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那一年,转山转水转佛塔

22
qxtong1123 (云南) LV.11
2016-03-22 16:33 1437/6
  • 出发时间/2015-09-28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500RMB

        很多事情都是在无意中发生,比如去年去梅里雪山转山。
        中秋前夕,电话那头传来大学好友阿娇去转山的邀约,毫不犹豫便一口应承,因为这是我多年的愿望,只是没有合适的同伴而一直搁浅,更何况羊年转梅里雪山,那是不可多求的缘分啊,与卡瓦格博同属羊的我,怎能错过这样的机缘?!
        一场说走就走的转山就这样开始了。定火车票、机票,为了乘同一班飞机到香格里拉,中秋节从蒙自赶到昆明与儿子匆匆吃了个便饭,次日凌晨5点就赶到机场,开启羊年梅里雪山的转山之行。
        阿娇的高中同学彩哥在本地工作,到机场接了我们一行3人(原先是4人,有1人临时有事没有成行),同行的升哥是从小在香格里拉长大的藏族,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不用费心,跟着他亦步亦趋就完成了转山,真是大大省心了。
        秋日的香格里拉格外美丽,从机场出来的路上,红艳的狼毒花成片地璀璨着,虽说这是草场退化的标志,却让游客们分外地兴奋,一张张美丽的图片因此而产生。如果在此欢呼雀跃一下,也是情理之中了。

 
    这里的空气真是清新啊,虽然有些干燥;这里的蓝天真是清澈啊,虽然蓝得让人嫉妒;这里的白云真是纯洁啊,虽然白得晃眼;这里的阳光真是灿烂啊,虽然可以穿透皮肤……..第三次踏入香格里拉,天气异常的好,吃过早点,大家没有耽搁,借了一辆越野车就直奔德钦

 
        路上车辆不多,还没到层林尽染的时候,山谷里偶尔会闪现一抹红黄,提醒我们已到秋天。那些隐藏于山谷中的藏房、阳光下白得耀眼的雪山、风中翻飞的经幡、一座座祈求安康的白塔,都伴随着车轮向前滚动,浓烈的藏风让心情开始激动。


        在正式转山之前,我还是先班门弄斧地普及一下有关知识吧。对于转山,很多人不甚了解,这是藏传佛教的一种祈愿方式。梅里雪山也叫太子雪山,位于云南西藏的分界处,是藏区最重要的神山,共有13座5000米以上的山峰,故称为“太子十三峰”,最高峰是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被尊奉为“藏地八大神山之首”。相传卡瓦格博原为九头十八臂的煞神,是苯教神山,后被莲花生大士教化收服,受居士戒,皈依佛门,做了格萨尔王麾下一员神将。公元1283年,即藏历水羊年,藏传佛教噶玛噶举黑帽系第二世转世活佛噶玛·拔希自元大都回到康区传经布教,来到卡瓦格博山脚下,为雪山进行加被开关,测定了大、小转经路线,羊年就成为梅里雪山的本命年。据说在神山的本命年转山,功德是其他年份的12倍。在藏民的心中,卡瓦格博是太子雪山主峰、山神及整座太子雪山三位一体的称呼,是他们保护神的居住地,自古以来受藏民崇拜,这种神圣是不容人类践踏的。一起去的升哥告诉我们,有一次中日登山队都已经登到离卡瓦格博峰才几百米时,当地男女老少的藏民都集中在山脚祷告说:卡瓦格博啊,我们世世代代敬奉你,如果你让这些人爬到你的头顶上,那是我们的耻辱,从此后我们将不再相信你,不再以你为荣。话音落下,峰顶的雪砰然而下,登山队员全被雪崩冲下,几个月后才在很远的地方找到遗体,现在明永冰川山脚下可看到立着一块纪念碑。说来也怪,中外登山队曾经9次攀登梅里雪山都没有成功。所以自1996年后,国家明令禁止攀登梅里雪山,卡瓦格博成为人类为数不多的未被征服的处女峰。
        我们选择的是内转线路。到达德钦县城后,先到曲登阁“取钥匙”,这是第一步。目的是祈求山神保佑,赐予朝觐的钥匙。具体的仪式是在佛前点一盏酥油灯,上香,围着佛塔顺时针转3圈,让自己躁动的心沉寂下来。当点燃酥油灯置放到供桌上时,耳边轻轻传来几句歌词“那一日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是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摇动所有的经简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刻,喧嚣远去,只有眼前飘渺的的青烟和跃动的火苗是真实的。

