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杂乱无张《慢镜头下的春天3——苏~韵》

15
逸寒子 LV.7
2016-03-28 16:33 577/4
  • 出发时间/2016-03-03
  • 出行天数/17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4000RMB

行程


Day10:苏州博物馆-拙政园-狮子林-平江路-寒山寺-虎丘-七里三塘街

Day11:留园-灵岩山-木渎古镇-观前街

Day12:甪直古镇-金鸡湖-苏州火车站-周庄夜游

Day13:周庄清晨-无锡-惠山古镇-东林书院-南禅寺-清名桥古运河遗址

Day14:鼋头渚-南京火车站-夫子庙-乌衣巷

Day15:南京-鸡鸣寺-玄武湖-中山陵-总统府-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南京理工大学-老门东历史街区

Day16:南京-镇江-镇江博物馆-西津渡-金山寺-扬州-文昌阁-东关历史古街-个园-南京火车站-返程

Day17:下午回到单位,准备上班 

自己的序

如果说厦门只是因为朋友的推荐才临时起意,那么江南一直是我心中的权衡利弊。

对于江南,始终有种情节。我是如此喜欢梦里水乡,或许源于“杏花,春雨,江南”,又或许源于“三月桃花,两人一马,明日天涯”。

同许多人一样,我明知过度开发已使江南原意不再,我还是执拗地来了,从很远的距离之外,就像影迷走进电影院,大义凛然地等待着导演在情感上的摆布。人总是要寻找与自己内心相对应的一些东西,期待着自己私下认可的某种价值在现实中兑现,哪怕这一切,仅仅获得片刻的实现,肤浅的满足,以及,虚假的抚慰。很多时候,执着,与是否喜欢无关。

所谓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是一段很长很长的心里蜕变之史。如果说每一场旅行都是在寻找自我,救赎灵魂,那就显得过于矫情。很多时候,我只是想消磨自己的假期而已。而独自旅行的经历往往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什么遇见自己,看见不同,都有些矫揉造作了,只有孤独和迷茫才是一路相伴的,它们忠实的横亘于心,无处分享。然而也就是这些心理活动,和见闻经历,造就了更完整的旅程。

连三岁小孩都会用手机拍照的今日,已经越来越少有人会去关注摄影的意义与奥妙了。对我而言,相机不仅仅是捕捉时间流逝的痕迹,展现空间的秩序,我更想用一张照片去记录一个亲眼看到的故事,如同我喜欢用一篇文字去记录一段喜怒哀乐的情绪。

绍兴-苏州

绍兴苏州的火车上,我与一个从宁波普陀山山东的大姐分享了座位,因为我见她倚靠在我的硬座靠背旁因长时间的站立而来回换脚。然后就又一次被理所当然地问起了我左手手腕处的佛珠手串。

貌似越来越多的人,不分男女,都会戴上一个手串,这其中,不乏有人仅仅是为了装饰,如我;而更多的却带有祈福与安心的意味,这手串停留在装饰与信仰之间,或左或右。这其中,会是怎样的一种相信或抚慰,又或者,是来自内心怎样的一种焦虑或不安,我都不得而知。其实,千百年来,中国人从没有直接把宗教当做自己的信仰,大部分人是怀着一种临时抱佛脚的态度,有求时,点了香带着钱去许愿;成了,再去还愿,仅此而已。就像我在灵隐寺为老妈求的健康香一样,不够虔诚,却奢求它有朝一日可以兑现。在当代中国,谈到信仰,与宗教有关,更与宗教无关。那是中国人才会明白的一种执著,但可能,我们这代人,终究不会再明白了。

苏州博物馆

由于火车途经上海时晚点,到达苏州,已是夜里十一点。三月的苏州还春寒料峭,寒风刮得我瑟瑟发抖,匆匆赶到网上预订的青旅,简单洗漱完便睡下。

第二天一早就赶到苏州博物馆,我是冲着贝聿铭去的,那是大师在中国设计的唯一一座博物馆。不愧是大师之笔,它屋顶上几何形体的玻璃天窗设计,与其下的斜坡屋面形成一个折角,呈现出三维造型效果,这样不仅解决了传统建筑在采光上的实用难题,更丰富了中国建筑的屋面造型样式。现代感十足,又能与传统的苏州园林相铺相成。展厅有三层,我仅仅是参观了个人喜好的吴塔国宝馆和锦绣江南馆。因为以我浅薄的历史文化底蕴,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何必再附庸风雅地通篇欣赏。

