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赴你一面之约

8
何谓清欢 LV.9
2016-03-22 22:36 441/6
  • 出发时间/2013-08-23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500RMB

前言

2013年,研究生毕业,和闺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彩云之南,是我们共同的向往。
昆明-丽江束河)-泸沽湖-丽江-大理双廊-昆明,这是我们的路线。

赴你一面之约——记2013年那一场远走高飞

他们说,身体和心灵,必须至少有一个在路上。我愿意并且努力成为这句话的追随者。
夜晚的飞机。候机厅里三三两两的乘客,疲倦的,靠着椅背闭眼小睡;兴奋的,进行着陌生的交谈;漠然的,耳塞竖起在听歌吧。不知道在他人眼中我被归于哪一类。或者在这个时点,除了我,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探究背着大包的陌生姑娘,戴着花环的少妇挽着她正在打电话的夫婿,中年面孔却头发花白的大叔,他们和她们都从哪里来,去往这趟航班的目的地是要做些什么。
辗转数次,终于在清晨到达了这次行程的转角。
淅淅沥沥的毛毛雨迎接我们。我背着40L的大包在前方探路,小慢拖着她的行李箱慢吞吞地跟在后面,行李箱的滚轮与古镇颇不平坦的青石板路碰撞出“咯哒咯哒”的声音,在古镇小雨酣睡的静寂里,显得尤为清晰悠长。细雨中的幽深小巷,空无一人,经过一排排雕梁画栋,我们在寻找可以落脚的客栈。爬上一段长长的上坡,绕过缓慢流过的小溪,来到一处古桥前,古桥后的古民居,门口立着门牌,写着“今日有空房”。不管怎样就这家了吧,我恰好看中了你,而你居然也为我预留着一席之地。
无论出发前,外界对这个地方有多少质疑,大研古镇并没有让我失望。可能是我们运气好,初次遇见,就碰上这样的好时机。她就仿似一个平日里浓妆艳抹的花姑娘,睡眼惺忪,还来不及梳洗打扮,就以这样一幅素面朝天清丽脱俗的形象撞在我们面前,让人收不回目光。
云南随处可见的三角梅同样盛开在客栈。艳丽的玫红色原本是我最排斥的颜色,但没想到三角梅与玫红色却相处的如此和谐如此恰到好处,爱得我只要见到就要忍不住拍照。客栈的藤条躺椅,天台上的葡萄架子,灰墙后的竹秋千,还有秋千旁让人忍俊不禁的水红色花朵,明明是圆嘟嘟的体型但又偏偏层次丰富装饰着晶莹剔透的吊坠。客栈里的小姑娘告诉我,这种花朵叫倒挂金钟,让我傻笑了半天。喔,别笑啊,它也叫灯笼花。
收拾好出去觅食,找到攻略上推荐的一家小店。杂乱的店面装潢布置让我们面面相觑,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落座准备点菜。旁桌的男生看了我们半天,说要不我们拼桌吧。旅途中的友好邀约,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至少可以多尝到一道特色菜品嘛。店老板斩钉截铁地报了几个菜名,说,听我的,就吃这些。我不甘心地问一句:要是不好吃怎么办?店老板一幅被低看的样子斜眼瞪我,可能吗可能吗?噢噢,那就按您说的点。
被点菜之后三人开始寒暄。侃侃而谈的男生告诉我们,他已经在大研待了一个星期,纯发呆疗情伤。我们不便接话,只得转移话题说找客栈花了一上午,时间都浪费掉了,好可惜。没想到男生很激动地反驳:在这里,时间是不会被浪费的,就算什么都没做,也很好。当他知道我们只把这里当做中转站并没有打算长期逗留,很嫌弃:你们这哪是旅行啊,完全就是旅游嘛,没劲。我只是笑笑,没有反驳。这是你的目的地,但不是我们的。你这般热爱她,我的目光却被我的心带向更远的远方。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来人往奔赴不同的地点,又怎么会有那些重复而无常的聚散。