 
        在德钦县城吃过晚饭到达飞来寺时,夜空下的梅里雪山显得清冽空灵,反射出剑一般的冷光。不禁想起几年前,也是这个时节带父亲来这里的情景,可如今我们已阴阳两隔,今夜这冷冷清光,是为祭奠父亲而撒的吧?在转山途中,我一定为你祈祷,让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安康。
        到飞来寺不看日出就白来了,所以天没亮就起床,爬到屋顶阳台等着看日照金山。大地一派空寂宁静,月亮还悬挂在净洁的天空中,鸟儿的鸣叫打破了这份静寂,我虔诚地祈祷一个日照金山清晨的降临。放眼望去,雪峰在昏暗中醒目依旧,线条最优美的面茨姆峰优雅地挺立着,洁白的面颊闪着荧光,卡瓦格博峰则掩埋在一片浓雾之中。天空渐渐泛红,太阳升起的方向依旧是厚厚的云层,陪我们同去的大哥说估计看不到了,便去收拾行李上车,不料等我们的车开出来,在半山腰时候,突然看见金色的阳光已经涂抹在雪峰之上,日照金山的情景跃然眼前,赶忙跳下车来,举着相机匆匆抓拍了几张,急忙开车到白塔处,慢慢享受神山的恩赐。

 
        沐浴着金色阳光的大海神女面茨姆峰和 “五佛之冠”吉娃仁安峰是如此的圣洁安详,虔诚油然而起,撞击着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仿佛听见仓央嘉措的吟诵:这么静,比诵经声还静。我骑上,我的白鹿,白鹿踏着尚未落地的雪花,轻如幻影。本来是去远山拾梦,却惊醒了梦中的你。

 
        在秋日的寒风中,目光越过白塔,凝望雪山之巅,我更加能体会那份“一念之差便落叶纷纷。天凉了,每滴泪都温暖着诸佛。世事旧得不能再旧了,却依旧落花流水”的悲悯之情,那亘古不变的雪峰啊,都是前世忧伤的眼泪所凝结。朝阳的照耀,让一切都从感伤中解脱出来,心中的温暖与阳光的明媚相映,便有了日日是好日,处处莲花开的禅意。
        凝神静气地看着这份幻化,不禁痴了:正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美不言。相信一定是我前世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才换来这份美丽的相逢。

 
      沉浸于这份思绪中的片刻,阳光便吻遍了雪山,撒到山谷里,升腾的雾气似一条洁白的哈达,随意搭放在神女手中,敬献给前来拜见神山的人们。一转眼,轻纱般的薄雾又轻掩了面茨姆的脸庞,女神一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娇羞,是在期待卡瓦格博的呼唤吗?相传卡瓦格博随格萨尔王远征恶罗海国时,恶罗海国假意将玉龙雪山之女面茨姆许配给卡瓦格博,想借此阻止他们的进攻。不料卡两人一见倾心,发誓永不分离。大凡有名的山峰背后都会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而且以爱情故事居多,也许是人们内心深处渴望的折射吧。
        卡瓦格博依旧躲藏在云雾之中,也罢,太子喜欢捉迷藏,就随性吧,反正这几天的转山总有缘分能相遇,上天自有安排。

        
        带着看到日照金山的喜悦,来到转山的起点——西当村,从这里开始就没有公路了,只能靠步行或者骑马进山。为了争取时间,我们选择骑马上山。天还是蓝得让人心醉,人在马背上摇晃着,刚上去时候还是有些紧张,慢慢就放松了,听着马帮的铃声回荡在山间,时光仿佛倒退了一个世纪,如果不是不断看到行走中的人举着相机拍照,真的会以为自己就是穿行在崇山峻岭中马帮的一员,不知道前路还有多漫长,多艰辛。
        偶尔会碰到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景物:大树杜鹃居然还有绽放的,火红的枫树在一片绿色中异样夺目,穿着红衣的僧侣迎面走来,脸上洋溢着纯真笑颜的藏民对着我们来一句“扎西德勒!”一切都是那样和谐自然,一切都是那样安详美丽。

