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一个王朝的兴衰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走过一个王朝的兴衰 

经常被人问到,西藏七个地市里面,最值得去的是哪里?
山南
它有羊卓雍错的静美,雅鲁藏布江的壮美,有喜马拉山南麓迷人的热带雨林,有海拔6000多米的雅拉香波山和广袤的荒原,有大片的黄土和戈壁,有富丽堂皇的寺庙,它就像一个博物馆,囊括了西藏全地区的各种特色风光。而它还有更重要的意义——藏族文明的发源地。
山南地区政府在乃东县泽当镇,306省道从城市中间穿过。快到泽当镇的路上,有一块藏式牌坊,上面写着“吐蕃故都 圣藏根源”四个大字,像是名片。于是跨过这个门,一个民族的历史就扑面而来。
一、 源起
当我第一次听藏族兄弟说,藏族人是由猴子变来的时候,目瞪口呆。这不是进化论吗?后来才知道,就像盘古女娲亚当夏娃一样,这是个关于民族起源的神话故事。
泽当镇东边有一座山,叫贡布日神山。
西藏境内有许许多多的神山。事实上,几乎每个地区的人民都把自己家乡附近的山称为神山。但是全藏区再加上南亚人民共同尊奉的神山只有一个——阿里地区的冈仁波齐神山。这是后话。
这个贡布日神山,它的上面有一个洞,传说是普贤菩萨修行的洞。山上还住着一只猕猴,一日,菩萨想是修行累了,便作媒使天上的罗刹女与该猕猴结合,生了6个猴子。后来猴子越来越多,并学会劳动,逐渐变成了人,这是藏族的祖先。
但我觉得这个故事还是很高端。还是进化论的雏形。
而事实上,近代考古得出的结论是,西藏融合了周边民族的血统。青藏高原以其气候之恶劣,早期的先民肯定是周围土地上因为战乱逃亡等原因迁徙过去的。而因为西藏南部有喜马拉雅山,西部有帕米尔高原等的缘故,这些迁徙者可能多来自东部和北部——就是今天中国内地。而今天西藏北部广袤的草原被称为“羌塘草原”——这是和中国古老的羌族是有关系的。
类似于我们的“三皇五帝”,西藏也有关于部落首领的传说。这个部落,叫做悉补野,活动的范围,就在泽当镇附近。
为什么这个部落的故事流传下来了呢?
原因在于它的子孙们有光宗耀祖的本领——诸如出了像松赞干布这样的英雄人物,并建立了赫赫有名的吐蕃王国。
传说是这样,悉补野部落的第一位国王,藏语叫做赞普,是位天神,名字叫聂赤赞普。
接下来就是一些施展法力并艰苦奋斗的故事。
而事实上,聂赤赞普来自于邻近的林芝地区,因“指间有蹼,舌大敷面,相貌奇特”被赶出家园。到了泽当附近,“适逢蕃地寻人为王”——蕃地就是泽当附近。聂赤赞普说自己法力过人,于是被推举为国王,此时大约为公元前3世纪中叶。
——西藏在松赞干布之前是没有文字的,口口相传的故事自然有许多难以自洽的地方。
为什么要建在泽当附近呢?泽当是雅砻河和雅鲁藏布江交汇的地方,水源充足地势开阔,农牧业发达。
聂赤赞普称王之后,修建了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
二 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在泽当镇南面。出了城,一路沿着雅砻河行驶,
雅砻河这个名字蛮有趣。在藏语里面意思是“从天上来的河”。
聂赤赞普在雅砻河附近领土扩张到北面之后,发现还有一条东西流向的、更广更大的河,就命名为雅砻江,藏语叫雅砻藏布,后来悉补野部落逐渐征服了青藏高原,发现雅砻藏布其实是一条很长的河流,这个名字就沿用下来了,后来因发音接近,汉译演变为雅鲁藏布江
当然这些都是我推断的,但“雅砻”和“雅鲁”在藏语里是同一个词。
20分钟车程后,当公路绕过某个山角之后,雍布拉康就很醒目地呈现在眼前。
这是藏族历史上的第一座宫殿,但如果你以为它有多么宏伟壮观,那就错了。它是很精致的。座落山顶上。从远处看,像是一个碉堡,有三层建筑连为一体,最上层有四角金顶的瞭望台之类的东西。
雍布拉康脚下有一个小村子,叫做门中岗村,村子那条叫黄陂路的街道告诉我们这里是湖北援建的。
我和小J是在2011年冬日的一个下午到达门中岗村,然后投宿于藏族人家里,被很热心地告知冬天很多安多人每天清晨去拜雍布拉康,我们可以跟他们一起去。
第二天早晨6点多,也就是相当于内地凌晨4点的样子,我们就被门外街道上的一阵阵喧哗声吵醒。
冬天,彻骨的寒冷。
西藏昼夜温差非常大,通常都在15℃左右,并曾经以30.6℃的温差创造中国昼夜温差的记录。经常听见有人说,西藏冬天不冷,太阳一出来,整个世界都暖了——但出太阳之前,那种冷,是把周围一切都冻僵甚至空气都凝固的干冷。