忠王府

苏州博物馆毗邻的忠王府被纳入博物馆中,那是太平天国时期忠王李秀成的宅院,忠王府的梁柱俱涂赤金,纹以龙凤,光耀射目,四壁画龙虎狮象,禽鸟花草,极其炫目。印象最深的应当是在忠王府的戏楼里,那巨大的厅堂和雕镂考究的舞台。戏写世道人心,戏唱人生百态,戏也是音,观世间疾苦繁华,声声入耳,一一在心。当锣鼓响起,李秀成便是戏楼里唯一的观众,只是不知道他是否也同样能将自己的表演看得分明。

拙政园

出了忠王府,旁边便是拙政园。拙政园是中国园林之母,江南园林的典型代表,始建于明正德年间,在改朝换代的年月里,多次江山易主。王献臣,徐少泉,陈之遴……千年的时间,园主屡有变动,岁月吝啬得只留下一些名字,横横竖竖,写在纸上。在相貌,表情,语言,喜怒,身世被一一剥离以后,名字也就只剩下名字了。

拙政园的装饰在整体布局上朴实简洁,近距离观察,又会发现他的清丽细致,温柔亲切。内廊尽端半掩的隔门,厅堂当中的月洞门罩,木雕挂屏上舒展的线条,一切尽显安逸和舒适。

从建筑文化的角度去打量,它是精美绝伦,无懈可击的。它对空间节奏的掌握和对细节的处理,刚好契合了人性深处的某种渴望。那些在阳光下排列的廊柱和重叠的飞檐,铺展着它的气派与奢华,而欲望与欢乐,也在每一个角落闪动。

穿堂漆黑,院落里曾经出现的人,以及他们的故事,却带着鲜艳而神异的色彩,在我的想象中依次闪过。我在想象穿堂里来来往往的身影,与那些可能存在,又无处证实的快乐和伤痛。走在临水的长廊里,看着墙角开得意兴阑珊的梅花,我在试图解读一个家族繁衍、强盛、坚韧、持久到衰亡的全部密语。

狮子林

精美的园林着实让人流连忘返,离开拙政园,已是中午,吃过午饭,就去了狮子林。因为天气预报明日有雨,或许在杭州西湖被雨淋怕了,今日安排了六个景点,行程较赶。

狮子林是元代天如禅师惟则的弟子为奉其师所造,因禅师得法于浙江天目山狮子岩,为纪念佛徒衣钵,取佛经中狮子座之意,故名“狮子林”。所以当我听到家长给小朋友说是因为假山内狮子多而取名时,我是不置可否的。但是园中的假山,确实是狮子林的精华所在。假山洞壑盘旋,嵌空奇绝,回环曲折,层次深奥,飞瀑流泉隐没于花木扶疏。穿梭其中,如置身迷宫,久久不得出路,我突然就童心大发,和小孩们一样在假山中上蹿下跳,颇有童趣。

寒山寺

寒山寺在苏州姑苏区,离狮子林较远,但是乘坐旅游快线半个小时即可到达。

想必大家对寒山寺的印象都源于唐代诗人张继那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想说明一点,“江枫渔火”在现代文学解释上存在分歧,一说是江边的枫叶和船上的渔火;一说是江枫桥与渔火桥,因为这两座桥就矗立在寒山寺前的古运河上。个人推崇第二种解释,因为在当时那种满腔愁绪的氛围里,张继看到的是月落西沉,听到的是老鸦哀啼,感受的是满天寒气,哪有闲情描绘美景。

但是我更想说的是我超喜欢的寒山、拾得两位僧人的故事就发生在寒山寺。我经常用他们《古尊宿语录》里的经典对话开导身边的朋友。寒山问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拾得答曰:“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是多么绝妙的处世之道呀!