 
        大概1个小时左右,我们抵达山顶——南宗垭口,经幡布满了整个山顶,下马穿行在经幡之中,觉得自己才开始变成一个真正的转山者。时针已经转到11点多,在山顶的休息地煮了一壶酥油茶,吃了一些自带的干粮,补充完体力,12点开始迎着太阳走路下山。

 
        沿途都是转山的人,以藏民居多,来自全国各地,他们不骑马,都很虔诚地在走,手里拿着佛珠或摇着经筒,心里大概是默念六字真言吧,与我那种以观风景为主要目的的转山相比,他们值得我敬重。同行的升哥是本地长大的藏族,一路上见到雪山他都要吟诵“唵嘛呢叭哞吽”,刚开始还觉得有些好笑,走得长了,才明白人应该是有所敬畏的,在信仰面前,很多东西值得摒弃。在他们身上,也许更能体现“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句诗中蕴藏的真谛。
        虽然已是中秋,正午的太阳还是很有穿透力,因为怕冷穿了冲锋衣,觉得是个错误的决定。山路弯曲而陡峭,忙着拍照,一直走走停停,没有看到期望中的秋景,只有鸟儿的鸣叫不时回荡在树梢,雪山时隐时现,在远方注视着我们。神女峰和五冠峰在阳光下端庄地耸立着,我们从平视到仰视逐渐向着它们走去,到达山脚也就到了当天的目的地——下雨崩村。

 
        对于雨崩,网上流行一句话:不去天堂,就去雨崩。说实话,如果全程徒步,会有种行走于地狱的感觉。太阳晃得眼睛有些虚,砂石路要小心摔跤,防晒戴着口罩有些难透气,抓绒衣服把热量全部吸收到身上,快到达客栈之前,我都有些力不从心了,休息了十多分钟,吃了块巧克力才觉得缓过劲来,才是一半路程,还是下山,平时走路练就的体力都到哪儿去了?不过看到雨崩村的那一刻,还是有些兴奋,很原始,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如果住下来生活一段时间,会不会也“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国庆前夕到雨崩是旺季,提前预定了客栈的标间,虽然400多元一间都很简陋,毕竟有卫生间有热水可洗澡,还是很知足了。两个钟头的下山疲劳在客栈休整了一下之后便消除了,看时间还早,我们决定接着去神瀑,那样第二天一早就可以返回西当,去明永住宿。

 
        为节省时间,我们还是骑马去。这边路相对平缓些,树木也多,如果是一大早起来走进去,应该很心旷神怡呢。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枝投射到山路上,画出各种符号,我没能读懂,正如我听不懂鸟儿们的鸣叫,心里一个劲在想象神瀑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藏民们说起它来总是那么崇拜?我要不要也到它的下面沐浴神水呢?一路这样七想八想,牵马的小伙子说到了,下来了,我抬眼一看,却没看到什么瀑布,只有陡峭的山路。原来马上不去了,要自己走上去,也许是那样更能显出转山的虔诚和对神瀑的恭敬吧。
        从下马的地方走到神瀑直线距离其实并不远,但全是很陡的碎石路,弯曲地盘旋而上,走得就有些艰辛。因为今年转山的人特别多,沿途很多经幡填满了整个山谷,老远就听到了瀑布飞流而下的声音,却只能看到高耸的山峰和垭口处白得晃眼的雪山顶。一个小时之后,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神瀑。只见飘逸的圣水一泄而下,犹如丝绸缎带轻盈地挥洒在天地之间,想起毛老人家那句“谁持彩练当空舞”,而且不止一条,是两条呢。

 
        传说转经人抵达神瀑沐浴,能清洗累世罪孽,有大福报。我们怕感冒没勇气下去,便在神瀑旁边的香塔上挂了祈愿的全家福经幡,愿神瀑保佑家人吉安康。本地人升哥不惧寒冷,到神瀑下走了三圈,回来告诉我们当神瀑飞冲头顶的一刹那时,确实犹醍醐灌顶,人变成了虚空,眼前和脑中所有的镜像都不复存在。我想这就是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吧。

