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在路上——突尼斯(二)

14
wangxi0403 LV.6
2016-03-17 11:42 805/3

遇见撒哈拉

       在圣城朝圣完,我们一路向南,目标撒哈拉。
       在撒哈拉北部的托泽尔,我们旅程的其中一个项目是穿越到塔图因星球,与天行者·安纳金会面。
       听说穿越之门将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时开启,于是我们换乘了沙漠吉普,在大漠上追逐落日,终于赶上了最后一缕阳光并成功穿越到了塔图因星球。这个星球的房子都是用土夯的,房顶圆圆的,有奇怪的管子连接墙壁和地面,还有一些高高的像雷达一样的天线,据推测是在接收其他星球的信号。有消息称天行者近期不在家,所以我们不能去他家做客了,只好又从塔图因星球穿越回来。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到达托泽尔时已是下午,换上吉普往沙漠中的莫斯·艾斯帕基地开去,途中大漠落日的景象十分壮丽。莫斯·艾斯帕基地是《星球大战》中塔图因星球的外景地,每集《星球大战》在这里都有取景,保留得很完整。在这些房子中穿梭,再加上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确实有一种不在地球上的感觉。而天行者的家其实是以前柏柏尔人的穴居,在《星球大战》取景之后已改为酒店。

       因为两地不在一起,所以我们没能去到天行者家投宿。但是当晚我们也体验到了改良版的柏柏尔人洞穴,屋里圆滚滚的,刷成白色,脑子里虽然没有天行者的影子,但扑面而来的全是原始的味道。

       说到柏柏尔人和他们的洞穴,我们在离开马特马他之前特意拜访了一家柏柏尔人。从山体表面看,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住所,在一个小山坡的背面低矮处,我们看到了她家的大门。门框上有鱼和手的图案,这是柏柏尔人的护身符,鱼代表吉祥,手代表平安。从大门进去有一小段通道,出来就是一个天井,柏柏尔老人家正在用小磨磨着谷物。靠山的一侧有两层洞口,第一层是客厅和卧室,第二层应该是储藏室,后院小一些,是厨房和牲口棚。所有的家具都是最简单最基本的,就连上二层用的梯子都摇摇欲坠了。
       柏柏尔是撒哈拉地区的一个古老民族,有着自己的语言和历法,马特马他地区就是以柏柏尔部落的总称“马特马他”来命名的。为了适应沙漠地区干旱炎热风沙大的气候,他们发明了这种穴居。先根据地势挖出一个大坑作为天井,再在靠山一侧的坑壁上挖出大小不一的洞来居住。这种洞穴冬暖夏凉,避开了风沙,受气候的影响很小。现在柏柏尔人仍然住在洞穴里的已经不多了,但是这种洞穴风格却成了突尼斯政府发展旅游的一大亮点,很多游客为了体验穴居,特意到马特马他来住一住这种洞穴。

       柏柏尔人在冬天喜欢穿一种棕色的大袍子,有尖尖的兜帽,有的袍子上还有小绒球作为装饰,看上去萌萌哒,所以也称他们为马格里布巫师(马格里布现为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三国的代称)。
       车比卡是一个柏柏尔人居住的沙漠绿洲,清晨时分,吉普车带着我们穿过茫茫戈壁,来到这片有山有水的地方。在千沟万壑的山与山之间,长着高大的椰枣树,在光秃秃的大石头之间,流着蓝绿色的山泉。这里留有早期柏柏尔人居住的遗址,而现在这些柏柏尔人搬到了山下的不远处,依旧守护着这片绿洲。

       离开绿洲就是沙漠,撒哈拉沙漠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骑骆驼也不骑摩托,我们要真真正正踏上撒哈拉。在沙漠与城市交界的地方有一片叫不出名字的树,地上也会长一些小小的多肉植物,穿过去之后就是看不见头儿的黄沙了。光是看着烈日下的沙子就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想象着迷失在沙漠中的绝望,就完全没有勇气对抗大自然了。震撼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开始装沙子,想为夷平撒哈拉做出微薄的贡献。沙子很细,却意外地潮湿,手感很像豆面儿,于是换了一个方向,在沙丘阳面的沙子就干松了许多。拎着微薄的贡献,一路念叨着巴依老爷的咒语“沙子一屋子金子一袋子,沙子一袋子金子一屋子”回到车上,心里盼望着一袋子沙子能变成一屋子金子。顺带提一句,撒哈拉地区的骆驼都是阿拉伯骆驼,即单峰骆驼,虽然没有双峰骆驼强壮,但跑得比较快。

