共含5485个文字,1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3-16 18:17

我也要学学写游记了,为楼主的行动力鼓个掌。

2016-03-17 11:25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3-21 13:52

引用 Cosmos0027 的图片:

建水有火车站,办不办理客运?

2016-03-30 12:30

楼主真会挑时间,文章中的怒江太美了,正在为今秋的怒江与独龙江之旅做准备,希望和楼主一样能与美景相遇!

2016-08-18 16:39
相关目的地:   大理   红河   云南
2391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