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转山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2011年冬,由年轻导演杜家毅执导的《转山》上映。作为一部主打“西藏”牌,要向人们传达“一股梦想和不屈的力量”的影片,尤其在有了陈国富监制,钮承泽客串,东京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等头衔之后,在有西藏情结的小众群体里,还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而多日之后,我和几位志愿者队友再谈起这个电影的时候,对于内容,我们已经不在意,但是看它神奇的首映礼的过程,就给我们留下了极难忘的印象。
11月2日上午,队长徐科磊说单位发了几张《转山》的入场券,地点在布达拉宫广场——离我们单位很近。想到晚上也没啥事,就答应跟他一起去。
我加了一会儿班,到六点半的时候,还在给另一栋楼里的同事送文件。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一幕。我在那栋楼外面的时候,天有点阴,不是很厉害,有微风吹着。当我走进楼,通过30来级的台阶走到二楼走廊窗子的时候,再往外一看,我呆住了。
外面几乎是瞬间变得雾蒙蒙天昏地暗。尘土从窗子里钻进来,狂风在后面紧紧地追着,然后是霎时间,有些暗黄的雪花也跟了进来。我慌乱之中赶紧关住了窗子,像是从一场灾难中逃了出来。才一个楼层的距离,我无法理解天气如此之剧烈的变化。
送完文件,我赶紧往布达拉宫方向走。街上都是匆忙的行人和乱鸣的喇叭声。我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雪借着风的威力肆虐地扑在身上,在衣服上闪一闪白点,迅速消融。我躲进了旁边一家小餐馆里。
平时从我们单位到布宫广场只需步行10分钟,那天我匆匆用过餐之后,发现雪没有丝毫减弱的倾向。只好躲在公交车站牌边拦了辆出租车。当时天并不冷,大部分雪落在地上就化了。但仅仅是20来分钟的功夫,路边已经开始出现积雪,车身也已经被泥巴溅得脏兮兮。司机师傅感慨,说他在拉萨生活20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实际上当时仅仅是初冬,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雪。这场暴雪让路上的车子也慌了神,那段路上交通又不规范,乱堵车乱鸣笛,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才到达广场。等我们找到队友,安检进场之后,快七点半了。
站在布宫广场,不禁赞叹导演组的智慧。这是在广场上临时搭的一个露天舞台,有一米多高,两边各有一个十几平方米大尺寸的LCD屏,而舞台后纯洁晶莹的布达拉宫恰好呈现在两块LCD屏中间,成为舞台延用的背景,灯光照下来,一切的景观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大雪,还在下着。我们几个人都没有带雨具,于是到处找能避雪的地方。最后在某一个电视台的摄影车下面找到一小片空地,刚站了一会儿,工作人员就过来赶人。实在无处可去,我们干脆就直接冲到了离舞台很近的地方。
7点半,在来了几百名观众,舞台上出现比较明显的积雪之后,终于有演员出来了。
一群藏族姑娘,穿着华丽的传统藏装,迈着轻盈的步伐出场。可能她们也没想到会下这么大雪,都穿了露袖装。她们伴着漫天飘絮的雪花翩然起舞,洁白的双臂柔若无骨,雪花轻轻飘落,她们展开双臂去接住,恍若扇动羽翼的天使。她们每走到一个地方,雪沉下去,看不到她们的鞋,只能看到雪印,恰似步步生莲。皎洁的灯光照在身上,她们就像是为神秘的布达拉宫献舞助兴锦上添花的仙女,而浑然忘记舞台下欢呼的人群。“翩若惊鸿,宛如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曹子建的洛神,难道是这西域女子的模样?
那是布宫广场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我人生中看的第一个首映礼。想想我真是幸运,能看到如此的美景佳人。
