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台湾旅行笔记

  • 出发时间/2012-10-02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5600RMB

诚如Lonely Planet的创始人托尼*惠勒所言:“当你下定决心准备出发时,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让我用图片告诉你旅行的意义、行走的价值、探索的快感。为追寻精彩世界,那么,出发吧!
我用我的视角,告诉你不一样的台湾

这是一张用笑脸拼成的台湾地图,不独台湾岛,整幅图画都是笑脸,各式各样的笑,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微笑。我在画前驻足良久,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与失落,原因皆在于能见到那么多真实的笑脸。曾几何时,沉重的生活、繁杂的工作、势利的人际关系让我们不会笑了,我们最常见到的,是假笑、冷笑、苦笑乃至皮笑肉不笑,人人戴着面具,那种自然而然流露的笑容仿佛随风而去。在这幅画面前,我感到惭愧,充满羡慕!什么时候,自然的笑脸再度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101大楼,台北市的制高点,只要你在台北,就绕不开它。每个人都有自己看101大楼的方式,而我,是在国父纪念馆前的广场上,从另一个角度欣赏它。国父纪念馆与101大楼直线距离约2000米左右,由于周边没有高层建筑,101大楼显得大气与一枝独秀,广场上的喷泉仿佛在冲刷着大楼,将它洗净。时近傍晚,天边云彩也渐渐被晚霞染红,在升腾的水雾中,若隐若现。此时最惬意的,就是夜幕降临后,静静地等待101大楼的华灯绽放,那,将又是台北一景。

台北“国父纪念馆”前的降旗仪式。傍晚时分,纪念馆前广场,没有封路,没有隔离,也没有驱赶,一场仪式秀就在你面前举行,你甚至可在他们中间穿行(当然,没有人会这么做)。台湾的升、降旗仪式较为复杂,一套仪式走下来,耗时不短。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双手放在身前,肃立向旗帜行注目礼的,都是台湾民众,有老的、有少的,站在我身边的一位年轻母亲,还教几岁的小宝宝随歌吟唱。在不少台湾电影里,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细节,如今在现场亲眼得见,真的让人亲切与感动。当一种仪式变成全民的自觉行为,是否意味着其所蕴含的核心价值观得到了普遍认同呢?而有了这样的核心价值观支撑,社会才会稳定、稳健发展吧。

行走在台北街头,我看到一个细节,就是在公交车站旁,通常都会有一排凳子,供侯车的人们使用。我还注意到,凳子很干净,不用拭擦就可坐下,凳子上都注明提供方与责任人,且责任人均为里长(相当于大陆的居委会主任)。我想,这样做大约有两个目的:一是告知凳子来源,二是如发现凳子不干净或损坏,还有投诉渠道。什么是管理?什么是服务?从一张小小的凳子,就可见端倪。曾在所住城市的一街道办事处看到:上班时间,办公楼前的大院内有许多停车位,但门前竟立了块“车位已满”的牌子,保安就是不让车辆进入,想入内办事的人不得其门而入,不得不兜来兜去寻找车位,至于在办事过程中还要受到多少无端的刁难,我们都心中有数啊!

