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版图】(139)——【台湾·山海】(花莲)

  • 出发时间/2016-01-28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RMB

从猴硐猫村回到瑞芳,正遇上天降大雨,在火车站改签了傍晚六点半去花莲的列车,确认今夜无论如何都能够赶到花莲,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然后顶着雨水去车站对面的“超大杯”买了一杯奶茶,坐在街边,边喝奶茶边打发时间。

望着车来车往,溅起阵阵水花,一直泼到我的脚边;望着行人撑着各式各样的雨具,急匆匆赶着回家的路;望着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灯光似乎难以透过厚重的雨幕,从而变得迷离起来。最后,我真切地发现,这里的”超大杯“果然是超级大杯,直到夜幕降临,我起身去赶火车,这杯奶茶居然还剩着一大半。

夜间去往花莲方向的列车空空荡荡,差不多就是包车的感觉了。花一张硬座的票钱,包下一整列火车,这在咱们大陆可是连做梦都想象不出来的场景呀。

自强夜市

花莲订的住处就在火车站附近,走路五分钟,放下行李,通过酒店前台预定明日前往清水断崖、七星潭和太鲁阁的包车服务,然后悲催地得知太鲁阁后半段由于塌方而被封闭了,明日过去顶多只能走半程。半程就半程吧,走的地方多了,再也不像从前那般一旦行程不顺便捶足顿胸,看得见看不见都是缘分。

花莲市最有名的自强夜市已经被整体搬迁到政府规划的指定区域了,从车站打车也就一百多新台币便可抵达。下车后,打眼便是红彤彤的拱门,一派即将迎来新年的喜庆气氛。

在很多人心中,台湾的夜市仅仅是各式各样小吃的代名词,我在来台湾之前也是这个观点,不过在环岛一圈并走过各个城市的许多夜市后,这才发现,原来台湾的夜市更像是大杂烩的庙会,香气扑鼻的食档当然大大有之,贩卖衣服鞋帽的摊位有之,五花八门的有奖游戏项目有之,各式电子产品、生活用品统统有之,品种丰富,价格实在,既世俗且喧嚣,让我这种一走进阳春白雪大商场便会晕头转向的下里巴人逛得不亦乐乎。

花莲的自强夜市里有一对相当有名的小兄妹,据说上过什么东森卫视的综艺节目。兄妹两人都带着搞笑的卷毛头套,妹妹还带着耳麦,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着哥哥的好话,又帮哥哥捶背揉腿,哥哥则满脸笑嘻嘻地打量来来去去的游客,见到有人拍照,还会配合摆着笑脸,露出有些豁口的大板牙。

拍完照片,少不得要买一些兄妹俩的臭薯条,哥哥收账,妹妹帮着打包,还会眼巴巴地看着我说谢谢,然后说大叔要不要多买一点点?

花莲台东屏东一样,都是台湾阿美族聚集的重要地区之一。能歌善舞的阿美族是台湾人数最多的原住民,而自强夜市中也有很多阿美族人开设的店铺,有的时候为了招揽生意,店家还会即兴来上一段歌舞表演。每到这个时候,游客和食客就会蜂拥而来,将店铺围得水泄不通。

说起从阿美族走出的台湾艺人,粗粗算一下,在内地鼎鼎大名的便有张震岳、萧敬腾、罗志祥、A-Lin、徐若瑄、周渝民等等,反倒是经常被误认为阿美族的张惠妹,反而是另一支原住民“卑南族”的代表人物。

清水断崖

次日起个大早,拉开窗帘一看,哇耶耶,酒店外面就是菜地啊,这可是火车站附近的黄金地段,以咱们内地各个地方政府大搞房地产经济的眼光来看,这实在用些暴殄天物。

纵观咱们内地的房地产市场,由地方政府、开发商、房产中介、银行、投机客和一些不明真相的丈母娘,共同创造出一种畸形的繁荣和虚假的高潮,一头扎进无法回头的不归路。当一座城市的中等收入人群辛苦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几十平米的房子的时候,居然还有某些专家在恬不知耻地鼓吹高房价的合理性,这种行径实在是典型的为虎作伥,不仅明火执仗地榨干老百姓的腰包,而且还赤裸裸地羞辱他们的智商,简直岂有此理。与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本地居民相比,那些几年一轮换的地方官员才是真正的过客,他们才不管自己任后是否洪水滔天,他们只要带着一路狂飙的GDP升官发财,只留下满城无法企及的房价和随时可能崩裂的泡沫。最终的苦难,只能由无辜的老百姓来承受。