一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涛声似旧时。此际又过千年,日薄西山,我知寒山在岸,我闻涛声尚可,尚可依旧。

七里山塘

离开寒山寺,前往虎丘,已接近下午五点。售票口的大叔善意地劝导,虎丘六点闭园,我现在进去没有足够的时间游览。为了更好地了解虎丘历史,我在临行前还恶补了潇水《青铜时代的战争》。只得作罢,在虎阜禅寺门口恋恋不舍地与世界第二大斜塔留影。然后沿着京杭大运河旁的七里山塘,徒步走去山塘街,七里山塘西起虎丘东至阊门,全长4KM,步行一个半小时,挑战着我最后的体力。

运河上不时有游船经过,把夕阳摇晃成破碎的剪影。途经一个叫东林书屋的旧书店,两个推着自行车高中模样的小孩在询问老板,有小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么?正在一旁举着相机拍照的我下意识地回复,NO!小朋友,那是大仲马的,小仲马写的是《茶花女》。

这一段的山塘街没有被商业开发,居民已回屋做饭,路上鲜有行人,破旧的古建筑有种落寞的味道。走过广济桥,才是七里山塘被商业挖掘的一带,游人突然比肩接踵,各色灯光和广告像是彼此交叉的异质符号,使这里变得离奇璀璨。我看到了时间的叠加效果,如同在一张脸上同时目睹了它的青春和老年。夜色里,满天的星忽明,忽灭。夜灯下,古运河烛影摇红,满目萧然。红妆耽美了梦靥,惊起了离愁三千,恍然苏醒才觉流年已偷换。

留园

苏州的清晨是古典的,带着生硬的文艺气息,它像一座停留在时间里的巨大博物馆,每一条街都是展览长廊,每一个橱窗都放满了过去岁月的体积和重量。

周日早上,阴天,未雨。去了留园。中国四大园林之一的留园是明代官员徐泰时的私家园林。相比拙政园,留园的大门低调而朴素。但是深藏于高墙之内,却别有洞天。

庭内的栏杆,窗棂相互呼应,有隔有通,气韵生动。而高大的外墙阻隔了外界的紊乱嘈杂,保持宅内的安宁恬静,形成外实内静的审美效果。主厅有门扇,共八面,有精致的木雕,或八仙过海,或耕读渔樵,大厅与院落相连。院落是鹅卵石铺地,朴素而讲究。上面摆放着花树,中间是一条石板路,由门楼通向主厅,行成院落的中轴线。我想这样的院落,秩序齐整,方向明确,不可能迷失。但是,我的武断却立即受到了嘲弄——我沿着侧廊,绕到后院,以为是后花园,不想竟是另一个院落,然后又进入到第三个院落。找回头路已不可能,我的寻找实际上只能更深地陷入迷宫之中。数百间房屋合谋了一场阴谋,它们使用的连环计迫使我这个浅薄的闯入者轻易就范。

木渎古镇

但是下午的木渎古镇之行,却破坏了我对水乡古镇的美好印象。传说吴王夫差专宠西施,特地为她在灵岩山顶建造馆娃宫,三年聚材,五年乃成,源源而来的木材堵塞了山下的河流港渎,“木塞于渎”,木渎之名便由此而来。

但是除了严家花园、虹饮山房等文物景点,作为古镇最引人乐道的古街已被破坏,水边的民居正在修葺,只是那种钢筋水泥式的修葺,反倒是另一种形式上的伤害。

现代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将人们心头残存的那一点情趣和渴望一网打尽。水泥的街道,水泥的房屋,冰冷,呆板而单调。最想表现的图腾,日后却往往成为去除也难的刺青。我常常在想,一旦这几条仅有的古街摆脱了与过去的联系,整座城市是不是就会从历史的背景上松脱下来。所有传奇都将成为无耻的虚构,而那些关于所谓古迹的导游词,必将成为一场并不高明的骗局。

平江路

败兴而归,傍晚去了平江路历史街区。还好,平江路的苏韵还在,多少能熨帖心中的失望。坐在水边的栏杆,小窗日落,疏柳淡月,流水匆匆,船只如梭,看看洗却铅华的城市;煮一壶月光,泡几两荷风,听听那带有吴侬软语的评弹,说说那苏州老去的故事。只需一盏茶的时间,便觉得日月悠长、山河无恙。

