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冬季喀纳斯摄影游记

29
旅遊攝影阿文 LV.11
2016-03-24 22:10 1664/9
  • 出发时间/2015-12-13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4000RMB

说到北疆,不能不说阿勒泰,这里有世界闻名的喀纳斯旅游景区,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节, 满山都是金黄灿烂的白桦树, 哈萨克小伙子,骑着骏马在一大片草原上带着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时而高歌,时而尽情地在没有边际的草原上放任地奔驰,但这段金秋的时间却是最多人选择到此地旅游的日子,以至每年到了这个日子景区人头涌涌,摩肩接踵,特别是我们这些喜欢摄影的人,每每发现所有取景有利的位置,被排得密密麻麻的好摄之徒所占据,长短火各种镜头,像战场上的枪炮一样,等待着适当时机,杀戮时刻随时一触即发.......

你可有想过冬季的喀纳斯吗?那时候再没有摩肩接踵的人群,满山的白桦树都披上银白色初冬的新雪,白雪皑皑的羣山像两条胳臂一样环抱着这里宁静的小村庄,也许寒冷的天气隔断了浮躁的人群,我认为冬天的喀纳斯才是真正的 " 神的自留地 " 。

这次我有机会到冬季的喀纳斯拍摄,是因为得到新疆户外旅游探险越野车之邀请,该组织每年也会举办数次免费活动,邀请各地的摄影师和游记作者出席,经营越野车旅游之外,同时以推广新疆的旅游景点为宗旨,例如罗布泊沙漠丶阿勒泰石林丶和这次冬季喀纳斯。这里有连结介绍



说到喀纳斯景区的交通,首先可以从中国各地省份乘坐火车或飞机,到乌鲁木齐後,再转乘飞机到阿勒泰,飞行时间四十五分钟,然後在阿勒泰机场坐出租车或面包车到布尔津,车程大概一小时。

如果选择坐火车的可以在乌鲁木齐买去北屯的火车票,车程大概十二小时,然後在北屯再坐出租车或面包车到布尔津,车程大概一小时,到了布尔津就可以相约好你们预先安排的越野车开展行程。

但我个人建议最好提前在乌鲁木齐预约好你的越野车师傅开始你们的行程,虽然多了一天的租车费用,但可以省去很多交通衔接上所遇到的问题。


喀纳斯景区主要是游览喀纳斯湖丶白哈巴村和禾木村这三个景点为主要目的。

大会提供的行程大家可以作为参考


DAY 1 布尔津白哈巴住标准间小木屋带卫生间可以洗澡。
DAY 2 白哈巴喀纳斯。住条件同上。
DAY 3 喀纳斯一湖三湾摄影游玩。
DAY 4 喀纳斯禾木。住条件同上。
DAY 5 禾木~美丽峰坐马拉雪橇前往。
DAY 6 禾木布尔津。全程6天行程。

DAY 1 往白哈巴的路上

早上10:00在布尔津旅游宾馆大堂见到了沈师傅和他的车队另外三位师傅,沈师傅还是一如以往的腼腆小谈话,但对每一个客人都十分热情。然後一行二十人去吃了一个俄罗斯式早歺,差不多有二十多款小点,精致又美味,特别是那些肉类,还有那些果酱,都是非常新鲜甜美,我最喜欢那些牛奶和俄式奶茶。早歺後便开始去白哈巴,边走边拍照,路程差不多花了五个多小时。由於沈师傅本身是布尔津人,在当地出生成长,沿途都认识一些村庄的牧民,这样就可以更亲近地和这里的哈萨克人接触,也可以更了解他们的生活,当然也更多机会拍到一些人文的照片了。

出发前来一张大合照

其中三位师傅,左起杨哥丶沈哥和于哥,还有一位小徐在上面後排左二,估到谁是我吗?

下午接近六时到达白哈巴村,除了我们,只见到几位旅客,还有就是在这里居住的图瓦人,黄昏的时候带着牛到河边喝水,没有游人的白哈巴村,宁静丶洁净丶纯朴,就像以前没有发展旅游业时过往的日子一样,其实他们的生活并没有被我们这些旅客所改变。

今天晚上住在图瓦人的小房子,吃他们的传统美食手抓羊肉,屋子内有暖气,热乎乎的美食十分美味,我们一边吃一边分享自己过往的旅游故事,交流摄影心得。虽然室外的温度只有零下十六度或许更低,室内却洋溢着温暖之情。晚饭後我自己带上三脚架到室外拍照,有位喝得醉醺醺的哈萨克大叔走过来跟我聊天,可是我都听不懂他说什麽,只听到几句明白。

"你找到客栈没有?找到客栈没有?"

