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美丽的新世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2-04-01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不美丽的新世界

2012年整个4月份,我都是在休假。就在月初,我和小J开始了计划已久的南亚之行。4月3日,我们在边境小镇樟木镇跨过中尼友谊大桥,进入尼泊尔境内。
这座桥其实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长度大概为三四十米,宽五六米,横跨在峡谷上。中国国境这边,是一栋宽敞的房子,上面写着繁体字“中国边防”,出了房子紧挨着桥面的是国门,两边厚厚的水泥柱子撑起一个平台,横书“中华人民共和国”。走到桥的正中间,一条横着的红线,两侧分别站着两国的边防部队。
当我们随着人流跨过分界线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第一次出国会带来的那么激动。突然又想起在樟木镇,我们远眺尼泊尔的景色,觉得新奇刺激。路边的一个老者却主动指给我们看,那里是尼泊尔村庄,再往那,那是中国的。同我们一阵的躁动不同,他的脸上甚至有一些轻蔑和不屑。得到的都有恃无恐。
过了友谊桥,就是尼泊尔的入境到达处。和四十米外的中国边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没有尼泊尔国境的标志,入境到达处就是两三间看起来有些破落的小屋子。连安检也省过了。然而就在这小房子内,却发生着不光彩甚至算是欺诈性质的事件:当我们填入境到达的表格时,工作人员张口就说,拿260卢比,约合人民币20元——这在物价超低的尼国算是不小的一笔钱。工作人员的逻辑是表格是他帮我们填,所以收费,但是表上就是姓名性别等一些基本信息,这些按照惯例是游客自己来写的。一些不明就里的游客,就糊里糊涂被骗了。后来我听一个驴友讲,等他从尼泊尔出关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由于他买了一些较为贵重的纪念品,这里的工作人员竟然暗示他贿赂金钱才允许过关。
我们顺利包到了车,讲好了价钱每人700卢比,马上就走。结果我们到车上坐好后,司机不认账了,死活不走。我们要下车,他有厚着脸皮过来给我们说好话。4月份南亚已经进入夏季,我们就在那个潮湿闷热的车厢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车子开了。
尼泊尔的基础设施是很差的。这是我们长期生活在中国东部地区,甚至即使生活在西藏也无法想象到的一种差。尼泊尔的海拔只有1000多米,比西藏的条件好很多,修路应当不成问题。可是我们过了友谊桥之后,就很少见到平整的水泥路。去加德满都的路上遭遇暴雨,于是那条100多公里的泥泞山路走了将近4个小时,中间要经过几座不算很高但依旧险峻的山。喜马拉雅山南麓气候的巨大变化以及基础设施的极度落后,反而使这个国家避免了亡国的命运。18世纪下半叶,在尼泊尔建立沙哈王朝的廓尔喀人派兵入侵西藏。他们犯了横挑强邻的错误。如日中天的清朝乾隆皇帝派大将福康安率兵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反攻进入尼泊尔境内。就在清军想一举灭亡尼国之时,天气骤冷,道路条件更加不堪。清军被迫接受了尼国以纳贡乞降的条件。至今拉萨市区内还有关帝庙,西藏境内也还有一些遗址来纪念这场战争。
在一片滂沱大雨中,我们到达了加德满都。司机以一种不容质疑的态度将我们运到了泰米尔区,这是一个专供外国游客居住的区域,按照后来。后来我才明白,这也是游客唯一能够生存下来的区域…….
第二天,我和小J就一起去办了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印度大使馆办理签证。由于护照是在上海办理的,大使馆要和上海印度领事馆之间进行一个确认。在我们交过300卢比的定金之后,工作人员挥了挥手,让我们一周以后等通知。我们也稍稍松了口气。下午的时候就在加都转了转。
但凡稍有名气的旅游地点,总是不用愁出行的。尼泊尔人的英语普及程度很高——是那种”t””d”不分,”r””l”混淆且吐字不清晰的印式英语。我们在街区转的时候,就不停有旅游中介过来和我们搭讪,直到有一个导游,给了我一个中英双语的名片,且在中文名字地方,用手写体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少将体的字:赵国强。小J在旁边也忍俊不禁,我们就听从了他的建议,付了79美元的尼泊尔经典三日游:加都——奇特旺——博卡拉。后两者都是尼泊尔旅游中非常著名的地点。
