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冬游漠河,无图也精彩——2016年1月哈尔滨漠河游记

16
那么 (西安) LV.6
2016-03-18 00:01 545/3
  • 出发时间/2016-01-2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3300RMB

    东北是满族发源地,而我这个满族后人,至今还没去过黑土地。漠河中国版图的最北点,还有一直神往的大兴安岭,林海雪原,再加上2015岁末,我迷上了《琅琊榜》,要去北境看看“梅岭”,体会“火寒之毒”。
    
    提前两个月动手订票,火车+飞机,行程7天,预算每人4000元。看地图还不觉得,买火车票时才发现,漠河真远啊,距离哈尔滨还要800公里,火车单程也要17个小时,要完成中国版图的地标之旅,要下点决心。

   特意呈现一个没有照片的游记,希望打开速度快一点,更希望读者跟着我的文字,一起走进漠河,至于图片,网络有很多,很方便就能获得。

关于日程

D1,西安乘火车到北京,晚上北京哈尔滨卧铺。
D2,早7:19抵哈尔滨,入住酒店,中央大街,圣索菲亚大教堂,兆麟公园看冰灯
D3,哈尔滨工业大学,松花江畔防洪纪念塔,中央大街,18:34乘火车赴漠河
D4,午11:35抵漠河,午餐后赴北红村,途径九曲十八弯,白桦林等,住北红村国际青年旅舍
D5,沿江道至乌苏里浅滩、龙江第一弯、鄂温克使鹿部落、北极村,住北极村农家乐
D6,垭口广场等,哨所、漠河五六火灾纪念馆、漠河冰雪大世界,16:05乘火车返哈尔滨
D7,午11:43抵哈尔滨,秋林公司购物,赴机场返西安

哈尔滨

初次经历零下25度的低温,全副武装,只剩下眼睛一条缝,麻烦的是,戴上口罩,呼出的热气就把眼镜弄雾了,啥也看不见,摘下眼镜,我们一家都成了残疾人。在中央大街,女儿说,“妈妈,我反正也看不清人,就看见这些楼,我觉得咱们现在是在国外。”
  
  去过上海香港,我觉得哈尔滨的异域风情似乎更集中,更浓厚,特别是因为寒冷,每个店铺都大门紧闭,要进去,要用力推开厚重的大门,甚至是两道门,推门那一刻,让我想起才看的电视剧《伪装者》,我们都穿越了时间。

  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远东最大的教堂,东正教的,安慰了多少远离故土的俄国人的心灵,当年哈尔滨的居民主要是三类,俄国人、土著满族人还有闯关东而来的山东河北人。俄国人是这个城市最先的居民,也影响了这个城市的生活习惯,比如喝啤酒,吃红肠,吃大面包,穿裙子。在中国哈尔滨算边疆,但和西伯利亚的苦寒相比,这里在俄国人眼里是最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了。现在的圣索菲亚教堂改造为建筑艺术馆,展览哈尔滨的老照片,细细看一遍,在萧红的照片前停了很久,想起娓娓道来的《呼兰河传》。

    哈尔滨火车站是这个城市最早的建筑,俄国人修铁路来到这里,逐渐扩充形成了城市,110年了,哈尔滨火车站依然是这个城市的中心(其他城市的公交车大都以火车站为始发站,而这里不是,很多公交线路都只是路过哈站),16个候车室,规模比西安站大多了,目前的西安站只有四个候车室。

    乘公交车经过许多百年历史的老建筑,哈尔滨不算旅游热点城市,也没有那么多大惊小怪背包照相的游客,市民在这些老建筑旁穿行,更显安静祥和。以前就听说哈尔滨人衣着时尚,就我严冬时的观察,因为严寒,大家都穿的很臃肿,谁穿得轻巧,就会吸引目光,而在这等低温之下,想轻巧,则非要材质极好才行,貂皮当仁不让,也就必须舍得花钱了。
 
   松花江畔,人工浇筑的晶莹透明的冰面,令人生畏,有人卖绑在鞋底的防滑钉,这算是冰上行走必备之物了吧。有人在冰上玩“雪圈”,就是人坐在汽车轮胎里,从上面推下来,旋转加冲击,引起阵阵惊呼。正常的冰面是被白雪覆盖的,一点也不滑。

   外面太冷,走十分钟,就要进个店暖和一下。哈尔滨有很多隐藏于地下室的咖啡店,地下室暖和,似乎是店铺选址的首选,这也是哈尔滨的特色。美食中,除了在中央大街吃马迭尔冰棍,还去品尝了俄罗斯西餐,披萨料很足,还有吴记酱骨头,筋饼卷菜,锅包肉等等。菠菜、粉条、肉末、黄瓜丝一起的凉拌菜最好吃,平复室内的燥热。买了很多秋林里道斯红肠作为礼物,有一点烟熏的味道,回味悠长。傍晚,中央大街上的冰雕亮了起来,树上也是星星点点的彩灯,这所谓最美的时候,完全属于游客了。我反倒不喜欢,乘公交车来到兆麟公园,和哈尔滨市民一起看冰雕。大同小异,照几张相,也就没了兴趣。太冷。
 