还别说,店老板推荐的菜品确实不错。男生放弃了AA坚持买单,我们很是推让了一番最后还是接受了。吃完饭,从店里出来,他给我们指明去四方街的路线就挥手告别了。旅途中的随遇而安、萍水相逢,大抵就是这样吧。
出大研来到新城,就好像是从虚空回到了现实。那一道无形的分界线,界线两端是如此的泾渭分明,唯一连接两个空间的可能是丽江随处可以听到的小倩在唱《一瞬间》。又从新城束河。将整个下午的时光耗在束河,闲逛,吃食,买特色衣物饰品。看到很多家店里所谓的摩梭织女在纺织,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等着我吧,真正的摩梭圣地,我很快就会来的。
再回到大研已是黑漆漆的天色,曲曲折折大同小异的巷子果然让我们两个路痴迷路了。渐渐走入一条完全没有灯光看不到人影的窄巷,两个姑娘挽紧了胳膊开始害怕了。正在不知所措,巷子深处冒出来手挽手并排行进的男女五人组,问道,是不是想去光亮点的地方。我们忙不迭的点头。他们招手说那就跟着吧。其中一个男生脱离原本的队伍,凑到我们跟前:别害怕,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是好人。接着问,你们从哪来啊?到哪去?我还没从他们突然冒出来的玄幻感中挣脱出来,再加上多少还有些戒备,脱口而出:我们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还没说完,连我自己,所有人爆发出一阵大笑。
弯弯绕绕的其实没走多远,就到了灯火辉煌的东大街。他们热情地邀请我们去酒吧,来丽江怎么能不去酒吧。我们诚恳地道过谢,再谢绝了他们的好意,想法子联系到客栈老板,在他的指引下回到客栈。
深夜了,还能依稀听到远处酒吧街吵吵嚷嚷的欢闹声。院子中间,有人一边打着手鼓一边在唱《董小姐》。我忍不住从楼上探出头搜寻声音的源头,藤椅里坐着一位年轻人,蓄着胡子,认真唱。在这样的夜色里,再没有比这样静静的歌声更合适的了。碎花图案的被子,让人安心。明天还要早起呢,去往我最想要去的地方。
清晨,仿佛昨夜下过雨的湿气还没有散尽,结成薄薄的一层雾,飘渺在不远处的狮子山上。来不及细细欣赏,我们赶着时间点到大水车,与昨夜订下的拼车司机汪扎师傅会合,向泸沽湖出发。
山路十八弯,如果不是熟悉路况的师傅,真的是要胆战心惊的。明明相近的另一座山头,要真的攀爬过去,已经不知道是掉转过几次方向,至上而下跋涉过几个来回。通往宁蒗的路上有一截有名的危险路段,山路狭窄,窗户下的路沿处堆积着杂乱的石头泥块,路沿的那边,雾气氤氲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一路说笑的汪扎师傅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每一步。小慢觉得害怕,原本被山路绕晕的脑袋都瞬间清醒了,保持警惕。待有惊无险地驶过危险路段,大家才都松了口气。
路途遥远,山路崎岖,而同行者真是不少。我们和邻座的两位姑娘倩姐和妮姐相谈甚欢,并相约到了泸沽湖一起寻找客栈。
绕了一上午的山路,才刚刚到达全部路程的中点。可能是因为太过兴奋,平日里开在坦途都会晕车的我难得的居然没有丝毫晕车的迹象,但也终于是有些乏了。客车里很空,熬了一上午,大家都在休息点稍作休整,解决午餐。我下车眺望前路,看不到尽头,只有满眼深浅不一的绿色,蔓延开来。
后半段的路程很安静。累了太久的乘客东倒西歪,浅睡的、深眠的、闭目养神的,还睁着眼睛的恐怕只有汪扎师傅和我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闭不上眼睛。是因为我散乱的思绪,坚定的、犹疑的、清晰的、模糊的,在向往世外桃源的路上被俗世牵绊;还是因为路边不时冒出来的几只向日葵或者成片的玫红色三角梅,美得乱了我的眼睛;抑或是太阳一路追着我的脚步,将清晨雾蒙蒙的天空渐渐涂上透亮的澄蓝色。
