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土耳其三个月混饭记--人物

人性的猖狂

这个标题纯粹是哗众取宠,朋友们勿怪,意思想必都懂的。

上文写了外派到土耳其几个月的大致生活和一些有趣的事,有趣的生活在继续,这段讲我接触到的各色人物,中心思想是人性的可贵。

写人自然会涉及人性,坦白讲以我的阅历是看不透一个人的,难免片面带有主观感情,就当是我胡言乱语吧,谁让媳妇喜欢听故事呢。

上文:土耳其三个月混饭记--吃住行
http://www.mafengwo.cn/i/5441790.html

阿里的故事

先曝光接机迟到和少订一间房的土人,他叫Ali,我们称呼他阿里

以上两件事看出阿里的懈怠和精明,让人讨厌的是他还装傻充楞,可恶之极,但初来乍到,不愿多生是非。也不认为和这个电站财务会多打交道,可越想躲避的事,发生机率越大,天注定。

公司在土耳其的其他项目缺一箱阀门,放在集装箱先发到我们电站,再发到800公里之外,土人让我找阿里阿里问明情况,找来一辆货车,垫付800里拉,同时把发票快递给我同事,轻而易举解决我们的困扰。除了感谢,我能说什么呢?

BUT,阿里的故事排第一,不仅限于上述反转剧情,而在于他是我的礼拜领路人。

土耳其跨越欧亚大陆,大部分国土在亚洲,全民信奉伊斯兰教,现代风俗习惯却更加欧化。对于是否完全遵守古兰经的教义,当地穆斯林也有争议。阿里显然是比较苛刻的保守派,保持每天五次的礼拜,恰好公共祈祷室设在我们办公室,我偷拍了祈祷画面。每周五中午的清真寺大礼拜他也是全礼完成,而不像有些敷衍之辈,30分钟的半礼结束就开溜。

某个周五,清真寺的喇叭准时响起,出于好奇,我跟着阿里去凑热闹。阿里指点我如何洗手,肘,脸,口,鼻,头,脚,然后脱鞋进入,在大堂做跪拜动作,听阿訇(hong)唱古兰经,差不多半小时稀里糊涂的随人流出来了。隔一周,又去礼拜,还是听不懂,十二点半空着肚子,想着快结束去吃饭。再隔一周,继续听不懂,好在跪坐不那么难受了,土人看我的眼神也变温柔......是看兄弟的那种温柔。迷糊状态保持几周,某天跟着阿里做了全礼,增加的十分钟,是手持玛瑙念珠连续磕头。有那么一刻,我找到了心灵的宁静!

礼拜在继续,某天我自以为通灵,尝试跟先知穆罕默德交流,祈祷能够发财。先知说许这个愿的人太多,让我排队等一百年,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阿里,Alhamdulillah

注:阿里小我一岁。

年轻人索尼

第二个出场的是一位年轻人,Soner索尼

索尼来自业主公司总部Denizili,主要是和我对接做现场协调。小伙子20来岁,身材修长,说话轻柔,土人中少有的清秀,很难让人讨厌。索尼不做礼拜,却和我有共同的爱好--足球,他的球技很棒,一起踢过几场比赛,双方相处愉快。第一个月有些小摩擦,但进展还算顺利。第二个月我去越南出差,临行前索尼请我吃鱼,两人在餐厅"调戏"一个会说中文的阿塞拜疆女孩。

出差期间接到索尼电话,说安装工作发生重大错误,我们的两位师傅要负责任,不相信他们(后来证明是土人数据测量错误)。等我回到电站,发现整个安装队伍有抵触情绪,发生多次口角,明显不利于工作。后来有一回,索尼弄错安装程序,恼羞成怒大喊,你们是骗子,再也不相信了。我唾面自干,收拾东西回酒店。张工说,你怎么不给他一耳光,我想啊,打人手痛。

