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福州 北茭 宁德 福鼎 温州最低消费

27
hy-8341 (上海) LV.12
2016-03-17 21:24 1780/12
  • 出发时间/2015-10-04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300RMB








万恶的“铁老大”,不给带自行车了,酝酿了二年的闽浙沿海骑行,终究没有成行。只能改乘沿海火车,像MP3一样,一站站地压缩游,MP3还有无损的选择,坐在现代化的火车上,你永远要和自然隔着一道玻璃,这已经不是什么损失的概念了,完全就是虚拟和现实的差距,连留一张照片都难。马克思精准到一个“私”字:有利可图的要接轨,有利可图的可以脱轨,一辆自行车可以充当一张人头票,那就让文明的轨道来得再晚一些吧。
开往福州  的火车,大多是动车,6个半小时到,如果白天到福州,我能够做的,也只有坐在旅馆里发呆,当天是玩不了景点的,而普通车,尽管历时翻番,但是夜班车,夕发朝至,也差不多250元的票价,卧铺睡上一觉,天亮就可以直接游玩了,赢在时段上,而且仅此一趟,担心到时候穷人太多,提前二个月就把票揽入囊中。

(提前2个月抢的)
记得90年,广深线上就有了当时称准高速的火车,1个小时到,80元。我有幸体验过一次,座椅也是可以转向的,有桶装的矿泉水供应,脚下还有踏脚板伺候,宽敞舒适,平稳宁静。同样是80元,同样是120公里路程,现在的广深线的城际高速,要开1个半小时,是的,高速比准高速慢了。后来,在铁路推行“夕发朝至”时期,相关的火车大力提速,想尽办法地在满足这个时段,印象最深的:上海到北京  的13/14次、21/22次跑出了10小时的极限,设计时速120公里的车厢,真正做到了物尽其用。而现在呢?经历了N次大提速以后,现在到北京反而要15个半小时,还有不惜轨道资源跑22小时的,动车也要将近12小时,为什么呢?就是为了让你掏飞机票的钱去坐高速火车,5个小时到。
私字当头下,普通火车的历时被延长,更多的班次被取消,逼着老百姓花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去坐动车组列车,以至于上海的火车站,现在半夜是关门的,不接送旅客的,庞大的轨道资源就这样白白给浪费了,这何尝不是“牛奶倒入大海”的铁路版呢?中国人民自力更生,子弟兵流血牺牲,在一穷二白的底子上建立起来的铁路公共网络,最终成了资本家敛财的工具,肆意妄为,彻底颠覆了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创立宗旨。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穷苦百姓水深火热。



(火车上的闽江  )
福州,没有如林的大厦,但如林的小叶榕,给了人老的味道,醇厚,亲切,站立在道路的两旁最最齐齐;中秋的榕城,体感舒适,裸露的肌肤贪图着轻风的抚慰,似乎少了份成都的湿润,所以也不需要花椒,没有了麻文化;市区的道路异常的干净,几乎一尘不染,市民过马路也是文明有序,不见有司机抢灯的;中心城区的公交站上,总站着一位爷叔或者大妈的志愿者,干麻?这是福州市政府为过往的旅客点亮的一盏盏指路明灯,百问不厌,和蔼至亲;随处可见的是:迎接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开幕的宣传海报,以榕城小叶榕为吉祥物的“榕榕”,给本以国庆的福州,更添了一份节日的祥和。福州,有福之州!
公交106路不紧不慢的地开了一个小时,把我们送到了下榻的仓山镇,1元钱,福州的公交都是1元钱,继北京之后,我们又一次享受到了来之政府的慰藉。
携程上提前一个月订的房间,没有门牌号码。老板先是说要来公交站接我们,我们等了有10分钟再去电,老板又改口在小路里面的50米处等我们,叫我们自己走进去,我们走了有200米也不见旅店,再回走的时候老板叫住了我们。民宅就是旅店,没有标识,应该是专门做网上或者熟人生意的。老板带我们看的房间,是照片上都是差评的普通间,,而我们订的65元的豪华间,老板说已经借出去了,叫我们普通间将就。始终通着电话,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看到纱布样面料的卧具,而且脏乱不堪,我实在没有办法妥协,只能无望地离去。晚上投诉了携程,携程也没有给我个结果,说是要取缔的,但我看至今仍高高挂着,穷人路过要小心了。
出小巷回到万安路,不远处,我看到了一家也是民宅的旅店,老式的农村三层楼房,挂着短租的字样。进去一看,床铺意外的干净,5尺大床,宾馆通用的贡缎面料,刚刚换上去的,成色还有点新。房间也有16个平方,刚刚刷过一遍涂料,号称新装修了,卫生间有通风的明窗,水流很大,唯一的不足是没有空调和电视,这对我不是事,有WIFI足矣。叫价80元,220元/3天成交。非节假日,70元应该可以拿下。
不过我并不推荐,因为最后一晚,半夜2点钟,我们被刚刚入住的几个醉客说话声吵醒了,足足闹了有半个小时。这当然算不上老板的错,我亲眼看见老板谢绝过一个带有4岁小孩的家庭,原因是小孩半夜哭闹会影响到别人休息。虽然有拒住的嫌疑,但老板也是在维护大多数住客的休息权,主观愿望还是善意的。我不推荐的理由是:选择旅馆,除了干净,安全外,还要考虑一个声污染的问题。便宜的旅店容易招来“便宜”的客人,走廊里的喧哗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半夜房间里的谈话声,临晨时回旅馆的脚步声,这些现象大都发生在镇级的小旅馆里,不是便宜了,干净了就可以判断的。以前我们也曾遇到过二次,但都没有引起重视,今后入住,我的红线也要抬高了。
我们住的区域属于学生街商业区,周围有好几所大学,学生主导下的经济,吃的店自然不少,但大街上充斥的是各种品牌的连锁、加盟店,南北、中外的都有。拜托,规模化了的勾兑食品我是不吃的。有盖浇饭,老婆又不吃:“菜里的油,都混在饭里,吃下去容易,想再拿出来就麻烦了”,的确不健康。连盒饭也没有找到,最后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一家炒菜店,明码标价,价格公道,我们点了蒜香排骨(18),醋溜白菜(8),花蛤豆腐汤(12元),啤酒(4元),幸运地完成了午饭。

