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走近你,倾听你 ——记2011年尼泊尔大环线徒步之旅

22
Scorpion (东城) LV.11
2016-03-16 17:45 1268/10

    清晨刺耳的汽车鸣笛声、狗叫声、嘈杂三轮车铃声、人语声,当这些纷乱的声响汇入微薄的晨雾中,我的耳朵像是进了水,突然听不真切了,就如雾霭团团将我围绕,感官变得有些滞涩。眼前越来越多的当地人涌入这雾霭,从四面八方如参加集会般踏上狭窄的TAMEL街道,我终于还魂,忍不住问司机:这些人一大早上街干什么?回答很淡定:就是早晨出来溜达…
    这是真实的尼泊尔,不,这是真实的加德满都:繁忙、杂乱的尼泊尔首都。不同于去年看到此景的烦躁心情,现在的我对此感到是那样的亲切熟悉。对着天空我伸展开双臂:Welcome again,Nepal!

有一万个理由让我想再次靠近你

    作为一个外国人,特别是一个中国人,你会接二连三的花空你的钱包只光顾一个国家吗?也许很多人不会,毕竟中国人出国旅游还是件大事吧,大家都想用有限的金钱去体验更多的异域风情。
    可是我们会。
    2011年9月28日,我们继2010年的尼泊尔之旅后再次踏上寻访高山湖泊的旅程,并在我书写这篇小文的时候开始计划第二年之旅。

    特将此文送给我的小友COCO,鉴于她始于2010年的催促,才得以让我这个超级懒人最终坐下完成这篇游记。但是恐怕会让她失望,我无法通过此文提供给她详细的尼泊尔旅游攻略,感性的我只会梦游于这个古老又现代的国家的气息中。似是而非,指东打西是我的风格,只言片语为你留下的只有我心深处的情感。不过,以“need just word, word has word”为己任的我,终于在2014年的某天,使出舌灿莲花,手舞足蹈,夸张排比等各级话唠手段,为了诱导我的朋友们转变为一个寻找心灵之旅的背包客,努力将这次终身难忘的行走描绘出来,希望带给你如临其境的非凡体验。

    尼泊尔,一个不乏各种奇世美景的小国,世界上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中有8座诞生于这里。除了购物美食游,相信一次的走马观花无法带给你天堂般的感受。不过,啥叫天堂般的,这感受因人而异,文中我们将展开讨论,一定反转到你吐为止。
    2011年的某一天,当我灰头土脸,满身臭汗的坐在大环线upper pisang的一个小客栈里,抖着因寒风侵肆而变得粗糙不堪的手指头,还在思考着这个伟大的问题:
    我们从LP中寻找精华,就是想在短短的几天或十几天里领略尽可能多的..,其实,那怎么可能呢?!
    我继续掰着我那不堪入目的一五一十的算着:登山、徒步、漂流、自行车赛、钓鱼、攀岩、滑翔伞、热气球、民俗、手工艺DIY、购物、美食……哪一样不值得你呆上几天啊!
    然后我仰天长啸:特么的老子就想要张OPEN票!
    客栈藏族大妈看我太不成样,觉得这中国女人要疯,赶紧给续了杯奶茶。
    我满脸谄媚的接过,大妈从容而去,并不再理会我和牧童之后此起彼伏的各种咏叹调。

    最差的交通,最疯狂的司机,最有福气的学生,最享福的狗,最干净的乡间厕所,最心平气和的百姓,最发自内心的微笑,最明媚快乐的歌声。
    从Besisahar去起点Bhulbhule的时我们有幸乘坐了尼泊尔最具特色的local bus。里里外外挂的都是人,就差车下面拴个外挂了!欢乐无边的当地音乐搭配着人肉和汗液的气息,我们在颠簸的山路上如挂肠三明治般几乎被挤出了汁儿!下车时看到当地人从车座下从容不迫的不断拽出鸡鸭甚至山羊,除了惊讶就只剩下深深地领悟:尼泊尔最幸福的不是人而是动物!
    这是我看到的尼泊尔安娜普尔娜保护区好的和可亲可爱的那一面,那里的人们在生活中享受着劳作的快乐,在劳作中享受着生活的乐趣。
    这里既是户外者的天堂,也是远足者的圆梦宝地。路线从易到难,从半天到半个月,从大饼团到土豪游;方式从地上到天上,从天上到湖里,你走着、爬着、飞着、划着、骑着、跑着、游着,地方你选,各种合适;地点从丛林到雪山,从都市到森林,甚至老外为这些多样的地形还设计了N多的越野赛、接力赛路线。最不济,你随便找个对面雪山眼前湖泊的地界儿,拉开躺椅,喝着啤酒晒着太阳也能吸几天纯氧补几天钙!
   很显然,我的天堂不是躺着去的,那是相当的艰苦卓越,下面上作战图:

    因Poonhill线2010年去过了,所以这一截我们这次决定放弃,从Jomsom就飞回博卡拉
    原计划15天完成,实际上12天完成,还是蛮有成就感滴。

路上碰到不少欧洲人组成的瑜伽团,在这样的雪山映衬下,确实不掰弯都不行啊!