"已经找到了" 我说, 然後他像很放心的离开,我看着他唱着歌,醉得步履蹒跚,非常不稳的在雪地上消失在黑暗中,心里担心他如果醉倒在雪地上会否十分危险。

DAY 2 从白哈巴喀纳斯

早起的团友,各自在白哈巴村自由拍摄,这里的小山丘不高,爬上山上取景,可以见到袅袅炊烟,晨雾把一个静谧的小村庄掩映成一片世外桃源之地,村庄虽小,却令每一个人心生爱慕,静谧的小村落,古朴的房舍,朴实无华的图瓦人,延续着一个又一个平凡的小故事,串连成这小数民族鲜为人知的历史。

白哈巴喀纳斯只有四十五公里,听我们师傅于大哥说,这里有很多野生动物,有雪兔丶狐狸丶貂熊丶马鹿和驼鹿,甚至有狼和野熊,经过那些足印时他还慢慢驾驶,细心研究一番,然後像专家般说 " 那是雪兔 " 。
想动物都是十分谨慎,因为很小人会见到它们的身影,但雪地上却留下很多很多它们的足印,一个接连一个,从山坡延伸到公路上,再转往森林,一直到那个世界最神秘的地方。


白哈巴喀纳斯路上风景

下午差不多二时我们才到喀纳斯的图瓦人村庄,今个晚上我们就是住在这里。我们把行李背包等用不上的东西放在客栈房间後,便马上到附近的喀纳斯湖游览。喀纳斯湖距离客栈不太远,驾驶大概只要三分钟的车程,所以师傅把我们载到湖边,详细解释徒步回客栈的路线後,便让我们自由拍摄。

主办单位的统筹者沈师傅本身也是摄影发烧友,带领着我们一起沿着喀纳斯湖拍摄,他有多热爱摄影,看他的摄影装备就可了解,相比起我们的相机镜头亳不逊色,而且为了拍摄湖面的冰花时,整个人奋不顾身爬在雪地上,比起我还要投入。

冬天喀纳斯是极寒地带,一丶二月份温度甚至会跌到零下三十度以下,今天温度算是暖和了,零下十度左右,但足以令整个湖面都结成冰,昨晚下了一场大雪,把喀纳斯湖河岸的石头完全覆盖,美丽得像千千万万颗雪蘑菇一夜之间拔地而起,如童话世界般美。沿着喀纳斯河一直走下去三公里就可以回到客栈,边走边拍照差不多花了三个小时,黄昏将至,阳光把山头一点一点的吻上金黄,喀纳斯河的水蒸腾起来像跳芭蕾的舞者,节奏缓慢,仪态万千,我选择在这时候停下我的脚步,收起我的照相机,专心一致欣赏这一场大自然馈增的歌舞。


明天早上到喀纳斯三湾拍摄。

DAY 3 喀纳斯一湖三湾

喀纳斯湖是喀纳斯景区的重点,另外还有三湾,分别是神仙湾丶卧龙湾和月亮湾,每个湾都各有特色,行程安排最好早上时段游览三弯,下午时段登观鱼台喀纳斯湖全景,因为早晨时段神仙湾的晨雾相当震撼,令人有置身於仙境一样的感觉,如果能碰上马群在神仙湾畔出现,就必锦上添花。

早上的神仙湾,因为有足够的水流动,河水并没有结成冰,也因此更容易生成晨雾和雾淞,晨早温柔的光线从树丛中投射出来,神仙湾的雾气慢慢蒸发,当水蒸气上升时如同一条舞动着的薄纱丽。