(花生米是老板送的)
下午,我们要去鼓山  ,福州的最高峰,980米,在城南的郊外,几乎是所有公交车的终点站了。打听到大路上就有直达的115路公交,但有趣的是,站名却叫着“下院”,站牌上看不出有“鼓”字或者景区的迹象,上车后,司机也不作正面回答,再三确认下,被司机当成了痴呆老人。
鼓山风景区分为二段,第一段上到半山腰的500米处,这里地势平坦,有众多的文人崖刻,连我们的蒋校长也留下了“其介如石”的风采,有一个收10元门票的鼓山十八景景区,一个收40元香火钱的涌泉寺  。游人如织,吃喝不愁,物价也如履平地,生意兴隆。登山有好几条步道,但只要向上爬,最终都能到达这个平台,不会迷路。中老年锻炼的人很多,精神抖擞,傲慢自负,更有发烧者,拎着鞋,光着脚板在登山,问其原因,回答是可以按摩脚掌。不无道理。有一个停车场,公路和索道都可以到达,不愿意爬山的,大门口有10元/座的黑车,乘索道就要35元了。











(涌泉寺)


第二段是去最高峰,叫鼓岭景区,在另外一个山头,盘山公路上去,没有拾阶的步道。路上游人不多,景区有电瓶车,10元/人,但班次好像不多。我们上到中间的观景台景点,已经17点了,天色阴暗,即使上到了最高峰,也不会看到什么了,就沿原路返回了,海拔应该爬到了700米。

(700米俯视)
下到景区大门18点多,坐71路,1个小时多,进入市区,换5路车,就到了大名鼎鼎的三坊七巷  。一条笔直的仿古街,比其它的古街要宽一点,沿途的灯笼,商家的仿古旗,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我是古的,我有1000年了。两旁当然是仿古的店面,不例外地卖着义乌的旅游品或者艺术品。不时穿插而过的几条小巷,构成了所谓的几街几坊。

(勉强找到的一个景)

(三坊七巷)


看见古街上有一赌石摊,晚上了,已经收摊,只有横幅挂着。如果赌的真的是翡翠毛料,那福州市政府可就摊上事了。属于行业上游的宝玉石原石,本质上不是大众消费品,通常情况下,是在特定场合,由业内人士之间交易的。这里是闹市中心、是景区,游客大都是没有相关专业知识的普通市民,在这里设摊开戒,分明是在给消费者埋雷设阱,再加上一个“赌”字作祟,给赤裸裸的欺诈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你打死我也不相信,这100个路人中间,有人会知道什么叫“苍蝇翅”的,(硬玉皮壳表面存在的,一种形同苍蝇翅膀一样的反光晶体,这是反映原石翠性的重要特征),更不会知道原石的加工成本和成品价值了。作为管理者,政府有责任维护市场的公允,这种丑陋的三流勾当是不应该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我看还是乘早把钱还给他们,让他们到别处“赌”去吧。

(硬玉皮壳表面的“苍蝇翅”)(家藏)
网上所称的百年老店也都找到了,但只是一块招牌而已,绝非是真正的老店。两开间的门面,大概3米的进深,料理台在靠着墙的一边直通到底,上面堆满了盛有半成品的纸碗,营业员拿着漏瓢站在沸水锅的旁边吆喝着。有游客住足细看的,营业员就会不停地和你说话,不管是冲动型的,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只要食客有表示,半成品可以在一秒钟内倒入漏瓢中,反应之迅速,动作之麻利,容不得你有再思考或者反悔的余地。3-4张小方桌的店堂里,大概有5-6个人吧,包括怀抱的小孩。滚烫的食物盛在涂有蜡的纸碗里,不知道你敢不敢吃,反正电视里说是不能吃的。
想当年我在摆摊卖碟片的时候,那也是训练有素的。手里一叠子零钱总是充裕的,各种票面分门别类,还要眼明手快,顾客在掏钱的同时,我也在抽取相应的零钱,收钱和找钱必须是同时完成的,并一句“谢谢”表示交易结束,不会让他等。当然我不是在剥夺消费者的反悔权,我卖出去的碟片,只要不影响二次销售,随时可以退换。我是在为客人节省时间,也为了避免意外的干扰,如公交车靠站,客人会一撒碟片去赶车。所以一样的功底,我是属于正能量的,歪不得。
遇到过一位中年女的,选了我5张CD唱片。看我整个过程一副洒脱的样子,特别是最后那句没有感情的“谢谢!”,抬头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你真会做生意。”我心里猛然一惊:遇到高手了。忙堵漏:“不好意思。8年了,每天在重复同样的动作,是熟能生巧的过”。苍白无力,她又冷冷地憋了我一眼,意思是“你自己心里明白。”,完,漏洞变成了窟窿,不快地走了。挑碟的过程中,她没有叫我推荐,我也没有打扰过她,直到最后,她摸出了50元钱,但仍然在犹豫碟片背面的曲目,这时候,我33元的找钱,捏在手里,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这就好比你在饭馆里吃饭,旁边总有一双流浪汉饿极了的目光在催促着你赶快吃完。她感觉到了我的恶心,再也无心取舍手上的《伯恩斯坦》,就把钱给了我。真对不起,女士。
走完三坊七巷,我又把周边,包括居民区都找遍了,还都是加盟、连锁店,没有生鲜食品加工的炒菜馆。最后只好又回到了中午的小餐馆,在超市里买了瓶厦门产的52度金门烧,6.5元,点了4个菜了事。
第二天7点半出门,奇葩了,昨天晚上还满是排档、小吃的街上,竟然没有一家早餐店在营业,有几家忙碌着,但看得出也要2个小时以后才能出成品。难道福州的市民不需要上学、工作的吗?都要9点以后才开始劳作的吗?非也,因为106路公交车上,已经人满为患了。分析下来:应该是每天晚上夜宵闹得太晚,夫妻老婆店是无力再支撑早点了。
五一广场  站下,对面就是于山  景区,我们先要解决一下腹中饥饿的问题,不敢偏离,围着于山逆时针半圈,有一家做锅边的早餐点,三坊七巷买10元的,这里居民区是5元,当然也有25元的,视里面的海鲜档次而定。磨好的米浆,顺着大铁锅的边缘慢慢倒入,米浆受热后凝固,再铲到锅底的沸水中烫熟,捞起,盛入通常有牡蛎、虾、蛤蜊等海鲜的汤中,就上桌了。好吃!很鲜的味道。其实也就是广东的肠粉,蒸熟的肠粉,不包馅料,盛入海鲜汤中,就是锅边,呵呵,汤版的肠粉。二者各有千秋,都是我心仪的小吃。(5.1广场)

