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春光浅 春意浓 - 路过周庄 [2016.2.21-22]

开篇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qióng)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 郑愁予《我打江南走过》

若有若无的柳丝,若有若无的风,若有若无的柳色,若有若无的春。

说说初春的新柳。

立春过后,但凡去河边走走,风的气息仍是带着寒意,而那河边的柳,仍是光秃秃的,冷清清的,却又似有些不同。

或许是那微微凸起的芽苞,在守候着什么。

过些日子再看,似有青色在枝头,色浅微含露,却是应了那句遥看近却无。

依依袅袅,冉冉氤氲,柳芽儿一周一个样儿,这是早春的消息。

再看,那一片带烟带雨的嫩绿褪去,新条已垂,翠影婆娑,勾引春风无限,最是温润可人。

待到垂杨拂绿水,便已是暮春了。

摄影:@刘一手大师 http://weibo.com/kplus 微信:mangbu
文字:@好奇傻死猫赵赵 http://weibo.com/estebana 我不用微信,也没有公众号

器材

单反:佳能 5D3
镜头:佳能 35 1.4
           佳能 17 4(只拍了两张酒店房间内景)

辅助:三脚架、自拍遥控(房间内景、两人合影)

后期:Light Room   调色预设索要微信:mangbu

手机:iPhone 6s(微博直播时我拍的,小部分放进帖子里)

帖士

巴中

打算高铁到苏州或者昆山中转汽车到周庄的朋友,建议去之前在苏州汽车客运总站(http://www.szqcz.com/busSearch.do)查询一下接驳的大巴车班次,也好对应购票。总的来说,昆山出发的车次频率较高。

我去的那个周末,估计是还没过正月十五,班次非常少。最后是从昆山火车站直接优步去的周庄

一个月后的今天收到优步最新的推送,昆山地区永久降价25%,福利。

门票

官方门票定价100元,各大购票网站上统一价80元,但要在入园当日早上7点半前购票。

我因为决定去的仓促,错过了网络购票的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入住的花间堂,酒店同样有80元的优惠,还不错。

门票有效期三天,住宿的游客在进入景区后左手边的服务中心拍照,打印在票根上作为识别。进出景区查票时出示即可。

友情提醒吧,周庄景区的出入口有很多,我经常是走着走着就走出了景区,全靠这张印有照片的票根了。所以,喜欢在景区到处走走的朋友,无论是否住宿,都建议进门先拍照,以防万一吧。

我记得乌镇西栅的门票是120元,也没有拍照这种花头,景区里更没有二次收费。周庄景区内至少沈厅的走马楼和怪楼都是要另外购票的,同时,景区占地面积也相对较小,票价感觉略坑。

所以摄像头到底是在哪儿,坐下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说拍好了,还是hard copy打印在票跟上的。

微博直播的时候,有朋友留言,像知青刚干完农活还没收拾就照了……

景区地图

门票背面自带景区地图,当时感觉稍许简略了些,逛下来发现,最主要的也就是这几条街几座桥几个厅了,第一水乡的盛名确实有些难耐。

下面这张是我从网上搜来的地图,供参考。

仔细看会发现,景区的检票口真不少。猜测是因为仍有当地原住民,所以无法对景区做封闭式管理。

我去的时候全福讲寺是不对外开放的,而旁边的全福长桥,已经是景区外了。

花间堂也有提供纸质的地图。初初拿到地图时,难免会有些无措,出门是左转还是右转,怎么安排才能把每一条巷每一座桥都走到。一圈兜下来,豁然开朗,第二圈开始,已是成竹在胸,这种从陌生到熟悉又不至于腻歪的状态,甚好。