七点半,包车师傅就如约赶到酒店接上我们。上车后,老先生便开始热情洋溢的自我介绍,说他姓孙,本地人,做了三十多年的导游,他很热爱这份职业,前几年内地CCTV到花莲来拍摄纪录片,里面出现唯一的一个导游就是他老人家。这些年走了不少地方,也包过不少车,体验多了,也就真切体会到此师傅与彼师傅之间的区别,某些师傅会将包车导游当作一份值得认真对待的职业,而大部分师傅则是将它当作一件赚钱的生意而已。

孙师傅带我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清水断崖,而去清水断崖必须要走一段苏花公路。苏花公路北起宜兰苏澳镇,南至花莲县,其中很长一段是挂壁公路,一侧是高耸的悬崖峭壁,另一侧则是浩瀚的太平洋,依山傍海,气势磅礴,可以想见当台风来临之时,此间将是一种怎样壮怀激烈的景象。苏花公路始建于台湾的日据时期,1932年通车,当年有很多狭窄地段仅供车辆单向通过,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才拓宽为双向柏油车道。

苏花公路是世界知名的景观公路,也是著名的夺命公路,通车不到一百年,已有成百上千的人在这条公路上发生事故,化作太平洋上的一缕幽魂。不过,仅就我们实地走过的这一段苏花公路来看,经过大规模修整之后,公路本身的状况已经是极好的,只是遇上雨水较多或是台风天气的时候,行驶在苏花公路上还是难免遭遇落石和山体滑坡的危险。

离开台湾仅仅一个月之后,我又来到云南的无数大山间游荡,驾车行驶在建水元阳之间的蜿蜒山路上,一个接一个的发夹弯似乎永无穷尽,浓雾下能见度不足十米,路宽顶多算得上一条半车道,道路一侧同样是陡峭的山体,而另一侧却是毫无遮挡的悬崖,一会儿是几公里的连续上坡,一会儿又是十几公里的连续下坡,大车要是不给轮胎加水,时刻给刹车降温,恐怕随时都会刹车失灵,冲出悬崖变成自由落体。当雾气间或散去,只是偷偷望了一眼悬崖的下方,便宁愿雾气赶紧回来将眼前的一切都遮挡了去,这种落差至少一千多米的山路实在太考验胆量了。直到此时,我才由衷感觉到,在中国云贵川地区的崇山峻岭面前,如今的升级版苏花公路充其量只是一朵小小的浮云而已。

孙师傅带我们换了个游人较多的观景平台,路口停了许多旅游大巴,听口音大部分都是咱们内地的游客。走近一些,放眼远眺,其实看的还是同一片海域,只是角度稍微有些偏差而已。

孙师傅对于今天太鲁阁由于塌方而封闭其中一段的现实情形表示十分抱歉,好像这是他的错误一般,他对我们说,为了补偿看不到全部太鲁阁景色的遗憾,他要带我们去走一个秘密通道,也就是老苏花公路中已经废弃的一段。

在这一段废弃的公路上已经长满了青苔,路旁植被茂盛,呈现自由生长的状态,透过枝枝丫丫的树杈,可以看到下方斑驳的海域。路面狭窄逼仄,护墩低矮,可以想象当年在此遇上会车,会是一种怎样惊险的景象。看到这里,我终于理解了苏花公路拥有如此赫赫威名的缘由所在。

