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台湾 - 第三日 蒋介石慈湖寝陵

7
爵 (海外) LV.10
2016-03-25 16:02 350/4

台湾一直犹豫究竟该去哪里一游。鉴于要先去中坜拜访朋友,最后定在了蒋介石慈湖寝陵。
参观需要提前网上预约,鉴于各类问题,最后是请朋友帮忙才定了行程。

说到蒋介石,自然要想到宋美龄。不由不研究了一下这对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的婚姻。
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所能够看到的也只是别人让我们看到的。从能够看到的“事实”中推断出你愿意相信的。
历史的真相在它成为历史的那一刻已然被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无论如何,这一对中国第一家庭,在那个时代,在那一种背景中,总还是成就了“第一”家庭。
尽管已于陵寝中长眠。

宋美龄下嫁有过三次婚姻的蒋介石

蒋介石、宋美龄正式在上海结婚,新郎实岁四十,新娘三十岁。
结婚典礼先按基督教方式在宋宅进行,证婚人是中华基督青年全国协会总干事余日章;随后又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传统婚礼,证婚人是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
当日上海英文报纸《字林西报》详细描述了宋美龄的婚纱,“新娘穿一件漂亮的银色旗袍,白色的乔其纱用一小枝橙色的花别着,轻轻地斜披在身上,看上去非常迷人。她那美丽的挑花透孔面纱上,还戴着一个由橙黄色花蕾编成的小花冠。饰以银线的白色软缎拖裙从她的肩上垂下来,再配上那件长而飘垂的轻纱。她穿着银白色的鞋和长袜,捧着一束用白色和银色缎带系着的淡红色麝香石竹花和棕榈叶子。”

蒋介石当日在报上发表《我们的今日》。文章称:“今日得与最敬爱之美龄结婚,为有生来最光荣、最愉快之一日。”彼深信人生若无美满姻缘,一切皆无意味,故革命当从家庭始。末归结于今日结婚实为建筑彼二人革命事业基础。”
从始至终,这桩婚姻既有两人你情我愿的互动,也有各自所属阵营的认可与推动,但主动权握在未婚者宋美龄手中,据宋美龄秘书张紫葛所著《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一书透露,张曾当面述诸种流言以询问宋美龄之婚姻真相,宋美龄说:“这桩婚姻自始至终都是我自己做主,与阿姐何干?至于蒋介石和我结婚是为了走英美路线,那更是天大的笑话……”
宋美龄从30岁随蒋介石步入中国的权力中心,在蒋氏执政中国的22 年中,以其特殊的交际才干、身体力行的风格,不仅参与社会运动宣布演说,而且深入到基层,深入到战争火线,即便有做秀的痕迹,但仍开启了一个极其鲜明的现代女性的参政模式。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与蒋氏夫妇的友好关系一直保持到了1972年,这位曾与蒋氏夫妇有过多次近距离接触的总统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道:“蒋夫人的作用远远不止是丈夫的翻译。人们往往低估领导者妻子的历史作用和个人作用,因为她们的名望完全得自于她们的婚姻。这种观点不仅忽视了领导者的妻子们经常发挥的幕后作用,而且低估了她们经常具有的品质和个性。我认为蒋夫人凭她的智慧、口才和精神力量,也足以成为一个重要的领导人。”
人们对半个世纪前第一家庭的评价,总是截然相反:有人认为他们只是权与钱的结合,有人却认为他们有着真正的爱情。但无论敌友,都承认在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婚姻中,他们彼此的结合都改变对方,甚至影响着中国的改变。

夫妻情深

蒋曾在日记中深有感触地总结,他们两人的感情,是越老越深厚。

新婚燕尔,蒋宋生活甜蜜和谐。宋美龄从上海南京来,蒋介石陪妻子泡汤山温泉,谒中山陵,游莫愁湖,拜鸡鸣寺,逛夫子庙,嬉戏不止。两人婚后的关系亲密融洽,即使偶尔有些小打小闹,也如蒋介石日记所说,是“欢争”,即吵架也是愉快的。蒋介石虽然觉得宋美龄有些“骄矜”,但对受过美国高等教育的妻子还是既爱且敬的,吵架后能主动劝慰妻子,或者去娘家探望。对于宋美龄的劝诫,蒋介石也能听得进去,“心甚自惭”。蒋介石深感“三妹爱余之切”、“待我之笃”,可谓“无微不至”,对于自己“不能以智慧、德业自勉”,感到“诚愧为丈夫矣!”