(必拜的老人家)
哪天我要是开早餐摊,我就山珍馅的肠粉配海味的汤,这样就更考定力了。佛跳墙只笼络了一个和尚,还有老庄,真主,耶稣,都要吃饭不是吗?都到我的摊上来吧,我们吃它一个大团圆,吃出一个大爱来,让地球从此村落,不再战争。
旁边就是于山景区鳌峰坊的大门,山不高,差不多只有50米,但很精致,上山一转弯,繁茂的榕树就遮天蔽日,进入了丛林怀抱当中,一弯一个景,廊棚闲亭,起伏有致,很丰富,更古老,文人墨客留着苍劲的笔墨,榕树裸露的根系诉说着千年的沧桑,不愧为福州三山之一。山上有个道观,山下有个寺院,戚继光同志的戚公祠  安居其间,难怪小日本会输,戚大将军心里装着佛道二家的智慧。
(于山鳌峰坊的大门)









(裸露的根系)



(戚公祠外的石塔)




(山下的寺院)

古田路大门下来,回坐两站路,从气象局大门上山,我们登也是三山之一的乌山  。是可以跑车的公路,山上还驻扎着电视台。乌山的海拔要高一点,但也不会过百米,半个小时就上去了。顶部平台是气象局的测量基地,进不去,出边上的小铁门就是乌山景区了。
这里怪石林立,姿态各异,个个都是飞来之笔。可惜我来得太晚了,石头上已经留满了古人的字迹,容不得我再到此一游。风景要比于山好,看点多,规模大,视野开阔。怪石和榕树纵横交错,缠绵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一部哲学书,任你思考、遐想。还有很多奇异的植物,一株笔直老高,全身上长满玫瑰刺的怪树,问倒了我这个天上都有脚印的老江湖,莫非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七龄童”?不敢怠慢,拍完照片,我肃然退了出来。景区的设施相当的完善,游步道,阶梯,指示牌,护栏,厕所,小歇亭,还有保安蹲守的应急点,堪比5A的标准,肯定投了不少钱,感谢福州旅委给予的免费大餐。









(飞来之石)

(保安蹲守的应急点)



(长刺的树)







(树石一体)
西北口下山,沿途又变成了葱绿开阔的田园景色,沿山体缓坡下山,朱熹老夫子在这里留下了硕大的“福”字。(福字坪)
出大门的斜对面,白马北路上有去西湖公园  的公交,好几趟车都到,直线4站路,就在西湖边上下车。大路上没有找到吃的,可能是闹市商业街,办不成油烟排放的饮食执照吧。不远处有高层住宅楼,小路直径到楼下,正巧是个菜场,在一家也是锅边店,我们吃了两碗锅边,一份海鲜炒面(10元)。又尝了一个叫虾酥的东西(1元):油炸的面团,和武汉的面窝,北京的焦圈差不多,但没有吃出虾味来,不知何虾之有。
沿小路穿出去,就到了西湖岸边,顺时针绕到正门进入。公园里盛装结彩,人流如织,一派节日的喜庆。湖很大,足足占了公园80%的面积,是名符其实的一个湖公园,中央陆地处,供奉着几株成了精的大榕树,霸气地一手遮天,独自成林,还有一种白色树皮的树,光洁无瑕,笔直参天,成排地站立在湖的岸边,蜿蜒不尽。闽南的爷叔大妈们一样的时尚洋气,在怡人的环境中,锻炼着肺活量,歌者抑扬抒情,听者频首称道,里呼外应,不亦乐乎。祝我们老年朋友,大家健康长乐  。



(独木成林)


(白皮树)

(省博物馆)