台湾诚品书店,一间传奇般的书店、是目前少有的仍能24小时营业的书店。在大陆的实体书店纷纷举步维艰的时候,这里仍是顾客盈门,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在这里,我看到了人们对精神食粮的追求。众所周知,台湾香港经济发达,生活节奏快,人们无睱光顾书店,但无论是台北还是香港的诚品书店,总是人头湧湧,且不乏年轻人。这说明,尘世再繁忙,人们都是愿意以知识来充实自己的,甚至可以这么说,经济越发达,人们更希望寻觅让心灵平静的港湾,而书店,正是最好的去处。当在香港最繁华的、寸土寸金的铜锣湾也见到诚品书店时,立刻颠覆了香港是”文化沙漠“的固有认知。我无意于比较,但看到大陆的实体书店纷纷关门时,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2012年10月3日,我来到偏于台湾西北角的野柳地质公园,从地图上看,这里与大名鼎鼎的钓鱼岛遥遥相望。从未想过,这里的海水与天空是那么地湛蓝,海天交接处,自然而然地连为一体。野柳地质公园保护完好,其代表作---女王头像栩栩如生,众多头像面向大海,似在遥望什么,又在期待着什么。。。。。。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的门票极为低廉,折人民币竟不足10元,让付惯高门票的陆客们喜出望外。如你到台湾,一定要来这走一走,感受别样的台湾风情。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与北京的紫禁城相比,它显示寒酸,就这么丁点大的地方也敢称博物院?但我告诉你,它是有十足的底气的,因为它的文物储藏,无论从数量到价值,都远超北京的故宫博物院。抗日前夕,国民政府为防止北平沦陷后紫禁城文物落入日本人之手,组织了故宫珍宝的万里大转运,数年时间,在大江南北跋涉。庆幸的是,虽历经艰险,这批文物竟然没有损失,抗战结束后安然无恙地回到北平。国民党撤台前夕,再度将其转运到台湾,自此它们总算安顿了下来。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展厅不大,展出文物不多,但大部分不对外开放,不为人所知。从广场前目测,后面的整座山都被挖空,成为储存文物的仓库。愿这些中华瑰宝继续在这里安家,不再遭受流离之苦。

台北街头排放得整整齐齐的摩托车,在台湾南北,这种情形随处可见。不独如此,在略显狭窄的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也各行其道地飞驰着,速度极快,相信台湾良好的交通秩序给每一个陆客都留下深刻印象。它告诉我们,决定交通秩序好坏的,不是宽阔的马路,而是全民的素质与严格的执法,二者缺一不可,失去了它,再宽阔的马路,再严厉的执法,也阻挡不住人们侥幸的冲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理模式永远改变不了交通乱象啊。

签字中的马英九。说实话,当时,拍这张相片时,我离马英九最多只有两米,正因为如此,才能拍得如此清晰,连脸上的斑点都看得清清楚楚。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2010年春节,自驾到了厦门。大年初二早上,正在滨海大道上行驶着,突然前面传了尖锐的警笛声,一个威武的、不容置疑声音大喝:前面车辆让道!细看道路两旁,每隔数百米,就有一名交警,不断驱赶车辆向两旁回避。不一会,行驶的车辆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大约十五分钟后,一列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车队快速通过后,道路才恢复正常。后来,我们才知道,当日,最高领导人到厦门视察,刚巧出行,让我们遇见了。我无意做任何比较,只是,我的亲眼所见,让我真切地认识到两岸的巨大差异。

这是多么有喜感的一幕啊!配上后面的英语对白,更让人忍俊不禁。两岸人民如果能象他们那样,该是件多好的事情。参观中正纪念堂的当天,身为老**员的母亲不愿在蒋介石的座像前拍照留念,怎么说也不听,还带着恨恨的语气说:“他是我们的敌人,我就是不和他合影”。现实生活中,还有不少人,开口闭口就是”消灭XXX,解放台湾“,貌似大义凛然,实则戾气弥漫,更暴露出观念的落伍与无知。什么时候,两岸间才能真正打破意识形态的隔阂,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这是在台北中正纪念堂拍到的唯一一张与广东惠州有关联的历史相片。史载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曾两次东征,讨伐陈炯明,从而奠定了在国民革命军中的领袖地位。而两次东征,均与惠州有关,国共两党众多的明星人物,都在惠州城下激战。如果不是这张相片,身为惠州人的我们还不知道,近百年前的惠州城墙是这个样子的。如今,惠州城已发生翻天履地的变化,当年的城墙再也难觅其踪。这么珍贵的历史影像,竟让我无意中发现,实在是荣幸之至!