1号机组安装完成后,再没见过索尼。

后来土人经理问我对索尼的看法,我说Young Boy。一个有文化的年轻人,理想化,好胜心以及脆弱的自尊心。这样的性格,顺利时一团和气,遇上矛盾容易想不开,跟自己赌气,和别人对着干,就像辩论赛一样只想着输赢,而不是用工程上的逻辑共同解决问题。

在索尼身上我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和两年前的自己,回想过往种种,感慨之余,也特别感谢包容我的家人和朋友。

队长穆斯塔法

Mustafa是一个常见的穆斯林名字,电站里就有五个人的全名中有它,但这里特指安装队长穆斯塔法,他的口头禅是"No Problem"

我们到电站那天穆斯塔法在磨瓦,这种金属瓦很难磨,需要用三角锥一道道挑出特定的油路,每块瓦平均耗时2天,一共16块,没有人介绍这个57岁的磨瓦老头是队长。安装队租了一个集体公寓,三室一厅条件不错,穆斯塔法却单独住在电站,用集装箱改造的房子,房顶有个"锅"可以收看卫星电视。

印象中除了磨瓦,他什么活也不干。没事请我们磕磕榛子,煮煮咖啡。有事做张桌子,焊把椅子,休闲的一塌糊涂。双方碰上技术难题,他总会晃着脑袋说"No Problem",然后想出折中的方案,用手比划不行就拉着我去看实物,后来经常能看到我和他挽胳膊的场景。有一段时间土人出现抵触情绪,但有穆斯塔法时都乖乖配合我们干活,他不在就有撒泼耍横的,其他人还是镇不住场子。

有一回聊到海上作业,他告诉我在海上漂过十几年,去过日本越南印度尼西西亚,俄罗斯,还夸日本越南的姑娘特别漂亮。2001年参与建设土耳其Samsun和俄罗斯索契之间的海底天然气管道,项目横跨整个黑海,作业平台是意大利SAIPEM7000,起重能力达14000吨的浮吊(船载起重机),仅次于荷兰的THIALF。优酷搜索SaiPem7000T,可以看这个项目的视频资料。

有这样一位人物坐镇,工人能听从我们的技术指导,机组安装妥妥的。据说日本工程师有同样的习惯,在项目现场配一位把关的老师傅。天朝却是另一个现象,事业单位和研究所经常返聘退休专家,工厂的老师傅享受不到好待遇离开岗位,工地现场又多派遣年轻人,导致设计、生产和执行严重脱节。在此我也倡导一下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鼓励的工匠精神。

单身青年黄毛

安装队二把手Durmush,土耳其名字难以称呼,头发偏黄,两位师傅叫他黄毛。

黄毛跟我同龄,是个话不多的好青年,曾经在海上跑过六年船,几年前为了找对象回到陆地,至今单身。

队长穆斯塔法是个甩手掌柜,机组安装由黄毛带小工来做,我们先跟 他技术交底,碰到搞不定的问题就请教我们的专家,因此打交道的机会非常多。麻烦的是黄毛的英语停留在小学水平,偶尔才能蹦出几个单词,比如no problem,professor, tommorrow等。前期交流借助索尼的翻译,后期采用画图纸的方式,有时意见相左,他会选择服从,按照我们的意见执行,完工后再评论这个方案的合理性。

某天,土人受困于精度要求几丝的一个设备安装,后来采用我们提的技术方案得以解决,黄毛佩服的叫徐工Professor,这个货真价实的专家称呼一直用到今天。

黄毛给我们的印象诚恳,稳重,踏实,是一位安静的美男子。

聪明人Sezayi

Sezayi是本地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不抽烟不喝酒,家里种着几十亩榛子,还会一手不错的乒乓球。