过一座小桥,依山有一员外的庄园:太湖石假山,楼台瑶池,妆点出退世脱尘的境界。有钱的人要出来,没钱的要进去,钱钟书老先生砌的《围城》仍不足以高度,在进去和出来的游戏中,100年没有了。
(员外的庄园)
应该和一个叫左海的公园紧挨着的,但我们沿着湖绕了3圈,也没有找到穿过去的路,有指示牌,但到了叉路口没有延续,走得我们脚都断了,还是在绕圈圈,最后,16点左右,一位刚刚抵达的大妈,放弃了锻炼,带着我们,沿着湖边新修的栈道,快步走了有20多分钟,才算来到了左海公园  。非常感谢这位年龄没有我大的大妈。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名声在外的左海公园,原来是个儿童娱乐场。一个个临时拉建的场地,凌乱不堪,生意的喇叭最大分贝,尖杂刺耳,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逃离,苦于公园属华山的,只有一条路,你必须虔诚地走完,才有出路。

(左海的渔翁)

半个小时我们走到了公园正门的88路的起始站,8站路,到了位于省府路达明路的“老福州饮食店”,其实就在三坊七巷对面。受网络熏陶,我对三坊七巷的老字号太寄予厚望了,所以昨天的功课里没有“老福州”的预案,没有想到近在咫尺,昨天要是能求助公交站上的“志愿老者”就好了一个中等规模的饮食店,有上下两层,里面人满为患。做得都是福州正宗的传统小吃,而且价格公道。一碗肉燕(馄饨),居民区是5元,旅游区是10元,这里卖6元。我们也像迷途红军找到了毛主席一样,有了回归组织的喜悦。捂了将近二天的钱袋子,今天终于可以开戒了。
我们19点到的,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找到了半张桌子(另一半堆着杂物),老婆是坐稳了,我的身子必须要斜着,看到再后来到的人,站立在桌旁,等着别人吃完,我翘起了二郎腿。我们点了牡蛎煎蛋(28),芋艿泥(18),小笼((6),肉燕(6*2),鱼丸(2*2)。芋艿泥很好,值得推崇的做法,牡蛎炒蛋味道可以,但也太油了,没有必要的,不符合健康的饮食理念,肉燕就是小馄饨,号称皮也是肉打出来的,但没有吃出肉味来,鱼丸也好吃,小笼包上海有,风格不一样,不作评价(以前评价过外地的小笼包,结果被人砸了)。总之,很满意的一次品尝。第二天晚饭,我们也是在这里吃,尝完了知名的闽小吃。


(没错,早就没有牙子了)

至于那道佛跳墙,据说最便宜也要400元/份,我们也到过了聚春园的店门口,17点钟左右,大门紧闭,没有灯火,没有人迹。可能是因为我的缘分还没有到,必须要修炼到佛的层次。也罢!我知道配方,我回去自己做,你就不怕诞生一个海派的佛跳墙吗?
第三天起床,我们先去了火车南站,买好了第二天8点30去连江  的动车票,8元。回到市区,在屏山  脚下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口,有一家沙县小吃  店,生意兴隆,空地上搭出的桌子也都坐满了,都是附近的上班族在午饭,我们炒了4个菜,尽管时间等久了点,但端上来的菜,味道,价格,服务,我都很满意,可以推荐。
围着屏山整整绕了一圈,没有找到上山的路,后来在“志愿老者”的指点下,在一条没有指示牌的车道,我们开始爬山,很陡,爬了有20多分钟,被景区的铁门拦住,门卫蛮横地告知:今天闭园,不开放。后来我想到了:估计这是一条逃票线路,才惹怒了看守,否则看守是不应该有东西让我们踩到的。至今我也不知道屏山的大门究竟在哪,起码也是不醒目的。节假日景区还不开放,福州三山,数屏山搞得最差。
回到公交车站,在“志愿老者”的推荐下,我们去了闽江边上的滨江公园,就一个晚上营业的游船码头,没有动人的景色。不过到了福州,拜访一下闽江也是必须的。坐车回到“老福州”,才17点钟,没有人,我们挑了张挨窗的桌子,又点了差不多60元的小吃,体面地做了一回人。

(闽江游船码头)


回到仓山镇,比市区还要热闹,全是地摊生意,有小吃,有百货,还有饮食店搭出的夜排档。三平方公里的街面上,人山人海,交通也为之蜗牛。百货当然还是义乌派的,小吃却是草根的。在一家像是兄妹俩开的烤生蚝摊,我们吃了12个烤生蚝,6只/10元,很鲜美,在上海每只就要卖6元,还有一家用金属锡纸包裹着,烧出来的海鲜汤,卖10元,我们要求放了全部的4种海鲜,虾,鱿鱼,生蚝,蛤蜊,老板娘收了我们15元,应该属于良心了,看见她放过一勺汤料,但没有吃出添加剂和味精的味道,也很好吃。还有很多想吃的,实在吃不下了。打道回府,结束了福州的3日游。







