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银川镇西堡西北影视城

1
April (敦煌) LV.17
2016-03-16 14:30 381/0

西部影视城由两座古堡构成,公路边的俗称“老堡”,这是一座建于明代弘治年间的驻扎边防部队的兵营,在清代被地震摧毁,在老堡的东北边的古堡,俗称“新堡”,是在“老堡”坍塌后在清乾隆年间修建为的。
这种古堡俗称“土围攻子”,是中国西北地区特有的“覆土建筑”,在用糯米和黄土粘成的有一人多高的城墙有着星星点点的枪眼,据说这里曾发生过多起局部战争。城墙下部几个被子掏空的洞墟,当地人介绍说这是牧羊人为躲避风雨而就地取材改造的取暖之所。经过数百年的岁月风霜,人为破坏,边防要塞的雄恣还依稀可辨。
走进影视城的正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的影壁,图案是镇北堡的城徽,由西夏文“吉祥”两字构成,这是著名的西夏文专家李范文先生设计的,体现了镇北堡鲜明的地域特色。

在镇北堡的一座毫不起眼的农家小院里,三个当时毫不起眼的人物:张艺谋、巩利、姜文如三颗新星冉冉升起,从这儿走向了世界。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当评委会主席巩利宣布本届电影节银熊奖授予中国导演张艺谋时,他们可曾忆起那在黄土高坡上的镇北堡?
 

在镇北堡的一座毫不起眼的农家小院里,三个当时毫不起眼的人物:张艺谋、巩利、姜文如三颗新星冉冉升起,从这儿走向了世界。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当评委会主席巩利宣布本届电影节银熊奖授予中国导演张艺谋时,他们可曾忆起那在黄土高坡上的镇北堡?
 
在《红高梁》红透半边天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刻苦攻读,当时大学所在地的文联搞了一个影视征文,我也投了一篇,题目早已忘了,只记得是从分析影片的色调入手,认为影片主要由三原色,即红、黄、蓝为底色来展开故事,渲染故事的。特别是月亮门边的让人无法忘怀的蓝色在心里留下的烙印至今抹不去。现在站在九儿颠轿的的地方,回望十八里铺上的月亮门,电影中的场景神奇般地显现出来了,在落日的余辉散尽之后,幽蓝的天空背景下,高坡上冷峻地耸立着一座经典的月亮门,这一刻如有电流袭来,这是艺术的魅力,积淀许久的灵感,仿佛正被搔到痒处,一下被激发出来,写意极了。

北堡依然是孤独的,站在“牛魔王”招亲的楼台上眺望远处,一片连一片尽是黄土和不多的麦田,不见村落。镇北堡是破旧的,是一座远离都市被废弃多年的旧兵营,因为有了张贤亮等有心人的偶然之中的发现,并加以保护、管理;有张艺谋等电影人士导演的多部以此为外景地影片的巨大成功,身着蓝缕衣衫的镇北堡才露出了她冰山一角的美丽。
  
因为有历史的依托,又有现代电影传媒的宣传,镇北堡的名声便一日胜过一日,但堡北镇是简朴的,她不象如今无数的人造景观一样,大则大,伟则伟,只是少了那份亲切感,而镇北堡的美是那种简单的美,那种村姑样不加修饰的天然美。在酒作坊,你依然可以闻到十八里红的香味;在月亮门下,你依然可以听到肠气回肠、率真可爱的“颠轿歌”,于是你经不住也要吼一声“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了。

其实镇北堡的所有的特点在堡内最好的建筑物——电影展示厅门口的一幅对联就已经明明白白地道了出来:“两座废墟经艺术加工变瑰宝,一片荒凉有文化装点成奇观。
谁会想到一座被遗弃于西部荒漠的明代古堡,虽没有秦都唐宫,那样气派壮观的废墟遗址,却会在数百年后的今天闪烁出那么耀眼的火花。 在这里,朱时茂和丛珊脱颖而出,姜文穿着大裆裤伸手摘走“百花奖”的桂冠,巩俐坐着“我奶奶”的轿子颠进了世界的行列,喜剧明星葛优也首先从这里亮相,陈道明、周里京、谢添、刘晓庆、斯琴高娃、林青霞、王馥荔、周星驰、张世、王玉梅、赵雅芝等影视明星都在此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和足迹。在被誉为“东方好来坞”的华夏西部影视城,现已拍摄了包括《红高梁》、《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30多部影视剧,而且至今片约不断,如果你有幸赶上拍片,你就有机会潇洒做一次群众演员 中国影视外景地可谓数不胜数,但像镇北堡这样一个弹丸之地一时间能够诞生这么多的影视片和影视明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本篇游记共含1585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