他负责电站正常运行和维护,不像黄毛跟着安装队四处奔波,找不到对象。

相比黄毛,Sezayi非常灵,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聪明人。他乐意跟人沟通,虽然英语水平和黄毛差不多,却从以前的中国技术指导学到几句普通话,加上我也会几个土耳其语单词,在安装2号机组时,我们之间的对话已经不需要借助谷歌翻译。比较经典的场景是,土英混合版没问题=Problem Yok=No Problem,中英混合版没问题=Problem没有。还有每天两次的喝茶时间,Cay time =茶 time,活干到一半就往茶水间跑。

一般聪明人的特点是过于自信,Sezayi也不例外,看似温和却坚持己见。第一次因为他的坚持,犯下小错,我心想怪不得聪明人不招人喜欢。第二次双方气氛非常紧张,Sezayi不接受我们的技术方案做无用功,跟他经理抱怨中国产品加工质量差,索尼比对设计图纸,发现图纸也没错,土人经理维护他们认为设计不合理,要跟我公司设计师对质。我表示这是技术问题,现场能够解决,没必要给设计打电话。对方当场电话我领导,得到的答复是"Follow Professor"。最终按照我们的方案解决难题。

黄毛和Sezayi是不同性格的典型代表,好比井底最大的两只青蛙。碰到问题时,出于对专家的信任,黄毛选择照办,看结果说话。Sezayi出于自信,不解决他的逻辑问题,不甘心服从。当然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也有过,可贵的是大家秉承共同解决问题的宗旨,遵循工程逻辑,机组安装得以顺利进行,并网发电后,土人也挑了大拇哥。

注:你喜欢哪一种性格呢?

有故事的人物

胖子

胖子的名字是Cosar Mustafa,体重200多斤,裤子穿XXL,自然有了这个绰号。他是安装队资历最老的小工,已有11年工龄,老家在SIVAS,离电站4个小时车程。

印象中我接触到的胖子大多笑脸迎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其实心里都跟明镜一般亮堂,Coser也不例外。刚到电站几天,胖子是最早熟络的土人之一。陪我们走路去饭馆,介绍哪家店的榛子最好,买乒乓球搬球桌,打起球来有着跟身材不一致的敏捷。还跟我一样自恋,经常要给他拍照上传Facebook。1号机组发电休假一周,回来后竟然不吃晚饭,说要节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昨天胖子跟我抱怨干活辛苦,电站发的劳保裤擦破了屁股,恰好我有一条不穿的XXL号,不知道惦记多久了,今天送给他。

cleanclean

这个绰号的主人是Suleman,安装期间很多脏活都是他做,clean这个单词出现的频率太高,两位师傅也记住了,于是给他取了这个绰号。

Cleanclean家住吉雷松,离电站30多公里,一般搭Sezayi的便车上下班,或者坐5里拉的城乡公交。他是个急性子,却偏偏做的出细活,土人小工里少有的敬业和聪明。记得年前下大雪,cleanclean蹲在后门洗小鱼(hamsi),一个人搞两天,弄了三个桶装水瓶子。

这个家伙和胖子一样比较外向,经常跟张工打乒乓球,也爱开玩笑,有一次两人抬起张工扔着玩。还有一次在我们背后学狗叫吓人,调皮啊。

帅哥

Serdar来自TOKAT,是黄毛的徒弟,安装队最年轻的小伙,20来岁,正值青春,喜欢一切运动。

足球是他的强项,左边锋,速度很快,有一场比赛独中三元上演帽子戏法,攻破Sezayi把守的大门。另一场比赛,黄毛是守门员,一脚踢到师傅正脸,在地上躺了好几秒。

乒乓球水平一般,却非常喜欢玩,和张工胖子cleanclean轮流上阵攻我的擂台,有时候为一个误判球较真。

干活也认真,跟他师傅一样不多话。好几次张工和他一起干活,乐意主动递烟。或许在国内递烟是件平常的事,土人却不兴这套,你是你,我是我,分的清楚。

活好大方长的帅,我非常喜欢这个性格简单的家伙,唯一替他担心的是常年在工地上,找不到对象。

泡茶男

顾名思义,这个绰号的主人是电站后勤,他有个不凡的名字,跟先知穆罕默德同名(先知年幼时是放牧的)

