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粉墙黛瓦,梯田散黄花。『2016婺源行记:江岭、庆源、汪槎』

  • 出发时间/2016-03-1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RMB

写在前面

        下笔的时候总会顾虑,不知道一段情绪该从哪里开始说。在合肥念书的第九年,终于去了婺源。并不是突然之间的说走就走,而是想过太多次却一直没有成行的遗憾,2016年的春天,总算完成了这个心愿。
        大一的时候选修了一门《徽学概论》,在那个时候知道了这个本属于徽府六县之一,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因为国共的纷争被并入江西,后因民众一直反对,1947年划回安徽,最终建国后还是被正式划归为江西省的地方——婺源。她本是徽州、徽文化的一部分,怎奈人心拼不过时局的动荡,最终也只能和安徽割裂开来。还好,婺源仍然延续着徽文化的传承。08年去过歙县之后,爱上了汤显祖的那句诗“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所以总想着,婺源也是要去一次的吧。
        这几年婺源最火的,不是徽文化,是最美乡村的油菜花。虽然哪都有油菜花,城乡结合处、公路旁、高铁沿线,大概每个村庄在这个时候,都会有一片片的油菜花吧,但是,婺源的油菜花,不仅美在数量和海拔跨度之大,更美在映衬在花田中的粉墙黛瓦马头墙。

出行方式

          每年三四月油菜花开的时候,也是婺源最火爆的时候。所以难免顾虑:自己坐高铁去,怕被自驾的私家车和旅游团大巴挤爆,搭不上班车、堵在路上或者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也不敢报学校食堂门口招贴的198元/两天婺源游的散客团,怕玩的一肚子火想看的都没看到。刚好小伙伴推荐了他以前参加过的一个南京的大学生出游平台:yooole.com。游乐领队挑的路线是18日晚从南京出发到屯溪,19日上午从屯溪前往江岭,下午从江岭前往庆源,20日从庆源往返汪槎,然后返回南京。因为也只跟着游乐走了这三个地方,不好多做评价,但是这个线路后面的两个地方:庆源和汪槎,真正的错开了大批的人流,这点是个人觉得最棒的地方。全程费用包括交通,住宿,一顿聚餐一顿早饭是600。
        其实一个人自由行走惯了,第一次参加这种团队也是心里犯怵。虽然不是传统的旅游团,也都是同龄人,但我这种又慢热又不擅长社交的人,好担心自己全程蒙逼。后来事实证明,好像也还好,大概是班级形式的出游拉近了大家的距离吧,小伙伴和他女盆友也参加了这次出行之后,让我这个社交恐惧症好多了。
        所以,上两张合照吧,在南京南京附近的年轻人们,如果有出行需求,可以关注一下,线路还蛮多的,特别是徒步路线。

屯溪老街

        周五晚上到达屯溪已经十一点多了,从合肥折腾到南京再折腾到屯溪,也没力气再去夜游老街,于是只好洗洗睡。游乐的主旨大概是可以住的不好可以吃的不太好,但是一定要玩的好,所以住的一般也就不推荐了。老街附近应该很多这样的旅社,小标间,有热水洗澡,地段好,也不贵。
        第二天早晨起来出门觅食,顺便逛逛老街。很多店都还没开门,而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团已经开始活动了。熟悉的老街,走到万粹楼才发现,原来八年前,我是从老街的那一头走进来的,这一次,反方向走进来,真是好巧,时隔八年,也算把老街走了个完全。
        早饭必须来碗小馄饨,黄山烧饼这几年吃的太多,也不想再尝,大概价格还是没变,不是5毛,就是1块1个。