太鲁阁

除了台湾中部那些高耸入云、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之外,如果仅算对公众开放的自然景观,那么太鲁阁国家公园应该就是台湾当地高山峡谷景区中公认的翘楚了。实地走过之后,感觉除非塌方封闭那一段的景色与前半段有云泥一般的差别,否则比起内地的许多名山大川,太鲁阁确实还不在一个等级上,虽然我一直对自己说来台湾看的是风土人情,但是专门来看过名声在外的太鲁阁后,还是难免产生一些失望的情绪。不过,太鲁阁国家公园可是完全不收门票的,仅此一点,便是我在内地旅行近十年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所以,对于免费的东西实在不能要求更多了。

孙师傅将我们在砂卡礑隧道外放下,步行进入隧道,走一小段,然后便可进入一条半开发状态的步道。主要看的是太鲁阁峡谷,只是裸露的河床和稀少的水量实在称不上太好的景致,不知到了夏季时分,此间的水量是否会变得充沛一些?

“太鲁阁”这个名字来源于原住民对这片山脉的称呼——“Taroko”。孙师傅说“太鲁阁没有阁,七星潭没有潭”,这是他要向几乎所有内地游客解释的话题。

“布洛湾”是大部分包车师傅都不愿意来的地方,据孙师傅解释,那是因为通往此间的山路十分险峻。所谓“险峻”,指的应该是道路坡度大而且急弯较多,尤其是在雨水季节,汽车的抓地力受到影响,很容易发生事故。不过今日由于景区内被封闭了后段,出于对我们的补偿,他还是在绵绵小雨中坚持开车来到布洛湾。

对于孙师傅这种精神,我们是必须要赞赏且感激的,只是这里的景色却是差强人意,也许是走过的地方太多,眼界也随之高涨起来。匆匆逛了一圈,回到车上,孙师傅问风景怎样,我说Very good,对于一位热爱家乡和工作的老者来说,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了。

长春祠是为了纪念修建中横公路的死难者而建造的祠堂,所谓“中横公路”,指的是从花莲台中的公路,主路长度不到二百公里,横贯中央山脉,直接连接台湾东海岸和西海岸。从下车的地方经过一座红色吊桥,再穿过一个山洞,便可抵达长春祠近前,一道银瀑跌宕而下,景致倒还有些许可取之处,至少没有白来一次的虚妄感觉。

与许多花莲本地的居民一样,靠山吃山,孙师傅家中也经营石材及相关的雕刻生意,他带我去他家做客,随便参观,如果愿意买一点那么很感激,即使不买也不会对此次行程造成任何困扰。

七星潭

千禧年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哪位高人发布“世界最美日出”的排行榜,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七星潭赫然上榜,于是引来无数游人蜂拥而至,齐聚海滩等待艳阳东升,据说人数最多时突破十万人大关,差不多赶得上深圳大梅沙节假日下饺子的盛况了。

按理说七星潭海滩直接面对无边无垠的太平洋,浩瀚磅礴的气势自然无可披靡,再加上海水清澈,黑色沙滩更是与众不同,原本应是值得好好品味一番的所在,怎奈我们赶到这里时,恰逢凛冽大风混杂着瓢泼大雨突袭而来,顶着雨伞出去还不到一分钟,可怜的雨伞便已在狂风大雨中骨断筋折,彻底报废,而没有了雨伞保护的我们,更是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新鲜出炉的落汤鸡,只得落荒逃回车上,回转花莲市区去也。

所谓”扁食“,指的就是馄钝或水饺,据孙师傅说在花莲卖扁食最有名的店铺有三家,究其源头都是由同一家人发展而来,老父亲在花莲做扁食有了名气,连蒋经国先生都来尝过味道,后来家业传给儿子,可是儿子年纪太小,只能由姐姐帮忙照顾生意,后来弟弟长大接手家业,姐姐便自立门户另开了一家扁食店,再后来姐姐和姐夫离婚,姐夫也出去自己开店,这便是扁食三家店的由来。

孙师傅将我们放在位于闹市区的一家”戴记扁食“,据说这家店是姐姐开的,味道也是最好。扁食端上来后,也不知是近年胃口被各式各样的食物惯坏了,还是浑身湿透没有吃东西的心情,着实没有吃出特别值得纪念的味道。

吃过扁食,回到酒店收拾行李,下一站,垦丁

本篇游记共含4173个文字,6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