幸運地給我們遇上了在神仙灣放牧的馬群

神仙湾前的大片草地,现在已经铺了很厚的积雪,这里的雪比中国任何地方的雪都来得更为雪白。

禾木村晨雾

禾木的冬天真的是冷得要命,虽然我们的房间都有暖管在不断为我们补充温暖,清晨的房间内仍会感到丝丝的寒意, 这样的环境,人就特别贪恋温暖的被窝,我拨开了盖着头的绿色军用棉被,看见窗外仍是潻黑一片,没有些微光缐,心里庆幸黑夜在这里好像流逝得比以往缓慢,之後又再倒头大睡,睡得像胚胎在母体中那样幸福,但确确切切这里的一天依然只有24个小时,1小时依然只有60分钟,而1分钟也只得60秒,只因黑夜在这里直到早上七时多还没有退下来的意图,以至我误会时间尚早,来多一个梦之後,当我再次醒来,睡眼惺忪的推开木屋小门,才发现所有人已经出发去禾木村的观景台了,登时焦急得我连脸也没洗,牙也没刷,把所有大衣也穿上身,挽着摄影包和三脚架,像风一样向屋外飞奔追去,希望抓着队伍的尾巴。

‌这里昼短夜长,都已经八时多了,天色却依然昏暗。 灰灰的天,寂寞的小路,新的一天似乎在这里还没拉开序幕,在深厚的雪地上行走,路旁全是一式一样的房子,没有名显的路标指示,除了几头特别耐寒的家牛歪着头,以奇异的目光看我,就再没有人可提供适当的指引,一直走了二十多分钟,感觉有点不对劲,像迷失方向的小羊,犹疑着前进或是退回的方向,想起秋天时曾到过这里,只要一路向前走,在村庄的右前方应该是有一条大铁桥的,穿过大铁桥对面有一条上坡路,沿着上坡路走半小时就是观景平台,有了这个大方向,错不到那里,顶多就是天没亮误闯人家後园被骂几句。
.
.
‌走了不久果然就看见了大铁桥,当我经过大铁桥时好奇低头下望,湖面飘着很多大块小块的浮冰,小的像皮球,大的甚至有一平方米,在白哈巴喀纳斯的河流也没有见到这种境况,可知禾木的温度比前两者更为寒冷。过了桥便是一片茂密的白桦林,此时已是玉树琼枝,银装素裹,林中的木栈道积雪及膝,好不辛苦才能穿过,这时观景台的伙伴看见了我,呼叫我赶快上来,我也担心错过拍摄日出最关键的时间,可前方上行还有五百多梯级的栈道等待着我。梯级的积雪被两旁的木扶手保留成高及腰间的雪路,中间被路人反复不断踏过的雪平整得像滑梯一样,我一时大意,脚一踏便人往後翻, 像洗澡完不小心踏在肥皂一样, 还好掉在雪堆中没有丝毫痛楚的感觉,就狼狈点而已,走这段阶梯简直就是手脚并用爬上去的,假如穿上冰爪,相信会有登雪峰的感觉。
.
.
‌又要经过非一般的艰辛终於到了观景台,看见各人各自各的忙着,有全神贯注单起眼晴紧盯着观景屏的行摄和霞客,有不断跑来跑去保持体温的长跑手鸟语花,有正在犹疑着选取最佳拍摄位置的老马哥丶乔师傅和郑大师,我最喜欢傍着西安诗人菲利浦先生,因为从机场出发到乌市时,自从缴了打火机後,便一直问这位好好先生借用着火机用,我俩的友情真的因打火机而起。
.
.
今天气温零下32度,在这里每个人忍受着严寒,冲着禾木村的晨雾美景而来,虽则观景台已是热热闹闹,村庄仍然在酣睡中,每个人依然耐心等候,慢慢地,我细心看着这宁静村庄,思绪像回到五百年前图瓦人初次发现这里的时候一样,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荒野,周边被平缓不高的数座山丘包围着,中间一片的小小平原,被一条小河从南向北贯穿,最初吸引了动物来这里寻找水源,不久几个图瓦人来到,开始在这里狩猎,继而放牧,开拓土地农耕,自给自足,不久更多人在这里聚居,繁衍後代,渐渐形成部落,中国图瓦人的故事就从此开始。对於我,摄影假如说是要把美丽的风景拍下来给大家欣赏,我更愿意说是把他们的文化和传统记录下来,传承给更多人去了解和认识,面对文明的入侵,传统不断在退让,相片除了可以被审美,更深一层的意义,是它可以把一些会随岁月而改变的人文和风景记录下来,作为时代替换的见证。