    话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当初我们的作战图不系介个样儿滴!冰湖,也就是Tilicho Lake一开始并不在时间表里,尽管我们在出发前是各种的咬牙切齿,抓耳挠腮,绞尽脑汁,可还是因为时间不够而彻底放弃。但是时间去哪里了呢?事实证明,我们对自己太缺乏信心了!
    2010年在布恩山小环线登山的每一天,我和牧童都有想彻底坐下来静静的欣赏雪山的欲望,但是那时候有腐女宅男同行,四天的行程还不够路上出故障的。2011年特别安排了大环线12天的登山行程,高度够,时间长,但也不富裕,所以为了那个简单的梦想,我们一开拔就如打了鸡血般抛下无数悠闲赏花赏景晒太阳的老外,一路勇往直前,所向披靡。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无法再美好的时光,身体状态奇佳,眼巴巴的扫着一个个先我们出发的外国驴友们在休息站洗洗涮涮喝茶侃天儿,我们两头苦逼的中国驴在为了雪山、冰湖和令人憎恶的OK票享受着飞奔的乐趣!
    根据沿途的温馨指示牌,从Tal到Chame需要12小时的行程,我们只用了8个小时就到了。第二天出发去Pisang有两条路到马南,一条是Upper,一条是Lower。本着高大上情结,我们选择了Upper路线,后来到马南后与其他驴友交流,对比后更加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最棒的!

    Upper Pisang位于一座不算太高但是很陡的山梁的中央位置,高3310米,离雪山更近了,正对安娜普尔纳II峰,也是观看人脸雪山比较好的一个地方。下山时沿途风景奇美,五彩斑斓的湖泊就像九寨沟的水,但可以近睹,还可以打水漂。高高的山坡斜倚着几个孤零零的小木屋,伸出来的平台可是观赏日出和雪山的好地方。崎岖不平的小路上飞奔着各位骑行侠,到了吉雅鲁(Ghyaru),这里可以坐看人脸雪山的近景。上坡的时候一位外国大妞扛起自行车就冲,到了茶铺弄碗饭就吃,吃完抻抻骑行服蹬上自行车顺着陡坡飞奔而去,那叫一个神速!牧童看得目瞪口呆,心驰神往,我在惊诧之余只来得及照了个上下颠簸的背影儿。那会儿牧童还没有大铁的体能和心思,估计再战尼泊尔,我俩得分队了,他骑车,我爬山。

    所谓休息站,其实就是散步山区的小村庄和沿途经常可见的小茶铺,即使你是在4919米高的冰湖。所以茶铺多的路线也被戏称为“Tea house”路线。
    安娜普尔娜保护区有我去过的管理的最人性化的登山环境,不愧为世界十大徒步路线之一。稍大些的村庄都设有补水站和简易的医疗站,保证登山者在高山区域也可以享用便宜并且卫生的饮用水,你最好在登记本上签下你的名字、国籍和护照号,据说也便于旅游局跟踪登山者的行程。
    马南(Manang)是个大镇子,这里出现了有规模的咖啡馆、牛排店、蛋糕房、网吧,关键是有飞机场了,令人有回归繁华世界之感。大部分徒步大环线的游客都喜欢在马南驻足一二日,一来休整,二来可以到周边走走,这里为游客安排了各种周边游,什么文化之旅,泥陶手工之旅,什么XX小镇之旅;还有一些游客为了避开驼龙要塞(5416米)而选择从这里乘飞机回加德满都结束旅程,或是去旅游圣地博卡拉加倍安抚自己受累的小心灵,那里同样是天堂,可以花钱的天堂。

    说到花钱,在安娜普尔娜保护区徒步花钱最多的也就是吃饭了。客栈的床位也就五块十元人民币,一些老外带个过滤片喝泉水连买水都省了。越大的镇子越好走的路线都没有什么令人惊艳的工艺品可买,过了陀龙要塞后村庄里的牦牛毛毯子才是最牛逼的!
    可是吃饭和喝水可就看你走到哪里了。保护区的物价是根据海拔高度而定的,而且商户之间没有恶性竞争,越高越贵,每家菜单长相和标价都一样,我觉得很合理,看上面图里的背夫。

    有了资本,就有了妄想。是按原计划在马南休整好直杀驼龙要塞,还是利用左冲右突辛苦节省出来的时间再去趟冰湖?这好像都不能算是个选择题!
    但新的问题迎面而来,我们的向导拒绝带路!理由很简单,一,他没去过,不认道;二,据说那里道路很危险;三,他是属于背夫协会的,去那里协会不提供保险;四,那里又高又冷人迹罕至,他没带御寒的衣物。
    我们无视各种问题,正当研究完路线准备扔下向导独自前往,那个小向导又兴高采烈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很快乐的告诉我们,他问了其他背夫,大家都告诉他,既然有人花钱请他去为啥不去?!去过了以后就可以带别人去了嘛!
    我看着他的笑脸,又看了看餐厅墙壁上到处可见的笑脸图标,不禁感叹:简单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特地带他去户外装备店买了件红色的抓绒衣,他估计越想越高兴,羞涩了都!
    第二天踏上去冰湖之路,穿过一道河上的缆桥,发现确实走上了不归路!
    Manang(马南3549)—Tilicho Base Camp(冰湖营地4160),路线不长,15公里,海拔上升610米,也不算高,也就两个香山高吧。除了高,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出发!