我们到达雍布拉康入口处,发现那里确实有很多藏族人。其中一部分是当地的商家。他们卖哈达,酥油零食等,或者提供上山的马匹,每次20元。现场甚至还有一头巨大的骆驼,乘坐一次要40块钱。那也是我第一次见骆驼。藏族人民的生财之道很不错啊!
而其他的藏族游客,则与这些商家长相略有差别。他们大多相貌粗犷,声音浑厚,每个音都发得特别重,与拉萨周边地区的人明显不同。
他们是安多人。
整个藏区包括西藏青海甘南川西西北,大概比西藏的面积大一倍。藏区可以分为三部分:西藏本土大部分地区称为卫藏;甘南青海四川阿坝等地区称为安多,他们大多数的祖先是吐谷浑——这名字都这么雄壮;西藏昌都四川甘孜、滇西北等地称为康区,住在这个地方的人大部分是康巴人。
安多人和康巴人有这样的传统:在冬天田地里比较闲的时候举家携口前往卫藏地区拜佛。
那天我们恰好赶上安多人在拜佛。爬雍布拉康的山路非常窄,整条路上挤满了人。
人群缓缓前进,我看到前面有个人推着个轮椅,把椅子上的老人轻轻放在山下。老人裹得严严实实,不过看上去有60多岁。这么大年纪还要跟着到处去奔波。
继续向前走,又看到了扶老携幼的几幕。有三个人扶着一个人勉强往上走的,有一个大人领着几个小孩子向上走的。
半山腰那里有个厕所,我奔过去,立刻又跑回来,太脏了。西藏旅游这个基础设施还是落后啊,雍布拉康这么有名的地方都如此。
山路呈通常的“之”字形,好几个拐弯,就在中间一个拐弯处,我赫然发现山路旁边还有一条路,是从距离很远处的另一处山脚下延伸过来,坡度比较缓,可以开车上来。我看到有一个年轻人费力地推着一个轮椅上的老人,缓缓往上爬。
冬天青藏高原的含氧量更低了,我们走几步就要歇一下,而身边的藏族大叔大妈却步伐矫健地向上走,有几个人还借着晨光瞅了瞅我们,然后笑了笑,分不清那是友好还是千帆过沉舟的得意……
终于爬到了宫殿的入口处。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平台。我们赶紧坐下休息一下。我们后面来了一个藏族女人,大概有30来岁。只见她牵着孩子的手放开,左手绕到右肩,伸到后背,拎出一个小包裹。我以为是食品,再仔细一看,吓了一跳,是个婴儿!只见她蹲下,撩开上衣,开始给孩子喂奶。我走过去跟她说,孩子这样会感冒的。她也不理我,只是嗯嗯,估计没听懂——落后地区,汉语都比较差。
她只休息了一下便往宫殿继续爬。我们也在后面跟了上去。
宫殿的入口很挤,只有一米多宽,台阶也很陡峭。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走停停,怕是惊了这一方土地,扰了沉睡在这里的古人。
雍布拉康最初是作为一个宫殿来建的。在那个尚未开化的时代,宫殿更多的作用在于防御功能,所以雍布拉康建在这个山尖上,周边都是峭壁,易守难攻。这个宫殿可能更强调实用性,远没有内地宫殿的富丽堂皇。
宫殿原为三层,文革时期受破坏,现仅存两层。宫殿每一层只有一间屋子,面积很小,只有20平方米左右。第一层供奉的是松赞干布,他的两位著名妻子——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还有他的几个臣子,以及赤松德赞等。在松赞干布时期,吐蕃的政治中心移到了拉萨,将雍布拉康改作夏宫,据说文成公主初到西藏的几个夏季都来这里避暑。她刚到西藏时一定非常寂寥,这里几乎见不到多少人,物质条件也比大唐不知道弱了多少。还好这里有一群虔诚的子民和俯瞰天下的美景。她从此再没有回过大唐,这场政治婚姻,对她其实是重生了。
宫殿的二层是个佛堂。里面供奉弥勒佛、莲花生等的佛像。佛教传入西藏之后,这里由宫殿逐渐转变为佛殿。一层和二层之间是一个木制的楼梯,很窄,每次仅能容一人通过。于是更加拥挤,人们到达二层之后,都集中在几尊佛像前,朝拜而念念有词。
看着眼前的这些虔诚的人们,以及脚下千百年来被磨得发亮的石板路,我突然觉得,西藏的文物古迹,比内地的似乎要单纯许多。当我们高喊现代化的时候,那些古老的文明更像是一个噱头而不是天然地与我们的土地、文化自然地融合。如果把兵马俑搬到郑州甚至上海,并没有太大区别。还有江南那些所谓的古镇,都像是穿越到现代的青楼女子,极尽所能迎逢着那些有钱的客人。但在西藏,看着雍布拉康,你走过的石板路,从聂赤赞普到文成公主,再到后来的达赖喇嘛都曾经踩过。还有那群永远匍匐在神殿脚下的人们,他们的语言文字,饮食穿着,生活习惯,都几乎和几千年前的人无异。是的,古人就是他们这样子,这次是你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很快参观完两间殿堂,绕过雍布拉康,后面有一座山,我们沿着山脊继续走。昨夜下了一场雪,雪花飘洒平原上枯黄的野草上,也给远处的荒山蒙上了一层薄纱,朝阳初起,映在天空淡淡的云层上,黄色、红色混在一起。远处黑色的山脊加上平原上一排排整齐的松柏的点缀。水墨丹青,彩霞素锦,江山如此多娇。