神仙湾丶月亮湾和卧龙湾相距不远,路上的风景同样吸引,以至这短短的路程还是花了一个多小时。

月亮灣

吃过午饭後,我们准备出发到观鱼亭看喀纳斯湖的全貌,从喀纳斯的村庄到观鱼亭徒步要走上两个多小时,而且都是上坡路,这次坐越野车只要十五分钟就可以了,记得九月份来这里的时候,这一段徒步路线的树木一整片金黄,其中夹杂着翠绿和嫣红,色彩斑斓丰富,而现在整个山头,树叶尽落凋零,那些盘旋山路和木栈道都被白雪所覆盖,没人看管的马儿错错落落的分布在山坡上,用那强壮的前蹄,翻开积雪,吃着草,不同的季节为喀纳斯落下不同的注解。

‌登观鱼亭必须爬上那一千三百多梯级的木栈道,对於我这个因少年患上肺结核而只剩四分之三个肺的人来说,还是十分吃力,每爬几分钟,便需要停下来深深的吸一大口气,补充血液中的氧分,然後再继续,这种体能上的换气模式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过去几年,在藏区高原进进出出已有六次之多,相对高原上那些咄咄逼人,崎嶙怪石满布的山路,这台阶显得温柔多了。

登上观鱼亭的木栈道

整个喀纳斯湖面已经结了冰,湖面应该是当地图瓦人开的电动雪车走过留下来的痕迹。

 下午我们回到图瓦人村庄,这里是拍摄人文摄影的好地方。接近黄昏的时候,小朋友下课还没把功课做完便跑到雪地上互掷雪球,马帮把马儿系好踏上归家的路,妇人勤快地增添柴火,每一户人家炊烟依依,意味着晚上将有一顿足以感恩的晚宴。

他们是那样悠然自得,懂得珍惜丶感恩丶发现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也就找到了幸福的路。

DAY 4 喀纳斯禾木

今天早上大家还是很早便起床,各位师傅为了准备我们的早餐,比我们更早起来,而当我们吃早餐的时候,四位师傅又走去检查车辆,清理汽车上的积雪,带着我们十六人,就像带着十六个自己的孩子一样,总感觉他们为了这次活动劳心又劳力,曾经很想对他们说些感激的说话,但看见这几位身型彪悍的北方哥们,又怕他们说我们这些南方人太过婆妈而作罢。

吃过早餐後,九时便向禾木出发,昨晚我用百度地图搜索了一下,喀纳斯禾木大概只有八十多公里的路程,心里盘算着一路走一路拍摄,大概中午三时应可到达。
喀纳斯禾木是经852县道而前进,这里的道路非常陕窄,再加上前两天整个阿勒泰地区下了一场非比寻常的大雪,各位师傅都聚精会神地在驾驶,我们四轮越野车一直保持在一公里的范围之内,以便大家相互照应,以沈师傅为首,沿路一直用对讲机和其它三位师傅沟通,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即使是再好经验的驾驶者也不能掉以轻心,听沈师傅说,每年冬天,在这段公路都会有些意外发生,有些人对自己的驾驶能力过份自信,高估了自己的技术,以为对雪地驾驶有经验便贸贸然开着越野车跑到喀纳斯来,殊不知这里下的雪却远远超乎他们想像中的大,还有就是对这山区的路面情况不熟悉,在覆盖了积雪的士路,隐藏着很多凹陷的坑洞,很多外来车辆,由於从没到过这里,一个不留神就掉入这些坑洞而被困,这些时候往往需要跑惯这路段的师傅经过时出手相救,用吊索把车辆从坑洞中解救出来。

825县道入禾木的风景是相当漂亮的,沿路也修建了多个观景台,其中一个观景台是在巴契罗伊附近,巴契罗伊是一个图瓦人聚居的小村庄,这里距离禾木大概还有四十多公里的路程,村庄住着十多户人家,房子错错落落的分布在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这里的房子都是用粗大的原木所搭建,两边是倾斜成三角型的屋顶,堆积了厚厚的白雪,感觉有点像北欧田园风格的小屋,每一户人家的屋前都用木篱笆围成小圈,圈养着几头牲口,高大笔直的松树和白桦树三三两两分散在每个角落,村庄背靠公路,而正对面是被白雪完全覆盖的小山,山上长满了耐寒的松树,松树茂密成林,一条结了冰的小河在树林下静静的凝固着。

