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又见川西------色达 甘孜

  • 出发时间/2016-03-22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金秋十月,又见川西

10月11日,一早起来,从马尔康的西索民居出发,过杂谷脑镇,沿317国道一路向西,目的地:色达五明佛学院。车过松岗镇,渐渐进入峡谷地带;过了双河口,不远就是观音桥镇,镇子里的桥限行,我们又返出镇子,沿山边的公路前进。317国道这一段,据说已经修了三年,八十多公里路全部打开,路很长,施工人员却少,路况不是一般的差,先前一段路基基本修好,路边排水沟在修,路面坑洼;后边的一段,更是不好;只有过河的桥已建好,两旁的路面稍微平整,可以提高一些车速。路虽不好,风景倒还可以,河水奔腾,山峦叠嶂,不时的停车,沿路散步活动身体、拍照。一路近10辆海外牌照的越野车,贴着“中国西部行”的车贴,兴奋的从我们身边驶过,人们友好的打着招呼,在这样烂的路上相遇也是缘分。车过甲学乡,已是渐好的路况,路边山上藏民居已是原土和木楞建成,黄土为基,红色的木楞为墙,掩映在山间的绿树中。317起伏弯曲,终于来到翁达镇,我们转到V18县道上,代师傅又开过了头,好在及时发现了。

色尔坝草原是在山谷间一片较为开阔的土地,她并没有内蒙古草原的宽广,倒也有藏区的特色:牦牛成群,藏民在田间劳作,河流在静静流淌,山在不远处矗立,藏寨建在山上,五彩经幡和风马旗在风中飘摇。

V18县道沿山边旖旎前行,我们在经过了317国道的颠簸后,惬意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高反被暂时忘掉了。

不靠谱的X度地图告诉我们还有2公里就到佛学院了,实际还有20多公里。终于在路的右前方,看到了佛学院的外围,通往佛学院的路也在重建,附近的土建项目也有不少,大型装载车、小型客车来来往往。在路边的观景台我们眺望了佛学院的山门,又回头寻找一条通往佛学院的道路。

在下午16时许,我们来到了色达五明佛学院。

进入喇荣沟山谷,两旁的山坡上盖满红色的小屋,中间的平地上是佛学院的大经堂等建筑,金色的大宝顶反射着太阳的光辉,还有塔吊矗立在工地上,佛学院正在扩建。山顶上的坛城,俯瞰着山下的众生;喇荣宾馆也在山顶。阳光温暖的照在人们身上,空气中弥漫着藏香的味道,天空无比的蓝……或许是这震撼的视觉效果,或许是来到4000米的高原,让我们有些缺氧的反应,我们的思维反应有些慢了。

已是下课的时间,唯一的一条主道上,喇嘛和觉姆们各自结伴而行。他们有的手中抱着经书,有的在小卖店买着东西;年轻的修行者穿着将红色的袍子,头戴不同颜色的僧帽,(红色为红教,黄色为黄教),脚上穿的是耐克、纽巴伦等运动鞋,手里的手机几乎都是苹果的,(据说苹果有藏文系统)高原的阳光在他们脸上晒出红印,配着浅浅的微笑。他们有的躲避着远道而来的旅游者的镜头,甚至拉下了僧帽……

唯一一条不宽的主路上车流停住了,一个藏民自发下来疏导了交通,等到掉头找到去喇荣宾馆的路,又是电力抢修禁止通行了。终于,在刘哥的指挥下,我们的车杀出重围,来到宾馆楼下时,天已经黑了。

宾馆几乎客满,在最高层还有几个床位,一行人安排下来,在自助餐厅吃了晚饭。夜晚的温度已是零下了。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所谓五明是指声明(声律学)、因明(正理学-逻辑学)、医方明(医学)、工巧明(工艺学)、内明(佛学)。因此,佛学院不仅学佛,还有语言、逻辑、藏医、工艺等科目的学习。学院由晋美彭措大师于1980年创建;1987年,十世班禅大师表示赞成在这里成立佛学院,亲笔写信给色达县政府,请求支持。1993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学院题写了校名,并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1997年,政府正式批准设立了“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佛学院分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却需要13年,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立宗论和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学院可以授予堪布(法师)的学位。学院由当时的30余人,发展的现在有僧众(喇嘛、觉姆[女性修行者]、居士等)逾万人。佛学院有不少汉地显宗学生,故也设汉经院,由堪布用汉语讲经。僧人虽来自不同地域,却都平和相处。