        走回旅社集合的路上碰到的一家学舍,门头上的砖雕很是精美,可惜进到婺源之后,也许是去的地方太少,也没机会看到那么精美的砖雕了。

        老街的对面就是新安江。仍然有人在江边淘洗东西,原本的生活习惯,并没有因为屯溪城市化了而改变。

婺源·江岭

        从黄山婺源,行车大概一个小时。进了婺源,再往江岭去,大概又是2、30分钟。
        路过晓起村,再往前开了一段便遇上了堵车,大巴只能停停走走。我们本也是打着徒步旗号的年轻团,领队一声喊,大家便下车向着游客中心走去。开始还只是河边小片小片的油菜花和零星几颗桃树。过了婺源港口水电站,大片的油菜花开始映入眼帘,大批按耐不住的游客已经冲进了油菜花田各种拍拍拍。公路旁边是油菜花田,花田的再那边,是村庄,老房子的黛瓦仍在,粉墙却已斑驳。
         进了江岭景区,联票(联票210)需要刷指纹,只是江岭的门票直接就可以通过(门票60)。景区大门附近的游客是最最多的,顺着梯田往上爬,游客才慢慢的少一些。每爬一段梯田,便要过一小段公路,公路旁有村民再喊走不动的游客们坐车。一直一直往上爬,每次回头看,景色都更开阔,离下面的村庄越来越远,离第一观景台越来越近。早上在屯溪还是阴天,在江岭一步一步向上走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
         爬上海拔近千米的观景台,俯瞰下面的梯田,如链似带,高低错落,壮丽雄奇;梯田下面,山凹里藏着小撮小撮的民居,粉墙黛瓦在黄色的衬托下分外好看;村落旁边的水塘,水面映着蓝天和古树,阳光下闪着光。

路边一阵嗡嗡嗡,原来是采油菜花蜜的小蜜蜂,蜂房就在路边摊开,也是现做现卖啊。

        从第一观景台走到江岭景区另一端的游客服务中心,搭乘免费中巴去到第三停车场,我们的大巴司机在那等我们。上了大巴稍稍休整,十来分钟便到了庆源村口的换乘地点。

婺源·庆源

        庆源村大巴是进不去的,大概这个原因,加上它差不多是通常走婺源北线的最后一站,这里的游客大部分都是自驾的摄影团。
        有“小桃源”之称的庆源古村落,也称其为“小源”,位于婺源县城东北66 公里的段莘乡。庆源古村落始建唐广德年间,建立这个村庄的人是唐朝开元年间詹云烟的儿子詹盛,俗称“小八公”。村落的布局就像双身船体形,沿小河流分布,总长为1公里,总共有27 座石板桥相通连接两边。村内现在保存明清民居百余幢。
        庆源古村落传统文化中最突出的是傩舞戏,然而并没有机会真正接触,只能从庆源村口的游客服务中心拿到的宣传画上看到。
        游客服务中心往村里走的路上有一个观景台,同样是大片的油菜花,油菜花田中是“别有天”古亭。古亭内现仍留有古人绝句“空山隐卧好烟霞,水不通舟陆不车,一任中原戎马乱,桃源深处是吾家”。原亭大门口两侧有联为“车马绝喧阗忆前人三径怡情托迹不殊陶靖节、鸡犬声相闻惟此地四民安堵落花犹似武陵源”,横联为“桃源深处”。说庆源古村是小桃源,亦源于此。

          村口的桃花树下,游人争相拍照。桃花随风飘落到河水中,一直流向下游。阳光下的水面亮闪闪,花瓣在里面泛着粉红,还有每个台阶处养着的红鲤鱼,甚是好看,扛着长枪短炮的叔叔们各种拍。婺源有道名菜,荷包鲤鱼。一开始我以为是荷叶包着鲤鱼蒸,后来才明白,是这养在河水里的红鲤鱼,肚子鼓鼓的形似以前人用的荷包,所以叫做荷包鲤鱼。婺源人养鱼,直接养在河水里,为了避免水流把鱼冲到下游去,又在水道里修上台阶,这样鱼儿养在自家门口,却享得这一湾活水。晚上在余叔家吃饭,这道荷包鲤鱼,确实鲜嫩,只是刺多,要小心。