小河凝固了,水也不再流动,村庄也凝固了,甚至不见一个人影,感觉连时间也因酷寒的天气而静止下来。这里的雪很深,脚一踏进去已被积雪深埋至膝盖,想再往前走一步,又要很费劲的把另一条腿从积雪中抽出来。我背着个大摄影包,身上又穿上抓毛衣丶羽绒,然後在外面又加一件软壳外套,头套颈巾一件也不缺小,这身装束,就连把颈项转动一下也有点笨拙,在这种雪地行动起来就笨拙再加笨拙。我一直走到一户烟囱冒着炊烟的人家,这样宁静的村庄,就只能凭着这几缕炊烟才能感觉到还有人在这里生活的气息。雪地上有几头异常沉默的小牛,它们刚才经历了些甚麽 ? 紧紧地靠拢着,像受惊的孩子,然而我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想拿相机为它们拍些相片时却再把它们惊吓多一次,害得这些小牛在冰天雪地上拔腿狂奔。此时我身後的木屋主人推门探究,看见我这个不速之客肆意在他的庄园践踏,充满歉意的我正不知如何解释,可两位老人却一点也没有生气,还面带笑容的向我招手,然後又用手指指向那些牛,示意我去继续拍摄。

我沿着杂乱的小牛足印在雪地上前行,一直来到另一间小屋前空地,这里有多头公牛在雪地上正享受着冬日的阳光,还是大牛世故,气定神闲的瞟了我一眼,计量过我对它们不会构成威胁,然後又继续进行日光膜拜,对我这不速之客完全不屑一顾。
.
拍完照後我回到小屋跟主人道别,好客的男主人还邀请我到屋内喝杯热乎乎奶茶,但是碍於其他团员都已回到车上准备出发,我只好说明原因婉拒了他的好意。小地方的人都是好人,旅途中美丽的风景不单单在於一草一木,往往那些纯朴善良的百姓,还有一张张像阳光般热情的面孔,更能令远方而来的旅客享受着宾至於归的感觉。

离开巴契罗伊,慢慢的更靠近这次喀纳斯旅程最後的一站--禾木。想起很多年前,禾木只是个模糊的名字,在西藏的旅馆,一些资深的旅行人士,手捧着刚泡起的热茶,喋喋不休的説中国的最北面,有个地方如何的与众不同,天空是粉笔刷上的浅蓝,地上是白桦树洒落的金片,小河流淌着宝蓝色的冰川溶水, 为数不多的图瓦人安居在这片小小的土地,过着鲜为人知的生活,唱着远古留传下来的牧歌, 後来为了追逐着这传説中的世外挑园,在一个秋天与她邂逅了,然後又一个秋天对她念念不忘再次与她私会,听说她的冬装只要有足够虔敬就可以看到,终於今天我再一次重临这片土地,对美的追求,人有时是可以不顾一切,就好像你爱上一个人一样,有时连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麽原因。

本来预期下午三时到达,却被沿途美丽的风景吸引着而延迟到六时才到这里,车开进禾木村前一公里的小路,沈师傅把车停下来,我们从温暖的车厢踏进这片纯白色的世界,对於我们生活在南方的人来说,雪,在过去的北方旅行中也已经见过很多次了,然而在我们面前所呈现的雪境,眼睛接触那一刻,我们都变得鸦雀无声,即使在行程中坐在我旁边总是滔滔不绝的行摄师兄也变得沉默不语。

沈师傅点了根香烟,咀角叼着烟,神情凝重的说 :

" 好了,我们到禾木了。"

他的眼神,就像卖宝物的商人,曾经告诉过你很多遍,他收藏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长久地经过多番描述後,终於要从百宝袋里拿出来,那一刻,眼见各人面上被感动而惊叹的表情,然後发自内心那种自满的微笑。

是的,禾木是沈师傅的宝物,是这里图瓦人的宝物,是这里哈萨克人的宝物,也是在这里长期生活着的人的宝物,这是属於他们的,无容异议。

‌冰雪中,宁静的村庄, 除了那条进村时被访客踏出的小路,所有影物完全被白雪重重覆盖着,像白色的海洋一样,只是海洋是善变的,叵测的,白色的海洋,却只会令你想把它拥抱在怀里,这里的山丘不高,村庄被周边平缓的小山群绕着,前几天下的一场暴雪,没有人走过的雪地,完美得没有半点瑕疵,两位师兄,徐霞客和行慑已经急不及待的向小山丘跑过去,两个人像北冰洋的探险船,在雪地上一直向前航行,留下了像小孩子的笑声,还有两条倘大的破冰之路,各人又沿着这破冰之路一起走上小山丘的高处,我记得以往曾经从这小山丘远眺过秋天时一大片黄叶包围的村庄。我却选择沿着小路向村庄走去,几匹长着棕色鬃毛的马儿向我迎面走来,当我正想举起相机时,它们又跑到小路旁的雪地上去,我跟着追上去的时候,它们又向更高的山丘跑,像有意跟我玩捉迷藏一样,在这片土地上,它们自由自在地奔驰,本来这就是它们的世界。