多彩东部之路

      告别了撒哈拉,我们要开始大回环的后半程了。从马特马他向东北方向行进,沿途满目荒凉,除了骆驼草和仙人掌,几乎没有其他植物了。这里也是我们在突尼斯境内离利比亚最近的地方了,这一带路边经常能看到摆着很多塑料桶的小摊,都是从利比亚走私过来的汽油,据说价格只有正规加油站的一半。
       走着走着公路的东侧就可以看到地中海了,正在昏昏欲睡间,车子开到了一个小镇,前方出现了令人惊叹的建筑——一座罗马斗兽场。这个名为埃尔·杰姆的古罗马斗兽场非常高大壮观,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眼前时,车里的人不禁同时发出了感叹。

      埃尔·杰姆斗兽场是现存的三大罗马斗兽场之一,也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入口这一侧还留有三层的结构,而另一侧损毁得就比较严重了。公元2世纪被罗马统治时期这里被称为“蒂斯德鲁斯Thysdrus”,是埃尔·杰姆最辉煌的时期。230年,埃尔·杰姆斗兽场开始兴建,虽是仿照罗马斗兽场而建的,但在观众视野的设计上更为出众,号称全场无死角。但随着238年发生叛乱之后,蒂斯德鲁斯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地位。渐渐地,斗兽场中的许多石头被运走修建附近的村落,而更多的则是运到凯鲁万筑成现在的大清真寺了。1726年,当地人为了躲避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入侵而藏到了斗兽场中,于是土耳其军队便用大炮对其轰炸。我们不知道战争是怎样结束的,但所幸斗兽场没有消失殆尽。

      拾级而上,每层的构造几近相同,全是一个连一个的拱门,这些拱门是为了支撑看台用的,这也是罗马建筑的典型风格。俯瞰斗兽场,除了以前主席台位置的看台做了一些修葺外,其他部分的看台已经完全坍塌,传说中能容纳3、4万人的三层看台也只能全凭想象了。椭圆形的斗兽场中间,有一条地下通道,两边是一个挨一个的隔间,有的隔间里还留有铁链子。走在阴暗的通道里,脑子里全是《斯巴达克斯》里的场景:奴隶被带到斗兽场关起来,等着与野兽或角斗士决斗,外面是亢奋的呼喊声和野兽的咆哮声,无论是人死还是野兽死,人们喜欢的只是那个血腥的场面。咔!正当我沉浸在热血沸腾的斗兽场,马上就化身成角斗士的时候,导演,不,导游喊了停。其实在罗马时期,人们白天工作,没有时间去斗兽场,所以斗兽场里的比赛是野兽对野兽;中午的时候,是死刑犯对野兽,以便处决犯人;到了下午人们空闲的时候,会进行角斗士之间的比赛,点到为止,不会拼个你死我活的,而角斗士在当时也算是一个收入不菲的正当职业。
       这时天上开始下雨了,似乎是想为这座历经1800年的斗兽场再增加点儿厚重感和悲凉感,同时也在不断地洗刷着前人的血迹来期盼更多的和平与安宁。

      一路小雨陪伴,来到苏斯的时候天阴沉沉的。苏斯的含义是“海上珍宝”,被誉为“地中海的花园港”。我们先去了一个传说中特别好的购物中心,东西确实挺多的,价格也合理,但是也不至于称其为“购物中心”。苏斯是个海港城市,所以我们一定要去看看它的港口。头一天去得太晚,港口里停满了船;第二天去了另外一个,去得太早,依旧停满了船。一排排的小船一排排的桅杆一排排的倒影,煞是好看,这两个时段也让我们看到了繁华苏斯的温婉一面。

       从苏斯继续北上的途中,我们路过了做陶瓷的小镇:传统的工艺,鲜艳的色彩和漂亮的图案;我们参观了海边的遗址(Kerkouane):古老的石头,土豪的马赛克和红色的浴室;我们亲临了地中海:色彩绚丽的日出、变幻莫测的海水和挑也挑不完的石头。

本篇游记共含2991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3-17 23:45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03-18 13:25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3-21 15: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