    从MANANG出发,先经过一个藏族小村子Khangsar,顺着路标直杀冰湖营地。树木小路渐渐被抛在身后,如美国西部般的风光乍现!这可真不是恐高的我可以轻易驾驭的路!
    高海拔行走,身边右侧是倾斜而上的山坡,拔地而起的巨石就在头顶,左侧是过千米的落差,脚下是无尽的碎石滑坡,只有供一人通过的横切小路,稍作停留就能感觉有沙子索索而下。我抑制不住恐高反应,应该向前冲过去的,可身体如被定住般无法移动。眼巴巴的看着沙堆落在我脚面上奇迹般被块小石头暂阻了态势,赶紧僵尸般架着腿挪过去。
    十月份是走冰湖线最好的季节,因为不是雨季,这条鬼路相对还比较容易通过,并且冰湖没上冻,美丽得令人窒息。
    与马南之前成群结队人仰马翻的登山场景截然不同,这里看不到植物,只有光秃秃的山脉,风化的岩壁,滑坡和巨石。我们一路上战战兢兢,前后几乎看不到人,只想赶紧到冰湖营地。
    

   
    中途在唯一的一家客栈休息,点了尼泊尔传统手抓饭DAL BHATA,薄饼米饭配上些煮咖喱蔬菜和扁豆汤,味道不错,就是不像马南饭馆里卖的有肉!晒会儿太阳,我们继续前行,大致总共花了6个小时才看到了山谷里包围在点点绿色的冰湖营地。
营地就五六个颇为简陋的小客栈,接待能力也就百十来人,旁边有条小河,河水冰冷刺骨,牧童居然还洗了个头!我们运气不错,也可能这里就是人少,床位没有告罄。晚餐的时候惊喜不断:在这么个不见人烟的地方,在我们住的只能塞十多个人的小客栈,我们居然邂逅了三个中国人,让我倍感骄傲!要知道,我们这次走ACT大环线,在来冰湖之前路上遇到的大部分是欧洲人,剩下七零八落的是以色列人、美国人和韩国泰国人,翻水站的登记表,翻出五六页也见不到一个中国人!估计中国人都走腐败线或去其他地方腐败游了。 
    一对夫妻,我们在马南吃饭时偶遇,她们属于一个8、9个人的团队,饭后在开会讨论之后的行程:有不想往前走的,有想去陀龙的,就这队夫妻想去冰湖。中国人本来嗓门就大,吵吵半天也无结果。我们两个意志坚定的人正打算远离噪音,她们忙问我们的建议,我说去冰湖。那对夫妻像抓到救命稻草般立刻和我们定下出发的集合时间,我们也为有了同袍作伴而更加信心百倍。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早上没等到那对夫妇,只好自行出发了。可谁想到他们还是杀过来了!
    另一个是女汉子王雷。当时没有互换过名字,她也很低调,所以不知道她就是国内户外圈大名鼎鼎的完成“7+2(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极)的华裔女性第一人。我们相遇的第二年王雷又参加了TNF组织的尼泊尔阿纳普尔纳(ABC)100公里越野跑,我和牧童参加赛后交流会时见到嘉宾王雷才知道她的经历,真是牛人啊!
    小客栈的餐桌被5个中国人占领,大家纷纷拿出珍藏一路的午餐肉榨菜啥的,最艰难的时候不犒劳自己更待何时?!
第二天一早,我们依旧是最早出发,王雷不见人影,那对夫妇犹豫再三还是准备僱马上山。
    要去号称世界最高的冰湖(其实回家后查了,还真不是最高),真正考验体力和毅力的路程才刚刚开始。
    尽管做了各种心理准备,我还是要说,虽然不危险,但这确实是一条令人崩溃的路!