今天我们就住在图瓦人传统的小房子,由於禾木现在已经是有名的旅游景区,这里的设施已经很完善,旅馆都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除了特别寒冬的季节,这里还有各式各样的餐馆和小商店营业。我们把行李放下,各人被分配到各自的房间,今天大家都很累了,时间已经接近黄昏,我一个人爬上旅馆门外的小山丘,爬到顶部,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已在人间仙境,金色的夕阳华丽地把天和地一分为二,我想呼唤其他人一起出来,最後还是把这美境留给自己独享,此刻我突然想起最心爱的人,如果她也在这里会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梦幻又真实的夕阳,随着太阳西沉更发金黄,假如可以,能否让我用小刀割下这一块金色的夕阳,把它好好带走,然後给妳送上。

禾木村晨雾

禾木的冬天真的是冷得要命,虽然我们的房间都有暖管在不断为我们补充温暖,清晨的房间内仍会感到丝丝的寒意, 这样的环境,人就特别贪恋温暖的被窝,我拨开了盖着头的绿色军用棉被,看见窗外仍是潻黑一片,没有些微光缐,心里庆幸黑夜在这里好像流逝得比以往缓慢,之後又再倒头大睡,睡得像胚胎在母体中那样幸福,但确确切切这里的一天依然只有24个小时,1小时依然只有60分钟,而1分钟也只得60秒,只因黑夜在这里直到早上七时多还没有退下来的意图,以至我误会时间尚早,来多一个梦之後,当我再次醒来,睡眼惺忪的推开木屋小门,才发现所有人已经出发去禾木村的观景台了,登时焦急得我连脸也没洗,牙也没刷,把所有大衣也穿上身,挽着摄影包和三脚架,像风一样向屋外飞奔追去,希望抓着队伍的尾巴。

‌这里昼短夜长,都已经八时多了,天色却依然昏暗。 灰灰的天,寂寞的小路,新的一天似乎在这里还没拉开序幕,在深厚的雪地上行走,路旁全是一式一样的房子,没有名显的路标指示,除了几头特别耐寒的家牛歪着头,以奇异的目光看我,就再没有人可提供适当的指引,一直走了二十多分钟,感觉有点不对劲,像迷失方向的小羊,犹疑着前进或是退回的方向,想起秋天时曾到过这里,只要一路向前走,在村庄的右前方应该是有一条大铁桥的,穿过大铁桥对面有一条上坡路,沿着上坡路走半小时就是观景平台,有了这个大方向,错不到那里,顶多就是天没亮误闯人家後园被骂几句。
.
.
‌走了不久果然就看见了大铁桥,当我经过大铁桥时好奇低头下望,湖面飘着很多大块小块的浮冰,小的像皮球,大的甚至有一平方米,在白哈巴喀纳斯的河流也没有见到这种境况,可知禾木的温度比前两者更为寒冷。过了桥便是一片茂密的白桦林,此时已是玉树琼枝,银装素裹,林中的木栈道积雪及膝,好不辛苦才能穿过,这时观景台的伙伴看见了我,呼叫我赶快上来,我也担心错过拍摄日出最关键的时间,可前方上行还有五百多梯级的栈道等待着我。梯级的积雪被两旁的木扶手保留成高及腰间的雪路,中间被路人反复不断踏过的雪平整得像滑梯一样,我一时大意,脚一踏便人往後翻, 像洗澡完不小心踏在肥皂一样, 还好掉在雪堆中没有丝毫痛楚的感觉,就狼狈点而已,走这段阶梯简直就是手脚并用爬上去的,假如穿上冰爪,相信会有登雪峰的感觉。
.
.