绯闻缠身

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夫妻生活,基本上是琴瑟和谐的,但是,有时也会出现不和谐音,给他们带来些麻烦。对夫妻关系冲击最大的,莫过于疑似出轨的绯闻。抗战时期,蒋介石和宋美龄就曾因绯闻而头痛过。
第一则绯闻,是关于宋美龄的,传说1942年10月美国总统特使威尔基访问重庆时,宋美龄和他偷情,蒋介石曾带兵捉奸云云。不过,这起所谓的“风流韵事”,纯属后人杜撰,在当时并未掀起波澜,蒋介石日记中也看不到痕迹,虽然后来被传得沸沸扬扬,但已被学者证伪。
第二则绯闻,是有关蒋介石的,说蒋介石在重庆有了“婚外情”,宋美龄一怒之下赴巴西养病去了。这回动静可是闹大了,大到蒋介石在日记中为此苦恼,大到蒋宋夫妻要举行茶会公开辟谣。
但坊间流言蜚语越来越盛,宋美龄还接到很多匿名信,不仅诽谤与诋毁蒋介石,而且涉及蒋的两个儿子蒋经国、蒋纬国,有些信的语句文字,似乎出自英美人士手笔。蒋介石感到事态严重,认为“此次蜚语,不仅发动于共党,而且尚有英美人士为之相助,其用心非仅欲毁灭我个人之信誉,直欲根本毁灭我全家”。宋美龄虽然对蒋介石笃信不疑,但非常担心谣言散播,诬蔑蒋之人格,损毁蒋之道德,认为此谣不息,可使军民对蒋之信仰动摇,则国家亦不可救药矣。

相濡以沫

好在传闻归传闻,蒋宋两人还是能够互相信任、彼此不疑的,绯闻插曲过去后,蒋宋夫妻的婚姻依然稳若磐石。无论发生什么国内外大事,无论蒋介石的境遇如何糟糕,宋美龄都坚定地站在丈夫身边,给他以信任和支持。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一意孤行发动内战,军事上却连吃败仗;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一人独裁,遭到全国各界反对;经济领域滥发纸币,垄断暴利,投机盛行,造成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民生凋敝,民众怨声载道。危机之下,各方矛头均指向蒋介石。蒋介石在日记中形容他当时的处境:“中外对我之侮辱,投机分子、反动军阀对我之挟制,各界各阶层对我之讥刺毁谤,所部将领如刘树勋,无耻无识,卷款潜逃,无志无勇之亲信,被俘缴械。今日环境之恶劣,可谓从来所未有,其动摇险状,似有随时灭亡之可能。” 蒋介石深感“困苦忧患”,惟一能让他感到一点安慰的,“即为余妻对余之信仰与笃爱”。
国共内战后期,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蒋介石众叛亲离,曾经追随蒋的亲信接二连三地辞职不干、弃他而去,就连大姐夫孔祥熙和大舅哥宋子文也远走美国定居,只有宋美龄对蒋介石不离不弃,明知美国都想抛弃蒋介石不管了,仍“坚欲飞美一行,与马歇尔国务卿作最后之交涉”。蒋介石深知美国政府的对华态度,认为宋美龄去美国求告“决无希望”,极力劝阻夫人不必前去“自取侮辱”。但宋美龄毅然表示:“个人荣辱之事小,国家存亡之事大。无论成败如何,不能不尽我人事也。”
然而这一次宋美龄没能像1942年那次访美一样,在外交上发挥第一夫人对丈夫的内助之功,获得美国的同情和援助。国民党政权终于分崩离析,蒋介石被迫于1949年12月撤离大陆,黯然飞往台湾

宋美龄秘史:蒋介石一生未见过她的真面目-拒绝回忆.永不卸妆

宋美龄一生保持精致妆容,据说连蒋介石都没见过她的素颜,她早上起来都是自己化好妆才出卧室,从不让仆人代劳。百岁以后,她接待客人依然盛妆,戴着精心搭配的首饰,发髻一丝不乱,有人说,这么多年来,她在打扮上唯一改变的只有高跟鞋的高度。她担心自己整天待着家里落后于时尚潮流,经常问蒋纬国夫人邱爱伦现在流行什么服饰妆容。
一位侍从透露,宋美龄从90多岁开始自己化妆困难了,她经常把眉毛画得一深一浅,粉底一边厚一边薄,口红也容易涂到嘴唇外面。如果是她自己在家,工作人员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提醒她,以免尴尬,如果是有客来访,则帮她重新化好。台湾官员或蒋介石、宋美龄的老部下到美国办事,多半都会到宋美龄公寓拜访请安,但只有部分人能够得到接见,另一部分则由工作人员接待和回礼。有人说宋美龄架子太大,一位服务多年的老侍从求见被拒后,对夫人表示理解:见客就得梳头化妆戴首饰穿旗袍,对于一个百岁老人来说,实在是太麻烦太劳累了,能不见也就不见了。