     无止境的爬升,好不容易翻过一道坡,前面还有更高的在等着你;好不容易爬过了超长横切的缓坡又是一段之字形攀升路段,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由于坡度较陡、距离较长、又是在高海拔地域,绝对是对体力和毅力的考验。我前面一个外国美女之字爬升的节奏很好,背个手提着个水壶,闷头就按一定的频率走,不快但也很少歇!
    我开始想走直切超她,几次下来发现,走直切,会死人的!还是乖乖的沿着细长的之字路慢慢挪还靠谱些。
    我们保持步速,到极限就停下原地歇口气再走,小向导早跑没影儿了,还背着我们的水!
    在路上,是一种感受。身体极度疲惫时脑子放空,那时你没有贪念,没有抱怨,只有感恩,看到个花花草草都会觉得那是上帝给予你的奖赏。人经常会在旅程中重新对自己进行审视,这种精神升华是需要用一辈子去体会的。
    沿着土路一直埋头走,偶一抬头,晶莹的雪山透过层层雾霭,披着金色的阳光直视着我们,周围的景致立刻变得生动起来。

    终于看到了玛尼石!ABC一路走来,只要看到玛尼石堆砌的门楼,就意味着前面有村庄了。这片玛尼石顺序排列的密密麻麻,像守护圣湖的卫兵,欢迎每一个前来膜拜的人们。
    可是卫兵离圣湖还很遥远,之后我们一路上经历着希望和绝望,即使在看到了经幡后也没有意识到冰湖就在眼前。
    当我们再次艰难的翻过一道山梁,已经准备条件反射般继续攀登时,一座被层层雪山包裹的硕大湖面蓦然出现在眼前!

    为了赶回马南,我们决定离开,刚拐过山梁就听到轰隆隆的响声。这可是到冰湖后听到的第一个自然界的声音。回头望去,那是湖边雪山冰川传来的崩塌声,可以清楚的看见硕大的雪块从雪山一侧翻滚而下,逐渐消失在升腾的雪雾中。箜箜的声音不断回荡着,令人心悸,这就是著名的雪崩啊! 
    回到客栈收拾东西,午饭时王雷和那对夫妇相继回巢。说起骑马去冰湖,那对夫妻真是余惊不止啊。想想也是,那窄道加陡坡,我宁可挪下山也不敢骑马,大头朝下是需要勇气滴! 
    依旧是我们先行,再没有来时的战战兢兢,光是想着马南的牛排、咖啡和蛋奶面包就让我们步履轻盈。快走到那令人崩溃的碎石路时,听到头顶树丛中隐约传来说话声,发现是王雷带着她的小背夫已走高线迅速赶上,速度真快啊!
    一路向东,我们在狭窄的砂石路上爬高走低。想想一路上看到的雪山,真是山比山,也气死山啊!尼泊尔8000米以上的雪山有8座,7000米以上的雪山有18座,6000米以上的雪山有21座,6000米以下的比比皆是,每一座都是一个传奇,都吸引着无数登山爱好者去尝试。
    中国幅员辽阔,地貌种类丰富, 8000米以上的有4座,几千米的山数不胜数,但是登山环境就和尼泊尔没的比。不说登山证的费用,太敏感,就说装备。我们在尼泊尔爬4、5000米的山,背个2、30斤的包足亦,只装衣物工具即可;但在国内你还要背上帐篷、炊具、饮水食物,我记得爬长白山我的包有40斤重,以至于路上再补充了一升水就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差点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在阿纳普尔纳保护区爬山,一路上有吃有喝,有村庄有客栈有路标,成熟路线要不是你想轻身走,背夫向导一概不需要。
    一路上直到5000多米还能见到学校,山区里孩子家里再穷,政府也都按年级发放漂亮的校服。有墨绿色的,深红色的,天蓝色的,小裙子,小短裤,小西服,小领带,白袜子,五花八门,五颜六色,配着黑发大眼睛,服装既合身又帅气。简陋的校舍,席地而坐的学生,每天辛苦爬山来教课的老师,真是令人羡慕。

    回到马南这个销金窝,各式面包果汁伺候,我还用防水袋装热水为牧童泡了个脚,主子感觉很爽。
    牛排房的牦牛肉排真心不是我的菜!旁边老外们姿态优雅,细嚼慢咽,我俩与硬邦邦的牛肉斗智斗勇,牧童大力的连餐刀都甩飞出去了,哈!
    第二天再马南休整一天,在小镇上闲逛,看了会驻军部队的羽毛球赛,几个愉快的背夫在聚众歌唱,视察了以下红字会医疗站,乱走中居然又看到了一个中国人。这哥们像个落单儿的,一个人抱着宝贝相机到处乱跑,看见我们兴奋的语无伦次,估计也有阵子没瞅见同胞了。
    那家伙属于能走到哪儿算哪儿的,无组织无计划,也属于让我羡慕嫉妒恨的。他极力向我们炫耀相机里拍的艺术品,牧童的大块头都不用出手,我三星小相机里的片子一放,哥们就蔫菜了。咱技术不行,但胜在去的地儿多啊!
    回到客栈又错过了最佳洗澡时间。在山区的客栈,只有中午因日照强烈水最好,其他时间则差些,用的人多了以后基本上缓不过来,都是凉水。我们12天里因为赶路差不多都是下午4、5点到客栈,好逸恶劳的外国友人早把热水用光,我们也懒得再去排队等晚上的热水,随便擦把脸就算混过一天了。
    下午用院子里的水池把一些必要换洗的衣服都洗了,小导游在旁边光脚踩踏着他的衣物连蹦带唱的欢实,看着怪省事的。我也尝试了一下,冻得要死!想起早上起来在院子里刷牙时的冰寒,可身边一位健硕的外国妇女穿着三点就出来洗洗涮涮了,要说是人种的问题,可尼泊尔人看着还没咱中国人壮呢!
    第二天的路程是马南—YAK KHARKA— THRONG PHEDI—THORUNG PASS HIGH CAMP,总爬升1300米,是个苦活儿,不过之前的行程太赶,现在时间富裕,我们也不打算再玩命了。