看好了早晨的头班公交是6点30分,我们等到了6点45分,去福州南站  的167路还是没有来,着急中,问了同是等车的学生,“6点30分指的是起始站的发车时间,开到这里差不多要20分钟”。果然,车很快就到了,又懂了一方的文化。中途车,车有点挤,背着一个40升到登山包,要站一个小时才能到终点站。没多久,一位学生站起来让给了我座,我很惊讶:我是老了还是弱了?回望四周,的确数我们的年纪最大。我道谢后坐下了。但我心里面还是不服:小伙子,哪天我们一起去骑川藏线试试?当然,我没有出声。
火车15分钟到连江,坐汽车的话要1个半小时才能到,并且要15元。连江站  在郊外,只有一趟7路公交车,也是一元。有“摩的”,很贵,打车不打表,要40元,其实距市区也不过7-8公里的路,连江市政府没有整顿。
半个小时到市区的闽运汽车站,15分钟一趟有去苔菉的中巴车,24元,开车卖票。我们没有在汽车站附近找到吃的,就直接上车走了,有昨天晚上剩下的包子。车开了有半个多小时,右边的窗外就开始出现了海,蔚蓝色的,平生还是第一次看到蓝色的海,早该来的。大海呀,大海,就像妈妈一样的大海,你今天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进入乡村公路,路况不是很好,车窗倒是可以随意开启,但路面颠簸,没有拍到几张满意的照片。车过白凯乡,确认没有旅馆,又从山上擦过黄崎,平坝上的镇貌尽收眼底。本来是要去住一晚的,但第二天没有了兴致,谁知道呢?
终点站苔菉汽车站在山上,周围就一个邮局,几家私人的杂货店,充其量是个村的规模,二家旅馆,都是民宅,一家WIFI信号不好,还要120元,另一家里面有4-5个人在摆龙门阵,没有理睬我们。后来确认到:这里确实是苔菉镇,但热闹的地方在山下,叫后港,要下一个50米左右的陡坡。我的理解,后港才是真正意义的苔菉镇,因为是渔镇,沿用了码头的名字。
后港是由纵横3-4条一车道的商业街组成的,不大,一眼能看到尽头。房子都是经过规划了的三层楼房,楼底是商铺,楼上可以住人,估计是商品房。也有二家旅馆,一家在边缘,是老楼房,当时“铁将军”把门,另一家就在街上,很新的房子,装饰也很新潮,管理规范,明显是公司的产品,才100元。打工的前台小姐很实在:“来这里的人不可能在外面没有住过旅馆,搞得不好,没有人住的”,这多少也反映了经理的思想。我是酒店做的,的确,不谈规模,不谈面子上的服务,就我们房间的硬件设施而言,完全可以充三星的标准。
我们住三楼,很明亮整洁的空间,5尺大床,我要求再加盖一条被子,服务员阿姨很热心地拿来了。放下行李,冲完澡,一身干净的衣服去北茭鼻。先在街上吃早中饭,街上共有三家盒饭店,店面一样,布局一样,价格也一样,十几个菜,自己选,我们选了一家菜比较胃口的店,打了全是当地风味的菜,16元/人,尝到了渔家土菜,很满意。(100元的房间)

去北茭鼻有私人承包的公交,就在街上招收停车,也差不多15分钟一班,不乱收费,4元。沿着蜿蜒的海岸线继续深入,20分钟到北茭村,渔船码头就是终点站。 北茭鼻是一个景点,在黄崎半岛的终端,大概是取鼻子处在最前端之意吧,也有着天涯海角的美誉。但我看北茭鼻的礁石更像是大象的鼻子,是蜿蜒伸展出去的。下得车来,问司机路,司机又问村民,结论是:北茭鼻的外围是军事基地,白天过不去,理想的方案是明天大清早,再乘头班车过来试试运气。不负责任的回答。把我当是乡巴头来的,我是做过功课的,问你们只是想讨个方向,避免弯路。气愤之余,我认准了北茭村,开始爬。

(北茭码头)








北茭村座落在山上,拔高有50米,村民的房子都是建在背着大海的一边,清一色的石料墙体,可能是为了抗御台风的侵袭。很古老,有着千年的历史,又开放,没见一家有上锁的。走过路过,村民的反应也都友善,不起戒心。我们沿着石阶,Z字形地慢慢而上,在翻过了有妈祖庙的垭口后,前面豁然开朗,重新又见到了我的偶像,这次您更蓝了。

(北茭村)
(北茭村拱门入口)














(妈祖庙)




绕过军事基地,秘籍是要贴着左边的海岸线走,方向明确的人,到了山顶就能看见路尽头的北茭鼻了,不会迷路。沿的田埂小路,慢慢下坡,下岸边的一家鲍鱼养殖场差不多就是中点了,再要上一个小坡,上到坡顶就是北茭鼻了。有二个人在卸农用车上的建筑材料,农用车是从公路进来的,这就要经过哨所许可了。
(小路的尽头就是北茭鼻)

(鲍鱼养殖场)


确认了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北茭鼻后,我又骄傲了:我们出门从来没有请过向导,每次都是做足了功课以后,贸然硬闯的,居然无一例外地都成功了。既然纸上可以谈成兵,那么下次我就要去画个饼填肚子了,道理是一样的。心理面高兴,给工人抽了一支烟,工人热情地介绍起来:对面就是台湾马祖岛,天气好,望远镜可以看到对面的街道行人。我的邻居老太太们刚刚正儿八经地从台湾旅游  回来,我却要在这里隔海了望?不看也罢。等停留期超过15天以后,我的自行车轮子,会烙在台湾岛上的。道谢了工人以后,我们自个玩去了。
就我们二个人,我肆无忌惮地把背包扔在地上,忙着去跑点拍照。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量,但事实上,我们一到北茭鼻,原本白色的天竟然不服地开了屏,连太阳这时也探出了头:“这是谁来了呀?” “是我啦,师兄,我来看你们了。” 水蓝天亦蓝,水天一色,浑然一体。面对这无穷的视野,空旷的蔚蓝,我似乎在明白一个道理:有了,就要受制于时空,只有没有,只有无,才能跳出时间和空间的框盖,所以有,是暂时的,无才是真实,永恒的存在。天呐!这是不叫人活呀!