        狮子对着的这栋老楼,便是我们晚上借宿的地方。

         庆源村,大夫第。昔日官邸、寻常巷陌,虽几易其主,但古韵犹在。沿着河道两旁的老屋,大部分都被改成了旅社和商铺,能看到特别精湛的徽派建筑和雕刻的老屋并不多。不过我们也只是浅尝辄止,仅在河道周围走过,并没有一个个去找宣传画册上列出的那些老屋,比如“福绥堂”、“敬慎堂”这些,自然也没找到巨商詹励吾家的“百寿门”,也就是那刻在正门墙壁上砖雕的108个形态各异的寿字。
        不过凭心而论,大概是婺源属于徽州时也是偏南的一个角落,并不是首府,虽然这里也出过巨商鸿儒,比如著名的新安理学的代表程颐、朱熹,包括后来我们学到修铁路的詹天佑也是婺源人,但是这里的建筑的精美程度,就我看到的庆源和汪槎来说,总觉得比起歙县那边的差一些,汪槎差的更多一些。也许是我了解得太少,看的太少,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吧?

       桥头的家乡情小吃店,买了青团尝尝,3块钱一个,甜的是芝麻馅,咸的是雪菜馅。大概这和汤圆一样,再好吃我也只能接受甜的啊,所以雪菜的好不好吃,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晚上我们借宿在一户老宅,户主叔叔阿姨真的是非常好。本来我们预定的是银杏人家,就在河道旁边的一家,但是因为是旺季吧,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我们人多也住不下了,在银杏人家住了一部分,剩下的人银杏人家的老板余叔就带我们借宿到其他老宅子中。银杏人家也是老宅子改的客栈,但是改建的要更规范一些,也有公用的洗手间和浴室,二楼的房间我去看了觉得还算不错,大家也可以考虑这家住住看。我们当天的晚饭和第二天的早饭也都是在余叔家吃的。
        说回我们借宿的这家,叔叔阿姨挺好的,带着他们8个月大的小孙孙,孩子很小就被留守了T T。古时因为徽州时山区,为了谋生,徽州人小小年纪便外出经商,“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说的便是如此。而如今,小盆友的爸爸妈妈们也是外出打工,留在家的只剩下老人和孩子,和古时并无二致。叔叔阿姨还在念叨重庆买房贵,一套房子60万,装修还要花钱,大概他们这一辈子几乎所有的积蓄,也都给了儿女吧。我和小伙伴住的在一楼的那间屋子,应该就是小盆友的爸爸妈妈结婚的新房,屋里的木头架构都重新打了,新的木头框子包在老房子那种深棕色的木头架构里。我们屋的窗外就是鸡舍,一开小门,臭臭的。老屋的承重墙和柱子上还贴着好多副新婚时的对联,红纸的颜色有点褪了,但美好的祝愿,大概一直都会环绕在这屋里吧。屋里放着很多取暖和做饭的柴火木头,后来到汪槎的时候看,很多屋子周围也是存了好多好多的木头。正厅和后屋之间有上二楼的楼梯,很陡,走上去咯吱咯吱的,站在二楼的楼梯旁边,阳光洒进来,照在叔叔阿姨晒的像豆饼一样的东西上,大概是太安静了,总觉得楼梯的木头上有虫子爬来爬去的声音,把我吓得赶紧跑下了楼。后屋还有厨房柴房什么的,都是老式村里的那一套,吃的东西都用竹篮挂在房梁上,怕夜里老鼠出来偷吃。饭点的时候,叔叔阿姨就开始烧起灶台,大锅咕噜咕噜的飘出香味,我们赶紧溜到余叔家吃饭。对我而言,这次住宿体验,真的是蛮独特的。

         无论是余叔家还是我们借宿的叔叔阿姨家,天井的墙上都有这个福字,大概是龙和仙鹤的样子?