    爬了4、500米高度到YAK KHARKA,休息站不大,我们看到了一位躺在围墙斜面小憩的背包客。还剩下唯一一间靠近卫生间的房间,果断住下。这里的傍晚很美,狭窄的过道,两旁的石头房子,掩映在其中的是泛着蓝光的巍峨的雪山。
    第二天要途径 PHEDI到HIGH CAMP,对于背包客来说,这一前一后的两个冲顶的营地绝对是为其间上上下下几个大坡而准备的。
    我们决定放弃途中的PHEDI赶到HIGH CAMP,这样只需要翻一个大坡就可以到THORUNG PASS (5416M)了。PHEDI和HIGH CAMP都不大,所以我们开始再一次拼命爬升,为了那个宝贵的房间。
    一路陡坡又见陡坡,再次看见骑行的勇者,这个坡度,真是令人佩服!

    HIGH CAMP的住宿条件很简陋,但有聊胜于无。小小的房间里只有两张床,分到的被子又湿又冰,只好连枕头一起放在门口暴晒。
    餐厅在营区的中间,很大的玻璃房子,烧着炉子很暖和,各路大侠齐聚一堂,消磨时间,交流情报,吃吃喝喝。
    这里人声鼎沸,墙面上贴着诱人的小广告:从这里租自行车去MUKTINATH或是更远途的地方,租车公司帮你把行李带到终点,您只需要戴着头盔等必要装备就可以开始享受旅程!
    与我并排的桌子边坐着位“高人”,枯瘦细长的身体,苍白的面色,一头黄毛梳成了根根麻花辫,毛毛扎扎的像在起静电反应,这么紧致的麻花辫估计很长时间也没洗过了。
    之所以说他是高人,是因为他离我很近,我看到他一边看着周围的墙壁,一边在一张白纸上涂涂画画,可是墙壁的任何影像图案都和他纸上画的毫无关系!难道他开了天眼?!
    夜已降临,一路上都没什么高原反应的我开始头疼,这里毕竟海拔高4850米,一路为了宝贵的房间而不要老命的赶超弄的我有些疲惫,再加上这里异常寒冷,喝了一壶奶茶还是有些精神萎靡。
    情况不好的大有人在,但是谁也不愿意在睡觉前离开。房间里又阴又冷,可这里烧着炉子,人多更缺氧。我熬到晚上9点多打算回屋调整,却惊奇的发现门口晒着的被子和床垫都不翼而飞!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可能被其他的背包客拿了。折回餐厅这个大据点,一屋子老外,我总不能振臂高呼:Who took my mattress?!
    老板不错,马上就锁定了嫌疑犯。正在吃喝的三位金发妹妹被带了出来。外国人也挺鸡贼,到营地晚了,好不容易抢到个房间,只能睡两人,第三个人没床没被褥,就顺手把隔壁我们的给弄走了,还一抢就抢两套!
    我无奈的跟她们说,餐厅旁边有个小屋是储藏间,里面都是被褥和床垫,您随便拿,但得把我的还给我。——我晒了一下午哪!
    因为第二天打算4点多出发冲顶,拿回来了自己的东西不洗就睡了。我的头疼神奇的消失了,但是牧童开始头疼失眠。
    我住的房间挨着进营地的大坡,早上还没到4点我就被嘈杂的声音吵醒。扒着窗户一看,大坡从下至上已形成星星点点的长龙,全是戴着头灯起大早去冲顶的。
    我再次庆幸没在PHEDI倒下,比这些人有更多的时间休息。
    从冰湖回来,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如此大的登山队伍了。我睡意全消,和牧童一起也开始整装待发。
    我们出发时已经4点半了,跟着长龙般的队伍缓缓行进, 45度角的连续大坡加上高海拔,走几步就要喘息一下。雾蒙蒙黑乎乎的清晨我们看不清四周的景色,天地似乎只在头灯所反射的方寸之间
    陀龙要塞要翻过一个垭口,风越来越来,我们向着插着经幡旗子的方向艰难的爬升。

    这段路并不算太难走,高度提升比起从PHEDI到High camp那个变态的大坡来也缓得多,但是最难的我们已昨天拼命走过,今天的路程会比住在Phedi的那些人要轻松的多。
    终于到了最高点,Thorong-la pass!这里也是大环途步的最高点。自海拔760的Besisahar到海拔5416的Thorong-la pass,全是一步步走上来的,很有成就感。观景台片片彩旗(经幡)飘扬,我和牧童窝在经幡缭绕的高度牌前照了个合影,后来一看照片,除了背景好似被瞻仰的花圈,牧童绝对是尼泊尔背夫附体,我除了嘴唇发紫,面部简直光滑闪亮!
    过了陀龙要塞一路下降,路程也走完了四分之三吧,我们的终点是经MUKTINATH到JOMSOM,那里有大环最大的飞机场直飞博卡拉。 