(海岸巡逻艇)













(周围都是我的师兄)

(水天一色 浑然一体)

(荒废的弹药库)

(回程)

我们二个,尽情地把脚印布遍了几乎每一块礁石,还是没有人来打扰,找不到台阶也是要走的,审美终有疲劳时。北茭村只有几家杂货店,没有住宿,否则在这里下榻,日落日出就都有了。回苔菉的末班车是16点30分,预留30分钟翻北茭村差不多。回程我们坐的是黄崎的班车,到后港下来,一样的票价。
苔菉到北茭村的中间有个码头,晚上有夜排档,食材新鲜,收费合理,但“摩的”要15元/人,我也不习惯坐,走路可能要一个多小时,黑灯瞎火的,怕节外生枝,再三权衡后,还是放弃了。最后就在镇上,换了一家盒饭店喝老酒。我们此行其实主要是来海边吃新鲜海鲜的,现在想来,当初应该在中途就下车,去排档吃海鲜,晚上可以打着手电慢慢走回来。可惜当初没有想到。,最终还是没有如愿。菜市场上倒是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没有见过的海生命,但我们无力烹调,也只能耸肩遗憾了。


(菜市场的海鲜)







早上只有一家早餐店,稀饭,但配的碟菜很多,一元,二元的,都是当地的风味,很好吃,每人花了6元钱。爬上陡坡,到汽车站,我们要回连江了。周围没有厕所,见多识广的司机明察秋毫,专门在途中停了车,与人方便,毕竟也要坐1个半小时的。路上,也见码头边,渔民摆摊卖水产的,我们下不去。天这时候又灰了,太阳不知去了哪里。

(早餐)


(路上路过的码头)


连江火车站  )


10点钟,我们已经到了宁德市。才坐了8分钟火车,22元。这里高铁和动车同价,当然历时也一样。途中,右边的海岸线风景很漂亮,原以为宁德站  就要在海滩边上停下来,但最终还是越离越远,下到了一个和内地一样的地方。
毕竟到了地级市了,车站很热闹,公交车也很多。统一投币2元。我们要去市中心住快捷酒店,司机推荐我们在××站下车,乘客们听到,也很热情地为我们推荐旅馆,又是一个友善的城市。下得车来,没有中意的旅馆,也不见巡道大树,,凭借着老江湖的嗅觉,我们寻找着老城区。
走了有一里路,真的找到了一家满意的住宿,前身是商业局大楼的友谊宾馆。那完全就是三星级的标准了,80间/套的规模,地毯、电吹风,还有早餐,才120元。当然这是特价房价,在5楼的拐角处,有一面墙体顺着大楼的外墙而弯曲,这有关系吗?钱就是这样省下来的。其实那天正巧有会议,260元的正价房已经全部包满,只剩下特价房了,也就是说:我是带着尊严入住的。


宁德是黄鱼之乡,午饭必须要有黄鱼。轻装,我们沿着街沿,继续向老城深处走去。不多远,一家夫妻老婆店,刚刚收拾停当,正在迎客。冷柜里,我发现了黄鱼,不大,也不是很小的那种,4条加2条差不多大小的不知名的红鱼,共6条卖24元,差不多了,又点了一份新鲜的淡菜(18元),一份蔬菜(10元),加小瓶的老酒(8元)。老板问:“黄鱼怎么做”,答:“按当地口味做。”结果上来的像是红烧的,嫩,新鲜,很不错。等我们走的时候,7-8个桌子已经都坐满了,有着金刚钻的一家小饭店。


我们沿海行,本意是要贴着海岸线玩,要看海景,但这里的城区都离海岸线太远,市貌和内地是一样的。估计有去海边的公交,但一来是贵,要15元以上,二来海边没有稳定的住宿,末班车又结束得早,仅仅到此一游,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我也懒得再去打听去海边的交通,就在市区走走算了。以后有机会还是要自行车游。
抬头看见有一排山,千把米高,不像是刚刚长起来的,顶上还有亭子,应该是开发好了的。我们想上去俯城眺海,但才爬完山脚下的居民区,就没有路了,又只好退了下来。居民区里有一家打着“之最”牌子的肉包子很好吃,才一元。打听到的夜排档,晚上我们没有找到,路过一家正规的饭店,海产品陈列在店堂里,形式上和排档一样,问了几个价格,可以接受,吃的人也多,就坐了下来。由此可以推算,接地气的排档,可能已经被“和谐”了。



点了条清蒸中黄鱼(38元),炒了个鲜泥螺(32元),一个土鲍鱼(35元)。黄鱼无可非议,很嫩,火候恰到好处,泥螺被换包了,没有出样的大,土鲍鱼不是鲍鱼科的,又硬,没有鲜味。伙计不通业务乱报价,老板娘最后结账的时候,便宜了10元钱。这让我想起了天价的海鲜,虽然宁德的生意人是正经的,但要是能把价格落在纸上,岂不就不会发生误报了吗?
第二天的早饭是自助的,据说是10元的标准。有稀饭,豆浆,茶蛋,包子,馒头和当地的糕点,酱菜,我在挑一个入味一点的茶蛋,服务员阿姨见了,从厨房里专门拿了一个出来给我。最后吃完,碗筷要自助送到指定地点的,阿姨见我们站起来了,又过来从我们手里抢走了盘子。如果是3月5日,倒是可以理解,可今天不是雷锋日,阿姨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热情呢?想来可能是我的出门法宝:“谢字当头”在起作用,阿姨也是个好人。