台北的短短两天时间里,能遇到台湾地区领导人,这可需要一定的运气。而我们的运气还真不错,在中正纪念堂,遇到了马英九。那天下午时分,我们正在游览时,突然听导游说马英九要来参加一个会议,我们赶紧往会场方向奔去,不多时,马英九出现了,笑容满面地向民众招手。我注意到,会场周边保安并未明显增强,只有数名贴身保镖在戒备着,人们离马英九很近。马英九进入会场后,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等会马英九出来,可以向他打招呼的。果然,马英九步出会场,当有人向他问好时,他立刻笑脸回应,我则抓住时机,拍下了这张相片。马英九虽然很快离去,但他的亲民和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台北士林官邸,这是蒋介石来台后的居住地。之所以选择这张图片,是惊叹于官邸后山密集的森森植被。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个纯粹原生态的山林,树木密密麻麻,整个区域全部让绿色覆盖。不独此处,台湾南北,都基本上是原生态景色,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条件许可,都种上各种植被,不露出半点泥地。如能航拍的话,看到的将是个绿地毯般的秀美大地。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海峡对岸的家乡,那里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将好好的原生态林被毁掉,种上了速生桉树等经济作物,表面上仍是绿色,但严重破坏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而后果可能将由我们的子孙来承担。自然界是有灵性的,善待它就是善待自己并造福子孙,摧残它,必将受到它的严厉惩罚!!

中林禅寺位于台湾南投埔里镇(这里可是地震多发地),由惟觉老和尚住持,于1994年创建,目前在台湾及世界各地有80多家分院,并且定期举办神修活动;中台禅寺规模庞大外观融中西工法,寺顶高耸壮观,更是让信众们赞叹,中台禅寺整个新建筑乍看下仿佛金字塔形态,实为佛教建筑另一巨作。
无神论盛行的国家,是很少有人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的。但在境外游历多了,我对这尤其笃信。不管是哪种宗教,不是信与不信的问题,更与所谓封建迷信沾不上边,归根结底,是每个人要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寻找心灵的依托。一个人,如没有心灵寄托,不惧怕因果与轮回,那他做出的,很可能是贻祸子孙的事情。若他是当政者,掌握巨大的权力,所做所为将更可怕,甚至可以扭转历史车轮!所以,没有心灵约束、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是最为可怖的。综观科学昌明的当今世界,对人的行为举止最有效地调节的,仍然是各式各样的宗教与信仰。至少,”举头三尺有神明“,仍可让不少人有所畏惧,不敢行恶,不敢做出极端的事情。你找到心灵的归宿了吗?

日月潭台湾的著名景点,去过的人都难忘清澈的湖水,泛舟其上,乐趣无穷。日月潭水之所以清澈,是因为它是循环流动的,是有生命的。日月潭的环境保护,堪称典范,是人居与自然的有机结合,环湖有一条50公里的绿道,是全球知名的骑行圣地,因时间匆忙而不得见,但它也成为我再赴日月潭的念想,若有机会,一定再去,好好地住上几天,尽情享受日月潭风情。

这是我在行驶的大巴车上抓拍的,也是我十分喜欢的一张照片。这是一名正在上学途中的女孩子,她让我想起了《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中的沈佳宜,那是一部拍得相当棒的台湾电影,真实、自然、毫无做作、剧情丰满,堪称台湾青春电影的经典之作。正是这部电影,让我产生了探究台湾社会的念头,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台湾之行。此时,亲眼看到骑车上学的女孩子,不由产生莫名的亲切感,也毫不犹豫地按下相机快门。

这是阿里山景区的门票,是我们走过的景点中门票最贵的地方,这不奇怪,因为阿里山台湾最大景区,也是生态重点保护地区,门票收贵点无可厚非。但即便如此,将门票价折成人民币后,仅70多元,仍比大陆同类景点便宜很多,且便宜得让人不敢相信。大陆的知名景点,门票动辄过百,甚至有超过200元,每一次所谓的价格听证,都是为提价而走过场,理由嘛,自然是一大堆。其实说白了,就是将景点、游客当作唐僧肉,任意宰割,竭泽而渔的后果,是对景点的破坏与掠夺。很多事情,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

2012年10月5日,我们登上了位于台湾嘉义阿里山。也许当地原始森林曾受过日本人大肆砍伐的缘故,这里的人们对树林的保护尤甚,处处是浓郁的树荫。当我们行走在森林小道时,转弯处突然出现一个小水潭,因缺乏流动,水面略显浑浊,但波澜不惊。潭边茂密的树木倒影在水面上,树干、绿叶、蓝天清晰可见,层次分明,就像一面镜子,将周边景色融为一体,巧夺天工。坐在潭边,你会不由自主地沉醉于自然之美,久久不愿离去。