项目位于土耳其北部山区的一个小镇,作为相对保守的穆斯林集中地,妇女的主要职责是照顾家庭,电站没有配行政和保洁阿姨。这些活都落在本地人穆罕默德头上,招待泡茶,打扫卫生,采购日用品,还有头几天专车接送我们上下班,接机送机等乐此不疲。上文提到每天两次半小时喝茶时间,十几个工人同时喝茶,完事拍拍屁股继续干活,谁也不洗杯子。电站经理每天喝七八次茶,有个专用杯子。泡茶和洗杯子就是穆罕默德干的最多的活。

然而每个人都有他的闪光点,泡茶男的点第一场足球赛我才发现,毫无疑问他的足球水平全场第一,组织,盘带,射门样样俱佳。后面多场比赛,我都和他一个队伍。

夏一

夏一是Shahin的同音,在电站做运营,略懂一点电气。

因为专业不同,跟他接触是安装后期,是个大不咧咧的家伙。有一回磕榛子,他说去年自家山上收了1.5吨,14000里拉/吨卖给了批发商,他同事开始不肯卖,后来价格一直往下掉,11000里拉/吨熬不住了。

这个墩实的家伙有200多斤,却喜欢踢足球,还是中锋的位置。有一次带他儿子来看球,瘦小腼腆的小家伙,一看就是营养不良,说是不听话挑食,我想八成是老子宠的。难得的是父子俩都是当地吉雷松足球队球迷,别人都喜欢土豪球队,像伊斯坦布尔三强加拉塔萨雷,贝西克塔斯和费内巴切,以榛子作为球队LOGO的吉雷松是只小球队,土耳其足球二级联赛中下游水平。

和夏一相处不错,最近在教他健身入门知识,从上下班走路开始。

候赛因

Huseyin也是个常见的穆斯林名字,当地人,工作接触不多,直到我去越南出差。

候赛因以为我是回国,送了一大袋榛子做礼物。索尼说他回家的时候,问候赛因买过10公斤榛子,20里拉/公斤。我能说什么,人品问题。

有趣的是,后来在清真寺做礼拜,碰到他儿子和同学,几个小家伙喜欢跟我握手,然后坐身边祈祷。从他的小胖墩儿子身上,或许可以看出做父亲的性格。

撒利

本地人Salih有点木讷,看到他就让我联想到那个经典的演唱会,山上的朋友你们好吗。

撒利家在电站对面的山上,种了多亩榛子树,每天上下班走山路,我们遇上过好几回,特别有趣。有一回山脚停了十几辆军车,车顶的枪管对着撒利脚步移动瞄准,把他吓的两腿打哆嗦。

去年12月看到撒利的婚纱照,帅气的很,巴掌大小的相册显得较为精致。据说当时小伙结婚,为方便接新娘,3000里拉买了辆二手车。可是油价太高(95号汽油10元/升),上下班他还是继续走山路。实在。

氩弧焊工

氩弧焊是一项特殊的电焊,技术要求高却有辐射伤害,是个偏门活。

Cevit老家在ADANA,为了这个项目几百公里之外把他请来,和我们住同一个酒店,跟我对门。

他用的手机是可以砸核桃的老款诺基亚,也没有笔记本,用不到WIFI,就同意跟我换房。过后几天,这家伙就借用我的电脑上网,看一晚上动画片。这是工地上男人的通病,长期远离家庭,生活不和谐。