一曲舞罢,主持人出场宣布首映礼开始。当她激动地谈到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映礼时候,有严重拉萨情结的人群,又是一阵欢呼。
“由郑钧给大家带来一首《回到拉萨》!”当主持人说到这句的时候,我都不太敢相信。来之前也并不知道节目单,以为是个小制作的电影,只有正在拉萨流浪的这些人会来捧场。但当一句有如天籁之音婉转而悠扬的“回~~~”字刚出口的时候,我们终于确认真的是郑钧来了。我们激动地大叫,也不管地上的积水,跳了起来。
郑钧着一身休闲装:头戴黑色的风雪帽,上半身是浅绿色的冲锋衣,深蓝色的裤子。一手拿着麦克,一手插在裤兜里,狂野而不羁。但可能是刚到拉萨还有高原反应,唱歌底气有些不足,他还依然还是扬着头,声嘶力竭地吼着:“雪山青草,美丽的喇嘛庙,没完没了的姑娘她没完没了的笑…..”
他的身前,是一群藏族小伙子在伴舞。他们装扮成草原上的汉子,穿着黑色的藏袍和花色的藏裙,,随着节奏而舞动,粗犷热情。而他的身后,是一群藏族姑娘托着洁白的哈达,缓缓入场,缓缓走动。
雪越下越大,仿佛也刺激了郑钧的情绪,他越唱越卖力,最后拉开了冲锋衣的拉链,声音更加奔放。唱到兴致起处,他左手食指指向天空,头向右歪着,而大雪仿佛就像听他的指挥一样,顺着他左臂的方向,簌簌地落下。他身后的那群女孩手中的哈达,也顺着雪的方向飘动。布达拉依旧沉蓦,那场面美得醉人。
最后在一群女生结了一条长长的哈达到舞台上,以及郑钧筋疲力尽的一句“扎西德勒”之后,灯光变暗。下一个节目马上开始,就是要播出影片中的花絮。
电影讲的故事简单:张书豪扮演的主人公为了实现哥哥的遗愿,从丽江骑行2000公里到达拉萨,中间经历各种磕磕绊绊的苦难故事,被帮助被收留的温暖故事,以及少不了的艳遇故事。故事的情节及拍摄手法了无新意,但仅仅是“西藏”“雪山”“骑行” “梦想”等词汇本身就足够吸引人了。尤其里面很多镜头都是到滇藏线上实地取景,拍摄难度很大。
当屏幕上在静静地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雪却继续下着。一个个雪花在你推我搡争前恐后地连成一条线,连成一大片。
“有路就一直走,有山就转过去。”当男主嘶吼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屏幕定格在影片中最震撼人心的一幕:漫天的大雪中,书豪在山路上,镜头对准他的正前方,他剑眉倒竖,怒目圆瞪,皮肤黝黑健康,唇边胡子却因好久没刮而透出沧桑,他张着嘴大吼着奋力骑行。此情景加上屏幕前的飞雪,让人动容。现场的观众,无论藏族汉族,都在欢呼。
灯光又一暗,下一个节目是主创人员登场亮相。
灯光再次亮起来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又让我吃了一惊:雪,竟然毫无理由地迅速变小了。当天男主角和导演都没到场,第一个出场的是女主角和男配角,等他们讲述故事的时候,雪,只剩下寥寥几片。最后一个节目是请曾经骑行川藏线的驴友上台讲故事,天空开始放亮,我们静静地听他们讲完。整个首映式结束了。
这个时候,雪,完全停了。天空大亮,偶尔天上的残云,在现场的灯光和布达拉宫的映衬之下,如墨如画。
那天晚上,除了科磊之外,还有黑龙和小J。我和志愿者队友们对这个场景一直激动不已。雪就那样走了,就像她突然的到来。她仿佛是专门来为这场发生在高原的故事助兴的,她无私地为舞蹈为歌声为感人的故事伴奏,然后她仿佛知道后面不再有高潮,而是要观众聆听主创人员的心声,她不打扰我们倾听,就这样慢慢回避了。我们几个张合影:我们拿着现场得到的一张电影的海报,就是花絮最后的那个书豪正对镜头那张,我们的脸都被冻得通红,但依旧激动地手舞足蹈。
我们身后,是雪后更加圣洁肃穆的布达拉宫。这神奇的大雪,一定是她接受的某个神灵的馈赠,我想。
或者,她本来就是神。

本篇游记共含2816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看看图,嘻嘻

2016-03-23 12:34

真美!

2016-03-23 12:48

想看看图,嘻嘻

2016-03-28 12: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