‌又要经过非一般的艰辛终於到了观景台,看见各人各自各的忙着,有全神贯注单起眼晴紧盯着观景屏的行摄和霞客,有不断跑来跑去保持体温的长跑手鸟语花,有正在犹疑着选取最佳拍摄位置的老马哥丶乔师傅和郑大师,我最喜欢傍着西安诗人菲利浦先生,因为从机场出发到乌市时,自从缴了打火机後,便一直问这位好好先生借用着火机用,我俩的友情真的因打火机而起。
.
.
今天气温零下32度,在这里每个人忍受着严寒,冲着禾木村的晨雾美景而来,虽则观景台已是热热闹闹,村庄仍然在酣睡中,每个人依然耐心等候,慢慢地,我细心看着这宁静村庄,思绪像回到五百年前图瓦人初次发现这里的时候一样,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荒野,周边被平缓不高的数座山丘包围着,中间一片的小小平原,被一条小河从南向北贯穿,最初吸引了动物来这里寻找水源,不久几个图瓦人来到,开始在这里狩猎,继而放牧,开拓土地农耕,自给自足,不久更多人在这里聚居,繁衍後代,渐渐形成部落,中国图瓦人的故事就从此开始。对於我,摄影假如说是要把美丽的风景拍下来给大家欣赏,我更愿意说是把他们的文化和传统记录下来,传承给更多人去了解和认识,面对文明的入侵,传统不断在退让,相片除了可以被审美,更深一层的意义,是它可以把一些会随岁月而改变的人文和风景记录下来,作为时代替换的见证。

美丽峰
禾木观景台,我们等待了一个早上, 今天的风景没有预期中的漂亮,只有几缕炊烟陪着晨雾萦绕的村庄,因为太少旅客在冬季来这里旅游的关系, 店家也少了生火弄炊,一直待到太阳上升过了村庄背靠着的山头,已经是十一时了,我们欲去还留,还是用照相机有意识的丶无意识的拍照,心里总感到这块风景拼图还是缺了一角,总不能就此离开,不知道下次再站在这寒冷的观景台,会是何年何日,更大可能不会再来,当下只好珍惜此时此刻,谁都不愿意带着遗憾离开。