打听到第二天佛学院举行灌顶仪式,由学院院长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灌顶僧众,连远在青海的觉姆都来了。原本可以参加一次佛学课的,因故也取消了。据说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是创始人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大师的侄女,1966年生人,法相慈祥。学院的索达吉堪布仁波切曾应邀前往清华、北大、人大、复旦、南大、浙大、中大、华师、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与众多知识分子进行佛教交流,是藏传佛教大师级的人物;他还在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心理教育学院讲座“人类面对灾难的心理安慰”。

这里的夜晚,宁静安详,山顶宾馆旁有一个金碧辉煌的建筑,叫做“坛城”。据说如果你有什么疾病,在这里转经转上一百圈就能够好;转过金色的转经筒之后响起一串悠长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杨大哥陪着他的朋友,慢慢的在转着,转着……

静夜中,在室外的多是各地的摄影爱好者,大家一起交流信息,切磋技艺。我打听到明日早晨拍摄的地点,就回宾馆休息了。

要拍银河星空,最好是上半夜11至12点,初上高原的我已经5次上下4300米的宾馆了,加之白天舟车劳顿,放弃了。5时起床时,天外星空璀璨,心想一定是个好天。

可是天渐亮时,却是远山云起,山谷炊烟缭绕的气象了……

上午,拍完了色达全景,耳边响着灌顶仪式的诵经声,我们记录坛城下虔诚的人们。在佛学院的周边拍摄游览后,品尝了佛学院的素餐,素餐馆内喝着酥油茶,看着窗外无忧的小喇嘛,一条流浪狗趴在墙边晒着太阳。时光,慢了下来。

看天葬,是色达保留的项目。色达天葬台,据说是藏区唯一一个对外开放的天葬台。我们的车,沿着一条并不明显的山路,翻过一面斜坡,沿着前车的轮胎印,在原野中找到去天葬台的路,到时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车辆。

天葬台建在半山上,面向阳光,前面有群雕塑,黑色的石头城内是人的骷髅。旁边有佛塔供超度用,天葬台用围布遮挡,外围的参观者只能看到天葬师的上半身,其他的均看不到;遗体在色达佛学院的坛城转完经,送到这里。

此时,我才证实一早看到的那放在木箱内的被布遮挡的确实是人的遗体。早晨,在去西面山上的路上,我遇到的几个觉姆用布单抬着的也是一位修行者的遗体,在路口她们默默的举行了一个仪式。人们抬着遗体在坛城虔诚的转经超度。他们的一生或出家,或居家但都是修行者,死后,他们轮回往生,也要把自己的肉体奉献给世间的生灵。藏传佛教讲究生前的修行禅定,临终的上师关怀,死后的天葬、水葬,是灵魂的涅槃再生。

天葬每天1点30分后开始,12日那天有10具遗体天葬。天葬师一通仪式后,送行的亲属离开天葬台。漫天飞行的秃鹫已在山坡上落下,逐步的靠近,阻挡秃鹫的布帘一扯,秃鹫群就遮盖了一切……

为了尊重逝者,我的相机镜头没有打开,200多名参观者静静的看着一切,一个个曾经的生命就这样不见了,山那面的空场上燃起了烧装遗体木箱的火焰,风吹过处,烟消云散……

天葬台下来,我们开往色达县城。一是色达佛学院住宿条件一般,二是海拔4000多米,为了以后的顺利,降低海拔高度是必要的。路旁的邓登曲登塔是藏区最高的佛塔,又名降魔塔。色达住下后,忽一阵天降大雪后,雪停天晴。所住宾馆据说为活佛的产业,金马广场对面,几栋商业楼,一层为商铺,二层以上为宾馆、茶楼等。色达是旅游的中转地,去佛学院的可在此落脚。

本篇游记共含2978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3-22 15:4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3-28 10:42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3-28 12: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