    天堂是处处存在的,主要是看心情。
    我们在2010年和2011年行走安娜普尔纳山区,时隔三年才开始执笔,其中的这段时间不断看到有游客大骂背夫或向导的不道德,当地民风的贪婪。我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许有可能会碰到,但因人而异,在我这里就不会有那么恶的结果。尼泊尔对于我来说,就是天堂。
    除了2010年走布恩山小环线时遇到一个因想要钱未果而往我身上扔石子儿的当地小孩,但那也比我们在纳木错差点被孩子大人围攻美好多了!
    想起走小环线快到终点NAYAPUL的时候,我们一路上和背夫P歌,中国代表队这边摇滚的,抒情的,美声的,甚至儿歌降龙十八掌统统用上,尼泊尔代表队却永远都是用暧昧的表情,扭着凌波微步,唱着拐无数弯的靡靡之音让你无法下手。
    我们认为他们翻来覆去只会唱情歌!后来他们干脆就反复只唱一句,每次都有这么个词“SYAULIBAZAR”,反复到我们也都跟着唱“BAZAR BAZAR”了!回家后翻地图时无意中发现SYAULIBAZAR居然是接近终点的一个地名。才明白过来,快回家了,那是他们如此快乐的天堂!
    这是一段如此简单又充实的旅行。刚上山不久,我坐在路边石头上抽烟休息,一个长相身材都酷似当年美国体操运动员“小钢炮”雷顿的德国酷妞从我身边走过,严肃的对我说抽烟对爬山不好,我一笑了之。后来不记得在哪里累死人的大坡过后,再见酷妞,依旧是我坐着抽烟休息,可她向我伸出了手:给来一根!
    我是一个如此粗心大意的人,在旅途中很少珍惜的记录攻略上该有的知识和内容,以至于拿起笔来总是陷入纠结的回忆。但是,那些欢笑,那些小插曲,那些好玩的东西我是深深地记在脑海,这些片段像拼图一样构建出一个美好的画面,我只知道那很美,却无法理论的告诉你如何接近这种美。
    人类就是这样,总想要等值交换甚至占便宜。可是汇率不同,一样的价值拿到的是不同厚度的钞票。无论是驴友还是背夫,在行走的路上,即使你有一颗贪图平静的心,也无法控制那个偶尔猥琐的灵魂。

    去MUKTINATH的路光秃秃的,鲜有风景,只有荒山和沙砾,一路的下坡是极其变态的,从Thorong-la pass到MUKTINATH只有短短不到20KM的距离,海拔却急剧下降了1600多米,让膝盖也开始疼痛起来,真希望中间有个小山包过度一下。毫无激情的迈着疲惫的双腿,累了歇,歇了继续走,路过的村庄都很小,我们只想去MUKTINATH。攻略上说那里有个叫Bob Marley(黑人歌手鲍勃马利)的酒吧,我们急需这样的地方来给自己刺激。
    从陀龙要塞出发,我们花了6个多小时才到达MUKTINATH。这是个大镇子,骑行者络绎不绝,比山区里任何地方看到的都多。村里有个很大的露营地,修的像个遗址,圈着围墙,里面厕所做饭的地方很简陋,但一应俱全。
    小向导早就到了,正在为我们找好的客栈屋顶和其他人一起晒太阳。客栈选的很好,有大大的天台,挨着后墙有个藏庙,金碧辉煌的,我们爬上围墙就可以近距离欣赏。
    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这里的牦牛毛制品既有品又便宜,我买了两块可以罩双人沙发大小的手织毯才花了120元人民币,后来在加都看见最便宜的这个价钱也只能买一条,我还扫荡了N多的牦牛Baby毛织的围巾,这是上山来第一次血拼,可根本没放血包就满了!

    坏消息是我们终于找到了Bob Marley酒吧,可除了门口印了个头像,连音乐都和雷鬼没半毛钱关系!好在我满载而归,不虚此行!
    其实还有个更令人愉快的信息:在这里我终于如愿以偿的过了吃鸡的瘾!之前一路上高高低低运输不易,人家养个鸡也只是为下蛋的,所以只吃过碎鸡蛋,想吃个炸鸡又贵量有小。
    现在好了,3000多米的海拔,一路上看见N多肥硕的公鸡母鸡,馋得我流口水。我鼓起勇气直接与正在厨房忙活的大厨对话:
    有炸鸡吗?有!
    我要一份炸鸡,不要放沙拉,不要放蔬菜,只要炸鸡!
    大中午的,我们两个人坐在天台晒着太阳品尝着一大盘焦黄喷香的炸鸡,再来口啤酒——哎,这生活!天堂不过如此!
    日落时分的道吉拉里山比在布恩山观景点看到的要Man很多,硬朗的三角锥型切面泛着金光,雪层的纹理如刀割般非常清晰。
    第二天出发奔JOMSOM机场。后来知道大环线上除了JOMSOM和MAMANG,在MANANG之前的HUMDE和MUKTINATH的寺庙前都有机场,但是没亲眼见到过。
    安娜普尔纳保护区每个村庄都有很详细的指示牌,上面标注了各个客栈的位置,景点,还有非常窝心的提示。