Day1 2月21日 正月十四 晴转阴

花间堂桔梗餐厅

到达酒店正是午饭时间,前台告知房间还没收拾好,也不多纠结,就地在另一边的餐厅先把午饭解决。

Sweet and Sour Pork Fillet,酱猪肘,万三蹄。这翻译真够耿直的。

坐定先上了一壶玫瑰花茶,这大概是花间堂的标配了。

平日里花茶喝惯了,到这儿还真觉得亲切。

蹄髈的分量巨大,两个人有点吃不消。

下面这两张图,叫做,万三蹄的前世今生。

即便是被刘帅帅搅得七零八落,还是能准确的挑出好吃的肉皮,谁叫我是赵美美呢。

花间堂季香院。

吃饱喝足又坐着休息了会儿,再次来到前台,貌似房间还没准备好。

倒也不急,于是在酒店里先溜达溜达。

说季香院是酒店稍许袖珍了些,叫客栈确实更合适。除了沈厅和张厅,戴宅或许是周庄最好的宅院了,其余的门户,看着稍许落魄了些。

这只叫水晶的英短,从2012年开业就待在这儿,一幅自家宅院的架势,倒也不至于懒得理你,就是看惯了你们这些进进出出的闲杂人等,由着服务生去招呼你们吧。

我的心愿,就是走之前,和水晶合个影。不带勉强的。

客栈里里外外又兜了一圈,回到前台,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住这儿。有个小院儿。

按照这个宅院的格局,想来一楼本不是住人的,不过没关系,我喜欢这个小院儿,而且就我们独一户,掩上院门清净的很。

看起来水晶也喜欢这儿,我们的缘分就在这个院子结下了。未完待续。

房间的空调有问题,给开了地暖,还配了油汀。相比空调,我自然更爱地暖。

眼看着晌午的阳光就这么暗了下来,罢了,预报的就是阴天。

出门前,在我心爱的小院儿留个影吧。

楼主170+,所以刘帅帅其实也不算矮的。

三毛茶馆。

就在花间堂的对面。

茶馆的主人是周庄本土作家张寄寒老先生,他与三毛相识于周庄,相谈甚欢。一篇《三毛在周庄》刊载于海内外报刊,自此让二人有了书信往来。在得知三毛去世的噩耗后,为了纪念三毛,经过三年筹备,于1994年1月4日开设三毛茶楼

茶楼不大,小小的二间屋,没有刻意的装潢,非常朴素。墙上陈列着三毛生平的私相簿,楼主和三毛的往来信件,以及慕名拜访三毛茶楼的各位名人。

贞丰文化街。

花间堂所在的贞丰文化街上,集中展示了“周庄十二坊”,包括酒作坊、竹艺坊、豆腐坊、糕团坊、铁铺坊、木器坊、砖坯坊、苇画坊、中药坊、土布坊、乐器坊、绣鞋坊。

也没有刻意找寻十二坊,路过了遇到了都是缘分。

砖坯艺坊。

聚宾楼。

据说只要在楼内喝茶,就会赠送一曲评弹。

男子着长袍手中握着小三弦,女子着旗袍抱着琵琶,端坐在大堂正前方的表演台上。弦琶声起,丝丝弦弦,吴侬软语,千回百转。

换了新手机,容量大了,想录什么录什么了。

土布坊。

你纺线来,我织布。

纺车织机、梭子、挡板、踏板、绳索、滚筒,极具传统韵味。

源丰顺酒作坊

丰顺曾是周庄历史上颇具规模的民间酿造作坊。典型的前店后坊建筑格局。第一进是店堂,左边是柜台,陈列着各类酒产品,右边摆着几张八仙桌,第二进是加工制作场所,右边墙上画着的图解说明是黄酒酿制的主要程序,首先是浸米,然后是蒸饭、摊饭、落缸、开耙、压榨、生清、煎酒、装坛再到包装入库。

太平桥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张图是在太平桥上拍的。多走几遍你也知道了。

桥旁是沈体兰的旧宅,灰墙面坡屋顶,山墙漏窗,小桥流水。

这里脑补一下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周庄博物馆

主要展示了周庄当地独具特色的民风民俗和民间的生活用具、农具等。参观价值一般。

青龙桥。

迷楼

迷楼位于贞丰桥畔,依水傍桥,原名德记酒店。相比《迷楼集》的典故,我对这个酒店本身的故事更感兴趣。

店主李德夫祖籍镇江,于清光绪末年,携眷迁徙周庄,因擅长烹调珍馐佳肴,掌勺开设酒店。夫妻年过四十,才喜得千金,名唤"阿金"。年长后,艳压群芳,深得父母宠爱。由于抵制缠足,得了"大脚观音"的雅号。由于父母不舍其远嫁,遂留张罗生意,甚是红火。