        吃过晚饭,小伙伴们还在喝酒游戏唱歌,我们出来逛。河边小酒馆的红灯笼亮起来了,走了一圈,还是走回银杏人家旁边的状元红小酒馆,坐下喝一杯。买了桂花酒和青梅酒,都是20元一斤,青梅酒酸酸酸,桂花酒香香香,感觉没什么度数的样子。
        酒馆门口坐了很多自驾的游客们,玩的欢呼雀跃。一边是静谧的老宅子,一边是嘈杂的小酒馆。
        借宿家的阿姨说,经营这家酒馆的,是湖南人,一年就做这两个月的生意。其他时候到婺源,找不到开张的小酒馆,大概也是正常吧。开银杏人家的老板,也不是庆源本地人。大概这就是每个古村落发展的时候都会遇到的问题吧,做生意挣钱的,往往不是当地人,当地人守旧或者也没远见,开发旅游的时候,又会遇到这啊那啊的问题,老宅子怎么保护,河道污染了怎么办等等之类的吧。之前看文献,是哪一年庆源的旅游分红,有一户人家,那一年分到的是50块钱,也是心酸。

        夜晚辗转反侧,很晚才睡着,早晨便也没有早起去村口逛逛,7点多出门的时候,河道旁已满是拍照的游客了。我们走到后山再去看看庆源的油菜花,还有白色的萝卜花。然后走回村口,徒步去汪槎。

婺源·汪槎

         阴天,没有起雾,偶尔有闷闷的太阳。
         从村口走向汪槎,大概两个小时不到,山路弯弯曲曲,修好了的公路,并不难走。沿路看到高低落差很大的油菜花梯田,那种震撼程度并不亚于江岭的油菜花田,只是天气不佳,拍出来的照片也是蒙蒙的。走进一片油菜花田,周围用竹竿挑起了很多旧衣服随风飘动,一个旧不锈钢碗,加半个饮料瓶,在风中撞击着发出脆响,大概是为了驱鸟吧,在这个阴天,听起来却有点萧瑟。

        原来的汪槎被重新分成了里汪槎和外汪槎,其实从村里走过去,也就一圈的绕出来了。汪槎村不大,从村中穿过很快就走完了,里汪槎和外汪槎中间的一段有一家小饭馆,仅此一家。整个村子的感觉蛮质朴,没有精美的建筑雕刻,也没有太多的游客,只有在小卖铺前打牌的老人们,还有呼啦散去的小孩子。小孩子们从汪槎走回庆源再向山下的学校走去,周日该返校了吧。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们一路上被小孩子们超过了太多次,他们不走公路直接从树丛里的小道就下去了。。

        门头上写着一句话:把青春献给革命事业!这句蓝色的话,随着墙粉一起脱落,已经不太看得清了。什么时候写下的呢?会不会已经是文革再之前了.....

         从汪槎回庆源村口的时候,领队满足我们的愿望,让我们坐上了拉风的敞篷翻斗车。但是,后来再从庆源村口向换乘点去的时候我们被交警叔叔拦下了,并且被批评教育了,因为这个翻斗车真的很危险啊!其实站在车上迎着风,听着每次拐弯时车刹皮的声音,确实很吓人。所以,大家不要轻易做这个拉风的敞篷车,安全第一嘛。

       走回换乘点的路上,看到湖,看到湖那边的村落和山,希望以后再有机会来这里,她还是那么美。

       最后,这个几乎没做功课,也没操心的旅程,就这么告一段落,总算了却一个小小的心愿。
       所有照片都是sony NEX-R5和iphone拍的,还有领队那的大合照。
       希望毕业之前,秋天还有机会再去一次徽州,嗯。

本篇游记共含5426个文字,6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April 的图片:

2016-03-23 15:55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2016-03-23 18:25

引用 yanying 发表于 2016-03-23 18:25:35 的回复: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回复yanying:啊~谢谢!!好开心,我一直都是记流水账的节奏,你这么说好开心。谢谢。

2016-03-23 19:39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3-28 11:51

引用 elsie 发表于 2016-03-28 11:51:31 的回复: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回复elsie:啊~谢谢谢谢!!

2016-03-28 21: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