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特拉维夫,在忘记之前

去年6月离开特拉维夫的时候,我以为我没几个月就会回去。不过原来最后我竟不再去。记忆中的特拉维夫,不写下来总有点对不住谁的感觉,不过这个谁到底是谁,也不清楚,八成是自己,当然 也不只是我自己 。

特拉维夫是什么?官方说,a city never falls。这说的是特拉维夫的夜生活,酒廊,酒吧,种种。于我来说,特拉维夫白城,是洲际酒店,是old jaffa,是洲际前的海滩,是罗斯查尔德大街,是Rothschild 19/77,是各外部顾问的办公室,是春天的风,是海滩上的落日,是写着TLV的热气球,是各种美味的餐厅,是我一个人在中东

洲际酒店和日落

我的特拉维夫生活大部分在洲际酒店度过,时常溜达在洲际前的地中海边,看夕阳就在我的身边缓缓落下。《小王子》里曾说: 人在不开心的时候, 就爱看日落。 对于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在特拉维夫的我来说, 起不来跑步,每天最容易看见的景色就是晚饭后酒店门口的日落。日落的姿态每天都不一样。 有时候,展现给你红霞满天, 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红色和金色和橙色交错中, 人走在其中, 会觉得最好还是蹦蹦跳跳,这样的生动才不辜负这别样的世界;有时候,落日突出的是巨大的咸蛋黄, 看着它一点一点挪入海中,有时候还蒙着一层毛玻璃。特拉维夫的海和落日,因为就在酒店门口而显得如此唾手可得, 当然也不要忘记, 在这片海滩上,也曾经发生恐怖爆炸案。 这样想起来有时候也让人诧异于魔鬼与天使的并存。 洲际酒店旁边有一家不错的西餐厅,菜系大概属于中东fusion, 那家餐厅有一张高脚凳的桌子,面对海滩,日落时分,点上一杯鸡尾酒,看着外面的世界慢慢地变成红色和金色,很让我满足。 

这是我人生中在海边住的最久的一段时间了。地中海以色列这一侧,是美丽的翡翠绿色,不像另一侧的希腊,是伴着白色山崖酒店的高冷的蓝色。这片海没有让人惊艳,主要原因是因为它在城市之中,因此容易让人感觉不超凡脱俗,不高贵,这令我时常替这片海抱不平。

罗斯查尔德大街

在洲际住腻烦的时候, 我也曾经搬去城里的 boutique酒店,罗斯查尔德大街上美丽而又精致的19号。罗斯查尔德大街,按照某人的说法,这就是特拉维夫的香舍丽大街,但其实不过是长度一公里的一条大街,两边是白色的包豪斯建筑,美丽而有点小风情。我经常去的咖啡厅Café Noir,拥挤而又精美,那里有着入口难忘的烤小春鸡,蘑菇汤,意大利面,让我至今想念。我在这条街上走,由于我的东方面孔,十分引人注目,几乎每走20米就会被搭讪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飘过某家新开的酒吧前,还曾获得过帅老板为了拉着我聊大天,为我调试酒单上没有的无酒精鸡尾酒的待遇。当然我从也没有和任何陌生人说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真是有职业精神。


包豪斯的白城

罗斯查尔德为中心的周边两条街均是美丽的的包豪斯建筑,基本被高级酒店、餐厅、首饰服装精品店、画廊占据。德式包豪斯建筑,外墙为白色,整个建筑其实单看属于大而不倒以功能性见长的巨大建筑,但一旦形成了几条街的建筑群,就成为了一座白色的城。据说有个别好莱坞明星,在白城里购置物业,闲时来感受这里的魅力。再配上永远蓝色的天,配上白城爬墙的美丽的粉色或紫色三角梅,配上我的风衣和ferrogamo蝴蝶结鞋的游走,这便是特拉维夫明媚的春天。 去年,我错过上海的春天,却这样意外感受了特拉维夫的春。

本篇游记共含1390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3-28 15:42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

2016-08-22 00:1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