2003年10月23日晚上,宋美龄安详离世,孔令仪夫妇在床畔陪伴她到最后时刻。第二天早上,她的遗体被小心包裹在羊毛毯中移到公寓外面的灵车上,大批记者举着相机守在那里,宋美龄的家人早有准备,叫来警察维持秩序,阻止任何人拍照。直到生命最后,她依然保持着神秘。无数人期待她撰写和口述一部回忆录,但她从未开口,很少接受采访,更不谈敏感话题。她如同传奇女性武则天一样,一生经历大风大浪,留给世间的只有一块无字墓碑。

蒋介石死亡之谜,宋美龄下催命符蒋经国了然于心

1969年的车祸,形成蒋介石晚年健康的一场大灾难,严重撞击心脏部位的内伤,使得蒋介石健康情况直线下降。蒋介石告诉严家淦:“永福车祸,减我阳寿20年。”
1974年11月间,根据历次肺部X光摄影显示,蒋介石肺部积水仍然未见改善,但是,蒋介石病情既未见恶化,也未因肺积水感觉任何不适。
12月,号称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却向宋美龄鼓动,声称她和哥哥孔令侃在美国找到了一位世界名医,又是一个洋华佗,可以抽出蒋介石的肺部积水,让蒋介石身体快速复原。宋美龄听孔令伟把这洋医师说得如此神奇,大感兴趣,如果蒋介石能迅速康复,即刻上班,“第一夫人”的权力方得确保。当下命令孔令侃、孔令伟兄妹赶紧把这位旷世名医请来台湾

远来和尚会念经,十年“御医”不如一朝洋医
医疗小组成员认为,他们长期照顾蒋介石病情,非常清楚他的体质和病史,现有的治疗方法固然不能很快让蒋介石痊愈,但持续善加保养,尚可维持病情稳定一段时期。如果一旦使用过于急切的治疗方法,恐怕欲益反损,得不偿失。这也正是《蒋介石治疗报告》中强调“咸认为不施用药剂,控制发炎等保守疗法”的主因。
心心念念认为“远来和尚会念经”的宋美龄,对医疗小组提出的反对意见,完全不当一回事看待,仍执意要听从洋医师的意见,作背部穿刺手术抽取肺脏积水。医疗小组的医师们担忧,宋美龄如果尽信洋医师,怀疑且推翻医疗小组原本稳健而安全的治疗方法,势必造成难以挽救的后果。

手术之后,蒋介石的病情立刻完全失控。当天夜里,蒋介石体温急剧拉高,高烧飙升到41℃,医疗小组急得手忙脚乱,士林官邸内气氛空前凝肃,原本拍板决定施行肺部刺穿手术的宋美龄,也慌了手脚,至于那位洋华佗,已经收了巨额的诊疗开刀费,搭乘飞机飞往新大陆途中。
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
宋美龄延请美国医师为蒋介石做肺部穿刺手术,造成严重的手术后遗症,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竟搪塞为:“民国六十三年岁末,台湾发生流行性感冒,蒋介石亦受到感染。”

蒋介石施行肺脏穿刺手术,是1974年12月初的事。四个月后,蒋介石即病死在台北士林官邸。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病逝,78岁的宋美龄料理完丧事后,宣布她将赴美居住。

离世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病逝,7宋美龄78岁。
2003年10月23日,宋美龄安详离世, 享年106岁。

有幸目睹了换岗的全程。

本篇游记共含4401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3-27 19:46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2016-03-28 20:55

引用 as_kone 发表于 2016-03-28 20:55:09 的回复: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回复as_kone:很久之前的一次旅行,很多细节都记不太清了。
第一天主要是移动了,飞到台湾然后转去中坜。第二天去了小人国主题公园。第三天上午就去了蒋介石慈湖寝陵,下午驾车去台北,然后参观了台北故宫。第四天是朋友带着逛了逛台北各处景点,夜间去逛了逛了台北夜市。最后一天朋友驾车带着去了女王头和九份。行程不紧,主要以见朋友为主。不知道能不能做你的参考。

2016-03-31 19:13

引用 maclang 发表于 2016-03-27 19:46:04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maclang:嗯,是的,比预想的要好。安排在上午,可以在林间慢慢行走,晃晃悠悠。。。

2016-03-31 19:1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