    还在离酒店不远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园里走了走,全国排名前十的高校,以为哈军工是哈尔滨最好的学校,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哈工大更厉害,我们看到了校训石碑: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唉,这样的校训,估计在这里读书够枯燥的。
 

火寒之毒

    从哈尔滨漠河的火车,途经大庆齐齐哈尔、加格达奇、塔河,都是地理书上的名词。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地区的行署所在地,却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境内,据说每年要给内蒙古付租金。真有趣。

    车窗外是东北大平原,黑土地被白雪覆盖。列车上温暖如春,列车员和乘客也谈笑风生,相处融洽,没想到,一觉醒来,车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看了一眼温度表,已经接近30度,下铺的男旅客只穿篮球背心,还不停的拿湿毛巾擦汗。我们穿的秋衣秋裤已经没法再减,只好轮流到温度较低的车厢连接处凉快凉快。眼看着到达终点了,每个人的铺上都堆满了毛衣棉裤、大衣帽子等等,没人有勇气穿戴,真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浪费能源。直到火车到站,车门打开,冷风嗖嗖灌进来,才深吸一口气,一层一层穿衣戴帽。下了车,拖箱子的手立刻冰凉,赶快戴手套,从零上三十度直接坠入零下三十度的极寒之中,里外六十度的温差,绝对是新鲜感受。不知这是否就是梅长苏尝到的火寒之毒。

大兴安岭

   以为漠河就是终点了,查地图,才知道火车站到北极村要80公里,再加上,我还想去探访北红村,去看中国版图的最北点,这一圈转下来,居然还要将近400公里。出发前我提前预约了导游常亮,网络做功课时发现的,下了火车,顺利对接,启动我的漠河之旅。
    
    这400公里,就在大兴安岭林区里转了。11月份下的雪,覆盖了所有的道路,司机们也不带防滑链,就在雪地上自由驰骋。大兴安岭的森林主要树种是樟子松(就是圣诞树)、落叶松、白杨树,白桦树。我以为原始森林是如何的山高路险,其实,里面的树并不茂密,手腕粗的树居然已经长了30年,太慢了,因为一年的生长期只有三四个月。林区被各色林场之间的道路串联,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以后,林场工人不能伐木,而变成防火工人,年轻人走了,剩下一个又一个废弃的小镇。
 
    40岁以上年龄的人都知道1987年发生的大兴安岭大火,新闻连续报道了很多天,当年的我们都参与了捐款。这次在漠河县城看到了“五六”火灾纪念馆,真是可怕,因为天气异常干燥,两天之内五场火,聚拢一起,引起持续28天的大火,眼看着烧了漠河、图强两个镇,过火面积100万公顷,还烧了好几个林场的储备木材库。火灾之后,大兴安岭地区森林覆盖率从75%降为61%。那样的森林大火,没法扑救,只能看着,最后,风停了,下大雨了,才完全止息。近30年过去,真应该时刻反省,警钟长鸣。也许,因此,我看到的原始森林才不怎么茂密。
      

    白桦林里,白雪掩盖了地上的枯枝树叶,洁白的大地,笔直白色的树干,湛蓝的天空,确实好看,我想起朴树的那首《白桦林》,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午后,在林区里遇到了几位林场工人吃午饭,他们生了一堆火,拿出自带的饭——豆包、方便面,我凑过去,“你们吃啥呢?”
工人们很热情,“你是来旅游的?哪里来的?”“这大冷天来这里,是专门找冷的?前几天才叫冷呢,四十多度!”

    师傅手里拿着个树枝,树枝顶上戳着一个豆包,在火苗上烤,还有烧得黑黑的搪瓷缸子,在煮方便面。我接过树枝,学着烤豆包,跟他们聊着天。他们的职责叫清林,把枯树枝都聚拢在一起,也并不拉走,只是等待自行腐烂,我猜,主要目的还是对林区进行巡查吧。最后分食了半个豆包,嘻嘻哈哈离去。

黑龙江



    黑龙江是中俄界江,江心插着小红旗,那就是国境线。黑龙江畔的北红村是中国最北的村庄,2012年1月才通电,有几家开设了家庭旅馆,但大多数人家还是普通农家,种大豆维生。北红村有界碑和哨所,零下37度的环境里,战士在哨所执勤,监控国内是否有人越境,也盯着对岸黑黢黢的山。