甪直古镇

晚上回到青旅,室友说如果你对木渎失望,还是去甪直古镇看看吧,那里还保留着当地居民生活的痕迹。于是第二天一早去了甪直古镇,坐车花去两个小时。中午在古镇里吃了当地特色的奥灶面,返程时在金鸡湖漫步了半个小时,下午三点前往苏州火车站,转车去周庄,我念念不忘的梦里水乡。

周庄

旅行的一路上,不下四个人曾劝我放弃商业化过分发达的周庄,改去同里古镇。而我执拗得冥顽不化,我说没事,我看看三毛也好。我想凭借一些旧物,去开启岁月的门扉,寻觅周庄存封已久的故事。九百年前的周庄,亦曾有过美好的年华,在属于自己的朝代里,过尽了芳菲,只是后来被时光辜负,输给了新宠。可我依旧那样一厢情愿地相信,相信有一天它可以重回舞台,做回最初的主角。

 

似水周庄

到达周庄汽车站是下午五点,步行二十分钟走过周庄大桥,便是周庄古镇。古镇被水包围,坐落在澄湖、肖甸湖、白蚬江之间。水是无形之物,而涛涛逝水,则成了生命的象征,他于昼夜不停的喧哗中讲述着生命的寓言。岩石是冰冷的,房屋也一样,只有奔腾不息的江河,是这个世界最敏感的神经。河流与人们有种天生的亲缘关系,流水的声音宣示了人们生命的密码。水,是周庄的生命。

我所住宿的青旅在银子滨检票口旁,同屋的室友小猛是在上海工作的程序员,他从上海出发骑自行车刚到周庄,我俩一拍而合,选择在夜里八点游客阑珊时走进周庄

 

梦蝶周庄

夜里的周庄极其安静,不同于凤凰丽江,没有酒吧的歇斯底里,还好,真的还好。周庄睡得很早,古街上游人两三,没有电视的喧哗,也没有狗吠的吵叫。

静,是周庄的经典姿态,是一种古典美女的气质,加上岁月的古色古香,让人一下子就进入了唐宋时光,惊叹她的温婉典雅。美,是周庄的固有神韵,是一种融化在教养与气质中的风度,是被时光雕刻出来,是被阅历锤炼出来,是被生活滋养出来。美,从来都是一场百转千回缓慢浸染的过程,唯有那些游走在岁月尘埃之中,慢慢释放出来的沉静旖旎,才具有真正触动人心的力量。坐在双桥上,我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周庄,从一块石板、一株小树、一只灯笼,到一幢老屋、一道流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就这么慢慢地沉入。
        周庄的夜,太容易让人生出幻觉。

三毛周庄

我路过三毛曾经住过的茶馆,仿佛听到她深情地说:“终于找到了几十年来盼望的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喜欢三毛的洒脱随性,虽然去年用公司发的购书卡买了一套三毛全集,至今还没看完三本。恋恋风尘,造就三毛与荷西。她像是一道光,将他一生都点亮,而他更像是一道伤,她情愿终身拥有,莫失莫忘。周庄的长街曲巷、古朴的石拱桥、悠长的石板街和那些古屋、水墙门,勾起了三毛无尽的乡愁。周庄,她说只能用“难忘”来形容。

时光像生锈的斧子,钝拙的雕琢着人世,遗下似曾相识的痕迹供人凭吊。只有死去的人还记得月光黯然凋谢的地方。生的人,早已远离此地。生命是深秋桂子,跌落了,才弥留暗香。

如梦周庄

夜里的周庄像是一座被遗弃的小镇,所有的符号都指向过去,像是一扇时间的门,所有的声音都被关在了里面。那些古代商号,民宅,赌场,书院,庙宇,几乎一个不少地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没有了声音,像是一座停止了摆动的老钟。古街很长,街面上是整整齐齐的石子路,密密麻麻的鹅卵石,已经被人们的脚步磨得光滑平整。石头的缝隙间,毛茸茸的苔藓见缝插针。而最吸引我的是那些街边木匾上的字号,多为粗重的行楷,质朴简练,诱发着所有关于繁华的想象。比如匆匆而过的官人,采药的医者,行吟的诗人,以及成群的商人,许多种气味在空气里混合:丸散膏丹的淡苦,香水精锻的芳香,以及渔人小船的腥味……一一被晃动的身影搅拌,似乎在时过境迁的空气中,都还残留着当年的味道。