“大家好,美丽的泸沽湖已经到啦!”汪扎师傅浑厚的声音惊醒了所有困倦的乘客。隔着窗户窥探到美景一角的大家闻声而动,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阵惊呼赞叹,迫不及待地下车,跑到入口处的第一个全景观景台,放眼望去,就再也舍不得挪动半步。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这首歌在我的耳边单曲循环了一路,我禁不住默默想,当我为你来看我而不顾一切排除万难,当我终于见到了你,我会说些什么。可是,此刻,我站在你的面前,根本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只能静静地凝视你,不敢错过哪怕一个眨眼的瞬间。
都是值得的。无论有多么漫长,无论有多么艰险,无论有多么疲惫,只要你在这里,微笑着迎接我,就是值得的。
当我乘着摩梭的猪槽船,切切实实地在湖面前行,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误入凡间的精灵真的就停歇在我的肩膀上。
抬头望天空,辽远的蓝色那么轻柔,就好像抚摸婴儿的肌肤,润滑妥贴。云朵离你那么近,只要你愿意,好像手臂抬起就能碰触到;它就在你的头顶,方寸之间,能看到它每一步缓慢的漂浮前进;每一次形状的变幻,就如一帧慢速播放的电影镜头,悠长而清晰。阳光当然是刺眼强烈的,晒得人皮肤疼,但我仍然感激它。如若不是太阳及时出现赶走了昨天的阴雨连绵,蓝天不会这么温柔,白云不会这么亲近,泸沽湖更不会笑得这么璀璨。湖水清凌凌的,湖底水草的舞步,水草边布满青苔的石头在守护,偶尔从湖底蜿蜒到湖面铺洒开的几朵白色或淡黄色的藻花,随波荡漾。我忍不住从船舷边伸出手想要去摸摸它,谁知水波稍一晃动,它就飘远了。湖水清凉,探入水中的指尖不愿再被拉出来,随着猪槽船的划行一路乘风破浪,湖水迅速滑过肌肤,光点就在手指尖跳跃着翻山越岭。
弯下腰,掬了捧湖水,喝了两口,有点像矿泉水的味道,甜甜的。谁知被摩梭船夫瞧见了,一边划桨一边笑着打趣:“你不知道猪八戒就是喝了这女儿国的湖水才怀孕的么。你还喝了两口,这下好啦,得生一个儿子一个姑娘。”全船的游客都看着我笑起来,我只好向远处躺着的格姆女神山告饶:“最好是能晚几年再灵验啦。”
越往湖中的里务比岛靠近,在蓝天和绿山的掩映下,湖水越加呈现出丰富的层次。远处的是透蓝色,倒映着层叠的白云,更近些是深蓝色、墨蓝色,山脚下的是祖母绿,贴近湖水环绕着一圈色彩斑斓的经幡,祈祷着平安,落在眼前的是浅绿色,捧起来,是无色的透明湖水,闻上去清冽的味道。
虽然时间紧迫,我还是坚持爬到了山顶里务比寺的正殿。一路上,芍药花开得热烈,水粉色、桃红色、直至正殿砖墙下的大红色,一簇簇,热情盛开,烈烈向阳。围着正殿是一圈转经筒,我快步跑过,但不敢漏下,一次次推动每一个沉甸甸的转经筒,没有口诵六字真言,能姑且算是虔诚转经了么。站在芍药边俯瞰泸沽湖,远眺对面的群山,阳光下花颜明艳,湖水澄静,青山无言,只有寺庙正殿里的敲击木鱼声,经幡被风扬起,站立其中的我,什么也不会想,什么也想不了,只愿静静地感受这片山水。
下山来,坐猪槽船返回。坐在船尾用船桨控制方向的摩梭女子唱起了摩梭山歌,高亢清亮的歌声在湖面上传得很远,相邻船上的摩梭女不甘示弱,用歌声相合,一时间,广阔的湖水之上,歌声此起彼伏。这幅情景,美得像首诗。