阿里山巨木栈道。也说是陆客去得多了,台湾导游也颇有些坏心思。那晚在嘉义,导游一再对我们说,上阿里山的路车多路窄,容易出事故,山上风景一般,建议不要去。有几家给说动了,但我家小女坚决不同意,说不上阿里山,等于没来台湾。在我们的坚持下,导游妥协了。事实证明,小女是正确的。阿里山虽然不高,其风景却是台湾独有的,也是大陆所没有的。以这片巨木栈道为例,漫步其中,抚摸着千年古树的树干,呼吸着负离子密布的空气,体验着大自然之美,对于久居城市的人来说,是难得的享受。能亲身体会阿里山之独特风景,上山之路再艰难,也是值得的。这,不正是旅行的魅力所在吗?

哭泣的桧树根:红桧为台湾特有树种,常与台湾扁柏形成混交林,分布于台湾中央山脉,红桧被称为“亚洲树王”,不但树形高大雄伟,而且也是有名的长寿树,在林海深处,两三千年的大树到处都是。日治时期被日本人大举伐木,所以建造高山铁路运送木材下山,阿里山一带的红桧林已被砍伐殆尽,所见的红桧是当时被认定生长不良、不利于建筑开发的树材,战后也被国民政府更深入山区持续砍伐至1980年代,所剩数量稀少,所以已经明令禁止砍伐。
这就是日据时期被伐的红桧所遗树头,遍布阿里山头,是日本掠夺台湾资源的铁证。

阿里山神木。这是阿里山的镇山这宝,寿命长达2300年的巨型桧树。当我听到它的树龄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2300年前,我们还处在春秋战国时代,难道它真的跨越了如此长久的历史年代?相信台湾官方公布的数据是经过严密测算的,不敢糊弄百姓。这么说来,这颗巨树真的见证了日月的沧桑。面对如此神树,我围着它转了一圏又一圈,试图寻找一些岁月的痕迹。据说,阿里山上原先还有一颗年轮更长的桧树,可惜已死,这一颗就荣升为树王。另据说,阿里山上有的桧树寿命更长,可是在日据时期被砍伐掉了,运到日本去修建王宫......相信在地球上,寿命如此之长的树木已所剩无几,它们实在值得人们百倍地珍惜与爱护。

阿里山上的信箱。相信我们这边很难再看到红白两种信箱了,但在海拔2000多米的阿里山乡,它依然存在,仍然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互联网时代,传统信箱的作用日渐式微,但短期内还不会消失。阿里山乡的邮政局,依旧人来人往,人们在固守着传统,也在固守着一份情结。台湾电影《海角七号》给大家印象较深的,应该是做了一辈子邮递员的老邮差茂伯,今日的台湾,送信的邮差仍然穿梭于大街小巷,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让传统延续。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传统邮箱迟早会消失,让我们都多用用它吧,别让它那么快就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台湾海拔最高的小学--香林国民小学。很喜欢“国民”这两个字,在台湾,占据市中心最好的位置基本是各大中、小学,教育是国民的根本,这个理念在台湾得到了很好的贯彻。

还是当天,行走完阿里山后,我们马不停蹄,前往高雄,赶在落日之前,来到了高雄港,目睹了一场壮丽的落日美景。也许是久居雾霾之地,经常面对灰蒙蒙的天空,绚烂落日于我们而言已是奢侈品。眼见天边渐渐变红,不由急切地奔向海边栏杆,举起相机,不停地按着快门,力图完整地记录日落全过程。那天的落日实在太美了,美得无法用文字表达,驶向远方的巨轮,仿佛逐日而行,慢慢地与夕阳一起,消失在远方......