街灯摇曳,人影聚散,风雨使得牌匾的木色愈发清晰,而木匾上那些粗朴端庄的楷书正连同久远的年代一同隐去。在石牌坊上“唐风孑遗”四个刻字的笔画沟槽里,分明记录着时间停止运行的时刻。空气、阳光以及一切事物都在静止,只有人们老去。

九百年的周庄,成了年代的巨网上脱漏的古币,铜绿斑驳,沉落在旧日的时光里,无法兑现它曾有的价值。那些错落有致的屋宇,一排排雕镂精美的窗扇,狭窄得仅能容一人穿过的小巷,面向水面的门扉,以及将这一切串联起来的各种拱桥,都摆设成梦里水乡应有的模样。江南文化的阴柔成分贯穿于周庄的每一个细节,甚至桥栏和房屋门楣的雕刻,都无不细致地散发着欲望的力量。我的目光因而变得柔软、明亮,仿佛人,与水,与石头,与房屋达成了完美的契约。

在古街的深处,我看到一个图案精细、人影晃动的窗格,聆听到暗夜里衣袖和饰物的喧哗。

韶光周庄

清晨六点,我和小猛再次在晨曦里走进周庄。双桥下的木船,像时间一样,在幽暗中发出老旧的光泽。它们成群结队地栖在水边,如同木色中栖在屋顶的老鸦,整齐而朴拙。我想象着每天清晨,在阳光抛入水面的金属声响里,它们瞬间散去的那份快意。我的想象很快被老人们彼此的交谈声打断,她们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蹲在水边,边洗菜边聊天。只是她们偶尔的说话声音被晨雾模糊了边界,像旧唱片上的歌声,在我听来有些恍惚。

岸边的白墙黑瓦,小桥人家,远远望去,就真的成了画家笔下的水墨。弯弯曲曲的水道,恰到好处地增加了它的可读性。所有的细节都停留在最原始的状态上,裸露着生活的本质形态。那些老屋粉墙斑驳,让我想起了看电影旧片时银幕上如下雨一般的划痕。它们不知传过了多少代,有多少张面孔从那银幕上出现,有多少凄迷神秘、又大同小异的情节在里面展开,我实在不敢想象。它们漆黑的门扉向着河流敞开却向我这个陌生人紧闭。我庆幸我最后的坚持,同时自作多情地怜悯起那些随团出游的懵懂游客,怜悯他们与绝版的周庄擦肩而过。

岁月周庄

周庄几百年前的古旧岁月一下子裸露出来,如同一只精美易碎的古瓷器,美丽对于它来说实际上与危险同义。千百年来的周庄就一直生活在一种唯美的氛围里,衣食住行的每个细节无不浸透着古风。但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和唯美舒适的庭院留不住唐宋时光,周庄就像是一枚陨石,遗落在陌生的时光里,最初的传奇已经无关紧要,无人再去关心崭新时人们的那份激情和诗意。时间已经脱节,现世的人们已经无法牵到那遥远的绳头。

也许,故园像一场梦,永远丢给了昨天。相对于周庄来说,年轻人竟然先于老人们消失,广漠的世界为他们提供了隐匿之所。或许,血缘和土地依旧保持着吸盘的力量,所有后生会在某一个共同的日子全部归来,但是毕竟,家族已经分崩离析了。

再见周庄

离开时,我站在富安桥上远远地看着周庄,想去再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古街,想去再坐一趟渡船,再渡一次,渡我到对岸。渡我到我的对岸。

再见,我的梦里水乡。

未完待续,废话太多,码字太慢,见谅…………

本篇游记共含6934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03-28 18:42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4-04 01:00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4-04 16:50

唯美

2017-02-28 11: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