    我们根据指示牌踏上去JOMSOM的路,海拔持续下降,到JOMSOM又得下坡1000米。不过沿途风光已脱掉荒凉的外衣,绿树鲜花又重新回到了镜头当中,使得旅途不再枯燥乏味。
    虽然依旧有坡,但坡路都不长,较平缓开阔,开始有吉普车满载着去JOMSOM搭飞机的外国客人暴土扬尘的驶过。当我们灰头土脸的沿山脊下坡往前走的时候,看到远处拐角处陆续出现了一个个推着自行车艰难爬升的老飞侠,后面还跟着一辆补给车。
   通过交谈,我们知道这是一群由5、60岁的自行车爱好者组成的小车队,他们都来自以色列。不同于年轻的骑行者,这些人鲜有麻杆,大部分人很壮实。
    牧童激动的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疯狂的伸着大拇指冲着下面接二连三冲上来的老头子们大喊:You’re young man,You’re young man,I’m old  !(也许正是这些国外的运动爱好者感染了牧童。他从2012起开始跑马拉松,2014年起就开始玩国内铁三和国外的irionman大铁比赛了!)
    喊叫起了作用,有个本来已经苟延残喘的胖老头立马推车往坡上跑,没跑几步就精疲力竭大汗淋漓了!你说这大坡,你刺激老人家也不挑个地方啊!

    往下走路过一个干枯的河谷,据说每天中午都有八级的大风。遍地大块的鹅卵石,很废脚,风速很快,我们如同在海中行走举步维艰,牧童遮阳帽的屁帘儿被风吹得颇有要乘风而去的架势。
    痛苦的跋涉,终于看到了JOMSOM村庄的指示牌,从出发到目的地又花了5个多小时。既然有机场应该是个大村子。果然,我们七扭八拐的进村走了很久也没发现到客栈聚集的地方。
    越到终点人就越没有耐心。当我们一路穿花拂柳将要频临崩溃的时候,终于见到了貌似繁华的区域。
    我们定的客栈离机场不远,确定了机票就在镇子里闲逛。这里还有大兵站,兵站里贴的都是登山数据图,全是好东西啊!
    晚上在客栈二层狭长的小餐厅吃饭,只有两桌人。我和牧童一桌,另一个长桌坐了十多个正在庆祝完成大环线的老外们。这里的炸鸡真没有MUKTINATH的好吃,但好歹也是鸡!
    认识的不认识的,喝了酒就都是朋友!我们与渐入疯狂的友邻们彼此频频举杯,但他们既不是英语系的,也不是德语系,更不是俄语系,所以只能一起乐,其他的,吃冰棍拉冰棍—没化(没话)!
    

    旅途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每天都有新的盼望!明天就要乘飞机去博卡拉了,然后转机到加德满都。想想我们定的Ambassador Garden酒店我就兴奋不已。2010年我选了几十家在加都泰米尔区的酒店,Ambassador Garden(大使酒店)一下子就俘获了我的心。可惜上次没订上,这次真是上天保佑!
    第二天早上和小向导结算分手,我把自己心爱的登山杖送给他,牧童给了他一双凉鞋。他非常高兴,因为这两样东西是他觊觎已久的,可他从来没向我们索要过。
    机场号称全线最大,跟2010年我看到的博卡拉机场有一拼。候机厅除了背包客和零散的一些当地人和印度人,高高的落地窗旁还遗世独立着一位老人,颇有道骨仙风。
    当年在博卡拉坐飞机去加都,10几个人的小飞机令我胆战心惊,现在我好不容易有了免疫力,到了JOMSOM机场还是吓着了。还是10几个人的小飞机,可机长用手拨侧翼螺旋桨的架势立马让我觉得自己即将乘坐了是一辆拖拉机!
    飞机上加上机长乘务员超不过20人,满满当当,拥拥挤挤的,空姐穿着藏式礼服为大家发糖果,一抬头都能订到舱顶。
    飞机起飞了,大家在途中兴奋的讨论着看到了某某雪山。我觉得空中看雪山远不如仰视来的壮观,还是长得像米其林宝宝的白云先生更可爱些。
    也就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博卡拉机场,嗬,一年不见,博卡拉机场鸟枪换炮啦!
    漂亮的候机厅,路面整洁还摆放着花朵,以前靠人工翻箱倒柜进行的安检现在也现代化了。联想到通过MUKTINATH后看到的修路工程,不知道再来后的安娜普尔纳山区是否还能保持原始自然的美丽。
    依旧是那个小飞机,本个小时到达加都机场。打了出租直奔Ambassador Garden。