山脊的尽头是两块巨石。在山的最高处,威风凛凛。两块石头之间拉满了长长的经幡,非常显眼。
我们也应景地挂了一条经幡上去。当五彩的经幡随风簌簌作响的时候,天地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回头看看雍布拉康,它第三层的金顶孤傲地竖立在天地间。当阳光洒上去的时候,会真的感觉到那里有一个神灵。他静静地坐着,微笑着,不言而威地告诉你,怎么让心里平静下来。你也会认真聆听他的圣谕。你和他,便是这世界。他是高高在上的天,赐给你这辽阔的大地。
雍布拉康作为藏王的宫殿,它的作用一直持续到第9世赞普。之后,悉补野部落的政权中心移到了附近的琼结县,并在那里修建了另一个著名的宫殿群——青瓦达孜宫。
三、青瓦达孜
雅砻河从泽当南出城不久,就分为两支,一支通往东南方向的雍布拉康,另一支往西南方向的琼结县。相应的道路也分为两部分。
从北向南进入琼结县城,而这条路也是县城唯一的一条街。东西方向有三条路,有一条路名字叫青瓦达孜路。
这条路从青瓦达孜山脚下穿过。我走下车,带着雍布拉康的记忆,急于在山上寻找宫殿建筑。
如果说,雍布拉康脚下的山只是一个小山头的话,那么青瓦达孜山简直是一个山脉,山不高,但带着长长的山脊。
可惜,这里没有宫殿。
有的只是一片断壁。在半山腰上,有一个由四面一米多高的墙组成的小院,墙面是斜的,上面还有一些瞭望口,依稀可见是碉堡的风格。只是有着参差不平的缺口的墙头,像是这古堡愤怒的牙齿,愤恨地诉说着岁月对它的侵蚀。
我在山下向一老人询问过后,确知这是青瓦达孜宫。还是倒吸了口凉气,我只知他不若雍布拉康般宏伟,没想到却残破至此。我沿着新铺的山路拾阶而上,一路上山石嶙峋,竞相崛起。山石之间可以看到几十厘米甚至十来厘米的城墙遗迹。走到山的最高处,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圆柱形完全土制的古堡,它的瞭望口已经湮灭,只有两米高的底座还矗立在那里,块块泥土剥落下来的痕迹清晰可见,它在告诉人们啊,不要忘记这段历史。
从悉补野部落九世到十五世赞普,相继在这座山上修建了六座王宫,统称为青瓦达孜宫。——聂赤赞普时期尚能把雍布拉康修建得坚固而颇有型,当初这六座王宫绵延相连,想必也是气势恢宏,之后一直到吐蕃迁都拉萨,这里都曾作为重要的宫殿,抵御了来自周边部落的攻杀劫掠,使悉补野部落逐渐发展壮大,最后建立统一青藏高原,威慑四方,连匈奴大食,甚至大唐也惧怕三分的吐蕃帝国,打下坚实基础。可曾想它两千年后,只剩散乱在这山间的断壁。壁本无语,却胜千言。走在这沧桑之间,看着历史老人斑驳的皮肤,风吹过,呜呜作响,像是他的低鸣。
雅江犹在风景异,青宫荒凉对残云。
我举起相机,想拍下这朝晕映衬下的土堡,一只灰色的鸟儿恰好飞过,于是我看到照片上鸟儿尾翼对着土堡,双翅张开,头向苍天,身形模糊,像是带走了一段朦胧的历史。
四、藏王墓
琼结似乎是因为另一处建筑而闻名。
穿过松赞路向北走到尽头有一座桥,唤作藏王桥。
“过了桥,就可以看到藏王墓了。”一个中年汉子对我说。
一群帝王的陵墓,即使不如太宗的昭陵武曌的乾陵,或者亦不如早它近千年的秦皇汉武的冥寝,但至少应该有个比较明显的陵墓的标记吧。
没有,或者说,有。
一眼望过去,一片依然广阔的平原。直到远处的山脚下民居旁都没有即使如未开采的始皇陵一样的巨冢。
但若仔细辨认。会看到那里有一堆堆方方正正的

本篇游记共含5000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2016-03-24 14:00

赞!写得不错!有时间去我窝里转转哈。

2016-03-24 14:18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2016-03-28 14:52

引用 sushe 发表于 2016-03-28 14:52:28 的回复: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回复sushe:文字比图更能激发人的思考呢。你觉得呢。

2016-03-28 21:12
相关目的地:   西藏
2862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