全福讲寺。

周庄门票不包含该景点。问了问守门的大婶,说是只供本地人进出。

不知是不是天冷的缘故,感觉景区的工作人员态度统一都略冷淡。

跟着全福讲寺旁的指示牌,穿过了一条住宅区的窄巷弄,不消辰光,就能看到那一面长长的围墙。

路上遇到一个卖袜底酥的阿婆,十元一盒。味道不错。

日久天长,一点点,一片片,这些藤蔓已经嵌入墙体,不可分离。

全福长桥

长桥已经在景区外了。湖边风太大,穿得略少,冻成狗,也没走过去为你我受冷风吹。

沈厅。

或许是春节期间已经消耗了大部分游客,我去的这个周末人不多,所以虽然周庄整体感觉有些破败,人少了,倒也轻省了。

然而沈厅,由于这个宅院跟是周庄大户沈万三有关,进进出出还聚集了不少人,尤其是旅行团,略糟心。

应该是周庄最大的宅院了吧,七进五门楼,大小房屋共有一百多间,占地两千多平方米。

沈厅并不是沈万三住的地方,是他的子孙后建的。

说起沈万三,又想起春节去南京时在秦淮画舫上听来的聚宝盆的故事,和沈万三有关。

传说建造聚宝门城门楼的时候,意外发生,城门楼建造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地基下陷,以致整个城门楼倒塌,没办法,工匠又从头修起,可修到一半地基仍然下陷,城门楼依然倒塌,反复建造依然建筑不成。明太祖朱元璋知道了这件事,于是令谋士算卦,说城墙基础有怪兽专门吃土吃城墙砖,需要在城下埋一个聚宝盆以镇压,怪兽吃土时候立即生出新土补充以保证城墙基础不下陷,朱元璋于是下旨征收沈万三的宝物聚宝盆。

征收来聚宝盆后,将聚宝盆埋压在城门基础的土层下面。然后奇迹出现了,城墙基础没有再次下陷,保证了城墙没有再倒塌。

说好了三更借,五更还。于是朱元璋就命更夫不许打五更。从此南京城就没有了五更。

富安桥

富安桥周庄唯一的有桥楼的石拱桥。取富贵平安之意。

我拉着刘帅帅走了好几遍。

张厅

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玉燕堂,很美好。

砖雕门楼,红木家具,一看就是殷富人家的宅第。厅旁箬泾河穿屋而过,应了那句门联“桥自前门进,船从家中过”。

双桥

西栅有个桥里桥,周庄有个双桥,依河道而建,各有特色。

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样子很像是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钥匙,也叫“钥匙桥”。

周庄的盛名多半还是要感谢陈逸飞的那幅《故乡的回忆》,画的就是双桥,梦开始的地方。

虽是写实画作,相比之下,还是画里的双桥更干净。

古戏台

花间堂的前台服务生告诉我们,这里定时有表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正月十五还没过,四点到这儿的时候已经关门了,或许是我来的太晚了。