师傅们吩咐大家中午十二时回到旅馆,我还以为这是午饭的时间,但回到旅馆看见门外已有多部雪橇和马匹,才明白是为我们安排了雪橇去探访美丽峰居住的牧民。雪橇已往是牧民冬天时常常使用的交通工具,但时移世易,随着环境的改变,现在已经被摩托车和电动雪橇所替代,但近年随着冬季喀纳斯旅游的兴起,这种富有特色的传统交通工具得已再次复出舞台。雪橇两米长,近一米阔,以白桦木为原料,支架柔韧而坚固,两颗三米长的原木左右连上马匹的肩带,撬内铺上厚厚的毛毯, 坐起来可舒适一点, 加上驾御马匹的牧人,每部可坐二至三人。 米尔别克是这传统交通工具的传承者,还没到四十岁的他,是村内制作雪橇的能手,他说每一台雪橇最重要是那接触地面的部份,必需要用上最坚硬的白桦木打磨光滑,马拉起来才会更省力气。
.
我和幸福师兄跳上了尾二的一台,雪橇加上我们两人,负重最少也有二百五十公斤,虽则我们的马看上去十分强壮,雄纠纠,气昂昂,但我俩还是有点不忍心把这苦差交给它,但当米尔别克吆喝一声,把缰绳一甩,马便快步的拉着雪橇走起来,在没有准备下我俩像葫芦一样在座位上滚作一团,十分狼狈。
.
美丽峰距离禾木村还有十公里的距离,即使是旅游旺季,还是没太多游客到访,秋天时我曾经骑马到过美丽峰,一来一回差不多花了三个多小时。雪橇穿越村庄和树林,经过结了冰的小河後便是上坡路, 旅舘的小狗一直锲而不舍的跟着我们跑,可是马的步伐大,一步抵上小狗五步,好几次它都消失了踪影, 当我想它已经放弃追来, 可每次停下来拍照时,这小狗又会出奇不意, 吐着舌头喘着气, 摇头摆尾的再次在我们身边出现,这小东西真不能轻视呀 ! 幸福师兄是兵哥,心肠却比小孩还软,问我有没有吃的?我那包饼干,本来留来自用,现在也心甘情愿的交给他打赏这小可爱,没有甚麽比这奖励更实在了。身旁的马在急速的喘吁着,呼出的气在嘴的周围结成了冰,然後马又大口大口的吃着雪止喝,小狗在吃饼干充饥,唉 ! 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人和动物生活过得真不客易。
.
翻越了几个小山岭後,进入了眼睛不能尽覧的雪域,偶尔有一颗小树在雪地中崛地而起,遗世而独立,彰显着它的孤清,同时又突显出山岭的空灵。这里的雪有一米深,前面的马群走过时翻起了雪,冰屑飞杨,阳光折射成一闪一闪的小星芒,随风飘荡,人和马穿梭其中,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处身在这种原始生态,过往猎人的岁月,穿起兽皮毛裘,背上弓箭,在野外狩猎时的场景,活灵活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
.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来到美丽峰,米尔别克吩咐马夫把马系好,便带我们到他家里作客,午饭是传统的手抓饭和馕,奶茶香气四溢,经过长途跋涉,各人胃口特别的好,大盆的手抓饭不一会便被大家清空。饭後我们各自到村庄附近采风,寻找各自喜欢拍摄的题材,我在路上遇上挽着滑雪板的哈萨克少年,彼此好奇各自手中的玩意。
.
" 你一个?" 少年问。
" 还有同伴在大屋 " 我微笑地回答。
" 嗯 , 我住在大屋旁,这里八户人家都是亲戚 。
" 可看看你拍的相片吗?" 少年再问。
" 可以。" 我们一起看着相机的显示屏。
" 你们这里很美呀。 " 我问少年。
" 嗯 , 春天到处都是野花,夏天绿绿的,秋天黄黄的......... " 他用手指划向远处的山头,自豪的像介绍自己家园一样。
聊不了多久,他的同伴就带着马匹把他接走了。
" 再见 " 少年与我告别。
.
我看着少年消失在茫茫白雪当中,心中莫名地感到婉惜,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美丽,平平淡淡的在美丽峰渡过,也许没有太多人知道,没有成为传说,但确确实实他们存在过,青春啊,美丽啊,梦想啊,在这里一切都是寂静无声。
.
雪开始下,我们走了,这大地上稳秘的一道摺痕,就跟从前一样,生活着的人继续生活着,并没有因为我们的离开而改变,牧民呼吸着山谷亘古不变的气息,马帮唱的牧歌依旧沧凉, 我向村庄再一次回望,这里和我们的世界依然十分遥远。

本篇游记共含11057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3-25 12:29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6-03-26 11:25

这么冷的天,真是佩服!喀纳斯的冬天还真是别有一番动人的美!观鱼台这个季节还开放?我们去年去突降暴雪都关闭了,只不过我们是在关闭之前上去的。游记、片片都不错,谢谢分享背景音乐好喜欢,能告诉歌曲名吗?

2016-03-26 11:55

引用 春晓 发表于 2016-03-26 11:55:26 的回复:

这么冷的天,真是佩服!喀纳斯的冬天还真是别有一番动人的美!观鱼台这个季节还开放?我们去年去突降暴雪都关闭了,只不过我们是在关闭之前上去的。游记、片片都不错,谢谢分享背景音乐好喜欢,能告诉歌曲名吗?

回复春晓:Leonard Cohen-In My Secret Life,今年也下暴雪,我也是在关闭之前上去的

2016-03-27 01:54

引用 春晓 发表于 2016-03-26 11:55:26 的回复:

这么冷的天,真是佩服!喀纳斯的冬天还真是别有一番动人的美!观鱼台这个季节还开放?我们去年去突降暴雪都关闭了,只不过我们是在关闭之前上去的。游记、片片都不错,谢谢分享背景音乐好喜欢,能告诉歌曲名吗?

回复春晓:謝謝妳的支持

2016-03-27 01:54

引用 相片小小姐 发表于 2016-03-26 11:25:10 的回复: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回复相片小小姐:謝謝妳的支持

2016-03-27 01:55

引用 我是七号 发表于 2016-03-25 12:29:23 的回复:

回复我是七号:謝謝妳的支持

2016-03-27 01:56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3-28 10:54

引用 miloricci 发表于 2016-03-28 10:54:05 的回复: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回复miloricci:謝謝支持

2016-04-03 18:17
相关目的地:   新疆   布尔津   阿勒泰
6091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