划出没多久,湖面的另一边下起雨来,我们这边却还是艳阳高照,连木船的踏板都晒得滚烫。那一大片的厚重乌云和我们头顶的白云形成鲜明的对比,船夫笑道:“他们要淋雨咯!”我们都笑称运气好。谁料感叹完不一会儿,乌云仿佛看不惯似的,瞬间就飘过来了,雨滴大颗往下砸。这还有大半程呢,必定得淋成落汤鸡啦。船上的两位青壮年自告奋勇举起船上另外两幅船桨,说要帮忙,扯着嗓子说要与他们赛舟,势必要第一个划到岸边,船夫便拉起了赛船号子。可还没有划两下,两位就哀嚎说累得不行。我不信,忍不住也要试试。没想到,船桨在我的手中,压根就划动不起来,只能呆呆地漂浮在水面上,纯粹是给船夫制造阻力了,我默默地将船桨收回来,安分坐好。情不自禁瞧一眼在船夫的左边,全程只顾奋力划桨沉默无语的小少年,这个小外甥丝毫都没有输给年轻力壮的船夫。我想,这就是生活造就的不同吧。在这艘船上,我们还不如一个瘦小的摩梭少年更有作用。
云南这些天,我已经充分领教了云南天气的变幻莫测。雨滴调皮了一阵就又乖乖被太阳收回去了。可爱的蓝天白云都回来了,阳光呵呵笑。一身湿透的我们和猪槽船没多大会就干透了,看看天,看看欢歌笑语的大家,刚刚那场雨是真的发生过吗?
安顿好,我们被汪扎师傅忽悠着去参加了摩梭家访和篝火晚会。火苗慢慢熄灭,待我们迈步走出寨子,喧腾隔绝,泸沽湖已经漫入夜色。几个逐渐熟悉起来的同龄人还舍不得入睡,拎着饮料和水果,围坐在老谢车马店楼下的木桌旁,夜色温柔静谧,交谈开怀惬意。每个人的诉说都像是一本被慢慢打开的书,是这样的诉说将萍聚萍散提炼成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相逢。年纪最大的倩姐让我看到了一个人的洒脱,妮姐每月出逃行走的勇气令我艳羡而自愧不如;阿韦讲起了他的工作和他对法律的热爱,羡慕我能接受系统的法学教育并能为之奋斗,而我却有些不敢坦然承受他羡慕的目光,在经年累月不断抱怨的时候我好像真的渐渐忘了这曾经是我咬牙坚持努力追求的梦想;年纪最小的小胡只有19岁,逻辑混乱的表述和跑调严重的歌声让我止不住微笑。
聊天的中途有个广州美女小玥也加入进来。从人家搬个竹椅坐过来,小胡的视线就再没有移开过。知道小玥是单独出游,小胡问:“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一个人跑出来,不害怕啊?”“听天由命!”小玥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惊到了所有人。阿韦不可思议地竖起大拇指佩服道这是他听过最豁达的答案。小玥一脸平静地解释:“难道不是么?做好必要的准备就该出发。安全意识当然是必要的,但路上的一切都是宿命。”
是的。如果我们在每一次远行之前忧虑过多,就永远也迈不出旧的城邦。当你爱上一处美景,就踏上最早开的长途班,去赴它一面之约吧。

你知道的。
最美的承诺是身随心至。
最好的遇见是萍水相逢。
还有很多的未完待续,缺少了当下的心情,已经很难写出来了。

照片——就这样从两人行变成十人行。

本篇游记共含5132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3-23 12:40

真美!

2016-03-23 12:42

引用 u_银子_u 发表于 2016-03-23 12:40:02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u_银子_u:我也是刚开始

2016-03-23 14:32

引用 我是七号 发表于 2016-03-23 12:42:04 的回复:

真美!

回复我是七号:谢谢鼓励

2016-03-23 14:32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3-28 12:52

引用 tianmao 发表于 2016-03-28 12:52:06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tianmao:

2016-03-30 10:3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