淡淡的落日和树上的麻雀。

怪楼

沈厅的走马楼和怪楼都是要额外收费的。

看了下怪楼的简介,说是新概念旅游景点,窃以为是一个跟水乡格格不入的存在。

傍晚时分,风吹的越发的冷了。景区里可以落座的咖啡馆茶馆不算太多,路过猫空,就想着进去点杯热的暖暖身子。

一直对猫空无感,在其他城市也路过,第一次进来,这一日这一家的服务态度很冷淡。

所以说人就是这么主观的物种。你好是因为我觉得你好。或许你大部分时间都好,然而我遇到你的这一刻,并不觉得你好。

好在我们不需要讨好所有的人,就好像猫空自有它的受众,我也自有我的喜好。

人以群分,也是这个道理。不必太执念。

天气不好,自然也没有等落日。

从猫空出来就回屋窝着了,捂在被窝里暖好了歇好了,七点多的时候,想着,再不吃点什么,怕是都要打样了。

莼鲈之思。

这是一个思乡的名字,在景区的外围。

打了个电话先确认营业,结果去了发现就我们这一桌吃饭的,成包场了,怪不好意思的。

外婆菜就是阿婆们用菜心之类的做的泡菜。

刘帅帅说,那只小黄站的门口光不错,你也去拍一张。

想起去年也是正月十五前后,又去了一趟乌镇,赶上了西栅的水灯节。

朴素的没有过多的装饰,阁楼上的灯笼,基本就是全部了,同样是正月里,少了夜游的人们,周庄的夜来得就更早些。

古镇的商业化已是难免,然而入夜以后,熏黄的路灯,高低的石板,岸边的摇橹船,还有一个不多言语的我,不被打扰,也不用多想,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就是桃源了。

房间里备了玫瑰花,花茶一壶度良宵。

虽说没什么逛的,路也没少走。前半句其实是结论。

江南第一水乡的盛名确实有些虚高,纵使有原住民,商业化也丝毫不减。整个景区没有特别出彩的景点,除了贞丰文化街,一楼的当口不是卖万三蹄,就是卖义乌小商品的。窄窄的河道,窄窄的巷弄,略微有些局促,景区内也算不上干净。

最近的心情实在不太美好,烦乱,迷茫,横竖都是困扰。一个月后,当我再看回周庄的图片,有了那么点微妙的变化,满眼的萧条和破败,倒有些惺惺相惜的感动。

人终究是情绪化的,很多时候,没有好坏,没有对错,只在于时间是否契合。

即便如此,若是真要比较,我还是会推荐乌镇西栅。

Day2 2月22日 正月十五 小到中雨

小楼一夜听春雨。

热乎乎的中式早餐有幸福的味道。豆腐花再一次成为南北分水岭。

天街小雨润如酥。

前段时间看到知乎上一个问答,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

这趟周庄之行纯属路过。本来是打算正月十五当日去寺里祈福以后,下午顺道过来看看,毕竟就在淀山湖的两头。然后看了看预报,说正月十五当天有雨,想着湿漉漉的总不好逛,于是提前在周庄待个半日,第二天一早出发。

所以,对我来说,比如这么一个恼人的雨一直下的日子,这么一个湿漉漉的影响心情的日子,撑在手中的伞兀自听着雨水淅淅沥沥的拍打,长街上路人稀落,春风春雨,纵使春光尚浅,然而春意已浓,不自觉得就吟出了那首韩愈的《早春》,不自觉得就想起了小时候,我是有多喜欢下雨天,也不打伞,就这么在树下的水洼里踩水,还有落了一地的梧桐花。

成长总是会遗失太多的美好。

伞是跟花间堂借的。

倒是带了一把,担心弄湿了相机,还是各自撑伞。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 杜甫 《春夜喜雨》

无力摇风晓色新,细腰争妒看来频。
绿荫未覆长堤水,金穗先迎上苑春。
几处伤心怀远路,一枝和雨送行尘。
东门门外多离别,愁杀朝朝暮暮人。
-- 杜牧《新柳》

还有别的安排,撑着伞在雨里兜了一圈就回屋收拾退房了。

房门刚打开,水晶就蹿了进来,想是地暖的缘故。既然你自投罗网,那就完成我合影的心愿吧。

篇尾

这几日被矮大紧的新作刷屏。

尽可以干了这碗鸡汤,然而,生活不止远方的田野,还有诗和眼前的苟且。

你看别人在美帝学着不求营生的专业,再看看自己加班狗的生活,于是想起老祖宗的那句话,知足常乐。才是真理。

都是看着别人好。

虽然没有爹妈可拼,但父母永远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虽然不能环游世界,但我学会发现懂得珍惜身边的美好。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而痛苦和不堪总是更加深刻,又何必沉浸其中,把苦涩酿成甘甜,也同样手有余香。

还是要相信,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穿过夏天的木栅栏和冬天的风雪,终会抵达。

本篇游记共含5796个文字,1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