位于高雄港边的国立中山大学,是台湾仅有的两所与大陆高校同名综合性大学(另一所为清华大学)。前身由孙中山创立,1924年与黄埔军校在广州同期创校。因两岸分治,1980年在高雄完成在台复校,现为台湾欧洲联盟中心、台湾综合大学系统等大学联盟成员,辖有6个学院。学校依山傍海而建,风景优美,是个治学的好地方。

高雄旗津岛,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那里有年代久远的建筑,有罕见的黑沙滩,有各式美食,还有冲浪的少年。那天刚好是周末,一大群冲浪爱好者,聚集在沙滩边,无惧于烈日,俟巨浪来临时,迎上去,借汹涌的浪涛,踩着浪花的节奏,进行一轮又一轮的飘移。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人数众多的冲浪,冲浪少年黝黑的皮肤闪烁健康的光芒,忘情的冲击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这些,都深深地感染了我,真想跟他们一起去冲击浪涛。值得称道的是,绵延数公里的黑沙滩上的所有公共设施都是免费的,包括洗手间、浴室、游乐设施等,还有看守员,防止海上出现意外。当时就在想,如果在大陆,能有这种免费的海滩吗?

这是高雄地铁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地铁站,没有之一。随着电梯的下行,仿佛进入一个七彩的迷幻星空,优美的图案,讲述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它不仅是侯车的地方,也是休闲、玩耍的好去处,能在地下塑造星空影像,得需要多么丰富的想象力啊!如你去高雄,千万不要错过它。

高雄爱河,一个将昔日排污渠与臭水沟改造为全岛知名人文景点的经典之作,是去高雄的必到之地。入夜的爱河,一改白天闷热,凉风习习,在朦胧灯光下,在往来的游船的汽笛声中,呈现中另一种韵味。爱河两岸,绵长而不杂乱,漫步其中,你可以欣赏到免费表演,看到各式风土人情,甚至还可以旁观夜间拍婚纱照的新人们,分享他们的幸福与快乐。总之,在爱河边徜徉,你是轻松的、欢快的,一不小心,也会迷失在爱河里。
高雄的两天,是我们台湾之旅最写意的,它让我看到了与想象完全不一样的高雄,下次如可以自由行,一定要在高雄好好呆上几天,更深入地体会它的风情。

这是高雄最大的天主教堂--玫瑰堂。它位于台湾高雄市的爱河桥畔,创始于1859年(清咸丰九年),为天主教会在台湾重新开教以来建立的第一座教堂,也是近代台湾天主教会的发源地,现在为天主教高雄教区之主教座堂。此时恰逢周末,教堂里面正在举行礼拜弥撒活动。从未参加过这类活动的我也溜了进去,教堂内,教众神情肃穆,只有主讲人的声音在回荡。主讲人用的是闽南语,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但感觉到众人的虔诚,我坐在后面,不知不觉中也平静下来,感受宗教的神奇力量。

你一定以为这是一个高大上的购物商场,如果我告诉你,这是高雄小港国际机场,你信吗?它确实是高雄机场的候机厅,但与其它机场完全不同,它虽然不大,但每个角落都被充分利用,各种时尚元素充斥其间,既有现代又有传统,中西文化合为一体,仿佛走进了万国博览会。虽然我走过数十个机场,但象高雄机场这么有特色的,实在不多见。即使你有着漫漫的候机时间,如倘徉在这里,你一定不会觉得寂寞与孤单。这就是让人充满惊喜的高雄,几天的亲身体验,感受到了民进党人对高雄的用心治理,无怪乎它始终是民进党的“票仓”与根据地。其实不管是谁执政,只要让人民安居乐业,就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拥戴与支持,是这个理吗?

在机场能看到余光中的诗,真是意外之极,他的《乡愁》,名扬海外。余光中是福建泉州永春人,生于江苏南京,文学家、诗人,现居台湾高雄市河堤路一带社区。曾任国立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中文系系主任、美国西密歇根州立大学英文系副教授,现任国立中山大学讲座教授。著有新诗、散文、评论、翻译等凡五十余种,多篇作品选入台湾中国大陆、香港及设有华文课程的大学、中学教科书。余光中虽不是高雄人,但在国立中山大学任教后,一直长居高雄,是高雄的骄傲。

本篇游记共含7470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