火车20分钟到福鼎  市,火车站也很偏,2元公交,40分钟带我们进入市区,看到窗外已经很热闹了,我们就下了车,预案是要住120元的百时快捷  ,不排除更便宜的干净旅店,打开手机导航,我们朝目的地走去,沿途的确有许多小旅馆,但卫生的原因,外观环境已经不合格了,半个小时,看到了前面大楼挂着的锦江之星的招牌,但这时路过的一家旅店吸引了我,进去一问,100元。老式的国有企业房子,规模,电梯上到三楼,公共面积很大,接着房间也很大,30平方吧,木地板,一对很舒适的圈椅,还提供电脑,没啥好说的,要了。




戏剧的是:也叫着友谊宾馆。问了前台小姐才知道此“友谊”非那“友谊”,也不是商业局的,纯属雷同。问哪里能吃到福鼎小吃  ?小姑娘说:“我也刚来几天,不是当地人”。叫我们晚上问接班的服务员。又问老城区怎么走?回答:我们都是坐公交车去的,走路去就不知道。
沿着她指的老城区的方向,我们去找吃的。其实这里是个批发市场,走进去,里面有很多家饮食店。我们挑了一家有人气的盒饭店,20几种菜,1-5元不等,一条比宁德中午饭大的黄鱼也就5元,便宜,是炸熟了以后,乘热放入汤料中收汁的那种,上海人叫熏鱼,可惜不是热的,不脆了。我们点了32元,都是当地菜,吃饭每人收一元。

(红色的是生带鱼)
平生第一次吃了生带鱼。其实第一次老板听我说要吃,是拒绝的,说是腥的,你们外地人不会吃。在我再三要求下,老板只打了半盆,说先尝尝味道,喜欢了再打。后来又几次过来问:能吃吗?生的带鱼切成条,腌在一种像红乳腐汁一样的卤里。“当然好吃了,腥了就对了,就像羊肉一样,不腥就不好吃了。我也是沿海长大的,就好这一口。”老板听了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最后他算了我钱没有,呵呵。
酒足饭饱,后面就是一条河。人类依水而聚,老城区一定就在这条河的边上。果然,没有巡道老树指引,我一样找到了老城区。不远,公交4个站吧,小姑娘每次还要赶车,现在的年轻人啊,应该都罚他们去长征。
说是老城区,其实是美食二条街,地摊店面的都有,就是吃的区域,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姑娘是没有领会我的意思,以为我要去正规的饭店吃。时间尚早,我们先去了江边走走,桐江开发的很好,两岸都是花园样的长廊,锻炼休闲的人也多,路过旅馆,我们就回去休息了一会儿,又在携程订了第二天温州  的99连锁旅馆,80元。

福鼎老街


16点出门,继续沿着江边下去,福鼎不大,绕了一圈回到了老城区。这时就更热闹了。发现一个问题:福鼎人好像晚饭也不在家里吃的。见到好多单身的,夫妻的,带小孩的都在饮食店里吃,不是正餐,就是点心类的食品,不解。
我们在这里吃了好多东西,餐馆里也坐过,手里拿的也吃过,反正一路逛,一路吃,感兴趣的都要尝一下,具体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也记不住,量都很小的,都是单份,两个人吃一碗,基本上都吃到了,也吃饱了,价格也都很便宜,一碗扁肉(面疙瘩),5元钱,满满的一碗,我们两个人也没有吃完。这点网上倒是说得没错,福鼎的小吃确实多。






福鼎温州南站  历时要长一些,40分钟,27元。下得车来,赶紧去售票处买好了第三天回上海的火车票,如获珍宝。温州有始发到上海的非动车组火车,才90元,9个小时,22点30到上海市区的火车南站,公交发达,是最经济合理的安排。
作为高铁站的温州南站,地理位置也很偏,好在公交发达,我们坐接驳温州站  的78路公交,投币2元,开了1个多小时进市区,在温州大厦站下。二天后,我们也就在这个站上,去火车温州站。
对面就是99连锁人民西路店了。我们住2楼,房间很小,但干净整洁,设施完备,明窗大床。99连锁的A房都是明窗,B房才是过道窗房,80元很值了。温州是99连锁旅馆的大本营,前台服务员见多识广,接待走的都是程序,不会和你多说一句话,不会和你通融一件事。的确,该做到的,系统都已经做到了,无可挑剔。至于你个人的要求,没有编入程序,不在服务之列。看来服务行业步入机器人时代已经不远了。
这段劳骚的出处,大概有人也想到了:我们还是要找吃的。回答很干脆:不知道,我们不出去吃的。我没有找到“宾至如归”横匾,否则我会扛到工商局去,告他一个不受承诺、商业欺诈。
温州不是小地方,商业街上,大楼林立,上哪里去找去居民区、菜市场?打听了几个路人,要么是在老远的地方,要赶车去,要么就是七拐八拐的,根本没有方向。绕了一个大圈子,后来居然就在我们楼下找到了。其实我们这里就是居民区,只是这里的住宅楼像香港一样,没有阳台的,外观根本看不出来,老道失算了。
一家大的早餐店,打着本地特色的招牌,品种丰富。时过10点,我们就早中饭一起吃了,都是没有见过的东西,我们点了一桌子的菜和点心,并拿出昨天剩余的老酒,我惬意地喝了起来。到了浙江,如履上海,我们的前程已经没有障碍了,不需要再担虑不确定因素了。点了菜和点心,最后结账,要了我们70几元,也挺贵的,我知道,温州的消费比上海贵。