 
 
        站在雨崩神瀑之下,仰望着雪山,在飞扬的经幡中,在缥缈的香雾间,仿佛顿悟了几世痴念,放下了几生执迷。那一刻,远离喧嚣,风吹雾成花,我静坐于时光的这头,你奔跑在时光的那头,泼洒的圣水洗涤了谁的心弦?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所谓美,就是星光一闪的瞬间,两个不同时代跨越岁月的距离突然相遇。”
        不禁想问:人若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盏酥油灯,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峰回路转,偶然间,你我又在最深的红尘中遇见。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有些所在,就宛若前世今生的恋人,注定也好,偶然也罢,会让你魂牵梦萦,也会让你撒手离去。


 
        天色渐晚,太阳早就转到山背后去了,我们赶快收回朝拜的心思,急忙往山下走,很快来到下马的地方,牵马的小伙子还在等我们,但另外一个人却不见了。小伙子告诉我们那人是他的老板,等不及我们先走了,他是今天刚来的。没人牵马,坐上去总有些心虚,阿娇一路紧张得要命,连话都不敢跟我们说。

 
        穿行在有些幽暗的树林里时,才发现路边的小河里有很多大小错落的玛尼堆,寄托着转山人一份份质朴的希望。这些用无数人的心愿铸就的“神堆”似乎就是这样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岁月逝去,心愿依旧。
       在鸟儿的鸣叫声中醒来,雨崩的清晨真的让人很放松,有点走进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的恍惚,果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不过多了些马匹,清脆的铃声划破宁静的天空,抖落一地黎明的晨光。穿行在其间,心会静得什么都容不下,只有一呼一吸真实地发生着。随着游客们的起床,一切便开始忙乱起来。

 

 
        很早就来到骑马处等着叫号骑马,当我们到达半山时候,太阳刚好撒进雨崩村,因为这次的目的是转山,拍照只是附带,匆匆用手机在马背上抓拍了几张,不理想,但美景已经藏在心中。


        用半骑马半走路的方式,三天转了梅里雪山,确实有些紧张。到明永冰川是转山的最后一天,有电瓶车开到半山腰,再走几十分钟的山路就可以到达供奉卡瓦格博的神庙,这里也是看冰川的最好地点。我们刚到神庙前,被雾遮掩着的卡瓦格博峰一下子露出了脸,升哥说是欢迎我们呢,马上念起了六字真言,我则在镜头里面把这个在飞来寺一直不露脸的家伙看了个够。

 

 
        卡瓦格博神像被供奉在神坛之上,他身骑白马,手持长剑,威风凛凛,俨然一位保护神。我买了一盏大酥油灯,虔诚地供奉在庙里,不为别的,只为转山途中种种的感悟,开启了心智,犹如那缕撒进雨崩的阳光。

 

明永冰川的冰舌消失得很快,当地人说他们小时候冰舌是到售票处,天气比现在冷得多,全球气候变暖和游人的增多,冰川还能保留多长时间还真不好说。冰川如天河般从卡瓦格博脚下一泻如注,每一块巨冰都是来自远古。我遥望着冰川撕裂的鸿沟,想象着在亿万年的演变中,它们都经历了什么?上帝在一旁发笑,原来,站在它们面前,人类是渺小的,语言是苍白的,时针也停止了转动,一切都安静肃穆得令人不敢呼吸。在静态的视野里,仿佛看到了动态的流年,恍若的不是隔世,而是远古的洪荒,如同冰河纪元般的遥远。

 
         世上什么都将成为往事,此刻正在经历的一切无不转瞬即逝,成为往事。让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用身体发肤的危险,去换来与尘世一丝不染的安全,让每一丝痛苦和彷徨都从漫延全身的神经末梢中剥离和蒸却;珍惜眼前的一切,用心去倾听、去发现、去感受,充满对万物的依依惜别之情,活在当下,便是此行的感悟吧。 


本篇游记共含6080个文字,9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qxtong1123 的图片:

2016-03-22 19:51

2016-03-22 21:17

赞!

2016-03-23 11:20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3-23 12:26

引用 liebebob 发表于 2016-03-23 12:26:09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liebebob:是的,永远在路上

2016-03-24 08:43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03-28 10: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