上周他从ADANA回来剪了头发,说老家好,理发5块钱,这里要10块,物价太高。有理。

老杜

他跟黄毛同名Durmush,为方便称呼就叫他老杜,年龄40出头。

老杜的做工水平很平庸,给我的印象却非常深刻。

刚到电站时,我们吃饭翘二郎腿,老杜过来拍拍腿示意放下。隔几天不注意又犯了,他又过来拍拍腿,连续几次才把这毛病改了。

元旦下大雪,我想给媳妇堆雪人却找不到合适的工具,老杜不声不响拿出把铲子,让我堆了个大雪人。

我的几句土耳其日常用语,也是跟老杜学的。在我的想象中土耳其作为欧洲国家,英语普及水平应该很高,来到电站却发现,近二十个土人,只有一两个会一点英语,而且是凑单词的水平。老杜作为大多数中的一员,不会任何一句英语,偏偏要教我土耳其语。奇葩。

经理

电站经理Eren是个称职的领导,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大,大方专权,善于运用权力支配每个人,又极为护短。明显是自己人的错,他也会蛮横指责你,让我挺有感触的,这就是领导的境界啊。

Eren除了一把枪,没太多故事可以在这讲。他有持枪证,奥地利产手枪GLOCK 19,9毫米口径子弹。每次给我把玩前卸掉弹夹,昨天他在办公室拆枪,说是准星有点偏,一起在YOUTUBE搜索教学视频,挺有意思的。

前几天和他朋友一起吃饭,那人说我显年轻,我说是的,看前脸20岁,看后脑勺40岁。他大笑,说EREN跟你一样,嗯,放张年轻的持枪证。

医生Tariq

医生和病人的初次见面似乎只有医院,Dr.Tariq跟我也是如此。

和土人第一次踢足球把脚崴了,晚上送我去镇上医院,Tariq坐镇急诊室,检查后开了药方。看到一大堆药我怕花钱,去外面药房买了贴麝香膏药。检查时聊天,得知我的职业是工程师,他说当初考大学也想选这个专业,父母让他当医生,迫于压力妥协。聊的颇为投机,走之前加了我的whatsapp。

半个月后,Tariq带着两盒甜点来电站参观。中间各忙各的,少有联系。上周收到他的消息,周末约我喝茶。

寒暄之后,Tariq说他英语不好,请我见谅,然后打开了话匣子:

Tariq老家在TRABZON,兄弟姐妹6个他是老大,父母是保守的穆斯林。两年前学校毕业分配到这个公立医院,目前是普通医生,明年参加专业考试后,可以选择发展方向,他打算研究内科。或者继续做一年普通医生,医院能开证明,免除兵役。现在薪水不错,月基本工资6000里拉,根据坐诊和用药量计算奖金,医院急诊是免费的。他为穆斯林两大教派的争执而苦恼,信仰同一个神阿拉,为什么有逊尼和什叶之分。世界那么大,他想辞职去看看。

谈心时间过的快,付了一下午的茶钱,相约下周打CS。

注:小伙子26岁,高富帅,附上他开的处方一张。

后记

把故事变成文字真是痛苦的事,说话随意性大,写字要负责,边写边卡壳,比预想时间多。还有几个小故事简单带过,拍风景照警察要求删除照片,然后邀请我们进警察局喝茶。军队路检,查当地人身份证,却笑嘻嘻跟我合影。在特拉布宗博物馆偶遇一群热情的安卡拉大学生,姑娘小伙争相握手拍照,最后还来一张集体照。

讲故事,讲生活,且行且苟且。

2016年4月8日写于土耳其雷利

本篇游记共含6725个文字,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思密达亲,什么时候可以上传照片呢 思密达你太牛了 么么哒 加油

2016-03-28 19:01

不过有没有图片啊?楼主发点呗

2016-03-28 19:18

专顶新帖,发现新人

2016-03-28 19:57

引用 山水之间 发表于 2016-03-28 19:57:59 的回复:

专顶新帖,发现新人

回复山水之间:谢谢,文字和图片同步更新

2016-03-28 20:22

互相支持,谢谢

2016-03-28 21:38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04-04 16:50

引用 花渡ting 发表于 2016-04-04 16:50:34 的贴子: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我只会讲故事,不会写游记

2016-04-04 19:0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