吃完饭,我们走了4站路,到了瓯江边上。没有开发,没有滨江公园,就一个景点码头,70元去对面岛上游玩的。瓯江的水比闽江浑,是黄色的泥浆水,远眺入海口很宽阔,对岸有山,中间有岛,比黄浦江有味道。大太阳,有点累,我们坐车回了旅馆。16点我们又开始去找吃的了。
(一目了然的站牌)

(眺望江心屿  )



无意中,我们路过了大名鼎鼎的五马街,也是温州的步行街,的确建筑很有特色,但两边的现代化门面太不协调了,格格不入。沿着五马街,穿过解放街,走到底,是个公园。有点年份了,有假山,有湖,非常精致,锻炼的人也很多,难得的闹市中心的一块休闲宝地。路的那一头,其实就是我们的旅馆,我们原路返回,在我们住的区域,看到了一家装修新潮的盒饭店,几十种菜,菜势很清淡,很有胃口,就是价格有点贵,不管了,到对面小超市买了瓶酒,6.8元,就坐下来慢慢享用了。70元。

(五马街)

第二天,我们去了瓯江的轮渡码头,2元,坐上了渡船,快靠岸的时候,我们躲了起来,一分钟,对岸的客人就上船了,我又开始了拍照,单程票坐了个来回,很性价比的。出码头,我们坐公交,去了杨府山,有100米高把,设施很完备,植被也丰富,昆虫奇异。山顶有个观景台,可以俯视温州全貌,瓯江滔滔,尽收眼底。二个小时的游程很愉快。




(杨府山)



(杨府山昆虫)

(不要打扰我)



大门附近有居民区,但只有盖浇饭,我们要求菜饭分装,老板娘同意了,味道不错,只是价格有点贵,海鲜盖浇饭要了我们22元。老板娘是东北人,有好几家饮食店都是东北人开的,刚才的司售人员也是东北的,温州人做生意的人比较多,基层的工作岗位估计招不到人,温州正在接受移民,瓯江敞开了胸怀。
下午我们去旅馆另一个方向闲逛。穿过繁华的大街,路骤然狭窄,270度地弯曲,还有小河阻拦,多层的居民住宅,满目阳台,小河两岸的平房连片,小吃,饭店,菜场,拦都拦不住,全都跳了出来,这才是我要找的老城区,原汁原味,这条小河居然还是温州的母亲河,叫××河,距离旅馆大概半个小时路程吧。



这个菜场非常的大,周围的饮食店成排连片,小吃、熟食都有特色,小吃现场鉴定,熟食我带上火车喝老酒,只要喜欢的决不放弃。晚饭我们是在一家有规模的盒饭店吃的,多达50-60个品种,还可以点现炒菜。17点,正值晚餐开张,一盘盘热菜正从厨房里端出来,花盒饭的钱,吃到现炒的热菜,就不要再问价格了,最后结账,竟算了我170元,一个主菜海参,就要60元,我在上海出席人均100元以上的饭局,都是正装正座的,在温州吃顿垫饱肚子的盒饭快餐,也要了我正餐的价格,温州贵呀!

(一片雪鱼要18元 非常嫩)



(50-60个菜肴)
10月11日中午,我们顺利地登上了火车。火车逆着瓯江而上,一会儿就进入了山区,东南丘陵,景色很美,我一边老酒,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我们这里是铁路,下面是瓯江,对面有国道、高架的高速公路,还有一条在建的高速铁路。1,2,3,4,5,五驾马车,在这峡谷中,并驾齐驱,甚为壮观。邻座的几个当地小伙子激动地在议论着:明年年底,我们这里也要通高铁了,这种慢车全部都要淘汰。我夹起的猪蹄子又放下了,朝他看了看:“你准备好了吗?”。
我们坐的是普通空调车,90元,9个半个小时到上海;还有一种没有空调的,俗称绿皮车的,按定价只要40几元,历时和普通空调车一样;动车要180元,4.5个小时,高铁3个小时多点,要230元。原本50元不到的出行成本,被哄抬到了230元,小伙子还沾沾自喜,我看他的脑壳也像火车一样被和谐了。所以我要问他:你的钱准备好了吗?
出了金华,金温线就算结束,也就没有了看点,外面天色也暗了下来,行程就此结束。共11天,精打细算,算是最低消费了吧。


hy-8341


2016.3.17









本篇游记共含15369个文字,8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3-18 19:25

引用 坝上飞扬 发表于 2016-03-18 19:25:31 的回复: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回复坝上飞扬:无奈,我们都有笼子框着。

2016-03-18 21:22

2016-03-19 19:2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hy-8341 的图片:

2016-03-20 10:30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03-21 13:54

引用 deluoba 发表于 2016-03-21 13:54:30 的回复: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回复deluoba:北茭鼻末班车回来,中途在一个码头下车,先去周边走走,晚上吃排挡的新鲜海鲜,再一个小时打手电走回苔菉。我就这点遗憾,记着帮我补上。

2016-03-21 15:54

楼主对铁老大的那段身同感受

2016-03-21 16:26

引用 尼诺 发表于 2016-03-21 16:26:50 的回复:

楼主对铁老大的那段身同感受

回复尼诺:不仅不打破垄断,这次铁老大又获得了定价权,世界少有。

2016-03-21 16:45

2016-09-04 13:37

2016-09-08 16:28

引用 寒冬的小花 发表于 2016-09-04 13:37:45 的回复:

回复寒冬的小花:谢了

2016-09-11 09:34

引用 涛声依旧 发表于 2016-09-08 16:28:55 的回复:

回复涛声依旧:感谢捧场

2016-09-11 09:34
相关目的地:   福建
85633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