    黑龙江上冻了,又覆盖了白雪,是一条天然的好路。张望着想在江面上走一走,因为天色将晚而放弃。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司机却说走江道,直接开车上了黑龙江。我们就贴着江心的小红旗开车,等于一直沿着国境线走。和司机聊天得知,11月起黑龙江就上冻了,但是即使完全冻实,江道也走不成,只有当大型铲车司机判断江面够坚固,开着大铲车跑一趟了,这些小轿车才能跟在铲车的辙印后面跑,江道就算正式开通。今年江道是进入1月份才开始走的。为什么非要依赖铲车开路呢?因为江面并不是一夜之间结冰的,水流平缓的地方,封冻的冰面是平滑的,如果有漩涡或者石头,冰面会形成巨大的冰凌,那些棱角很坚硬,被雪覆盖其实很危险,必须靠铲车探路。果然,我们开到江心岛附近,肯定是一段水流湍急的地方,司机小心翼翼,依然颠簸不已。走山路,担心会车,怕滑下路基,走江道担心冰凌,怕蹭了底盘,这一程,真是有些探险的成份。
 
   沿江道走了20公里,到达乌苏里浅滩,中国最北,北纬53.33.收门票的没上班,我们在界碑附近照相,看两个小伙子脱了上衣,在雪地里留下裸照,旁边的姑娘们为他们欢呼。
 
    还去了龙江第一湾,修葺很好的台阶,爬到山顶,俯瞰黑龙江的曲折。爬山出汗,山顶大风,一冷一热,冻得赶快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临近北极村,司机还离开大路,带我们去了鄂温克使鹿部落,在林子里看到了驯鹿,这就是给圣诞老人拉雪橇的驯鹿吗,很温顺,但头上的角很壮观,也很重。有一只鹿只有一支角,问为什么,答鹿角自己也会脱落,工作人员警告我们不许碰小鹿的角。我花了20元,买了一块鹿皮擦眼镜用,捡到宝了!

北极村

车到北极村,路况好起来了,我和司机都松弛下来。60元门票还是值得的,旅游设施完善,相当于一个度假村,有好多个广场供人照相。村庄很大,也有居民正常生活。买了冻梨、冻柿子等水果,三元一斤,找房东要个盆,温水泡一小时,才能吃,不好吃。冻梨是黑色的,也不好看。
    
    北极村可以看到极光,但是不稳定,每年6月县旅游局搞极光节,吸引游客,那时是最繁忙的时候,我们此行前一周,刚刚出现过极光,从导游那里看到他当时拍的照片——绿色的光。我估计自己不会再有运气看到,也不愿意夜晚再出去受冻。穿衣戴帽折腾一场,很累人。

    哈尔滨的冰雪大世界门票要300元,松花江畔的滑梯30元一次,而这里的冰雕、雪雕和滑梯都免费,随你照相,也不用排队,大滑梯上,金毛大狗和几个年轻人玩得不亦乐乎,我们也滑了一趟又一趟,真是开心之旅。漠河民风淳朴,这个选择不错。
 
    清晨去看北极村的垭口广场,哨所,体会到此行的最低温,-37℃。呼出的热气凝结在眼睫毛、头发还有帽檐上。眼珠冻得生疼,闭上缓一缓。手机掏出来,最多拍两张照片就自动关机。所有的装备中,厚羊毛围巾、雷锋帽最管用。
 
    在漠河玩了三天,告别时,又下雪了。漠河火车站如同欧洲的城堡,我们与导游常亮依依惜别,一路上聊天,已经是很亲密的朋友了,很高兴找到他,也由此得到了一个完美的旅程,雪地驱车这一路,能够安全返回,我非常感谢这个责任心强,非常细心的导游。邀请他有空来西安

追日

哈尔滨西安,下午五点登机,已经暮色四合,告别夜幕下的哈尔滨,起飞后,西边仅有的一点余晖却逐渐变亮,我们追着太阳向西南飞,真有点夸父追日的感觉。

    飞行一个多小时后,出现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城市,四四方方,我判断是北京,飞越北京之后十分钟,又有一个,那应该是天津了,因为能看到一条黑色的河流还有彩虹桥。之后,一直到我们落地,再也没看到这么亮这么密集的灯火。乘飞机飞越京津上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空中看到了城市之间的差距,这差距,要记在心里。

    旅途结束,花费一万元,其中火车票和飞机票就花费5600,其余只花了4400,漠河吃住都在农家乐,不算贵,租个车穿越林区,而且在严寒里随时可以回到车里御寒,这样的安排也保证旅游品质不降低。我的自助游很成功,得到两个忠实的旅伴。一家三口相守七天,体会幸福的滋味。

关于花费

大交通:5600元,含三个人的全程火车票+飞机票,机票是特价三折的,火车是卧铺。
住宿:660元。哈尔滨住汉庭家庭房,漠河住农家乐,三人间150元每晚。
门票:三人共计530元,其中漠河几处景点,每人160。
包车:700元。在漠河400公里。
吃饭:三人七天,共计1800元。
购物:出租车、购物、杂费等等600元。

总花费一万元。

本篇游记共含5138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错,放些图会更生动吧

2016-03-18 15:0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3-18 23:58

无图无真相!

2016-03-21 15: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