    在泰米尔区叫Ambassador 的有两个酒店,好在都不远,最终还是到了我们的心中花园。
    酒店全称是Ambassador Garden Home,始建于1972年,位于Thamel区中心。在成为酒店之前是一位大使的私宅,并且通过我们在接待厅挂着的历史照片上得知,他还曾任尼泊尔中国的大使,所以 Ambassador Garden Home也叫大使酒店。
    我很不喜欢酒店或HOTEL这类词,Ambassador Garden Home 温馨,紧凑,现代与历史自然的融合在一起,处处留下体贴的家庭式服务,Home的名字更适合他。
    Check in的时候,大堂经理为我们免费提供了香醇的当地咖啡。小小的酒店和花园里到处是极具民族风情的装饰,我们一边欣赏一边等待就像在客栈里一样自在。
    房间大小适中,全是我喜欢的装饰,小到连一个报纸袋,一个挂锁环都是那么充满趣味。牧童拿着个水果大啃大嚼,我这才发现桌子上可爱的盘子里还为客人准备了各种新鲜水果。

    因为肚子素了十几天了,我们决定放下一切先解决五脏庙。
    小酒店位于泰米尔中心区,这里是购物的天堂,充斥了各色商店地摊和寺庙。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一家川菜馆,要了四个菜和一大盆米饭,埋头苦战的凶相把热心的老板娘和周围的食客都惊呆了。
    牧童吃了四碗米饭,我吃了三碗,战场打扫的异常干净。我们心满意足了,出门在外,家乡的味道是心灵最好的寄托。饭桌挨着窗户,我闲得无聊的依窗观赏,发现从窗前出现并走过的四分之三都中国人!
    想想在山上屈指可数的国人,原来到尼泊尔旅游的同胞都跑加都来啦!
    2010年我们来加都的时候我就鼓吹泰米尔区如何如何好,忽悠了那两个不爱爬山的女家属加入了来尼泊尔的行列。但悲剧的是,同是泰米尔区,那次找的宾馆根本不在中心区,除了垃圾山就是现代化的大街,令人极度失望。幸亏去了趟博卡拉血拼,要不然豁了老命陪我们爬山的女人们非撕了我不可。
    这次呀,完美的令人发指!好像所有你想看的你想买的甚至你想不到会有的在这里都实现了。连续两天我们好像都没逛够!出国多次,只有这次我们的行李超重了!
    泰米尔(Tamel)据说取自“To home and much enjoy life”的首字母,的确名副其实。这里是加德满都最繁华的商业区,也是全世界背包客在加都的聚集地。
    拥挤狭窄的街道上穿梭着人力三轮车,花花绿绿的行程一道风景线。红色的砖墙,古拙的瓦盆,随处可见的木雕石刻,掩映在充满现代气息的酒吧、咖啡馆和户外店里。
    到处都是让你走不动道的小店,从廓尔克刀具、克什米尔的羊绒围巾、异域风情的裙子、手工缝制的包包,到造型各异的手工纸灯笼、羊毛挂毯、唐卡、古朴的铜器铁器制品,还有银器、陶器、木雕、扎染、各种户外书籍地图、户外服装,又便宜又好,真恨不得把店扛走,花钱如流水一般。幸亏大使酒店里窝心的为游客准备了地秤,我们翻来覆去的倒腾箱子,最终还是两大箱加上N多手提袋才能上的了飞机。
    即使真正开始启程回家了,我还是在想念尼泊尔。两次的尼泊尔之行,漂流、滑翔伞、越野摩托、登山,丰富多样的户外活动和购物环境让人想念。还是没有玩够!

后记

相关徒步资料

本篇游记共含14050个文字,8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3-16 20: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3-16 23:02

2016-03-17 06:53

2016-03-17 09:46

互赞一个吧!

2016-03-17 11:24

真美!

2016-03-17 12:41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3-21 13:52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加油!

2016-09-11 09:43

我跟我的朋友也想走大环线 但是关心安全问题,想问一下您觉得对于徒步经验不是很足的人 适不适合走大环线?

2016-12-11 20: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RA-CY🎐 发表于 2016-12-11 20:34:54 的回复:

我跟我的朋友也想走大环线 但是关心安全问题,想问一下您觉得对于徒步经验不是很足的人 适不适合走大环线?

回复🎐T-RA-CY🎐:抱歉刚看到你的留言。走大环线很安全,是一条非常成熟的路线。徒步经验不足的人有两种方式:要么找个向导,可以帮你规划路线安排食宿,剩下的徒步很安全。要么有足够的时间,沿途都有客栈和茶舍,觉得体力不足或有什么状况可以随时住下休息调整。春节期间刚有一个因看了我的文去走ABC的,没有向导一个女孩子也走下来了,所以很安全,特别是在好天气的十月份左右。春节前后可能会有积雪,对没有户外经验的人是个考验,应稍加注意。

2017-02-15 20:4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