我们第三天清晨从加都出发,一路上翻过几个小山,沿着和着厚厚泥巴的碎石路经过4个小时的颠簸,到达了奇特旺
这是一个村庄。它的卖点在于紧邻着一大片原始森林。傍晚的时候,当地的导游带我们和一群国际友人一起参观了象舍——并没有大象,只是有它们留下的粪便等等。导游和国际友人一起人热心地讨论起来,他们的重视实际应用的英语是我这种只能通过CET-6的人所无法理解的,我能感受到的仅仅是迎面飘来的臭味。
在我的千呼万唤之中,一场及时降临的大雨结束了这场对我来讲有些枯燥的一天。
第二天稍微有趣。村庄被一条河包围,河对面是原始森林。我们在森林里漫步,可以看到自由穿行的猴子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鸟。中间还看到了一头独角兽,导游一再叮嘱我们不要试图靠近或激怒它。尽管这样,它还是被我们惊醒,直奔我们而来,从身边昂首挺胸走过,留下我们在身后大气不敢出。剩下的一些就是骑大象,沿着那条破落的河看沿途的水鸟、鳄鱼等活动。一切的经历仿佛十分完美,但心里却无法高兴起来。晚些时候,我们站在河边,夕阳拉长它的倒影映在水里,草原、树林、牛羊,一切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家。这一切当的场景同我小时候的村子是多么相似啊!那河,我们称为芙蓉河,对面也是曾经捉蝉烤蟋蟀追野鸡放火玩的一片树林。我突然想到,已经十个月没有回家了。这民风迥异的异乡之地,是把我的心挤得愈加狭窄,只能在对故乡罅隙的思念中喷涌而出。
之后我们又去了另外一个小镇——博卡拉。那里比较出名的是有一个湖,湖边山色很美。且在附近,如果天气晴朗,可以看得见珠穆朗玛峰
可是,我在西藏已经看过了足够多的山山水水。无论是横向的大片雪山还是纵向的一山四季,都对我没有了吸引力。一个审美疲劳的人,这些已经感觉不到新意了。唯一的有些新意的东西就是滑翔伞,当我从悬崖边跳下去飞向湖边之时,俯瞰风景确实足够令人赞叹。可是之前偶发的晕车晕船却不合时宜地犯了,我在头晕恶心中告诉教练赶紧下降,最后一口恶呕,吐在了草丛里。
终于,我们要返回加德满都了。但当我们满怀期待走到车站的时候,却被告知由于加都举行全城大罢工,交通完全瘫痪,车子暂停。我们只能恨恨地继续滞留了一天。
当我们再次返回加都, 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是要继续进入印度的。可是印度大使馆方面迟迟没有消息,我们只能继续呆在加都苦苦等待。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就在加都游荡了起来。
是的,这里是气候温暖湿润,物产丰富的尼泊尔的首都。
放眼望去,这个城市里有大片的两三层的矮楼房,都有些破旧。根本看不到CBD之类的繁华建筑。加都的人口密度是上海的五倍,再加上没有高楼,整个城市拥挤不堪。也遍布了很多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城市里没有公交车,私家车出租车都很少,摩托车倒是满街横冲直撞得令人目瞪口呆;在这里见不到柏油路,满街都是被轧得坑坑洼洼到处充满积水的碎石路;在这里见不到红绿灯,交警很少,于是每到路口乱作一团,车的汽笛声更是乱作一团麻。更为奇葩的是,城市自来水都是黄色的,我们被周边的朋友一再告诫,不要试图喝自来水,只能喝桶装纯净水。
那时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尼泊尔。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在边境小镇樟木,那个当地的警察轻蔑地看着我们说:“尼泊尔有什么好玩的,看吧,过不了几天你们就想逃回来了。”——他说的是“逃”,没想到一语成谶。
可是,印度签证还是办不下来。大使馆的人解释说,上海领事馆这边没有给回复。于是还要等。我们是无心无力出加德满都去别的地方了,继续呆在那里闲逛。
这段时间发生的两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
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是游客们必去的景点。这是一个建在皇宫周边的广场,理所当然地称为了市中心。我们回加都那天,那里又举行了游行示威。这对我这种从来没见过这场面的人来讲,具有很大的诱惑力——虽然他们用尼泊尔语的条幅和高音喇叭的演讲我是完全不懂。但小J对此不感兴趣,她自己先向广场外围走了一段路。5分钟之后,我赶上了她。结果我看到她正在和一个后来知道是来自印度的30来岁的男人聊天。我装作路人甲,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一开始他很积极的问东问西,过了一会儿就直奔主题了,说喜欢小J,说既然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我是着实领教了一下印度人的搭讪功夫。小J只得说,In China, We believe in yuanfen…..you may not know……you should wait…我一看实在不行了,就走上去和小J赶紧离开了。
第二件事发生在加都城边的Pashupaytinath神庙。这个地方是尼泊尔的传统的对尸体进行焚烧的地方——也就是烧尸庙。如同天葬一样,这是他们的一种丧葬方式。庙边有一条河。我去的时候很远就闻到了“烧焦羽毛的味道”。走近河边发现那里有几个用木棍支起来的架子,每个架子上面都堆放着干柴以及烧得黑乎乎的尸体,烈火通天。我们经过一条路的时候无奈从某个架子旁边不足两米的地方路过,发现人就像路边的烧烤一样还会被翻个儿,这中间露出了鲜红的肉块。加上炽热的火以及令人作呕的味道,我不知道负责烧尸体的那些人是如何能够忍受的。等我再次离远了回头看,有一个木架已经坍塌,整个火堆就落在河边,一半在水里。河水很浅,就在离火堆7,8米的地方,有几个儿童在水里嬉戏玩耍,对浑浊的河水以及扬起的灰尘视而不见。
在加都最后的一周里,我们就在这样浑浑噩噩地等待,无奈中四处游逛中度过的。我的签证是15天,直到第14天,我们去往印度大使馆,结果还是令我们失望。我们不明白需要上海的回复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上海那边死活就是不回复,就在失望与有些愤怒之中结束了尼泊尔的旅行。
当然这段时间也有美好的记忆——至少尼泊尔人民是很友好的。在街上买东西,不会遇到骗子,人民都很热心而真诚。我在博卡拉的时候,有一天傍晚,独自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我哼着《时光》,身后有五六个姑娘学着我的腔调笑着跟着,我停下,用尼泊尔语向她们问好。她们就围过来。问我是不是从中国来,我说是,从tibet。他们茫然,我们双手合十,说有佛和达赖喇嘛的地方。她们懂了,说旁边有一个饭店叫扎西德勒,我告诉她们名字的含义。然后我们聊家庭学校中国。最后,一个穿着典型的尼泊尔装束,肤棕齿白,额头中间有颗红点的小姑娘天真地抬着头,操着浓重的尼式英语对我说:“you la le godi person!”我一阵惊喜:得到了博卡拉之行最大的奖赏。
但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我感受更多的是经济的落后导致基础设施建设严重的迟滞,人民生活的懒散,社会秩序的混乱,以及前民主时期民粹的横行,虽然有人说这是民族的必然阶段,但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感觉到发展经济建设的紧迫性……
最后一天,我离开加德满都,从陆路返回中国。我盯着沿途喜马拉雅山,看到西藏尼泊尔之间是如此接近,就只隔着一座山脉,两者的边境线的长度几乎占了尼国境线的1/2,可是尼泊尔除了皮肤和藏族人有点接近以外,风景衣着饮食文化差异都非常大。这里更接近于印度。我想,喜马拉雅隔开的是两个文明,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呵—屋子里的人可以互相串串门,而和屋顶的人看到的想到的又怎么可以一样呢?
我再次跨上中尼友谊大桥,我开始激动起来。
顺着大桥,扶路而上,那里是中国,是西藏,而我从来没有发现过,她竟然如此美丽。

本篇游记共含4530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2016-03-24 14:06

赞!写得不错!有时间去我窝里转转哈。

2016-03-24 14:19

字码了不少,要是有点图就好了。

2016-03-28 12:53

引用 michelleli 发表于 2016-03-24 14:06:03 的回复: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回复michelleli:我曾答应过别人不配图,二来我觉得青春的故事用中文字更加回味悠长,你觉得呢。

2016-03-28 21:08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加油!

2016-09-11 09: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